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乘风《追击九重霄》

第一章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全集 
  腊月十一,子夜。马家大屋。大雪和杀气,笼罩着一切!
  马家大屋位于飞貂镇之北,落冰河之南。
  飞貂镇以出产貂裘驰名天下,镇上最少有二十个猎户,是猎貂能手。
  在飞貂镇,马家大屋的主人,有绝对的权力,可以处理镇上的任何纠纷。马家大屋的主人,也就是整个飞貂镇的主宰。
  这并非近年来的事,而是在百年之前,马家大屋就已一直控制着整个飞貂镇了。在飞貂镇方圆五百里之内,最少还有超过二十个像飞貂镇般大小的市镇。但飞貂镇的地位,一向都远比其他市镇崇高。
  原因只有一个。
  那是因为马家大屋不但保护飞貂镇,同时也保护其他二十多个小市镇的安全。这五百里地方,已太平了整整一百年了。
  那完全是因为马家大屋的力量,使到江湖上的盗匪都不敢在这些地方上惹是生非。然而,天下间一切的事情都会改变。太平了一百年的五百里太平地,开始不太平了。暴风雪已降临到马家大屋的身上!
  屋外大雪纷飞。
  屋中却充满着一种足以扼杀任何生命的杀气。
  马象行拥卧貂裘,半躺半坐的挨在一张熊皮交椅之上。
  他的手很干燥,皮肤像蛇鳞似的片片脱落。
  他的心境又如何?是否也和他的皮肤同样干燥?
  没有人知道。
  因为马家大屋满门老幼连同仆婢八十七人,都已搬迁到另一个地方去。
  没有人愿意离开这里。但也没有人敢不离开这里。
  因为这是马象行的命令。
  二十六年来,自从马象行的父亲病逝之后,他就成为马家唯一的主宰。
  在这二十六年中,只有一个人曾经违抗过他的命令。
  那就是他的妻子花翠碧。
  花翠碧是个典型的良妻贤母。
  但在三年前,她却擅违丈夫的命令,深夜率领马家的十二名子弟,赶到六百里外的一间镖局,和那镖局的人展开一场激战。
  那一战的结果,使马象行亲于调教出来的十二名子弟,只剩下四个,而花翠碧也受了伤。
  马象行立刻亲率刑堂双使,把花翠碧在归途之中,就地处决。
  那是神秘的一战。
  没有人知道花翠碧为甚么要冒险带着十二个马象行的子弟,赶到六百里外的一间镖局去兴师问罪之。
  同时,一般人也认为马象行的判决太过份。毕竟花翠碧是他的结发妻子。
  然而,无论怎样,花翠碧死了。
  马象行给人的印象,未免太残酷,太无情。
  但自此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违抗他的命令。
  风越猛,雪越大。
  屋中除了马象行之外,已再无一人。
  他在屋中,显然是在等人。
  他在等谁?是否等待他的仇人?
  就在风雪最大的时候,马家大屋的木门突然发出“轰”的一响。
  这一度坚固的木门,被撞破了一个大洞。
  而且撞破这木门的,竟然还是一个女人。
  寒风从远山吹到屋中。
  风更冷。
  但风中却带着一种清淡迷人的香气。
  马象行直着眼睛,盯在这个女人的脸庞。
  这是他六十年来所见过最美丽的一张脸。
  她穿的是一袭淡红纱衣。这种衣服,简直就完全没有御寒的功效,但她却好像一点也不觉得冷。她不觉得冷,但身穿貂裘的马象行却反而觉得寒冷起来。
  那是由心底冒出来的一股冷意。
  干燥的手已在冒汗。
  冷汗。
  屋中灯火昏黄。
  在灯光下,这个穿着淡红纱衣的女人,看来更是倍加神秘,倍加美丽。
  她正在用一种很特别的眼光,打量看屋子的四周。
  马象行瞪着她,突然一笑:“你就是地狱镖局的花老大?”
  穿纱衣的女人点点头,说:“我就是花老大,也是花翠碧唯一的妹子。”
  马象行的脸色变了变。
  过了半晌,他才冷冷笑道:“花翠碧是你的姐姐,但你却自称老大!”
  花老大叹了口气,道:“那只能怪她太大意,嫁错了人。”
  马象行又瞪起眼睛,大声道:“老夫有甚么地方亏待她?”
  花老大哂然一笑:“她死在谁的手上,江湖上的人都很清楚。”
  马象行目中露出了痛苦之色。
  “你好狠的手段,竟然对姐姐也动用到蚀骨腐尸针,昔日老夫若不下令刑堂双使把她杀死,恐怕她会死得更惨百倍。”
  花老大笑了笑,淡淡道:“其实这件事,你是可以对江湖中人解释一二的,但你却没有这样做?”
  马象行“霍”声站起,振声道:“老夫但求无愧于天下,又何必多费唇舌向别人解释?”
  花老大柔声一笑,道:“只怕你向别人解释,也没有人会相信。”
  马象行咬了咬牙,突然从熊皮大椅背后拿出一根钢杖。
  花老大彷佛露出了一个吃惊的神色,但嘴角间却又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微笑。
  “好一根破冰神杖,”她的笑容有点像狐狸,“可惜除了用来破冰凿雪之外,恐怕就只能让你老人家掺扶躯体之用。”
  马象行忽然不开口了。
  他的脸上已没有愤怒的神色,反而变得极端的冷静。
  花老大嫣然一笑道:“你虽然还沉得住气,但今夜还是无法逃得过这一场杀身之祸,除非……”
  马象行沉声道:“别做梦,百马图绝不会落在你这种人的手上。”
  花老大吃吃的笑道:“别紧张,反正我也没有着急,那份百马图此刻一定在你的女儿手上,只要把你杀死,你的女儿又还有甚么本领能把百马图保存下去呢?”
  马象行掌心的冷汗更多,但脸上却更冷静。
  他毕竟是威震一方的武林大豪,虽然强敌在前,也绝不自乱阵脚。
  灯光下,花老大的眼睛看来是那么明亮,她的笑容是那么柔美。
  但马象行绝对没有忘记,眼前这一个美丽动人的女人,就是地狱镖局里的花老大,而她的真实姓名,是花如珠。
  地狱镖局虽然名为镖局,但却从不运货。
  这里的镖师,只会杀人。
  换而言之,这镖局根本就不是镖局,而是一个拥有大批职业杀手的组织。
  地狱镖局的总镖头,并不是花老大。
  花如珠不错是“老大”,但却并非总镖头。
  总镖头是谁?
  直到目前为止,江湖上还是没有人能知道。
  有人怀疑是杀手之王司马血。
  但没有任何证据足以证明这一点。
  而司马血方面,却也已否认过不止一次。
  有人相信他,也有人说他是在掩藏真相。
  但司马血全不在乎,反正他自己本身的确是个杀手,而且更被公认为杀手之王,就算被人视为地狱镖局的总镖头,也并不是一件如何大不了的事。
  然而,地狱镖局越弄越凶了。
  不少江湖上成名多年的英雄豪杰,纷纷死在地狱镖局的镖师手下。
  最令人为之心惊明颤的,就是地狱镖局每次接到生意,都一定能够在限定的日期之内,把目标对象杀死。
  不管对手多硬,只要地狱镖局把交易接下,被指定要杀死的人变就死定了。
  从来没有人能例外。
  地狱镖局在杀人之前,例必在镖局门前,悬出一张血红大字的白纸,上面写着被杀者的名字,和被杀的最后期限。
  近数年来,只要是在地狱镖局门前张贴过的名字的人,此刻都已进了地狱。
  有人曾在名字被贴上之后,连夜奔逃,但结果却死得更快,死得更惨。
  在地狱镖局里,地位最高、权力最大的当然就是总镖头。
  但这个总总镖头,简直比鬼还神秘,从来都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除了总镖头之外,就得数到花老大。
  自从地狱镖局成立以来,已有不少武功极高的好手,死在花如珠的手下。
  湘南剑圣沈季清、太湖双绝上官兄弟、峨媚山静玄大师、洛阳神拳宋立芳,还有常家堡主阴阳扇常二先生,这些人都已分别死在她的手下。
  对于上述这些人,马象行并不陌生。
  他们的武功如何,他也知道得很清楚的。
  他们都是当世武林上的一流高手,武功并不会比马象行差得了多少。
  但他们竟无一人能敌得过花如珠。
  尤其是洛阳神拳宋立芳,和阴阳扇常二先生,他们并非单身应战,而是集合十数位武林好手的力量,与花如珠展开生死决战。
  但结果更惨。
  参与战事的人,全都死在花如珠的手下。
  所以,尽管花如珠美艳绝伦,但在江湖上的人看来,她比许多杀人不眨眼的江洋大盗还可怕。
  地狱镖局的杀手,通常都是受雇才杀人。
  但这一次花如珠出动对付马象行,却并非受雇。
  她的目的,是一幅百马图。
  百马图是马家大屋的家传宝物,但江湖上知道马家大屋有这幅百马图的人并不多。
  花如珠与马象行的距离渐渐接近。
  花如珠沉默了很久,忽然又道:“凭你的力量,绝不足以抵御地狱镖局,与其弄得珠沉玉碎,何不干干脆脆把百马图交出?”
  马象方须眉皆竖,冷然笑道:“哼!休想!”
  花如珠的脸刹那间变得比冰雪还冷。
  “敬酒不吃吃罚酒,想不到你活了这把年纪还是糊涂得愚不可及。”
  既“糊涂”。
  又复“愚不可及”。
  马象行脸上的肌肉一阵跳跃,突然挥舞破冰神杖,直向花如珠的身上击去。
  马家大屋之中,激战已开始。
  大屋之外的情况又如何?
  在马家大屋左边不远处,有一间小酒家。
  这是飞貂镇上,唯一可以买到酒的地方。
  现在,已是子夜时分,而且风雪又这样大,这间小酒家早就已关上大门。
  但小酒家里的灯光还亮着。
  已经关上大门的酒家,居然有人在里面喝酒。
  不是一个,而是五个。
  那是五个黑衣人。
  这间小酒家的老板,是一个姓陆的老苍头。
  他今年六十八岁。同时,也是他寿命的极限。
  本来,他最少边可以活上好几年的,他的身体还很健壮。
  可惜就在这一个风雪之夜,他遇上了五个瘟神。
  这五个黑衣人,就像地狱里钻出来的幽魂,忽然间就出现在这间已经关了门的酒家之内。
  那时候,姓陆的老头儿刚刚从床上爬起,想到茅厕里解决内急。
  但他的内急还没有解决,就已给这五个黑衣人解决掉。
  一刀穿心,另加一拳,狠狠的打在他的嘴巴上。
  可怜这个半生劳碌的老头儿,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在别人的毒手之下。
  他并没有开罪这五个黑衣人,也和他们无仇无怨,何以竟会遭此横祸?
  答案只有一个。这五个黑衣人的身上,连一枚铜钱也没有,但却想喝酒。
  他们不想赊欠,于是索性把这个姓陆的老板一刀干掉,然后就在酒家里喝个痛快。世间上真有这种凶狠残酷的人,为了这种小事就大开杀戒?
  不错,一点也不错。黑心五毒就是这种人。
  黑心五毒这五个人,是六十年前黑心帮主黑心老祖的徒孙!
  江湖上,人人都听过风雪老祖这个名号。
  风雪老祖是北极第一高手,一身武功出神入化,昔年凭着一柄风雪之刀,走遍大江南北,五湖四海,罕逢敌手。
  虽然现在他已因年老而逝世,而风雪之刀也已转赠给雪刀浪子?但江湖上的人还是没有忘记他。
  至于黑心老祖,他又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黑心老祖原名蓝善祥,乃江南仙草乡人氏。
  他虽名为善祥,但绝不是个和善慈祥的人。
  没有人知道他的武功来历,但人人都认为他的刀法并不比风雪老祖差到甚么地方去。
  他在四十岁的时候,创立黑心帮,并正式宣布自已的外号,就叫黑心老祖。
  那时候他并不老。
  但他既然自称黑心老祖,于是江湖上的人也就这样称呼他。
  黑心帮成立之后,辽宁一带的商民可就叫苦连天了。
  黑心老祖把黑心帮的总坛设在如鞅,并从西藏招揽了十几个喇嘛,冀图成为辽宁的武林盟主。
  他的野心不算小。
  他的手段更是毒辣。
  黑心帮成立只不过短短两年的时间,就已把当地的武林人物打得抬不起头。
  到最后,黑心帮越弄越凶,风雪老祖看不过眼,终于亲自跑到如鞅,劝告黑心老祖收敛一点。
  黑心老祖会听他的劝告吗?
  当然不!
  他不但不接受风雪老祖的劝告,反而和风雪老祖展开一场激战。
  那一战,江湖上的人至今仍然津津乐道。
  黑心老祖的刀法诡变百出,最少有十几次的机会,可以把风雪老祖砍开两截。
  但每一个机会,他都无法把握。
  不是不想把握机会,而是无法把握机会。
  因为风雪老祖的刀太快,而且内力深厚,就算刀法上出现破绽,黑心老祖亦无法把他澈底击倒。
  黑心老祖把心一横,喝令十几个西藏喇嘛一并上前,围攻风雪老祖。
  这一来。风雪老祖可光火了。
  他丝毫不惧,手中一柄风雪之刀发挥更强大的威力,那十几个西藏喇嘛虽然武功极是了得,而且人数众多,可是竟然在不足五十个回合之内,便已纷纷或死或伤,败在风雪老祖的刀下。
  黑心老祖大骇。
  他一向都以为自己的刀法绝不会差得过风雪老祖,但这一次相比之下,显然是略有逊色。
  风雪老祖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把众喇嘛解决,然后又再与黑心老祖展开激战。
  最后,黑心老祖还是败了。
  他的右胸捱了一刀,荒落而逃。
  总算他的轻功造诣不弱,而风雪老祖亦无存心赶尽杀绝之意,终于给他逃过大难。
  自此之后,黑心帮崩溃,完全瓦解。
  而那黑心老祖也没有再在江湖上出现了。
  黑心老祖虽然被风雪老祖击败,但他仍然有一个弟于,不断地在江湖上为非作歹。
  他就是近二十年来,江湖上最蛮不讲理的恶君子向绝。
  向绝是黑心老祖唯一的弟子,黑心老祖的武功,他已尽得真传。
  当黑心老祖不再在江湖上露脸的时候,向绝差不多就完全代替了师父昔日的地位。
  黑心老祖固然是个穷凶恶极的老魔头,但与向绝相比下来,倒有长江后浪推前浪之叹。
  向绝绝不是个君子。
  君子又怎会“恶”?
  直到近三几年,向绝的年纪也有一大把,似乎比较少一点在江湖上惹事生非。
  然而,一代传一代,向绝又调教出了五个比他自己更凶残暴戾的弟子!
  那就是黑心五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