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渡心指》

第五十二章 坚、决、铁石心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舒婉仪愤急的道:“但……关孤,你心里就一点没有我、我在你心目中连一丁点份量也没有?”
  关孤凝视着她,安详的道:“舒姑娘,你会有你的生活圈子,也会有属于你的幸福归宿,将来,你一定有位忠诚笃实的夫君——他或是为官,或是营商,但绝不是朝不保夕,在刀尖上打滚的江湖浪儿,他会非常爱你,给你一个温暖又平安的家,给你几个乖巧的儿女,你不必担心有朝一日他在外面断命受伤,不必害怕深夜有人来寻仇启衅,更不用数着日子等他回来——或是永远等不着他回来,当你们在有一大傍晚,可能是一家大小坐在瓜棚下摇扇赏月,也可能是一家大小围炉话旧之际,你就会庆幸你今天没跟着我乃是一桩多么明智的选择,那里,只要你还记得我这个漂泊天涯,半生凄苦的草莽浪子,我已是感怀不尽了……”
  舒婉仪摇着头,泪如泉涌:“不……不……你……这是托词……是借口……关孤……你好狠!”
  关孤叹了口气,低沉的道:“半辈子在刀山剑林闯荡,半辈子于虎狼群中挣扎,过的是血漓漓的生活,数的是灰黯黯的岁月,远景与希望早已变得那么迷茫与漂渺了,不可期的未来只有让它混饨下去……承你的情,竟慨然将这一缕情愫之丝抛掷向我,红粉垂青,我实是感激不尽,但我自知前程坎坷,来日艰涩,不能予你一个安定的家与安定的生活,你一番盛情,我也只有心领了……”
  用手指拭泪,但泪流不停,舒婉仪伤心的道:“关孤……我知道……你为什么不肯接受我的情感……我知道……你回为……我……我不是清白的了……”
  关孤沉重的道:“这个并不重要,舒姑娘,何况——你还是为了我才失身!我何尝不希望有个像你这样美慧端淑的妻子?不希望有个温馨安定的家园?但我脱不开这一身江湖恩怨的缠连,抛不下我对武林沿传下来的责任,舒姑娘,我早已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可是,我如今却拔不出这个泥沼,我已陷得太深……”
  舒婉仪哽噎着道:“总有一大……你该可以脱离吧?只要……你说个日子,一年,两年,那怕是十年,二十年,我头发等白了我也可以等你……”
  摇摇头,关孤伤感的道:“脱离这江湖泥沼的那一天,怕也就是我埋葬在江湖泥沼里的那一大了……”
  关孤此言一出,舒婉仪再也忍不住掩面痛哭起来,她的哭声极低,而且尽力压制住,但越是如此,越可显示出她内心那不可名状的绝望与悲楚意韵来,强制住啜泣,素来是最断人肠的……
  好一阵子以后,关孤让舒婉仪哭了个够,他是要这位痴情的少女尽量宣泄一下心中的积郁,然后,他低沉的道:“不要再难过了,舒姑娘,像我们眼前这样不是很好么?我们有真诚的友谊,但挚的情怀,互助的信心,我们彼此相处融洽,笃实不欺,大家全在患难中去共同体会人生的真谛,这该多值得怀念?而我不须连累你,不须牵扯你进入这是非圈,便也没有心灵上的负担,到时候我们好好的分开,或者可以期盼再见,双方全无须挂虑,该多么完美自然?”
  强忍住泪,舒婉仪抬起头来,抽噎着道:“这就是你……所有的话了?我原该想到的……你既能用冷漠来伪装你内心的不安,用生硬来拒绝人家善意的帮助,也就会用许多其他法子来推却那种情感的牵系,关孤……你太残忍……”
  关孤沉重的道:“舒姑娘,你叫我再说些什么好呢?”
  舒婉仪咽噎道:“这几天来,你对我的冷淡……就足以证明你耿耿于心的不是你所说的那些大道理,而是因为我以我的贞操损伤了你的自尊……你一面鄙弃我……一面又憎恨我破坏了你的……威严……”
  关孤正色道:“听着,你——”
  舐舐唇,他道:“不错,这几天来我不大愿意和你多接近,以后我原也打算如此,一直到分手为止,我不否认我为了你对我所做的牺牲而愤怒,而羞愧,而不安,我也不否认当时你没照我的话做而令我气恨,但这只是浮面的理由,舒姑娘,真正的原因乃在于我对你怀有深沉的愧疚,你对我的赐于是我心灵上的一条血痕,我每一见你,这愧疚便更重,这血痕便扯得我神魂不安……”
  他顿了顿,咬牙接道:“为了使我还能支持下去,我只有疏远你,淡漠你,不和你接近,舒姑娘,相信我,我绝没有丝毫轻视你鄙夷你之处,相反的,我感激你,敬佩你——只是我将这些情怀隐于心底,我不能任由这种至极的痛苦啃啮我而使我眼前的任务稍有差错,若我不强制自己如此,我便会疯狂,我不是个超人……我也和任何一个常人一样也有七情六欲,也有感触,也分得清好坏是非……假如一定要说我有什么地方与众不同,那可能就是指我的掩隐情感的功夫比较老到一些而已,舒姑娘,我说的全是肺腑之言,没有一字虚伪,现在,你该相信了?”
  舒婉仪重又期盼的道:“如果确如你所说的话……你又为何不能要我?”
  叹了口气,关孤道:“我不能接受你的盛意,确非为了你不是完壁,原因我已说过,舒姑娘,我们的出身、环境、思想全不相衬,也为了我将来极可能很快到来的悲惨下场……就足这样了,你不要逼我,舒姑娘,我自恨无福,你——巨留着你的爱心待有缘吧……”
  凄苦的一笑,舒婉仪喃喃的道:“缘分本在你身,还说什么留待有缘?”
  关孤摇头道:“不要这样,舒姑娘,你会令我终生不安的……”
  坚定的,也是断然的,舒婉仪道:“关孤,我不是那种三心二意,情浮性躁的女子,我更不是那种随便向人倾诉衷曲的女子,我只要将心交给谁了,我就会认定那个人,永不改易——无论那个人接受与否,你接受我的情感也好,拒绝也好,反正对我来说并无分别,我会等你,不管等多久,假如你不幸死了,我也会在我侍奉我母亲大年之后随你而去,我现在所说的话,字字句句出自至诚,皇大后土可鉴此心,如有丝毫虚诈,霹雷殛之!”
  关孤沉默半晌,缓慢的道:“你是永不让我心安了,舒婉仪!”
  舒婉仪平静的道:“你可以不爱我,但你却无法劝止我来爱你,任你剑利刀快,你也毫无法子!”
  关孤沉沉的道:“什么时候——你对我产生了这种情感的?”
  拭去泪痕,舒婉仪问:“你真看不出来?”
  苦笑着,关孤道:“我并没有你想象中那样聪明,我只觉得你对我不错,很关切我,但对一个全心全力帮助你们脱难的人,这种情况十分正常,偶有感触,我也一笑置之,却没想到你竟如此认真——”
  舒婉仪低细的道:“你很精明,而且机敏无比,但在这种男女情感的感觉,你却出乎我意外的迟钝,我以为,你心中应该多少体会出一点来了……”
  摇摇头,关孤道:“我下会朝那方面去想,而且,也没有这种闲暇叫我朝那方面去想,我不是属于适合谈论男女情感的那一类人。”
  舒婉仪幽幽的道:“没有人可以脱离情感的拘束,没有人可以弃置爱——因为人不是木石,不是铁打的心肝……你相信不?在你那晚上执剑进入我家。意图伤害我母女的时候,就在这种情形下,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发现你是与众不同的,你是超群拔荤又动人心魄的,你很冷酷,很尖锐,很深沉,但我看得出你也是一个极有理性,极有智慧,也蕴孕着满腔挚诚的人:只是这一切全包含在你那山一样坚硬冷漠的外表中了……也许是我的直觉和预感吧,虽然当时你来意不善,但我却肯定你不会杀害我们。因为我感受到你那种隐隐中的仁恕气息与忠义胸怀……”
  她抿了抿嘴,接道:“结果,我对了,也从那时起,我就开始暗暗仰慕你,钦敬你,感谢你……我是个女儿家,当然我不能向你率直表明,我却一而再,再而三的用形态和言语举动来暗示你,来提醒你,好多次了,难道你全不察觉?全不明白?你该知道,一个像我这样的女孩,总不会毫无理由的对一个并不熟悉的男人如此关注……”
  关孤淡淡一笑,道:“我一直以为你对我的关注是为了我对你母女效此薄劳的原故……”
  舒婉仪委屈的道:“你又在推拒……你是个极端聪明的人,我不相信你分辨不出纯谢恩式的感激与掺有其他意义的关怀……”
  当然,关孤不会是这么迟钝与懵懂的,他早已察觉舒婉仪对他的态度有些异样了,他也明白这种“异样”乃是归属于男女之间情愫的萌芽。
  但他却真的不能接受,他不得不故作漠然,故作僵麻,因为正如他所说的,他与舒婉仪不是一个生活圈子里的人,而生活在两种极端不同环境里的男女,便往往有其难以协调的观点。
  另外,眼前的局势,将来那血漓漓的灰色前程,也都是他无法接受这红粉柔情的原因,再说,关孤更不愿背上一个名誉——一个为了帮助这孤女寡母而被人讥消他借机染指人家女儿的名誉。
  纵然事实不是这样,但江湖传言,绘形绘色,大多失真讹误,如果他真背上了这个名誉,又有几张嘴去向人分辩?
  对舒婉仪来说,关孤尚未产生那种男女相悦的“爱”,他同情她,怜借她,也爱护她,却没有像对一个情人那样的依恋,至少,目前是如此,关孤没有想到其他,尤其没有想到那种情愫的发生。
  他不愿想,也不敢想,在如今来说,他认为这些事全是奢求,全是遥不可期的空中楼阁,他所注重的,只有近在眉睫的满布荆棘的前途,与危机四伏的去路,他仅盼望能护着这孤女寡母平安渡过重重的难关,只要她们能有惊无险的抵达目的,那也就是关孤最大的慰藉与期望了……
  轻轻抚着斜倚身旁的“渡心指”凉滑的剑柄,关孤这时有些失落及空虚的感觉,他苦涩的道:“不要再谈这个了,舒姑娘,不要再增加我心里的不安,令我的精神再受折磨,我们不会有什么结果的,舒姑娘,你不必等我,那没有意义,也没有必要,你这样做,只会使我们彼此痛苦,在你来说,你原可不用被这无形的枷桔套在魂魄上的,没有谁值得你等待,没有人能以虚耗你的青春韶华……”
  舒婉仪低徐的道:“用不着劝我,关孤,我已不是小孩子了,我自己知道我该做什么与怎么做,除非是你嫌弃我——但感谢你并没有嫌弃;那么,以外的理由我全不考虑,我已经决定,所以我便会贯彻始终,就是这样了,关孤,你不要我,你永不再见我,这全是你的事,我会等你,永远等你……”
  面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关孤道:“舒姑娘……你好逼人,真正狠的不是我,是你,我只是予人一种短暂的痛苦,而你却令人永生不得安宁,我的剑快,但远不及上你这种看不见的磨难…一心头上的磨难来得严酷……”
  舒婉仪颤抖的道:“如果,你认为这样的爱是一种心头上的磨难,我也无法改变你的观点,我只知道我将照我的心意去做,无论你怎么批评以及论断……”
  关孤长长的叹息道:“或者,岁月再流逝一些,会使你改易你的看法……”
  凄迷的笑了,舒婉仪道:“你并不了解我,关孤,如你了解,你就会知道,我是永不会改变我的心意的,只要我一旦决定,便会一辈子是这样的……”
  垂下头来,关孤良久无语,唇角眉梢,却已和如今冷重的露水一样,凝聚了那么些阴寒及凉瑟了。
  半晌——
  他抬起头来,温和的道:“回去歇着吧,舒姑娘,天,不久就亮了,我们还有好长一段险恶的路途要朝前赶呢?”
  柔驯的点点头,舒婉仪站起身来,她接着将铺在地下的毛毯拿起,亲自力关孤覆盖膝上,漾一抹凉凉的笑在唇边,她道:“你也早点睡,关孤,别想人多的心事,不要太忧虑了,要来的终归要来,要受的也必定会受,过去的,过不去,也就是那样了……”0关孤沉缓的道:“我会有数的,舒姑娘。”
  刚刚启步,舒婉仪义站住,她以一双水蒙蒙的眸子凝视关孤:“不要为我今晚上所说的一切担心,关孤,你并没有任何责任与义务,你仍是你,你仍不欠任何人的,是与否全在你自行考虑,此外,你不受丝毫的约束,无论是哪一方面的约束都没有……”
  关孤苦笑不答,于是,舒婉仪迟迟的离开,静静的进入篷车内了;夜,仍是这样清寂落寞,仍是这样郁郁的黑暗一片……
  车底下,南宫豪与李发的鼾声依旧,篷车内也和先前一样的安静悄然,就和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的宁溢,仿佛时光在方才那段过程中停顿了一歇似的……
  轻轻的,丰子俊出现在关孤身边。
  侧首望着丰子俊,虽在夜色浓翳之中,关孤可察觉这位“不屈刀”的面色十分古怪与尴尬,宛如有些什么难以表达的问题憋在他心中一样。
  干咳一声,丰子俊不自然的笑了笑:“还没睡啊?我走了一圈,四周全很平静,没什么扎眼的事物……”
  关孤也笑了笑,却答非所问:“你回来一阵了吧?子俊兄。”
  窘迫的搓着手,丰子俊忙道:“请你恕有,关兄,我不是有意的,我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好,只有待在那里不动了,咳,真是不好意思。”
  关孤平静的道:“没什么。”
  面对关孤坐下,丰子俊有些局促的道:“我在周围巡视了一遍之后,便朝你这边走来,横竖睡不着,想和你聊聊,不想却在快接近你这里的时候发现我那侄女也在这里和你说话,还隐隐约约的哭泣着,我一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有站在那里不动,关兄,我绝非有意听你们说话,你千万不要见怪——”
  关孤深沉的道:“我行事磊落,心中但然,可面对神鬼而不愧,子俊兄,便是你站在我身边听,我也一样不会忌讳的,你可放心。”
  咧嘴一笑,丰子俊道:“关兄言重了,你的为人、操守、德行,我们最是清楚不过,怎会有一点疑惑存在?尤其方才这件事,我听得句句明白,越因如此,我对关兄的凛然威仪更增敬佩,关兄的胸襟之阔,待人之厚,气度之雄,直叫人五体投地。”
  关孤淡淡的道:“过誉了,子俊兄。”
  犹豫了一下,丰子俊不安的道:“有句话,关兄,不知是否可以问得?”
  关孤道:“请说。”
  丰子俊低声道:“我,我那小仪侄女,可是真——真的失节了?”
  沉默了一会,关孤缓缓点头:“是的。”
  “咯噔”一咬牙,丰子俊面色大变,语声暗哑:“是在‘含翠楼’发生的事?”
  又点点头,关孤沉沉的道:“不错。”
  双手握拳,两眼泛出血光,丰子俊切齿道:“是谁?”
  关孤冷静的道:“‘百面狐’温幸成。”
  缓缓吐出一口气,丰子俊激动愤恨的表情慢慢松弛下来,他喃喃的道:“无怪你是那样的宰割他了……当时我还认为太过残忍……如今想想,你任是那样宰割他,却仍然太慈悲了……”
  关孤轻轻的道:“我并不是经常那样杀一个人,假如没有十分充分的理由的话。”
  丰子俊沉重的道:“小仪是——被强暴的吧?”
  关孤叹了口气,道:“你这话问得太伤人心,子俊兄,像舒姑娘那样美好的女孩子,莫非还会主动迎合那畜生?”
  连连点头,丰子俊忙道:“不错不错,是我问得狗屁,是我问得荒唐……”
  双目中的神色是黝暗的,关孤伤感的道:“这件事,是我有生以来最大的一条创伤,心灵上的创伤,我行道江湖,争的是强,斗的是狠,淋着血雨,顶着腥风,在暴力与杀伐中混生活,渡日子,不想到头来却连一个对我寄以厚望的弱质少女都保个住,就在我眼前,就在我的身边,那畜生竟夺去了舒姑娘的贞操……”
  他顿了顿,又道:“子俊兄,这是一种至极的羞辱,无比的凌侮,难以言喻的轻蔑,武士的尊严,剑手的威信,江湖男子汉的自豪,便全在那一刹间被剥夺了,被嘲弄了,子俊兄,这样的滋味,没有品尝过的人永不知它的辛酸与凄苦……”
  顿了顿,他义低哑的道:“血的教训,血的刺痛,这就是了……”
  丰子俊安慰着关孤道:“人生在世,有许多不可逆料的打击与困境,关兄,我们总要咬着牙来忍受,用无比的忍耐力渡过以期达于坦途,这些道理,相信你较我更要体会得清楚……小仪所遭到的不幸,实在令人悲愤扼叹,但她没有受到更大的伤害,已属侥幸,尤其是关兄你已为她报了仇,雪了恨,说起来你与她也可以平顺下这口冤气了,事情既已发生,我们便只好谋求补救之道,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不必再耿耿于怀了,这桩意外的灾难,尤其怪不得关兄你,在你当时的境况来说,你已尽了心力,你没有值得遗憾的地方,更没有人会责怪你,关兄,你千万不要自责……”
  关孤沉痛的道:“杀了温幸成,只是表面上的报复而已,子俊兄,他所留给我与舒姑娘的创痛却是难以消除的,这并不会因温幸成的死亡而死亡,它自是一段悲惨的,耻辱的回忆,要遗忘这段令人痛苦的回忆,恐怕却是太难,太难了,我实不敢预料,要到哪一年,哪一日我才会将这内心的创痕抚平于无形……”
  丰子俊诚恳的道:“不要太想不开,关兄,你原是个如此豁达的人,这件事,就当它是场噩梦吧,梦醒了,自也一切消逝无踪,关兄,没有人认为你该负什么责任,你所做的,已大大超过你本份中该做的了,放开它,不要再去苦恼……”
  吁了口气,关孤苦笑道:“但愿我能当它是一场噩梦就好了……”
  轻轻的,丰子俊道:“除了你我,关兄,没有别人知道小仪的这件事吧?”
  摇摇头,关孤道:“没有。”
  丰子俊缓缓的道:“那么,将来,永远,也不会再有多一个人知道的机会了。”
  关孤低沉的道:“多谢你为舒姑娘保密。”
  丰子俊但挚的道:“这是绝对应该的,关兄,该道谢的是我,你竟处处为她设想,为她承担痛苦,这份情,莫就小仪终生补偿不了,我们几个做她长辈的也一样报答不完……”
  关孤涩涩的道:“别这样说,否则,我便越觉愧疚不安了。”
  搓搓手,丰子俊转了个话题,道:“说真的,关兄,不是我想讨你便宜,你觉得,我这侄女如何?”
  关孤缓缓的道:“这话问得太笼统,你是说,她哪一方面我认为如何?”
  咧嘴一笑,丰子俊道:“她这个人呀!”
  关孤平静的道:“很好。”
  丰子俊笑道:“这个回话,亦未免太笼统了吧?”
  关孤正色道:“的确,舒姑娘人很好,秀美端庄,娴淑文静,且为人诚挚恳切,温柔有礼,更是书香出身,德教俱佳。”
  点点头,丰子俊道:“如此说来,她该是一个各方面都颇为不差的女孩子了?”
  关孤微笑道:“当然。”
  搓搓手,丰子俊小声道:“关兄,若她配你,如何?”
  吁了口气,关孤道:“舒姑娘方才与我所谈的一番话,你早听得清楚,子俊兄,她对我的心意和我对她的答复你全有数,又何必绕弯子来说这些?子俊兄,我们交于患难,时间虽短但情深谊重,多年故识犹未见能如吾等眼前依恃信赖之殷,所以,我的苦衷也希望你能予以谅解,万莫以为我关某矫情虚伪才是。”
  丰子俊忙道:“关兄言重了,言重了……关兄我明白,而且极度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认为这并不构成小仪与你之间的什么阻碍……”
  皱皱眉,关孤道:“怎么说?”
  舐舐唇,丰子俊道:“第一,任何一对夫妻,都是绝不相连的两个个体,各人有各人不同的习性,爱好,兴趣,以至思想,很少会两个人完全一样的,在没有结合之前,有几对夫妇的出身与环境是相似的……”
  -------------
  幻想时代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