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乘风《勾魂金燕》

第三章 大师思淫欲,毙命洗脚水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全集 

  一

  呼延擒静静地站在天意寺门前,脸上的神态就像一尊石像。
  虽然他的脸木无表情,但这种表情往往也是杀机最浓厚的表情。
  可贺虽然从来都没有见过九眼神鹰呼延擒,但眼前出现的黑衣人,若非是他又还会是谁?
  呼延擒的四十九式折骨擒拿手,在江湖中早负盛名。
  刚才可贺连对方从何而来,怎样出手都没有看清楚,就已吃了一个大亏。
  刹那间,可喜可贺两人的脸色,变得难看之极。
  可喜吸了一口气:“你终于还是找到咱们了。”
  呼延擒寒着脸,冷笑着道:“扬州道上无数冤魂,他们的仇恨已待伸雪。”
  可喜道:“这里可不是扬州。”
  呼延擒道:“就算是在天之涯,在海之角,你们两人亦绝无法躲避正义的制裁。”
  可喜道:“得饶人处且饶人,阁下虽然身受朝廷俸禄,但到底也是江湖中人,又何必咄咄逼人,不留半点余地?”
  呼延擒冷冷一笑:“昔日你们在扬州道上,又可有半点慈悲心肠?”
  可喜顿然哑口无言。
  可贺的脸色变成灰白色,他知道自己绝非呼延擒的敌手。
  寺中激战的声音仍然在持续。
  可贺忍不住道:“刚才潜进寺中,时下正与本寺僧人展开激战的是谁?”
  呼延擒冷冷道:“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可贺道:“却是何故?”
  呼延擒遭:“因为你若知道他是谁,难免会吓破你的狗胆。”
  这一来,连可喜也忍不住了:“难道他是个大瘟神不成?”
  呼延擒目光一闪,冷然道:“对你们这种人来说,他的确是个大瘟神。”
  因为他在这个时候,忽然看见杏袍人的手中已拔出了一把刀。
  刀本在鞘中。
  刀鞘并不夺目,而且看来相当残旧。
  但当这把刀亮出之后,可贺的瞳孔最少睁大了两倍。
  他脸上的神色起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变化。
  “猎刀!”
  猎刀二字一出口,可喜的脸色也变了。他突然目注杏袍人道:“你就是司纵纵横?”
  杏袍人仍然静静站在呼延擒背后,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不错,我就是司马纵横,现时在天寺内大事捣乱的人,你也应该知道是谁吧?”
  可喜的脸色变得更难看:“难道是铁凤师!”
  呼延擒冷冷一笑:“刚才赏了你们一团泥浆,一团牛粪的人,就是铁凤师!”

  二

  铁凤师虽然被称为辣手大侠,但他有时候也喜欢与别人开玩笑。
  就算是敌人,有时候也是他开玩笑的对象。
  但他对敌人所开的玩笑通常都不太有趣。
  最少,他的敌人绝不会觉得有趣。
  因为他的玩笑往往也和他杀人的手段一样,狠辣得令人无法忍受。
  刚才他用泥浆、牛粪对付可喜可贺,绝不是手下留情。
  因为呼延擒也在这里,还要留下这两个江湖匪类的性命,让呼延擒亲手把他们收拾了。
  否则,刚才可喜可贺两人招致的,就决不会是泥浆牛粪,而必定会是杀伤力极强的凤凰夺命镖!
  天意寺门外,可喜可贺的形势大为不妙,但在天意寺内,铁凤师又面临着怎样的挑战呢?
  其实面临着挑战的并不是铁凤师,而是天意寺。
  因为这一次的挑战者,本来就是铁凤师。
  天意寺当然并不是一间寻常的寺院。
  否则,以柯一喜和贺千方这两个江湖剧盗,又怎会选择这里作为藏身之所?
  但这里是否是“大胆双雄”藏身的最佳地点呢?
  那也不能说是对的。
  最少,九眼神鹰呼延擒已追踪到此!
  而且,连猎刀奇侠司马纵横和辣手大侠铁凤师也一起来到天意寺。
  看来天意寺一场可怕的风暴,面是不可避免了。
  当贺千方的手被呼廷擒折断的时候,铁凤师在寺内也同时大开杀戒。
  他的凤凰七十二剑,本就是独步江湖的绝学,天意寺中虽然不乏武功高强的僧侣,但又有谁能阻拦得住他的闯进?
  铁凤师一剑在手,气势纵横,一口气连续闯过三座佛殿。
  倒在他剑下的僧人,最少已有十二人以上。
  铁凤师剑下并没有留情。
  虽然这些都是和尚,但这些和尚根本就和强盗毫无分别。
  他们不但喝酒吃肉,而且还经常联群结队打家劫舍,杀人放火,奸淫妇女,无恶不作。
  如此和尚,又怎能怪铁凤师对待他们心狠手辣,绝不留情呢?
  直到铁凤师杀进第四重佛殿的时候,他居然看见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在寺院中,除了和尚之外,你还能找到什么人呢?
  倘若你在寺院深处,忽然看见一个这么漂亮动人的女人,相信你一定会以为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
  但铁凤师没有这种感觉。
  就算他在这里看见八百个漂亮的女人同时赤裸裸地向自己走过来,他都绝不会怀疑自己的眼睛。|Qī|shū|ωǎng|更何况他现在只是看见一个女人而已?
  这个美丽的女人肤色如玉,一双手十指纤纤,虽然她身上的衣着不算太华丽,但顾盼之间,仍然带着庄严高贵的姿采。
  第四重佛殿内已无和尚。
  不论是大和尚,小和尚都没有。
  这里竟然就只有一个这么漂亮动人的女人在等着铁凤师!

  三

  这个女人虽然漂亮,但她脸上的表情却是冷冰冰的。
  她盯着铁凤师,忽然冷冷道:“你终于来了。”
  铁凤师道:“难道你认为我不应该来么?”
  美丽的女人慢慢地道:“这并非应该或是不应该的问题,在别人的眼中看来,你们所干的根本就是傻事。”
  铁凤师道:“你指的‘我们’是指谁呢?”
  美丽的女人道:“那是你和司马纵横两人。”
  铁风师道:“司马纵横并不傻。”
  美丽的女人道:“就算他并不傻,他也只不过是个大孩子而已。”
  铁风师并不同意她的说话:“你若以为他是个大孩子,那你未免看错人了。”
  美丽的女人忽然叹了口气,道:“你闯到这里,究竟是来找我,还是找天意大师?”
  铁凤师淡淡一笑,道:“实不相瞒,我是来找天意大师的。”
  美丽的女人道:“但天意大师并不这里。”
  铁凤师点点头道:“这一点,当我看见你的时候便已知道。”
  “哦!”
  “常言道‘一山不能藏二虎’,你既然已在这里,天意大师又怎能高枕无忧?”
  美丽的女人忽然发出一阵动人的笑声:“你很聪明。”
  铁凤师道:“倘若我没有想错,此刻天意大师必已魂归西方极乐世界。”
  她的脸孔不再那么冰冷,居然露出了温柔的笑容:“不错,这也是天意。”
  铁凤师轻轻吸了口气,道:“其实天意大师在你们的组织里一向都尽忠职守,倒不知道他究竟犯了什么过错,竟然被你们判以死罪?”
  美丽的女人微笑道:“他太贪婪。”
  铁凤师微微一怔:“他贪婪?他贪的是什么?”
  美丽的女人忽然绽出了一个充满魅力的笑容:“他贪色。”
  铁凤师看了她一眼,叹道:“那也难怪,虽然天意大师的年纪已不算小,但遇上你这么漂亮的女人,他心动也是在所难免的事。”
  美丽的女人忽然沉下了脸,冷冷笑道:“他心动是他的事,但是他也得想想自己在组织中的地位。”
  铁凤师静静地听着。
  美丽的女人又冷冷地说下去:“就算他想得要命,就算他三年都没有接近过女人,他绝不应该打我的主意。”
  铁凤师叹道:“看来天意大师不如别人想象中那般严峻可怕,最少在你的面前,就只能算是一条可怜的老淫虫。”
  美丽的女人道:“他一向都很少与总坛的人联络,也许他还不知道我在组织中的地位,最少比他还高三级。”
  铁凤师道:“他冒犯了你?”
  美丽的女人承认:“不错,他在我沐浴时突然闯了进来。”
  铁凤师道:“结果他就死在你的手中了?”
  美丽的女人盯着他,淡淡道:“也许他闯进浴室,只不过想洗澡,所以我成全了他。”
  铁凤师道:“你怎样成全他?”
  “我把他光秃秃的脑袋浸在温暖的水中,相信他现在的脸已洗得很干净了。”

  四

  天意大师一直都说自己成为天意寺的方丈,那是天意。但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被一个女人的洗脚水活活淹死。
  这也是天意吗?
  铁凤师长长地叹了口气:“他的脸当然很干净,但我的脸就算肮脏得像只野狗,也绝不敢劳烦你给我洗脸。”
  美丽的女人忽然吃吃一笑:“你的脸也很干净,但面皮却好象还不够厚。”
  铁凤师摸了摸唇上的两撇胡子,悠然道:“我的脸皮的确不厚,否则又怎会长出这么漂亮的胡子?”
  美丽的女人盯着他。
  她的眼睛好像有点醉意。
  铁凤师虽然不算年轻,但他那种成熟的男性魅力,却的确很容易让女人为他而陶醉。她看了他好一会儿,才道:“你虽然是来找天意大师,但这个淫僧已经变成了死和尚,不知你现在又有什么打算。”
  铁凤师道:“现在只有一个打算。”
  美丽的女人笑道:“难道你要把我抓住,然后交给呼延擒。”
  铁凤师沉默了半晌,道:“我并没有受过朝廷俸禄,又何必替别人作嫁衣裳,把勾魂金燕交给九眼神鹰让他去领功?”
  美丽的女人嫣然道:“原来你并不如别人想象中那般伟大。”
  铁凤师道:“我又不想成为武林中的大伟人,又何必干那些伟大的蠢事?”
  美丽的女人一怔:“什么叫做伟大的蠢事?”
  “你不懂?”
  “不懂,真的不懂。”
  铁凤师叹了口气,道:“只对别人有益,而对自己并无好处,甚至有所不利的事,就是伟大的蠢事。”
  美丽的女人道:“说来说去,利人而不利己的事,你是绝不肯干的,对吗?”
  铁凤师不置可否。
  美丽的女人想了很久,才道:“原来你也和别人一样自私,但又为什么被人称为大侠呢?”
  铁凤师道:“这就是浪得虚名。”
  美丽的女人咬着嘴唇,忽然压低了嗓子,道:“只希望在另一种事情上,你并非浪得虚名。”
  铁凤师的身子不禁微微一震。
  他是个男人。
  一个很潇洒,模样绝不难看的男人。
  而她却是个女人。
  她是个千娇百媚,风华绝代的美女。
  他不呆。
  她也玲珑剔透。
  她的说话,他又怎会不明白!
  她的说话已很露骨,她脸上的表情也足以令任何正常的男人为之心旌摇动。
  铁风师最喜欢的也是这种女人。
  看来他已经快要掉进她的怀抱里……
  佛殿庄严,本非世俗男女调情的地方。她很懂男人的心理,她知道在这种地方,绝不能挑起铁凤师最狂烈的情态。
  她带着他,穿过这第四重佛殿。
  佛殿背后,是一条曲折的长廊。
  长廊外秋菊盛开,风中更传来阵阵令人神怡的木叶清香。
  她走在他的前方。她的腰肢轻轻挪动,她的背影是迷人的,可爱的。
  他们将会到达一个怎样的地方?
  铁凤师不在乎。他对这个美丽的女人,仿佛具有无比的信心,可以把她征服。
  对于征服女人的本领,他的确并非浪得虚名。但你若知道这个女人的来历,就绝不会羡慕铁凤师此刻的际遇。
  江湖上最可怕的女人据说总共有八个,勾魂金燕就是其中之一。她并不姓金,名字也不叫燕,她的姓名是林静静。
  林静静八岁练剑,十六岁就出道江湖,在短短十年之内,江湖上最少有五个势力庞大的帮会,因她而崩溃、败亡。
  她最可怕的不是剑法,而是她对付敌人的手段。不少江湖人,直到咽气的时候,还不相信这个美丽的女人就是勾魂金燕,更不相信自己是死在她的手上的。
  但铁凤师早在两年前就见过这个女人,而且也见过她的杀人手段。
  那一次铁凤师便凭勾魂金燕下手杀人,因为那次她要对付的男人,本来就是个无恶不作的江湖恶霸。
  林静静也许干过不少伤天害理的事,但那一次她却堪称替天行道。
  倘非如此,铁凤师两年前便不会放过林静静。
  铁凤师虽然不太奸诈,但也不算老实。
  他说自己不会干那些“伟大的蠢事”。
  但实际上,却是恰恰相反。
  “伟大的蠢事”他不但常干,而且干得比任何人都还更起劲。否则,他又如何会被人称为辣手大侠?
  “大侠”二字,他绝不是浪得虚名。
  穿过了那条曲折的长廊,林静静把铁凤师带到一座小楼。这里很静。
  铁凤师甚至可以清楚地听见林静静的呼吸声,和自己脉搏跳动的声音。
  林静静拾级而上,楼上无人,只有一张很宽敞、很柔软的床。
  铁凤师吸了口气,道:“这是你现在居住的地方?”
  “难道这地方不好吗?”
  “当然很好。”铁凤师笑着:“如果我说不好,那么我就是世间上最笨的大笨蛋。”
  “你不是笨蛋!”
  “我不是。”
  “但你若不是笨蛋,又谁会是呢?”
  林静静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她脸上的神态还是那么妩媚动人。但铁凤师却已不能动。因为林静静已突然出手,把他胸前七大要穴一起点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