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大雪满弓刀》

第十一章 岂知小泽有潜龙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仙霞岭”地方很好找,岭下那片黑松林亦一察即着,林中的石砌房屋便四平八稳、方方正正的矗立在那里,有如蹲伏着一头灰白色的巨兽。
  隔着石屋还有半里路光景,雍狷便下了马,先将坐骑掩妥当,这才小心翼翼的朝目标逼近,如今约莫二更时分,冷月仍然高悬天际,幽幽寒光,映衬周遭一片寂静,连声狗叫都没有。
  对郎五的说词,雍狷并不完全相信,唯其并不完全相信,所以才这般谨慎戒惕,他固然极度思念儿子,但要自己活得健朗,始有发挥天舐犊之情的机会,如果在找回儿子之前先栽了斤斗,这天伦相叙,岂不又成画饼!俏无声息的摸近至石屋左侧,雍狷半蹲在一丛野松后面,默默打量眼前的形势。
  乖乖,这座石屋不仅是像仓库,更有若堡垒般的坚牢……整幢库房,俱由尺许长的灰白石块堆砌,夹缝间糊着厚重的泥灰,石块的表层未经琢磨,任其呈现着凸凹不平粗糙面相,石屋占地极广,且高阔恢宏,人站在屋角仰视,恍然间有一种置身于巨大殿堂前的感觉,只不过比传统殿堂显得简陋些罢了。
  这座巨大的石屋前后两侧,都设有窗户,但却开得很高,现在所有窗口通通紧掩密闭,没有一扇启开,屋里是个什么情形,外头根本就难以查探。
  雍狷考虑了一下,决定试用直接突破的方法入内,最好亦能速战速决,领回孩子,姓朱的玩过一次“金蝉脱壳”的手段,他可不愿再上这种老当。
  迅速接近大门,昭,门是松木制就,虽厚重,结实性却差。
  他在贯力破门之前,要先试试门扉的构造及容易受力的位置何在,伸出手,刚刚按上门面惩宽惩大的一扇门,居然已“呀”的一声滑开,同时,明明晃晃的灯光也自门内泄出,正好照得他丝毫毕现!我操,这扇大门竟是虚掩的……雍狷心里喃咕,立时全神贯注,干脆迈步推门而入。
  门内,迎面正像一座库房,有高耸宽大的空间,并隐隐散发着一股微带腐霉的怪味。
  青砖铺设的地面相当干净,四周平敞,了无一物,库房的中段,又用石块砌封,留着一扇窄门,窄门后是个什么情景,则因门扉合拢,又不得而知了。
  明亮的灯火,光源来自那二十六只插在墙壁铁座上的巨号火把、以及一张方桌上的两对银烛,桌后坐着一个人,桌子右边坐着一个人,另外桌子左侧站着一位,整整半片库房里,总共就是这三位仁兄,有点像,呢,三堂会审的味道。
  雍狷仔细端详这三个人,坐在桌后的那一员,生了张细致红润的娃娃脸,偏偏满头银发、满额白髯,身穿─袭黑袍,越见黑白分明,神情气爽;坐在桌子右边的这位,竞是位半老徐娘,套一身织锦衣裙,银盆似的一张大脸,涂着厚厚的粉底、描以猩赤的服脂,唇上更染一抹婿红,加以臃肿的身材,粗短的四肢,在在只给人一种想法……─真正是他娘的丑人多作怪啊:站在桌子右边的一位,长相肥头大耳,眉宇间颇有几分朱乃贤的神韵,不消说,他必然就是荣福所言朱乃贤那个武功高强的胞弟朱乃魁了!拍了拍插在腰板上的厚革刀鞘,雍狷先回手把大门掩上,又向里走近几步,这才笑容可掬的向面前三位拱手为礼:“我姓雍,叫雍狷,看情形,三位早就在等着我啦?”
  站着的仁兄嗓音粗重的的首先答腔:“姓雍的,你大概还不知道,朱乃贤下面还有一个老弟朱乃魁吧?”
  雍狷陪笑道:“听说过,看老兄你的这副尊范,想就是朱乃贤的今弟朱乃魁了?”
  那人胸膛一挺。
  大刺刺的道:“不错,我就是朱乃魁,‘飞熊’朱乃魁!”
  雍狷十分友善的道:“幸会、幸会,贤昆仲长得可真相像,看到了哥哥,便如同看到了弟弟,想是同父同母同胞生,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哩……”
  朱乃魁火辣的道:“你少在这里耍贫嘴,姓雍的,我们在此候你多时了,这一次,你的漏子捅大啦!”
  雍狷笑道:“约莫各位知道我会来?”
  朱乃魁阴着脸道:“姓雍的,你好比孙猴子,任是如何狡诈善变,也逃不过我们如来佛的手掌心,你意念一动,我们就晓得你在打什么算盘,我们早断定你会模来此地,是以天罗地网全经布妥,只等你一头撞进来受绑成擒!”
  雍狷十分容忍的道:“朱二兄,如果能够不动手,我还是希望不动手,和气生财嘛,兵戈相见,总归不祥,大家何不都退让─步,我的日的,只是要领回我的儿子,并无与贤昆仲为敌之意,还盼朱二兄你惠于体谅,化暴戾为祥和,岂不皆大欢喜?”
  朱乃魁声声冷笑:“讲得好听,化暴戾为祥和?那么俞广安一条命你怎生交待?郎五哥被你挟持而去又怎么个说法?雍狷,事情是你挑起来的,杀戒亦由你开端,弄到现在的场面,你反到振振有词,扮起他娘的好人来了?”
  雍狷耐着性子道:“俞广安和郎五的事,你可不该怪我,原是他们咄咄相逼,再三胁迫,我在不得已的情形下才勉力应战,朱二兄,他们排好阵势,指名挑斗,除非我引颈就戮,他们绝对不会罢休,那辰光,你说我能不求个自保么?”
  朱乃魁愤怒的道:“真他娘人的嘴两片皮,翻云覆雨,道理全叫你─个人说净了,你可以上门抖威风、耍蛮横,强索人子,莫非就不准人家拦阻你?而试招较技,论的不过高下强弱,却没想到你竞如此心狠手辣,居然愣朝绝处于,姓雍的,纰漏你捅得出,就当担得下,强辩狡赖,不算是条汉子,我们也决计不受!”
  雍狷摇头道:“朱二兄,你这全属一面之词,我看,耍蛮的不是我,应该是你才对!”
  双眼骤瞪。
  朱乃魁咆哮:“他们说得不错,果然是个张狂匹夫,大胆枭匪之流,姓雍的,今天不论为了哪一桩,全都饶你不得!”
  这时,坐在桌后,那位童颜白发的人物清清朗朗雍容自如的开了口:“乃魁,不须动气,你先问问他,郎五如今的下落何在、是死是活?”
  朱乃魁垂手躬身:“是,师叔。”
  一听那人竟是朱乃魁的师叔,雍狷立刻提高了警觉,同时心腔子也不免发紧;多年的江湖经验告诉他,今晚上的局面,只怕不易应付了:满溢着煞气的一张脸孔朝向雍狷,朱乃魁形容狰狞的Rt喝:“你听到我师叔的话了?郎五哥现下人在何处?你又把他怎么消磨了?”
  雍狷静静的道:“郎五很平安,我也没有过份折腾他,到于他的下落,目前还不便奉告,朱二兄,只要你交出寻儿给我,我就会告诉你郎五的容身之处:“朱乃魁吊着眼珠子道:“你的意思,是要以郎大哥为人质,交换你的儿子?”
  雍狷道:“正是此意。”
  突兀里,朱乃魁仰首大笑,更以充满讥嘲的语气道:“雍狷,你可是做得好梦,居然想拿郎五哥来交换你的儿子?真正一厢情愿,自说白话,荒唐幼稚之极,你把我们全看成─群废物啦?就这么任你编排拨弄?姓雍的,你早早歇着吧!”
  雍狷毫不愠怒的道:“朱二兄。我看不出这件事有什么好笑,更不觉得其中有任何荒唐幼稚之处,除非是,你们根本就不在乎郎五的死活!”
  朱乃魁恶狠狠的道:“明白给你说吧,姓雍的,既然郎五哥现在还没有死,他就不会死了,我们不拿郎五哥来交换你的儿子,我们有方法做到两全其美的结果又可救回郎五哥,又不必交出孩子!”
  雍狷“哦”了一声。
  淡淡笑道:“你们自信有这样的能耐?”
  朱乃魁张牙舞爪的道:“不错,我还可以进─步告诉你,我们的方法很简单,只要把你撂倒摆平,逼你说出郎五哥被拘押的所在就成!”
  雍狷道:“这法子的确很简单,问题只在于一─你们撂不撂得倒我,以及,我会不会说。”
  嘿嘿一笑。
  朱乃魁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雍狷,在这人间世上,会有许多出乎预料的机变,而你又不是金刚罗汉,没有那等扭转乾坤的法力,妄想一夫称尊,你还不够格!”
  雍狷沉着的道:“我并不否认你的说法,不过,朱二兄,单凭你,恐怕力、不到:“朱乃魁悖然大怒:“娘的皮你敢轻视了我?”
  桌后童颜白发的那一位又缓缓启口:“何必跟他争吵,乃魁,这类人我看多了,他们都是一个类型,只认实力,不轻信谏劝,不到黄河,他们是不死心的……”
  朱乃魁忍着气道:“师叔之言甚是。”
  转向雍狷。
  那人微笑道:“雍狷,其实你的看法也不算错,当然,光凭乃魁一己之力,大概是不足以制胜,不过,假如再加上我及七娘,情形可能就不大一样了……”
  雍狷审慎的道:“恕我眼拙,不知尊驾与七娘又是何人?”
  红润光泽的娃娃脸上绽露出─抹古怪的微笑,那人带几分矜持的道:“我姓贾,叫贾如谋,我的名字你可能陌生,但提到‘不老金刚’,我想你或者有个耳闻。”
  雍狷咽了口唾沫,忽然间感觉喉咙里好干涩,面颊的肌肉也似是变得僵硬了:“不老金刚?你就是不老金刚?”
  贾如谋目光慈祥面柔和,这样的眼神,衬托他童稚的外貌,看上去颇不调配:“我只是个武林末学,江湖莽夫,并非什么身价不凡的人物,所以尚不会被顶名假冒;是的,‘不老金刚’就是我贾如谋!”
  雍狷努力牵动唇角。
  算是在笑:“贾前辈,呢,不瞒你说,我实在是有点吃惊,我万万不曾想到,你和朱家这一伙人会有渊源,而且,看样子还很亲近……”
  贾如谋闲闲的道:“方才乃魁已经点拨过你了,雍狷,这人间世上,会有许多出乎意表的机变,而众生芸芸,绵延纠结,谁又敢说和谁没有牵连?乃魁是我的师侄,他师父,也就是我的师兄,已于数年前仙逝,所以乃魁亦同我的徒弟没有二致,这孩子为了克尽孝道,半个月前,才接我在此安养,事情倒巧,正好遇上这段瓜葛,我代他出面处置,大概还算顺理成章吧?”
  雍狷苦笑道:“当然应该,贾前辈,当然应该……”
  指了指坐在桌子右边的那位半老徐娘,贾如谋的神态就像在为两个老友互相引介:“她是我的好友阴七娘,‘邪狐’阴七娘,雍狷,所谓‘好友’,有很多种解释,我们乃是最亲密的那─种,露骨点说,也可称做我的‘红粉知已’吧。”
  阴七娘面带娇羞,向贾如谋投去深情款款的一瞥,她这副模样看在雍狷眼里,真叫哭笑不得,只是目前状况下,连哭笑的滋味都来不及去咀嚼了。
  贾如谋泰山不动的接着道:“因此,七娘自则凡事助我─臂,这个亦属人情之常吧?”
  雍狷搓着手道:“前辈怎么说怎么对,我还有什么争论的余地?”
  于是,阴七娘插嘴了:“姓雍的,我看你也不必受些无谓的罪了,索性俯首就缚,乖乖认输,把郎五的下落供出来,我可以代你说情。央求如谋从轻惩处……”
  雍狷叹着气道:“我知道遇上两位,是凶多吉少,但要我不战而降,实在没有这样的习惯,虽然明知此乃不可为而为之。亦只有认命了。”
  猩红肥厚的大嘴一撇。
  阴七娘提高了嗓调:“给你抬举你不受,雍狷,这可是你自找苦吃、休怪我们手下无情!”
  贾如谋语声温和的道:“雍狷、你不再考量考量?你要清楚,你的希望并不很大。”
  雍狷摇头道:“怕是要得罪各位了。”
  阴七娘冷凄凄的道:“如谋说得不错,姓雍的,你还真是个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心不死!”
  雍狷伸手取下刀鞘,右掌轻抚刀柄,人也往后缓步退下:“人是一口气,佛是一炉香,阴七娘,就算栽跟头,也要栽得磊落豪壮,若是连这点傲骨都没人,尚出来混什么江湖?”
  大喝一声,朱乃魁道:“大胆狂夫,阴七娘亦是你叫得的?”
  雍狷愕然道:“不叫阴七娘,却叫什么?”
  朱乃魁嗓门宏亮的道:“我称呼七姨,你至少也该尊一声前辈!”
  雍狷不想笑。
  却忍不住笑了:“各般各论,一马归一马,朱二兄,我们彼此间的渊承不一样,称谓便难统一了,贾前辈年高德邵,我没有话说,至于阴七娘,在我面前,无论岁数资历各方面,她要充我前辈,约莫还差上一截吧?”
  朱乃魁厉声道:“雍狷,你嚣张至此,我必要你付出代价!”
  摆摆手。
  贾如谋─笑道:“不气不气,这乃表示七娘年纪尚不够老,正是花样的年华,还留着一大段青春哩……”
  阴七娘只手掩唇,又嗔又喜:“你就是爱调侃人家……”
  两个人公然调情于对阵之前,虽说举止略显轻佻,但又何尝不是把握十足、泰山驾定的表示?他们看雍狷,似乎已经成为阶下之囚了。
  轻挥袍袖。
  贾如谋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尽快办完了事,郎五也可少吃些苦头,这就开始吧。”
  踏上一步。
  朱乃魁哈腰道:“不劳师叔费神,且容弟子与姓雍的先过几招─”贸如谋稍做沉吟。
  道:“你要小心,我们虽说不曾亲见雍狷身手如何,可是据府里人传述,技艺应是不弱,郎五的失算,就是一个例子……”
  朱乃魁凝重的道:“弟子省得,郎五哥恃技轻敌,弟子不会。”
  贾如谋向阴七娘使厂个眼色。
  微微点头道:“好,记得谨慎将事。”
  霍然转身,朱乃魁只在这─转之间,已亮出了他的兵器……两枚拳头大小的“流星锤”,正银光闪闪的悬挂腕底,锤头上的尖锥灿亮生寒,细刃的银链连着杆柄,仿佛随时都能够弹飞袭敌。
  雍狷左手紧握皮鞘,右手五指平贴刀柄,大砍刀高举齐眉,纹丝不动。
  慢慢往前接近,朱乃魁目注雍狷双眼,肩胛微拱闭息如寂。
  忽然,雍狷垂下头来,模样似倦乏了,要先盹歇片刻,但是,他的起手式毫未变动,依旧横率齐眉,执刀的手稳如盘石。
  朱乃魁贯注全神,不敢稍有大意,他当然明白雍狷不是在盹歇,进一步说,越有这种反应,形势便越加凶险,宛若遥迢谷底,雾起烟生,茫茫然讳莫如深!
  火把的光辉泛映着青红,而银烛灿亮,那抹刀芒像是由这两种隔合的光亮中淬分而出,锐利的劲道四溢回旋,影摇焰晃,空荡的库房里流波交叠,幻魅如真,朱乃魁怪叫半声,人已蹦出老远!
  雍狷大滑步,刀锋斜挺,“铮”声颤吟,十九刀化为一刀劈出,朱乃魁的流星锤急速反扬飞击,仓促中却只封住九刀,他忙乱之下,只好竭力贴地窜避,更差一点就当堂见彩挂红。
  刀贴有肘,雍狷闪向对角位置,骤而挥臂朝后,去势快比惊鸿,朱乃魁的流星锤倏弹暴砸,竞双双截空,姓朱的猛然缩颈挫腰,抖锤再起,大砍刀声震盈耳,镐锋炫竖,就那么准确的将一对流星锤“当”“当”磕开!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上阵对招,往往不用簏战多时便能看出高下,经常只须三两回合,即可明辨强弱,眼前的场面,哪怕外行人也瞧得出来,朱乃魁的这出戏,只怕唱不长久了。
  此刻,阴七娘已自圆橙上起身,不着痕迹的往外慢慢移动─被逼出几步之外的朱乃魁不止是一头的汗水,尤其目瞪如铃,咬牙切齿,模样是既愤怒、又狼狈,他手上的流星锤摇荡转晃,却楞是不敢轻易出击,生恐再次落空,就又不知会演就成个什么光景了。
  雍狷的刀鞘不知何时已插回腰带之中,现在,他双手并握刀柄,刀尖稳定的指向一点不动,然而,怪异的是刀尖所指,并非朱乃魁身上的任何部位,谨乃稍偏左方的虚空角度。
  这样的蓄势,实则包涵着至极的信心与无比的艺业肯定,因为用刀的人已经能够确知自己的刀法足以回环自如、随意挥洒,刀锋的走向只是一种形式,方圆之内,俱为可达之处,指往哪里,效果全部一样。
  朱乃魁渐渐呼吸粗浊,豆粒大的汗珠子顺着额头流到眉梢,汗从眉梢滴淌面颊,他不停的眨着眼,终于忍不住用衣袖去拭抹一双环震动是刀出以后的事,朱乃魁擦汗的手肘还不及放下,盈目的紫电精芒已卷罩全身,他觉得好象蓦地里被一波连一波的怒涛骇浪所淹没,放眼看去,上下四周皆是流灿的刀花、掣掠的光焰,想要还击招架,都不知该从何处着手了。
  一条长蛇似的黝黑皮索,便在这时“嗖”的一声卷入,缠绕如电般拦腰扯起朱乃魁,眨眼里已将他兜空摔出寻丈之外!
  救了朱乃魁一命的人是阴七娘,她仍然站立原来的位置,只是手中多出那条浑圆的、粗细约拇指般的黑色皮索……说真话,这婆娘的动作确实是快!
  朱乃魁这一跤跌得十分沉重,似滚地元宝,又若黄狗抢食,反正怎么难看他就怎么演弄,可谓洋相出足,但他却毫无怨恚,到底摔上一记却挽回了老命,这笔帐横坚算都绝对划得来。并没有跟着再行追杀,雍狷以刀拄地,静静的等待着另一个状况接续。
  当然,另一个状况是一定会接续的。
  桌后的贾如谋,一张童稚的面孔上并没有什么奇特的表情,然而这并不是说他内心里也一样无动于衷,正好相反,眼见形势的逆转,大出他的意料,失算之余的震愕,已带给他不小的冲激,不过他见多了世面,经多了阵仗,自恃的功夫尚能使他不将个人感受形诸于色罢了。
  阴七娘的修养就比不上贾如谋了,她的银盆大脸涨得紫赤,两眼圆睁,握着皮索的十指紧捏成拳,张开大嘴,活脱要一口吞下雍狷!
  从地上鼻青脸肿的爬起来,朱乃魁灰头土脸的向阴七娘谢恩:“多谢七姨娘搭救,只差一步,我这条命就卖给姓雍的啦……”
  冷冷一哼,阴七娘没有回答朱乃魁,却冲着雍狷道:“姓雍的,你可叫真人不露相,看你外面,不怎么的,没想到一手刀法竞练达这等化境,更厉害的是你那股狠劲,方始接招,你就待赶尽杀绝呀?”
  雍狷有些无奈的道:“不是我狠,这动手过招,原本就带着三分凶险,即使我想刀下留情,却不知人家是个什么打算,稍有不慎,一片好心立将变做自己的催命符,你说,我岂能不紧着点?”
  阴七娘怒道:“好个毒辣东西,你血刀杀人,连眼都不眨,偏还有……
  套说词狡辩?姓雍的,不要以为你有两下子,就认定横行无阻,朱乃魁吃不住你,我来!”
  雍狷道:“阴七娘,我不想伤害你,我只是要领回我的亲生骨肉双瞳中的神色转为凌厉。
  阴七娘重重的道:“你可以领回你的亲生骨肉,但不是你想象中的方式,雍狷,只要你能把我和贾如谋双双摆平,孩子自然交你带走!”
  雍狷生涩的道:“阴七娘,这不是在逼人上梁山么?”
  阴七娘幽冲的道:“在我们两个眼皮子下,你如此挫辱朱乃魁,又将我们置于何处?姓雍的,不是我们逼你上梁山,而是你也太不给人留余地!”
  吸─口气。
  雍狷沉缓的道:“我的心意已经向你表明,阴七娘,假若你坚持动手,我也没话说,不过刀枪无眼,当场不让,谁栽了都得自己认命!”
  阴七娘扁平的鼻孔翕合。
  声音进自齿缝:“不要自视太高,雍狷,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那几手把式,我瞻仰过厂,挺不错,但还不到举世无敌的地步!”
  转向贾如谋。
  雍狷道:“贾前辈,你也同意阴七娘的说法?”
  贾如谋轻轻额首:“她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她的说法。亦即我的说法。”
  雍狷舔舔嘴唇。
  道:“那么我就只好舍命奉陪了。”
  阴七娘脚步一动,贾如谋又跟着叮吁:“七娘,争的是胜负,不是意气,你要稳着点,你那条‘九尾索’到时候只怕还不够应付,。得拿出你的看家本领来才行!”
  白了贾如谋一眼,阴七娘低阵道:“我知道,用得着你罗嗦?到时候,到时候还有你呀!”
  贾如谋闭口不言,形态间却洋溢着深挚的关注之情,把阴七娘比起朱乃魁来,这位还“不老金刚”显然是要体恤多了……
  雍狷双手执刀,刀身斜肩举起,流芒闪焙中,垂挂的双环丝毫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