武陵樵子《灞桥风雪飞满天》

第四十一章 破镜重圆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艳阳春景,黄花吐艳,匡家堡门首,来了一大批人,其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谈笑自若,显然不是恶意而来!
  “落星堡”庄门大开,匡超亲自迎了出来。
  “老侠乞”何三哈哈一笑道:“匡堡主!咱们二十年前,尚有一场过节未了,今日是否作一了断!”
  “铁笔生死判”匡超猛的一愕!继之又朗声一笑道:“老化子远来是客,在下怎好作此无礼之举,何况“仙枴姥姥”与孔二先生光临,在下欢迎尚且来不及,怎敢得罪贵宾?”
  “神偷”何六诧异的一笑道:“谁不知“落星堡”路道诡秘,你现在讲得冠冕堂皇,等下一变脸将我们困入五行八卦阵中,我老偷儿可不懂那一套。”
  “铁笔生死判”笑道:“这是哪儿话?匡超虽然孤陋寡闻,但绝不致昧煞江湖道义。”讲完一躬身让道:““仙枴姥姥”与孔二先生请。”
  孔二先生一笑与“仙枴姥姥”并肩而入。
  接着“无影女”一晃身间,已穿入堡里,早有匡秀华接着。
  “鬼牙掌”姜虚随让着“痲疯道长”等人,一齐进入大厅。
  长孙骥将离开“落星堡”后的行径,详细禀告一遍。
  “铁笔生死判”一声长叹道:“老夫想不到手下一意横行,造成我今日骑虎难下之势,今后到要好好整顿一番!”
  “仙枴姥姥”趁机进言道:“匡堡主,你手下众多,未免良莠不齐,外面也闹得着实可以,如能重新整顿一下,大家同心协力,袪魔卫道,做一些有益人群之事,也不枉练武一场!”
  孔二先生道:““仙枴姥姥”语重心长,在下亦有同感,匡堡主能见容否?”
  “铁笔生死判”匡超诚惶诚恐的站起来道:“二先生言重了,匡超能得几位前贤看顾,正是匡某之光荣,怎敢有负雅意!”
  他讲着随向姜虚道:“却是五妹亦有同感,姜堂主,烦你传令下去”落星堡“之名,从今日起,改为匡家堡,并派人通知五妹,今后本堡辖下各堂舵众人,不准欺压良民,为非作歹,如有违反者,一律以自裁处分!”姜虚应命而去。
  “仙枴姥姥”想不到匡超变得如此之快,不由老怀宽畅。
  笑道:“匡堡主就冲你今天这番举动,我老婆子答应为你办三件大事。”
  孔二先生笑道:“今后匡家堡如有疑难之事,我孔二先生绝不袖手旁观!”
  匡超感激的道:“谢谢两位前辈!”
  随又转脸向长孙骥道:“长孙老弟,匡家堡自你来后,声威大振,堡规也严肃起来,这不得归功於你,老哥哥本想……”
  他讲到这里向匡秀华看了一眼。
  匡秀华一阵感触,眼眶一红,低下了头!
  他又继续道:“但是天难从人愿,老哥哥岂能托大,将你久困堡里,何况你前途正不可限量,老弟如有高就,随时皆可离开!”
  长孙骥道:“匡家堡是否不愿再容留在下?”
  “铁笔生死判”匡超道:“老弟你错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匡家堡今后,正有很多地方要仰仗老弟呢!”
  长孙骥情知匡超以自己女儿匡秀华未能如愿嫁他,是以有愧。
  他哪知道正是自己求之不得之事,何况白云飞跟自己私交甚笃,忙道:“匡堡主放心,长孙骥祇要有一口气在,匡家堡如有疑难,绝不置身事外!”
  他言语之间,正气凛然!
  匡秀华被感动得流下泪来。
  他们这一阵谈话,却冷落了“追风剑客”武建德夫妇,及武卿云、白衣乔装少年。
  “老侠乞”呵呵一笑道:“匡堡主,冲着你今天这番作为,咱们以往的过节,从此揭过,来!来!来!老化子为你引见!引见!”
  老叫化一一介绍一遍,当介绍到白衣少年时,匡超微微一愕!
  长孙骥知他发生误会,忙将前情述了一遍。
  原来这白衣少年本姓李,闺名小环,乃是八卦教主唯一的掌上明珠,因不耻乃父所为,方始逃出!
  匡秀华擦乾眼泪,向秦素娥、武卿云、李小环叫道:“娥姊,卿姊,环姊,我们后面去玩去!”
  四个女娃娃凑在一起,一阵嘻嘻哈哈,走了出去。
  “鬼牙掌”姜虚已来覆命!
  “铁笔生死判”匡超又道:“姜贤弟,麻烦你传达下去,请本堡在堡各堂主,前来拜谒两位前辈,以后行道途中,也可受得照顾!”
  姜虚应下去,耳际闻得一阵哈哈大笑之声!
  却是小和尚慧性,与阵宽仁、白云飞三人巡察方回,匆匆而来!
  小和尚一进门便嘻嘻笑道:“长孙兄弟,你可是十里桃红,飞来艳福,俱然梅开三度,我小和尚正担心你三更半夜如何应付!“
  陈宽仁笑道:“数月不见,贤弟可生得更英俊了,却闪些整煞愚兄!”
  白云飞也抢着过来见礼。
  他们三人光顾谈话,却不知向两位武林隐者见礼。
  匡超赶紧为他们介绍一下!
  小和尚把舌头一伸,上前见过。
  “仙枴姥姥”道:“令师兄可好!”
  慧性合十道:“託姥姥的福,粗体康健!”
  “仙枴姥姥”微微一笑。
  姜虚已传齐八家堂主,为姥姥及孔二先生介绍,大厅上摆齐了数桌酒宴。
  “仙枴姥姥”与孔二先生高居上首。
  同席“神偷”何六、乞侠何三“追风剑客”武建德“痲疯道长” 。匡超末座相陪!
  另小和尚慧性、陈宽仁、白云飞、长孙骥、与乞帮少帮主王六子一桌。
  匡家堡八家堂主一桌。
  匡秀华陪着武卿云、梁月华母女、及“无影女”秦素娥、李小环,另坐一席。
  席间谈起“老侠乞”与匡超结怨经过。
  “老侠乞”哈哈一笑道:“我们是酒怨!”
  “痲疯道长”一怔道:“老化子,你葫芦里卖的是甚么药?”
  “铁笔生死判”匡超笑道:“可不是酒么?当年武林三老之一的”灵鸷生“七十古稀,江湖知名之士,纷纷前往拜寿,那时我与老化子同坐一席。”
  “仙枴姥姥”微笑道:“当时我们夫妇亦曾在场,却不曾听说有人打架!”
  老化子一笑道:“我们哪是打架,当时匡堡主不服我身背酒葫芦,一定要较量!较量!老化子没别的本事,却有吃的本事,两人一往一返,酒到杯乾,只待宴终人散,仍是没有结果,才定下以后之约!”
  孔二先生笑道:“如果仅是这个过节,不妨今儿再闹个结果出来!”
  “老侠乞”笑道:“方才我已讲过,不再谈此,不过匡堡主难得重整匡家堡,为武林伸张正义,我老化子虽不硬拚,也得喝个烂醉如泥!”
  “铁笔生死判”匡超大笑道:“这是诸位看得起匡某人,就凭这点,我匡超终生感激!”
  此时长孙骥突然斟了一杯酒,站起来道:“白兄大喜之期,愚弟远游未归,未能致贺,如今借花献佛,奉敬一杯!”
  白云飞一饮而尽!
  他又向匡秀华敬了一杯!
  匡秀华心中一阵说不出的感觉,终於强自饮下。
  小和尚拍手大笑道:“你这杯酒可上当啦!”
  长孙骥一怔道:“为甚么?”
  小和尚慧性笑道:“你敬他们一酒,他们岂不要回敬你三杯么?”
  白云飞笑着站起来道:“正是!正是!我抢先敬三大杯!”
  拿过三只空杯,提起酒壶,一口气斟满!
  长孙骥无可推託,将三杯一一饮完。
  接着小和尚、陈宽仁、匡秀华、王六子,每人敬了三杯。
  长孙骥连饮了数十杯,微觉有点过量!
  隔桌“老侠乞”何三与“神偷”何六也举杯走了过来,紧跟着“痲疯道长”与匡家堡八位堂主,也过来敬酒!
  长孙骥退进维谷,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猛然心生一计,将酒逼向左臂,一口气将数十杯饮完。
  匡秀华猛然站起来笑道:“我们每人应该敬武妹妹一杯!”
  武卿云被羞得将头埋在怀里,死不肯喝!
  小和尚大笑道:“贫僧虽然六根清静,脱出凡尘,但与长孙骥可是称兄道弟,你一行礼后,便是我们的大嫂了,不喝怎行?”
  梁月华笑道:“卿儿,你就喝了吧?”
  武卿云只是不理!
  长孙骥运用佛门无上心法,早已将酒迫入左臂。
  一声朗笑道:“既是各位盛情难却,长孙骥一并代接了。”
  旋手间已接过匡秀华手中酒杯,一饮而尽!
  匡秀华微微一愕,心中又起了一阵异样感觉!
  陈宽仁笑道:“既然长孙兄弟有兴,我们每人不妨再敬代理人一杯!”
  他们是存心要试试长孙骥的酒量!
  长孙骥酒到杯乾,一连又喝了三十余杯,总计大约有百杯左右!
  老化子哈哈一笑道:“长孙骥老弟不独功力卓绝,酒量也不在老化子之下,我可找到对手啦?“
  正说间!
  突然门口人影连晃,已走进两人。
  长孙骥赶紧立起身形迎出,来人却是天星帮帮主阎凤娇与女儿阎小凤!
  “铁笔生死判”匡超一怔之间,忽然露出喜容站起来道:“五妹!你已接到信了?”
  阎凤娇冷冷一哼道:“我可没有接到你甚么信,方才在七里外的王家集,听说你更改堡号,特来看看,是不是你已回心转意了!”
  “铁笔生死判”匡超笑道:“愚兄自当日一别,此心耿耿,早已追悔,唯恐五妹恨意难消,故未敢奉请,日前姜贤弟归来,知五妹有言,如能将堡名重改,自可破镜重圆,愚兄……。”
  阎凤娇冷冷一哼道:“不用说了,如不是你更改堡名,休想我进匡家堡一步!”
  “鬼牙掌”姜虚站起来道:“当年之事,不必再谈,夫人既已回来,部属等为堡主与夫人贺!”
  接着八家堂主,一起举杯!
  阎凤娇面色转笑道:“谢谢各位堂主,今日高朋满座,莫非发生了甚么事,可否为我介绍!介绍!”
  “鬼牙掌”姜虚笑道:“夫人正应该知道的?”
  接着便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阎凤娇领着阎小凤见过孔二先生“仙枴姥姥”及在场各人。
  阎小凤早已看到长孙骥,娇躯一扭,已飞到他身边说:“骥哥哥!”
  一伸手抓住他的臂膀。
  小和尚异常敏感,高诵一声:“阿弥陀佛,这是第几位?”
  长孙骥两指一伸!
  阎小凤娇笑道:“嗯!我不……骥哥哥你坏!”
  阎凤娇笑骂道:“凤丫头规矩一点!”
  “老侠乞”观声察色,已知道阎凤娇是匡堡主的妻子,不知从前因何分开,现在又重修旧好。
  不要说老乞儿,却是在场众人,亦都心中有数。
  大家庆祝他夫妇破镜重圆,又闹了一阵,每人都开怀畅饮,祇有李小环心中闷闷不乐。
  她自背叛“八卦门”便流落江湖!
  在老河口无意间遇到长孙骥,芳情一缕,早已系向对方。
  哪知人家竟有三房太太,自己却是愿意给人家做第四房,人家若是愿意,尚有三个如夫人肯答应吗?
  她再放眼一看,别人皆吃得兴高采烈,自己却是孤零零的无人答理。
  不由一阵淒然,但在这热闹的场合中,谁也不曾注意她的表情。
  长孙骥这一阵猛酒,怕不饮了百数十杯,完全给他用无上心法,逼向左手臂,此际突然立起,朗声道:“难得今日各位有兴,在下表演个戏法助一助兴!”
  讲完左手一捏剑诀,从食、中两指顶端,飞出一条匹练,直贯庭心的一块青石之上。
  霎时间酒香四溢,酒练落在青石上迸出万点飞珠,蔚为奇观!
  长孙骥就在酒练一完之际,左手随跟着缓缓向前一推,庭中那块数尺高的青石,竟变成一堆碎粉,随风散去!
  童堂主猛喝了声:“护法好功力!”
  匡超夫妇面现得意之色。
  “仙枴姥姥”吃惊的道:“少侠这手酒锋推石,功力已达上乘境界,恐怕以当今武林三老之功力,也难跟你一分轩轾了!”
  长孙骥惶恐道:“姥姥过奖了!”
  “无影女”秦素娥,面色一开,徒又黛眉深锁,显然也有无穷心思!
  耳际有人一阵大笑道:“好功力!好功力,姥姥之言,不为过份!”
  语声未了,门外已闪进一人。
  却是那“大同一怪”湛无尘。
  孔二先生笑道:“你这老怪物,多年不见,在何处冒了出来?”
  湛无尘笑道:“当年华山之巅,我们还没打得够么,是否,再印证印证!”
  “老侠乞”站起来叫道:“罢了!罢了!我老化子一生怕打架,坐下吃酒是正经。”
  讲完为各人介绍一下,湛无尘名满武林,论地位仅次於武林三老。
  此际门外闪进一人禀道:“堡主,那苗疆“百花门”与崆峒派、点苍派,皆与“八卦门”联手,准备血洗武林!”
  匡超微微一惊,一挥手说:“再探!”
  那探子去了。
  “仙枴姥姥”一声道:“如今武林,算是多事之秋,看来我们也闲不着了!”
  孔二先生笑道:“闲久了骨节会生锈,活动、活动也好,只怕那些魔崽子经不起打!”
  “神偷”正色道:“如果光以“八卦门”与崆峒、点苍两派而言,我们足可应付,只是今日大势不同了?”
  “痲疯道长”吃惊的道:“难道老偷有甚么发现么?”
  “神偷”何六半晌不语,从怀中掏出两个金钱。
  “老侠乞”猛然大悟道:“你是说那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的两个怪人,他们武功并不比你老偷儿高多少?”
  “神偷”正色道:“老化子你错了,你知道这两块金牌的来历么?”
  孔二先生喝了口酒,接过金牌翻看一阵,见正面祇划了圆圈,反面交叉划着五道深槽,他眉头一皱问道:“是何来历?”
  “神偷”缓缓吐出三字!
  “拆骨会!”
  此语一出,在坐的人齐是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