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生《无名箫》

一一二 各个击破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全集 
  上官琦道:“连姑娘一身系大局安危,本不该对阵敌前,今宵亲率高手,足见这一战重要无比,兄弟要好好保护于她。”
  袁孝道:“大哥放心,不论何人,如想伤着连姑娘,那就得先把我袁孝杀了。”
  上官琦道:“那很好……”转眼望着连雪娇道:“在下的工作为何?还望文丞吩咐。”说话时双手抱拳,一副毕恭毕敬的神态。
  连雪娇道:“除了五英和左右二童之外,另交三十名帮中高手给你,担任阻挡可能由西南兼程赶到的救兵。”
  上官琦道:“那可能赶来的援手,可是滚龙王府中人?”
  连雪娇道:“北成侯顾八奇,此人乃滚龙王手下四侯中最陰险狡猾的一个,你要小心对付。”
  上官琦道:“记下了。”
  连雪娇道:“滚龙王用出了各种方法,要四大侯爵全都赶回来援救王府,但他却忽略了四侯无法在同时赶到,正好授咱们各个击破的机会。咱们以逸待劳,先占了有利的人和。早作部署,杀他们个措手不及,占尽地利。他们近日连受大挫,心理战志大弱,咱们占尽了天时。如若再有缺点,那就是咱们没有布置好对敌的方策。那顾八奇,在滚龙王四侯中最为聪明的一人,切不可掉以轻心,致中诡计。”
  上官琦道:“属下尽力施为。”
  连雪娇道:“万一北成侯援手赶到,你可决定是应战,或是引开他们,然后再自行找去……”突然放低了声音,说了数言,匆匆告辞而去。
  上官琦高声叫道:“文丞请留步片刻……”
  连雪娇道:“什么事快些说,时候不早了。”
  上官琦道:“如是不见那顾八奇赶援人马,我又该将如何?”
  连雪娇道:“留守原地,准备歼杀南面侯败兵逃将。”
  上官琦道:“弟子记下了。”
  连雪娇道:“他们都在五十丈外一片青草地上等你,快些去吧!”
  上官琦依言行去,果然在五十丈外,早已有甚多人列队相候。
  左右二童首先迎了上来,道:“上官兄,我等又得追随身后效劳。”
  上官琦接道:“二位不要客气……”目光扫掠了五英一眼,又道:“时光不早了,咱们也该走啦!”
  左右二童道:“行踪何处?”
  上官琦道:“由我领队。”当先向前走行。
  群豪鱼贯跟随而行,一口气走出十余里路,上官琦停下脚步,相度了一下形势,道:“咱们就在此地,阻拦那可能赶援南面侯的北成侯顾八奇。”
  五英立时拔出长剑,领着随来的三十名帮中弟子布成了一座方阵,准备拒敌。
  上官琦盘膝坐下道:“我先调息片刻,听得动静,立时就叫醒我。”
  左右二童齐声答道:“上官兄只管放心休息就是。”
  上官琦和那长发黑衣人动手之后,又经过一番奔走,紧接着又率领着左右二童赶来此地,虽然内功津深,也有些困累之感,但更乱的却是心中盘转不息的念头。
  他不知是否该把由那长发人身上取得之物交给欧阳统或是连雪娇,也不知是否该先行暗中偷看一番。
  这虽是一桩简单的事,但上官琦却是久久不能决定。
  那一个黑色小包中的遗物,如真和欧阳统有着很深的关系,势必牵涉着整个武林形势。
  只见左右二童联袂走了过来,低声对上官琦,道:“远处有了一点动静,是否要派人查看一下?”
  上官琦道:“不用了。咱们防守之处,乃是必经要道,如是他们不从此地通过,暂时不要管他。”
  左右二童齐声应道:“敬遵师兄吩咐。”
  上官琦道:“两位慢走一步,在下有事请教。”
  左右二童道:“我等洗耳恭听。”
  上官琦低声说道:“咱们帮主的为人如何?”
  左童先是一怔,继而说道:“资兼文武,大仁大义,固一世豪雄也。”
  上官琦道:“我是说他的私德。”
  右童接道:“谨慎严肃。”
  上官琦轻轻一叹,道:“好啦!多谢两位。”
  突闻一阵履声传过来,直对几人方向行来。
  上官琦突然一掠而起,带着左右二童,迎了上去。
  五英带着三十位帮中弟子,排结一座可分拒四面围攻的方阵,隐伏在暗影草丛中不动,虽是有着数十人之多,但听不到一点声息。
  上官琦抬头看去,只见三条人影缓步走了过来,当下右手一挥,左右二童立时分向两侧退出了几步。
  原来三人距离过近,如若遇上了高手突然出手施袭,闪避不易。
  那三条人影,优灵一般,不慌不忙地走了过来,也不知他们是否已经看到了上官琦。
  上官琦一皱眉头,喝道:“站住!”
  三条人影微一停,又缓步向前行来。
  上官琦心中一动,暗道:“莫非是那滚龙王服了迷药的属下?”仔细看去,只见那三人都穿着农家衣服,赤手空拳行来,不似武林中的人物。
  就是一瞬之间,那人已到了身侧,上官琦早有戒备,举手一掌,拍向当先一人。
  哪知那人竟是不闪不避,生似不知上官琦的掌势近身。
  上官琦掌势将近那人胸前时,突然收了回来,喝道:“快退开……”喝声未完,突然那人身子一侧,疾扑而上。上官琦吃了一惊,疾向旁侧让去。
  左童长剑斜出,一剑刺来,正中那人前胸。
  但闻蓬然一声,那人应手而倒,鲜血喷射中,散出一股异香。左童张方首当其冲,急急喝道:“小心迷魂……”砰的一声,倒在地上。
  右童怒喝一声,扬手劈出一掌,遥遥击去。
  那第二个人手中似是捧着一物,右童一记劈空掌力,正中那人,仰面一交,倒摔地上,砰的一声,手中之物,登时碎裂。
  一阵青烟起处,熊熊燃烧起来。
  上官琦心中一动,闭住真气,挟起左童,一跃丈余,口中高声喊道:“快些伏下身子。”
  那人的衣服上似是早已涂上油质,一经点燃,立即烧延开去,整个的人在火中燃烧起来。
  那人虽中一掌,但却未死,吃火一烧,奇疼难耐,忽然挣扎而起,直向上官琦等停身之处奔来。
  上官琦顺手抓过左童的宝剑,暗运腕力,投掷过去。
  长剑出手,化作一道白光,由那人前胸,直透后背。
  但闻砰然一声大震,毒火横飞,洒遍了七八尺方圆。原来那人身上早已暗藏火药,待火信烧完,立即爆炸,把那燃起的毒火震飞开来。如不是上官琦出手一剑,斩他于丈余之后,这爆散毒火势非要伤人不可。
  第三人手中拿着一根大棍,呼的一声横里扫来。
  右童长剑一振而出,正待接下大棍,忽听上官琦大声喊道:“不可硬接他的大棍,快些退开。”
  右童动作奇快,就在长剑和那人扫来的大棍将触未触之际,突然挫腕收回,人也一跃而起。
  上官琦挥手喝道:“一齐退开。”
  五英各主一个阵位,听得上官琦招呼之声,带着三十名帮中弟子,疾快地向后退去。
  那大汉横抡着手中大棍向前冲来。上官琦把他引到一片林木中,东避西闪,那大汉一击未中,正打在一株大树上。
  但闻咋嗓一声,那大汉手中大棍,齐腰而断,一阵急雨般的水珠,四外喷溅出来。
  上官琦暗中早已提聚了功力戒备,扬手一掌,拍了出去。
  强猛的掌力,击在那喷散的水珠上,反击在那手握断棍的大汉身上。
  但见那大汉身躯一颤,突然仰面倒卧在地上。
  左右二童吃了一惊,齐声说道:“好利害的毒水。”
  上官琦轻轻叹息一声,道:“滚龙王黔驴技穷,竟施出这等惨无人道的卑鄙之法,这些人神智为药物控制,对生死大事视若无睹,但咱们帮中弟子岂可和他们这般硬拼?”
  左童道:“上官兄说得不错,如是硬拼下去,帮中的师兄弟,必将遭受伤亡……”
  右童接道:“这场劫难,可能使穷家帮津锐尽折,元气大伤,参与此一决战的五百师兄弟伤死大半。咱们必得设法通知帮主一声,早作准备,免得为敌所乘。”显然左右二童都已对滚龙王这等玉石俱焚的卑下手段,既感忿怒,又是震惊。
  上官琦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形势,道:“此刻通知帮主或文丞,恐都已难抢到时效,在下之意,不如咱们自己设法,引他们入伏,再予生擒。”
  左右二童道:“愿闻高见。”
  上官琦道:“就咱们人手之中,选出十二个,分布四个方位,由我吹起招引他们的箫声,诸位可隐在暗中施袭。这十二个人由两位统领,借这树木掩身;余下的人,请由五英率领,仍守要道,东挡逃敌,西阻救兵,咱们视情形相助如何?”
  左童道:“主意甚好。”立刻招来了十二个帮中兄弟,分布四周。
  上官琦就林中选择了一株大树,纵身而上,举箫就唇,吹了起来。
  箫声袅袅,波荡四周。
  片刻之后,果然有无数的黑影向林中行来,那些人大都穿着农家衣服,有些手执兵刃,有些赤手空拳。
  左右二童借树木隐护,四面策应,出手施袭,点击来人的袕道。
  大约有半个时辰左右,被上官琦引入林中的人,竟有五十七人之多,连同先前死亡的三个,共计六十名。
  这些人,果然都是怀藏火药、毒水,准备用以和敌人同归于尽。
  又等约一顿饭工夫,再无人来,上官琦才停下箫声,跃下大树,盘膝而坐,闭目调息。
  原来他运气吹了这支铜箫,早已累得满身大汗。
  左右二童检点了一下擒捉的人数,除去了他们身藏的毒物,低声问上官琦道:“这些人怎么办呢?杀了太过惨酷,留下终是祸害。”
  上官琦还未及答话,突听蹄声得得传了过来,同时响起了兵刃相触之声。
  左右二童已发觉了上官琦头上汗水未干,选出了四人留在林中保护上官琦静坐调息,带了八个人闯出林去。
  这时,五英已领着帮中高手和强敌展开了恶战。数十个手提兵刃的黑衣人轮番猛攻,其中一个身躯高大的壮汉,手舞着一识亮银棍,勇不可挡。五英催动方阵变化,轮番和他对敌。他臂力惊人,勇猛无比,不论何人,只要接他一棍,必然踉跄而退。
  穷家帮中的五英,向以擅打硬仗著名,在五人主持之下,虽是惊险百出,但却不肯后退一步。
  左右二童各带了四名高手,正待奇兵突出,从林中掩杀过去,突然火光一闪,亮起了八支松油火把。
  熊熊的火光,照得左近数丈内一片通明。
  四个执刀大汉护拥着一个灰衣矮瘦的老叟,缓步走了过来。
  左童低声对右童说道:“这就是滚龙王手下四大侯爵之一的北成侯顾八奇。”
  右童接道:“如若咱们今夜能够一举把此人生擒活捉,定将是大功一件。”
  左童摇头说道:“滚龙王手下的四大侯爵,不但个个身负绝技,而且都有着过人的智慧。这些人本都是一方雄主,个个都有着逐鹿江湖霸业的野心,不知何以竟被滚龙王收服帐下,编封为四路侯爵?今夜形势已很明显,论实力,咱们已然难是敌手,必须得想个出奇制胜的法子。”
  忽听一声惨叫传来,穷家帮中的一位高手,吃那人一棍击破了“天灵”要袕,当场横尸。
  但见寒光飞闪,两只长剑斜里飞来,迫得那手执亮银棍的大汉,横里移开一步。
  就这一缓气的工夫,那具尸体已疾飞出来,全阵又开始了灵活的转动。
  右童一挥手中长剑,道:“不行,咱们得先把那大汉收拾了才行。”
  北成侯顾八奇耳朵灵敏无比,右童说话声音稍微一高,已然被他听到,但见他举起右手,向北一挥,身后立时涌出了十几个手执兵刃的黑衣大汉,直向左右二童停身处奔搜过来。
  左童正在想着出奇制胜的法子,策略还未想好,强敌已然迫攻了过来。
  右童长剑一摆,大喝一声,带着四个帮中高手冲了出去。双方见面,一语未交,立时打在一起。
  左童欲待拦阻,已来不及,只好一摆长剑,冲了出去,长剑一招“冰河开冻”,当先刺伤了一个黑衣大汉。
  随在他身后的四名帮中高手,齐齐大喝一声,冲了上去,联手一轮急攻。
  那蜂拥而来的黑衣人,吃左右二童各带四人左右夹击,也不知林中还有多少强敌,不禁有些慌乱,立时向后退去。
  顾八奇似是把津神放在正东拒敌之上,回目一顾林边形势,随手一挥,又是十几个黑衣人蜂拥而来。
  左童张方目光一转,已然看清顾八奇属下的编组,是以十二人为一队,每一队中,有一个领队。
  强敌后援已到,立时展开反击,刹那间寒风飞旋,刀光如雪。穷家帮弟子,人数虽少,武功也不见低过对方,但斗志昂扬,轻伤仍战,重伤不退,当真是个个都有着视死如归的豪气。
  斗了顿饭工夫左右,双方仍保持一个不胜不败之局,但穷家帮中之人已有两个战死,两人重伤。十个人中,已有四个难再参与战斗,幸左右二童两支剑变化佳妙,配合得异常严密,稳住了阵脚不退。
  另一场战斗情势,更是险恶无比,顾八奇亲自指挥,列队冲击。金元霸的亮银盘龙棍更是威武绝轮,凡是碰着他银棍的兵刃,不是脱手飞出,便是被弹震开去。
  幸得五英以长力耐战和沉着坚毅,虽然险象环生,仍是按班就序地带动阵势变化,危而不乱。
  且说上官琦经过一阵调息,体力回复,林外兵刃交接之声不停传来,立时一跃而起,仗着惊魂金刀,冲出林去。
  四个保护他的帮中高手,紧随他身后冲了出来。
  上官琦大喝一声,一招“风卷残叶”,金光贴地飞旋,登时有四五个黑衣人被斩断了双足,一片呼叫惨喝之声。
  他伏地一招得手,人却一跃而起,金刀一挥“彩虹经天”,斜里推出。
  耳际间又是一声惨叫,两个黑衣人和手中的兵刃,一齐被金刀截断。
  那些黑衣人眼看上官琦的勇猛,个个心生畏惧,不自禁地向后退去。
  上官琦金刀展布,幻化起一团寒气侵体的冷芒,低声对左右二童道:“抱起伤者,在下开路。”金刀挥展,如风卷云一般,片刻间已被他冲出了一条血路,奔向五英拒敌的阵势之中。
  左右二童双剑断后,护着伤者,紧随上官琦身后,和五英会合在一起。
  两股人合在一起,声势顿然一壮。上官琦手中金刀连出三绝招,迫退了金元霸。五英主持的拒敌方阵,压力登时大减。
  左童大发神威,长剑连变,刺伤了一个黑衣人。
  穷家帮中弟子苦斗困疲的战志,突然一振。
  金元霸勇猛无比,连被上官琦金刀迫退,气得哇哇大叫,挥动手中亮银棍,一招“力扫五岳”横里击来。
  银棍势道威猛,挟带着一阵呼啸风声。
  上官琦吃了一惊,暗道:“这一击力道恐有数千斤,不可和他硬拼。”口中急急喝道:“快退!”
  其实不用他招呼,五英已看出棍势无人能接,带动阵势,向后退去。
  顾八奇眼看上官琦和左右二童的勇猛善战,已把方阵的败势稳住,心中大为焦急,暗道:“和南面侯相约会兵的时间已近,如若再打下去,岂不有误大局?”
  心念转动,突然探手解开腰际间银丝软鞭,纵身而上。
  他这一亲身临敌,身后数十个黑衣大汉,一齐挥动兵刃冲了上来。
  上官琦低声对左右二童道:“如让这班人逼近阵外,压力过大,只怕难以抵拒得住。你们左右夹攻挡住那使棍大汉,我去斗斗那顾八奇。”也不容左右二童答话,长啸一声,凌空而起,金刀幻起了一片寒芒,攻向那顾八奇。
  啸声未落,遥闻长啸相和,划空而来,一条人影,疾如流矢,眨眼间已到动手之处。
  上官琦悬空回目一瞥,高声说道:“袁兄弟么,快敌住那使银棍的家伙。”
  袁孝赤手空拳,应了一声,忽然一探右臂,抓住一个黑衣人当作兵刃,横向金元霸扫了过去。
  金元霸银棍一推,斜里卷出,那黑衣人被他一棍拦腰打断。
  袁孝就借一缓之势,双手齐出,抓住金元霸的亮银棍。
  两人各逞神力,彼此一拉,竟是半斤八两,谁也未动一步。
  且说顾八奇眼看上官琦凌空扑来,银丝软鞭一翻,一招“野火烧天”卷击上去。
  上官琦和袁孝讲话分心,几乎被他一鞭击中,匆忙中金刀突然向下一探,斜里扫去。
  顾八奇已见金刀削去属下兵刃,知是一柄宝刃,微微挫腕,银鞭避开金刀,横里一翻,侧击过去。
  他单凭腕上内力,竟能把一条软鞭,使得神龙活现,折转随心。
  上官琦没有料到他那软鞭竟然能运用到如此津纯,几乎被那一鞭击中,大骇之下,突然一个倒翻,脚还未落实地,人已向后退回了八九尺远。
  顾八奇冷笑一声,手腕一振,软鞭急起直追,随着他向前欺进身子,点向了上官琦的前胸。
  上官琦金刀斜挥,刀化“起凤腾蛟”,连削软鞭,又攻敌人。
  这两人交手几招,各极变化之能,和袁孝、金元霸硬拼实力,别是一番情景。
  激战中,突见火光一闪,四周突然亮起了几支火把。
  这火把分布四周,但却遥停在里许之外。
  顾八奇怔了一怔,暗道:“穷家帮在搞什么把戏?”
  心念未息,瞥见四个穷家帮中弟子,护拥着一个青衣少女而来。
  来人正是连雪娇,只见她启动樱唇,冷厉地喝道:“都给我停下手来,我有话说。”
  上官琦和袁孝应声而退,后跃数尺。
  连雪娇目光凝注到顾八奇的脸上,道:“顾八奇,顾侯爷,你还认识我么?”
  顾八奇缓缓收了手中软鞭,道:“大郡主,老夫怎么不识?”
  连雪娇道:“不错,念在昔日相处情份上,我想劝顾侯爷几句话。”
  顾八奇道:“嗯!可是想说服我弃甲投降?”
  连雪娇道:“那倒不是。顾侯爷雄才大略,自非人下之人。”
  顾八奇道:“言重了。”
  连雪娇道:“我想劝侯爷的几句话,就是才足自立,何苦老寄人篱下?”
  顾八奇道:“老夫也要劝你一句,那就是王爷待你不薄,你为何背叛于他?”
  连雪娇笑道:“那是我不怕死了。他在我身上下了附骨毒针,可惜费尽心机仍未能置我死地……”
  她抬起头来,望着顾八奇道:“顾侯爷不敢背叛那滚龙王,难道是心悦诚服么?不过也是被他下了附骨毒针,害怕毒发时无药可救……”
  顾八奇轻轻咳了一声,欲言又止。
  连雪娇回顾了一眼,接道:“东平侯己授首被杀,南面侯重创大败,全军覆没。你如自信强得过他们三人,那就不妨试看后果如何?”
  顾八奇冷冷说道:“日落之前,我还和洪涛通消息,我不信他能在半个晚上会全军覆没。”
  连雪娇道:“兵贵神速,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法,在一个时辰之内,使他落得单身而逃,但他逃不出我的手掌。”
  顾八奇纵声大笑,道:“久闻大郡主的才名,今宵一会,果是不凡。咱们还未动手,郡主已先声夺人,想不战屈我之兵,可惜郡主大小觑我顾八奇了。”
  连雪娇道:“你如是不肯相信,那也是没法的事。好!你尽管传令属下放手一战,当知穷家帮中不可轻侮。”
  顾八奇目光转动,但见四周火把闪烁,愈来愈多,显然是连雪娇已在四周布下了合围之势。这一战,如是胜了,还则罢了;如是败了。只怕甚难突围而去。
  只听连雪娇高声说道:“顾八奇,你已被围困于此,和战单凭一言而决。”
  她说话声音很高,似是有意让那些随来之人听到。
  顾八奇冷笑一声,道:“故布疑阵,岂能骇退我顾某人不成?我先来领教大郡主的武功。”
  他老谋深算,心知眼下局势不利于己,如再拖延下去,属下斗志一懈,必将冰消瓦解,若能先把连雪娇制服,立即形势互易,左券在握。话出风软鞭已迎点过去。
  连雪娇正待亲身临敌,突见金芒一闪,横里撩袭上来,上官琦已抢先出手。
  顾八奇一挫腕,内劲带动软鞭,反击向上官琦。
  两人立时展开了一场凶险绝轮的恶战,软鞭、金刀争抢先机,招术变化万端,生死一发。
  连雪娇心中暗暗急道:“上官琦武功虽然未必输他,但此人搏斗经验丰富无比,心计过人,久战之下,上官琦只怕要吃大亏。”
  这两人一动上手,双方立时又形成了剑拔弩张之局。袁孝回顾一眼,突然纵身一跃,飞落到一株小碗粗细的大树之前,默运神力,大喝一声,竟然把一棵碗口粗细的大树,生生拔了起来,大步跨了过来,挥动大树扫了过去。
  金元霸大喝一声,亮银棍横里迎击,棍树相撞,枝叶纷飞,迫得两丈以内之人纷纷走避。
  连雪娇估计了一下眼前形势,突然对左右二童说道:“解散方阵,由守转攻,你们两个各带十人,分由左右两侧攻上。”
  两人应了一声,各带了十个人,分由两侧攻上。
  连雪娇又对五英说道:“你们五人,带着余下的人,由正面攻上。此刻咱们必须得把握攻势,控制全局。”
  五英挥动长剑,由正面攻了上去。
  刹那间,刀光如雪,剑气漫天,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恶战。
  连雪娇缓缓由身上取出两支短剑,分握双手,凝注着上官琦和顾八奇的搏击形势。
  激战中,顾八奇突出绝学,软鞭呼的一招“盘龙八打”,重重鞭影漫天而起,疾向上官琦罩落下去。
  上官琦大喝一声,金刀疾展,金光绕体,投入了那重重的鞭影之中。
  只听一阵波波之声,不绝于耳,两条人影霍然分开。
  一片片残丝铁雨,四外横飞,顾八奇手中的软鞭,只余下半截还握在手中。
  连雪娇手中短剑挥动,高声说道:“顾侯爷,四大侯爵以顾侯爷的才智最高,人也慈和一点,我愿你再想一想,只要你答允,从今之后,不再和武林中正大门派作对,不但自己可全身而退,而且我破例答允你把属下带走。”
  顾八奇淡淡一笑,道:“顾某人这支人马,转战江湖,抗少林,战昆仑,拒青城,斗峨嵋,连和四大门派中人物交手,虽不胜,亦可保得实力而退。如若穷家帮能把我顾八奇困在此地,我倒是想见识一下。”
  连雪娇道:“你既不肯听我良言相劝,只有让你瞧瞧厉害了!”
  顾八奇突然抛去手中断鞭,目注上官琦道:“阁下武功很高,老夫佩服得很,现下再以一双肉掌,领教几招。”
  上官琦道:“在下亦当赤手空拳奉陪。”
  顾八奇冷笑一声,道:“好大的口气!既然要以赤手相陪,想必拳掌上有着独到的造诣。”
  余音未绝,人已欺身而上,迎面一拳,疾向上官琦的前胸捣去。
  上官琦竟是不肯闪避,暗运内力,也发拳迎了上去,竟要硬接。
  顾八奇一挫腕,收回拳势,道:“老夫会过了无数高人,还未见过你这等硬拼拳头的打法。”喝声中攻势突然转快,一掌一指一齐攻向上官琦。
  两人又展开了一场激战,手中虽无兵刃,但打得却是更见激烈、险恶。
  原来两人相距飓尺,举手之间,即可击中对方的要害大袕,是以各自要争取先机,以便迫使对方落败。
  二人杀手、奇招层出不穷,转眼之间,已斗了三四十个回合,仍是个不胜不败之局。
  连雪娇冷眼旁观,看双方的恶斗,是棋逢敌手,将遇良才,决非短时内可分胜败,不禁心头大急。正待挥剑出敌,忽听一声闷哼,两条纠结在一起的人影,倏然分开。
  凝目望去,只见两人同时踉跄而退。
  遥站在顾八奇身后的几个黑衣人,眼看顾八奇似是受了重伤,突然纵身一跃,急扑而上,一个扶住顾八奇,一个扑向了上官琦。
  连雪娇关心上官琦的伤势,早已纵落在上官琦的身侧,低声问道:“伤得很重么?”瞥见人影一闪而至,想待救援,己自不及,刀光一闪,正刺在上官琦的肋间。
  但见上官琦身子打了一个转,倒入了连雪娇的怀中。
  连雪娇左手抱起上官琦,斜转半周,右手短剑疾推而出,封开了那黑衣人攻来的第二刀,飞起一脚,踢在那黑衣人的肋间,单刀脱手飞出。
  她一面拒敌,但仍不忘上官琦的伤势,回目一顾,只见上官琦双目微闭,似是伤得不轻。
  遥闻一声长啸,袁孝急扑而来,来势疾快无比,直向那黑衣人撞了过去,顺手一把,抓住了连雪娇踢飞那黑衣人手中单刀,随手一挥,登时把那黑衣人斩作两段;紧接飞跃而起,扑向了那受重伤的顾八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