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渡心指》

第五十一章 幽、长、儿女情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江尔宁摇摇晃晃的挣扎着站起,她血透衣据,伤口皮肉翻卷,秀发粘着血块凌风披拂,脸透青,眼述蒙,连舌头都有些发硬:“你不杀……我,我并不领情……姓关的……你给我记着!……有朝一日……我会卷上重来……那时……我将零剐了你……你这……狂徒!”
  关孤淡淡的道:“回去多歇会吧,丫头。”
  江尔宁踉跄了几步,又强行支撑着道:“还有……姓关的……你们逃不掉了……我自‘古北口’来,听到了一些事……不管真假……我乐意看到你们遭到厄运时……的窘态……”
  关孤神色沉下道:“你听到些什么事?”
  一摔头,江尔宁痛恨的道:“就不告诉你……你今天伤了我……自也会有人对付你!”
  关孤摇摇头道:“不要过分的幸灾乐祸,丫头,在这人间世,善恶之分你还太迷混了,多注意你自己吧!”
  江尔宁吃力的狂笑:“姓关的……你多小心你自己吧!……”
  凑近关孤,丰子俊低沉的道:“关兄,这妮子所指可能便是“悟生院’的人在‘古北口’严阵以待我等了,她一定知道些什么!”
  关孤道:“如何?”
  丰子俊道:”我们离开之后,她很可能径往‘古北口’告密,说出我们的行迹以泄愤!”
  望着血淋淋又咬牙切齿的江尔宁,关孤道:“你的意思?”
  略一犹豫,丰子俊缓缓的道:“我实在不愿说,但义不能不说,关兄,你知道我们不能冒险——我想,只有除掉她!”
  关孤深深吸了口气,道:“这是唯一的法子么?”
  丰子俊咽了口唾液,困难的道:”此外,恐怕没有更妥当的方法了……”
  关孤望着远远的青山层峰,低沉的道:“子俊兄,我不同意。”
  丰子俊迷惑的道:“为什么?”
  关孤重涩的一笑,道:“为了我们本身的利益而残杀一个并无大恶的少女,这是一种罪孽,也是良心上的负担,子俊兄,这一路来,我们已铲除了够多要迫害我们的人,但我们不能杀害一个可能危及我们的少女,至少,她目前还没有这样做!”
  丰子俊道:“看她那刁蛮之态,关兄,她不会顾虑这样做的!”
  关孤沉沉的道:“我们不能猜测,子俊兄,我们要看事实!”
  丰子俊叹了口气,道:“等到事实形成,关兄,便来不及了。”
  关孤坚持道:“这是一条可能无辜的生命,子俊兄,我们不可以拿着一条生命去做赌注,我看,只有冒这次险了!”
  顿了顿,他又道:“现在若杀了她,万一她并无此意则我们将永远难以安心,将永远成为精神上的负累,因为我们永不会知道她是不是曾有心这样做,子俊兄,相信我,我非常懂得杀人,尤其深知哪类的人该杀,但这少女却绝不是那一类——我素来做事须问心无愧,请不要令我长年的努力为了这件事而全成泡影!”
  感喟一声,丰子俊道:“既然关兄如此想,我自以关兄之见为所见,只求妮子不要自误误人,辜负关兄的不杀之恩了!”
  关孤笑了笑,道:“她不会知道我对她有过这个‘不杀之恩,,而即使她知道了她也不会领情的,这是个悍野的少女,但不是邪恶的!”
  丰子俊苦笑道:“关兄,你是个杀人如麻的善士!”
  关孤叹息一声,道:“我自己也往往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善是恶了……”
  丰子俊看了看正歪歪斜斜转走向坐骑的江尔宁,不禁摇头:“唉,这妮子又是何苦?给她路她不走,自己找这种罪受,我还真少见此等人物……”
  关孤道:“等她上马离开,我们再走。”
  丰子俊道:“她血流得不少,我怀疑她还能不能骑马……”
  正说到这里,攀升了好几次马镫尚未攀上去的江尔宁突然一阵抽搐,身子打了个旋转,一下子颓倒于地!
  丰子俊哼了哼,道:“自作孽!”
  关孤沉默无语。
  一拍手,丰子俊道:“这样好极了,关兄,我们并未置她比地,就让她在这里自生自火吧,如此一来,正是两全其美!”
  关孤仍然没有做声。
  丰子俊催促道:“关兄,我把她拖到一边,我们走吧,时候不早了!”
  关孤缓缓的道:“子俊兄,我认为应该救活她。”
  丰子俊呆了呆,急道:“何必费这么大劲?关兄,这不是凭添累赘么?我们身处险境,实在难以兼顾别人,何况,这个人犹是个仇视我们更一心想报复我们的人!算了,关兄,救了她她也不会领情,很可能反过来咬我们一口,那就大大的划不来啦;我们不杀她已是功德无量,岂再有回过头救她之理?”
  凝视着仰躺在道中的江尔宁,关孤有些痛惜的感觉;她现在看去是那么美,那么柔,那么可怜又那么无奈,她微微蜷曲着躺在那里,一绺染血的黑发半覆着她的苍白的面颊,她的双眼紧闭,呼吸屠弱,身躯尚在轻轻痉挛,两条手臂弯折着平摊地下,手指拳握,分布在肩、背、臂、腿上的剑伤是一片血糊,沾着泥沙,而鲜血更透过泥沙一滴滴向外渗透,这位刁蛮的姑娘,如今已无复丝毫那种泼野狼辣的气息,她现在是如此安静,如此孤单,又如此需人帮助……
  关孤抿抿唇,道:“我们救她!”
  丰子俊吃了一惊,忙道:“可要三思而行呀,关兄,这不是开玩笑的,我们得仔细考虑了,别自己找麻烦上身,关兄——”
  关孤缓缓的道:“我们救她。”
  噎回了后面的话,丰子俊不再多说了,这些日的晨夕相处,他对这位“果报神”已有颇深的了解,他知道关孤一言出口,必有其理,而一旦出口,更绝不后悔,于是,丰子俊无奈的道:“好吧,关兄既有此意,便只有这样做了!……”
  关孤轻轻的道:“子俊兄,请你谅解。”
  丰子俊一笑道:“言重了,关兄。我也知道你的想法,可能是你对——我个人行事往往会流于心浮气躁,欠缺深思……”
  关孤吁了口气,道:“心安,子俊兄,我只求这两个字。”
  丰子俊点点头,道:“你是个好人,关兄,真的是个好人。”
  说着,他走上前去,亲自将晕绝过去的江尔宁抱起,一步一步显得有些蹒跚吃力的行向篷车。
  车座上——
  南宫豪叫道:“怎么,子俊,你想挑现成,拣便宜,抱她回去当老婆?”
  脸孔一热,丰子俊道:“别胡扯,大哥,是关兄交待要救治这丫头的!”
  南宫豪哈哈一笑,道:“我还以为你动了凡心哩!”
  一边笑谚,南宫豪一面欠身自丰子俊手上接过了江尔宁,李发卷起前帘,小心翼翼的帮着南宫豪将江尔宁安置在车厢里。
  上半身伸进车篷,南宫豪检视了一下江尔宁身上的剑伤,低声道:“七道剑伤,加上肩头一处共是八处伤口,可全皮肉之创,这就看出关孤的慈悲为怀,剑下留情来了;虽说伤口都皮肉卷翻,血糊淋漓,但一未断筋,二未伤骨,根本要不了命,她只是流血过多加上心情过分的激荡冲动才晕绝过去;嗯,女娃娃到底是女娃娃,身架骨就没有男人来得札实!”
  围在一边的银心怯怯的道:“这姑娘刚才好凶啊!
  舒老夫人慈祥的为江尔宁抚理头发,爱怜的道:“可怜的孩子,现在看上去是那么柔弱和惨痛!……何苦呢?忍一忍不就什么事也没有啦?”
  凝神着江尔宁苍白的面庞,舒婉仪忧郁的道:“她太刚烈,太好强了……关壮士一直忍耐着,换个人,只怕她吃的亏就更大了,唉,流了这么多血……”
  南宫豪道:“药箱子就在车座底下,瓶子里有清水,银心,叫李老弟帮着你为这妮子洗净伤口上药包扎吧,怎么做你两个全知道,没什么难的,有麻烦可以掀帘问我,注意手脚轻点……”
  李发与银心齐齐点点头,南宫豪笑道:“李老弟,你的伤才好了四五成,却又要忙着救治别人啦,呵哈,还是个标致的大姑娘呢!”
  李发笑道:“我对这位‘妈’可是不敢领教,刚才观战之际我业已向南宫爷说过了,她的威风我这是第二次瞻仰啦,乖乖,吃不消!”
  南宫豪轻拍李发肩领,笑着道:“说不定她这一次醒过来之后会像上次那样不识好歹啦,你与关兄等于救了她两次了!一个人被人家连救两次,就算是铁石心肠吧,多少也得有点软心才是道理……”
  李发道:“但愿是如此了。”
  于是,南宫豪放下车帘,回座执疆,丰子俊也将江尔宁的那匹花斑马牵拴车后,他自己亦翻上了鞍背。
  前面,关孤挥挥手,大声道:“启行了。”
  缓缓的,三骑一车,又开始了移动,在层山峰峦里,在溪壑林涧边,蹄声得得,轮轴辘辘,重又像先前那样单调复空洞的回响起来。
  路是弯曲又倾斜地,在一片青黛翠绿中,婉蜒向前,这段路难走,但更难的,却是横在前面的那道阻力——也是灾难,那不是天然而是人为的,可是,其险恶艰困的程度,就要大大超过这些崎岖的山道了……
  夜深了,有一股薄薄的凉意,纵然这是夏之夜。
  没有个人,没有掌灯,篷车就这样静静的停在这山脚下一片嵯峨怪石掩遮住的黑暗中。
  四周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黝暗,层山群峦的阴影投注处较浓,空旷没有隐蔽的地方便较淡,但不论黑得浓也好,黑得淡亦罢,总是全罩在夜之穹幕之内,显得那么幽寂,又那么沉郁了,好一个冷清孤伶的夜。
  关孤靠在一块山岩边,“渡心指”斜倚身侧,他默默的凝视着无星无月的夜空,眸瞳中的光彩偶而闪动,却是那样的淡漠生硬;不知道他在寻思些什么,但却不会离开那些酸楚的过去与难以期盼的、坎坷崎岖的未来……
  南宫豪与李发业已睡熟了,沉酣的、有节奏的鼾声徐缓有致的传来,他两个便各自裹着一条毛毯睡在篷车底下,车上住着舒老夫人、舒婉仪、银心及江尔宁几个女人,丰子俊则在周遭巡视警戒去了,现在的时间,是由丰子俊轮值守卫的。
  轻轻移动了一下坐姿,关孤仿佛不觉得沾衣欲湿的重露,也像不感到子夜的寒意,他倚靠在山岩上,好半晌不动一动。
  有人从篷车上下来,动作很谨慎,很轻细,轻得近乎有些瑟缩了,然后,那人慢慢的移向关孤这边。
  是那股熟悉的香味,那股幽淡的香味,不用看,更不用问,关孤已经知道来至身边的人是谁。
  他没有出声,也没有注视,宛若未觉般仍旧以他惯有的姿势与惯有的神态沉默着遥望天空的一片沉黯。
  她站在一边,是舒婉仪,隐在夜色里的面容浮现着无可抑止的羞涩、惶恐、与局促表情,她知道自己此刻所扮演的是个受到对方鄙视及冷淡的角色,但她却必须扮演下去,因为,这不仅是恩和惠的牵连,更渗进着那种微妙的情感,而这种情感的激发却是不能为人道的啊……
  舒婉仪手里拿着一条毛毯,她强行压制住自己心里那股委屈得要哭的感应,勉强笑了笑,怯怯的道:“夜很凉……关孤,我给你带了条毛毯来……”
  转过脸来,关孤的面庞在朦胧的夜色中呈现出一种凄冷的、世故的、又倔强的美感,这种美感是属于一个真正的男人——真正男子汉的特质,那不是儒雅的、不是粗野的、也不是凶暴的,那是这些同句所形容不了的一种更为高远的特质,他微微颔首,低沉的道:“多谢。”
  舒婉仪顿时感到一阵几乎不能忍受的羞辱浪潮龚来,她的脸色苍白,全身也禁不住簌簌颤抖,只由这两个字的回答,她已体会到太多的难堪,太多的奚落与太多的悲楚、深夜,寒露,在黑暗中的寂寥,她巴巴的送来毯褥给他,这一片心,一片情,却竞只换来如此冷漠义单调的“多谢”二字。
  僵立在那里没有动弹,舒婉仪身子泛冷,呼吸急促,牙齿深深的啮入下唇之内,她有生以来所没有遭受过的冷落和轻侮,全在这短短的逃亡日子里尝尽了,尝透了……
  关孤心里太息着,缓缓的道:“早点回车上睡吧,舒姑娘,很晚了,明天一清早尚得赶路……”
  舒婉仪闭闭眼睛,语声硬咽:“关孤……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令你憎厌,这么不屑一顾?”
  关孤平静的道:“我并没有这样说过……或表示过。”
  舒婉仪抽噎了一声道:“你不用说,也不用表示,只由你的眼神、你的态度之间,便已露骨的宣泄出来,关孤,你好狠——”
  关孤苦笑着道:“不要想得太多,舒姑娘,我一向不喜欢将自己心底的情感付诸于形,这点你一定也清楚,我没有憎厌你,更没有鄙视你,因为我无须如此,亦没有这种必要,在眼前的艰苦境遇中,有许多比这件事更叫人烦心的问题存在着,我哪里会像你所猜疑的那样斤斤计较于对你的态度?这岂不显得我太幼稚了?”
  忍不住眼圈泛红,舒婉仪悲伤的道:“这样说来——我在你的心目中竟连一点令你厌烦的分量也没有?我……我竞没在你的意识里有丝毫使你感触的地方?!”
  关孤微微一震,惊愕的道:“舒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对令堂及你,纯是站在道义上的协助,绝没有任何其他成分掺杂;令堂与你,是我的——朋友,在患难中的知交,我无权对你们的行为有所谓置评或干预,只要你们是正当的,要怎么做全在你们自己,同样的,你们也无须看重于我对你们的影响如何,舒姑娘,我允诺护送你们母女到达关外,我便会豁命实践我的诺言,因为我要贯彻一个宗旨,一个目的,一个做人的道理,如此而已,舒姑娘,你切莫使这简单的内涵变得复杂了……”
  舒婉仪沉默了一会,幽幽的道:“只是这样?”
  咬咬牙,舒婉仪又道:“难道说,其中没有感情的交流与……与缘份的牵连?”
  有些怔忡,关孤低沉的道:“当然有,我对你母女的境遇很不平,由不平而伸援,这其中自是包括人与人之间情感的产生及进展,而设若无缘,我们又怎会在那种情势之下相逢相遇又同舟共济?可是这只是说我们有感情,有缘份,但这情感与缘份的触发却全力道义,舒姑娘,你现在大约明白了?”
  舒婉仪颤抖着道:“好一篇大道理!”
  关孤迷惑的道:“有什么地方不对么?”
  舒婉仪吸了口气,竭力平静着自己:“关孤,人活在世上,当然要讲求道义,崇尚礼教,但这却要形诸于自然,融汇在日常生活之中,不该硬梆梆的端做为教条,连一点变通的余地也没有,这就未免矫在过正了,你要知道,道义之中也有情感的掺杂,礼教亦无非是人与人相处的关系分野而加以适当的规矩约束,并不是说为了礼教就可以抹杀人性的本能流露,为了道义便可不顾及情感和灵性的奔发了……”
  关孤低沉的道:“我知道。”
  一摔头,舒婉仪激动的道:“你既知道,为什么还老是把‘道义’两字挂在嘴上当作‘挡箭牌’?”
  关孤道:“我何须要‘挡’什么?”
  一咬牙,舒婉仪道:“你在挡我!”
  关孤不由愕然,他冷冷的道:“我为何要‘挡’你?”
  舒婉仪忽然掩面低位了:“关孤……你……你实在太狠……才寡情……”
  关孤坐直了身子,急道:“不要这样,舒姑娘,请不要这样……”
  舒婉仪啜泣着道:“你卑视我……我很清楚……你卑视我失节,卑视我没有保留住我的清白……从在‘含翠楼’地牢里我被温幸成糟塌的那一刻起,你就不再把我看成一个人,不再把我的自尊当做一回事……你瞧不起我,厌弃我,憎恶我,认为我自甘受辱,认为我损伤了你‘果报神’的威严,认为我没有一点女儿家应有的贞洁信念……关孤,你不愿欠人的,无论哪一方面,你全不愿欠人的,如今你臼以为欠了我的,所以你才用憎恨作为面具,掩饰你内心的不安与愧疚………
  她顿了顿,一咬牙,接道:“关孤,我这样做是错了吗?我用这唯一可以解脱你危难的方法来帮助你是错了吗?你心里难堪,莫非我就比你好受?我是以我的贞操来做交换的啊……关孤,我不须你感激,亦不须你领情,因为这样对你的报答,仍不足偿还你对我舒家母女的恩德,我只求你谅解,关孤,只求你谅解,但是,你却连这一点小小的施舍都不肯给我……”
  关孤嗒然无语,默默仰首望天。
  拭着泪,舒婉仪义哀哀低位着道:“就算我损伤了你的尊严,关孤,那也不是我有意的,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遭受迫害,不能眼睁睁的任由你为了我而变成残废……关孤,我舒家已亏欠你大多,心头上的负荷也太重,你总也该叫我们有一点表示回报的机会……”
  关孤冷冷的道:“我不需要你们回报,尤其不需要以这种方式回报!”
  舒婉仪哽咽着道:“你怎能这样说?关孤——我如此牺牲自己,除了是希望能对你稍有报偿之外,我……我……”
  关孤冷漠的道:“如何?”
  一扬头,舒婉仪泪痕满脸,但却勇敢的道:“我对你……还有感情上的依托!”
  关孤皱着眉道:“怎么说?”
  咬咬下唇,舒婉仪脸色苍白,泪水又自涟涟:“你真……不明白?”
  关孤生硬的道:“不明白。”
  舒婉仪唇角抽搐不停,她艰辛的,又缓慢的道:“我……我……我……爱你!”
  关孤深深吸了口气,沉凝的道:“真的?”
  舒婉仪惨然一笑:“不用讽刺我,求你,我知道如今我已不配……”
  关孤伸手接过毛毯,铺在地下,道:“你坐,舒姑娘,让我告诉你一些事。”
  有些忐忑,也有些迷惘与不安,但舒婉仪顺从的坐了下来,她怔怔的望着关孤,秀丽的眸瞳中仍然闪泛着泪的光影。
  关孤凝视着她,静静的道:“舒姑娘,承你看重,我十分感激,可是,你首先要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事。”
  舒婉以抖索了一下,悲苦的道:“我知道,我根本配不上你,尤其是我现在……残花败柳之身,早已失去机会与条件了……一个不清自女子,还该有什么奢望呢?”
  关孤摇摇头,道:“你错了,舒姑娘,我不是指这个——我们之间是不相衬的,你是一位大家闺秀,足不出户的千金小姐,而我却只是一个浪荡江湖,双手血腥的武夫而已;你的生活传统习惯与环境的影响,思想的出发点,完全和我不一样,这是一个很大的差距,由此差距,便形成了两个极端,因此我们不能凑在一块,除此之外,还有实际的问题,舒姑娘,这个实际的问题,更远比理论上的原因来得严重。”
  舒婉仪悒郁的道:“什么实际上的问题?”
  关孤但然道:“很简单,今夜,明朝,甚至再过些时日,我或许仍能陪护你们左右,但往后的岁月,我却不知道尚能支撑到多久,舒姑娘,说不定我可以护着你们闯关而去,说不定我仍能活着回来与‘悟生院’的恶势力决一死战,但是,在与‘悟生院’的恩怨了断之后,恐怕我能生存下去的希望也不会太大,我的力量也有限,对方的力量多大我也有数,‘悟生院’不能被我扳倒,我因无幸理,即使被我扯垮,也一定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这其中不会有什么奇迹出现,终将是这个结果的……”
  舒婉仪惊恐的道:“你不必这样……关孤,没有人逼着你去和‘悟生院’那群魔鬼决一死战,没有人逼着你去和他们两败俱伤,关孤,你可以偕同我们一起隐居关外,南宫叔叔与丰二叔在当地有很多朋友,他们的势力很大,在那里不怕被‘悟生院’的人找来,关孤,只要你不再回到中原,就永远不再有烦恼……”
  深沉的笑了,关孤道:“舒姑娘,你有时十分世故旷达,有时,却相当天真纯洁,尤其是在江湖事上更是如此。”
  舒婉仪睁大了眼,呐呐的道:“我讲得没有道理?难道事实不是如此?”
  关孤吁了口气道:“若单论事实,是的,可以像你说的这样做,但是,你考虑到一个武士的名誉、威信、尊严、与理想么?你考虑到江湖上正义的维护,公理的伸张,仁恕的存立么?设若人人都苟安自保,不求尽到本份,任由暴力横行天下,这天下还成个什么天下,况且,我也有责任来阻遏像‘悟生院’这样残酷卑劣又丝毫不顾人伦道义的杀人组合扩展蔓延下去,因为我还有力量……”
  他歇了歇,又道:“而这个组织也是我始作俑所创立的。我创立了它来害人,也该由我来毁灭它以救人,舒姑娘,我在中土有我的抱负,有我辛苦建奠起来的声望,我岂能抛弃这一切而瑟缩在迢遥的边关之外?我岂能为了一己的自保而下顾我的责任便混混沌沌的隐匿在天之一偶了此残生?当然不,一个人活在世上,该有些事情去做,如果只求凑合日子到老到死,这一趟人肚间还来得有什么意义?”
  舒婉仪痛苦的道:“关孤,你下去做,自也有人去做……”
  关孤清冷的道:“人人都指望别人去代劳某些需要赴难履险的事,也就永远没有人去做了,所以,我佛曾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
  幻想时代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