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乘风《勾魂金燕》

第四章 楼头生死战,直闯四重殿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全集 

  一

  虽然楼中情调幽雅,而且铁凤师更面对着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但他现在的情况,的确不值得令人羡慕。
  无论是谁被人点住了穴道,都很不是滋味的。
  铁凤师的穴道被制,他唯一还能动的,就只有一张嘴巴。
  他还没有张声,林静静就已问他:“你现在是否很舒服?”
  铁凤师沉默了片刻,道:“你认为我会很舒服?”
  林静静居然点点头,微笑道:“近来你也实在太忙了,能够在这个时候歇一歇,岂非是一件很不错的事?”
  铁凤师笑了笑,道:“如此说来,我被你点了穴道,倒变成是最佳的休息机会了?”
  林静静淡淡道:“人若太疲累就会生病,我不希望你病倒。”
  铁凤师只能苦笑。
  突听得楼中响起了一个人冰冷的笑声:“他不会病,但却会死,死人也是不会生病的。”
  楼中除了铁凤师和林静静之外,居然还另有其人。
  那是一个头戴雨笠,背负长剑的中年人。
  铁凤师道:“现在没有下雨,阁下戴着这顶雨笠,不嫌太麻烦一点么?”
  中年人冷冷笑道:“你好像还不致于笨到这种田地罢?”
  铁凤师目光闪动,道:“难道你这顶雨笠也是一种武器?”
  中年人慢慢地点了点头,道:“你现在已变成了废人!否则你一定可以领略到这顶雨笠的强大的威力。”
  铁凤师冷冷地盯着他,道:“你现在若要杀我,实在是易如反掌。”
  中年人道:“我若要杀你,你早巳变成了一具尸体!”
  这句说话他说的并不过分。
  铁凤师已不能动弹,就算是一个完全不懂武功的人要在这个时候杀他,也是同样的易如反掌。
  中年人打量了铁凤师一眼,忽然伸手去取他的凤凰神剑。
  但他的手伸出,又再缩回。
  他沉吟半晌,喃喃道:“常言道,士可杀不可辱,我看你是一条汉子,无论是杀你或折磨你,俱于心不忍。”
  铁凤师道:“想不到你的心肠还算不错。”
  中年人淡淡笑道:“你的两个朋友还在寺外,你是否希望他们也来陪你?”
  铁凤师道:“我在这里艳福无边,又何必别人来到这里碍手碍脚?”
  中年人大笑。
  “说得好,只可惜这小楼里除了除静静之外还有我这个不速之客,而铁大侠又己穴道受制……”
  但他只是说到这里,脸上的笑容就突然完全僵住了。
  因为他看见铁凤师缓缓地向自己走过来,然后又慢慢地把凤凰神剑拔出——

  二

  铁凤师拔剑的姿势那么优美。
  他的神态也很平静,一点也没有急躁的样子。
  他不必急躁。
  就算他现在真的完全不能动弹,他都会保持着极度的冷静。
  何况他的穴道根本就没有受制,他随时随地都可以活动自如。
  头戴雨笠的中年人脸色变了。
  他狠狠地盯着林静静,厉声道:“你好大的胆子!”
  林静静“嗄”声一笑,道:“关护法何必这么生气?你在帮主面前,岂不是时常都说可以把铁凤师生擒活捉,碎尸万段的么?”
  铁凤师淡淡道:“现在正是最好的机会。”
  中年人怒目相视,对林静静道:“你竟敢背叛英雄帮,你一定会得到永不超生的惩罚。”
  铁凤师冷冷一笑,道:“你们这些狐群狗党,居然也以英雄自居,难道不怕笑歪了天下英雄好汉的嘴巴?”
  中年人嘿嘿道:“姓铁的,你别太早得意,此刻鹿死谁手,仍是未知之数。”
  林静静冷冷一笑,忽道:“这一战你已输定了。”
  中年人道:“帮主一向待你不薄,你何以竟生背叛之心?”
  林静静道:“帮主待我的确很好,可惜他已躺在了坟墓里。”
  中年人“哼”一声:“胡说!”
  林静静冷笑道:“帮主已在半月之前被杀,你们以为这件事情神不知鬼不觉,但你们还是算错了一件事。”
  中年人又是“哼”的一声,却没有说话。
  林静静又接着说道:“三年前雁门关外大血案,不少人以为是风帮主的杰作,但实际上风帮主毫不知情,是你和另一股流匪在暗中主持。”
  中年人的面色更阴沉。
  林静静冷冷地盯着他,目光比他更阴沉冷酷:“一直密谋叛变的人,其实就是你!”
  中年人终于笑了。
  他的笑容,残酷得有如食尸鹰。
  在森冷残酷的笑声中,他背上的长剑突然就刺向林静静的咽喉。
  这一剑走势极快,而且剑走偏锋,招式奇诡已极。
  但林静静一点也不感到意外。
  这个中年人,是英雄帮的护法关怒。
  关怒在江湖上并没有多大的名气。
  但有时候,有名气的人未必厉害,厉害的人却未必有名气。
  关怒无疑是属于后者。
  英雄帮在江湖上的名誉虽然并不怎样好,但也不能算是太坏。
  唯一比较令人谈虎色变的,就是英雄帮的帮主风天子。
  风天子是悍匪出身,虽然近年来他们的行事作风已有改变,但由于以往他的表现太令人吃惊奇vipcn.сom书,所以直到现在,几乎有什么重大的无头公案发生,都算在风天子的身上。
  例如叶铁一案,就不是风天子干的。
  但江湖中人,仍然把最大的嫌疑放在风天子的头上。
  实则这一件血案,是关怒一手策划出来的,而风天子根本就完全不知道这一件事。
  到了现在,风天子更加已被关怒所暗杀,英雄帮又再陷入了纷乱的局面。
  眨眼之间,关怒已连续向林静静攻出八剑。
  他每一剑刺的部位,都是林静静的咽喉,看来他已动了必杀林静静之心。
  林静静身形急变。
  关怒八剑竟然尽皆落空。
  但关怒还有一顶雨笠。
  这一顶雨笠当然并非寻常之物,就在关怒攻出第九剑的时候,他的雨笠同时除下,飕飕连声,十二支毒针从雨笠边缘激射而出。
  林静静忽然对铁凤师说道:“他好阴险。”
  “他”字刚出口,关怒的十二支毒针已如泥牛入海,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把这十二支毒针收掉的,并不是林静静,而是铁凤师。
  铁凤师冷冷地盯着关怒,他的凤凰神剑仍然没有出手。
  关怒喝道:“你找死!”
  敢对铁凤师如此无礼的人并不多。
  但当关怒喝声方止的时候,凤凰神剑突然就已深深刺入了他的胸膛。
  关怒愣住了。
  他想不到铁凤师的凤凰七十二剑只发出了一剑,竟然就把自己置于死地。
  林静静脸上也露出了惊讶之色。
  关怒已败。
  但他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铁风师的剑拔出来之际,他突然狂吼,雨笠如网般罩向铁凤师。
  飒!
  雨笠没有再射出毒针,却散出一蓬惨绿色的粉末。
  林静静大惊,道:“小心,那是化骨腐尸散。”
  不必说,铁凤师也已知道其中的厉害。
  他当然急退。
  这时,关怒已支持不住,“卟”一声倒下。
  但铁凤师也突然倒下。
  他倒下则是中了化骨腐尸散的剧毒?
  不!他倒下,是因为林静静忽然在他的背后,一口气点住了十二个穴道!

  三

  铁风师倒卧在地上的表情,只有四个字可以加以形容。
  这四个字就是“啼笑皆非”。
  林静静又点住他的穴道了。
  刚才那一次是假的,但这一次却是真的。
  他吃惊地盯着林静静,就像八十岁老娘给孩子绊倒的神态一样。
  林静静吃吃一笑。
  “你真不错,最少你已替我解决了关怒。”
  铁凤师只能苦笑。
  他什么话也不必说。
  因为他知道,现在无论自己说什么话,也是绝对多余的。
  既是多余的说话,又何必在这种女人面前说出来呢?
  当铁凤师在这座小楼里弄得天翻地覆的时候,天意寺内的形势又再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柯一喜和贺千方虽然号称“大胆双雄”,但他们见到了九眼神鹰呼延擒之后,他们的斗志早已完全消失。
  他们当然想溜。
  可惜就算他们每人插上三双翅膀,在九眼神鹰的面前也是很难远走高飞的。
  呼延擒没有放过他们。
  他甚至懒得把这两人生擒活捉,索性把他们毙了,然后割掉他们的头颅,放在一个黑布袋内。
  他的手段看来好像很残酷。
  但司马纵横没有这种感觉,因为这两个恶贼对付别人的手段,还更残酷百倍。
  呼延擒把这两颗脑袋放好之后,并没有急着赶道回扬州。
  他对司马纵横道:“比起天意寺内的强盗来说,‘大胆双雄’只能算是喽罗小卒。”
  司马纵横微微一笑:“呼延大人也有意入内捉拿更凶悍的强盗?”
  呼延擒道:“当然,别忘记我也是个江湖中人。”
  司马纵横道:“如此甚好,英雄帮的兔崽子恐怕永无宁日了。”
  两人谈笑自若,根本就没有把天意寺视作龙潭虎穴。
  他们进入了天意寺后,又再遭遇到凶僧们的凶猛扑击。
  但呼延擒与司马纵横俱是江湖中一等一的高手,这些僧侣全非敌手。
  不消多久,他们已经连续闯过三重佛殿。
  直到第四重佛殿,他们只是见到一个人。
  一个冷傲、寂寞的剑客。

  四

  在第四重佛殿里,一片死寂。
  这一个剑客的年纪并不大,但脸上却已有几条不算太浅的皱纹。
  这些皱纹和他的年纪是不相衬的。
  他的头发和他的年纪也不相衬。
  假若他有十万根头发,那么最少有五万根是灰色的,还有一万根是白色的。看见了这个年轻,但脸上又有皱纹,头上已冒出白发的剑客,司马纵横不禁轻轻地叹了口气。
  “你果然在这里!”
  “你也果然来了!”剑客冷冷道。
  “不但我来了,铁凤师也来了。”
  剑客目光露过一丝奇特的光芒:“他本不该来的。”
  司马纵横道:“我呢?”
  剑客道:“你更不该来。”
  司马纵横说道:“为什么我们都不该来?”
  剑客道:“你想过可能发生什么事吗?”
  司马纵横道:“我不喜欢幻想。”
  剑客道:“这不是幻想,而是你们已绝对不可能离开这里。”
  司马纵横微笑道:“这倒很可怕。”
  剑客道:“你们现在只有两条路可走。”
  司马纵横道:“愿闻其详。”
  剑客冷冷一笑,道:“你们一定要杀了我。”
  司马纵横一怔:“为什么一定要杀你呢?”
  剑客沉着脸,冰冷冷地道:“你们若不能杀了我,就会死在我的剑下,这一战是绝对无可避免的。”
  司马纵横笑了笑:“咱们彼此间绝无仇恨,而且令师还是铁凤师的好朋友。”
  剑客冷冷道:“这正是咱们不能并存于世的最大理由。”
  司马纵横忽然长长叹息一声:“老吉,你果然变了……”
  如果叶梧秋也在这里,他一定会很伤心。
  这一个剑客,就是他唯一的最好的朋友——老吉。
  老吉并不老。
  但他的心境起了很大的变化。
  人心若变坏,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司马纵横盯着老吉。
  “听说你的剑法已青出于蓝,连怪和尚都不是你的敌手。”
  老吉道:“师父一向很少用剑,他在剑法上的成就,远在他的掌法之下。”
  司马纵横道:“无论怎样,你的成就仍然是相当惊人的。”
  老吉突然拔剑。
  “你们是世间上唯一知道我秘密的人,所以,你们一定要死在这里。”
  呼延擒脸色变了。
  他号称九眼神鹰,最看不过眼的,就是那种狂妄自大的人。
  他知道老吉的剑法不弱。
  但他对于老吉的神态显然也最看不过眼。
  老吉的剑刚刚拔出,呼延擒就首先向他扑了过去。
  老吉虽然脸上已出现皱纹,头发已过半灰白,但他的剑却是绝对完整无瑕的。
  他与呼延擒的相距,本来最少也有三丈。
  但他的剑才一出手,几乎就已立刻在呼延擒的脸上刺穿一个洞。
  幸好呼延擒毕竟是呼延擒,他二十余年的功夫并没有白练。
  虽然他赤手空拳,但他的反应却比豹子还快。
  剑如电闪。
  呼延擒掌势亦如杀着,剑虽未到,一股骇人的剑气已迫人眉睫。
  没有金铁交鸣的声音,只有两人衣袂激荡的猎猎声响。
  呼延擒在十招之内,反攻为猛烈。
  他的折骨擒拿手不但能折敌人的骨骼,也能捏断敌人的咽喉,一击致命。
  老吉右腕连翻,突然攻出三十三剑。
  剑气如虹,就连司马纵横亦不禁脱口赞好。
  呼延擒三番四次欲捏对方咽喉,俱未能如愿以偿,气势已开始减弱。
  老吉这三十三剑反击之下,呼延擒竟然狼狈后退。
  司马纵横已不能袖手旁观。
  猎刀一挥,一刀就巳把他们俩的战斗停止下来。
  老吉冷笑:“好刀法!”
  司马纵横道:“你的剑法也不错。”
  老吉道:“我们若能成为朋友,固然不错,但一生中能有你这种对手,亦着实死而无憾。”
  司马纵横叹了口气:“你说这种话,岂非长他人志气,大灭自己威风?”
  老吉道:“只要我能够击败你,将来威风的日子还多着。”
  司马纵横道:“你有信心吗?”
  老吉道:“九分。”
  司马纵横轻轻吐了口气。
  老吉的信心虽然并不十足,但却已有九分。
  而他自己呢?
  呼延擒看着这两个年轻人,忽然觉得自己有点老了。
  在此之前,他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感觉的。
  司马纵横与老吉在互望着。
  这是高手的对峙,也是决定胜负存亡前夕的对峙。
  虽然他们没有动,连声音也已停止,但他们的目光,就像两团炽热的烈火。
  就在他们正在互相凝望、对峙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马嘶声响。
  接着,是马车车轮辗动的声音。
  老吉的脸色随即突然大变。
  他握着剑的一只右手,本来比磐石还更稳定,但就在这一瞬间,他这一只手竟然轻轻发抖。
  司马纵横就算不能算是老江湖,但他也可以看出,自己若在这个时候出手,必胜无疑。
  老吉的心神已乱。
  老吉的锐气已失。
  司马纵横是否会把握这千截一时的良机,把老吉击败呢?
  刹那间,连呼延擒的呼吸也有点紧促了。
  他当然希望司马纵横在这个时候出刀,一举击败强敌。
  但司马纵横没有出刀。
  他没有发出足以决定胜负,甚至足以把老吉置于死地的一刀。
  而且,他更把猎刀插入鞘内。
  老吉的脸很苍白。
  但他目中流露出来的神色,却充满了感激。
  司马纵横非但没有乘人之危而出刀,而且还给了他一个机会。
  老吉突然间对他说出了两个字:“谢谢!”
  当他的第二个“谢”字说完之后,他的人最少已退出十丈之外。
  呼延擒皱眉。
  “你为什么放过了他?”
  司马纵横目光遥注在远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却道:“他师傅是怪和尚,这个和尚虽然武功极高,但在剑法上的成就,的确不是很突出。”
  呼延擒微微一怔,“难道你认为老吉的剑法不是怪和尚传授的?”
  司马纵横摇摇头,道:“在下并非这种意思,而是说老吉本是个痴于剑的人,所以才能在剑法的成就上,远远超越过怪和尚。”
  呼延擒道:“这又与整件事情有什么关系?”
  司马纵横叹了口气道:“每个人都会变的,老吉以前最好的朋友只有两个。”
  “两个?”
  “其中一个是叶梧秋。”
  “铁鹰镖局总镖头叶铁的儿子?”
  “不错。”
  “还有呢?”
  “那就是他的剑。”
  呼延擒道:“但刚才他……”
  司马纵横叹了口气,道:“刚才他心神忽乱,原本有九分杀我的把握,但在刹那间却变得锐气尽失。”
  “那是什么力量,能对他产生这么巨大的影响力?”
  司马纵横缓缓道:“能令这年轻剑客心神恍惚的,只有一种人。”
  “女人?”
  司马纵横点点头。
  但她又是谁呢?……
   
  二侠歇客栈恶魔追踪至
  (一)
  晨雾已散,破庙内一片沉寂。
  杀人桃、荆天缠、唐不惧和非梅大师,都已不能动弹。
  他们不能动弹的理由,各有不同。
  杀人桃被叶梧秋封住了穴道,当然不能动弹。
  荆天缠不能动弹,是因为他的双腿已断了,就像他的神蟒仙杖一样。
  他受了伤。
  而且伤势相当严重。
  至于唐不惧、非梅大师,他们更加不能动弹。
  死人又怎能动?他们已死了。
  唐不惧死在怪和尚的掌下。
  而非梅大师给叶梧秋一剑刺穿了小腹,肠破血流而死。
  这一剑很惨烈。
  至于怪和尚和叶梧秋,他们又怎样?
  看见破庙内的斑斑血迹,林静静的神色很不好看。
  她暗骂了一句:“都是酒囊饭袋!”
  其实以荆天缠等人而言,“酒囊饭袋”这四个字,无论如何是用不到他们身上的。
  他们存心来对付叶梧秋和怪和尚的,但这两人已不在破庙里,而荆天缠却弄得全军尽没,这当然令林静静很生气。
  她暗自生气是另一回事,但在外表上,她还是很关心荆天缠的伤势。
  荆天缠虽然已是个老头儿,但林静静对他的一番“呵护”,居然也令他感到很安慰。
  美丽的女人,始终都占着这么的一份便宜。
  林静静从荆天缠的口中,知道怪和尚和叶梧秋虽然苦战获胜了,但也俱已受了伤。
  尤其是怪和尚,他的伤势更是严重。
  林静静最后问他的,是怪和尚和叶梧秋往哪一个方向逃走。
  荆天缠向破庙大门外一指,道:“东南方。”
  林静静叹了口气,对荆天缠道:“这一次实在辛苦你老人家了。”
  荆天缠微笑着,道:“姑娘言重了,只要老朽还有一口气,就算为姑娘赴汤蹈火,亦绝在所不辞。”
  林静静嫣然一笑:“你真好。”
  荆天缠是威震江湖的武林大豪,但在林静静的面前,却竟似变得像个八岁大的小孩子。
  他甚至连腿上的伤疼也已忘记。
  但忽然间,他的腿又疼了。
  他不但腿疼,头更疼。’
  林静静突然一掌拍在他的天灵盖上。
  荆天缠神情大变。
  他咬紧牙。
  他全身冰冷,呼吸短促。
  “你……你好狠……”
  林静静却连看也不看他一眼,扭动腰肢,向杀人桃走了过去。

  二

  杀人桃不能动。
  她一直都在盼林静静把她的穴道解开。
  但当她目睹荆天缠死在林静静手下的时候,她才清楚林静静是一个怎样的人。
  林静静现在要做的事并不是救人,而是杀人灭口。
  她的手突然扬起。
  杀人桃闭上了眼睛。
  她什么也没有想。
  既不愿去想,也不敢去想。
  她现在除了认命之外,又还有什么事可想,又还有什么事可干?
  她本是条狐狸。
  但现在狐狸已变成羊羔羔,就算林静静要把她身上的肉一块块切下,她也无法抗拒。虽然这一刻只不过是很短暂的时间,但对于杀人桃来说,这一刻已变成了永恒。
  林静静的手扬起,然后又向杀人桃的身上拍去。
  杀人桃必死。
  但她最后却发觉,自己不但没有死,而且被封住了的穴道,也已解开。
  林静静看着她,脸上露出了柔和的微笑。
  杀人桃简直不能相信这是事实。
  林静静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忽然道:“这件事你已尽了全力,我怎么会怪你呢?”
  杀人桃的眼眶忽然有点潮湿。
  “傻丫头,你若以为姐姐会杀你,那么你未免太小觑我了。”
  杀人桃指了指荆天缠,呐呐道:“但……他呢?”
  林静静淡淡一笑,美丽的脸上却显露出了不屑的神色:“他只不过是个臭男人。”
  “臭男人!”
  “不错,天间每个男人,都是臭的。”
  杀人桃忽然抹了一把鼻涕。
  她笑了。
  她依在林静静的怀里,就像是个什么事情也不懂的小女孩……
  荆天缠没有说谎。
  他向林静静所讲的每一句都是真话,他的确看见怪和尚和叶梧秋两人,带着沉重的伤势,向东南方而去。
  在这破庙东南方二十里外,有一座小镇。
  杀人桃对林静静道:“他们都已受了伤,就算他们再神通广大,也是非妻找个地方治疗伤势不可。”
  林静静道:“这是必然的。”
  杀人桃道:“但他们是否真的向东南走呢?”
  林静静眼中露出了赞赏之色:“你说呢?”
  杀人桃道:“他们没杀荆天缠,可能就是故意要让你上当,以为他们真的逃到东南方小镇。”
  “不错!”林静静完全同意杀人桃的推测。
  杀人桃脸上的表情也有点洋洋自得,她接着说道:“所以他们真正逃走的路径,绝不会是东南方,而是西北七里外的市井集!”

  三

  市井集的市井流氓,几乎比善良的居民还多。
  他们不能算是强盗,但却都是泼皮,无赖。
  唯一比较宁静的地方,就只有黑公鸡客栈。
  黑公鸡客栈没有鸡。
  公鸡、母鸡,甚至鸡蛋都难得一见。
  黑公鸡客栈之所以称为黑公鸡客栈,是因为这间客栈的老板,他的外号就叫黑公鸡。
  黑公鸡喜欢喝武夷茶。
  他每天都要喝的三壶武夷茶还没有喝进肚子,就已给两个鲜血淋漓的不速之客气破了肚子。
  这两个不速之客,其中一个是和尚。
  这和尚当然就是怪和尚。
  怪和尚对他说:“洒家要租房子。”
  黑公鸡眉头一皱。
  他看见这两人满身鲜血,心中大是不愿接下这趟生意。
  [奇]但这个怪和尚凶巴巴的,倘若不答应,恐怕这一辈子都不能再喝武夷茶了。
  [书]黑公鸡虽然只懂三招两式第八流的武功,但他在市井集却经常硬充好汉。
  [网]幸而市井集其他的流氓市井,他们的武功更加连第八流都赶不上,所以黑公鸡客栈居然能够在这品流复杂的市集内,保持着一份难能可贵的平静。
  只不过黑公鸡也有自知之明。
  他知道自己的武功在市井集里许或还可以“称雄一时”,但在武林中而言,自己的武功实在是不提也罢。
  眼前出现的两个不速之客,虽然他们都已受了伤,且势非轻,但他也已看出,他们无论任何一人,都绝非好惹的角色,一旦触怒对方,说不定他的“鸡公头”立刻就会被人斩成两截。
  他只好答应把房子租出。
  但怪和尚却什么房子也不要,偏偏要黑公鸡自己居住的房间。
  黑公鸡脸上露出了疑难之色。
  “这……这怎么可以……”
  怪和尚混浊的一咳,却又同时抡起了拳头,怒喝道:“究竟他奶奶的可以不可以?”
  黑公鸡脸色发青,急急道:“他奶奶的可以,可以……”
  于是,怪和尚和叶梧秋在黑公鸡的“鸡窝”里卧了下来。
  他们当然不希望敌人追踪到此。
  但这一次,他们失望了。
  林静静不愧是女中枭雄,她居然也来到了市井集。

  四

  林静静从天意寺赶到破庙,再由破庙追踪到市井集,都是乘坐着一辆漆黑的马车。
  赶车的是个老妇。这老妇其貌不扬,但驾驭马车的本领却极其了得。
  她叫林大妈,是林静静的褓姆。
  她一手把林静静养大。
  林静静年幼的时候,她是她的褓姆。
  林静静长大之后,她却成为了她的仆人,而且更成了好的杀手。
  林静静固非善类,林大妈早年也是江湖上凶名赫赫的女恶魔。
  车厢内,除了林静静和杀人桃之外,还辣手大侠铁凤师。
  虽然林静静和杀人桃都是人间罕见的绝色美女,但无奈铁凤师的穴道已被封住,他只好像块木头般,硬蹦蹦地躺在车厢里。
  这种滋味真是无趣极了。
  对于黑公鸡来说,这是一个倒霉的日子。
  他的“鸡窝”已给两个不速之客霸占了,正在闷闷不乐,忽然又看见一辆马车直驶进来,差点没冲进店堂之中。
  黑公鸡这下于可光火了。
  “他奶奶祖宗个屁……”
  但他的“屁”只是放到此处为止。
  林大妈生性残酷骄傲,怎会让这个第八流的角色在自己面前胡说八道。
  所以她用最快的速度走过去,又用最快的速度一口气赏了黑公鸡八九个耳光。
  说也奇怪,黑公鸡原本是火气十足,但当他饱吃耳光之后,他的火气居然就变成了低声下气。
  总算他有点眼光。
  对方一口气连打自己八九个耳光,而自己却连对方的脸孔都没有看清楚,由此可见黑公鸡客栈又来了一个厉害的瘟神。
  他的火气再也不敢发作,而且居然还自己给自己的脸庞再添几个耳光:“该打!该打!”
  这人武功平庸,但见机应变之快速,却连林大妈也为之一怔。
  黑公鸡接连捱了十几个耳光,险些连脚步也站不稳。
  “这位大爷……”他只说了四个字,目光登时一亮,连忙又立刻改口道:“老婆婆远道而来,未知有何嘱咐。”
  林大妈也懒得跟黑公鸡多说什么,立刻就问:“怪和尚和那个小子在哪里?”
  黑公鸡差点没给活吓死。
  这下子糟了。
  怪和尚再三嘱咐他,绝对不可以把他们两人的行藏泄露,否则一定会把全家的脑袋摘了下来拿去喂狗。
  怪和尚的说话言犹在耳,但现在却出现了一个凶巴巴,而且武功极高的老太婆,她居然偏偏就是冲着怪和尚二人而来的。
  这一来,真是难为了黑公鸡。
  他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他不断地搔腋窝,擦鼻子,额上已开始冒出了汗。
  林大妈冷哼一声:“你娘养出这个饭桶,真你娘的活该!”
  黑公鸡听得一呆。怎么这个老太婆的说话居然也如此精采?
  林大妈不再问黑公鸡。
  她已可以肯定,怪和尚和叶梧秋两人的确就在这间客栈之中。
  当林大妈等人闯进黑公鸡客栈的时候,怪和尚正在黑公鸡的房子里运气疗伤。
  这个时候,他绝不能动!更不能与任何人交手。
  叶梧秋虽然也已受伤,但伤势不如怪和尚般严重。他担起了守护怪和尚的重任,但这时候,林大妈已和林静静、杀人桃三人,展间逐户搜索。叶梧秋虽然不认识林大妈和林静静,但杀人桃池是见过的。
  看来这一次真是麻烦透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