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邪神外传》

第二十二章 驱狼斗虎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银枝寒梅金昭,已听出弦外之音,脸上一红,缓缓把头低了下来。
  长离一枭一笑,又道:“金姑娘,上门是客……我等来此,站立庄院门外谈话,敢情这是待客之道?”
  金昭抬起红红的脸,含笑道:“卫前辈,这是金昭的疏忽……你老人家、姜大侠和秋妹,请进里面大厅坐坐!”
  话落,肃客入内。
  宾主坐下后,姜青自然地想到那回事上,道:“金姑娘,姜青在杭州西湖畔,曾经遇到贵盟两位弟子……”
  金昭道:“蓝姑、依翠两人回‘月眉山庄’,已把这件事告诉金昭……若非姜大侠相救,‘红袖盟’中两名女弟子,已丧命双阳真人侯丙之手了……”
  一笑,又道:“杭州红面韦陀战大侠府邸,原来有‘了望镜’这新鲜玩意儿的装置?”
  长离一枭道:“战府有多项新奇装置,都是出于一位‘巧手鲁班’鲍玉之手…”
  姜青含笑接口道:“那鲍玉虽然年龄比姜青大,但按照辈份程序,他还是姜某的‘襟弟’呢……”
  “‘襟弟’?”金昭两颗星星似的眸子闪转,一声轻“哦”,道:“姜大侠,你指那位‘巧手鲁班’鲍玉,是楚楚姊姊的丈夫?”
  姜青一点头,道:“不错,由于楚妹这层关系,鲍玉就成了姜某的‘襟弟’……”
  长离一枭道:“‘巧手鲁班’鲍玉,跟楚妹妹这桩婚姻,还是小兄弟姜青一手促成的……”
  “你?”金昭指了指姜青,显得十分意外,却又不禁好奇问道:“姜大侠,你怎么会凑上一个‘媒婆’的角色?”
  姜青见金昭说出“媒婆”两字,听来有点怪怪的,脸上微微一红,就把当初鲍玉与楚楚之间的这桩婚事,详细说了一遍。
  银枝寒梅金昭,一双秋水般的明眸,闪转在姜青脸上……静静听着。
  姜青又道:“鲍玉和楚楚两口子,原来住在苏浙交境,一处‘浣花集’镇上……‘天地门’邀鲍玉入伙,数度相投,是以才住去杭州,我大哥战千羽府邸的……”
  长离一枭已知道当时“八里坑”那一件事,是以接口问道:“金姑娘,‘天地门’自从‘八里坑’那回事后,有没有再找上‘红袖盟’?”
  银枝寒梅金昭脸色凝重,道:“卫前辈,即使‘天地门’不找上门来,金昭也不会放过他们……”
  三人听来不但意外,而且感到出奇,彩莺于秋秋两眼直直地望着她,道:“金家姊姊,‘天地门’除了‘八里坑’那回事外,还有什么地方得罪了‘红袖盟’?”
  银枝寒梅金昭道:“秋妹,不是得罪和不得罪的事,这是好歹是非间的区分……‘天地门’以武林门派出现江湖,暗中却是为非作歹,无恶不作,坏事都有他们一份……”
  长离一枭听来暗暗点头……朝旁边的姜某,目注一瞥。
  金昭又道:“‘天地门’将朗朗乾坤,蒙上一片腥风血雨……这等败类不除掉,江湖岂有清朗之日?”
  姜青点头道:“金姑娘此说,姜青有此同感……”
  他将杭州东南“石桥镇”,有关“妙手回春”路月奇,杀生养生,惨无人道的暴行,告诉了“银枝寒梅”金昭,接着道:“以悬壶济世,医师姿态出现的路月奇,与‘天地门’掌门‘梵谷樵翁’耿策,‘玉哪咤’金羽,是同门师兄弟,都是‘魔圣’乙休子的弟子……”
  “‘玉哪咤’金羽?”
  银枝寒梅金昭突然想到此人,殊感意外,道:“金羽跟‘天地门’掌门,‘梵谷樵翁’耿策是同门师兄弟?”
  长离一枭颔首,道:“不错,他们是师兄弟。”
  金昭目注两人,问道:“‘玉哪咤’金羽,也在‘天地门’中?”
  长离一枭道:“据‘妙手回春’路月奇称,‘玉哪咤’金羽已往青海密鲁山‘无云谷’,‘梦涛居士’康豪处……”
  金昭若有所思地道:“家师曾经提到过,‘魔圣’乙休子亦是早一代的武林前辈人物……照此说来,金羽列入乙休子门墙,他已学得一身上乘绝艺?”
  长离一枭一点头,道:“是的……”
  姜青已知道这件事,但,还希望获得银枝寒梅金昭本人的证实,接口问道:“金姑娘,尊师是哪一位武林前辈?”
  金昭道:“家师是‘碧池玉莲’易玫。”
  姜青听到这话,终于获得这个答案……又问道:“易前辈修禅养真之处,在何处?”
  金昭道:“她老人家,结庐鄂东九宫山,凌霄崖‘回天宫’……”
  长离一枭道:“九宫山离此地鄂南崇阳,并不很远!”
  金昭道:“是的……所以金昭经常去九宫山,向她老人家觐见问候……”
  他们谈着时,似乎时间过得很快,已是上灯用膳的时分。
  于秋秋嘻的一笑,道:“金家姊姊,你们上桌座吃饭,咱们也该要告辞走啦……”
  金昭握上她纤手,道:“秋妹,金家姊姊不但不让你们走,还要你留下‘月眉山庄’陪伴姊姊数天呢!”
  长离一枭笑道:“秋秋,这是你金家姊姊的盛意,吾等在这里晚饭就是。”
  银枝寒梅金昭,吩咐大厅摆上酒席,接着向另外一名女弟子,道:“花婷,你叫蓝姑和依翠两人来这里!”
  花婷应了声,急急出大厅去……不多时,“映月”蓝姑,“飘雪”依翠进来大厅,跟姜青等三人招呼一礼,依翠向金昭问道:“掌门姊姊,召我两人来此,不知有何见示?”
  金昭含笑道:“今晚卫前辈,姜大侠,于女侠来此赴宴,你二人一起作伴!”
  众人围桌坐下……“红袖盟”中虽然都是年轻姑娘,酒中海量,却不下须眉男儿。
  金昭喝下半杯酒后,向彩莺于秋秋问道:“秋妹,你还没有告诉姊姊,你师父是哪一位武林前辈?”
  秋秋嘻地一笑,道:“金家姊姊,秋秋考考你……昔年天下武林中,哪一位前辈使用一套‘寒水沉羽剑’剑法的?”
  银枝寒梅金昭给问得微微一怔,两颗灵活的眼珠一转,道:“过去师父曾经提到过,早年有位空门女侠‘玉真师太’,以这套‘寒水沉羽剑’剑法,震慑天下武林……秋妹,你……你是她老人家……?”
  秋秋脆生生笑道:“金家姊姊,给你猜对啦……秋秋的师父,就是这位老人家。”
  银枝寒梅金昭听来,暗暗惊诧不已……
  怪不得有此惊人绝技,原来是昔年一位空门隐侠“玉真师太”的传人。
  她心念闪转,问道:“秋妹,下午在庄院前空地上,你就是用这套‘寒水沉羽剑’剑法,把我从‘九如头陀’玄清方便铲下救出来的?”
  于秋秋点点头“嗯”了声,道:“那时,秋秋使用的是‘寒水沉羽剑’中‘回山环水’一招……”
  金昭朝这个清丽娟秀,俏生生的“小妹子”看了眼,不禁又问道:“秋妹,你今年几岁?”
  于秋秋用手做了个手势,道:“二十一……”
  金昭听来暗暗称奇……
  才只二十一岁,有这等出色的武技,又接问道:“秋妹,你几岁投入师门的?”
  于秋秋轻轻吁了口气,道:“爹妈去世早,自小给师父扶养大的……”
  金昭这一听,心自忖道:“这就是了……秋妹自幼追随师父玉真师太,已扎下深厚的根基,虽然自己师父也是昔年武林中的前辈,但时日不过三年而已。”
  银枝寒梅这样的想法,却不能用在姜青的身上……每个人的机缘,遭遇都不一样。
  姜青绝处逢生,在白云岭阴阳崖“白云洞”遇到邪神厉勿邪,结下义父子的这段缘份。
  邪神对姜青视若己出,视作自己唯一的亲人,是以悉心培植这孩子。
  邪神将自己面壁六十年的内家功力“离火玄冰真气”,替姜青打通全身七经八脉,贯通天地之桥,行穿任、督两脉。
  所以眼前的姜青,剔骨伐髓,已是脱胎换骨,不是当初“九天神龙”华明轩弟子的姜青了。
  至于后来对武家各项的认识,那是“亦师亦兄”,长离一枭卫西的督导,和指点。
  因此,姜青虽然与邪神相处在一起,并不是很久时间,然而由于他的“机遇”,“造化”,使他获得了另外一个“生命”。
  姜青视线投向金昭,道:“金姑娘‘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抽出一个时间,去杭州一游才是!”
  金昭含笑点头……
  突然换了个话题,问道:“姜大侠,你和卫前辈、秋妹等三位,此去行踪欲往何处?”
  姜青含笑道:“吾等萍踪闲鹤,顺便访友。”
  金昭轻轻一笑,注视着姜青道:“姜大侠,让秋妹留在‘月眉山庄’,你和卫前辈回杭州战府时,我再把秋妹交还给你,如何?”
  姜青怔了下,才始把对方话意里会过来……点点头,道:“金姑娘去杭州一游,再好没有……”
  一指旁边于秋秋,道:“但不知秋妹意下如何?”
  于秋秋一笑,道:“青哥,卫前辈、秋秋和金家姊姊恐怕比你们先到杭州呢!”
  姜青已听出秋秋话中含意……
  她愿意逗留在“月眉山庄”,再和银枝寒梅金昭,结伴往杭州。
  长离一枭嘴角含着一缕笑意,但他没有插嘴……看了看姜青,秋秋,又朝金昭这边看来……
  他在捕捉一个“答案”!
  如果,真给长离一枭找出这个答案,那该是出于人所想象的“奇迹”了。
  夜晚,三人在“月眉山庄”逗留下来……第二天,留下于秋秋,长离一枭和姜青,向银枝寒梅金昭,告辞离去。
  两人朝昨天来的方向走去……姜青含笑道:“卫前辈,秋秋真聪明……”
  长离一枭点点头,道:“由于昨天在那种气氛下,所形成的场面,不但银枝寒梅金昭与你过去的过节仇恨,完全消失,已化敌为友,而且……”
  话到半截,朝姜青侧脸一瞥,顿了下来。
  姜青困惑问道:“卫前辈,‘而且’什么?”
  长离一枭一笑,道:“小兄弟,你有没有察觉到……银枝寒梅金昭,已对你有了另外一种看法……”
  姜青无法会意过来,问道:“另外又是何种看法?”
  长离一枭道:“那是属于儿女方面的……”
  姜青接口道:“卫前辈,你是指儿女之情?”
  长离一枭一点头,道:“不错,不过目前言之尚早……”
  姜青连连摇头,道:“卫前辈,不可能有这回事,吾等接连付出友谊,支援,使银枝寒梅金昭,将已往牢记在心的仇恨消失,这一点我已发觉到……”
  一顿,又道:“至于‘儿女之情’银枝寒梅金昭不会不知道,‘长离岛’姜青已有蕙妹、玲妹,同时陪伴自己在一起的,身边还有一个秋妹……”
  长离一枭朝他目注一瞥,道:“小兄弟,老夫叨长几岁,这情形比你清楚……有些年轻姑娘,对有一个以上妻子的男人,有异样的看法,原因是这男子一定有特殊的长处,才获得更多年轻女子的青睐……”
  微微一笑,又道:“小兄弟,昨天你跟‘九如头陀’玄清这场厮杀打斗,连老夫看来,亦为之神往……当然,这场打斗的原因,是由银枝寒梅金昭而起……”
  姜青找不出接下的话,就把话题移转,问道:“卫前辈,我们两人,现在去往何处?”
  长离一枭沉思了一下,道:“秋秋陪同金昭去杭州,让她们二人先一步到达庆春门后街战宅,我们别赶在前面……”
  姜青突然想了起来,道:“卫前辈,‘凌霜会’总坛,在鄂东英山‘九回坡’,此去脚程不多远了!”
  长离一枭颔首一笑,道:“不错,‘凌霜会’……‘铁翎’岳奇……吾等趁着顺路之便,拜会‘凌霜会’一次。”
  这天中午时分,两人来到英山山麓,一处“竹田集”镇上。
  长离一枭道:“小兄弟,吾等此番前去拜会‘凌霜合’,不能进门就叨扰人家一顿吃喝,不如在镇上找家饭馆,用过午膳后,再登英山。”
  姜青含笑道:“卫前辈,这是你考虑周密的地方。”
  两人走来镇街边上,一家“山岳居”酒肆,长离一枭吩咐店小二端上吃喝的酒菜。
  吃喝中,长离一枭突然想了起来,道:“小兄弟,过去曾听‘铁翎’岳奇说,攀登英山‘九回坡’,曲曲折折容易迷失方向的。”
  姜青点头道:“是的,卫前辈……‘九回坡’在英山山腰,当初岳奇陪我与秋妹攀登而上,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长离一枭微微一皱眉,道:“小兄弟,你此去英山‘九回坡’,是不是还记得上山的路径?”
  姜青想了下,道:“依稀还有点记得……”
  一笑,又道:“卫前辈,上‘九回坡’的沿途上,设有几处碉堡,吾等只要找到一处‘凌霜会’弟兄的碉堡,就可以烦请他们带路……”
  两人正在谈着时,桌边一暗,站下一个中年武生,两人侧目看去,似曾相识,十分脸熟。
  武生抱拳一礼,道:“‘金雕’廖七,见过卫岛主、姜大侠……”
  姜青倏然想了起来,一指道:“尊驾是‘凌霜四杰’之一的廖壮士……”
  金雕廖七弯弯腰,道:“不敢!”
  长离一枭吩咐店小二添上杯筷,请廖七共桌坐下。
  廖七坐下桌后,自己斟下一杯酒,含笑道:“姜大侠,敝会掌门人‘金剑啸虹’魏正,和副会主‘铁翎’岳奇,常牵念你,和那位于女侠……”
  姜青道:“姜某与卫岛主,正要上‘九回坡’拜访贵会掌门人,不意在此地遇到廖壮士……”
  长离一枭道:“吾等二人不易辨识登‘九回坡’的山径,此番遇到廖壮士,烦请带路了!”
  廖七连连点头,道:“卫岛主、姜大侠,小的理当效劳。”
  姜青问道:“廖壮士,‘凌霜会’近围一带,是否曾发生风吹草动之事?”
  这时有名大汉走近廖七跟前,哈腰一礼,道:“廖头目,这里‘竹田集’镇上,小的们都已分拨妥善……”
  廖七突然想了起来,道:“吴进,你赶快上‘九回坡’,去‘集义堂’禀报掌门人与副会主,说是卫岛主、姜大侠,来访‘九回坡’总坛!”
  吴进哈腰应了声,疾步离去。
  长离一枭问道:“廖七,刚才那位小兄弟,是怎么回事?”
  廖七道:“就是刚才姜大侠所问的,风吹草动之事……”
  两人听来不由暗暗讶然。
  廖七又道:“‘九回坡’固若金汤,有天堑之险,外人不能轻易攀登来犯……‘天地门’中人,就在‘九回坡’山麓四围小镇,准备寻衅扰事……”
  姜青听到后面数语,脱声道:“哦,又是‘天地门’……”
  廖七一点头,道:“不错,姜大侠……副会主‘铁翎’岳奇,上次‘弥陀集’之行,断了‘天地门’财路,‘天地门’要报此‘一箭之仇’,找来这里一带滋事生非!”
  姜青问道:“‘天地门’调派来此地的,有哪些人?”
  廖七道:“据‘凌霜会’探得,这次来犯‘九回坡’,带头的是‘天地门’中‘龙、虎’两坛主……”
  姜青问道:“廖七,你是指‘驼龙’浦振,和‘黑虎’邵铭两人?”
  廖七点头,道:“不错,姜大侠,正是他们两人……”
  长离一枭问道:“双方可有照面交手?”
  廖七道:“双方‘主手’尚未照面,但已零星交过手。”
  姜青视线朝长离一枭望了眼,道:“卫前辈,我们两人来此倒正是时候!”
  金雕廖七已听出姜青话中含意,欠身一礼,道:“有卫岛主、姜大侠之助,区区‘龙,虎’二坛,不足挂齿了。”
  姜青问道:“廖壮士,除了浦振、邵铭两人外,‘天地门’是否尚有其他高手渗入其中?”
  敢情,据姜青所知,“天地门”中一贯作风是“驱狼斗虎”,自己壁上观,是以他向廖七问出这话。
  “凌霜四杰”之一的“金雕”廖七,见姜青问出这话,一时却不敢肯定下来……
  沉思了一下,道:“姜大侠,这是据‘凌霜会’弟兄探听所得,实在情形,就不清楚了。”
  他们在“山岳居”酒肆用过午膳后,廖七道:“卫前辈,姜大侠,待小的陪同两位,上‘九回坡’总坛……”
  长离一枭道:“廖七,会不会耽误了你这里的任务?”
  廖七道:“这里人手已分拨妥善,一有情况发现,‘凌霜会’中弟兄,会上‘九回坡’禀报‘集义堂’的。”
  (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