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生《无名箫》

一一三 擒贼擒王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全集 
  六七个黑衣人蜂拥而上,刀光如雪,挡住了袁孝。
  袁孝眼看上官琦受了伤,心中急怒交集,一拳打倒了金元霸,急扑过来,双目尽赤 ,满脸杀气,运足了神力,抡动单刀,横里扫去。
  但闻一阵金铁交鸣之声,两柄单刀被袁孝兵刃震飞。
  袁孝一击,震飞了两柄单刀,暴雷也似地一声大喝,手中单刀脱手飞出,直向顾八奇投了过去,人却扑攻向拦路的黑衣人。
  那扶持顾八奇的黑衣人,眼看袁孝掷来一刀,猛恶至极,闪避不及,匆忙一推身受重伤的顾八奇。他只顾照顾别人,却忽略了自己,单刀挟风涌至,拦腰被斩作两段。
  袁孝心急上官琦的受伤,似是激起了野性,伏身一把抓过黑衣人,当作兵刃,横扫过去。
  顾八奇重伤之后,指挥无人,金元霸又被袁孝一拳打歪鼻子,晕了过去,余下人手虽多,但已成无头之蛇,如何能挡得五英和左右二童的反攻猛击?片刻间,强弱易势,本来是步步迫攻,此刻却不得不改采守势了。
  袁孝更是勇不可挡,片刻间,又被他连伤四人。
  四周那高燃火光,逐渐逼近,余下黑衣人斗志更懈,突然呼喝了一声,四面逃去。五英和左右二童,正侍分头追杀,却听连雪娇高声说道:“别追他们了,让他们走吧!”
  左右二童低声说道:“强敌溃退,正好趁机,杀他们一个片甲不回,文丞何以要下令阻拦?”
  连雪娇四顾一眼,只见顾八奇已在几个黑衣人护卫之下匆匆遁走,才点头说道:“咱们要滚龙王大挫一阵,但却不能让他败得太惨……”
  突然步履声响,夜暗中奔来了数十条人影。
  那当先一人,正是穷家帮帮主欧阳统,身后紧随着关三胜、姜士隐、铁木大师、费公亮等一干高手。
  欧阳统仰脸望望天色,笑道:“我等晚来了一步……”突然瞥见了上官琦盘膝而坐,闭目养神,分明是受了重伤,不禁骇然问道:“他怎么了?”
  连雪娇道:“他和顾八奇恶斗,受了重伤。”
  欧阳统一皱眉头,道:“伤的情形如何?”
  上官琦突然睁开眼来,道:“伤得不重,有劳帮主和文丞挂虑。”
  欧阳统回顾了身后群豪一眼,道:“诸位请随便坐吧!”
  姜士隐接口说道:“在下本不该随便插口,但心中有些不解之事,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连雪娇道:“姜大侠有何指教,尽管请说,在下洗耳恭听。”
  姜士隐道:“姑娘的神机妙算,一举之间,连败滚龙王手下东平、南面、北成三侯,在下是佩服得很,但不解的是何以不肯乘胜追击,一举尽歼顽敌?除了杀一个东平侯外,似是有意放纵南面、北成二侯逃走?”
  连雪娇道:“问得好!”目光转动,四下扫了一眼,接道:“心存此疑的人,只怕不只你姜大侠一个。我出身滚龙王府,今日如不说出用心,只怕要招致诸位心中怀疑了。”
  群豪相互望了几眼,默然不语,显是心中都已动了怀疑,只是不好出口而已。
  连雪娇心知在此情此景之下,也是难怪别人动疑,长长叹息一声,接道:“我应该先对帮主说明的,只是连日来风云紧急,一直没有时间能让我和帮主有一个畅谈时间。”
  欧阳统笑道:“当年唐先生在世之时,亦是这般情形,并非是每一件重大事情都要和我商量,但得立意公正,本座和帮中弟子,还是诚心钦服。”
  连雪娇笑道:“贱妾何能,怎敢和唐先生相提并论?”她语声微顿,目光缓缓由群豪的脸上掠过,接道:“咱们这几日奔波恶斗,目的就要滚龙王锐气大挫,元气伤而不重……”
  关三胜突然接道:“我等不解的也就在此了,不知为什么要使那滚龙王的元气伤而不重?须知咱们眼下的人手,可以算当代中之津英,拖延时日,对我不利。如若姜大侠和铁木大师等相继告别,咱们实力上势必要大打折扣,难道到那时才要和滚龙王决战不成?”
  连雪娇道:“咱们今日之胜,并非是胜在咱们手中,而是时机凑巧,沾了他人之光。”
  关三胜奇道:“帮中高手,伤亡数十,兄弟们个个用命,苦战胜敌,何以说不是胜在咱们自己手中,不知是沾了何人之光?”
  连雪娇缓缓把目光投注到上官琦的身上,道:“咱们歼灭东平侯,破南面、败北成二侯,无一战不是尽出了帮中全力。如若把这三人实力合作一起,试问咱们能否有制胜把握?”
  四周群豪,默然不言。良久之后,关三胜才接口说道:“就算他们三人合在一起,咱们也未必就败。”
  连雪娇道:“如若那滚龙王统率高手,前后夹攻呢?”
  关三胜道:“那就形势可危了!”
  连雪娇道:“滚龙王府中有着数百铁甲骑士,个个武功高强,最善合击马战。王府中至少有五六百以上武士、卫队,连同滚龙王带回的随行卫队高手,不下七八百人之多,这数字已多过咱们来此的帮中兄弟。滚龙王招回了东、南、北三大侯爵,自然布成了合击之势,不但想使咱们陷入这围困之中,而且也是想一举把咱们尽歼此地。滚龙王主持大局,分三路策应三侯,但咱们却未见过滚龙王率人助战。”
  欧阳统道:“言之有理。”
  连雪娇道:“因此,贱妾敢断言,滚龙王已无可用之兵,可遣之将。才给了咱们一个从容取胜之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快速行动,一举间击灭了滚龙王手下三大侯爵。”
  费公亮赞道:“文丞运筹帷幄,调度有方,应居首功。”
  姜士隐道:“何以会使滚龙王没有可用之兵,可遣之将?”
  连雪娇道:“这就是我要说明的了。咱们和滚龙王决战的最后胜负,有一人决定全局……”
  欧阳统恍然大悟道:“是了,你是说上官琦?”
  连雪娇道:“不错。他会吹出一种箫声,可使滚龙王手下束手就缚,因为滚龙王网罗天下无数高手,让他们受制,剽悍善战,早已不成威胁。要紧的只是他们几个首脑人物。如若咱们一举杀死了顾八奇和洪涛,滚龙王势必觉孤掌难鸣,一旦隐遁而去,咱们往哪里找他?那时,除害未尽,反将为武林留一大患。”
  关三胜道:“文丞高瞻远瞩,我等当真是难及万一。”
  欧阳统接道:“咱们此刻如何攻打滚龙王府,是否要立刻行动,还得文丞决定。”
  连雪娇道:“贱妾之意,不如就在此地歇马三日,也好让帮中兄弟们休息一下,为伤者疗治,为健者祝贺。”
  她目光一掠云九龙、姜士隐、铁木大师等,接道:“但望诸位请答允在此多留几日,为武林、苍生作最后的一战。”
  关三胜一皱眉头,道:“这又使在下不明了,为什么不乘战胜余威,一举攻入那滚龙王府,待尽歼强敌之后,也好放开胸怀地好好休息一下。”
  连雪娇道:“滚龙王府中,机关布设重重,咱们纵然是能够攻入府中,亦必将付出极大的代价,必须先行设法除了那滚龙王之后,再攻入王府不迟。”
  费公亮道:“如若那滚龙王十日不离王府,咱们就等他十日不成?”
  连雪娇道:“顾八奇和洪涛必然率领残余的属下躲入府中,这两人当可给滚龙王重整残部和咱们再作决战的勇气。”
  欧阳统心中知连雪娇这一般安排必有作用,只是时机未至,不愿说出而已,当下接口说道:“连日来得文丞运筹帷幄,使咱们大获全胜,众家兄弟想都疲累得很,休息三日,以调息津神体能,实属必要。”
  群豪心中虽仍有着很多疑问,但听得欧阳统如此解释,也都不再追问。
  连雪娇立时传令,停下休息。
  袁孝护送上官琦到一座茅舍中养息伤势,他内功津深,经过了两个时辰运气调息,伤势大见好转。
  连雪娇安顿好帮中兄弟,略一休息,立时到欧阳统处。
  欧阳统似是料定她要来,早已备好香茗相候。
  连雪娇欠身一礼,道:“属下德威难以服众,致增了帮主不少麻烦。”
  欧阳统笑道:“关三胜一向是口直心快,唐先生在世之时,两人也常常辩论,但望你不要放在心上才好。”
  连雪娇淡淡一笑,道:“帮主对贱妾下令休息三日之事,不知是否赞同?”
  欧阳统笑道:“我料想文丞必有奇谋,但却不知究竟是何良策?”
  连雪娇缓缓坐了下去,脸色也突然严肃起来,缓缓说道:“帮主对未来的一战,存有几分致胜之心?”
  欧阳统略一沉吟,道:“这个我很难决定。但如就双方目下实力而论,咱们倒可和他拼上一场!”
  连雪娇道:“贱妾的看法,和帮主稍有不同。未来一战,事关滚龙王的存亡绝续,他必将不择手段地施为。因此,这一战咱们的胜机很小,必须得改换一个法子。”
  欧阳统接道:“想来你早成竹在胸了。”
  连雪娇道:“贱妾几经深思,始终想不出一个完善之策,因此特来向帮主请教。”
  欧阳统道:“你策谋歼灭东平侯,一夜间击破了南面、北成侯,此等功绩,纵然是唐先生生前,也是没有。”
  连雪娇接道:“贱妾非是推诿,实已尽了心力。连续订了七八条策略,经仔细评思之后,只觉两策可行,但亦将冒着极大的危险。”
  欧阳统道:“不论你施行哪一策略,本座都将全力支持。”他忽然长长叹息一声,豪气尽消他说道:“滚龙王被灭之后,本座也该退休,让出这帮主之位。”
  连雪娇知他是有感而发,避开话题,道:“贱妾思谋二策。一是联络各大门派,动员武林中所有力量,困围滚龙王府,运集干柴枯草,火攻滚龙王府,此法容或残恐一些,但如行之得宜,可一举尽绝后患。”
  欧阳统略一沉吟,道:“你想的那第二策呢?”
  连雪娇道:“津选高手,不计伤亡,强攻人滚龙王府。但贱妾可断言,此举必将有惨重的牺牲,成败仍难算计。”
  欧阳统道:“那火攻虽好,但必得相当时比第二个办法虽然迅快,但恐怕使我帮中津锐尽失。”
  连雪娇道:“贱妾亦为此委决不下。”
  忽见一个帮中弟子行了进来,说道:“禀告帮主,咱们擒得滚龙王手下一个坚细,他闹着要见帮主、文丞,说有机密大事相告。”
  连雪娇道:“你们可曾搜过他的身子?”
  那弟子说道:“搜过了,全身未带凶器和可疑之物。”
  连雪娇道:“好,你们带他进来吧!”
  那弟子答应一声,退了出去;片刻之后,带着四名高手,押着一个黑衣人走了进来。
  连雪娇一见那人,立时欠身而起,道:“原来是壮大侠。帮中兄弟不知,多有得罪,还望杜大侠不要见怪才好。”
  欧阳统一挥手,命那些押解来人的帮中弟子退了出去,起身对那黑衣人抱拳一礼。
  原来此人正是混人滚龙王黑衣卫队中的杜天鹗。
  杜天鹗道:“在下有要事奉告,冒险来此……”突然住口不言,目光四下转动。
  欧阳统道:“杜大侠需要什么?”
  连雪娇接道:“你可是要见上官琦么?”
  杜天鹗道:“最好请我那上官兄弟也来此地,此事只怕非他不可。”
  连雪娇道:“他受了内伤,正在调息,只怕行动不便。”
  杜天鹗呆了一呆,道:“他伤得很重么?在下可否去瞧瞧他?”
  连雪娇道:“他伤得虽然不轻,但他内功津深,足以承受得住。杜大侠如若有事,对我说也是一样。”
  杜天鹗道:“滚龙王昨夜率领了一批高手兼程而去,不知有何陰谋。在下也是他选带的人手之一,但我却借夜色掩护,脱队而逃,赶来此地。”
  连雪娇沉吟了一阵,道:“滚龙王虽受大挫,但实力仍然不可轻视,应该是不会逃走。”
  欧阳统道:“唉!如若他当真的带几个心腹属下,隐迹于深山大泽之中,倒是一件大大的麻烦。”
  连雪娇望着杜天鹗,道:“此事不知和那上官琦有何关连?”
  杜天鹗道:“那滚龙王和一个长髯青衣老人在密室议事,在下暗中偷听了几句,言语提到了我那上官兄弟。”
  连雪娇道:“除了上官琦,可提到我们帮主么?”
  杜天鹗摇摇头道:“在下未听到他们提过欧阳帮主。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小,也许提到了,在下没有听到。”
  连雪娇道:“此事一时间倒也把我难住了。但可想到的,其中关系必大。杜大侠请再想上一想,除了上官琦外,还提到了什么?”
  杜天鹗道:“没有。”
  欧阳统道:“这么看将起来,只有请上官琦来了。”
  连雪娇道:“贱妾走一趟吧!不知他伤势是否已好?”起身急步而去。
  片刻之后,连雪娇带着上官琦走了进来。
  杜天鹗大步迎了上去,道:“兄弟伤势好些么?”
  上官琦道:“不碍事。杜兄别来无恙?”
  杜天鹗笑道:“滚龙王的属下大都为药物所迷,只要装作一副痴呆模样,他就很难瞧出破绽。”
  上官琦道:“杜兄听到滚龙王如何谈我?”
  杜天鹗道:“小兄只听到他提你的名字,好像是要到一处所在,那地方和你有关。”
  上官琦沉思了一阵,突然大声叫道:“我明白了。”
  欧阳统道:“什么事?”
  上官琦道:“他们要到唐大哥的墓中。”
  欧阳统奇道:“唐先生人已故世,滚龙王到他墓中干什么?”
  上官琦道:“大哥生前似是对我说过,滚龙王大功将成之日,或是受到大挫之时,都会到墓中搜查一件东西。”
  连雪娇道:“什么东西?”
  上官琦道:“是何物唐先生未曾提过,但他告诉我,滚龙王入他墓宅之时,也就是滚龙王授首之时。”
  欧阳统接道:“唐先生的遗言,可还有别的指示么?”
  上官琦道:“当时唐先生对我讲起滚龙王入他墓中之事,似是亦无太大的把握,因此,我亦未向帮主禀告。”
  连雪娇道:“唐先生遗言,可有说明要帮主派遣高手入墓么?”
  上官琦道:“没有,他只要我一人入墓。”
  杜天鹗讶然道:“你一人入墓,和滚龙王率去十余高手对抗,那未兔实力太过悬殊了。”
  连雪娇道:“唐先生一代绝才,他的话自不可等闲视之,想来他定已早有安排了。”
  欧阳统道:“一人入墓,我也觉实力过弱。”他似是不愿自作主张,话至此处,突然住口不言,转脸望着连雪娇,显是将此事委由她作主。
  连雪娇凝目沉思了片刻,低声问上官琦道:“你可曾想过怎么办么?”
  上官琦道:“大哥遗命,在下自是责无旁贷。”
  连雪娇道:“你要一人进入墓中?”
  上官琦道:“墓中的机关,都是我督工制造,大都能熟记于胸,自然是该我入墓。”
  连雪娇点头说道:“如我派遣一人,和你一起进入墓中,是否可行呢?”
  上官琦犹豫了一阵,道:“这个有背唐先生的遗言。在下之意,不用了吧!”
  连雪娇道:“唐先生遗言之中,可曾特别提到不让别人陪你同时人墓呢?”
  上官琦道:“他要我一人入墓,已够明白,自是用不着画蛇添足,再作说明了。”
  连雪娇道:“他要你一人入墓,自是有他用心,但在我推想起来,不外两种用意……”
  她缓缓把目光移注到欧阳统的脸上接道:“其一是滚龙王要寻之物定然十分珍贵,说不定有关武林今后百年大计。”
  上官琦突然接口说道:“文丞一提,倒使在下想起了一件事。”
  连雪娇道:“什么事?”
  上官琦道:“有一日,在下和唐先生闲论江湖中事,他似是提到了武林三宝。那时,他已然津神很坏,谈到一半就晕了过去。”
  连雪娇扬了扬柳眉,道:“以后,他就未再提过么?”
  上官琦道:“以后他神智似已逐渐不清,常常遗忘事物,心中唯一记忆,就是设计绘制他的墓中布设,未再提过别的事情。”
  连雪娇道:“你仔细地想上一想,他对那武林三宝有些什么论解?”
  上官琦思索了片刻,道:“那时,他已自知必须保留有用的生命绘制那建墓的图样,因此,他很珍惜自己的津神,说得有些不够明白。我又担心他的病情,也无心细听,隐隐所记,似是说那武林三宝中最重要的一件,在他死去之后,只怕无人能知它的用途,致使大好奇宝变成了废物。”
  连雪娇道:“你可知道他指哪一件而言么?”
  上官琦道:“说至此处,他就晕了过去。”
  连雪娇道:“我早已对此生了疑心。如若那武林三宝只是一把无坚不摧的兵刃和一种晶莹夺目的珠石,似是不至在武林享得如此盛名。”
  欧阳统道:“唐先生才冠当代,无所不知,他似是已早知他的死期,才和我订下了十年之约,想不到竟未能得偿他悠游林泉之愿,竟然速尔辞世。唉!我如不坚邀他出任繁巨,以他胸罗之广,医道之津,或可觅得灵药,延续他的寿命。”
  上官琦黯然说道:“帮主这番感慨之言,使我又想到唐大哥几句遗言。这番话,本不该由我口中说出,但闻得帮主眷念故人的感慨,使我心有所感,不吐不快。”
  欧阳统道:“唐先生在我穷家帮任职文丞,那是委屈了他。我也曾以帮主之位相让,但却被他婉言所拒。以他之能,实该被拥为武林盟主,不难使千百年来武林同道挥戈相残之局宁息下来。我曾对他许过宏愿,以穷家帮之力,拥他为武林盟主,兼善天下,但他坚辞不受。”
  上官琦道:“唉!大哥的话虽然谦逊,但也是实情。他曾对属下谈过,他一生中最大的憾缺,就是面善心慈,除恶难尽。他说,这或是他天生体质的柔弱表现于本性之上,虽是憾缺自知,但却难以改正,实难任雄主之位,注定了为人所用。他本可在出山三年之中,荡平滚龙王,扫袕犁庭,但他却顾念同门之情,不肯施下毒手,反而舍本逐未,耗去七年之功,调理八英四十八杰,和滚龙王在江湖上保持个秋色平分之局,寄望于一个缥缈的希望,让滚龙王自知难霸主武林,自生退念,洗手归隐。此一善念,却为武林造成了一场浩劫,千万生灵涂炭。念及此事,就深觉愧对帮主和那些无辜死难的生灵。”
  欧阳统道:“他在穷家帮执法十年,一直未杀过一人,仁慈之心,早为帮中兄弟感戴。”
  连雪娇接道:“菩萨心肠,霹雳手段,始可治理坚诈江湖。杀一恶,胜行百善。唐先生如若早在几年前除去了滚龙王,也不会造成今日江湖这等纷争不息、杀劫绵连的局面了。”
  杜天鹗接口说道:“滚龙王已去了一夜之久,时机难再拖延,帮主也该早些订下对付他策谋才好。”
  连雪娇点头说道:“不错,咱们也不能再拖下去了,最好要先那滚龙王赶入唐先生的墓中。”
  欧阳统道:“上官琦一人前去,实力太过单薄,有劳文丞再调派两名人手助他一行。”
  连雪娇沉吟了一阵,道:“此事只有贱妾和他同走一趟,不知帮主意下如何?”
  欧阳统道:“文丞亲自出马,自是最好不过。但此地事务,还得仰仗……”
  上官琦道:“我瞧是不用了,在下一人足够对付那滚龙王了。”
  杜天鹗讶然说道:“你一人之力,要对付滚龙王和他随带的十余个高手么?”
  上官琦道:“如单以武功而论,只一个滚龙王,已非我力能所敌。但唐先生设计那筑墓的原图,我已熟记于胸,我可凭仗那墓中的机关对付滚龙王。他们人手虽多,却也无奈我何!”
  欧阳统道:“此事不妥。”
  连雪娇急急接道:“你既然自信有此能耐,最好不过。唐先生既早布下了机关,谅那滚龙王也难逃出唐先生的算计。只是此事十分迫急,不知你要几时登程?”
  上官琦道:“自然是愈快愈好。在下立刻就道,劳请文丞转告云庄主和我师父一声,时间迫促,不向他们辞行了。”站起身来,大步向外行去。
  连雪娇道:“你只管放心去吧,我将为你妥善地照顾那青萍公主。”
  上官琦人已走出门外,突然回过头来,说道:“属下有一事请求帮主、文丞。”
  连雪娇道:“什么事?”
  上官琦道:“请帮主派遣帮中几个高手,护送那青萍公主西返故里。”
  连雪娇道:“好吧!就依你之意去做。”
  杜天鹗突然站了起来,道:“兄弟,我和你同去一趟如何?”
  上官琦犹豫了一下,道:“杜兄既有此心,兄弟却之不恭。”
  杜天鹗对欧阳统抱拳一礼,飞步出门,和上官琦联袂而去。
  欧阳统眼看着两人去远,不禁一皱眉头,道:“杜天鹗虽然在关外声名甚著,但他武功决难是滚龙王的敌手,只怕对上官琦难有助力。”
  连雪娇笑道:“如若帮主要坚持派遣人手和他同去,只怕他不肯答允。”
  欧阳统叹道:“上官琦虽然加盟了穷家帮中,但我一直把他视作帮中贵宾,从未把他当作属下看待。此事关系重大,咱们决不能让他一人轻身涉险,独斗滚龙王。”
  连雪娇微微一笑,道:“不错,咱们得派人暗中随去相护,但那人必得十分机警,只能暗中相随,不可被他发觉。”
  欧阳统道:“文丞可想到要派什么人么?”
  连雪娇道:“那人第一要武功高强,能够和滚龙王力斗百合以上;第二要机智过人,能够调查细微,看破那滚龙王的陰谋,以便设法对付。”
  欧阳统道:“这人选自以文丞最宜。”
  连雪娇道:“贱妾的判断,是滚龙王离去之后,那滚龙王府已不用再派人攻打,也不宜派人攻打。”
  欧阳统道:“文丞之言,自有见地,但本座却有甚多不解之处。我们似可乘滚龙王远离巢袕,一举而下,先除去他的根基,断它的归路……”
  连雪娇微微一笑,道:“帮主可以想到,那滚龙王岂能想不到?他敢在大挫之后、强敌压境之时,突然离去,自是早有安排。如是那王府早成空府,咱们用不着劳师动众,尽出全力地攻取滚龙王府;如是他早准备,在府中布下了各种机关陰谋,诱咱们深入府中,咱们岂可上当?”
  欧阳统道:“文丞推理兼顾,本座极是佩服。但不知目下之局,该如何处置才好?”
  连雪娇道:“贱妾的看法是擒贼擒王,咱们一切人手调遣,都该依着那滚龙王本人为转移,只要把滚龙王置于死地,任他千般地安排布置,都将化作乌有,白费心机。”
  欧阳统道:“此言有理。不知文丞要如何安排?”
  连雪娇道:“此地事权,悉交武相,留下费公亮和帮中阁堂主从旁助理,尽量保持实力,不打硬仗,遇强则退。由五英和三十六友为基干,攻强虽未必能躁胜算,但防守则足有余力。再由帮主和贱妾以及云大庄主,分作三路,赶往唐先生的墓地,四面埋伏,暗中接应上官琦。如非必要,咱们不必现身,滚龙王如若真为唐先生预布的机关制住,那就罢了;万一被他漏网而逃,凭咱们埋伏的实力,也足以把他生擒活捉了。”
  欧阳统道:“高见不错,但不知这三批人手该如何分配?”
  连雪娇道:“帮主请带着聋哑二老和铁木大师四人一起,云大庄主带着姜士隐、叶一萍,由左右二童为他带路。贱妾带着袁孝兼程赶往,纵然不能赶在上官琦之前,亦要同时赶到,以便先作布置。”
  欧阳统说道:“这调遣十分恰当,就请文丞传我令谕,立时准备动身。”
  连雪娇起身说道:“指令武相统率帮中兄弟一事,还请帮主亲下令谕的好。贱妾准备立刻动身,万一上官琦和杜天鹗遇上滚龙王时,也好为他们打个接应。”
  欧阳统略一沉吟,道:“好,你和那袁孝立刻上路,本座和云庄主等准备午时以前动身。”
  连雪娇道:“如非必要,沿途上最好不要留下记号,免得留给人以追索痕迹。”
  欧阳统道:“一切悉遵文丞吩咐就是。”
  连雪娇欠身一礼,告辞退出时又道:“还有一事,请帮主转告武相,善待那青萍公主。”
  欧阳统点头笑道:“我派遣五英相护,把她送到一处安全的地方就是。”
  连雪娇离开了欧阳统的住所,略一收拾行囊,带着袁孝悄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