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邪神外传》

第二章 别师下山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秋秋接过玉镯,突然想到那回事上,鼻子一酸,两行泪水簌簌流了下来,道:“师父,秋儿舍不得离开你,不愿意离开你……”
  玉真师太原来不想笑的,而现在露出一缕笑意来,轻抚爱徒发顶,道:“痴儿,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你不能在此荒山古庵,丫角到老,陪伴你师父!”
  她向姜青道:“姜青,你要好好照顾你秋妹,别让她受委屈。”
  姜青鼻子也感到酸酸的,两眼浮起一层雾气,点点头道:“玉真前辈不必叮咛,青儿知道!”
  玉真听到这声“青儿”,两眼噙着泪水,真正笑了起来。
  秋秋“噗”的跪下玉真师太面前……姜青两腿一软,也跟着跪了下来。
  玉真伸手扶起两人,道:“你们俩孩子,快起来……老身总算了断了这一桩心愿……秋儿,师父替你去里面收拾一下!”
  她转过身时,泪水也已坠落胸襟……她不让两个孩子看到,急急走向里间。
  于秋秋泪渍犹新,接触到姜青投来的视线时,脸上一阵红热起来。
  姜青轻柔地问道:“秋妹,你来卧云岩‘梅甸庵’有多久了?”
  于秋秋想了下,才轻轻回答道:“五岁那年,师父把我带上山的,迄今算来已有十六年了。”
  姜青不让眼前气氛沉重下来,找了个轻松话题,含笑问道:“你和师父在这里天目山‘臣云岩’,你们有没有下山,去附近城镇走走?”
  秋秋轻轻一笑,道:“有的,不过不常下山,一年也只有两三次,那是添买些东西。”
  这里虽是世外桃源,却也寂寞得很,是以姜青又问道:“秋妹,外间人有没有来这里‘卧云岩’?”
  秋秋见姜青问这话,自然地想到在树林边山径,骂他“臭小子、野男人”那回事上……
  脸蛋儿又辣辣红热起来,“咭!”脆生生一笑,才回答道:“有人上‘卧云岩’,秋秋就把他们赶跑啦!”
  姜青见她这样回答,也想到树林边那回事上,忍不住笑了起来。
  玉真师太从里间收拾了一只囊袋,出来外面,道:“秋儿,里面有盘缠银两,替换的衣衫,还有一瓶‘八宝续命丹’,和师父传你的‘天星寒雨针’……”
  秋秋看到师父拎着一只囊袋,说出这些话……这张脸又苦了下来,跪到地上,道:“师父,秋儿什么时候可以回来见你老人家?”
  玉真师太把她扶起,道:“痴儿,你又不是师父把你赶走的,这里是你的家。爱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
  带了解释似的口气,又道:“这次趁青儿之便,带你去江湖各地走走,让青儿陪你往东海‘长离岛’,替师父拜见那位邪神厉勿邪厉道友……”
  秋秋听到下面几句话,点点头,道:“师父这样吩咐,秋儿知道。”
  玉真师太又想转过来,视线投向姜青,道:“青儿,方才老身虽然这样说,但一切情形,还是由你们自己决定……”
  姜青已听出弦外之音,弯腰一点头,道:“是的,青儿知道。”
  姜青向玉真师太告辞,带了于秋秋出“梅甸庵”——
  秋秋一步三回头,两眼噙着泪水,一片依依不舍之状。
  玉真师太何尝不难受……相依在一起,整整十六年的爱徒,离自己而去。
  但,也是她自己向秋秋说的……不能让秋秋在荒无人烟,空山寂寂的“梅甸庵”,消磨了花般的年华!
  秋秋还年轻着,她有她的将来,让她像一只翩空翱翔的小鸟,飞游在蓝天白云中。
  武林中给姜青一个“火云邪者”的称号,其实姜青并不“邪”,正像当年厉勿邪有“邪神”之称一样。
  玉真师太在这世界上,虽然驻颜有术,但是她已渡过漫长的岁月……
  她已看出姜青是个宅心仁厚,胸襟磊落的年轻人……
  何况,又是邪神厉勿邪的义子。
  是以,她将相依为命,唯一的爱徒“彩莺”于秋秋交了给他。
  玉真师太见秋儿一片孺慕难舍之状,她让自己脸上展出一缕笑容,连连挥手示意。
  于秋秋随同姜青拐向迂回曲折的山径一端,影形消失,玉真师太两行泪水也流了下来。
  两人来到山腰处,姜青纵目远眺,要找自己二人去的方向……
  秋秋遥指前面,道:“我们从那边下山,再去不远,就是浙皖交境之处了……”
  姜青一笑道:“对了,秋妹,你比我清楚才是……”
  两人沿着山径而下。
  姜青想到那回事上,问道:“秋妹,关于我义父邪神厉勿邪之事,你师父在你跟前,有没有谈到过?”
  于秋秋道:“今天才是第一次,过去我从没有听她老人家,提到邪神厉老前辈身上……”
  她诧异又问:“青哥,刚才从师父话中听来,昔年她和厉老前辈好像很熟悉……”
  姜青知道她“熟悉”这两个字,已包涵了很广泛的含意……他轻轻应了声,替代了回答。
  两人来到山脚处,看到前面是处镇甸,就向前面镇上走去……
  姜青侧脸一瞥,问道:“秋妹,这里你曾来过?”
  秋秋“嗯”了声,道:“这里叫‘毛家铺’,大街上有不少店家买卖……”
  两人来到“毛家铺”大街上……迎面过来一个衣衫褴褛,看来有十二三岁的小男孩,向姜青拱拱手,道:“爷,求你布施布施……”
  姜青一看,原来是个小要饭,他看到这小要饭,突然想到另外一个人身上……那是醉丐孟星的弟子小松儿。
  松儿年纪跟这小要饭差不多,不知现在去了什么地方。
  他心里这样在想,就从袋囊里取出一块碎银,给了这小要饭……小要饭千恩万谢离去。
  秋秋一指大街前端,道:“青哥,前面有家‘高宾饭店’,里面荤素都有。”
  姜青听到下面那句话,在他来说觉得有点古怪,转脸一笑,问道:“秋妹,你吃荤,还是吃素的?”
  秋秋脸一红,“咭”地一笑,道:“跟师父出来,当然荤腥不上口,跟你在一起那就随便了。”
  他们走进这家“高宾饭店”,可能现在用膳时间尚早,里面客人只有四五成座,两人挑下桌座,姜青吩咐店伙端上酒菜。
  秋秋殊感意外,道:“你喝酒?”
  姜青问道:“你喝不喝?”
  于秋秋缩缩鼻子做了个怪脸……店伙酒莱端上,姜青在自己杯子里斟下一杯酒,秋秋慢慢用膳,陪他谈着。
  方桌横边一暗,站下一个人。
  姜青转脸看去,这人衣衫褴褛,洗得却是十分干净,身材修长,浓眉环眼,年纪有五十左右。
  这人看进姜青眼里,十分面熟,似乎在哪里曾见到过,一时就想不起来。
  那人哈哈一笑,道:“姜大侠,久违了……是否还记得我‘穷家帮’的葛松?”
  姜青听到这话,倏然已想了起来……不错,此老是穷家帮帮主‘穷侠’葛松。
  他心念闪转,长身站了起来,抱拳一礼,道:“葛帮主,白云岭阴阳谷一别,匆匆已五年多了。”
  穷侠葛松含笑道:“姜大侠已非昔年葛某见到时那副容貌,但经长离岛卫岛主述说后,相信不会有错,才前来问候!”
  姜青吩咐店伙添上一付碗筷,又将旁边“彩莺”于秋秋介绍了下。
  葛松坐下后,宾主各敬一杯酒……姜青问道:“葛帮主如何会来此地?”
  葛松喟然道:“穷家帮弟子虽然到处为家,处处是家,但葛松来此,是为了师叔‘醉丐’孟星之事……”
  姜青接口道:“不错,‘醉丐’孟老哥,遭‘天地门’‘凤坛’坛主‘玉凤’时娇所害……”
  葛松道:“姜大侠已知道此事?”
  姜青把当时情形告诉了穷侠葛松,接着道:“玉凤时娇自己供认此一罪状,姜某为要替孟老哥报仇,原是一剑要将她置于死地,由于‘天地门’还不知道时娇与姜某照面交手之事,当时姜某断去时娇一束长发,暂时留她一命,让她回‘天地门’总坛……”
  葛松激动地道:“有姜大侠一臂之助,何愁‘玉凤’时娇,何愁区区‘天地门’……”
  他们正在谈着时,传来店小二吆喝之声……原来有两个小要饭要闯进店堂。
  姜青转脸一瞥,其中一个正是孟老哥的爱徒小松儿,另外那个是来“毛家铺”时,向自己求乞的小要饭。
  姜青这一发现,已知这穷家帮帮主葛松,如何会找来这家“高宾饭店”的。
  他向店小二道:“店伙,这两人是在下朋友,不必赶走,让他们进来就是。”
  这名店小二不由诧然一震……
  这样一位衣衫体面的公子爷,竟是这两个小要饭的朋友?
  现在店堂里有客人这样吩咐,店伙就不敢再赶走他们……
  小松儿进来店堂,向姜青跪拜一礼,道:“松儿见过姜叔叔!”
  姜青又吩咐店伙摆上两付碗筷,让两人边上坐下。
  小松儿没有吃喝,手背一抹眼,流泪道:“姜叔叔,替松儿师父报仇……他老人家死得好惨!”
  姜青安慰道:“小松儿,刚才姜叔叔就跟你师兄在谈此事……杀害你师父的玉凤时娇,姜叔叔已跟她照面交手过一次,断她一束长发,下次落在姜叔叔手里,摘去她脑袋。”
  小松儿听到姜青这些话后,才捧起饭碗吃喝起来。
  穷侠葛松道:“姜大侠如有见示,要找葛某很方便,江湖每一角落,都有穷家帮中弟子……可以找上当地的舵主,分舵主留下你姜大侠见面的地点,葛某获得此讯,立刻前来晋见……”
  姜青问道:“敢问葛帮主,如何跟贵帮中舵主,分舵主联络?”
  葛松道:“找上一家闹处的酒肆饭馆,坐下窗沿桌座,酒壶揭去盖子,上面放一双筷子,将酒壶放到窗槛处……”
  旁边静静听着的“彩莺”于秋秋觉得出奇,忍不住问道:“葛帮主,这样会有穷家帮中弟子找来?”
  葛松一点头,道:“穷家帮中弟子看到窗槛有揭去盖,放下一双筷子的酒壶,就会禀报当地的舵主……舵主知道此事,就会找上前来……”
  姜青不由困惑道:“葛帮主,但姜某并不认识贵帮那位舵主?”
  葛松一笑道:“他会来到你桌座边,施礼招呼……你们就用‘暗语’对口……穷家帮中暗语,分有上中下数级,现在葛某告诉姜大侠的,乃是与帮主联络的暗语……”
  姜青听来出奇,不由轻轻“哦”了声。
  葛松不厌其详道:“穷家帮中舵主,向你姜大侠施礼招呼后,你说出一句‘枝头喜鹊叫’,他接上一句‘富贵门中到’,你再对上一句‘盘根结蒂处’,他答口是‘店门酒幌飘’,这四句对答过后,穷家帮中舵主,会接受你的差遣吩咐……”
  微微一顿,又道:“这四句对答暗语,是属于帮主所用,在穷家帮中有无上权力,并非一定用在召见葛某身上……如姜大侠遇有紧要的事,用上这四句暗语,穷家帮中弟子照样卖命,跑腿。”
  秋秋脆生生“咭”地一笑,道:“青哥,穷家帮中原来还有这等新鲜事……”
  姜青喟然道:“穷家帮中弟子,踪遍天下江湖每一角落,拥有一股浑厚的实力,可惜武林中并不注意到这上面。”
  小松儿两碗饭吃下肚里,旁边那个小要饭已放下饭碗等他,他跳下椅子,道:“姜叔叔,松儿跟盯儿要走啦……”
  姜青把他叫住,道:“小松儿,你等等……”
  他解下一枚玉佩,挂到小松儿颈上。
  穷侠葛松看到这一幕,大声道:“小松儿,还不快向姜叔叔道谢!”
  小松儿跪地磕了个头,姜青急急把他扶起,侧脸向葛松道:“葛帮主,我孟老哥回去了,留下这个孩子,你要好好照顾才是。”
  穷侠葛松听到这话,两眼感到湿润润的,连连点头道:“是,是的,姜大侠,葛松知道……等我回去那一天小松儿也就是穷家帮帮主了。”
  姜青轻轻吁吐了口气,替代了他的回答。
  小松儿跟另外那个小要饭,跳跳蹦蹦出了“高宾饭店”。
  葛松问道:“姜大侠与于姑娘,你两位此去何处?”
  姜青知道长离一枭和穷侠葛松之间,误会冰释,是以含笑道:“姜某与于姑娘,此去浙皖交境的‘弥陀集’,赴长离一枭卫前辈之约。”
  葛松一笑,道:“姜大侠,你见到卫岛主,替葛松致意问候。”
  姜青颔首道:“不用葛帮主吩咐,姜某知道。”
  葛松吃喝过后,先告辞离去。
  桌座上又剩下他们两人……于秋秋轻轻一笑,道:“青哥,你认识的人,还真不少呢!”
  姜青含笑接上道:“其中还包括了天目山‘卧云岩’,‘梅甸庵’庵主玉真师太之徒,‘彩莺’于秋秋姑娘。”
  于秋秋想笑没有笑,朝他注视了眼。
  姜青一看窗外天色,想到一件事上,把店伙叫近过来,问道:“店伙,‘毛家铺’镇上可有清静的客店?”
  店伙连连点头,道:“有,有……就在小店的斜对面那家‘鸿福客店’,里面客房清静幽致。”
  于秋秋见姜青向店伙问出这话,胸窝里这颗心“噗!噗!
  噗!”跳跃起来,红着脸,把头低低的垂了下来。
  姜青倒没有想得那么多,把帐付了后,向秋秋道:“秋妹,天色晚了,我们就在这里‘毛家铺’住宿下来,明晨再启程吧!”
  于秋秋轻轻应了声,跟在姜青后面,走出这家“高宾饭店”。
  两人来到“鸿福客店”,姜青向柜台上的老掌柜道:“掌柜的,请你给我们两间贴邻相隔的客房!”
  客店老掌柜见两人进店来,还以为是小两口,现在听姜青说这话,才知道自己错了眼,连连点头道:“小客店,进深后院,正有两间贴邻的房间空着,不妨委屈一个晚上。”
  于秋秋听到这些话,原来那份不安的心情,才始宁静下来……
  她低着头站在姜青后面,缓缓抬起脸,朝他后影投过一瞥。
  于秋秋的这一瞥中,使她有了安全感,使他对这个年轻人有了初步的了解,老掌柜陪着他们来到进深后院,前后推开两扇客房门,燃起油灯,道:“小客官,就是这两间!”
  姜青探头一看,里面尚称不错,也就向老掌柜道:“掌柜的,我们今晚就住下这两间客房行了!”
  掌柜的弯了腰离去。
  姜青向于秋秋道:“秋妹,现在时间还早,你是不是就要进客房休息?”
  秋秋纵颜一笑,道:“我去把那边油灯熄了,来你房里坐坐!”
  不多时,秋秋进姜青的客房,坐下桌边椅子,道:“青哥,现在我们都闲着,你告诉我一些你过去的事……”
  “过去的事?”姜青笑道:“过去的事有好多,你问的是哪些?”
  于秋秋问道:“青哥,你一身武技,都是邪神厉老前辈传授的?他老人家怎么又是你义父?”
  姜青撩起一丝的感触,道:“那是后来的事……我早先是滇北‘怒江派’掌门人‘九天神龙’华明轩的大弟子……”
  他剔去一部份,把当年的经过情形告诉了秋秋。
  秋秋朝他那张英姿焕发的脸孔注视了眼,道:“怪不得那葛帮主,说你不是过去那副容貌……”
  (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