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邪神外传》

第 六 章 林中之宴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铁翎岳奇听得注意起来,向两人道:“姜兄弟、秋妹,待我把店伙叫来问问,或许知道他们的底细来历……”
  他把店伙叫近前问道:“店家,刚才下楼去的那两位客人,你们认不认识……
  是谁?”
  店伙一弯腰,道:“小的认识,都是九华山山上的爷们……”
  姜青听到这话,带着一副轻松的神情,含笑道:“店家,你说九华山山上的爷们,那是‘天地门’中的弟子了?”
  店伙点点头,说:“一点不错,真是‘天地门’中弟子……今儿有些古怪,叫了酒菜还没有端上桌面,就匆匆离去。”
  岳奇一笑道:“可能他们突然想到一桩重要事上,才急急离去的。”
  店伙道:“这位爷说的不错,可能就是这回事了!”
  话落,弯弯腰退下。
  姜青见店伙离去,轻声道:“岳大哥,从刚才情形看来,吾等行藏已给泄露……”
  岳奇道:“不但行藏已泄,‘天地门’中知道我等来九华山麓的‘七望溪’镇上,而且已在他们暗里监视中了。”
  于秋秋问道:“岳大哥,咱们如何行动?”
  岳奇一笑,道:“现在敌暗我明,吾等只有不理不睬……等到我们投店宿下,相信他们会找上门来的。”
  三人用过晚膳,离开那家饭店……
  铁翎岳奇是个历经大敌的“老江湖”,知道今夜会难免一场厮杀,为了别引起当地乡民的惊骇不安,他们投店落宿在镇街尽头,已接近郊区的一家“祥泰客店”。
  同时,他们还向客店掌柜的,要了进深里端的三间客房。
  现在休息时间尚早,他们都在岳奇的客房里……
  姜青道:“岳大哥,‘天地门’中鬼蜮伎俩,可能又找到姜青身上,来个‘车轮大战’……”
  他把当时半屏山山麓的情形,告诉了岳奇,接着道:“后来穷家帮帮主葛松,和他小师弟助阵,才使‘天地门’中无法来个车轮大战……”
  岳奇道:“此番吾等途经九华山之麓,‘天地门’已取得地理之便,我们要小心应付才是。”
  三人谈过一阵子后,各个回房休息。
  夜静更深,四下一片静悄悄的……三人客房左侧的那堵高墙上,突然响起一阵嘿嘿的冷笑声,接着在说:“‘火云邪者’姜青,老夫‘铁钵叟’莫元,前来与你一会……”
  “轧轧轧”三响拉开房门声,姜青、于秋秋、岳奇三人,出来外间。
  姜青举目看去,星月光亮之下,墙顶那个自称“铁钵叟”莫元的老者,年纪有七十多岁,秃顶,马头脸,似僧非僧,似俗非俗,穿了一袭大红僧袍。
  姜青朗声一笑,道:“原来‘天地门’总坛座上嘉宾,‘铁钵叟’莫道友来到,姜某在此恭候!”
  当时“金驼兽”符立,曾经提到过“铁钵叟”莫元此人,是以姜青才说这话。
  墙顶上的铁钵叟莫元,冷叱一声,两臂一拱,一响“唰”的声,像一只怪鸟似的,是足微微顿处,已翩然飘落地上。
  姜青看到这副身法,其内家功力,已臻上乘之境,知道是个劲敌。
  莫元意气昂然,冷冷一笑,道:“老夫来自湘中牛头岭,久闻‘火云邪者’姜青绝技,现来一会邪神嫡传之艺。”
  姜青微一闪晃,身形已来莫元前,微微一笑,道:“区区姜青,不必施展义父邪神嫡传之学,本身掌剑已可与你莫元过上几招……”
  莫元嘿嘿一笑,道:“如此说来,老夫要承让了……”
  嘴在说,手下并不留情,双掌一提,身形微错,“砰”
  的一掌,一式“金龙探爪”,直向姜青的华盖穴劈来。
  姜青见对方才一开步,一股威猛无形的掌劲,已经飒然袭到……
  铁钵叟莫元才一照面,使出“混元天罡掌”绝技,来对付姜青。
  姜青尽得邪神厉勿邪之传,是个行家!
  于是……
  不慌不忙,立即运用丹田一口真气,身形微微一挪,对方掌风,正打在他前胸……却是如中铁石。
  铁钵叟估不到对方,看来年纪还不到三十,竟有这等内家功力的造诣,不由暗暗一惊。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际……
  姜青右掌,倏然往上一穿,专找对方脉门,如果一给沾上,莫元这左边身子,立即交给对方,非跌即仆,栽了焉。
  但是,铁钵叟莫元并非等闲中人物……
  他急急踏进一步,左手向上一扬,猛然一个横身,右手二指,骈列如戟,一招“骊龙探珠”,向姜青的脉门穴划去。
  这手“以攻应攻”之式,莫非出于绝世高手,不然,不得其果,反遭其祸,把自己命送掉。
  果然,姜青抽身让步,同时脚下一换步子,一式“老子坐洞”身法,“腾”的一声,由铁钵叟莫元左肩旁,直掠过去。
  两人相距一丈以外,铁钵叟莫元刚才这手险招,把自己救了回来。
  名家交手三五回合,便知对方功夫,火候深浅。
  站立自己客房门前的铁翎岳奇,看到姜青的身法、手法,不禁缓缓点头。
  “彩莺”于秋秋,怀着跟岳奇同样的心情,朝前面场子,两眼直直地看去。
  两人照面这一交手,铁钵叟莫元,发现这“火云邪者”姜青,手法老练,果然名不虚传。
  姜青也有同样的感受……他发现对方久负盛名,手上真有两下子。
  两人二次身形迫近……
  莫元用了一手“撞鼓鸣钟”,虚向姜青上盘的面门,一晃一点……
  掌风才始发出,突然把身形一撤,一阵旋风似的,连闪那袭大红僧袍,呼呼生风……
  就在这同一刹那间,又是一探左臂,一式“金龙舒爪”,暗存“混元天罡掌”之力,直向姜青的下盘小腹袭到。
  姜青早已有了防备……
  一见对方转身,猛把身子一煞,一个“九品莲台”的身法,右脚尖点地面,一旋一拔,整个身子凭空往后跳退八尺。
  这一来,对方掌力,打了个空。
  姜青一探身,招是“单掌开碑”,反向铁钵叟莫元右臂,猛截过去……
  右手三指成“铁扫帚”式,直点对方曲池穴。
  莫元倏然一惊……急把肩头一坐,右臂一扬,运足全身“金钟罩”功力,挺起胸口,迎着对方三指撞去。
  他打算运用这种横练功力,把姜青的一只肘腕,撞个腕骨震断。
  如此一来,这个“火云邪者”姜青,即使不死,也要落个终身残废。
  铁钵叟莫元有这样一个打算,反而给了姜青一个极好的机会……
  姜青见他自恃“金钟罩”,前来抵御自己三指!
  于是……
  将计就计,招是“毒蛇寻穴”,向前一送,才一沾着对方胸口衣衫,立即如惊蛇脱兔似的,疾向后面,缩了回来……
  右手没有闲下,运用千斤之力,由下而上,轰然一掌打上。
  “嘣”的一声,打个正着。
  姜青这一掌打出,力大无穷,同时正巧铁钵叟莫元所出其不意……整个身躯,宛如断线纸鸢似的,翻出两丈以外。
  纵然莫元有一身金钟罩功夫,也给打得浑身麻木,直向墙脚处落去!
  以姜青出手的这一掌,即使莫元没有跌个血溅七尺,当场毙命,也得挂彩受伤。
  但是,事实的演变,却又另外一回事……
  莫元身形就将坠地刹那,凌空一个空心跟斗,似乎激起一股狂大的“弹力”,身形弹飞而回,落向姜青的面前。
  姜青不由诧然一惊……这又是哪一个门的功夫?
  莫元身形站停,嘿嘿一笑,道:“不错,‘火云邪者’姜青,手上果然有两下……你我兵器上再较个高下如何?”
  他还没有等着姜青的回答,一响“铮”的声,从僧袍里取出一对离奇兵器……
  这是两只每边有尺来长,指般粗的精钢线条,兜成三角形的兵器。
  莫元把这对精光耀目的“金三角”,向姜青面前一晃,道:“‘火云邪者’姜青,老夫手中这对‘乾坤金刺角’,与你兵刃上较量一下!”
  姜青看到他手中这对“乾坤金刺角”的离奇兵器,不由暗暗惊住……
  莫元手中这对“金刺角”,不是“青钢五行圈”,“日月乾坤轮”诸类兵器所能比拟的。
  “圈,轮”是圆形的,它却是三角形的。
  这对“乾坤金刺角”的内外,除了护手手柄之外,里里外外,全是精钢铸成。
  “金刺角”上,有倒须形的钢刺,寒光闪闪,犀利无比……从这一对离奇兵器看来,定有不少诡秘,玄奇的招数。
  姜青把“奔雷剑”掣出鞘来,提着手中剑,使个“朝天一炷香”之式,退后三步,道:“莫道友,请赐教!”
  这时,于秋秋已走来岳奇旁边,指了指,悄声道:“岳大哥,那老头儿手中的兵刃,秋秋从来没有见到过……”
  岳奇一皱眉,道:“这个铁钵叟莫元,身上穿的古怪,使用的兵器更是古怪……”
  他不期然中,目光回视一匝时,一声轻“哦”,指着对面黝黑的树荫下,道:“秋妹,你看,那边树荫下站着两人,可能是来替铁钵叟掠阵的。”
  秋秋注意看去,一面道:“是一对男女……这两人过去好像从未见到过!”
  场子中的姜青也已发现,这两人落进他眼里他认识……男的是“天地门”中虎坛坛主“黑虎”邵铭,女的是凤坛坛主“玉凤”时娇。
  “玉凤”时娇柳眉倒竖,杏眼圆瞪,狠狠的注视着场子中的姜青……在苏浙交境“浣花集”,时娇一束秀发,就断在姜青的剑下。
  她原来可以趁铁钵叟莫元会战姜青时,进招上前助阵,将姜青除掉,雪断发之辱。
  但是,时娇不敢这样做……
  铁钵叟莫元是掌门人座上嘉宾,她若是插手助阵,莫元不但不会感谢,还认为折了他的威风。
  莫元刚才比拳脚,输了一阵,现在满想在兵器上,挽回这个颜面……
  大吼一声,身形一长,旋风似的扑到姜青面前……右手金刺角平推,左手金刺角平递,虚实互用,一式“六丁开甲”,直向姜青打来。
  姜青一声:“来得好……”
  撤退半步,右手倒腕,宝剑一穿一翻,猛截铁钵叟莫元的右臂。
  莫元截地一矮身,使个“悬瀑三叠”之式,身躯倏地一转,抡起双角,反手一记“老君敲门”,直向剑身横崩过来。
  他施展这一式,是要把对方宝剑崩飞脱手。
  姜青冷然一笑,剑身一沉,寒光闪射,一招“冰山颓崩”,直抹对方双足……
  跟着剑尖往上一挑,猛扎小腹。
  这一剑,一招两式,变化迅速异常,同时一丝一毫,大意不得。
  莫元“乾坤金刺角”双角走空,右脚一探,展出一个“大鹏展翅”的身法,旋风似的一转,宛似飞起一朵红云……
  右手一探,招是“拨草寻蛇”,金刺角又向姜青顿后打来。
  姜青闪身挪移,又避开去。
  铁钵叟莫元,亦知道“天地门”中两位坛主,站在树荫下作壁上观,他这个脸丢不起……
  是以,莫元把数十年来一身所学,完全集中在这一对“乾坤金刺角”上……
  寒光闪闪,上下翻飞……圆、转、磨、打、撞、钩、锁、破,一招一式,十分迅速。
  姜青把早年所学,八八六十四路“玄门八卦剑”,渗入了学自赤眉石鱼的“掣电掠虹剑”
  剑法,全力应对铁钵叟莫元……
  时而凌空高蹈,仿如神龙舞空,时而贴地流走,宛似银河泻星。
  姜青由于扎下邪神厉勿邪“离火玄冰真气”的根基,加上他天资敏悟,是以,不论身、形、步、眼、精、神、气、力,完全入了化境。
  眼前铁钵叟莫元所使用的,那是武林中闻所未闻的一对“乾坤金刺角”离奇兵器。
  姜青前来对付这等外门兵器,不但旗鼓相当,势均力敌,且是足有余刃,将对方架住、封住。
  壁上观的于秋秋,目注打斗场子,向铁翎岳奇悄悄地道:“岳大哥,青哥手上还真不含糊呢!”
  岳奇颔首道:“姜兄弟不愧是邪神厉老前辈的传人!”
  铁钵叟莫元发现对方剑法,诡奇奥秘,凭他这些年来江湖上的阅历、见闻,居然识不透对方所施展的,是哪一门的剑法……
  尤其在“守”的这一方面,封闭严密,不论自己这一对“金刺角”,使尽如何玄妙招数,对方就是随手对解,拆去招式。
  莫元心念闪转之间,双方照面对叠,已经有了八九十回合。
  这时,姜青闪身来到场子的南端,莫元由东面飞越而来,追到到姜青背后……
  使个“寒蝉移枝”身法,手中一对金刺角运足力量,招是“推窗望月”,双臂往外一抖,直向姜青背后砸来,劲道威猛至极。
  姜青身子尚未闪转,铁钵叟莫元一双“乾坤金刺角”,堪堪已到……
  姜青倏地用了个“风摆梨花”身法……下盘原封不动,上半身悬空一扭,竟扭了过来……
  手中“奔雷剑”,贴向对方双臂掩去,对方如不躲闪,双臂就要断去。
  铁钵叟莫元,艺高胆大,自恃一身“金钟罩”功夫,刀枪不入……
  现在看到姜青回身献剑,突然想出一个主意来……猛然向右一横,这副庞大的身躯,就像风中落叶似的飘起三尺多高。
  金刺角交给右手,左手三只手指向着剑脊,一推一压,顺手用个“毒蛇寻穴”之式,直向姜青的“风府穴”猝的点去。
  铁钵叟认为自己这个主意不错……那是出于敌人所不意,对方无论如何,也落入这一手。
  但是,姜青手上这把剑,乃是“赤眉”石鱼所赠的仙家神兵“奔雷剑”,断金切玉,何等锋利……岂是区区“金钟罩”所能抵御?
  “奔雷剑”剑锋过处,蓦然一响幼细的“唰”的声,莫元左手三指,立即和手掌分了家……血水涌冒,痛入骨髓。
  姜青倏然一转身,招是“顺水推舟”又是一剑,当胸刺去……
  莫元受到断指之痛,分神疏忽,眼看已难能躲避!
  就在这短暂刹那间,姜青这招递出,铁钵叟莫元显然立即丧命。
  但是,姜青身怀绝技,却是宅心仁厚,江湖上虽然给他一个“火云邪者”的称号,他不但并不“邪”,而是一个仁厚的年轻人……
  非到万不得,不肯妄开杀戒!
  于是……
  急忙使个“悬崖勒马”身法,煞住踏步向前的身形,同时把“奔雷剑”收住。
  莫元分神疏忽,他究竟是个顶尖儿之流的高手,是以也只是瞬息间而已。
  当他神智恢复,姜青手中“奔雷剑”已向自己当胸指来,相距已不到一寸之处……
  既无从闪躲,只有闭目等死!
  铁钵叟莫元闭目等死,“死”并没有等到……
  一阵清笑声传来,姜青道:“蒙莫道友承让,刚才姜某失礼了!”
  莫元睁开眼看去,姜青剑尖下拄,左掌抱着握剑柄的右拳,向自己抱拳一礼。
  铁钵叟莫元一瞪眼,道:“‘火云邪者’姜青,你剑尖为何不刺进老夫胸窝?”
  姜青道:“莫道友,你我并非生死仇家,你也只是受人之托而已,姜某又何苦下此杀手!”
  铁钵叟莫元愣了下,似乎才把对方话意理会过来……
  收起一对“乾坤金刺角”,道:“姜朋友,老夫虽非贪生怕死之流,却也心领了,江河汇海,自有后会之期……老夫败于你手,给你所伤,还称你一声‘英雄’……”
  话到此,身形暴递,消失在夜空一角。
  姜青目光投向前面树荫下……“天地门”中两坛主,“黑虎”邵铭,“玉凤”时娇已不知去向。
  客房门前的秋秋,脆生生“咭”地一笑,道:“青哥,你真行……”
  铁翎缓缓颔首,道:“姜兄弟,大丈夫是非辨明,恩仇分清,兄弟你做到了!”
  姜青走近前,秋秋问道:“青哥,那个莫元老头儿,回去九华山如何向‘天地门’交待?”
  岳奇接口道:“从刚才莫元临去时,所说的话听来,他不会再去九华山‘天地门’,可能回去他湘中牛头岭老家了!”
  这一阵的激战打斗,折腾了好些时候,三人也不想再睡,二人就在铁翎岳奇房里,聊谈中等天色放亮……
  于秋秋突然想了起来,道:“岳大哥,你想得真周到……”
  岳奇问道:“秋妹,你指的是哪一件事?”
  秋秋道:“夜晚投店时,你找来镇街尽头,这家‘祥泰客店’,又要了三间进深静僻的客房……
  刚才青哥跟那老头儿一阵激斗,外间人谁也不知道。”
  岳奇摇摇头,道:“这不是想得周到,一件可能发生的事,事前加以防范,才不会发生更大的乱子……夜深人静,如果吾等投店宿在闹处客店,方才姜兄弟这场激战,不但使附近居民惊骇不安,还会引起官家的注意……”
  姜青含笑问道:“岳大哥,白天吾等在白杨桥镇街上,所看到那个卖卜算命的老先生,以后会不会再遇到?”
  岳奇听出这话的含意,沉思了下,道:“不错,此老行止离奇,对吾等三人和‘天地门’之间的情形,似乎知道很清楚,才暗中示警,使我们有了注意和防备……”
  微微一顿,又道:“人生何处不相逢……如果这位老人家是个‘有心人’,可能吾等还会遇到他……”
  谈话中,时间消逝得很快,似乎没有多久,晨曦初曙,已是黎明时分。
  三人漱洗一番过后,离开客店,又踏上征程。
  于秋秋眨动两颗圆滚滚的眸子,问道:“岳大哥,咱们此去鄂东英山,还需要多少天脚程,才能到那里?”
  岳奇看到她这副脸色神情,含笑道:“秋妹,吾等并无重要事情在身上,不必紧紧赶路……
  如果赶时间的话,绕行捷径,施展轻功身法,一两天就可到英山了!”
  他话题投向走在前面半步的姜青身上,道:“姜兄弟,上次你提到那个‘银枝寒梅’金昭,她是昔年一位高人‘碧池玉莲’易玫门下弟子?”
  姜青道:“‘银枝寒梅’金昭,在姜青身上接连施展杀手,要将我置于死地……她使用一种‘灵芙子母金弹’的暗器,后来据杭州的战大哥,与卫前辈推断,‘灵芙子母金弹’是‘碧池玉莲’易玫,昔年震慑天下武林的秘门绝技,从这一点看来,金昭学得易玫秘门绝技,该是列入门墙的弟子了!”
  两人已相处了一段不算短的时间,是以岳奇对姜青的情形,已有若干清楚……
  沿途聊谈中,岳奇问道:“姜兄弟,昔年‘双飞’之一的‘无走飞环’李琰玉,是金昭的奶奶?”
  姜青点点头,道:“三年前‘大渡口’一次战役中,姜青和李琰玉都受了伤……结果,李琰玉丧命在我‘金龙夺’之下……”
  岳奇一声轻“哦”,这才想了起来……
  不错,姜兄弟还有一柄古仙神兵的“金龙夺”兵刃,同时邪神厉老前辈,还传他一套“大尊夺法”,由于太过威猛,是以很少施展此学。
  岳奇心念游转,又道:“金昭为了要报三年前,她奶奶丧命‘大渡口’之仇,才找上你的……”
  姜青点点头,道:“是的……但是,卫前辈嘱咐姜青,‘不能将金昭比作金羽,他们虽然同姓,并非同胞兄妹’……”
  岳奇困惑问道:“卫岛主向你说这话,又是何种含意?”
  姜青顿了顿,才接口道:“可能是指三年前,‘大渡口’的那次战役……”
  岳奇问道:“姜兄弟,‘玉哪咤’金羽又是何种身世来历?”
  姜青道:“三年前,‘大渡口’那次战役,金羽弃剑狼狈离去……
  他原来是武林‘三绝掌’之一,‘魔龙掌’谢石之子,谢志的弟子。”
  岳奇若有所悟的微微点头,道:“姜兄弟,当初卫岛主告诉你那句话的含意,可能就在这上面……”
  于秋秋接口问道:“青哥,那个‘银枝寒梅’金昭,平时使用的是什么兵器?”
  姜青回忆了下,道:“一口剑……‘青霜剑’……”
  秋秋又问道:“她施展的剑法如何?”
  姜青知道秋妹是个好胜的女孩子,一笑道:“剑法还可以……只是她那套‘灵芙子母金弹’暗器,诡秘突出,使人防不胜防……”
  秋秋一嘟嘴,道:“我偏不信这个邪……她有‘灵芙子母金弹’,我有‘天星寒雨针’……有机会我要斗斗这个‘银枝寒梅’金昭。”
  铁翎岳奇已把“彩莺”于秋秋视作自己胞妹,他插嘴道:“秋妹,关于‘银枝寒梅’金昭的事,长离岛卫岛主已经嘱咐过姜兄弟……是以,‘天地门’与‘玉哪咤’金羽那边,我们兄妹两人,不妨可以放手去干……”
  于秋秋努努嘴,轻轻“嗯”了声!
  姜青抬头朝天色望了眼,日正当空,已是晌午时分……
  又朝官道两端看了下,前无镇甸,后无人烟。
  他苦笑了下,道:“岳大哥、秋妹,前面没有打尖之处……这顿午膳,我们只有空下来了!”
  岳奇、秋秋尚未接口回答,迎风传来一缕声音,听来很清楚,却是十分幼细。
  “不必担心这顿午膳,老夫这里备有酒菜,只是粗菜淡酒,有失敬意!”
  于秋秋站停脚步,两眼眼睛直瞪出来:“青哥、岳大哥,空荡荡的官道上,只有咱们三人走着……哪里来的说话声?”
  两人也跟着站停下来……
  铁翎岳奇朝官道上缓缓回头一匝……这是一条迤逦而上的山径,左侧山岩峥嵘,右边是一片浓荫高张的树林。
  岳奇回头一瞥过后,向右边树林处,道:“既然有高人相邀,某等受之有愧,却之不恭了!”
  从树林传来一缕笑声,道:“人生何处不相逢……老夫知道三位此乃必经之道,同时又前无镇甸,已在此恭候多时呢!”
  姜青脸色微微一怔,道:“岳大哥,听树林里传出的说话声音,好像是有一面之交,相识的人!”
  岳奇一笑,道:“姜兄弟,咫尺之间,我们见过面,自然就知道了……”
  三人走进官道边树林,一阵呵呵呵笑声又起,接着在道:“三位走向这边……”
  三人循声穿过一片树林,纵目看去,前面一块丈来方圆,平坦的草地,有一老者含笑挥手招呼……
  于秋秋诧然怔了下,道:“原来是他……”
  铁翎岳奇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真个人生何处不相逢……这是你老人家有心人了!”
  姜青目注看去……这位老人家年有七十多岁,穿的文巾儒衫,脸色红润,精神矍铄,正是在前面“白杨桥”镇上卖卜算命的老者。
  岳奇拱手一礼,道:“但不知你老如何称呼?”
  老者含笑道:“老朽‘鲁平’,给江湖同道加上‘知机叟’的称号……”
  “‘知机叟’鲁平!”岳奇倏然想了起来,道:“敢情早年北地武林,一位有‘神卜’之称的鲁平,亦是鲁老丈了!”
  知机叟鲁平道:“这是些见不得人的玩意儿,现在从你‘铁翎’岳大侠嘴里说出来,那是愧煞老朽了……”
  铁翎岳奇一怔,道:“鲁老丈如何识得岳某江湖上的小姓,贱称?”
  鲁平道:“如果不知你‘凌霜会’副会主‘铁翎’岳奇,与‘天地门’有水火不相容之隙,老朽又怎会在‘白杨桥’留下八字……指出‘识时务者为俊杰’!”
  岳奇听到这些话,却是无法完全会意过来……
  他看到草地上,整整齐齐铺着一块白布,上面有酒有菜,还有几付杯筷,知道此老一番盛情,在这里接待自己三人的。
  若在酒中相谈,相信自会知道其中内委经过……有了这样想法,他也就不再问下去。
  岳奇将姜青和于秋秋两人,向鲁平引见介绍了下。
  鲁平向秋秋见过礼,朝姜青这边,道:“原来这位是今日武林旭日东升的‘火云邪者’姜大侠,老朽久仰了!”
  姜青谦虚地道:“鲁前辈过奖,姜某不敢……”
  鲁平连连摇头,道:“姜大侠,‘前辈’两字,小老儿不敢领受,老朽痴长几岁,就用‘老丈’相称,听来才不见外……”
  手一摆,向三人呵呵笑道:“这里无桌无椅,席地而坐,实在不成体统……”
  岳奇一笑,道:“鲁老丈,江湖中人不拘小节,吾等打扰老丈之处,已经十分不安了!”
  四人席地围坐,鲁平宾主酒杯里斟下酒,举樽相邀,道:“难得,难得,老朽今日能邀上‘火云邪者’姜大侠,‘铁翎’岳大侠和这位于姑娘共席,堪称一桩快事。”
  酒后,岳奇问:“鲁老丈,你如何知道‘凌霜会’岳某,与‘天地门’水火不相容之隙?”
  知机叟鲁平道:“老朽常年浪迹江湖各地,武林中风吹草动之事,有的耳听,有的目睹,知道的就比旁人多了……”
  微微一顿,又道:“‘天地门’开山立坛,前后还不到一年,所作所为,却是令人不齿……”
  岳奇听到这话,突然想到一件事上,试探问道:“鲁老丈,你可知道‘翠雨剑客’侯申此人?”
  知机叟鲁平道:“‘翠雨剑客’侯申,乃是江南武林知名之士,老朽当然识得此人……”
  一笑,又道:“岳大侠带领‘凌霜会’中弟兄,在浙皖交境‘弥陀集’此举,给‘天地门’当头一棒,亦为天下武林中人所喝彩!”
  铁翎岳奇这一听,已有几份会意过来……难怪这位鲁老丈识得自己。
  鲁平一口酒送进嘴里,朝三人回头一瞥,道:“三位留宿九华山之麓‘七望溪’镇上,有否遭到‘天地门’的暗袭?”
  岳奇道:“鲁老丈偈语示警,果然不出所料……”
  他把当时情形,告诉了这位知机叟鲁平,指着姜青又道:“夤夜‘天地门’来犯,是给我这位姜兄弟所挡退的……”
  鲁平朝姜青目注一瞥,向岳奇问道:“找上你三位的,是‘天地门’中坛主?”
  姜青含笑接口道:“不是‘天地门’中坛主,来人是‘梵谷樵翁’耿策座上嘉宾‘铁钵叟’莫元……”
  “‘铁钵叟’莫元?”鲁平知道此人,“老朽与莫元,虽然江湖上同样有‘叟’字之号,但是身怀之学,却要相差一大截了……”
  他并非怀疑,而是含着惊诧的口气,问道:“姜大侠,这位来自湘中牛头岭的‘铁钵叟’莫元,遭你所败退?”
  姜青将夜晚那场激斗的情形,简要的说了下,又道:“莫元断去左手三指,姜某再招递上,指向莫元胸窝,突然心念闪转,不能妄开杀戒,就把堪堪递出的一招,收了回来……”
  知机叟鲁平连连点头。
  岳奇一笑,接口道:“铁钵叟莫元倒是一位个性中人,临去时,他向我姜兄弟留下一句话,说是:‘老夫虽非贪生怕死之流,却也心领了……江河汇海,自有后会之期……老夫败于你手,给你所伤,还称你一声‘英雄’……’。”
  知机叟鲁平若有所思中,又微微一点头,才道:“姜大侠不但大智大勇,且是宅心仁厚……日后可以挡住江湖腥风血雨,是天下武林之福。”
  姜青听得脸上有点红热……端起酒杯把酒送进嘴里,掩去了这份窘态。
  秋秋这双圆滚滚秋水似的明眸,却是一霎不霎地朝他看来。
  知机叟吃喝中,想到一个话题上,道:“老朽行走江湖,探听来的新鲜事,却也不少,江湖上又有新的门派创立……”
  姜青听得注意起来……
  铁翎岳奇接口问道:“鲁老丈,此门派如何称呼?”
  鲁平道:“此门派名叫‘红袖盟’,里面一色都是巾帼女杰的女弟子……”
  姜青一声轻“哦”,朝鲁平看来。
  鲁平接着在道:“此‘红袖盟’的创立,跟‘天地门’前后相隔没有多久,可是这些女弟子的作为,跟‘天地门’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姜青无法会意过来,试探问道:“鲁老丈,你所指的‘红袖盟’又如何?”
  鲁平道:“据老朽所指,‘红袖盟’中女弟子,虽然带了几份傲气,但行事为人,义之所在,舍身取义,却是巾帼英雄的风范。”
  铁翎岳奇听来暗暗一怔,心道:“此‘义之所在,舍身取义’八字,乃是某等创立‘凌霜会’的宗旨,原来江湖上的也有此一‘同道’。”
  姜青虽然过去从长离岛“飞燕楼”中弟子那里,探听到若干有关“红袖盟”门中情形,现在他听知机叟鲁平说出这些话后,就即问道:“鲁老丈,‘红袖盟’掌门人,是何等样人物?”
  鲁平道:“就是老朽方才所说,‘红袖盟’门中都是女弟子,所以她们掌门人也是一个年轻女子……那是武林中有‘银枝寒梅’之称的金昭金姑娘。”
  铁翎岳奇脸色一怔,朝姜青这边看来……
  其实姜青早已知道此事,只是目前从知机叟鲁平处,获得一个更确实的证明而已。
  是以,他并未显出有任何异样的神情,只是轻轻吁吐子口气。
  这顿别致的午膳,三人在知机叟鲁平的相邀之下,愉快地结束。
  铁翎岳奇对这位行止离奇的知机叟鲁平,十分感到兴趣,含笑问道:“鲁老丈,此去你又往何处?”
  鲁平收拾起草地上的杯筷,抬脸一笑,道:“老朽随遇而安,亦是逐水浮萍,飘到哪里,就是哪里!”
  三人听到这话,道了声“后会有期”,分袂离去。
  于秋秋含笑道:“青哥,那位鲁老丈有点怪怪的……”
  他含笑说出这话,姜青脸上看不到笑容,岳奇脸色也凝得紧紧的。
  可能眼前岳奇有跟姜青同样的想法,他开腔道:“姜兄弟,岳奇就用了过去卫岛主跟你说的那句话……
  金昭和金羽虽然同样姓‘金’,但是他们并非同胞兄妹……
  所以,你对金昭的事,需要善加处置,不能稍有疏忽才是。”
  姜青颔首道:“是的,岳大哥……”
  微微一顿,又道:“但,都是她找上姜青的,而且用的招式凶狠毒辣,恨不得一剑将我置于死地。”
  岳奇感触地道:“姜兄弟,这也难怪金昭……一脉相传的尊亲之仇,不共戴天……三年前,‘大渡口’一次战役,她奶奶‘无走飞环’李琰玉,就是丧命在你‘金龙夺’之下的……”
  姜青默然……他找不出适当的措辞来回答。
  岳奇又道:“姜兄弟,‘银枝寒梅’金昭对你这股仇恨,如何设法将其化解……从知机叟鲁平那里听来,‘天地门’中那伙人,不能与金昭掌门的‘红袖盟’所能比拟……”
  姜青已听出岳大哥话中的含意,点点头应了声,道:“是的,岳大哥!”
  于秋秋一努嘴,道:“岳大哥,人家找上门,来打青哥,总不能光是挨打,不还手!”
  岳奇沉思了下,道:“秋妹,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不过,你岳大哥亦并非是这意思,而是如何设法将其化解!”
  姜青点点头,道:“是的,岳大哥……”
  --------------------------------------------
  潇湘子 扫描,小糊涂仙 OCR,潇湘书院 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