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大雪满弓刀》

第十二章 剑利爪毒齐胁命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阴七娘手中那条黑色皮索软软垂搭晃动,她脚步缓慢游移,双日定定的投注在雍狷身上,决不急躁、决不轻浮,举止之细致谨慎,和她粗线条的外貌完全不同,更明显的意味是,她可不愿重蹈朱乃魁的复辙。
  雍涓卓立原地,仍旧保持着他一贯的姿势,眼睛并未随着敌人的身形瞬转。
  这时,贾如谋已不自觉的从桌后站起,他两手紧按桌沿,上身微微弓曲,竟是一副立可飞扑发难的架子,毫无前面那种从容自如之态了。
  尤其显得紧张不安的朱乃魁,他已经拾回了散落地下的兵器、满脸焦虑的守在一边,他甚至有些怀疑,现下的场面是真是幻?因为他不能接受阴七娘居然也遭到挑战的事实,在他的信念里,“七姨”和帅叔一样高高在上,法力无边,如今竞有人不信邪,偏敢挺身而试,这岂不是匪夷所思么?库房中的气氛十分僵凝,还透着一股隐隐的寒瑟冷峭,大砍刀光华滞映不动,雍狷的模样,几如一尊雕像……
  阴七娘手里的黑色皮索骤然激射而出,力猛劲锐。彷若怒矢脱弦!大砍刀的锋刃微偏,斩向射来的皮索,就在两件兵器沾触的那,皮索突几抖颤,并飞快扭曲缠绞,瞬息里,已将刀身缠绕四五圈。
  雍狷往后挫腰,同时贯力于刀,迅速拖削,运动的须灾,他才感觉到情况有异一─对方缠绕在刀身上的皮索,不知是什么皮类泡制,其蹈韧性之强、弹性之佳,委实大出常态,他这拖刀回锋的一削,平素里足可生生斩落一只牛头,但此刻却未能割裂皮索分毫,更甚者,索端借势反扬,条指咽喉部位,那种精刁奇诡法,简直就似一条活蛇!
  没有仰首躲避,也没有再度抽刀拦截,雍狷双手直挺,抢在皮索的攻击之前,连刀推向阴七娘,镝锋闪炫,疾似电掣:冷哼─声,阴七娘大旋身,皮索松脱又倏忽形成─道乌虹,以半弧的角度长笛而落,索体破空,就橡带起一阵啸泣。
  于是,大砍刀便“霍”声扩展为一圈硕大无朋的光环,光环在急速转动,精芒冷焰四散进溅,顷刻间,皮索有如一条黑鳗闯进了逆流,频频跳跃蹿弹,很显然已经失去也了准头。
  光环仍在旋回如故,─抹刀影却自光环之中碎映斜闪,阴七娘跃身九尺,索尾在她跃升的─变为溜溜乌矢,“哧”“哧”有声的密集射到。
  刀刃化做扇形,在虚空中锋锋相连,璀璨的寒光明确的凝布成那样浑厚的莹彩,有如将漫天的月华聚拢来又浓缩于一隅,因此漫飞的乌矢就纷纷反弹,点点激扬、难以穿越雷池分毫了。
  阴七娘身形沾地,收索,滑步,鬼魅般晃走飘动,当她的皮索方自旋舞上升,雍狷的大砍刀已在一挥之下分做十七个不同的角度劈来!
  盘升的皮索像极了一条张牙舞爪的怪蛇,它愤怒的纵腾卷扫,竭力冲突风起劲涌之余,真有翻云覆雨的威势,而光芒炽闪,流电交映,阴七娘暴跳五步,一张银盆大脸已泛透青紫!
  雍狷双手执刀,刃口往上,刀尖微指向下,双目平视,胸腹间的起伏度业已较先前为大。
  一声惊呼,朱乃魁枪上几步,骇然大叫:“七姨,七姨,姓雍的可伤着你了?阴七娘怒瞪朱乃魁,厉声道:“你少烦!伤我?还没有那么容易2“朱乃魁连忙一缩脑袋,汕汕退下,桌后的贾如谋沉声开口:“不必紧张,乃魁,你七姨不会有什么风险,此间万事有我!”
  阴七娘左腕翻转,将两丈多长的一根皮索卷缠起一丈五六,只剩数尺在外,看上去又像一条皮鞭了,她的右手伸向腰后,侧肘之间已多出一样怪异玩意来……那是一只精铁打造的兽爪,有四趾,爪端微微弯曲,俱是尖利无比,他握在手上,仿佛连她的指掌也顿时融幻变形了。
  雍狷沉默不语,他知道,另一场更要艰苦的搏杀即将展开,阴七娘不服输,显然是要施展她“压箱,底”的本领,豁力一拼了。
  冷眼望着雍狷,阴七娘扬了扬她手中的家伙:“姓雍的,你听没听说过,这是什么?”
  雍狷摇头道:“尚请指教。”
  哼了哼,阴七娘寒着脸道:“这件兵器,叫做‘邪狐爪’,我不妨明白告诉你,爪尖有奇毒,只要破肤沾血,除非服用我的独门解药,便谨有二十个时辰的活命,毒发时全身痉挛,喉头内陷,由于呼吸窒息而迫至七孔喷血,连死后的尸体都是乌紫的,雍狷,你要不想有这个下场,就得加意防范着了。”
  雍狷道:“如此说来,万一遭到破肤见血之灾,你也毫无意思拿独门解药相救了?”
  阴七娘用力点头:“不错,如果有这种情形,我不会救你,雍狷,因为你活着,对我们就是─种潜在的威胁,人间世上,不须要这么多武功高强的竞争者并存!”
  雍狷笑了笑:“倒也是实话,阴七娘。”
  阴七娘往前逼近,凛烈的道:“你留意了,雍狷,说不定我挨得起你一下,你却挨不起我一下!”
  雍狷道:“彼此,反正谁挨上了都不会好受。”
  “邪狐爪”递过来的角度非常怪异,它并不是对着雍狷的实体攻击,而是划过空间,指向雍狷右侧尺半的部位,爪尖微扬,果似邪狐探爪。
  不论是这只狐爪上是否曾经淬毒、或者毒性如何?雍狷是宁可信其有,不敢信其无。
  因而应付起来就特别小心,无形中亦压力倍增;他觑准狐爪的来势,候朝有闪,原先扣攫左方的狐爪,在微微一跳之下,猝然以快逾石火的速度反弹,爪尖洒出溜溜冷芒,飞袭雍狷前胸!大砍刀横起,“当”的一响磕封来爪,几乎在同一时间,阴七娘的皮索暴翻,搂头盖脸狠力抽搭下来,乌影一抹,有似惊鸿。
  雍狷右手刀忽的沿着手臂往上滚动,在滚到肘节部位的一,刀身猛朝外撅,于半个光圈的过程中急斩阴七娘,而他的左手伸缩如电,竟是硬生生抓捞由上挥落的皮索!
  这样的反应,大出阴七娘的判断,她全身后仰,“邪狐爪”急截刀锋,但挥落的皮索却已不及换式,照面间,被雍狷一手捞住!
  双方的接触迅捷无比,变化亦仅在瞬息之际“呛哪”震击声中,阴七娘的“邪狐爪”固未坠脱,但虎口崩裂,血流满掌,她的皮索握入雍狷手里,在雍狷猛力带扯下,整个臃肿的身子便往前舱扑,眼看着雍狷一脚飞起,正迎着她突凸多肉的小腹踢来,光景是险到了极处一一贾如谋使用的兵刃是一把形式奇古的长剑,剑锋细窄,锐利无匹,尾芒随着长剑的挥展闪炫吞吐,寒气逼人,他只是一剑挺刺,森森光华已有如流波骤散,漫卷淹覆到每一寸的空间,“□”“□”剑气,更则纵横四溢,无隙不入,威力凌厉之至!雍狷飞起的一脚,只差寸许便可触及阴七娘的肚腹,但他明白,仅这寸许之差,即为自己生死之分,节骨眼上的时间毫厘皆关存亡,就这等俄顷的距离,事实上已遥如天涯,他要自保,便无以制敌了!
  身形的倒退宛似豹跃,雍狷右手握住反激回来的刀柄,在退闪的那洒扬出大小飘掠的干百朵刀花,冷焰穿里,他算是避开了贾如谋这突如其来的一击!
  阴七娘咬牙切齿,不顾手上鲜血淋漓,就同一头发狂的雌虎也似,张牙舞爪的再度冲扑,两件兵器双起双落,豁命般招呼向雍狷身上。
  大砍刀在溜体旋绕的须臾,贾如谋人已升空,他掠飞的姿态极其优美流畅,像煞鹰隼振翼、又若巨鹤驭风,微见侧转,候向下方翔回,长剑颤指,星芒点点映辉,似是银河崩散,瑞雪缤纷,出手里已将雍狷逼退数步!
  阴七娘趁机夹攻,口中大叫:“如谋,你可要替我出这口气,否则我就和你没完没了……”
  贾如谋身法轻灵,宛若行云流水,长剑挥洒,锋芒莹灿掣闪,流光蓬飞所及,锐势强不可挡,直有江河涌荡、生生不息之势,他一边淡淡笑道:“这不正在为你出气么?七娘。”
  雍狷可谓吃足了苦头,他现在才发觉,贾如谋功力之深厚精纯,几已达到深不可测的地步,尤其剑术之高妙,出招之老辣,更不在话下,加上他悠长的内劲,捷便的身手,相辅相成之下越发如虎添翼,难以抵御,雍狷心里有数,这─次是真个遇上能人了。
  面对贾如谋沉重的压力,雍狷已觉得拍架支拙,偏偏阴七娘又像疯婆子─样,不依不饶的拼命在旁纠缠狠斗,使他的苦恼益大,别的不说,单只阴七娘那只“邪狐爪”,就予人无比的威胁,看情形,今晚上恐怕是要应此一劫了。
  臃肿的身躯蓦地侧掠,阴七娘回手挥起皮索,而右臂淬扬倒弯,“邪狐爪”巳以极为阴魅的走向扣抓雍狷的下裆照力道的贯性来说,这─爪取的部位应是上盘,决不会滑落到两跨间的位置才对,但是,它却愣是直逼了过来。
  雍狷微微弓背,身形侧闪,皮索擦着他的鼻尖飞空,“邪狐爪”也稍差一线的贴着裆下错开。他以掌心猛压刀脊,大砍刀去势徒增,“嗖”声锐响里暴斩阴七娘颈项。
  阴七娘居然不退不让,皮索反弹扭卷,宛如通灵似的再度于瞬间缠绕住劈来的刀锋,原来错开目标的“邪狐爪”也突的一跳,脱手回转,仿佛─只来自虚无中的魔掌,焙漾着恶毒的冷芒,候往雍狷身上撞到。
  而剑气立时大盛,光华凝聚成各种各式的形状出现,有的是一片一片如云如雾的氲氤,有的像一束一束倾泻的寸丝,或若翻腾激涌的流波,或似垂挂下落的天瀑,整间库房,马上已被森寒透明的焰彩所笼罩,实则焦点指向,只在雍狷躯体的各处要害。
  大势如此,不倾力一搏也不行了,雍狷在敌人攻击甫起的那,心念转动,血脉奋张,他啸吼如虎,砍刀随着后翻的双腕旋回全身,层叠套连的光圈便在须臾间布展……─阴七娘受不了这突来的力道牵扯,人往前跌,皮索挣出手掌,尚连搭着腕际的大片表皮,但她至少也有一点收获,便在往前扑的俄顷,她的“邪狐爪”已于光圈成形的那撞上了雍狷的右肩:长剑如虹,光波密集,跌倒的阴七娘一声怪嚎,滚地葫芦般肉团团的翻仰出去,一个滚,地下便印上一滩血,而雍狷根本没有时间再看阴七娘一眼,他正卯足全力,迎战以泰山压顶之势扑来的贾如谋。
  剑芒射入光圈,光圈也套住剑芒,金铁交击声声串响如百子花炮,森青与澄蓝的寒电穿织流闪,两条人影恍同幽灵,似乎是有形无实的在掠走掣旋,斗然间,雍狷左跃五尺,贾如谋有飞寻丈,二人于掠出的顷刻又倒翻回来,剑辉矫起如游龙舒卷,浑凝无瑕,大刀挥斩似匹练横空,风云俱涌,两道流光瞬息间已做了二十一次分合触散,殷红的血点仿佛狂□中的雨滴斑斑洒落,当他们再次着地,乖乖,都已不大像原来的模样了。
  贾如谋的脸孔上齐眉梢裂开一条寸许长的伤口,前胸,小腿也各自绽布四道血痕,雍狷的左腰血赤─团,大腿近胯骨处翻开的那片皮肉怕没有半尺以上,此外,他的右肩头还赫然嵌插着阴七娘的“邪狐爪”,爪身犹在颤巍巍的抖动着呢。
  ─旁观战,着实惊窒住了的朱乃魁,在好半晌之后始如梦初醒,他激灵灵的订了个寒喋,猛的提起“流星锤”,就等冲向雍狷贾如谋长剑拄地,嗓音发沙:“住手!”
  急忙煞住去势,朱乃魁不解的嚷道:“师叔,姓雍的如今已是强弩之末了,正宜加以击杀,你老人家为什么却拦着我?”
  贾如谋呛咳几声,低缓的道:“你要杀了雍狷,如何探知郎五的下落?再说,不管他是否强弩之末,凭你那两下子,恐怕仍非他的对手……乃魁,赶紧先去照顾你七姨,看看她的伤势轻重……”
  朱乃魁答应一声,刚刚奔向阴七娘那边,阴七娘已经自行从地下挣扎爬起,她胸脯间、肥臀上,前后裂绽开五条刀痕,白脂血肉层次分明,真个触目惊心;人一爬起,这位“邪狐”已拉直嗓门嚎叫:“天杀的雍狷,好毒辣的手段啊,他把我伤成这等凄惨,乃是存心想要我的命哪……如谋,你可得替我作主……”
  贾如谋忙道:“你别叫,七娘,出力发声也会牵动伤口,万一挣破腹膜就麻烦了!”
  阴七娘面孔扭曲,张开血盆大口干嗥:“贾如谋,你今天若是不为我报仇雪恨,我也不要活了,挣破腹膜就挣破算啦,便让它肠脏进流,正好一了百了忙以剑尖敲地,贾如谋急切的道:“七娘、七娘,你亦是一把年纪的人,不可如此任性,自己的身子千万要爱惜,我答应你,─定为你报仇就是,你可别再闹了:“朱乃魁小心翼翼的参扶着阴七娘坐回凳子上,先将自己长袍前襟撕下两条,粗手粗脚的替阴七娘包扎伤处,而任是七娘皮厚肉韧,沾肌触肤之余,亦不禁痛得连连虚气,混身不停抽搐。
  另一边,雍狷有气无力的倚在墙角,拿大砍刀支撑身子,他的脸色很坏,白里透青,脑门七汗水涔涔,似乎十分虚脱。
  朱乃魁在替阴七娘包扎,嘴巴也不闲着:“师叔,总不能像这样─直耗下去,你老人家也受了伤,得趁早医治才是,姓雍的要死不死,还在那里撑着,该设法把他摆平了,以免另生枝节……”
  贾如谋胸有成竹的道:“你放心,乃魁,雍狷撑不多久了,你七姨的‘邪狐爪’毒性极烈,破肤沾血之后二十个时辰内包准死人,如今他便尚能喘气,亦无力再做挣抗,只要毒效散开,不必弹一指头,他自己会躺下……”
  朱乃魁仍然不大落实的问:“等毒性散开。师叔,这得多久时间呀?”
  贾如谋阴谲的一笑:“不会超过半顿饭的功夫,乃魁,那雍狷表面上似乎顽强如敌,实际上是个什么滋味,他心里有数,你不想想,他若还有余勇可贾,为何不设法反扑突围,而只是僵立不动?”
  咧开厚嘴,朱乃魁幸灾乐祸的道:“是了,并非他不想动,而是动不了啦!”
  点点头,贾如谋道:“现在,你想通了吧?所以不必急躁,更无须轻举,我们要做的谨是等待,我们有的是闲暇,时光的延耗,对我们有利无害,至于我的伤势,不很在紧,再拖上一阵,亦没什么妨碍。”
  阴七娘恶狠狠的接口道:“我那‘邪狐爪’上淬炼的毒药,是当今天下二十七种最厉害的剧毒之一,说是二十个时辰里死人,其实沾上身就先去了半条命,姓雍的哪伯是铁打的金刚,也照样要吃不完、兜着走,他眼下已和一头瘟猪无啥差别了……”
  朱乃魁站直身子,磨拳搓掌的道:“七姨,待姓雍的动弹不得之后,我可要好生捆起他来拷问郎五哥的下落,只不知到了那时,他的神智是否会清明?”
  阴七娘摸着腹问伤处,咬牙道:‘邪狐爪’上的毒性,只是他混身瘫软,体内痛苦,影响不了他的思路,你尽管放手去拷问,他要不答,便是装佯,该怎么办,你自己琢磨着看吧!”
  这时的雍狷,但觉两眼望出去一片模糊,雾蒙蒙的有若置身云絮之中,他的四肢微微起着痉动,而血脉滞重,呼吸不顺,胸膈间老像逆着一口气,全身上下,软绵绵的提不起劲,脑筋是很明白,不过官感功能却不听使唤了……
  库房中,明亮的灯火竞似逐渐暗淡下来,人声语声,彷佛远远近近不着边际的在飘浮荡,一切景象都显得恁般空茫、恁般幻异,人站在那里,也有一种恍惚失真的感应,宛若灵魂出窍……
  终于,“□啷”一声清脆回响,雍狷的双环大砍刀坠跌地下,整个身躯也贴着石壁缓缓缩萎坐倒,他仍然圆睁两眼,却再也振作不得。
  晕沉悠晃里,有人走了过来,相当粗鲁的开始对雍狷大动手脚,他被横扯竖翻,密密捆绑,过程间,连踢带订,就和衙门捕役对付江洋大盗─样,充满了那等势不两立的怨气!雍狷知道是谁在凌虐他,但却毫无反抗的余地,他只有逆来顺受,任由摆布,然则,心底一股不认命的强烈意念,反倒拗执的浮升上来。
  像是有一双看不见的大手在扼掏自己的脖颈,雍狷吃力的挣扎着,咻咻的呼吸着,沉重的窒息感使他从晕眩中骤然醒觉,而胸腔里的逆气越发扩展,喉头间宛似烧着一把火,他忍住一声呻吟,只本能的张嘴低呼:“水……水……”
  他被轻轻扶坐起来,一只粗瓷碗凑到唇边,当那口甘冽香甜的淳水吸入喉管,雍狷嗒然舒气……这一生里,他竞从来没有喝过如此清凉鲜美的水!
  大半碗冷水下肚,他才觉得略略好过了些,喘得稍缓,眼睛也比较看得清楚了,此刻,他发现自己置身于另一问狭隘更十分阴潮的石屋中,一盏油灯高高搁在石墙上端的凹格里,灯光如豆,惨绿幽青,他自己则四肢加绑,揉捻了铜丝在内的六股绳将他捆得犹如一只粽子,照眼前的情形看,他显然已经沦为阶下囚了。
  且慢,石屋中好象不止他一个人呢,否则,谁会看到了坐在角隅处的那个身影,在晦迷灯火下,那人像是正迎着他露齿干笑。
  闭闭眼,雍狷再次凝眸望去,不错,那人是在迎着他笑,笑得很友善、很真挚,不过,也很尴尬!石室里的光度暗淡幽沉,可是雍狷直觉的感应到对方的模样有些熟捻,似乎曾经相识,在哪儿见过,却又一时记不起来……
  其实不必他去思索,那人已轻咳─声,移着屁股凑近,嗓调低哑的开口道:“呢,老弟台,你不记得我啦?我是任非呀,‘白首鹫’任非……”
  雍狷做梦也想不到会在这个地方遇上任非,他睁大双眼,仔细瞧去,果不其然,这位老兄不是“白首鹫”任非是谁?他们分手的时间并不算长,但任非的外貌却改变了不少,问题在于不是变得好,反而变差了,不仅瘦了一大圈,脸色也失去了原有的红润油光,如今,一层灰槁泛浮在他面孔上,人便灰涩涩的不见精神,就这么一段日子,他活脱苍老了十年!任非的手脚也一样是上了绑,而且绑得决不比雍狷松快,他叹了口气,磋吁的道:“老弟台,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我再怎么想,也不会料到能在此处和你见面,当他们把你拾进来的辰光,我还以为自己老眼晕花,看错了人哩,等我瞧真切了,简直就傻住啦,啧啧,委实不可思议;老弟台,你和他们如何扯上瓜葛,又怎会落到这步田地?”
  雍狷调整着呼吸的节奏,缓慢又暗哑的道:“说来话长……任老大,并非我不愿细谈,实在是出声困难,我喉头的肌肉一阵紧似一阵,连喘气都费好大的劲任非睁大两眼,惊疑不定的道:“敢情你不只是身上这些外伤而已?他们……莫不成还伤了你的内腑?”
  喘了几口,雍狷声音低弱:“我没有受什么内伤……仅是受了毒,任老大,你可听说过……阴七娘那只‘邪狐爪’?”
  ”咯登“一咬牙。任非痛恨的道:“老弟台,原来你也着了那泼妇的道?我操他个娘,我之所以落到这等境况,亦是遭她谋害。还有她那姘头贾如谋,一对奸夫淫妇,联起手来算计我,你不晓得,我被他们整惨了啊……”雍狷窒噎一声,连连吸气:“你……你没中过阴七娘‘邪狐爪’上的剧毒吧?”
  任非满脸同情之色,颇有患难见真情的模样:“我到还算侥幸,不曾被那老帮子的毒爪招呼上,其实也并不是那么老帮于手下留情,只因为尚不须使用她的毒爪,在贾如谋暗里协助下,光一条‘九尾索’,已经把我摆平了!”
  顿了顿,他又沉吟着道:“可是,我虽然没尝试过那毒爪的滋味,却多少知道这玩意的厉害,听说乃是天下二十七种最霸道的剧毒之一,毒名叫‘鸠藤’,但要被它沾血入体,不出二十个时辰,人就会呼吸衰竭,窒息而亡,可恨着呢……解这种毒,阴七娘那婆娘倒有现成的解药,不过,怕她不肯拿出来……”雍狷吃力的道:“你说得不错,她是不肯拿出来……”任非忧心仲仲的道:“从你被抬进来到如今,已有两个多时辰了,算你中毒的辰光,大概还要早,也就是说,毒性业已潜入体内近三个时辰啦,老弟台,我们得赶紧想法子替你解毒,要不然,越拖下去,情况便越糟……”雍狷苦涩的一笑:“在这种困境下,能想到什么法子?”
  任非忙道:“你别丧气,老弟台,事在人为,人定胜天,讲句现实点的话,我的指望也全在你身上了,你若能得救,我便跟着沾光,否则,你要完了蛋,我还图许谁去?不用慌,好在时间尚有裕余,让我仔细寻思……
  舔舔干裂的嘴唇,雍狷沙沙的道:“任老大,时间恐怕不似你想象中的宽裕……如果我猜得对,他们很快就会进来拷问我,要逼我说出一个连系我生死的问题……”
  怔了怔,任非道:“什么问题如此严重?”
  雍狷尽量长话短说:“郎五,你知不知道这个人?他被我掳了去,囚在一个只有我晓得的地方,他们就是要逼我吐出郎五的下落,我若不说,他们可能还不致立即要我的命……”
  任非又是“咯登”─咬牙,语气里充满怨毒:“可是巧,老弟台,咱们的仇家全凑到一堆来了,那杀千刀、天打雷劈的郎五,我不但认得,更和他有一层亲戚关系,他还是我的庶表兄弟,论起来,得称呼我一声表兄,这次我来‘老窝庄’,原本是冲着他来的!”
  忽然想起这么一回事来,雍狷低声道:“对了,任老大你那‘落雁三击’的册页,最初不就是打算卖给他么?我还记得刁不穷提过,你这位庶表兄弟姓郎,在替─个大财主当保镖……想来正是郎大了?”
  任非又恼又恨的道:“可不正是这个畜牲!我把他当亲戚,当自己人看,他却将我视做白痴肉头,先是诓我骗我,到后来,索性就要强取蒙夺,我不答应,他干脆翻下脸来,唆使阴七娘同贾如谋摆平了我,进一步待谋财害命啦!”
  雍狷咳了─声,道:“任老大,我还不太明白,以你的境况而言,并非富有……那郎五,要在你身上强取豪夺些什么?又待谋你的何种财富?”
  任非气咻咻的道:“老弟台,他就是窥视那本‘落雁三击’的册页呀,当初我向他要求拿一幢房子,二万两现银及二万两储本庄票做交换,这混帐却推三阻四,哭穷装蒜,老是给我折码杀价,最多只答应给一幢破屋,两万银子,我不肯,事情才拖延下来,这一次到‘老窝庄’,我原打算和他砌底敲定,如果实在拿不到那样的价钱,让一让我也认了,岂知这个黑心黑肝的畜牲早已昧了天良,设下圈套来算计我,他竟然起意要独吞独吃,分文不给,只要我不依从,他便蛮干到底,连我一条老命也照单笑纳一一”雍狷又喘了一阵,才顺过气来:“你把我弄迷湖了,任老大……那‘落雁三击’的册责,你不是已将原本交给你的伙计刁不穷了么?却又何来第二本与郎五谈斤两?”
  任非不禁愣了愣,表情汕汕的有些窘态,他打着哈哈道:“呢,这其中另有玄妙,老弟台,我找机会再向你解释雍狷正想说什么,石室之外已传来一阵杂沓的步履声响。不─会,石室的沉重铁门被由外启开,几条彪形大汉挺胸突肚的鱼贯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