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邪神外传》

第三章 夤夜之战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客房里两人正在谈着时,突然外面院子一响“嗒”的石子坠地声!
  姜青脸色一怔,轻轻“嘘”了声,道:“秋妹,别声张,可能有人来犯……”
  吹熄桌上灯火,拉开房门纵目回转看去……这座十来丈方圆,静悄悄的院子边沿,站着一个年有六十左右的驼背老人,双目炯炯如电,朝着姜青张开的这扇房门看来。
  姜青在星月光亮下,看到这不速之客,心里暗暗诧异……此人素昧生平,是谁?
  他抱拳一礼,道:“何处高人,找来姜青客旅?”
  驼背老人嘿嘿一笑,道:“‘天地门’龙坛坛主‘驼龙’浦振,前来拜会‘火云邪者’姜大侠……”
  姜青听到这名号,微微一笑,道:“好说,好说……敢情浦坛主要与区区姜青,手下过几招?”
  “驼龙”浦振一点头,道:“不错……只是此地旅馆客店,怕会惊扰了别人,换个地点较量几手如何?”
  姜青颔首道:“姜某奉陪……但不知何时何地?”
  驼龙浦振道:“此时此刻,‘毛家铺’的西郊,半屏山下!”
  姜青道:“请浦坛主先行一步,姜某衔尾即到。”
  驼龙浦振“嘿嘿嘿”几声冷笑,跃身纵上“鸿福客店”风火高墙离去。
  姜青回进客房,带上兵器,向于秋秋问道:“秋妹,你可知道‘毛家铺’西郊,半屏山这一个地方?”
  于秋秋点点头,道:“我知道,出‘毛家铺’镇,西行十来里路就是半屏山下……青哥,我陪你一起去!”
  她话落,已把缅刀负上肩背!
  两人出客房,拉上房门,由风火墙电射而出……星月下犹若抹轻烟,往“毛家铺”西郊而去。
  两瞥身形荡空激射,“唰唰唰”几个起落,半屏山已遥遥在望。
  半屏山就像一座屏风,但左边却塌下一截,这“半屏山”之命名,可能由此而来。
  两人来到山麓,夜风呼呼,林木萧森,站在一块空地边,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姜青正在暗暗猜疑之间,山麓树林处,传出一响吆吼的声音,道:“浦坛主,让我‘旱地蛟’屠欣来看看,什么‘火云邪者’,是不是惊天动地,三头六臂的人物?”
  这响说话声中,空地边树林,“腾”的声,跳出一个黑脸猛汉,身高七尺,两臂浑粗,一双油钵大的拳头,两条粗眉,一对暴眼。
  此“旱地蛟”屠欣,也是“天地门”中拉拢来,江湖中有数的人物……
  旱地蛟屠欣,练得一身十三太保横练功夫,钢皮铁骨,刀枪不入,两臂有水牛般大的膂力。
  姜青见树林里扑出这样一个猛汉来,心里不由暗暗嘀咕!
  “驼龙浦振自己不露脸,出来这样一个人……难道今夜对方来个‘车轮大战’?”
  姜青心念正在闪转之际,左边树林,“唰”的一声疾如飞鸟,掠出一条人影,就像几两棉花似的,在旱地蛟屠欣三五尺处,飘落下来……
  一指旱地蛟屠欣,吐出一缕稚嫩的童子声音,道:“凭你这样一条泥鳅黄鳝,也配跟‘火云邪者’姜大侠交手,小爷来对付你,足够有余了!”
  姜青不由诧异,一惊!
  于秋秋悄声道:“青哥,那不是小松儿么?”
  姜青倏然想了起来……
  包括“穷侠”葛松在内的穷家帮中人,夜晚走出“高宾饭店”后,可能暗中护守自己,始终没有离开过自己和秋妹两人。
  对“天地门”中人物来“毛家铺”,穷家帮中人无孔不入,消息灵通,显然也知道得。
  旱地蛟屠欣看了这样一个小要饭时,却忘了小松儿刚才施展的轻功身法,吼喝声道:“你这个小要饭,你来这里讨饭,那是想在爷爷手中讨死了!”
  小松儿突然一个飞身,蹿起五六尺高,结结实实“啪”的声,兜面打了屠欣一记耳光。
  这手法之快,既是像旱地蛟屠欣这样的人物,居然也闪躲不开。
  站在空地边沿的秋秋,轻轻向姜青道:“青哥,小松儿身法真快!”
  旱地蛟屠欣大喝一声,道:“小杂种,取你狗命!”
  就在这响喝声中,猛一上步,一个“癫牛撞栏”之势,两个钵大的拳头,真向小松儿面门捶去。
  小松儿轻巧灵活,轻轻一闪身,连壁上观的姜青,也不知道这孩子用的什么身法,已经到旱地蛟背后。
  旱地蛟屠欣,这一气非同小可……大吼一声,猛地一个“金龙掉尾”,回身向小松儿扑来。
  小松儿一矮身,身子陀螺般一转,滴溜已滑出数步。
  旱地蛟又打了个空,几乎跌个“饿狗吃屎”,气得他哇哇怪叫如雷,抡起一双拳头,凌风似的,直向小松儿捣去。
  小松儿也不还手,一味施展“流水步法”……
  东来西闪,西来东避,就像走马灯似的兜着旱地蛟团团转……前后左右,都是小松儿的影子。
  旱地蛟枉有水牛般大的力气,累得一身臭汗,手上施展一套“八仙拳”,连对方的皮毛也没有沾着一下。
  边上壁上观的姜青,有所感触的向秋秋道:“秋妹,学武之人,自己需要有天赋的资质,小松儿虽然是‘醉丐’孟星之徒,但这孩子资质禀异,是以能有这等武技显出来。”
  旱地蛟屠欣,大吼一声,跳退两步道:“你这个小杂种,这就是你们‘穷家帮’,讨饭的本领么?”
  小松儿还没有开腔,左边树林传出一阵朗笑,大声道:“旱地蛟屠欣,你要会会‘要饭本领’,‘穷侠’葛松陪你玩几招……”
  这个“招”字刚出口,小松儿旁边飘落一个修长身材,年有五十左右,浓眉环眼的武士。
  小松儿见掌门师兄来到,就退下一边,来到姜青、秋秋两人站立之处。
  旱地蛟屠欣一指葛松,道:“你就是‘要饭头儿’葛松?”
  葛松一点头,道:“不错,真是区区葛松……你要领教穷家帮要饭本领,葛某陪你玩上几招……”
  旱地蛟喝声道:“臭要饭的,你别臭美……”
  说到这个“美”字,出招“八仙拳”,一双钵大的拳头,向葛松兜面打到!
  穷侠葛松冷然一笑,挪身闪过,使出他成名绝学“游鹰掌”,掌挟劲风,向对方递上。
  场子边沿的姜青,向松儿问道:“小松儿,你和你掌门师兄怎么会来这里的?”
  小松儿很懂事的道:“师兄跟咱松儿说,姜叔叔和那位姑娘,虽然本领了得,可是敌暗我明,会吃‘天地门’中人的亏,就暗中保护你们……”
  他一指对面树林,又道:“穷家帮中已把‘天地门’中情形,探听得清楚,知道他们藏身在半屏山下那边树林里……把你姜叔叔找来,他们来个‘车轮大战’,要把你累死……可是他们不知道,咱和师兄已守在这里……”
  突然,打斗场子里,传来一阵吼叫……旱地蚊屠欣这副二百多斤水牛似的身体,给穷侠葛松一式“霸王举鼎”之势,举了起来,离地三尺,向外一甩!
  旱地蛟哇哇连叫,身如断线纸鸢,飞出三四丈外,“叭”的声摔落地上。
  饶是旱地蛟屠欣,一身十三太保横练功夫,给穷侠葛松这一挫一扔,立时晕倒地上,再也爬不起身来。
  旱地蛟屠欣倒地,就即吆喝声起,树林边处跳出两个彪形大汉……
  一个叫“红灵官”马廷,一个叫“行者”巫清……都是“天地门”邀来的江湖好汉。
  马廷使用一口“厚背大环刀”,巫清手舞一根“豹尾棍”。
  双双飞跃而上,一左一右,已把穷侠葛松夹困在中间。
  姜青看到这情形,一声冷叱,道:“休得恃众逞凶,我‘火云邪者’姜青前来奉陪。”
  身形飞扬而出,截住红灵官马廷。
  眼前“穷侠”葛松,和姜青两人,都是赤手空拳。
  马廷大喝声,道:“呔,‘火云邪者’姜青,我“红灵官”刀下不斩空手匹夫,快亮兵器动手,”
  姜青冷然一笑,道:“不必,区区要会你‘红灵官’马廷,赤手空拳已够了!”
  马廷怒声骂道:“魔仔,这是你自己找死……”
  说到这“死”字,刀环哗啦啦一阵怪响,使个“独劈华山”之势,朝姜青兜头兜脸砸下。
  姜青一声“来得好”,挪身半步,马廷一刀,斩了个空。
  姜青挪身闪晃时,已展出赤眉石鱼所传“五行二仪掌”掌法……
  一招“金鼎焚圭”,横掌如刃,朝马廷面门,直切而下。
  马廷跃退两尺……掌势锐风掠过,拂着面门,其痛犹如刀割。
  马廷怒火涌起,倏地塌身,刀光一闪,一式“柘树盘根”,又向姜青双腿斩来。
  姜青一声长啸,身形闪晃,像魑魅游魂似的身形不知去向。
  马廷骇然一怔,正在愣愣抹眼看时,一缕声音,响起背后:“马廷,区区姜青就在你身后呢!”
  姜青不愿沾莫须有者之血,也不树立不必要的仇家,是以他非不得已时,不展使义父邪神嫡传绝学。
  刚才他闪身马廷背后,如果以他过去施展的身手,十个“红灵官”马廷,已血溅七尺,横尸地上。
  马廷回头一看,姜青不知何时,已站在自己背后……
  大喝一声,一招“玉带围腰”,挥手又是一刀,翻身猛扫而下。
  姜青心里很清楚,眼前红灵官马廷之流,只是受“天地门”中所利用,跟自己谈不上怨仇过节,只要略使薄惩,亦已够了。
  他见对方回身一刀砍来,又是挪身闪开。
  马廷怒不可遏,霍地一转,展出他成名江湖的“三绝刀”刀法,挥挥霍霍,卷起一道刀光,宛如游虹匹练,直扫过来。
  姜青展出早年“九天神龙”华明轩所传“大擒拿手”——盘、打、挑、拍、压、勾、拉、圆、转、滑……
  一式一招,迅如风飘,身形不离红灵官马廷刀光五尺以外。
  可是马廷已使尽了“压箱底”本领,也休想斩着对方一根汗毛。
  两人这一照面之下,已打了二十余招。
  姜青一声冷叱:“着!”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际,马廷猛然发觉自己左腿涌泉穴,吃了对方戟指一点……但是,等到发觉,已经晚了……
  “扑通”一声,身子一软,已跪到地上。
  现在马廷这副模样,已不是“红灵官”,那是塑在城隍前,一个捧元宝的小鬼……
  他这一跪下,再也站不起来。
  这边“行者”巫清,所擅长的却是一身小巧绵软功夫……还能打出一手“飞星丧门弩”。
  这个巫清在江湖上,是个有名心狠手辣的角色……他发现穷侠葛松赤手空拳来对付自己,心里已有了主意。他也不搭话,大喝一声,一个箭步,“豹尾三截棍”哗啦一抡,一招“乌龙掠地”,直向葛松打来。
  在棍棒中,三节棍列为威猛兵器……
  三节棍分为三截,又称“三截棍”,每一节之间,各用钢环套住。
  棍长七尺,抡舞之间,一丈圈内全是棍影,使敌人难为躲开。
  如果对方用兵器去格,三节棍逢硬拐弯,确是利害非凡。
  不过,使用三节棍的,要兼软硬两门功夫,武艺差一点的人,反为棍所累。
  “行者”巫清,却是此道能手……他朝葛松一棍打去,眼看对方已万难闪避。
  谁知“穷侠”葛松,只是闪身一扭,人已不知去向。
  巫清猛然一惊,张目四顾……
  突然左肩头被人拍了下,跟着一个声音冷冷道:“朋友,你这套棍法,敢情是向你‘师妹’学的?”
  巫清勃然大怒,一旋棍把,一响“哗啦”声起,一式“彩凤归巢”,翻身猛扫过来。
  葛松一闪身,又在两丈以外。
  眼前凭“行者”巫清的目力,居然看不出对方如何避避的。
  巫清两棍落空,已知道这“要饭头儿”不是轻易所能应付的。
  他外表上一副盛怒之色,飞步赶上,暗中已把一筒“丧门弩”,悄悄搭上机簧——
  又是一棍“五丁劈山”,向“穷侠”葛松的天灵盖砸下。
  葛松游身如电,已闪向一边。
  巫清把三节棍,舞起一片棍山,“呼呼掠风”一连数十照面……葛松步如行云流水,连衣角也没有被巫清的三节棍沾着。
  巫清吼叱一声,倒拖棍把,往后一跳……那是一副败退之状。
  “穷侠”葛松一个飞身,直扑过来……
  巫清突然一个“怪蟒翻身”之势,右手捉棍,一个盘打,直向对方下盘猛砸……
  左手一扬,一阵“嗒嗒嗒”之声,十二支“飞星丧门弩”,宛如一蓬银雨,急射而出——
  巫清考虑周密——生恐对方,有上乘内家功力,暗器难伤,特地将劲势集中,朝向葛松的五官七孔,直打过来。
  行者巫清认为自己这个主意想得不错……兵器、暗器齐齐施展,而且又出于对方不意,就是大罗神仙,也难闪避了。
  但是,行者巫清这一点却没有想到……这位当今江湖穷家帮帮主葛松,乃是玩暗器的大行家。
  昔年,葛松以一手“浮鹰掌”,和三十六颗“铁莲子”
  打遍大江以南,罕逢敌手。
  现在行者巫清要以暗器,来暗算“穷侠”葛松,那是“班门弄斧”了。
  穷侠葛松久经大敌,初交上手时,已经发觉巫清衣袖之内,藏有“弓筒”,已知是一种极歹毒的暗器。
  葛松虽然自己使用“铁莲子”暗器,那是与人照面交手,在危急之际,用来“掠阵、破阵”,而“铁莲子”俱是“白头”不渗毒药的。
  他自己使用暗器,但是痛恨江湖中人,使用歹毒无比的渗毒暗器。
  穷侠葛松一见巫清,明的暗的一齐发难,大喝一声:“来得正好!”
  左手一扬,一股强烈掌风,电掣而出……发出的这股掌风,渗入“太乙奇门罡气”力逾千斤,无坚不摧。
  巫清打出的十二支“飞星丧门弩”,触上“太乙奇门罡气”,立时化作满天碎屑,宛若一蓬雪花似的,飞舞落地。
  就在这同一刹那之间——
  葛松右手一沉,执住棍头,用力一拖,巫清握棍的虎口,立时震裂!
  巫清“哎呀”一声,三节棍已给葛松一手夺过……
  “不好”两字还在嘴里打转,葛松顺手一送,已把棍尖点上他右肩环骨的“天伤穴”上。
  巫清“扑通”一声,跌倒在地。
  这一来,这个惯用歹毒暗器伤人的行者巫清,一臂遭穷侠葛松所废,已不能再用“飞星丧门弩”伤人了。
  就在穷侠葛松裁下行者巫清之际,那边姜青已制住“红灵官”马廷。
  那边树林处嘿嘿数声冷笑,人影闪晃,“唰!唰!唰!”
  飞出三个人来……
  第一个是“天地门”龙坛坛主“驼龙”浦振,腰间缠着一条“九合金丝棍”。
  其余两个,一个是三十岁开外,短小精悍人物,号称“锦色猴”,名叫“史明”,捧着一对“判官笔”。
  判官笔有“双笔”“单笔”之分,这个锦毛猴史明所使用的是“双笔”。
  另外那个,年约四十左右……这人一张黑脸膛,一副络腮胡子,凶眉暴眼,手中捧着一支“吴钩剑”。
  “吴钩剑”这种兵器,相传出于春秋时,乃是伍子胥所创,也是一种古兵刃,后来渐渐失传,是以江湖上会使用“吴钩剑”的,已寥寥无几。
  此人叫“伏地狼影”杨迪,却精于“吴钩剑”这一门兵器。
  这两人亦是经“天地门”所邀,来插手助拳。
  “天地门”原来准备是“车轮大战”,把“火云邪者”姜青邀来半屏山之麓,即使不是血溅七尺,也要把他活活累死。
  可是在意想不到之下,穷家帮帮主葛松,带了小师弟插手进来。
  这边三人一出场,壁上观的“彩莺”于秋秋,亮出缅刀,一掠而至。
  眼前就成了三个斗三个的场面。
  驼龙浦振晚上在“高宾酒店”,已发现秋秋跟姜青在一起,显然是姜青亲密之人。
  浦振为了要报玉凤时娇,给姜青断发之仇,就亮出“九合金丝棍”找上于秋秋。
  两人并不搭话,“九合金丝棍”和“缅刀”,金铁交鸣声中,激战起来。
  锦毛猴史明,舞起双笔,直取穷侠葛松。
  伏地狼影杨迪,把吴钩剑一指姜青,道:“明知道你是‘火云邪者’姜青,你快亮出兵刃,咱伏地狼影杨迪,会会你邪神嫡传的绝学。”
  姜青见驼龙浦振,不挡住自己,而找向秋秋,暗暗感到惊奇……
  “彩莺”于秋秋身怀之学,姜青在天目山卧云岩时,已交手会过。
  他虽然相信秋秋不会败在驼龙浦振之手,但总有几分替她担心。
  眼前之计,姜青要把这伏地狼影杨迪快快打发掉,必要时,可助秋秋一臂之力。
  姜青向杨迪冷然一笑,道:“姜某要会你这头野狼,不需要施展邪神嫡传之学,赤手空拳会你几招。”
  杨迪怒目一瞪,牙关一咬,道:“咱杨迪不想占这份便宜……你既然赤手空拳,我也收起宝剑奉陪……”
  话到这里,就要把吴钩剑插回背后。
  姜青突然一招手,道:“慢着……你这头野狼,离开防身兵刃,就变了三脚猫,等一等,我找件家伙来奉陪就是。”
  他没有亮出背负“奔雷剑”,来到山麓处,见山脚沿有块石柱……
  这块插入泥地的石柱,五尺多长,两尺多宽,少说也有四五百斤重。
  姜青要震慑这头江湖野狼,让他知难而退,自己必要时,可一助秋秋,是以展出“离火玄冰真气”这份不可思议的内家功力。
  姜青两腿扎个四平大马,舒开双臂,抓住石柱的两边,一声清叱:“起!”
  这块偌大沉重的石柱,给他双臂一兜,立时兜了起来……石柱下的泥土,簌簌粉落如雨。
  姜青再声大喝,身形一纵,连人带石,跳出一丈多远,在空地上,连舞几下。
  这一来,把这伏地狼影杨迪,吓个魂不附体……
  这块石柱足足有四五百斤重,而且另一端埋在地上,入土两尺,要把它拔起来,两臂非得要千斤之力。
  眼前,姜青不但把整块石柱,连根拔起,而且拈在手上,浑如灯草一般舞弄。
  伏地狼影杨迪,打滚江湖这么多年,显然是个识货的行家……
  此刻,姜青并未展出邪神嫡传绝学,露了这一手,竟有“大力千斤掌”这一类的本领。
  这块石柱若是施展开来,自己兵刃碰上,那就崩飞脱手。
  若是飞舞起来,那是“横扫千军”,二丈之内劲风所到,谁也别想站立得住。
  姜青露了这一手,把这头江湖野狼震慑住……原来那股勇气,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指姜青,道:“姜青,咱杨迪手中吴钩剑,岂能跟你石块较量武技……”
  他嘴里在说,已退回那边树林处。
  姜青纵声大笑,把手中石柱一挫一送,如抛弹丸,飞出一丈多远……
  轰然一股震耳巨响,石柱抛落地上,把地面裂出一口大土坑!
  就在这时候,那边树林边,传来“嘿嘿嘿”数声冷笑……似乎并没有把这件事放进眼里。
  姜青纵目投过一瞥,是个身躯魁伟,看来年纪有六十左右的和尚。
  这老和尚脸上犹如敷上一层金粉,闪闪生光,他身上穿着一袭色彩鲜艳的袈裟,显然不是中土僧人,而是喇嘛和尚。
  此喇嘛和尚,就是前番“金驼兽”符立,夜犯杭州战千羽府邸,继后化敌为友,向姜青等众人所提到的“玄雷尊者”麦伦。
  麦伦来自西康打箭炉“宝雷寺”,在“天地门”总坛,位为上宾。
  “玄雷尊者”麦伦,经“天地门”龙坛坛主“驼龙”浦振之邀,也来半屏山之役。
  当姜青飞石退敌之际,驼龙浦振和锦毛猴史明,已和“彩莺”于秋秋、“穷侠”葛松二人,杀个难分难解,不分胜负。
  姜青朝秋秋那边看去,浦振手抡九合金丝棍,风驰电掣一般,和她手上缅刀,打了个势均力敌。
  “彩莺”于秋秋虽然是个才始二十一岁的年轻姑娘,但是名师出高徒,她是一代空门侠隐“玉真师太”的衣钵传人。
  浦振估不到这年轻女子,竟怀有这等绝技,舍命力拚,使秋秋也无法占到便宜。
  眼前这个“锦毛猴”史明,和穷家帮帮主葛松交上手,用的兵器是一对判官笔。
  他使用这对判官笔,挑、点、拍、印,小巧轻便,全是点穴功夫。
  可是此番交上手的,不是别人,偏偏遇到这个“穷侠”葛松。
  葛松就是一个点穴大行家,史明这一遇上,那是“文王面前摆测字摊”了。
  穷侠葛松对于“点穴”,“拍穴”,“打穴”,“拿穴”四大功夫,都深得个中三昧。
  现在史明这等粗浅点穴功夫,用在葛松身上,如何点得着他……
  一连十数个照面点去,都给穷侠葛松,走马灯似的左挡右挑,一一避过。
  这时树林边沿的喇嘛僧“玄雷尊者”麦伦,已看出眼前的形势……
  此番半屏山山麓之役,如果自己再不出场,那是十有九败了。
  麦伦暗中调匀了丹田之气,霍地上前数步,把手一摆,朗声道:“浦坛主,你等都退下,待老衲一个人前来对付行了!”
  驼龙浦振此番遇上这样一个,年仅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子,竟怀有这等绝技,已累得呼呼喘气。
  至于那个锦毛猴史明,碰上穷侠葛松这样一个对手,已是精疲力竭,狼狈不堪……明知再打下去有败无胜,说不定还赔上一条命。
  两人听到“玄雷尊者”麦伦这话,如释负重,立即虚应一招,双双退后。
  “玄雷尊者”麦伦,踏步上前,朝三人回顾一瞥,目注姜青,道:“‘火云邪者’姜青,我刚才已看过你等所怀之学,看来也不过如此……现在要你等看看老佛爷的利害。”
  姜青冷然一笑,道:“你这位大喇嘛,有甚么利害本领,尽管施展出来,好待我等送你归天!”
  “玄雷尊者”麦伦,不再开腔——
  一声吼喝,他这张敷上一层金粉似的脸孔,渐渐泛出一层青紫色来。
  “唰!”的声,把身上这件鲜红色的袈裟僧袍,甩了下来,露出里面一件小褂,和两条筋络可数的长臂。
  三人注意看去玄雷尊者麦伦两条长臂,不知用了什么药物,染成又紫又黑……
  一阵阵从他身上散发出的腥臭怪味,随着风吹,四向飘送。
  十只手指,更是漆黑如墨……亮晶晶的手指甲,也有三寸多长。
  此时,玄雷尊者突然嚯的一矮身,全身骨节“格格”出声。
  那张青紫的脸,又变得一片纸白……一双鬼眼,凶光灼灼,犹若深山魑魅。
  麦伦十只手指,突然缓缓向前,伸长起来,足足比原来伸长了一倍,宛如僵尸利爪。
  这时,“玄雷尊者”麦伦的两只脚,就像擂鼓似的,一步一步,直向姜青,秋秋两人面前,直迫过来……狰狞可怖,活似食人鬼怪。
  如此一来,整个场地上鸦雀无声,所有视线都投向玄雷尊者麦伦身上。
  穷侠葛松离隔距离稍远——
  葛松身为穷家帮帮主,平时踪游江湖各地,见多识广,一看到玄雷尊者麦伦,鸡爪似的十只手指,猛然想到一件事上……
  他大喝一声,道:“姜大侠,于姑娘,速速退后……”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际,玄雷尊者麦伦一响惨厉,刺耳的啸声起,飒的带起一股激厉狂风,人若离弦之箭,直扑而来……
  “彩莺”于秋秋听到葛松喝阻声,已发现眼前势头不好,一纵身,闪后五六步。
  姜青自恃绝技在身,却不知对方的“毒爪”利害……
  一见玄雷尊者疾扑过来,正待出手“五行二仪掌”,劈胸打去……
  就在这不可思议的情况之下,竟一跤跌倒在地。
  这时晨曦初曙,东方鱼白,已黎明时分!
  穷侠葛松和彩莺于秋秋两人,不由大吃一惊,双双正要飞身上前抢救……
  突然,半屏山山腰,传来一阵宛若洪钟似的声音,大声在道:“你等不能接近,这是‘蝎爪功’……”
  这个“功”字犹在缭绕空中,一响“嘶”的破风声,山腰飞落一抹灰影,这灰影身法之快,少有见到……从山腰到山麓,少说也有二三十丈,来人宛若一只灰鹤,疾如闪电,飞掠而至——
  身形犹未沾地,举起飘飘大袖,朝向“玄雷尊者”麦伦,兜头一拂——
  跟着龙吟似一声长啸,穿心一掌!
  众人乍觉眼前一花,只见“玄雷尊者”麦伦的身子,像断线风筝似的,飞出三丈多远……
  头部先自着地,“轰”的一声,跌了一个脑破血流,已是一命呜呼。
  来人这一出手,真可称是疾若猿鸟,迅如电掣,仅在眨眼刹那间而已。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都出于双方意料之外。
  穷侠定睛看时,长揖一礼,道:“原来是卫岛主,葛某这厢有礼了!”
  “天地门”龙坛坛主“驼龙”浦振这边,看到长离一枭卫西露脸,自己这边又折了一员大将,显然胜负已成定局……
  他们扛起玄雷尊者麦伦尸体,悄然离去。
  “彩莺”于秋秋才始踪游江湖,当然不会知道长离一枭其人其事!
  他急急来到姜青身边,见他面如灰纸,牙关紧咬,晕迷在地上,心里一阵焦急,两行泪水流了下来。
  这时长离一枭、葛松,和小松儿都已过来——各个心头都怀着忧急、不安。
  于秋秋含泪向穷侠葛松问道:“葛帮主,‘八宝续命丹’能不能把青哥伤势,治救过来?”
  穷侠葛松听得殊感意外的怔了下,道:“‘八宝续命丹’……于姑娘,你有这仙丹灵药?”
  长离一枭听到“八宝续命丹”这名称,怀有跟葛松同样的心情,诧然怔了下……
  此“八宝续命丹”在江湖传闻中,乃是昔年一位空门侠隐“玉真师太”的配制灵药,有起死回生之效,但这也只是传闻中而已。
  此女人品不在玲丫头、蕙丫头之下,看来年岁比她两人更轻,才只二十出头而已。
  她口称小兄弟姜青“青哥”,这份流泪焦急的模样,过去从未听小兄弟提到过……此女是谁?
  秋秋噙着泪水回答道:“秋秋离师父下山时,她老人家叫我随身携带这‘八宝续命丹’……”
  她从贴身衣袋,拿出一只掌心大,扁扁的悬胆型的玉瓶,一指道:“瓶里就是‘八宝续命丹’。”
  长离一枭朝姜青身上细细察看一番后,道:“还好……小兄弟只是误中一点毒气,未被‘蜴爪功’……于姑娘有此‘八宝续命丹’,小兄弟之伤,不碍事了!”
  秋秋见这文生秀士,口称青哥为“小兄弟”,心里暗自诧异……此人是谁?
  秋秋揭开玉瓷瓶瓶盖,顿时缭绕起一阵氤氲异香。
  边上长离一枭,又道:“于姑娘,‘八宝续命丹’乃是稀世珍物,给小兄弟服下三颗就已够了。”
  秋秋从玉瓷瓶,倒下掌心三颗米粒大金色丸药……
  长离一枭和葛松合作,托开姜青口齿,秋秋将三颗“八宝续命丹”,送进他嘴里。
  (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