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江湖一品郎》

第一 章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九华山,位于皖南青阳县南西十里,亦名九子山,上有九峰,如莲花削成。
  断魂岭便在九华山中,山势绵互,终年云雾缭绕,如在虚无缥缈间。一眼望去,它高高的耸立在群峰之中,一柱擎天,直入云霄,气势极是雄伟。
  一轮火红的旭日方从东方缓缓升起,就在这黎明将至的时刻,一如过去无数的日子一样,不分春夏秋冬,不论风雪晴雨,每当这时候,在那绝峰之上,便会不断出现一片刺目的寒光闪电。
  既象划过夜空的流星,又似电光石火,乍现即逝,仿佛无法捉摸的幽灵鬼火。
  那可一点没错,造成这奇异景象的,正是一个小伙子在勤练那绝世武功“幽灵十八扭”配合那天光闪闪烁烁变化,转得那样的起劲。
  小伙子看来只有十六七岁,这么冷的天光着上身,一头披肩的长发,一张五官端正,永远带有几分稚气笑容的娃娃脸,给人的印象只是个未成熟的猴囝仔,怎么看也不象练就了一身绝世武功。
  免讲是别人看了不相信,就连他自己也在怀疑,既然武功已练成,为什么师父还不让他下山?为什么,为什么……为了证实自己确已具备出师的实力,小伙近几个月,练得天昏地黑,将师傅传授的独门绝技“幽灵十八扭”,已练到了九层九以上的火候。
  既使练到了九成九,距十全十美还是差那么一个点儿,所以他仍需加紧苦练。
  就象他师傅常说:“练任何一种武功,必须练到无懈可击。否则,一旦遇上真正的强手,细微的失误,就可能是自己的致命之伤!”
  小伙子把这番话紧记在心,大唱忘不了……忘不了……。
  这时,只见他挥剑连连刺出三招,矫健的身形突然腾空冲志,一口气十七八个飞旋,三尺青锋化作了一片森森剑气,发出“咻咻”之声,射向四周数丈处的苍松。
  刹时间,松针纷落,如同一阵骤雨。
  就顺这电光石火间,小伙子凌空又一个大飞旋,剑身贯注九成九真力,竟将纷纷坠落的松针悉数吸住,连一根都未遗漏。
  哇噻!这一手,真他娘的可不是盖的!
  小伙子身形落下,一脸洋洋自得,美得冒泡的神气,真力一收,吸附在剑身上的松针便落了一地。
  便在他自以为做了个很帅的动作,将剑打了连串的花圈归剑入鞘。
  正在心里暗爽的时候,遥见一条娇小身影疾奔而来。
  这时候,这地方,除了他那小师妹玲我和之外,没有人会吃得那么饱的跑来,包括他那终年躺在石床上的师父龙驼子在内。
  师父曾一再叮嘱玲儿:“你师哥练功时,绝不可以去打扰他!”奔来的果然是玲儿。
  这小姑娘才十三四岁,眉目清秀,尤其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水汪汪,仿佛会说话似的。
  现在就可看出,她是个天生的美人胚子,过两年长大了,不知要迷死多少人呐!
  正在这时,急听附近发出一声轻叹。
  小伙子耳朵可尖得很,闻声立刻跳了起来,喝问道:“什么人?”
  眼光一扫,只见数丈外的崖石旁,一条人影疾掠而去。
  小伙子大喝一声:“站住!”
  身形暴射,抓剑急起直追。
  可是那人身法之快。简直快得不可思议,小伙子虽施展绝顶轻功拦截,仍然无法追及。仅只几个起落,转眼之间,已不见那人影踪。
  小伙子气得痛骂一声:“你娘咧!”由于耽心小师妹,不能一路追寻下去只得赶回峰顶。
  小伙子走回去对玲儿道:“奇怪,咱们这里十几年来连个鬼影子也没见到,今天怎么会有人来啊?”
  玲儿急道:“一定是刚才去见师父的那人!”
  小伙子猛眨了眨眼。歪头问道:“你见过他?”
  玲儿点了点头道:“我只顾着说我自己的事,可忘了这档子事。刚才我经过师父的洞口,听见有人在里面说话,以为是师父和你。那知一到洞口,就听出是个陌生人的声音,正在跟师父谈到师哥……”小伙子左眉一挑,“哦?”了一声,迫不急待问道:“那家伙跟师父说我什么?”
  玲儿想了想,道:“他和师父好象已经谈了很久,我只听到师父说:‘不行啊,帅儿这孙子命犯桃花……’,对了,师哥,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命犯桃花’?”
  “当然……不知道。”
  小伙子摇摇头道:“我懂的也没比你多多少……这个以后再讨论,他们还说了什么?”
  玲儿摇头道:“当时我急于找师哥,没注意听,好象看见那人拿了幅画交给师父,我就急急赶到这儿来了。”
  小伙子搔搔鼻尖,问道:“他交给师父的是什么画?”
  玲儿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啊!”
  敲了敲脑袋,小伙子道:“要知道还不简单,找师父问去!”
  玲儿叮嘱道:“师哥,你可不许告诉师父我流血的事喔,否则我就不理你了!”
  小伙子笑眯眯地道:“好啦,我的嘴巴没那么大哪!”
  于是,小师兄妹俩便手牵手,直朝另座山峰奔去。
  没多久已来至悬岩峭壁间,一处极隐蔽的山洞。
  洞内的石床上,盘坐着个花白长须的灰袍老人,只见他浓眉如帚,眼如铜铃,双目启合间,精光四射,足见他的功力深厚惊人。
  小师兄妹俩一进洞,立即双双趋前跪下,规规矩矩,正经八百地恭谨道:
  “帅儿、玲儿叩见师父,替您老人家请安哪。”
  灰袍老人便是龙驼子,他微微一笑道:“娃儿们免礼起来吧!”
  小师兄妹俩齐声恭应,双双起身恭立石床前。
  在师父面前,机灵的小伙子乖得跟孙子一样哪!
  现在,就见他灵活的眼珠子滴溜溜地一转,瞄了玲儿一眼,样子很乖地道:
  “听说,方才有客人……”玲儿要阻止已来不及了,只好瞪了他一眼。
  龙驼子和颜悦色道:“玲儿,原来你在洞外偷听哪,听到了什么?”
  又瞪了小伙子一个白果眼,玲儿忙分辩道:“师父,我可不是存心偷听的哦,这十几年来,从来没有任何人来过,我怎么知道突然会有客人来嘛。
  我……我本来是要来向师父请安的,才到洞口,就听见有人在跟帅父说话,我怕打扰你们,赶快就走开了,真的什么也没听见……“小伙子也不想小师妹太漏气,斜了她一眼道:“是真的,师妹什么也没说,只告诉我说师父有客人。师父,来的客人是谁啊?”
  龙驼子笑道:“不用多问,以后你会知道的。”
  随手拿起身旁一个画轴,递给小伙子道:“帅儿,把这个带回你自己的洞里去,仔仔细细地看,一个时辰之后,来告诉我看出画中有什么玄机。”
  小伙子接过画,眨眼道:“是!”
  玲儿好奇地道:“师父,我可不可以……”她也想插一脚。
  龙驼子正色道:“不可以打扰你师哥,让他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看,才能悟出其中玄机。”
  “哦,这样埃”
  玲儿很失望,只好看着小伙子拿了画轴出洞。
  小伙子住的山洞,距离龙驼子的山洞不过七八丈,洞里也是简单简单,谈不上陈设。不过他比师父好些,石床上至少还有棉被和枕头,不象龙驼子一无所有,干干净净。
  怀看好奇的心,一回洞内,他就迫不及待地展开画轴,本想大概不是文字便是山水,哪知画中竟是个赤裸裸,一丝不挂的艳丽女子!
  哇噻!这真伤脑筋的是怎么回事?
  龙驼子虽不喜欢成天板起脸,故作“严师”状,但也不至于跟弟子开这种玩笑嘛。
  究竟这是搞啥飞机?!
  小伙子实在莫名其妙,不过觉得有这种机会,不看的是呆子,惹笑的看着画。
  他强忍了一下,身子打了一个颤赶紧提了画轴,把它挂在石壁挂衣物的钉子上。
  然后退后几步,睁大眼向画上看去,只见画中裸女的尺寸与真人相似,栩栩如生,极是美艳动人。披肩的秀发,由高举屈向脑后的双臂挽起,摆出个撩人的姿态,称得上风情万种。
  一张瓜子脸,两道细细上挑的柳眉,配上一对勾魂摄魄的单凤眼。悬胆似的鼻子,樱桃小口,还有一双迷人的小酒窝,简直美的冒泡……不!比冒泡还美,都美呆啦!
  师父既说明画中暗藏玄机,应该不是青菜(随便)讲讲,那么其中究竟有什么玄机呢?
  一个时辰之后,师父等着他的答案,到时候他可不能说只看到一个脱得光光的女人吧?非得瞧出个所以然不可!
  小伙子全神贯注,用心地端详着那幅裸女画。
  他这时才看出,裸女身后画的并非风影,而是以密密麻麻小字组合成的图案,走近细看之下,尽是一些古里古怪的句子,横七竖八地排列着,既象符咒,又似佛家偈语,教人看得莫我其妙。
  莫非所谓的玄机,并非画中裸女,而是在这密密麻麻的小字中?
  一般人展开画轴,必被画中裸女所吸引,那会注意那些小字。小伙子不禁笑了起来,心想:“哈哈,我可真是个天才,果然看出玄机,这可难不倒我了,一定能找出答案来!”
  这下就象大家乐迷求得了明牌哇!小伙子心里爽得要死,心想自己天纵奇才,聪明绝顶,当然能发现画中的秘密了。自我陶醉了好半天他才又走近些,几乎把眼睛凑近到画上,以便能把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字看个仔细。
  眼睛和鼻子都长在脸的同一边上,既然要用眼睛仔细看那些小字,鼻子自然也凑近了画。
  只见一股异香扑鼻,沁人心肺,想是画上喷了不少香料吧。小伙子对画中裸女可望不可及,心里痒得很,却看得见模不到,只好对字句下手,全神贯注地看着。
  可惜看了老半天,仍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看着,看着,他已看出了神……
  突然间,他似听到一声轻笑。
  “谁?”小伙子回头急看,却不见一个人影。
  嘿!铁定是小师妹禁不住好奇,悄悄跟来在洞外偷看。
  小伙子出其不意地冲出洞外,眼光四下一扫射,却未发现玲儿影踪,不禁歪了歪嘴道:“你娘咧!我的耳朵一向最尖,怎么会听错!”
  虽然对自己的耳力是“信心一百”,但没人就是没人。
  既然一无所见,他只好回进洞内。
  你娘咧!要不是眼睛看花了,就是见鬼啦,画中裸女竟冲着他嫣然一笑呐!
  小伙子急忙双手用力揉揉眼睛,再定神一看,画中裸女正秋波微转,绽出慑人心魂的光芒。
  朱唇轻启,露出编见皓齿,可不正是在向他笑吗?
  “你娘咧!邪门儿……”
  话犹未了,画中裸女竟走了出来。
  真是活见鬼了,胆子再大的人也会变成胆小鬼!
  小伙子顿时惊得魂飞天外,胆都给吓没了!大叫一声:“妈妈噗啊!钡敉肪鸵映龆慈ィ耗侵煌纷采细鑫锾澹拱阉玫雇肆讲剑黄ü傻诘厣稀?

  定神一看,竟是撞上了画中走出的裸女身上!
  小伙子坐在地上,眼珠子骨碌碌直转,心想:“则才她分明在我身后,怎么一眨眼到了我前面?唔……这女子从画中走出,不是妖魔就是鬼怪!”
  仗着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他立刻长出胆子,喝问道:“你娘咧!你究竟是人是鬼?”
  裸女笑而不答,扭腰摆臂,烟视媚行地向他逼近。
  这女人想干什么啊?
  小伙子来不及跳起,连连挪动屁股向后直退,一面警告道:“你别过来哦!
  否则可别怪我不客气了……”裸女根本不理他,突然向前一扑,扑在了小伙子身上。
  玉体入怀,但觉她全身散发芳香,可使他这个“在室男”、“童子鸡”不知该怎么表现才好,情急叫道:“喂喂喂,快起来,你要干嘛?……”哪知裸女可真是热情如火,低下头去,抱住他就狂吻不已。
  小伙子神志还算是清醒的,猛然想到,这裸女是从画中走出的,非妖即怪,并非是活生生的真人,可不能着魔啊!
  这一猛然想起,顿觉灵台清明,急忙运足真力,猛向压在身上的裸女推去。
  但说也奇怪,他这双手猛推之力,足可推动千斤巨石,却推不动这裸女。
  两手推去竟虚若无物,根本毫无着力之处。
  可真是邪门啦!
  小伙子本想推开她,才发觉力不从心,双手居然推不动这裸女……也不想推啦!
  突然间,小伙子想开啦,不玩白不玩,双臂一把紧紧抱住了裸女。那知她在吊足小伙子的胃口后,竟用力将他一推,霍地撑身而起,急向画中逃去。
  小伙子已被她搞得心痒,那容她逃走,跳起身就拦在画前,干笑道:“你娘咧!你存心吊我胃口?”
  裸女“噗”一笑,回身就向洞口逃去。
  小伙子一个箭步射去,将裸女抱了个正着。
  裸女奋力挣脱,又向画中逃去。
  小伙子已快狂了,扑上去一把将画扯下,撕了个粉阵,邪笑道:“看你往那里逃!”
  画轴已毁,裸女眼见逃不回去,只得回身再往洞口逃去。却被小伙子扑来,一把紧紧抱祝只听她情急大叫道:“放开我!放开我……”原来她不是哑巴?!
  只听她哭叫道:“师哥,别这样嘛……”师哥?师哥!
  小伙子一听,差点儿没昏倒,急忙将她放开,小伙子窘红着脸,笑得甚瘪:
  “师妹,怎么,怎么是你……”玲儿似乎受了很大的委屈,哭道:“不是我还有谁?”
  “嗯……”小伙子张大了嘴,却实在是说不出口。
  他急忙回头一看,那幅画已被他撕得支离破碎,纸片散落了一地。
  回想起刚才火辣辣的情景,他不仅感到莫名其妙,更觉脸热热地,干笑道:
  “这,这是怎么回事……”玲儿嗔道:“谁知道你发什么疯!师父看一个时辰快到了,要我来叫你,一进洞就被你抱篆…哼!看我待会儿非告诉师父不可!”
  小伙子猛搔头发,干窘直笑:“师妹,千万不能告诉师父,我,我真的不知道是你啊!”
  玲儿愤声道:“哼!你以为是谁?”
  小伙子心知这事太玄妙了,说出来她也不会相信,铁定说自己乱盖,一时不知如何解释,露出苦脸窘笑:“那,那幅画……”玲儿眼光一扫,这才发现满地碎纸,不由地惊问道:“师哥,你把那幅画撕了?”
  小伙子抽着嘴角道:“唉!说了你也不会相信,算啦,咱们去见师父吧。”
  玲儿却好奇道:“师哥,你说给我听听嘛。”
  小伙子偏头想了一下,觉得说也无妨,叹笑:“那幅画是个不穿衣服的女人,那裸女竟从画中走出来……”不等他说完,玲儿果然娇斥道:“活见你的大头鬼!”
  小伙子笑得甚逗人,道:“我说吧,你不会相信的。”
  虽然不相信,玲儿还是追问道:“后来呢?”
  小伙子哪好意思把刚才那种限制级的场面说出来啊?妨碍风化嘛!只好讪言地道:“后来……后来……后来你就来了。”
  玲儿对这回答很不满意,小鼻子一皱道:“好!你不说,我去告诉师父你欺侮我!”说完转身就冲出洞去。
  小伙子哭丧着脸:“师妹!师妹……”
  追出洞外,玲儿早已一熘烟逃远。
  反正追不到了,小伙子只好苦笑不已,硬着头皮去见师父。进入洞内,只见玲儿已站在龙驼子身旁。
  一见师父脸上并无怒容,心知小师妹只是故意吓唬他,没有当真打小报告,把她则才在洞内,被强吻的事说出。
  龙驼子作个手势道:“玲儿你出去一下,我有事情要跟你师哥谈。”
  玲儿恭应一声,向小伙子扮个鬼脸,才偷笑着出洞而去。
  不等龙驼子开口,小伙子就上前道:“师父,那幅画好奇怪噢……”龙驼子笑道:“我知道,你看出画中的玄机了吗?”
  小伙子吐吐舌头,笑得甚:“我,我把它撕了……”不料龙驼子非但不生气,反而哈哈大奖道:“好!好!撕得好!不过,那幅画可花了你师叔不少心血啊!”
  小伙子张大眼睛,奇怪地道:“今儿早上来的是师叔?”
  龙驼子微微点了下头道:“你师叔就是为了你师兄妹而来,特别是为了你。”
  小伙子揉了揉鼻子,笑嘻嘻地道:“师父,这位师叔一定很喜欢开玩笑吧,否则怎么会带了那幅画来……”龙驼子正色道:“不许胡说!你师叔人称神算子,精通易理及紫微斗数,根据你的生辰八字推算,你一生命犯桃花……”小伙子眨眼呵呵笑起:“师父,什么叫命犯桃花?”
  龙驼子道:“唔……简单的说:就是你一生中会遭遇到很多女人,为情所困,也会为你带来不少麻烦……”小伙子这才抽着嘴角道:“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龙驼子接下去道:“你师叔为了要试试你,看你是否能冲破它,所以带了那幅画来。想不到你不为所惑,将它撕毁,足见定力已够。否则,还得等三年之后,为师才能让你下山去。”
  小伙子讪邪:“我是不让那娘们逃回画中去,才不得不将画撕毁啊!”
  但他嘴上却说得很逗人:“不!弟子不要下山,我要永远跟在师父身边。”
  他没别的本事,就会“假仙”!
  龙驼子欣慰地笑道:“傻孩子,别说傻话了。虽然你的孝心可嘉,但你仍要到江湖上去打破你的身世之谜。”
  小伙子歪着头道:“师父,你老人家不是告诉弟子,是在山中无意间拾到的弃儿,连姓什么都不知道,不知发现了什么线索,有什么和我的身世有关呢?”
  龙驼子郑重道:“那是不愿让你太早知道自己的身世,以免影响你练武埃”
  小伙子顿时快笑裂了嘴,道:“那师父旱就知道弟子的姓氏喽?”
  龙驼子微微点头道:“你叫杜小帅。”
  小伙子摇头晃脑地重复念了两声:“杜小帅……杜小帅……嗯,还满象个名字……”又问道:“师父怎会知道的?”
  龙驼子道:“十几年前的一个深夜,我在山边听见婴儿啼哭声,循声在深草丛中发现了你,当时你受了很重的伤,我就把你带回山洞救治,所幸你命大,几天后就渐渐好了起来,在你身上留有血书,上面只有你的姓名和生辰八字,另有一块玉佩,和一面令符。”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当时你身上只发现这几样东西,无法知道你的身世,为什么被弃在山中。后来你师叔来了,我托他设法去查明。根据那面令符,他各处明查暗访,终于获知那是‘阎王令主’的令符。据江湖中传闻,那年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阎王堡内闯入一批黑衣蒙面人,个个武功不凡,一时杀声四起,使堡内的人被攻了个措手不及,包括堡主在内无一幸免,但事后却未发现夫人及少堡主尸体。阎王令主姓杜,你身上又有那面令符,而且以你的年龄判断,那就铁定是他唯一的幼子没错了。”
  杜小帅听得眼泪和鼻涕齐下,道:“那,那我娘也没死,为什么丢下我不管了呢?”
  龙驼子叹了口气道:“那就不清楚了,你师叔曾经花了不少时间去查,可惜查不出一点眉目。后来风闻为师的两个对头,正在各处找我,就不敢再来这儿,以免被他们发现了会跟踪……”杜小帅别的本事没有,表情变化最快,他立刻收起哭容,满脸好奇地问道:“师父的对头又是什么人?”
  龙驼子的神色突然凝重起来,恨声道:“就是让为师在石床上躺了这么多年的那两个人,杨小邪和小小君!”
  杜小帅立刻破口大骂道:“你娘咧!听他们的名字,就知道不是个玩意儿什么杨小邪,小小君,那象正人君子,去他娘的个球!”
  龙驼子听了笑道:“帅儿,真让你给说对了,他们正是江湖上出了名的两个大混混!”
  杜小帅揉了揉鼻子,捉弄谑笑:“哼!有什么了不起,他们要真敢找来,凭师父的武功,再加上弟子和玲儿,不教他们吃不完兜着走才怪!”
  龙驼子摇摇头,沮然道:“这你就不知道了,那杨小邪人如其名,满身邪气,从来不务正业,吃、喝、嫖、赌之外,还外带拐、骗、讹、诈。凡是歪门邪道的玩艺儿样样精通,坏事做绝。但他确实有两把刷子,据说武功来自大漠,一手飞刀已出神入化,天下能躲过的大概没几个。尤其是他的‘跑功’,更教人不得不服……”杜小帅听得满头雾水,忍不住问道:“师父,‘跑功’是什么东西?”
  龙驼子脸上露出怪异的表情,轻蔑道:“哼!那门功夫谁都会,就是遇上打不过的人,掉头撒腿就跑,只是他跑的特别快,没人能抓得住而已。”
  杜小帅不可一世地笑:“最好他别遇上我,否则我用‘幽灵十八扭’,看他往那里跑!”
  龙驼子含笑道:“会有这一天的!”
  杜小帅又问道:“师父,还有那个什么小小君呢?”
  龙驼子拿起身旁的小茶壶,啜了两口,润润喉咙始道:“小小君一生拿钱替人办事,武功相当高,尤其是那‘摘星手’和‘天人十八闪’,号称武林二绝。
  这两人表面上行侠仗义,其实一肚子坏水,狼狈为奸。为师十几年前就看穿了他们是欺世盗名,正好有件事与为师有关,便约了他们到亡魂谷作一了断。设想到两个混球不顾江湖道义,竟联手合攻为师。他奶奶的!幸好为师功力深厚,十招之内让他们各捱了一掌。杨小邪一看打不过我,掉头撒子就跑。为师那容他逃走,立即施展‘幽灵十八扭’急起直追,眼看就要手到拎来。他奶奶的,真是,就在那节骨眼上,‘格巴’一声,竟然,竟然……”忽见他老脸一红,竟说不下去了。
  杜小帅正听得津津有味,差点没鼓掌叫好,立刻追问道:“‘格巴’一声以后怎样了?”
  龙驼子很丑地道:“那时为师已扭到了十七扭,正要扭出十八扭,偏偏这一扭……‘格巴’一声闪了腰啦!”
  杜小帅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一看师父满脸通红,急忙强自忍住了。
  谁都知道忍笑是最苦的,但为了不让师父出丑,再苦也得忍着!
  龙驼子干咳了两声,借以的掩饰自己的窘态,然后接下去愤愤地道:“小小君那王八羔子,一见为师闪了腰,竟趁人之危,‘摘星手’闪电般出手,点中了我的笑腰穴。两个小贼这下可乐了,哈哈大笑着不顾而去把为师一个人丢在山谷里。可怜为师一个人象发神经似的,在亡魂谷中笑了整整三天三夜,最后总算运足真力,冲开了穴道。一出山谷,为师就想去找他们算帐,偏偏……唉!真是啊,笑了三天三夜,腰杆子竟已僵硬不听使唤了。无可奈何,为师只好决定先回九华山来养伤,那夜经过山边,正好听见婴儿哭声……说来也算你命大,要不是我回来养伤,再拖延一天你就活不成了,这大概是冥冥中的安排吧。唉!谁又会想到,为师在石床上,一躺就躺了十几年……“杜小帅忙跪下道:“弟子日后下山,一定要去找那两个王八羔子讨回公道,以报师父的救命及养育之恩!”
  龙驼子欣慰笑道:“起来,起来……”
  等杜小帅站了起来,始接道:“本来为师要等你满了二十岁,艺成下山时,才告知你一切的。但今晨你师叔特地赶来,据他推算,五百年始出现一次的‘钱塘江血龙’,今年中秋将在江南出现……”杜小帅搔了搔头发,道:“钱塘江血龙?!”
  这是啥玩意儿?
  龙驼子微微点头道:“不错,为师也曾听过有关它的传说,据说它已活了两千多年,每五百年出现一次,吸取日月精华,然后静伏海底。它的血具有起死回生神效,而它的内丹,更是稀世珍品,练武的人若能取得服下,立时运功,将它纳入百穴与真力混合一体。不但能脱胎换骨,更能增加数十年功力。
  如今江湖中已风风雨雨,准备届时各显身手,看谁能有此幸运。帅儿,为师已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你所差的只是火候与功力。这两样都不是一蹴而成的,必须借以时日,纵然再留你三年五载,进境仍是有限。
  你师叔今日特地赶来与我相商,便是认为这是千载难逢,可遇而不可求的大好良机,希望你能提前下山,去一趟江南,也许……““也许可以死得很难看!”
  杜小帅忍不住叫道:“爱说笑!天下那么多高手,那能轮到弟子……”龙驼子斥道:“帅儿!你怎可如此没有志气,难道你不想报那血海深仇了?”
  杜小帅这才想起来,糗笑:“是!弟子一定去江南,全力为师获取回龙血和它的内丹。”
  龙驼子笑道:“傻孩子,为师已是风烛残年,要那个干吗,还想争霸武林不成,那全是为你啊!”
  听了这话,杜小帅知道得表示一下,忙跪下道:“多谢师父成全!”
  龙驼子道:“起来……”
  等他站起来后,轻叹一声道:“这只是我和你师叔的美梦,至于能不能实现,那就得看你自己的机遇和造化了。”
  杜小帅别的没有,信心最多,他信心十足道:“弟子一定全力以赴,绝不辜负师父师叔的期望!”
  龙驼子欣然笑道:“好!很好!”便拿起身旁一只长方形木匣。递向前道:
  “这匣内有你当年身上留置的血书,玉佩和令符,以及为师替你准备的一柄匕首,作为防身之器,还有少许碎银,带在身边作为盘缠,省着点用。”
  杜小帅恭恭敬敬地双手接过,打开匣盖一看,只见匣内折叠的一块白绢,象是从衣裙上撕下的,用血写的字迹经过十几年岁月,已变成暗朱色。
  拿出展开来,果见上面写着他的姓名和生辰八字。
  小伙子不由热泪盈眶,再取出那块血红色玉佩,只见上面雕了一条栩栩如生的龙,一看就知不是凡品。
  另一面掌心大小的黑色令符,沉甸甸的,看不出是铁或木制成,正面只雕着一个骷髅,既无文字,亦未见其他任何标记。
  最后拿出的,却是把毫不起眼的古旧匕首。
  忽听尤驼子着重其事道:“帅儿,这柄匕首你可别小看了它,如果用为师针对小小君和杨小邪,所创出的‘君邪手’,配合这把匕首的话,它便能发出剑罡,百步之内伤人于无形,霸道无比。神兵利器,有德者居之,如用之伤天害理,则必遭天谴。帅儿,望你凡事必循天道而行,切记!切记!”
  杜小帅当然只能答道:“是!弟子不会忘记的啦。”
  龙驼子叮咛道:“这几件东西,你要妥善藏在身上,不可轻易显露。”
  见杜小帅将各物一一藏在身上,又道:“对了,还有一件事,你此去江南,可顺道去姑苏城外天残寺,求见一位法号天残子的老和尚,唯有他才能解开玲儿的身世之谜。”
  杜小帅摇了摇头道:“师妹也跟弟子一样,身负血海深仇吗?”
  龙驼子摇了摇头道:“这就不太清楚了,当年他是把玲儿托付给你师叔的,你师叔终年行踪不定,无法收养一个女娃儿,才抱来交给了我,当时亦不清楚她的身世。”
  杜小帅想到师妹的“症状”,虽然答应不说的,但不说行吗?使道:“师父,有件事弟子本来答应师妹,不告诉你老人家的,可是弟子如今要下山了……”龙驼子笑道:“不用耽心,女孩子长大了,那只是生理上的自然现象罢了。”
  杜小帅歪着头,诧异地道:“师父怎会知道的?”
  龙驼子道:“你拿了画回洞去看时,为师就发现她的脸色不对,问她那儿不舒服,她又不肯说。最后我故意装作很生气,她才吞吞吐吐地,把真相说出来。
  玲儿的事不用耽心,为师会照顾她的,你安心去江南吧,在外一定自己多保重!”
  杜小帅这才放心,含泪辞别师父而去。
  武侠屋扫校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