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乘风《追击九重霄》

第五章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全集 
  他们手里的武器,并不相同。
  其中有最短的钢刀,有最长的铜矛。
  也有最灵活的豹鞭,和最沉重,威力最刚猛的仙人担。
  不同类型的武器。
  绝不相同的武功。
  无论是谁,想抵抗这八个人的攻击,都绝不容易。
  何况除了这八个人之外,还有卓万千和上官金胆在旁边虎视耽耽!
  卓万千仍然悠闲地坐在那张赌桌的旁边。
  而上官金胆却静静的站在他身后。
  卓万千转过脸,与他相对一笑。
  他们竟似有九分把握,可以把龙城璧毙在金胆堂中。
  金胆堂中,刀光剑影。
  这八个戴着鬼脸面具的人,武功不能说是很厉害。
  但那是指他们任何单独一人的情况而言。
  然而,他们现在一经联手之下,八个人使出八种不同的武功,那种威力却又非局外人所能想像。
  他们显然久经训练,才组成这一个八人阵法。
  龙城璧很快就被这个阵法所困扰,无论他怎样左冲右突,还是无法脱离这八人的羁缠!
  龙城璧忽然冷笑道:“这是甚么阵法?威力好像真还不小。”
  卓万千悠然一笑,高声回答:“这是鬼睑大阵,能够闯得过这种阵法的,直到现在只有一人 。”
  上官金胆淡淡的接下去:“那就是本镖局的总镖头。”
  卓万千道:“这个阵法本来就是他自创出来的,解铃还须系铃人,他当然能够闯得出这一个鬼脸大阵。”
  上官金胆微微一笑:“可惜龙城璧并不是创阵者,他想冲破这一个阵法,恐怕比登天还难。”
  卓万千淡淡的道:“他绝对不可能冲破这一个阵法,他将会死在这里。”
  龙城璧是否真的绝不可能冲破鬼脸大阵?事实并非如此。
  卓万千与上官金胆并非呆子,他们都知道雪刀浪子龙城璧绝不是个容易对付的人。
  鬼脸大阵虽然威力极大,但谁也不能保证是否就能把龙城璧困死在阵中。
  但他们仍然不断的表示,龙城璧必败无疑。
  他们的说话,有两个目的。
  第一:可以藉此而提高鬼脸大阵中八个人的士气。
  第二:扰乱龙城璧的心神,倘若能够把他激怒,而令到他沉不住气,那当然是大大有利于己方的事。
  卓万千不愧是个老江湖。
  既是老江湖,也是条老狐狸。
  上官金胆跟随着卓万千的时日并不短浅,他当然明白卓万千的意思。
  可惜不但他明白,龙城璧更明白。
  所以,龙城璧没有被激怒,更没有自乱方寸。
  但要冲破鬼脸大阵,仍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鬼脸大阵中,兵器最长的就是一个矮子所使用的铜矛。
  这人的身材虽然矮小,但臂力却是八人之中最强蛮的一个。
  那根铜矛长达丈二,几乎比他的人还高出两倍,但他居然把铜矛使用得异常灵活,而且走势急劲,着着都向龙城璧的要害地方下手。
  但他绝对不是鬼脸大阵中最厉害的一环。
  最令到龙城璧感到头痛的,还是使短刀的一个瘦汉。
  这人虽然戴着面具,看不见他的脸庞,但从他的身型看去。他着实瘦得可怜,好像连一阵风风都可以把他吹倒似的。
  但他步履沉实,每踏出一步,每刺出一刀,都对龙城璧构成极大的威胁。
  龙城璧也是刀法上的大行家,他已看出鬼睑大阵中武功最高、招式最阴险毒辣的就是这个瘦汉子。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这种道理龙城璧当然不会不知道。
  但怎样才能把这个瘦汉子解决?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毕竟对方有八个人,八种不同的武器,龙城璧虽然武功比他们任何一人都更高,但想在这裹鬼脸大阵中解决瘦汉子,却极为困难。
  但如果有人从中相助,情况将会截然改观。
  当然,相助的人必须也是个高手,否则徒然枉送一条命而已。
  在这个时候,有人会助龙城璧一臂之力吗?
  有!
  因为龙城璧并不是单独一人来到白玉楼的。
  只不过另外一人,并没有太早露脸,他一直躲藏得很好。
  这人要躲藏得好,并不容易。
  但他办到了。他躲在白玉楼一个老妓的房中。
  这一个老妓,其实绝不能算老,她只有三十二岁。
  但在白玉楼中,她却是年纪最大的一个。
  然而,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她的姿色,绝不比其他年轻的妓女稍逊多少。
  所以,她仍然有一定数量的顾客,尤其是唐竹权,每年都必定光顾她好几次。她姓容,芳名翠翠。
  容翠翠曾经见到过不少奇奇怪怪的男人。
  但这些男人,却没有一个是正正经经的。
  男人面对容翠翠而不毛于毛脚者,几稀矣。
  但唐竹权却例外。他虽然付钱,但却绝不强逼容翠翠干那回事。
  他在容翠翠的房子里,通常都只是喝酒。
  唐竹权的酒量天下第一。但他是个男人,而女人的酒量,大下间又该数到谁惊人呢?
  答案只有一个。
  ——容翠翠!
  唐竹权每年都例必找容翠翠几次。
  但有一件事不可不知的,就是唐竹权每次找容翠翠,都保持着高度的秘密。
  没有人知道这一个天下第一号大醉鬼,竟然也会跑到白玉楼,来找一个年纪已不算太轻的妓女。
  他找容翠翠,并不是为了要解决甚么“寡人之疾”,而是想找她跟自己拚酒。
  能够与唐竹权拚酒的男人,本来就不多。
  能与这个大醉鬼拚酒的女人,普天下间更是绝无仅有。
  容翠翠却是其中之一。
  除了容翠翠之外,唐竹权再也没法找到另外一个女人,有她这等惊人的酒量。
  他找容翠翠,目的是喝酒。
  他喝一杯,容翠翠也喝一杯。
  他喝一缸,她也喝一缸,绝不赖帐。
  不过,毕竟还是唐竹权的酒量比她好一些。
  但容翠翠也从来没有在唐竹权的面前醉倒过,因为她很有自我节制的能力,当她知道自己将会醉的时候,她就绝不肯再喝下去。
  饶是如此,她每次陪伴唐竹权所喝的酒,都足以令任何好酒量的人为之咋舌。
  今夜,唐竹权又在容翠翠地房中。
  但他今夜并不是为了喝酒才来到这里的。
  他来到白玉楼,是有目的的。
  因为雪刀浪子龙城璧要到白玉楼来闯祸,身为唐竹君的兄长,他不能不彻底奉陪。
  他也和龙城璧一样,不怕闯祸。
  所以,他早就躲在容翠翠的房子里。
  ——每当唐竹权来到容翠翠的房子后,她就例不再接其他嫖客,原因很简单,唐竹权每次“事后”给她的赏钱,都足以抵消她半年之内的收入!
  金胆堂中,龙城璧的情况虽然不算太坏,也不算太好。
  鬼脸大阵果然不同凡响,龙城璧已使用过五种不同的办法,但仍然未能把这个阵法破解。
  当然,他仍然有不少办法,可以把这个阵法击破,但问题是卓万千和上官金胆两人就在咫尺之遥,他不愿意把自己的实力太早暴露在他们的眼前。
  他在等待唐竹权的援助。
  他知道这个唐家的大少爷,一定不会让自己失望。
  龙城璧的推断,并没有错。
  唐竹权没有令他失望。
  鬼脸大阵之中,龙城璧最想解决的,就是那个手持短刀的瘦汉子。
  但这个瘦汉子实在太乖巧。
  龙城璧几次想把他毙在刀下,甚至连卫空空的偷脑袋剑法亦融合在雪刀之中,仍然未能把他一刀杀死。
  但唐竹权却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虽然他的躯体胖大无比,但他的动作绝不迟缓。
  卓万千和上官金胆两人,也是机警之极。
  当唐竹权的身子从一丛矮林之中跃出来的时候,他们立刻分从左右,向唐竹权扑击。
  上官金胆甚至把手中的一枚金胆,当作暗器般射出,直飞击唐竹权的脑袋。
  这一枚金胆的威力,绝不等闲,若是给他击中,就算是铜铁铸造而成的脑袋,恐怕也得被它击扁七八寸。
  卓万千的去势,更是凶悍。
  瞬息之间,他已连发五指,直向唐竹权胸膛上的五大要穴上招呼。
  但唐竹权的身法,极是快速,他首先闪过上官金胆的暗袭,然后左掌一扬,一蓬金针就向卓万千的身上射过去。
  卓万千的指力虽然厉害,但这种金针却是他的致命克星。
  他不敢怠慢,连忙改指法为袖法。
  “呼”的一声,一蓬金针尽皆被卷落,彷似泥牛入海,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卓万千的攻势,也陡地被唐竹权所化解。
  卓万千立时大声喝道:“洪千斤,小心五绝指法。”
  原来那个使一把短刀的瘦汉子,姓洪名千斤,乃是陕北道上着名的独行剧盗。
  唐竹权心中一阵奇怪,暗自忖道:“没你娘鸟兴,这厮便是连屎带尿上秤,也秤不出六十斤重量出来,他妈的却叫千斤呢!”
  他心念电转,五绝指法也快如闪电。
  他突然大喝一声:“洪五十八斤看指!”
  卓万千一呆。
  上官金胆一呆。
  人人都几乎呆了一呆。
  尤其是洪千斤,更加呆若木鸡。
  因为他的后颈大血管,已在这个时候突然爆裂!
  唐门五绝指法,果然厉害。
  但更厉害的,还是唐竹权的眼光。他竟然一眼就猜中洪千斤的重量。
  洪千斤突然一手扯脱那张鬼脸面具,神色愕然地望着唐竹权。
  他惨笑一声,问唐竹权:“你……怎知道我……只有五十八斤?”
  唐竹权淡淡一笑:“老子有没有猜错呀?”
  洪千斤摇摇头,断断续续地回答:“你没……有猜错……”
  他说完这五个字的时候,人已像死狗般仆卧在血泊之上。
  就在同时,风雪之刀也发挥了令人惊心动魄的威力。
  洪千斤死在唐竹权的五绝指下,鬼脸大阵立时裂开一道缺口。
  龙城璧久经大阵,以前也不乏有过应付类似这种场面的经验。
  其他七人虽然极力想堵塞住洪千斤所露出来的缺口,但龙城璧已不容许他们有这种机会。
  刀锋在呼啸。使长铜矛的矮汉子,突然发出一声闷晌。
  他戴着的鬼脸面具同时裂开,露出一张苍白、但却又血淋淋的脸。
  风雪之刀不但击碎他的面具,也在他的脸上划下了致命的一刀。
  矮汉跄踉后退。
  咚!
  鬼脸大阵又弱一人。
  金胆堂中,杀气逼人。
  卓万千怒目直视唐竹权,冷冷道:“唐大少爷,这一淌浑水,并不好玩!”
  唐竹权哈哈笑道:“老子偏就喜欢玩命。”
  “玩命?”卓万千冷笑一声:“恐怕你的性命不会玩得太长久了。”
  唐竹权哈哈一笑,大声喝道:“老子的性命是长是短,老子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老骗子,今天你可遇到煞星矣!”
  “放你妈个屁!”上官金胆居然也来一句精采百出的粗话,“屁”字刚出口,另一枚金胆也随着“呼”的一声,击向唐竹权的胖脸。
  这一击比刚才更凌疠,而且接着还连环式轰出三拳!
  一这三拳力量万钧,显然存心把唐竹权置诸死地。
  唐竹权大吼,身子一偏,那枚金胆从他的颈侧飞过。
  就在同时,龙城璧奇招突出,左腿向后出其不意一蹬,把一个使用豹尾鞭的汉子凌空踢走。
  这一腿的力量不算太大,而且也绝不致命,但却恰恰令到那人的脑袋,与那枚急劲飞击而至的金胆撞在一起。
  噗!
  “吔!”
  每个人的眼睛都同时一亮。
  那个使豹尾鞭的家伙,登时脑袋开花,那颗金胆,竟然嵌在他的后脑之上。
  这一击实在是非同小可。
  那人就算再强壮十倍,也无法抵受得住如此猛烈的一击。他立刻就成为地府新客,了帐去也。
  龙城璧一声暴喝,手中雪刀招式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
  上官金胆一凛。
  他两枚金胆发出,非但未能把唐竹权击倒。反而令己方损折一人,这真是一件丢脸到极点的事。
  卓万千也看出形势有点不对,再不下杀手锏,敌人若再有援手,情况就更加不妙。
  上官金胆连发三拳,但唐竹权却又轻易地闪避开去。
  别看唐竹权是个大胖子,浑身都是笨重的肌肉,他施展起唐门轻功身法时,竟比绝大多数的轻功高手都更灵活得多。
  上官金胆再发五拳,又再落空。
  但他却把唐竹权逼到卓万千的左侧。
  卓万千早已蓄势以待。
  他见唐竹权被上官金胆连连进逼,认为这是绝好时机,趁机出手,必有所获。
  但唐竹权并不是个笨蛋,他早已料到卓万千会趁此机会向自己袭击。
  上官金胆向唐竹权进袭,唐竹权只闪避不还手,目的就是准备先行解决了卓万千。
  卓万千也是指法的大行家,唐竹权早就想领教领教。
  蓦然,卓万千右手猛然疾伸,一指戟向唐竹权的咽喉。
  这一指,最少有八分与唐门的五绝指法相似。
  但唐门五绝指法却比这一指还更精深博大,最少,五绝指法不会像卓万千的指法般,隐隐约约透露出一股难以言喻的邪气。
  同时一指,也有正邪之分。
  这就是不同类型的人,不同类型武功的分野。
  但姑且勿论这一指是走正道也好,邪道也好,它的威力都是极大的。
  唐竹权是使用指法的大行家,他当然知道对方这一指厉害之处。
  但他毫不畏惧。
  常言道:“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现在唐竹权却是名副其实的“以手指还手指”。
  你一指击过来吗,老子也一指回击过去。
  谁胜谁负?
  谁存谁亡?
  指底下见个真章!
  两指相交!
  笃!
  唐竹权右手的食指,与卓万千右手的食指相碰在一起。
  随着“笃”的一声之后,接着却是一阵丝丝声作响。
  两人食指相接的中间,竟然冒出了阵阵热气。
  上官金胆不再犹疑,立刻出手。
  他和卓万千是同一类型的人,有机会乘人之危而下手,简直比吃烧鸡腿还更过瘾百倍。
  只见一道青光疾闪,上官金胆突然从怀中掏出一把色泽青淡的短剑,就向唐竹权的背心上插去。
  好阴险的一剑。
  但就在此际时,另一道雪亮的银光骤闪。
  上官金胆猛然一凛。
  他想不到,龙城璧竟然能在鬼脸大阵紧缠之下,仍能向自己发出如此凌厉的一刀。上官金胆来势汹汹,存心一剑就把唐竹权刺死。
  猝不防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他这一剑虽然阴险,但速度却及不上龙城璧的雪刀。
  飒!
  刀在啸响,血花飞溅如雨。
  上官金胆的眼珠子突然向外凸出,张大了嘴巴。他的双手却缓缓的垂了下去。看他的表情,好像死也不肯相信龙城璧竟然能够刺出这一刀。
  但那是事实。笔直的一刀,刺在上官金胆的胸膛之上。
  这一刀虽然并非刺正他的心脏,但却已绝对足以致命。
  鬼脸大阵已濒于崩溃的边缘。
  倘非如此,龙城璧又焉能在这种环境之下,仍然能够把上官金胆置诸死地?卓万千的心中又惊又怒。但此刻他已和唐竹权斗得难分难解,在未击倒唐竹权之前,他再也无暇顾及龙城璧。
  只见他俩的右手食指,渐渐变得比平时粗胀起来。
  而两指相碰的地方,更冒出了腾腾的白烟。
  卓万千的双腿微微在颤抖,而唐竹权的上半截身子却有摇幌的现象。
  龙城璧一刀刺死上官金胆之后,又再与鬼脸大阵中余下来的人展开激战。
  那几个戴着鬼脸面具的汉子,已消失了刚才的凶猛气焰,招数间已只求自保,不求杀敌。
  这一来,龙城璧更感轻松。
  但他只是轻松,而并非轻敌。
  他不会在这个时候乘人之危,用风雪之刀去袭击卓万千。
  他并不是上官金胆那种人。
  同时,他也知道唐竹权绝不会喜欢任何人在这个时候暗算卓万千。
  这是公平的一战。
  无论谁胜谁负,唐竹权都喜欢在公平的环境之下,与卓万千一分雌雄!
  鬼脸大阵已完全崩溃。
  龙城璧已控制了整个战局。
  原本有八个戴着鬼脸面具的人,现在只剩下了三个。
  但他们能够支撑多久呢?
  龙城璧突然回刀入鞘,冷冷的盯着这三个剩下来的人。
  他们没有脸,只有面具。
  面具狰狞可怖,他们的一颗心也是否同样可怕?
  龙城璧不喜欢随便杀人。
  但每当遇到该杀的人,他也绝不会皱眉手软。
  然而现在,他忽然又感到有点倦意。
  他觉得这几个人未必可恶到非杀不可的阶段。
  他回刀入鞘,余下来的三人相顾愕然,也暂时停手。
  龙城璧忽然长长的叹了口气,道:“三位的武功,虽然相当不弱,但你们还不是在下的敌手。”
  他说这几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极其诚恳的。
  没有人觉得他骄傲。
  事实上,他说的每一个字,都绝非虚假。
  “地狱镖局是一个邪恶的组织,三位又何必为他们卖命。”
  戴着鬼脸面具的三人同时一阵苦笑。
  龙城璧挥了挥手:“你们还是离开这里,离开地狱镖局,别作无谓的牺牲。”
  但那三个人毫无撤退之意。
  其中一人突然说道:“咱们可以死在你的刀下,但却绝不能离开地狱镖局。”
  龙城璧轻轻一叹,道:“莫非三位有甚么难言之隐?”
  中间那人道:“咱们都已服下一颗卖命丹。”
  龙城璧的面色一变:“卖命丹?”
  “不错,”左边那人接道:“咱们一定要在地狱镖局中工作三年,否则就不会得到解药。”
  龙城璧道:“这是地狱镖局总镖头的杰作?”
  左边那人道:“可以这样说。”
  龙城璧淡淡一笑“二位何以见得服下卖命丹,三年之后,若无解药就必然会死?也许那是总镖头的恫吓之言?”
  左边那人摇头道:“这绝不会是恫吓的。”
  龙城璧道:“却是何故?”
  左边那人道:“现在咱们身上的卖命丹毒性,每隔半个月,即每逢初一与十五两天,都例必全身肌肉疼痛不堪,有如刀割,如不依时服下朔望小还丹,势必全身肌肉抽搐而死。”
  中间那人道:“但朔望小还丹并不能把毒性完全解除,除非能获得七七四十九颗‘忠心大还丸’,才能够把毒力完全根治。”
  龙城璧冷冷一笑道:“你们的总镖头好歹毒的手段,但你们相信他到时一定会依诺言,把‘忠心大还丸’给你们服下吗?”
  三人同时一楞。
  显然,龙城璧的说话,已在他们心中掀起了一层巨大的波浪。
  过了半晌,三人突然同时一声长叹,虽然脸上的神情被面具所遮掩,但从语声之中,不难想像得到他们的情绪都极为颓丧。
  龙城璧又叹了口气:“地狱镖局的残暴行为,已使武林中掀起一股血腥风暴,三位都是武林中人,又何必助纣为虐?”
  中间一人亦长叹一声:“照龙大侠的意见,又该当如何?”
  龙城璧道:“未知三位是否愿意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三人同时点头,左边一人则道:“老夫年已六旬,早已无意在江湖上打滚,不意晚年却罹此灾劫,倘若能另有生路可走,当然不愿再在地狱镖局这种魔鬼统治的组织中再混下去。”
  龙城璧道:“三位可知道医谷在甚么地方?”
  中间那人道:“莫非龙大侠准备把咱们三人带到医谷治疗体内的伤毒?”
  龙城璧道:“在下确有此意,只不过现时在下还有若干急务非办不可,医谷之行,三位可持在下所写的书笺,去求许谷主遣派神医为三位治疗。”
  左边那人朗声道:“如此甚好,医谷之中,神医比比皆是,区区一点伤毒,老夫深信他们必能把它连根拔除出来。”
  龙城璧很快就找到了笔墨纸砚,匆匆修函一封交给三人。
  他一方面修函,另一方面却不停地注意着唐竹权与卓万千的指力比拚。
  书函修妥,那三个戴着鬼面具的人取过之后,匆匆赶路直往医谷。
  龙城璧心中有一种舒畅的感觉。
  因为他挽救了三个陷入苦海的人。
  看来,那个神秘的地狱镖局总镖头,当真可恶可恨得很。
  龙城璧绝不会放过他。
  就在此际,唐竹权与卓万千的两只右手指突然分开。
  唐竹权脸白如纸,“咚”声倒下。
  龙城璧悚然一凛。
  但卓万千的情况,却比唐竹权更糟得多。
  他的双脚。已陷入石砖之下,但一双眼睛却满布血丝……
  不是血丝,而是流血。
  他竟已七窍流血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