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邪神外传》

第五章 疑窦重重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他向秋秋问道:“于姑娘,你喜不喜欢这把宝剑?”
  秋秋见他问得出奇,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她朝姜青这边望了眼,才始点点头“嗯”
  了声,替代了自己的回答。
  于秋秋虽然从师父那里,学得一套“寒水沉羽剑”剑法,由于没有一把称手的长剑,才以“缅刀”作了防身使用的兵刃……
  偏偏那口缅刀,又给姜青“奔雷剑”在刀尖处,砸了一个米粒大的缺口,是以此番看到这把“龙渊宝剑”,心里却有几分喜爱……
  长离一枭听到铁翎岳奇说出这话,含笑试探的问道:“岳兄,如果于姑娘喜爱这把‘龙渊宝剑’,你愿意割爱相赠?”
  岳奇颔首道:“岳某正有此意……不过……”
  欲语还休,顿了下来。
  姜青见铁翎岳奇愿意将这把“龙渊宝剑”赠于秋秋,心里十分高兴,秋妹缅刀给自己砸损,此妹刀剑俱绝,正需要一把称手上好的宝剑。
  但,他见岳奇话到半截停了下来,似乎尚有其他要求条件,就即道:“岳兄不必见外,如有附带要求条件,区区不才,可以替于秋秋承担下来。”
  岳奇一笑,道:“倒并非要求条件……于姑娘乃是昔年空门侠隐玉真前辈高足,岳某一时技痒,想用随身兵器一对‘金瓜链子锤’跟她印证几招……”
  岳奇提出这样一个“要求”,大出长离一枭等众人意料之外。
  于秋秋脆生生“咭”地一笑,道:“但不知岳副会主,秋秋要用何种兵器跟你印证武技?”
  岳奇一指“龙渊剑”,道:“于姑娘,就用此剑如何?”
  秋秋含笑点头,道:“好的,秋秋奉陪就是。”
  铁翎岳奇等一伙人来“长兴客栈”,包下整个进深后院……岳奇客房外,就是一座宽敞的庭院。
  姜青见秋秋亮出“龙渊剑”,咬耳叮咛道:“秋妹,你跟岳副会主印证武技,千万不能施展重手……”
  秋秋点点头,道:“青哥,我知道。”
  两人来到这座有十来丈方圆的庭院,众人围立边上作壁上观。
  铁翎岳奇站下庭院中央,抡舞手上一对链子锤,吐声道:“于姑娘,岳某进招了……”
  “唰!唰!”声中,一招“流星追月”,向于秋秋兜面打来。
  于秋秋柳腰一扭,一声“来得好”,不格不架,宛若翔空彩凤,翩游而起。
  她这一个身法,连长离一枭,穷侠葛松,看得都暗暗点头。
  岳奇双锤走空,回身如电,再招“花雨缤纷”,“唰唰!唰唰!唰唰!”,一招三式向于秋秋递到。
  秋秋身如轻燕。连展“垂柳迎春”,“凌波羽飞”,“蓝天行云”三个身法,闪开铁翎岳奇一招三式。
  岳奇一声清叱:“着!”
  锤走前身,一股破风锐响过处,一对链子锤一上一下,向秋秋上中两盘袭到。
  于秋秋“铁板桥”,“大挪身”一次完成,闪开岳奇第三招。
  岳奇吼喝道:“于家妹子,难道你岳大哥不够你看的……”
  这个“的”字出口,链子锤招是“斜掠拍翼”,向秋秋拦腰扫来。
  于秋秋一声轻啼:“岳大哥,秋秋得罪了!”
  声随身转,秋秋不用剑锋,用剑脊,“当”的声,一记硬招架上,流星锤震弹而回。
  岳奇握钢链的一双虎口,震得发热发烫,心里暗暗震惊不已!
  于是——
  肘腕一带,一招“彩凤移巢”,双锤齐发……一奔胸腹,一击太阳。
  秋秋一个“流水步”,腾后五六尺,岳奇双锤又打了个空。
  岳奇虽然不是激起“真火”,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却也满肚子不是味道……
  他抡起一对链子锤,翻翻滚滚,上上下下,舞了一个风火不透……前后左右,都是一片流星锤的影子,朵朵金花,漫天纷飞。
  “彩莺”于秋秋抡舞手中“龙渊剑”,把“寒水沉羽剑”剑法,尽量施展开来……
  只见万朵金花,卷住一条银蛇似的影子,挥挥霍霍,夺目生光。
  两人这一照面,三十余合不分胜负。
  壁上观的姜青,轻声向旁边长离一枭,道:“卫前辈,秋妹与岳副会主是印证武技,不能让任何一方受到伤害才是!”
  长离一枭一点头,道:“不错,小兄弟……那位岳副会主看来有点沉不住气了,待我劝阻他……”
  他面对中央两人打斗处,吐出一口真气……这是“御风驭音”的内家功力。
  剑、锤正在激战中的两人,同时听一缕细若蚊鸣似的声音:“秋秋、岳兄,你两人旗鼓相当,势均力匀,不妨到此为止,不然会造成莫须有的误会。”
  秋秋刚才已有姜青的嘱咐,现在听到卫岛主用内家功力传来的声音,立即虚晃一招,闪退五尺。
  岳奇听到长离一枭,用“御风驭音”传来的声音,见秋秋跃身闪退,也就收起兵器。
  两人来到场子边沿,秋秋含笑道:“岳大哥,你一对流星锤可真厉害……”
  岳奇脸一红,道:“于家妹子,你别在我脸上贴金了。”
  众人进来客房,岳奇一指秋秋纳入剑鞘的“龙渊宝剑”,道:“于家妹子,现在这把剑是你的啦……”
  秋秋尚未回答,长离一枭突然接口道:“慢着……”
  他说出这两个字,在场众人莫不愕然……
  姜青更显出一副诧异而困惑的神情,朝老哥哥长离一枭看来。
  长离一枭向秋秋一笑,道:“秋秋,这把‘龙渊宝剑’是稀世珍物,仙家神兵,乃是‘凌霜会’副会主‘铁翎’岳奇所有……你‘师出无名’,如何能受下这把宝剑?”
  于秋秋听来也对……自己与铁翎岳奇素昧生平,今日才是第一次见面,如何能收下这样珍贵的赠品?
  秋秋脸上涌起一层红云,回不出话来。
  长离一枭目光移向岳奇,含笑道:“岳兄,老夫倒有一个主意……用你一把宝剑,换得一个武功绝世,智勇双全的妹子,你是不是高兴?”
  铁翎岳奇一愣,一怔……感到十分意外。
  穷侠葛松颔首一笑道:“卫岛主这个主意不错……双方结下这门‘干亲’,可添武林一段佳话。”
  “彩莺”于秋秋脸一红,咭咭笑了起来。
  长离一枭向于秋秋道:“秋秋,还不快上前见过你义兄岳奇大哥?”
  于秋秋用了半跪之礼,向岳奇道:“秋秋见过义兄……”
  岳奇也跪下一膝,半跪受礼,道:“愚兄不敢。”
  这一来,姜青向岳奇也换了个称呼,道:“岳大哥,恭喜你多了个妹子……”
  秋秋朝他一瞪眼,道:“青哥,以后你若欺侮我,看我岳大哥会不会放过你?”
  众人听来哄然大笑……
  姜青却是摇头苦笑!
  于秋秋收起“龙渊宝剑”,向岳奇道:“哥哥,妹子向你谢谢啦!”
  岳奇含笑道:“妹子不必道谢,大哥所有的,你全可以拿来使用。”
  这一番折腾,已是夕阳西下,倦鸟归林的暮色时分……
  岳奇吩咐店家,客房里摆上筵席。
  吃喝时,姜青向岳奇问道:“岳大哥,‘凌霜会’会址,设在何处?”
  岳奇道:“鄂东英山‘九回坡’……”
  “九回坡?”于秋秋听来出奇,忍不住问道:“岳大哥,怎么会有这样一个怪名称?”
  岳奇含笑道:“‘九回坡’在英山之腰……三左三右,迂回曲折,不是老马识途,很难找去那里!”
  由于姜青改口“大哥”,岳奇目注姜青一瞥,向于秋秋道:“妹子,你与姜兄弟你两口,随同大哥往英山‘九回坡’一游如何?”
  秋秋听到“你两口”这话,脸上一阵红热起来,目注姜青轻轻问道:“青哥,我等随同大哥英山一游如何?”
  姜青没有立即接下回话,视线投向长离一枭这边看来……
  长离一枭接触到他投来的目光,道:“小兄弟,你和秋秋随同你们大哥英山一行也好……老夫行踪不是杭州战府,就是长离岛,再不然你探听‘飞燕楼’江湖各地分舵,也会知道。”
  姜青道:“卫前辈,中秋有‘玉哪咤’金羽之约,吾等需要有所准备……”
  长离一枭缓缓颔首,道:“小兄弟,这件事老夫不会遗忘的,你可以安心。”
  姜青向穷侠葛松问道:“葛帮主,你带了小松儿,准备去往何处?”
  葛松一笑,道:“姜大侠,穷家帮中弟子,处处为家,处处是家……就是刚才卫岛主说的,你要找葛某的话,向穷家帮各地分舵一问便知。”
  长离一枭、姜青、于秋秋、穷侠葛松和小松儿等诸人,在“长兴客栈”逗留一宿,次日各个分道扬飙……
  长离一枭和葛松师兄弟二人,前后告辞离去,留在“长兴客栈”的是姜青、秋秋他们俩。
  岳奇将“凌霜四杰”叫近前,道:“你等四人,可先取道回鄂东英山,将这里情形禀报会主……岳某与秋秋姑娘、姜大侠衔尾就来。”
  四人躬身应命,回自己客房,收拾一番后,也自离“长兴客栈”而去。
  一行三人,顺着皖南官道,往鄂东英山而来……他们是“铁翎”岳奇、“彩莺”于秋秋,和江湖中有“火云邪者”之称,其实并不“邪”的姜青。
  铁翎岳奇突然想到那件事上,问道:“姜兄弟,你在‘长兴客栈’客房里,向卫岛主所说的‘玉哪咤’金羽是谁?”
  沿途上,姜青把有关金羽的一些情形,告诉了岳奇,接着道:“金羽给皖东点苍山落雁峰,‘魔圣’乙休子收列墙门,‘天地门’掌门人‘梵谷樵翁’耿策,是‘魔圣’早年的弟子……”
  岳奇一声轻“哦”,道:“如此说来,‘天地门’掌门人耿策和那个金羽,还是同门师兄师弟呢?”
  姜青一点头,道:“是的……‘天地门’与姜青,原无恩仇过节,其原因就是由金羽而起的……”
  岳奇道:“你们约在中秋节一会?”
  姜青将“玉哪咤”金羽,杭州红面韦陀战千羽府邸,两番投书经过,也说了出来,又道:“金羽先是约姜青,端午节前一日在点苍山落雁峰一会……继后又宕延到中秋前一日……”
  于秋秋接口问道:“青哥,那个金羽把原来约定的时间,延宕下来,那是玩的什么玄虚?”
  姜青沉思了下,才道:“可能要一探我等虚实……到时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情况之下,才露脸出手。”
  岳奇问道:“姜兄弟,三年前‘大渡口’战役,金羽弃剑狼狈离去,后来投入‘魔圣’乙休子墙门,据你们所知,那个金羽有没有学到一些惊人绝学?”
  姜青点头道:“金羽已学得‘飞花却敌,摘叶伤人’之类的内家绝技……”
  岳奇困惑问道:“姜兄弟,你跟‘玉哪咤’金羽,自‘大渡口’之役后,未曾照面交过手,如何知道他已怀有这等内家绝技?”
  姜青道:“金羽第一次留书,顺我盟兄战千羽大哥府邸,以‘飞花却敌,摘叶伤人’的内家功力,将纸笺嵌入大厅正中横梁……”
  岳奇脸色微微一怔,道:“仅短短三年之间,金羽武技居然有这等神速?”
  姜青一点头,道:“不错,岳大哥……吾等所惊奇的,并非金羽施展这手内功绝技,正是你刚才所说,短短三年之间,他竟学得这类上乘绝技?”
  岳奇问道:“姜兄弟,金羽前后两次投书,他自己从未露过一次面?”
  姜青道:“他自己虽然未曾露过一次面,但‘天地门’中人,已数次找上姜青……”
  于秋秋道:“青哥,那些人实在太可恶了……上次半屏山之麓,你差点为那个喇嘛和尚麦伦的‘蝎爪功’所害!”
  铁翎岳奇接口道:“姜兄弟,你自己要随时多加小心才是。”
  姜青点点头,道:“是的,岳大哥!”
  三人边谈边走,遥目看去,前面已是一处镇甸。他们来到镇上,发现这里街市十分繁荣。
  岳奇道:“姜兄弟,小妹子,吾等找家酒肆饭店,就在这里用过午膳再启程!”
  两人听到这话,朝这条宽阔的镇街两边游转看去……
  找家酒肆饭店。
  秋秋一指前面,道:“那边围了大堆人,不知是在干什么的……”
  姜青纵目看去,镇街和横巷的交叉处,站了不少人……
  三人走近前,看到人堆里出来两人,其中一个在道:“这个卖卜相的,还真灵验呢……”
  另外那个道:“这些走江湖的相面先生,有的骗口饭吃,胡扯一通,但其中也真有一些名堂的……”
  秋秋转脸一笑,道:“岳大哥、青哥,我们过去看看……”
  三人挤进人堆里,看到中间一桌一椅,椅上坐着一个年有六七十岁的老者……
  这老者文巾儒衫,颔留清须,精神矍铄,脸色红润润的……如果走在街路上,谁也不会相信,这老者是卖卜算命的相面先生。
  这时就有一个年轻人走来测字摊前,喜孜孜的从桌上方盒里,拈起卷成一卷的纸笺。
  他张开纸笺看时,脸上笑容硬生生收了起来……原来纸笺上是个“死”字。
  椅上老者道:“年轻人,测字乃是触机,不必看到纸笺上字,感到有所不安……你拈此笺,问的是甚么事?”
  年轻人呐呐道:“我……我问的是婚事,是不是有这缘份,想……想不到拈来一个‘死’字。”
  老者接过年轻人手中纸笺,曲指算了算,又朝纸笺上这个“死”字看了半晌,向年轻人含笑道:“恭喜恭喜……年轻人,从笺中这个‘死’看来,你问的婚事,大吉大利,是桩美满良缘……”
  年轻人脸色一怔,两眼直直地朝测字先生看来……
  围立边上的于秋秋,轻轻“哦”了声,侧脸朝姜青投过一瞥。
  老者提笔濡墨,在一张白纸上,将笺中这“死”字,一分成二,上面写下“一”,下面成了“宛”的字形。
  接着在“一”下面,加了个“对”字,在“宛”的下面,添上一个“鸟”字,成了个“鸳”字,在“鸳”的下面,写上一个“鸯”字。
  “死”字拆开,一番添加,成了“一对鸳鸯”四个字。
  老者一指纸上四字,哈笑道:“年轻人,你问的婚事是否顺逐,现在测字触机,成了‘一对鸳鸯’四宇……你这桩婚事大吉大利,该是美满良缘了!”
  桌边的于秋秋,听来有趣,脆声声“咭”地笑了声。
  座椅上老者,转脸朝三人这边望了眼。
  问卜的年轻人,听到老者这些话,脸上又绽出一副笑容来。连连道谢,桌上放下一块碎银离去。
  站在两人边上的铁翎岳奇,向老者拱的手一礼,道:“先生请了……君子问凶不问吉,请先生不吝指点迷津!”
  姜青和秋秋见岳奇上前问卜,似乎感到几分意外和突然。
  老者朝岳奇注视了眼,又向旁边姜青、秋秋两人望了一望,似有所思的微微一顿,才向岳奇道:“尊驾既然问凶不问吉,恕老朽直言了……”
  他接着问道:“敢情三位是路过此地?”
  这老者是相面卖卜的,显然有阅人的经验,姜青和秋秋,这对器宇轩朗,清丽娟秀的年轻男女,跟这个气质不凡的铁翎岳奇站在一起,相信他们三人是一起的,是以才会问出此话:
  岳奇微微一点头,道:“不错,某等三人,此去鄂东英山,路过此过。”
  老者沉思了下,挥笔在纸上写下八字……
  三人注意看去,纸上写的是“逢九转七,舍地行溪”八个字。
  老者指着纸上八字,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此乃权宜之计而已。”
  铁翎岳奇轻轻念出“逢九转七,舍地行溪”八个字,若有所思的顿了顿,才向边上两人道:“姜兄弟、小妹子,我们走吧……”
  他放下一块银子,向老者抱拳一礼离去。
  三人走进镇街一家饭店,店伙送上酒菜后,于秋秋想到刚才那回事上,道:“岳大哥,写下那八个字,是甚么含意?”
  铁翎岳奇缓缓颔首道:“刚才那卖卜老者,看来并非等闲中人……他写下这八个字,可能是出于一番善意的劝阻……”
  “‘逢九转七’?”姜青自语地道,“‘九’……这主要含意,就在此‘九’字上……”
  岳奇突然想了起来,道:“姜兄弟,吾等三人,行程匆匆,却把一件事竟忘了……”
  两人一奇、一怔……却无法会意过来。
  岳奇又道:“前面再去不远,就是皖南九华山……”
  “皖南九华山?”姜青倏然想起:“九华山‘莫怀谷’是‘天地门’总坛所在地。”
  岳奇一点头,道:“不错,‘逢九转七’……卖卜老者敢情已看出吾等三人行藏,同时这位老人家对江南武林中情形也十分清楚……”
  于秋秋接口道:“岳大哥,卖卜老者是暗示吾等,别闯入九华山,转向这个‘七’……”
  岳奇缓缓一点头,道:“是以他才说出‘识时务者为俊杰,此乃权宜之计’这话……”
  姜青困惑道:“那个‘七’又是何种含意?”
  岳奇把店小二叫了过来,问道:“店家,吾等是路过此地,不知贵处是甚么所在?”
  店小二一弯腰,道:“回客官,小地方是‘白扬桥’……”
  姜青接口问道:“向西下一驿,又是何处?”
  店小二沉思了下,道:“向西……下一个去处,如果三位不上九华山的话,向西拐左,那是兜过九华山山麓,有个叫‘七望溪’的市集……下一个去处就是‘七望溪’了!”
  岳奇道谢了声,店小二哈腰一礼离去。
  岳奇向两人道:“姜兄弟,秋妹,这样说来就对了……卖卜老者写下‘逢九转七’,那是暗示吾等别闯入九华山,转向山麓左拐的‘七望溪’镇甸……”
  微微一顿,又道:“下面一句‘舍地行溪’……这个‘地’字是指‘天地门’,那个‘溪’就是‘七望溪’了。”
  于秋秋道:“岳大哥,那个卖卜老者,原来还真不单纯呢!”
  岳奇“嗯”了声,道:“所以他写下八个字,又说了两句‘识时务者为俊杰,此乃权宜之计’这话。”
  姜青道:“这位卖卜的老人家,可能对九华山‘天地门’中情形,知道很清楚,同时刚才岳大哥说出鄂东英山,也已引起他所注意……”
  岳奇道:“这位老人家即使不是风尘侠隐之流,也是一位游戏人间的武林前辈,是以他会以看相卖卜的姿态,在江湖上露脸……”
  喟然长叹的又道:“可惜不知此老武林中的名号,和他的来历……”
  姜青问道:“岳大哥,卖卜老者留下八个字,吾等又将如何决定行止?”
  铁翎岳奇道:“姜兄弟,此虽然是卖卜老者一番善意的劝阻,但我们三人此回鄂东英山,原来就没有闯入九华山的打算,是以就不妨照他老人家的意思,由山麓拐左,由‘七望溪’镇甸绕过……”
  于秋秋接口道:“如果‘天地门’找上门来呢?”
  岳奇一笑,道:“秋妹,如若‘天地门’发现我们三人行藏,找上前来,那就要跟他们一番周旋了。”
  三人用过午膳,出来镇街,再走向横街岔路处时,那卖卜老者已不知去向。
  暮色四笼时分,三人顺着官道,已抵九华山左麓的“七望溪”镇上。
  这里“七望溪”镇甸,要比前面“白杨桥”更热闹繁华,不啻是一处县城所在。
  于秋秋嘻嘻一笑,道:“青哥,我们又要上饭馆酒楼啦……每到一个地方,可以尝尝新鲜的口味……”
  姜青一笑,问道:“比天目山卧云岩的‘梅甸庵’如何?”
  秋秋一努嘴,道:“这怎么能比呢……‘梅甸庵’是‘梅甸庵’,下了山又是一回事啦……”
  岳奇一指前面,侧过脸道:“姜兄弟、秋妹,那边一家‘醉花春酒楼’看来不错……
  我们就去那里!”
  三人跨进“醉花春”大门门槛,店伙哈腰殷殷接待,把他们迎上楼座,三人要一览下面大街景色,找了一张窗沿桌座坐下。
  店家将酒菜端上,他们吃喝聊谈起来……秋秋跟姜青在一起后,也学会了喝酒,只是一餐喝上半杯,那是陪伴姜青而已。
  秋秋想到那回事上,问道:“青哥,你甚么时候,陪我上东海长离岛……”
  这情形铁翎岳奇还不清楚,是以接口问道:“姜兄弟、秋妹,你们上东海长离岛则是……要托卫岛主,不如先与‘飞燕楼’中弟子联络才是……”
  姜青含笑摇头,道:“不,我义父邪神厉勿邪,眼前就在东海长离岛,秋秋要见见他老人家。”
  铁翎岳奇倏然会意过来……秋妹虽然长得俏丽,但也能用上“丑媳妇难免要见公婆”这句话。
  他心念游转,连连点头含笑道:“对,对,姜兄弟……秋妹应该见见厉老前辈,让他老人家知道这事。”
  于秋秋听出弦外之音,脸蛋儿一阵红热起来……她不想参与他们之间的谈话,目光投向窗外,朝下面大街上看去。
  两人酒中聊谈,话题转到邪神厉勿邪身上,铁翎岳奇问道:“姜兄弟,厉老前辈乃是昔年一位前辈高人,如何又会成了你义父?”
  姜青从这些时候已看出来,知道铁翎岳奇乃是一位个性中人,是以就把自己早年的经过情形,简要的都说了出来,接着道:“后来经卫前辈一番诚意的相邀,现在他老人家逗留在东海长离岛。”
  姜青虽然话中一笔带过,但是铁翎岳奇听来却是很仔细……
  原来这位姜兄弟,长离岛上已有两房娇妻……一个是苏北丹阳湖“烟霞山庄”的大小姐玲玲姑娘,一个是江南武林有“云山孤雁”之称的夏蕙姑娘。
  铁翎岳奇心里却又思忖起来:“眼前小妹子秋秋,跟姜兄弟形影不离,似胶如漆,他们俩又是甚么名义呢?”
  不过他从沿途上来,两人分房而卧,显然秋秋还是一个玉洁冰清的姑娘家。
  姜青又谈到杭州庆春后街,战千羽府邸的三位结义盟兄……一笑又道:“大哥‘红面韦陀’战千羽,二哥‘大旋风’白孤,三哥祝颐,姜青末座恭陪,做了老么……”
  从这些谈话中,岳奇对这位武林有“火云邪者”之称的姜兄弟,有了更多的了解。
  于秋秋虽然视线投向窗外,但是旁边姜青向岳奇所说的话,也已进入她耳里。
  岳奇向秋秋道:“秋妹,你半杯酒早已干了,我们酒中谈话,你再吃些饭才是!”
  于秋秋轻轻一笑,吩咐店伙端上饭来。
  这家“醉花楼”饭店的楼厅雅座,虽然已是晌午时分但客人并不多。
  “噔噔噔”一阵楼梯声起,上来两个疾服劲装,身躯粗壮的中年人……
  其中一个大声吆呼,向店伙点了酒菜……另外那个,视线朝楼厅四围桌座,游转一匝……
  当他视线落向窗栏前姜青等桌座时,突然注视了眼,但很快把脸转了过去。
  接着,向他同来的伙伴,贴耳悄悄说了几句……
  这大汉听到这些话,转过脸投过一瞥……两人点下酒菜尚未端上,“噔噔噔”又是一阵楼梯声起,匆匆下楼而去。
  侍立边上的店伙,见这两位客人点了酒菜,还没有端上桌面,转身下楼离去,看来有点奇怪,却又不敢阻止他们。
  姜青和岳奇酒中谈着,秋秋没有插入他们话题,一口一口把饭扒进嘴里,两只眼睛就闲了下来……
  刚才那两人的情形,全都映入她的眼里……看到他们下楼离去,放下手中碗筷,轻轻“哦”了声,道:“这两人是怎么回事?”
  姜青听到于秋秋这话,转过脸问道:“秋妹,谁?”
  秋秋就把刚才情形说了下,又道:“两人前后朝这边张望了眼,接着悄悄说了些什么,就匆匆下楼去了。”
  姜青听来出奇,喃喃道:“这两人又是谁?”
  --------------------------------------------
  潇湘子 扫描,风云潜龙 OCR,潇湘书院 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