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邪神外传》

第二十一章 九如头陀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这是“映月”蓝姑、“飘雪”依翠两人已经知道的事……
  桌座吃喝中,蓝姑又把这件事问了出来:“姜大侠,你与我们掌门人‘银枝寒梅’金昭,结下很深的仇恨?”
  姜青感触地道:“是的……但不是我跟金女侠本人的仇恨,这是上一代留下来未了之事,姜某不能不使这桩公案,有一个交待……”
  他将昔年白云岭阴阳崖“绝缘洞”,有关邪神厉勿邪,与“双飞、三绝掌”之间的恩仇过节,告诉了蓝姑和依翠两人……蓝姑依翠所知道的,当然不会像现在姜青所说的那样清楚,是以两人静静听去。
  姜青又道:“我义父邪神厉勿邪,遭受金昭祖母‘无走飞环’李琰玉等所算,困居洞穴六十年……姜青身为‘义子’不能不替义父了断这桩公案……”
  “飘雪”依翠问道:“后来‘无走飞环’李琰玉,丧命在你姜大侠的手里?”
  姜青道:“三年前‘大渡口’一场厮杀,双方死伤不少……李琰玉遭姜某‘金龙夺’所伤,最后丧命‘大渡口’……”
  长离一枭接口道:“双方既是对峙相斗,难免有死伤流血的悲剧发生……
  冤家宜解不宜结,眼前已事过境迁,不希望姜兄弟与‘红袖盟’之间,再有流血之事发生……”
  目注蓝姑、依翠二人,问道:“你两位认为老夫所说如何?”
  蓝姑依翠二人,身受姜青两次救命之恩,而现在长离一枭所说的,亦并无牵强之处……两人不约而同,微微一点头。
  这次筵席中,宾主双方气氛融洽……“红袖盟”中这两个女弟子,对姜青等众人,有了更多的了解。
  两人用过晚膳,向众人道谢一番,告辞离去。
  长离一枭见蓝姑、依翠两人离去,向姜青一笑,道:“小兄弟,这次你在西湖岸畔‘护花’解围,以后会有收获……”
  姜青尚未开口,彩莺于秋秋女儿家心眼细,反应敏锐,一努嘴,接口道:“卫前辈,‘红袖盟’中这两个女弟子,又不是青哥的什么人,怎么能用‘护花’的字眼……?”
  一顿,又道:“青哥不会打她们主意,收获些什么?”
  长离一枭呵呵笑道:“秋秋,‘护花’两字,可能老夫用得不适当……但老夫所指的‘收获’,你会错意了,不是小兄弟打主意的那回事上……”
  战千羽接口道:“秋妹,卫岛主所指的‘收获’,是冤家宜解不宜结……
  希望四弟与‘银枝寒梅’金昭之间,化敌为友,误会冰释。”
  彩莺于秋秋脸上一阵红热起来。
  长离一枭向战千羽这边,道:“战兄,卫某静极思动,又想外面走动一下……”
  战千羽怔了一下,才始会意过来,问道:“卫兄准备去往何处?”
  长离一枭道:“上次听‘妙手回春’路月奇所说,‘玉哪咤’金羽已赴青梅密鲁山‘无云谷’,去见那位‘梦涛居士’康豪,显然金羽中秋之约,不会履行,吾等不必仆仆风尘,结果去了踩个空……”
  战千羽一点头,道:“不错,战某也有这样想法!”
  长离一枭道:“既然取消中秋之约,卫某趁着这段时间,湘鄂一游,顺便访友。”
  战千羽问道:“卫岛主,你已有此决定,什么时候首途起程?”
  长离一枭一笑,道:“卫某无牵无累,说走就走,就是明天了……”
  姜青接口道:“卫前辈,中秋之约取消,你想外面走动一下,我姜青也闲下来啦!”
  长离一枭一声轻“哦”,眼珠闪转,已会过意来,含笑道:“小兄弟,你要与老夫结伴同行?”
  姜青笑着点头道:“不错,姜青正是此意。”
  长离一枭道:“老夫途中有你小兄弟作伴,也好!”
  边上于秋秋朝姜青一蹬眼,道:“你向卫前辈光是说自己一个人?”
  姜青连连点头,一指秋秋,向长离一枭道:“对了,卫前辈,还有她……”
  长离一枭笑道:“小兄弟,你两人俪影成双,就是你不说,老夫也不会撇下秋秋,单独你一个人的!”
  秋秋脸一红,嘻嘻嘻笑了起来。
  战千羽怀着一份关怀的心情,道:“卫岛主,你带了四弟、秋妹出去外面……此行需多久?”
  长离一枭道:“卫某虽然想湘鄂一游,其实也是浮水之萍,并不打算有固定去处……如有重要事情,战兄不妨找‘飞燕楼’驻派杭州的‘甩箭手’陈景,和‘铁腿’倪忠祥二人,他们自会跟我取得联络的。”
  三人离开杭州庆春门后街的战府……就像长离一枭所说,浮水之萍,随遇而安,是以他们脚程并不匆忙。姜青突然想到那件事上,向长离一枭道:“卫前辈,前些时候,姜青向蓝姑、依翠两人说的那些话,这两个‘红袖盟’中女弟子,会不会把我说的话,转给她们掌门人‘银枝寒梅’金昭听?”
  长离一枭沉思了,道:“这就难说了……‘红袖盟’中有一百零八名女弟子,不知道蓝姑、依翠两人,在金昭跟前的份量如何?”
  一顿,又道:“依一般情形来揣测,蓝姑依翠二人,你对她们有两次救命之恩……这两个年轻姑娘,相信你对金昭有化敌为友的打算……”
  彩莺于秋秋道:“卫前辈说得不错,救命之恩,如同再生,别说两次,就是一次,也叫人一辈子忘不掉了!”
  姜青抬脸朝日正当空的天色望了眼,一指官道前端,道:“前面如有镇甸,吾等留下打尖了!”
  三人边谈边行,前面果然是一处热闹的镇集……走来大街,两侧买卖店铺,鳞次栉比。
  秋秋一笑,道:“青哥,这里可真繁华,不下于一个县城!”
  姜青含笑点头,一指大街边一家饭店,道:“卫前辈,那家挂着‘致美楼’招牌的饭店,看来不错……”
  长离一枭道:“我们就去那家‘致美楼’吧!”
  三人进来“致美楼”,店伙殷殷接待……酒菜端上后,长离一枭向那名店伙问道:“店家,贵处是什么所在?”
  店伙听到这话,已知道这三位男女客人是路过此地,不厌其详,道:“这里边浙皖交境的‘上溪塘’镇上,再南下不远,是江西了!”
  长离一枭道谢了声,店伙弯腰退下。
  于秋秋道:“原来这里‘上溪塘’镇集,是三省交境之处,难怪就十分热闹了。”
  长离一枭道:“我们穿过皖省南境,前面就是鄂境了。”
  三人坐在靠窗沿一张桌座,店门处一暗,进来一个身躯高大的头陀……
  这头陀脸色赤红,额上束着一道金圈,阔有三寸,长得狮鼻海口,一双眸子光芒四射,身上穿了一袭玄色的袈裟。
  这头陀年纪有六十左右,手中持着一柄长有七八尺的方便铲,铲头顶着一个大月牙,白光灼灼,看来令人耀目。
  头陀进来店堂后,店伙哈腰张罗,迎向柜台边一张桌座坐下。
  于秋秋的座位,正面对着头陀……小嘴一努,朝前面指了指。
  两人看到于秋秋这暗示,显出一副极自然的神情,转脸一瞥。
  姜青看到靠在头陀桌边那把方便铲,不由多看了眼……
  这把方便铲跟普通兵器不同……一口钟式的铲头,看去不太锋利,但看进行家眼里,知道是用精钢加工打成,比普通的方便铲大得多。
  这根“铲棒”一丈不足九尺有余,乃是用深山老藤所制成,再加上几道生漆,乌油光亮……方便铲用此山藤,“软”“硬”兼全。
  后把杆端,顶着一个纯钢月牙,看去宛如两支虎齿,十分锋利。
  如果只看到月牙形杆端,跟方外人使用的拐棍相仿……是以使用这项兵器,原是掺合“拐棍”,和“大枪”两种招术而成的。
  姜青悄声向长离一枭道:“卫前辈,这头陀使用这样一把方便铲,看来一身功力不含糊!”
  长离一枭微微一笑。
  于秋秋轻声接口道:“卫前辈,这头陀看来年纪六十左右,不知道是何等样来历?”
  长离一枭朝两人望了眼,道:“小兄弟、秋秋,眼前不用多加猜疑,如果这头陀有暴行劣迹进入吾等眼里,到时再作定夺。”
  三人打尖吃喝过后,长离一枭挥手招来店伙,付过帐后他们离开这家“致美楼”饭店。
  暮色轻笼时分,三人来到皖南祁门县县城,他们来到一家餐宿兼有的“长风客栈”。
  长离一枭似乎想到一件事上,向两人道:“小兄弟、秋秋,你们在客房里坐坐,老夫出去一下,半个时辰可以回来,我们再一起吃晚饭。”
  姜青诧异问道:“卫前辈,你去哪里?”
  长离一枭道:“此地皖南祁门县县城里,有‘长离岛’的‘飞燕楼’弟子……老夫找去他们那里,问问附近一带,江湖上的动静。”
  秋秋道:“卫前辈,我们就在房里等你!”
  长离一枭走后,姜青道:“秋妹,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卫前辈找‘飞燕楼’弟子,是探听中午那头陀的来历!”
  于秋秋回忆到中午“致美楼”饭店那一时,缓缓一点头,道:“嗯,我们在‘上溪塘’镇街饭店看到的那头陀,那副凶霸霸的模样,不像是善类……”
  两人单独在一起时,她想到一件事上,问道:“青哥,你什么时候,陪我上‘长离岛’去见厉老前辈?”
  姜青一笑,道:“这不需要找‘什么时候’,随时我们都可以去‘长离岛’……”
  两人在客房里谈着时,似乎没有多久时间,长离一枭从外面进来……
  秋秋轻轻“哦”了声,道:“卫前辈,这么快你就回来啦?”
  长离一枭道:“‘飞燕楼’驻派祁门的弟子‘开碑手’廖冲不在,老夫已留下口讯,待他回来后,会找来这里!”
  这家“长风客栈”进深里端,都是一列列的客房,外面挨上大街的铺面,是一间宽敞的店堂,这里就是饭店了。
  三人来到外间店堂,叫了些酒菜吃喝起来……
  这时,从外面进来一个短衫袄裤,身躯粗壮,四十左右的中年汉子,朝店堂里回顾一匝,急急走来长离一枭等三人桌座……向长离一枭施了个半跪之礼,道:“弟子‘开碑手’廖冲,见过岛主。”
  长离一枭道:“廖冲,不必行此大礼,快起来……”
  开碑手廖冲站起身,长离一枭将姜青、秋秋引见过后,吩咐店伙添上一副杯筷,让廖冲围桌坐下。
  长离一枭替他斟下一杯酒后,道:“廖冲,刚才老夫找去你们那里……”
  廖冲欠身一礼,道:“是的,弟子知道岛主莅临祁门‘长风客栈’,急急赶来……岛主召见,不知有何谕示?”
  长离一枭道:“廖冲,祁门四围一带,有无风吹草动之事?”
  开碑手廖冲想了下,道:“尚称平静……”
  微微一顿,又道:“前些时候,从江湖传闻,湘鄂一带,出现一个叫‘粉面郎君’邹敏的‘采花大盗’,做下不少案子……后来死在‘红袖盟’掌门‘银枝寒梅’金女侠剑下……”
  这件事在杭州时,三人早已知道……
  就是由于“粉面郎君”邹敏之事,牵出他师父“双阳真人”侯丙,姜青救了“红袖盟”中蓝姑、依翠两名弟子。
  长离一枭道:“这件事老夫已经知道……”
  接着问道:“廖冲,你可识得此一头陀……”
  长离一枭把在前面“上溪塘”镇街,一家“致美楼”饭店所看到那个头陀的形象说了出来。
  廖冲沉思了下,道:“岛主,那头陀是不是手执一支八九尺长,山藤作柄的方便铲?”
  姜青接口道:“不错,那头陀手提一根十分沉重的方便铲。”
  开碑手廖冲道:“这头陀的来历,底细还不清楚……不过前些时候,曾出现在这里祁门县城的大街上,好像在探听一个人……”
  长离一枭问道:“探听谁?”
  廖冲道:“据‘飞燕楼’弟子说,这头陀似乎从鄂东来此,在探听‘红袖盟’总坛的地点……”
  一顿,又道:“‘飞燕楼’弟子只知道江南武林中,有‘红袖盟’这样一个门派,不清楚总坛地点所在……同时也不知道那头陀找去是友是敌,就没有多加注意……”
  于秋秋向长离一枭,道:“卫岛主,‘红袖盟’中都是年轻女弟子,我们在‘上溪塘’镇看到的头陀,年纪六十出头,那副凶霸霸吃人的模样,不像是‘红袖盟’中的朋友!”
  长离一枭若有所思中,缓缓点头……
  他视线移向廖冲,话题移转问道:“廖冲,你可知‘粉面郎君’邹敏,其人其事?”
  廖冲道:“此人横行湘鄂等地,专做伤天害理‘采花’勾当,后来死在‘红袖盟’掌门‘银枝寒梅’金女侠剑下……”
  长离一枭又问道:“‘粉面郎君’邹敏,在江湖上情形如何?”
  廖冲道:“‘粉面郎君’邹敏生前,在江湖黑道上,是个很活跃的人物……是以他在湘鄂等处,先奸后杀,犯下不少采花命案,连官家也奈何不了他……”
  撩起一份感触,又道:“后来这件事引起‘红袖盟’中注意,这个令人发指的‘采花贼’,终于死在‘红袖盟’掌门‘银枝寒梅’金女侠剑下……”
  长离一枭缓缓点头,向姜青、秋秋两人道:“此头陀行迹可疑……探听‘红袖盟’总坛地点,可能与死在金昭剑下的‘采花贼’邹敏有关!”
  姜青道:“卫前辈,这件事要让‘银枝寒梅’金昭知道,使她有个防范,准备……”
  长离一枭道:“小兄弟,老夫正是此意……吾等立即赶程往鄂南‘红袖盟’总坛一行。”
  “开碑手”廖冲见自己话到这里,已有了个交待,向岛主长离一枭、姜青和秋秋等人告辞离去。
  天下如果真有“巧合”这回事,长离一枭等三人,就遇到这样一件“巧”事……
  三人吃喝过后,站起身离开桌座,店门外走进一个人来,正是中午在“上溪塘”饭店,所见到的那个头陀。
  长离一枭眼色朝两人示意一瞥,他们视若无睹,去进深里端客房。
  他们离开杭州时,正若长离一枭,向红面韦陀战千羽所说的……浮水之萍,随遇而安,那只是“活动筋骨”,没有固定去处。
  三人早晨离开祁门县这家“长风客栈”,那跟昨天来时,已完全不一样……
  他们专程往鄂南祟阳城北门外,“大胡坪”镇南郊,“红袖盟”总坛而来。
  于秋秋想到昨晚客栈店堂中那回事,边走边道:“卫前辈,那老头陀去而复回,昨晚又来祁门,可能已探得‘红袖盟’总坛的地点。”
  长离一枭道:“不错,老夫也有这样想法!”
  三人行程匆匆,赶来鄂南祟阳……在城里用过午膳后,出北门,往“大胡坪”方向而来。
  姜青突然想起,道:“卫前辈,那个‘银枝寒梅’金昭,会不会牵记前恨,来个拒而不见?”
  长离一枭微微一蹙眉,道:“上门总是‘客’,恐怕不会如此……”
  于秋秋道:“金昭如果拒而不见,我们把祁门所知道的这件事,告诉‘红袖盟’中女弟子,让这女弟子转禀她们掌门人……
  我们来这里的心意,也算是做到了。”
  “红袖盟”总坛,在“大胡坪”镇的南郊,三人穿过镇街,来到南郊一带……
  姜青看到前面一名乡民走近过来,拱手一礼,问道:“请问这位大哥,‘红袖盟’总坛应往哪一个方向?”
  姜青身着长袍,器宇不凡……那乡民给问得怔了下,才道:“公子爷,你三位如果是‘红袖盟’朋友,赶快去,就在前面大道拐左岔路上……有人找去那里打架呢!”
  长离一枭不由暗暗一怔……敢情那头陀先自己三人,找来这里?
  三人由大道拐入岔路,纵目看去,有座偌大的庄院……
  庄院大门前空地上,传来吆喝之声。
  三人疾步走近前……
  在围立四周一众年轻女子中,姜青看到两张热悉的脸孔……“映月”蓝姑和“飘雪”依翠。
  两人看到他们三人身形逼近跟前,显出一副极是意外的神情,倏然又展出一缕笑意来。
  场子中央,正是那个老头陀,和“银枝寒梅”金昭两人……
  金昭看到三人,此时此地露脸,感到非常意外……但,她必须对付眼前这个劲敌。
  老头陀一抖方便铲,嘿嘿笑道:“‘银枝寒梅’金昭,老衲‘九如禅师’玄清,前来替‘粉面郎君’邹敏,要回这笔公道……”
  这个“道”字出口,九如禅师玄清把方便铲一抡,铲头钢环“哗啷啷”声中,大步迎了上去。
  “银枝寒梅”金昭微退半步,手持“青霜剑”,剑锋一撩一崩,荡开方便铲铲头……
  剑身卷起一泓冷芒,反向玄清咽喉刺来。
  九如禅师玄清大喝一声,不躲不架,身子往下一沉,劲贯左右两肩……
  铲头月牙盘空一绕,劲势呼呼,直向“银枝寒梅”金昭下三路卷进。
  金昭见对方兵器沉重,不敢硬招架上,双脚一点地面,拔起两三丈高,自玄清左肩飞掠而过!
  一僧一俗,在庄院前空地上,拼斗起来。
  四周围战的“红袖盟”女弟子,没有掌门人吩咐,不敢插手助阵。
  起先二三十回合,可以看到一点人影,斗到后来愈战愈厉,一片剑芒铲影,奔腾跳荡,分不出谁是谁了!
  壁上观的姜青、于秋秋,分别“奔雷剑”、“龙渊剑”出鞘,凝神观战。
  长离一枭站立一边,视线由打斗中的“银枝寒梅”金昭,移向旁边姜青、于秋秋两人……似有所思中。
  经有百余回合,两人渐渐分出强弱……
  金昭渐渐剑法散乱,后劲不继……大有相形见绌之势!
  金昭手上这口“青霜剑”,乃是轻兵刃,长仅三尺八寸。
  玄清手上这把方便铲,长九尺有余,份量重达四十五斤,又沉又猛。
  是以,金昭不敢与他硬对硬架,恐怕自己手中“青霜剑”崩飞脱手。
  武家兵器,一寸长,一份强……宝剑虽然锋利,尺寸不及方便铲,过招起来,自然有许多吃亏之处。
  是以,双方经过百余回合后,金昭气力不继,剑法渐渐散乱。
  九如禅师玄清,却是愈战愈勇,翻翻滚滚,铲风到处,沙石飞扬,威力十分惊人!
  “银枝寒梅”金昭,“青霜剑”一招“殒石坠地”,朝玄清天灵盖砍下……
  玄清一声吼叱:“来得好……”
  方便铲举顶,撩云闪过!
  一响“当”的金铁交鸣声起,“银枝寒梅”金昭虎口发麻,“青霜剑”崩飞脱手。
  玄清再声:“着!”
  方便铲拦腰扫上。
  金昭兵刃脱手,无法封解,如果挨上这一下,那要砸个肢离骨碎。
  “银枝寒梅”金昭这一幕险景,站立边上的“红袖盟”
  中女弟子,谁都看到。
  壁上观的于秋秋,距离比姜青接近金昭……
  一响脆生生声音传来:“金家姊姊别慌……”
  “龙渊剑”剑走身前,身若冷电惊虹,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一响“当”的声起……
  玄清噔噔跌退两步,落向金昭的方便铲给荡开……
  眼前的演变,比一眨眼皮还快……玄清拿桩站住,定神看去,架上自己方便铲一记硬招的,竟是一个年纪才始二十出头年轻姑娘。
  就在这短得不能再短的时间中,金昭扑地一滚,斜飞而出,逃出铲下一劫。
  这声“金家姊姊”,听得金昭心窝暖暖的,却又是淋了一头雾水:“我金昭哪里来的这样一个妹子?”
  彩莺于秋秋知道玄清方便铲是个“重家伙”,生恐“龙渊剑”剑锋受损,用剑脊一记硬招架上,救了金昭一命。
  九如禅师玄清跌退两步,秋秋可真不含糊,身体连晃也没有晃一下。
  边上姜青朗声道:“秋妹,待青哥前来一会高人!”
  金昭捡起崩飞脱手的“青霜剑”……
  这声“秋妹”,这声“青哥”听进金昭耳里,似乎找到了一个答案。
  “这‘妹子’难道是他的……”
  于秋秋听到姜青声音,嘻地一笑,像只彩凤似的飞到边上。
  姜青手执“奔雷剑”,来到场子中……玉树临风,飘逸绝伦。
  玄清铲头一个翻转,铲上钢环“哗啷啷”直响……凶睛一瞪,道:“小子,你是谁?”
  姜青傲然一笑,道:“‘火云邪者’姜青!”
  玄清嘿嘿笑道:“原来就是你!”
  姜青一点头,道:“不错,正是区区在下。”
  九如禅师玄清一听对方就是叱咤江湖,睥睨天下武林的“火云邪者”姜青,这就不敢怠慢了……
  左手方便铲向胸前一横,右掌打了个问讯,喝声道:“‘火云邪者’姜青,老衲‘九如禅师’玄清,与你较个胜负。”
  姜青气定神闭,不失江湖上双方交手之前的礼节……
  右手提“奔雷剑”,左手摆着剑诀,前进三步,后退两步。
  两下这一照面亮招,立时显出姜青真功夫来……两肩水平,凝神绝虑,进如流水,静如华岳。
  两人就在庄院前空地上,走马灯似的,连转三四个圈子。
  玄清大喝一声,踏中宫,走洪门,铲杆一立,铲头钢环“哗啷”声中,寒光闪处,直向姜青肩头砍下……这一招在棍杖招水上叫“砍山峰”,暗藏“神龙三摆尾”的解数。
  姜青不慌不忙!
  于是——
  掌中“奔雷剑”,向铲头上一架,身形旋风似的一闪一转,卷起七八尺……一个“苍鹰搏兔”之势,反向玄清刺进。
  这种以攻应攻之势,用得十分凶险,若非剑术已抵炉火纯青之境,不能轻易使用。
  九如禅师玄清,倏地一转,身躯一横……铲尾宛如怒龙舒卷,往回一圈,电掣似的抽了回来,一响“当”的一声,正巧敲上“奔雷剑”剑脊。
  姜青给他这一震,觉得掌心发热,剑身骤然给荡开半尺。
  这一招接上,发现玄清果非等闲之辈所能比拟,不敢有轻敌之心。
  于是——
  后退半步,剑把翻处,直向九如禅师玄清,“中封穴”
  点来。
  玄清虽然这是初次与姜青照面交上手,但,从江湖传闻中已知道对方来历,乃是邪神厉勿邪的传人……自己稍有疏神,一条命就要送在对方剑下。
  九如禅师玄清不敢怠慢,立即奋起神威,施展出一百零八路“逆转铲”铲法……
  这一套铲法展出,威力惊人……方便铲上下翻飞,铲头铲尾闪射出两道寒光,铲头钢环,发出“当当当”慑神声响……
  吞、吐、撤、放、迎、送、舒、卷……追若孽龙捣海,退如饿虎吼山!
  姜青手中一把“奔雷剑”,施展出昔年“怒江派”掌门人华明轩所传八八六十四路“玄门八卦剑”,渗入学自赤眉石鱼的“掣电掠虹剑”快剑……
  出手字诀是:粘、击、闪、劈、纵、窜、提、扑、耘、抹、撩、刺,战上九如禅师玄清手上这把方便铲,绰绰有余!
  身形矫若游龙,翩如惊凤,疾若怒隼,轻如巧燕,沉若泰山,静如止水。
  随着这把方便铲,见招破招,见式拆式。
  剑招过转之际,还夹着“点穴法”……认准对方全身三十六穴道,即是十二重穴,十二轻穴,十二痹麻穴,着着点来。
  姜青手上这把兵刃,时而以长剑招式施展,时而以判官笔、鸡心铁等一类闭穴兵器出手。
  姜青此番参与这场激厉之战,固然是助“银枝寒梅”金昭一臂之力……
  但,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当初“粉面郎君”邹敏,接连做下惨无人道,令人诅咒的“采花”命案,结果死在金昭剑下。
  邹敏的死,死有余辜,死得活该。
  现在这九如禅师玄清,居然替邹敏要向“银枝寒梅”金昭交出公道,显然此玄清与邹敏,俱是一丘之貉。
  邹敏死得活该,此玄清也应该死。
  是以今日姜青接连施展绝招,一心要将这个九如头陀玄清,置于死地,替江湖除害。
  两人这一照面交上手,真个与众不同……显然九如禅师玄清,亦绝非江湖泛泛之辈。
  两人起、伏、进、退、通、吸、跳、窜……你攻我守,你退我进。
  剑铲两项兵器,如影随形,就像磁石吸针,始终未有离开。
  两人交手八十余回合,功夫一久,九如头陀玄清渐渐居向下风……
  原来玄清这把方便铲,尺寸太长,九尺有余,一丈不足。
  本来武家兵器,一寸长,一分强,长的兵器在尺寸上总要占点便宜。
  可是这一套用在现在姜青身上,就行不通了……
  姜青除了“掣电掠虹剑”这套快剑外,另外施展的那套八八六十四路“玄门八卦剑”剑法,却有点和“太极拳”相仿,字诀就在粘、按、韧三字上。
  兵刃欺身进去,再也不肯抽身出来……“奔雷剑”出手,不是将方便铲粘上,就是按住,再不是一股韧劲,震弹而出。
  九如禅师玄清,知道长此缠战下去,给对方剑招贴住,终究必要败落。
  他决定用个“险招”,奇兵制胜……
  玄清有了这样想法,就用了“逆转铲”铲法中“投鞭断流”一招……
  撤铲头,坐铲尾,横扫姜青的下盘。
  姜青奋身向左一跳,跟着“奔雷剑”剑尖,向他铲环上一点,用了四两拨千斤的功力,卸他劲势。
  九如禅师玄清这一铲,原是虚招,疾把左手一提,右手往上一穿……
  左手按着铲尾,铲头平伸,照准姜青的“天灵盖”拍下。
  姜青用“奔雷剑”向上一翻,往右一封,用“粘”字诀,猛横身,倏探指,照准九如禅师玄清的“曲池穴”点下。
  玄清急把左脚向外一滑,身躯向左一横,这方便铲借着对方一封之力,铲身猛向地上一拍……“叭叭”,石火星飞……
  就在这一瞬之间,身子趁着这一铲之力,腾出丈余以外。
  姜青疾急上步,招走“织女拂梭”,宝剑又向玄清华盖穴点来。
  但,玄清突然左臂一振,铲杆翻起,离地不过半尺,直敲姜青的足胫。
  这种招数,在杖棍中叫“铺地锦”,用在方便铲上这一招叫“铁牛耕地”,劲势十分利害,若是换了别人,出其不意,必然受伤。
  姜青却是不慌不忙!
  于是——
  脚下微一垫步,双掌一合,旋风似的一闪一转,已迫到玄清左肩……
  手中“奔雷剑”寒光闪处,照向九如头陀“玉兔穴”点来。
  这一点中,左腿立断。
  九如禅师玄清,显然是个大行家……一铲撩空之后,急忙矮身塌腰,腕肘一坐,方便铲旋转而过,一招“横扫千里”,反打姜青右腿。
  姜青左脚微提,身形如风,滴溜一转,又闪到玄清的右肩后……
  一式“万流归海”,向九如头陀的铲头点了过来……剑尖正巧点在铲头月牙上……“当当”金铁交鸣,铲头倒震回去。
  姜青趁势一提剑,一式“金蜂探蕊”,直向玄清面门划来。
  九如禅师玄清的方便铲,已经被震出去,门户大开,想要抽招换式,已来不及了。
  于是——
  左掌一翻,力贯左臂,运足一口罡气,全身已是坚硬如铁……左手五指,骈立如戟,贴着剑脊向外一推,正要把铲收回……
  但,眼前的姜青,把八八六十四路“玄门八卦剑”,和快剑“掣电掠虹剑”两套剑法,揉合在一起,同时施展出来……变幻莫测,变化神奇……只见一个矮身挫腕,剑光闪处,一式“倒转阴阳”,又向玄清胸窝点到。
  九如头陀玄清慌忙一卸肩,正要用个“寒蝉移枝”身法,直跳出去……
  姜青所施展的“快剑”,乃是一招套着一招,一式衔接一式……
  倏然剑身下沉,向外一推一抹,嘴里一声清叱:“着!”
  剑走“快剑”“掣电掠虹剑”中“寒光三闪”一招!
  “寒光三闪”乃是一招三式……扫面门,挂双肋,袭下阴……指向对方上、中、下三盘。
  姜青此刻施展“寒光三闪”,一招三式,却把程序变换了一下……
  原来是直取对方上、中、下三盘,他变换了上、下、中三盘。
  九如禅师玄清,见姜青剑尖面门扫来,火辣辣一声吼叫:“来得好!”
  横身一侧,躲了过去。
  第二式“袭下阴”堪堪来到,玄清身形拔起,又闪了开去。
  在一般来说,以“上下”或是“上中下”为程序……
  是以玄清认定对方是一招两式。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际,姜青取中盘的“挂双肋”已递到。
  饶是九如禅师玄清是个大行家,落进“火云邪者”姜青手中,还是逊了一筹……
  想要闪避,已经来不及了!
  姜青落向中盘“挂双肋”一式,剑法一探一撩,玄清顿时破胸开膛……皮开肉裂,鲜血直流!
  玄清身子晃了晃,缓缓坐到地上……敢情姜青出手,这手“快剑”果真利害,一剑落向玄清中盘,除狂流不止鲜红的血之外,已见到森森白骨。
  玄清一手捂着已破裂的胸肋,嘴里喃喃在说:“我……我……我九如禅师玄清,不……不会死,我……我要报……报……”,这个“仇”字尚未出口,已仰天翻倒地上,四肢抽搐了一下,气绝而亡。
  姜青提起一腿,染血的“奔雷剑”在软底靴鞋底上擦了几下,纳剑入鞘。
  于秋秋脆生生道:“金家姊姊,这老头陀尸体看来多怕人,快把他掩埋了!”
  “银枝寒梅”金昭,又听到一声暖暖的,甜甜的“金家姊姊”。
  她吩咐女弟子,将九如头陀玄清尸体,移去荒郊入土掩埋……转过头来,忍不住问道:“妹子,你……你是谁啊?”
  秋秋嘻地一笑,道:“咱叫‘彩莺’于秋秋……金家姊姊,你叫咱‘秋妹’行啦!”
  “银枝寒梅”金昭,面对着这个救下自己性命,身怀不可思议绝技的于秋秋“妹子”,又惊,又奇,又疼爱……她一指姜青那边,悄声问道:“秋妹,他是你的……?”
  秋秋羞羞一笑,道:“还没有……”
  金昭对姜青的情形,显然也知道一点……
  姜青已有两房妻子……一个是早年武林中有“云山孤雁”之称的夏蕙,另外一个就是苏北丹阳湖“烟霞山庄”
  “双飞仙子”之一的金玲玲。
  怎么现在又来了一个“彩莺”于秋秋?
  “还没有”……那是还没有拜天地成亲,从他们这份亲密的神情看来,也是早晚配成一双的。
  于秋秋拉了金昭到姜青面前,脆生生一笑,道:“青哥,我替你们引见引见,这位是金家姊姊‘金昭’……”
  姜青心里却是啼笑皆非……
  这还需要你引见介绍?
  我几次都差点丧命在她手里呢!
  于秋秋一指姜青,向金昭道:“金家姊姊,这是咱青哥姜青!”
  “银枝寒梅”金昭,已知道于秋秋用心之处,裣衽一礼,道:“多蒙姜大侠相救……”
  旁边长离一枭,嘴角噙笑,微微点头。
  姜青含笑道:“金姑娘,刚才救你的是秋秋,你向她道谢才是!”
  银枝寒梅金昭,向长离一枭施过一礼后,道:“若非卫前辈、姜大侠前来,此地‘月眉山庄’,已遭覆巢之劫!”
  彩莺于秋秋现在才知道……
  原来“红袖盟”总坛,另外还有一个名称,称作“月眉山庄”。
  长离一枭含笑道:“金姑娘,不必道谢……老夫和小兄弟、秋秋两人来此,已有了一个令人高兴的收获。”
  (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