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江湖一品郎》

第二 章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杜小帅刚下了山峰,就听庙后传来玲儿急促的呼唤声:“师哥!师哥……”
  猛然转眼一看,玲儿正急如星火地追来。
  龙驼子揉了揉鼻头,咕哝:“勾勾甜(纠缠不清)的来了!”
  玲儿气急败坏地奔来,嗔责道:“好哇!小师哥,你要下山连说都不说一声就溜了啦!”
  杜小帅心中正盘算如何摆脱她,干笑道:“我,我……”玲儿冷哼一声,很生气地道:“放心,不是我来追你,是师父忘了这个,要我追来交给你!”
  把手一伸,掌心上托着个小小锦囊。
  “这样啊,多谢啦!”
  杜小帅正伸手去接,她却把手缩回道:“等一等;师父要我告诉你,这个锦囊要好好藏在身上,在遇见杨小邪和小小君时才可以拆开,不能给其他任何人看哦。”
  杜小帅俏皮地立正,故作正经道:“是!”
  玲儿刚把手伸出,又缩了回来,问道:“你对我没话交待?”
  “交待?”杜小帅咕哝着道:“又不是要死了,还遗言呢!”
  “小师哥,你说什么?”玲儿没有听清楚。
  杜小帅笑瘪着嘴:“师妹,我不在时你多保重……”玲儿道:“这个我自己知道,用不着你当鸡婆!”
  机灵的杜小帅马上又道:“师父请你多……”不等她说完,玲儿已接道:
  “放心,我会照顾他老人家的!”
  杜小帅连碰她两个软钉子,心想:“她是吃错了药,还是那根筋不对劲?”
  想了想,啊哈!总算给他想到了,邪笑:“哦噢,对了,待会儿你回去告诉师父,等我回山时,要重重赏我。”
  玲儿道:“你还向师父讨赏?”
  杜小帅故意道:“当然哪!这次我是去打拼的也,弄个不好连小命都难保。
  如果能一切顺利,成功回来,难道师傅不该重重犒赏我?”
  玲儿问道:“你想要师傅赏什么?”
  心中偷笑,杜小帅故作一本正经道:“把你赏给我呀!”
  玲儿怔怔地道:“把我……”随即会意出是什么意思,嗔声斥道:“少来!
  我才不愿意呐!”
  杜小帅耸耸潇洒地道:“不愿意就算了,反正江南出美女,我自己带几个回来好啦!”
  玲儿气得把眼一瞪道:“师哥:你……”杜小帅黠笑道:“我是真心真意想娶你,可是你又不愿意,总不能要我出家当和尚吧?”
  玲儿面红耳赤道:“不跟你说了,拿去!”
  随即把锦囊向前一递。
  杜小帅怕她又耍花样,急忙伸手接了过去。
  揣入怀中,笑得甚是逗人:“谢谢你啦!”
  玲儿不依道:“累得我上气不接下气,一声谢谢就把我打发了?”
  杜小帅呵呵地笑:“那你要我怎么谢?”
  玲儿犹豫了一下,才羞红着娇靥,伸手指指自己嘴唇。杜小帅故意装糊涂道:
  “你嘴唇怎么了,也肿啦?”
  玲儿嗔声道:“你少装蒜!刚才在山洞里,抱着人家……”杜小帅装出这才恍然大悟道:“哦噢,是不是要我亲亲你?”
  玲儿微微点了下头道:“唔……”
  杜小帅笑瘪想道:“小师妹居然食随知味,被我一吻,上了瘾啦!”
  他笑声不绝:“这可是你自愿让我亲的喔!”
  玲儿又羞又喜,闭上眼睛,仰起脸来,噘起小嘴,摆出等等亲吻的姿势。
  你娘咧!现在不走,要拖到什么时候!
  杜小帅横下心来,趁机一转身,施展轻功疾掠而云。
  玲儿不见他采取行动,正暗觉诧异,突闻衣袂带风声响,情知有异,急忙睁眼一看,杜小帅的人影已在数十丈外,追之不及,气得小姑娘一蹬脚,哭了起来。
  杜小帅既听不见,也看不到——半故意的。
  他连头都不敢回,一路施展轻功,疾奔如飞地出了九华山,这个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
  一旦离开九华山,杜小帅可有点六神短路。
  他在山外向樵夫问明路径,便宜向南行。
  由于从未出过门,路径不熟,竟舍直取弯,走上岔路,绕向了铜山。
  正觉得走的路不太对,想找个人再问问路,突闻远远传来一阵喝叱喊杀声。
  小伙子吃饱撑着,循声赶去,尚在十余丈外,便见七八个壮汉,正在合力围攻一个鹑衣百结的小叫化。
  这些壮汉武功不俗,个个都有两把刷子。而小叫化看上去只不过十五六岁,却是身手怜俐,使他们一时奈何他不得。双方打得可真热闹,既精彩又刺激,现代人的那些肢体语言可都是这样学来的!
  壮汉们见久战不下,似已打出火气来,为首的那个一打暗号,便见其他人纷纷发出暗器,齐向小中化招呼去。
  小叫化虽滑得象条泥鳅,但仍然顾此失彼,一个不留神,被一支暗器射中大腿,痛得大叫一声:“哇!北悴恢У乖诘厣稀?
  壮汉们见状大喜,一拥而上,正举刀要将小叫化大卸八块。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闻一声大喝:“等一等!”
  随着喝声,一条人影如大鹏般飞掠而至,正是那好管闲事看不过去的杜小帅。
  小伙子人到掌发,一出手就震飞了两名壮汉砍下的钢刀,使得其他人为之一惊,全傻了眼。
  为首的壮汉不禁惊怒交加,怒视着这个突如其来的小伙子,恶狠狠道:“小子!你不想活了,敢架梁子?”
  杜小帅眼光一扫,呵呵干笑道:“你娘咧!你们这么多人,欺侮人家一个小娃儿,你们娘是不是忘了长脸给你们啊?”
  小叫化一听,坐在地上鼓掌喝采道:“对,没有错,不要脸。骂得好!”
  为首壮汉怒喝道:“好你妈个屁!两个一起杀,大家上!”
  七八名壮汉齐声呐喊,一拥而上,各自挥刀砍杀。
  杜小帅揉了揉鼻子,笑得甚捉狭:“哇噻!看样子是玩真的啦?”
  小叫化已忍住腿上的伤痛,霍地跳起,接道:“没错,他们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要怕事就快溜吧。”
  杜小帅笑瘪着嘴道:“爱说笑!?

  眼看两把亮晃晃的钢刀迎面砍来,哪容他迟疑,身形一晃,出手如电,使两名壮汉连看都未看清楚,持中钢刀已被他夺下。
  小叫化这下可乐了,用川语赞道:“格老子的,硬是要得!”同时伸手在杜小帅肩头上用力一拍。
  杜小帅毫无实际应敌经验,突觉肩上被人重重一拍,一时分不出是敌是友,一把抓住小叫化尚未及撤回的手腕,竟将他来个“过肩摔”,把他给摔了出去。
  小叫化身不由己,飞身摔出,惊得大叫:“碍…”眼看为首的壮汉正抢刀砍来,小叫化情急之下,凌空身形一扭,双脚齐蹬,才使整个身子偏开,硬硬避开突来的一刀。
  仅仅只差半尺,他就被钢刀劈成了两片!
  “叭”地一声,小叫化重重摔跌在地,气得冲着杜小帅大骂:“有没有搞错啊?你到底在帮谁?”
  杜小帅露出了苦脸窘笑着,眼见为首壮汉已抡刀砍来,干脆以行动表示啦。
  只见他双掌一翻,“君邪手”已出手。
  为首壮汉一刀砍下,只听得“叮叮当当”数响,一把钢刀已断成了好几节。
  手上仅握着短短的刀柄。
  他吓得傻了眼,几乎不敢相信,甚至怀疑这把刀是不是钢铁打造的?也许是木片做的仿冒品吧!
  还呆呆的站着,杜小帅又飞起一脚,踹了他跌个狗吃屎。好死不死地,他也跌坐在小叫化身旁,两个好象在那里促膝长谈,又似在玩“排排坐”。
  小叫化趁壮汉还呆滞得可以时,身子往后一翻,补上一脚,踹得他连翻带滚,跌出了一丈开外。
  其他四五名壮汉正扑向杜小帅,纷纷以暗器出手。
  小叫化一眼瞥见,惊叫道:“当心暗青子!焙伲∧挠盟奔ζ牛思倚』
  镒拥慕T缫殉銮剩桓龃蠓鹊姆尚憬淅吹氖讣灯鳎な诹私I砩希患参匆怕?

  小叫化不由地又大声喝采:“有够赞!”
  可怜那几个壮汉,却已惊得目瞪口呆,看傻罗!
  这简直太玄乎了嘛!
  为首壮汉刚好跳起身来,见状也傻了眼,心知遇上了扎手货色,凭他们这几块料,实在不够瞧的。只好忍了口气,双手一抱拳道:“这位小兄弟真高竿,恕咱们弟兄照子不亮……”杜小帅真力一收,吸在剑上的暗器落了一地,随即归剑入鞘,眼皮一翻,说道:“你娘咧!少说废话,你们究竟还打不打了?”
  为首壮汉倒也干脆,皮笑肉不笑地道:“嘿嘿,打不过还打个‘熊’,自然不打啦!”
  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呐!
  杜小帅洋洋得意谑笑:“那就快滚吧!”
  为首壮汉恨声道:“小子,你少暇拜(神气),有种就留下名号来,咱们日后好有所回报!”
  杜小帅笑声迎人道:“不必客气,我揍了你们,还要向我回报,那多不好意思……”小叫化听得一呆,差点没当场昏倒!
  没想到他武功如此之高,竟然是个二愣子,忙趋前道:“喂!你有没有搞错?
  他说回报的意思,就是要找机会打还你啊!”
  杜小帅这才明白,干窘直笑:“噢,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还以为……”脸色立刻调整为凶恶,向那为首壮汉喝问道:“你是这个意思吗?”
  为首壮汉冷声道:“不错,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有种就留下你的名号来!”
  杜小帅什么都没有,就是有种,淡谈笑道:“我叫杜小帅!”
  为首壮汉怒哼一声道:“好!咱们记住了,后会有期!”一施眼色,便领着那些狼狈不堪的壮汉逃去。
  小叫化上前大拇指一竖道:“杜小帅,你好棒!”
  杜小帅呆呆地问道:“小兄弟,你怎么知道我的姓名?”
  小叫化夸张的做个要昏倒的姿势,翻白眼道:“唉哟我的妈!你还真有够驴的,刚才不是你自己告诉他们的吧,我又不是聋子!”
  杜小帅揉了揉鼻子,笑得有够瘪地道:“说的也是……”一眼发现他腿上在流血,忙问道:“你受伤了?”
  小叫化一脸毫不在乎地笑道:“烧款代志(小意思)一点皮肉之伤,算不了什么。走,我请你喝酒去。”
  杜小帅窘红着脸:“不用客气,我不会喝酒啦……”小叫化道:“走走走,不会喝看我喝,你光吃菜就行了。”不由分说,一把拖了他就走。
  杜小帅一把甩开他的手道:“不要啦,我又不认识你……”小叫化白眼一翻笑骂道:“唉哟我的妈啊!你这人还真不是普通的‘逊’,现在咱们不是已经认识了吗?”
  杜小帅伸手轻弹耳朵,歪着头道:“嗯,你已经知道我叫杜小帅,可是我却……”小叫化接道:“你就叫我小杨好了。”
  杜小帅眼珠子一转,惹笑道:“你姓杨,还是名字叫小羊?”
  小杨斥笑道:“我还有小牛小以呐!我是木易杨,不是牛羊的羊。”
  杜小帅微微点头故作正经地拱手道:“原来是杨兄弟。”
  小杨一拍他的肩头,道:“别他妈酸溜溜,又不要做酸辣汤。什么洋兄弟,土兄弟,叫我小杨就对啦!”
  杜小帅笑眯眯地点头道:“是是是,小杨,你可不可以告诉我,那些家伙为什么七八个人打你一个,而且还想送你回老家?”
  小杨笑问道:“你真想知道!”
  杜小帅抽翘嘴角:“废话!我不想知道,干嘛要问你。”
  小杨黠笑道:“没问题,咱们边吃边聊,走吧!”又一把拖了他就走。
  为了满足好奇心,杜小帅只好任由小杨拖着他向前走去。走出两三里,才勉强看见一个小小的村镇。
  小杨伸手一指道:“前面就是‘十里铺’,别看它只有三两百户,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镇上吃喝玩乐,应有尽有,连赌场都有哦!”
  杜小帅不知赌为何物,很呆地问道:“赌场?”
  小杨边走边说道:“是啊,你喜不喜欢赌?”
  杜小帅死气憋裂地笑道:“我连赌是什么鬼东西都不明白,怎么会知道自己喜不喜欢?”
  小杨笑骂道:“真逊!”
  两个迈开了脚步,不一会儿,已进入小镇。
  小杨象是识途老马,带着杜小帅,走进一个搭建在屋前的简陋草棚。
  这里只有几张桌子,是专为过路的商旅所设,附近的樵夫猎户也常在这里歇歇脚,喝上两杯。
  由于价廉物美,生意倒是挺不赖的。
  他们进入棚内,并未引起其他人注意,找了张空桌坐下。棚内只有个掌柜的老头,和一个二十出头的店小二,正在忙得不亦乐乎,没有马上过来招呼他们。
  小杨可不高兴了,用力一拍桌面,大声叫道:“伙计!伙计!”
  店小二这才走过来,不屑地望望他道:“客官,我又没有耳背,用不着那么大嗓门啊!”
  小杨瞪他一眼道:“好你一定是睁眼瞎子,否则怎会看不见有客人进来!”
  店小二正待发作,杜小帅笑眯眯地对小杨道:“小杨,算了算了,人家不是已经过来招呼了吗。”
  小杨冷哼一声道:“嘿,要是遇上我那天才老爹,不把桌子掀了,棚子拆了才怪!”
  店小二只好忍了口气,心不甘情不愿地问道:“二位客官要吃些什么?”
  小杨大刺咧咧道:“唔……先来十斤白干,切些卤味,要快!”
  店小二愣了愣道:“两位喝得了十斤?”
  小杨眼上一翻挑衅地道:“你敢不敢赌上一赌?”
  店小二小敢道:“好!你们能喝下十斤白干,醉倒了不算,酒菜钱全算我的,分文不收。可是,如果你们喝不下呢?”
  小杨毫不犹豫道:“酒菜钱加倍……不,加十倍!”
  店小二这下可乐了,振声道:“各位官官……”等所有目光转向了他,才继续道:“请大家作个见语,这两位小客官要跟我打赌,他们如果能喝完十斤白干而不醉倒,酒菜钱就算我请客,否则照十部付帐。”说完就急忙准备酒菜去了。
  大家这才以好奇的眼光,斜瞄起他们来。
  只见一个是小叫化,一个是身穿白色布衣,长发披肩,活象“土著”的愣小子。心想:“这两个小混混,分明是想白吃!”
  有的却在暗笑,认为他们这个赌是输定了,但不知拿什么付十倍的酒菜钱。
  更有人在幸灾乐祸,等着看热闹。
  杜小帅看在眼里,可瘪在心里,轻声道:“小杨,我从来没喝过酒,十斤酒你得一个人……”小杨黠笑:“小意思,十斤还不够我喝一口!”
  杜小帅心想道:“这小叫化真会臭弹(乱吹),小小年纪,一个人能喝十斤酒?八成那些人合力围攻他,就是他臭弹惹来的祸……”念犹未了,店小二已端上一大盘卤味,摆下碗筷酒杯。掌柜的跟在后面,亲自捧来两只小酒坛,一坛足有五斤重。
  掌柜的将酒坛放在桌上,笑道:“两位小兄弟,酒来啦,请开始喝吧。”
  小杨站起来道:“没问题!
  这时棚内的十几个客人,都停止了吃喝,不约而同地把眼光移向这桌来,要看小叫化如何个喝法。
  店小二更是乐歪了嘴,在等着赚这笔外快,收取十倍的酒菜钱。
  小杨一脚站在地上,一脚提起放在长凳上,活象个小瘪三。自已动手折开坛封,双手捧起来闻了闻,黠笑:“晤……这酒还不错,可惜不是储藏在地窖里,否则酒味会更带劲儿。”
  掌柜的暗自一怔,不由地赞道:“小兄弟果然是行家,这儿地势低,下雨地窖怕淹水,所以酒都搬出放在后屋里……”小杨笑道:“我这个人不太讲究,是酒能入口就行了,如果遇上我那位天才老爹……嘿嘿,他铁定会说,‘他奶奶的,这酒能喝吗?简直象马尿嘛!’”他不但憋起嗓门模仿,还外带表情,引起一阵哄堂大笑。
  店小二已迫不及待道:“小兄弟,你别光说不练,快喝呀!”
  小杨眼皮朝他翻了翻,也不用酒杯,拿起小碗就伸人坛口去舀酒,舀起一碗张口就喝。
  其实不能算喝,根本是用倒的。脖子一仰,举碗向口中一倒,一碗酒就下了肚。
  店小二不禁一怔,他在这里已打工好几年了,每天见过不少各式各样的客人,可就从没有见过这样喝酒的。
  小杨一脸邪气地笑,又舀起一碗酒,仍然是举起碗来,脖子一仰,倒入口中。
  就这样一碗接一碗,那要花多少时间,五斤装的一小坛己见了底,剩下的一点点,他干脆双手捧起小坛来倒,把一旁的店小二看傻了眼,都呆住啦!
  小杨放下空坛,用衣袖朝嘴上一抹,讪笑:“用碗太逊了,不过瘾!”
  随即双手捧起另一坛,仰起脖子,对准张开的口就倒。“酒便从倾斜的坛口流出,如同一道酒泉,源源不断地直接流入小杨口中。
  整个草棚里的酒客,全都起身围了过来,观看他这种得一见的喝酒法。
  掌柜的和店小二看在眼里,已是面有菜色摇摇欲附——快昏倒啦!恨不得小叫化突然中风,两眼一瞪,两腿一伸,一头栽倒地上起不来,才能赢得这一场打赌,否则只好让这两个小子白吃白喝了。
  可惜小叫化年纪太轻,又并非脑满肠甩,不太可能中风。
  没有多久,一坛酒又见了底,喝得精光,一滴不剩。
  顿时,草棚里响起一阵掌声和喝采。
  店小二赌输啦!
  小杨放下空酒坛,面不改色地坐了下来,比个手势道:“再来十斤!”
  店小二惊问道:“小兄弟,你还要打赌?”
  小杨黠笑道:“我已经赢了,干嘛还要赌。现在是白吃白喝,反正不要付钱,不喝白不喝。快去拿酒,多炒几个下酒的好菜!”
  店小二一脸“逊”色,望望掌柜,只好又去取酒了。
  酒客们没热闹可瞧了,也只得各自回座,继续吃喝起来。
  杜小帅这才松了口气,憋笑道:“哇噻!想不到人真能把十斤酒喝光,真不是盖的!”
  小杨轻描淡写却掩饰不了高兴样,道:“小场面,算不得什么。来来来,你不会喝酒,菜总会吃吧。反正不花钱,不吃白不吃,不喝白不喝,开动!”
  杜小帅筷子尚未拿起,他已伸手抓起几片卤牛肉,全部塞进嘴里大嚼起来。
  叫化子就是叫化子,吃相真他妈的难看!
  杜小帅反而吃得人模人样的,斯斯文文地夹起片牛肉,放入口中细嚼慢咽。
  他和玲儿从小由龙驼子抚养,虽然从未与外界接触,师父平时也不拘小节,但教导有方,倒是挺有规矩的,不似这小叫化子放荡不羁,根本不知啥叫礼貌。
  小杨连连猛吃了好几大口卤味,才注意到杜小帅,不禁笑骂道:“唉哟我的妈啊!小帅,你怎么吃东西象绣花似的。又不是个娘儿们!”
  杜小帅翻个白眼,嘲谑:“又不急着赶去投胎,吃那么快干嘛?”
  小杨眨了眨眼,点点头道:“说的也是……?”
  正好店小二愁眉苦脸地,又送来两小坛酒,往旧上一放,扭头就走,大概心里在想:“今天真衰,遇上这么个小酒鬼,这一顿吃喝下来,掌柜的扣我工钱,一个月算是白干啦!”
  小杨开了坛封,用碗舀出一碗酒,再取了只小酒杯斟满,递向杜小帅道:
  “你不会喝用小杯,我用碗,干!”
  说完就端起碗来,一饮而荆
  杜小帅虽然从未喝过酒,但人家比他年纪小,两坛酒早已下肚,现在又用的是碗,他要连这一小杯都不喝,未免也太逊了,不用叫小帅,干脆改名小逊算啦!
  为了不甘示弱,他端起酒杯道:“喝就喝,谁怕谁啊?!”一张口,酒已倒入口中。
  那知酒一入口,呛得他差点喷了出来。
  急忙闭紧嘴,勉强把一口酒吞下,顿使他胀得满脸通红,几乎被一口气憋祝半晌,他才张开口,连连直吐大气,苦笑道:“你娘咧!这玩意儿真象马尿……”
  小杨笑问道:“你喝过马尿?”
  杜小帅回他一句:“你才喝过马尿!”
  小杨笑了笑道:“我没喝过,所以不觉得象马尿。来,我敬你一杯马尿!”
  杜小帅一见他又要斟酒,忙把小酒杯拿开,干笑着:“不不不,这玩意实在是有够难喝的,你自己一个人慢慢享受吧,我可不奉陪了。”
  小杨道:“一个人喝多乏味啊,你不是要听我说那批家伙的事吧,咱们边喝边聊才有意思呀。”
  杜小帅想想也对,只好把小酒杯推向前,让他斟酒。
  小杨满意地笑道:“这才上路!”
  眼光一扫,示意杜小帅坐近些,才低声道:“那批家伙是职业杀手,属于一个秘密组织,头儿是个武功极高的神秘人物。我正在调查他们的底细,谁知我连门儿都还没摸到,他们却已经摸清了我,三番两次派人狙杀,都被我溜掉。今天又被他们堵上,幸好遇上了你,否则准要扛龟不可!”
  杜小帅又不懂了,干窘直笑道:“什么叫扛龟?”
  小杨笑骂道:“唉哟我的妈啊!你还真不是普通的逊,连扛龟都不懂?
  告诉你吧,扛龟的意思,就是全部完蛋,这总该懂了吧!岸判∷С榍套旖堑溃骸巴甑拔业比欢心闼凳裁垂瓴还甑摹!?
  小杨端起碗道:“来,喝酒!”
  杜小帅举起酒杯瞪了半天,才干了一小杯。
  小杨再把酒斟满,笑道:“现在说说你自己吧。”
  杜小帅习惯性地弹了弹耳朵,道:“我是奉命去江南办点事,顺便要查访几个人……”小杨好奇地问道:“办什么事?能不能告诉我,也许我能帮得上忙呐。”
  杜小帅又弹弹耳朵,迟疑地道:“这……”小杨耸耸肩道:“不说拉倒。不过,你要找人的话,我可是江湖通哦,只要有名有姓,保证我能知道他在那里。”
  杜小帅歪头想了半天,才下定决心,道:“这两个人,据师父说在江湖上很出名。但都是表面上行侠仗义,实际上一肚子坏水,坏事做绝,在我师父躺了十几年……”小杨瞄眼:“那你找他们,是想替你师父报仇?”
  杜小帅猛点头道:“嗯!只要找到他们,就算要不了他们的命,我也得让他们躺上一辈子!”
  小杨追问道:“你知道他们的名号吗?”
  杜小帅揉着鼻子道:“一个叫杨小邪……”小杨刚啜了口酒,尚未咽下,一听“杨小邪”三字,竟“吓”地一声,把一口酒喷出,喷得杜小帅没得没脸的。
  杜小帅被这出其不意的一喷,弄得莫名其妙地道:“你怎么啦?”
  小杨忙掩饰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听你说话听出了神,不小心被一口酒呛住了……”杜小帅眨了眨眼,随手用衣袖拭干满脸的酒汁。
  忽听小杨道:“我猜另一个是小小君吧?”
  杜小帅可惊讶了:“你怎会知道的?”
  小杨道:“杨小邪和小小君,他们经常搅和在一起,两个人是死党,你要的的两个人,既已说出一个是杨小邪,另一个自然就是小小君了。
  杜小帅咬牙切齿:“不错,害我师父不能行动,在石床上躺了十几年的,正是这两个人!小杨,你刚才不是说你是江湖通吗,能不能帮我找到他们?”
  小杨眼珠子贼兮兮地一阵乱转,要说不说:“这……唔……我会替你打听出他们下落的。来!咱们先喝酒。”
  刚好店小二端上两盘热腾腾的炒菜,两个便大吃大喝起来。
  杜小帅接连几杯下肚,反而不觉那象马尿,渐渐喝出了味道。
  仗着几分酒意,小伙子忘了师父的叮咛,竟把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地全抖了出来。
  小杨反而成了闷葫芦,只是一碗接一碗地猛倒酒,似乎有什么心事,想借酒浇愁。
  不知什么时候,小帅已伏在桌上呼呼大睡,小杨也已喝得醉薰薰,还在大声嚷道:“伙计,拿酒来!”
  店小二来到桌前,翻着眼皮道:“小兄弟,酒菜虽然不必付帐,小命还是很值钱的,醉死了可划不来啊!”
  小杨醉态毕露道:“说的也是,留得小命在,中怕没酒喝!哈哈……”店小二讥道:“我今天是走衰运,以后你们再想白吃白喝,恐怕就不容易了。”
  小杨瞄眼:“你妈的!谁白吃白喝?”随即从怀里掏出个银锭,重重往桌上一放道:“拿去!”
  店小二意外地一怔,忙道:“我打赌输了,酒菜钱全算我的,你们不必付……”小杨把眼一瞪道:“谁说我要付酒菜钱?这是赏你的小费!”
  店小二喜出望外,这锭银子足有五两,付酒菜钱绰绰有余,忙不迭鞠躬哈腰,连连称谢道:“多谢小客官,多谢小客官,以后欢迎常来……”哇噻!这样的客人到那儿不受欢迎?
  小杨理都不理他,站起来拍拍杜小帅道:“喂!哥们,咱们该走啦!”
  杜小帅迷迷糊糊地起身道:“走,走……”两人就这样勾肩搭背,踉踉跄跄地走了出去。
  武侠屋扫校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