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风流小阿霸》

第二十六章 水龙宫中做女婿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老帅哥与半秃头陀一组扛着小猪哥,终于有惊无险地跃到了山顶。
  半秃头陀一件僧袍湿的有如淋雨般还滴着水,喘息道:“到了没?”
  老帅哥吁了口气道:“到一半了,接下来更苦了!”
  众人早已见到山顶上有一个笔直的山穴,约只有一丈方圆,从这儿望下去,只能看出三十丈内的石壁全是突出的尖石,这些露出石壁长短不一的尖锐石块,就好比—个个圆桶插进刀剑般。
  衰尾仔忙问道:“老帅哥这洞是通往水龙宫?”
  “废话!难道我带你们到山顶看风景不成?”老帅哥叫道。
  站在山顶上不由使人深深领会出王之涣后头那两句“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含意。
  在此所见到的是无尽的海连天,全是滚滚海浪、海鸥尖叫飞翔,加上了小黑点的船只,使人看在眼里,却无法用笔墨来形容心里的感受。
  此时朱承戒道:“老帅哥我们怎么下去。”
  老帅哥吃吃笑道:“你如跃到洞穴中央坠下,包准你一下去通行无阻地到达百丈深的地底!”
  “哇!那岂不是摔成肉酱!”衰尾仔叫道。
  风倩倩起哮着道:“都是太爷爷多话,咱们在石壁上借力跃下是很容易,但如今苏公子要两人扛,可就麻烦了!”
  老帅哥笑道:“办法是人想出来的,不然我们怎会成为万物之灵!”
  杀千刀叹道:“只可惜小猪哥昏迷不醒,否则这点小事绝难不倒他!”
  老帅哥道:“咱们十几个头脑难道会输他一个?岂不被人笑死!”
  于是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提出下去的办法,却没有一个具体的结论。
  最后只好采行老帅哥的办法,不让老宫主笑话,只是这不让人笑的办法,比跟敌人大拚一场还来得更辛苦。
  这办法是风倩倩等三名女子使经功在尖利突石上借力飘下地底,小臭头就由半秃头陀背负下去,其他的人可是使出真功夫来个接力比赛。
  衰尾仔、四痴等人先行跃下洞穴,每人相隔一丈远,老师哥将小猪哥双脚绑住一个活套套在手中,另结一个套子。
  老帅哥就从顶上提着倒吊的小猪哥跃向在一丈下的尖石,借力扑向一丈下接应之人,那接应之人要准备抓着小猪哥下来之人,当他身形在洞穴中央时,便要抓住苏光光脚上另一个套结,再依法炮制扑向了下一个接应之人。
  这方法说来简单,做起来可要天衣无缝,丝毫不能出差错,否则倒霉的只是苏光光一人,别人最多是受点伤。
  “准备好了没有?”老帅哥单手提着小猪哥往下叫道。
  “好了,但愿上苍保佑!”衰尾仔叫道。
  只听一声清啸耸入云霄,老帅哥功行全身对准一丈外突石跃了下去。
  百丈深宽不及二丈的洞穴中充满了啸声,从山顶向下三十丈远众人已失去了光线,全凭各人精亮的双睛,硬本事打拚。
  一声欢呼声响起,这克难式的接力赛终于圆满完成。
  老帅哥蹲了下去,轻轻赏了小猪哥一巴掌道:“他妈的睡得像死猪。也不体谅咱们千辛万苦把你弄下来,醒过来说声谢谢!”
  众人处在地洞底往上一望,只见洞口只剩下个钱币大小般的蓝点。
  众人想起刚才那惊险万分拚足老命的架势,心中还冒起阵阵寒意,真不知刚才哪来如此的勇气。
  此时一阵隆隆声大作,大地都为之震动。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一丝裂缝渐渐扩大,光线已射了进来,众人才看清身处于一处三丈广场之中,有如一个倒盖的漏斗。
  石壁上现出一道宽一丈、高一丈的门户,从石门中走出五名宫女,手提着灯笼来到风倩倩面前一礼道:“老宫主有请诸位大侠到大厅一谈。”
  老帅哥这下可洋了,抬头挺胸的,故意将手中金龙角剑扛在肩上,大声道:“带路!”
  五名宫女一声“是!”,便转身而行,衰尾仔与杀千刀扛着小猪哥走在最后头,跟着众人走入了一下子变窄,只有五尺宽的地道中。
  地道里空气很流通,且石壁上都镶着夜明珠照亮,一点也不像老帅哥所说深入地底中那种气闷的感觉。
  又一声轻微隆隆声传来,前面领路的宫女吹熄手提的大灯笼,走入石门后侧身一让,恭请众人入厅。
  “哗”一声。
  连见过不少鬼斧神功的天下四痴看了大厅也不禁眼睛一亮“哗”出声来。
  衰尾仔两人还推推挡在前头的孙丽丽,才走进大厅之中,也不禁看傻了眼。
  “这是海龙王的水晶宫,还是水龙宫!”衰尾仔傻愣愣地道。
  老帅哥敲了他一记响头笑道:“要是水晶宫,我们可就不用费几百年的人力在石壁上镶起透明的水晶片了。”
  只见这间三丈大厅的石壁镶有三处一丈长、八尺宽的水晶玻璃,从玻璃中可看到海底许多植物的生态,大厅中的光线全是从海水中得来的。
  风倩倩还特地为他们解说三处水晶片,厚达五尺呈圆弧型,是从西域运来,就为了镶上水龙宫二十处水晶片,几百年来不知牺牲了多少姐妹才有今天的成就。
  画痴韶光蒲赞叹道:“水龙宫的开创可真比中原只要有个房子开门立户的,不知艰辛几千倍、几万倍!”
  此时小臭头笑道:“韶前辈我没盖你吧!”
  画痴韶光蒲哈哈笑着点头道:“老夫真想待在此处,将这世上奇景海底生态画下来,永传于世!”
  “只要韶老弟不觉水龙宫生活枯燥无味,老身倒很欢迎各位住下来。”
  只见一名中年妇人在三名宫女护持下,手持龙头杖不知从哪儿进入大厅,笑吟吟地道。
  此人正是水龙宫的老宫主,江湖人称神医婆司马如玉。
  只见她长得与风倩倩极为相似,只是胖了许多,散发出中年之人特有的媚力,谁会想到她已有百岁之龄。
  “嗨!老婆,我回来了!”老帅哥向她招手笑道。
  老宫主轻笑道:“老不死你还知道回来!”
  老帅哥耸耸肩,嘿然笑道:“跟这些小毛头在一起还真好玩,本来我还不想这么早回来,只不过为了我东家不得不滚回来!”
  老宫主请众人坐下后,白了老帅哥一眼,大有等一下找你算帐之意。
  老宫主走到小猪哥身旁,右手一搭便搭在苏光光腕上诊脉,要是不明之人还以为她是蒙古大夫。
  只见老宫主缩回玉手,叹了一声对着孙丽丽、寒雨霜及风倩倩三人道:“你们谁失身于这只猪哥?”
  此时只听底下传来微弱声道:“是我猪哥失身,老奶奶你可要搞清楚!我不是色猪,而是被害人!”
  “哇!原来你早就醒了,还假睡!”老帅哥叫道。
  小猪哥苦笑道:“我被你们提过来丢过去的,好比竹筒里的骰子,还能睡可就成天下第一睡人了!”
  老宫主一见风倩倩一脸差红,头低得不能再低,也知是认了!
  此时孙丽丽忙道:“求老太君施仁手救救小猪哥!”
  “行!只不过老身有个条件!”老宫主道。
  孙丽丽忙道:“什么条件?”
  老宫主道:“她当大你当小!”
  孙丽丽闻言一愣,望了风倩倩一眼即会过意来,忙道:“只要他平安无事,我当大当小都无所谓!”
  “不行!孙姐姐是苏公子原配,并且苏公子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能……”
  孙丽丽握着风倩倩的手道:“现在救人要紧,只要你存有这个心能容下我,我已心满意足了!”
  “喂!你们两个怎么不问问我的意见!”苏光光道。
  老帅哥道:“你这只猪哥当然是大小通吃了,还问你个屁!”
  老帅哥宏声道:“这事就由我做生好了!”
  老宫主道:“你做得了主吗?”
  “嗯!老太婆我肩上扛的那么辛苦,你可知是什么宝贝?”
  老宫主笑道:“金龙角剑啊!”
  老帅哥嘿然笑道:“既然知道,你可记得曾说过只要我能取得金龙角剑,水龙宫就由我当家!”
  老宫主笑道:“我当然记得,水龙宫就归你管,但他们年轻人的事可不是我们管得了的!”
  老帅哥笑道:“这还不简单,叫她俩出去到外边打一打,谁打赢谁就当大的!”
  众人闻言哈哈大笑之际,老宫生已斥道:“我看你就是老番颠(不可理喻!)”
  此时孙丽丽心急地道:“老太君他要如何医治?”
  老宫主笑道:“这只猪哥虽伤得很重,却是他的福气!”
  这句话听得众人莫名其妙。哪有人伤得那么重,只剩一口气快翘了还说是他的福气!”
  此时小臭头拍了拍自个儿的光头道:“对啊!我怎么忘了咱们老大练的是蜕变神功!”
  众人闻言更是莫名其妙!
  此时老宫主才道:“要不是他练了蜕变神功,再加上他误食了千年金龙的内丹,他这条猪命早就报销了,哪还能让你们一路颠簸到此!”
  老宫主道:“我这保命三针施用在他身上正好将他所服下的内丹功能发挥出来,如今只要找两个纯阳功力之人,用本身内力助他凝聚真气,往后他再闭关八十五天再蜕变一次,又可脱胎换骨!”
  小臭头点点头道:“人家穷一生也只能蜕变两次,没想到咱们老大居然能蜕变三次,真可说因祸得福!”
  老帅哥忙道:“他蜕变三次以后会怎样?”
  小臭头笑道:“到时你想敲他的头可就得拚了!”
  老帅哥笑道:“以后我要敲他的头那还不简单,叫他把头伸过来,他就得乖乖伸过来,否则我就叫咱曾、曾、曾孙女把他给休了,让他去海口吃番薯!”
  老宫主忙对身后两名宫女道:“你们俩将他抬入秘室中!”
  两名宫女称“是”,接过衰尾仔与杀千刀所扛的小猪哥走后,老宫主又对众人道:“老身想请两人随我至密室,助小猪哥一臂之力。”
  “我算一个!”老帅哥立起身道。
  老宫主白了他一眼道:“你够格吗?”
  老帅哥道:“为什么不行,这儿上上下下有谁比我功力更高的!”
  老宫主哼声道:“只可借你已破功非童子;再深的功力也无用!”
  “不早讲!”老帅哥哼声道:“要不是你,至今我还是单身老贵族!”
  衰尾仔吃吃笑道:“我看不是单身贵族,而是老查甫的单身老族!”
  这么多人当中只有半秃头陀与衰尾仔、杀千刀的三人够格而已,小臭头的童子尿只能当民间秘方的治咳良药。
  半秃头陀、衰尾仔、杀千刀三人随神医婆进入了密室,只见苏光光又被人脱光光打坐于一个圆盘上。
  神医婆叫人拿来一个大水缸倒盖在苏光光身上,与他打坐的圆盘吻合后再用海底中取来的胶土将盖口封住后。
  只见大水缸有三个足让手臂插入的小圆洞,从圆洞看去,便可见苏光光三处大穴所插的保命发钗。
  半秃头陀三人依着神医婆的指示,当苏光光身上发钗拨出后,便把元阳真气传入小猪哥体内。
  经过两个时辰,半秃头陀等三人才从秘室拖着疲累脚步走了出来,随之十几名宫女提着一桶桶泥浆进入密室。
  众人只见宫女在秘室进进出出,双手沾满了泥浆,又将十多桶泥浆提了进去。
  又过了一个时辰,只见神医婆老宫主从秘室走了出来,随之身后响起隆隆之声。
  只听老宫主笑道:“你们要不要看老身烤猪哥蛋?”
  老帅哥笑道:“猪哥还会生蛋,真是天下奇闻了!”
  老宫主笑道:“不是猪哥会生蛋,而是小猪哥会变蛋!”
  众人随着老宫主走人另一间秘室中,从镶着的水晶片中看到秘室中哪还有苏光光的影子,不过一丈方圆的秘室中央,只有一颗涂装着泥浆如蛋般的土堆。
  密室石墙的四周,堆着高有五尺,烧得通红的炭火,空中的蒸气全从石室顶上小孔排出去。
  神医婆指着室内那堆土堆道:“那只小猪哥在那堆土堆中蜕变,等炭火将湿的土蛋烤硬后,土蛋便可比坚石还硬,等他九九八十一天后破茧而出使大功告成!”
  老帅哥大叹道:“这小精灵满脑子不正不经的鬼点子,让人一个头变两个大,如今功力又更进一层。不知谁要倒大霉。”
  八十一天。
  天下四痴在水龙宫过得蛮舒服的,一个画画,一个写书祛,身旁都有人弹唱“那卡西”
  (声乐),棋痴每天都有人陪他下棋,四人才知水龙宫的人都有二步七仔,可不像一般门派只注重武功一路。
  孙丽丽与风倩倩这段时日相处,彼此相互了解,竟也一拍即合,情同姐妹,吃饭同一桌,睡觉同一床,老宫主看在眼里,可乐在心底。
  水龙宫最辛苦的就属衰尾仔、杀千刀两人,每天在神医婆的苦药中渡日,有时全身披扎得像刺猥,被罚站在岛外大风大浪的礁石上蹲马步,为的就是增长功力。
  一条人影在全无防守之下,东摸西找地悄然无声模进了目的地。
  只见那条人影虽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秘室中,依然看到墙上有一副自己的画像。
  “哇!我哪有长得那么丑,简直像猪八戒的哥哥猪九戒嘛!”苏光光心中叫道。
  “好哇!这二老婆还在我画像上射了那么多飞刀,等会看我怎么治你!”苏光光心中暗笑且摆起一副飞扑的架势,对准墙边一张床帘盖住的大床。
  “心肝宝贝我来了!”苏光光大叫一声,身子一扑便往床上扑了过去。
  “哎唷……哎唷……”
  只听扑入大床的苏光光连连惨叫,且还有“劈叭”脆响,有如排炮响个不停。
  此时房中突然一亮,只见跑路族全体人员一字排开,忍着笑道:“恭喜老大圆满出关!”
  “哇!快啊!”苏光光大叫道。
  原来就在苏光光闭关期满,破土蛋壳而出后,便打开石门溜出来。
  在这三更半夜正是人人睡得像猪般,便想摸到孙丽丽或风倩倩房间去猪哥一下。
  哪知他打开石门之际,已触动了风倩倩房中的警铃,孙丽丽深知苏光光必会模来找她们其中一个,便暗生诡计想整一整小猪哥。
  孙丽丽便找来衰尾仔、杀千刀二人,及在风倩倩合睡的床上放上满满的老鼠夹,而各自躲到床下。
  可怜的苏光光摸到风倩倩房中,嗅出她身上特别的香气,一时乐昏了头,也不想想哪有人用黑布当床帘的,他这一扑被他身体一压住的老鼠夹,便毫不客气地往他身上夹去。
  只见苏光光鼻子、耳朵全被老鼠夹夹住,身体就更不用说了,怪不得哇哇大叫。
  衰尾仔听他哇哇怪叫的,还故意傻道:“要快?赶快蹲下不就得了!”
  突然床上苏光光大叫一声,只见夹在他身上的老鼠夹又噼哩叭啦响,被他一运动,再夹也夹不住纷纷弹落于地。
  “哇!好厉害的小猪哥,连强劲的老鼠夹也夹他不住!”杀千刀大叫道。
  只见苏光光奸笑道:“厉害的还在后头,你们居然联手起来整我,这个你们全部要倒大霉了!”
  “霉”字还在苏光光口中未吐,他已迅如闪电地冲向五尺外衰尾仔等人。
  衰尾仔等人心中一凛,本能地退了一步。
  “嘭”一声!
  苏光光哇了一声,身子如撞到墙般被自己冲力反弹,倒飞而出,又落在大床上,这下未触动的老鼠夹毫不客气往压在它上面之人夹去,苏光光又猪叫起来。
  “啧!啧!啧!”衰尾仔摇头苦笑道:“老大,我很同情你撞墙的滋味不好受!”
  原来当苏光光扑向大床一刹那,那老鼠夹夹声大作之际,从墙边微声地跑出一块透明半尺厚的水晶片,将衰尾仔等人与苏光光隔开。苏光光就这样撞上了那道不易察觉的透明墙上。
  依苏光光的功力,那半尺厚水晶透明墙哪能难得倒他,只是苏光光本就有着与他们闹一闹的心理,所以使出的功力有限,所以变成他倒大霉了。
  一阵哈哈大笑声传来,只见门口又多出老帅哥所率领的外族兵团成员。
  老帅哥大笑道:“小猪哥出丑,就是我们的快乐!”
  苏光光摸着撞痛了的鼻子道:“真衰,被人设计去了,总有一天我会找个机会报答你们!”
  孙丽丽亦笑道:“我们这种别开生面的欢迎式,你还喜欢吧!”
  苏光光叫道:“很好!我喜欢,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所谓一物克一物。
  苏光光面对一本正经的丈母太奶奶,也得摆出一副乖乖牌宝宝的样子,不敢乱来,否则定吃冷眼弹。
  神医婆为了往后他们行走江湖方便,使举行闪电结婚,撮合杀千刀与寒雨霜一对,苏光光与孙丽丽、风倩倩成亲。
  正当两对恩恩爱受甜甜蜜蜜,才过了三天时光就被神医婆轰出了水龙宫。
  只因水龙宫得到中原江湖传来的消息,统一教已掌握了江湖十之七八的帮派。统一教神秘大教主正是与神剑仁帝齐名的霸王刀君传正当,也只有他能集会黑道高手再一次兴风作浪。
  苏光光留下风倩倩、寒雨霜待在水龙宫,她俩深知自己武功实在很“低路”,跟在他们身旁反而“生鸡蛋没有,放鸡粪的有”,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待在水龙宫大唱“望君早归”
  了。
  一条大船在大风大浪中航行了一整夜来到了黄河口,神医婆可真会挑黄道吉日出航,只是苏光光等人无福消受,大吐特吐一番,又变成了“软脚虾”,只好待在水龙宫秘密连络站调息一番。
  这二天,武林中统一教的消息不断传来,如今江湖上只剩少林、武当、华山三大派在苦撑着。
  一间偌大的秘空中,苏光光等人正聚集于此间开会。
  只听苏光光道:“老帅哥你们要开始跑路了!”
  老帅哥笑道:“咱们外族兵团光拿薪水不干事,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知道见笑(惭愧)就好!”苏光光笑道。
  衰尾仔故意大叹一声道:“你们跑路有钱拿,而我们待遇硬是差你们一级,真是同工不同酬,我要抗议!”
  孙丽丽斥道:“抗你的头啦。你又要把话题叉开了是不是?”
  此时苏光光笑道:“抗议有效,我这老板很明理的,以后衰尾仔也领同样的薪水!”
  “那我呢?”杀千刀笑道。
  “当然也一样,只要你每回攻敌时与衰尾仔跑第一,我还会量情形加薪!”苏光光嘿然笑道。
  “够了,我只要有吃有喝的就好了,其他的我让给衰尾仔好了!”朱承戒道。
  衰尾仔道:“那我也不抗议了!”
  只见苏光光搓着手,不怀好意地笑道:“你可是想存着以后找碴是不是!”
  孙丽丽忙闪身往他俩中央一挤,分开他俩,否则这场开会可要变成“同乐会”。
  孙丽丽叫道:“你俩有完没完?”
  苏光光双手一摊,一副无辜样道:“没有啊,我们还没玩,只不过昨晚跟你玩过而已!”
  众人哈哈大笑之际,会也开不成了,只见公的追母的叫在房间团团转,苏光光实在有人缘,在老帅哥一声令下,小猪哥又在叠罗汉的底下,被压得哇哇大叫。
  大伙闹了一阵才安静下来,苏光光才道:“老帅哥你们到崆峒派、峨嵋、点苍,把那些傀儡掌门人解决掉!”
  老帅哥闻言道:“这么麻烦干嘛!咱们不如直接杀入设在庐山统一教总部,抓起大教主不正当(传正当)不就得了!”
  小臭头忙道:“此次统一教的组成与历代想独霸武林者截然不同,我们如杀了统一教大教主,不久又有一个新教主会出来!”
  小臭头又道:“霸王刀君传正当经过一次失败,已知想一人号令江湖武林,他的属下也只是阳奉阴违,所以邀集众多黑道枭雄,采用股东经营方式。”
  苏光光接道:“所以我们杀进统一教总部也只不过杀了一个董事长,对已经占据地盘的枭雄无补于事,说不定还会感谢我们!”
  “所以我们要以各个击破来削弱统一教实力,才可一劳永逸!”
  老帅哥点点头道:“好吧!你怎么说我们怎么做!”
  苏光光忙笑道:“老帅哥你们可是扮演无名英雄的角色,你们衣服上绣的字都要擦掉,而且得手后要这些帮派不得对外宣称脱离统一教。”
  棋痴岳毅道:“为什么?这些恢复自立之帮派集结起来,不就形成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苏光光笑道:“集结力量是要做的,只不过不能公开,只能暗中的做,如此统一教大教主下达的命令都没有回应,必以为这些有了地盘的枭雄还野心勃勃不服他的命令,咱们就是要让他们互相猜疑引起内讧!”
  “哇!小猪哥你这招有够毒,正所谓杀人不用拿刀!”衰尾仔道。
  “这正是利用这些黑道枭雄谁也不服谁的个性,我们才有机会制造纷争,如此一来咱们便可站高山看马相踢,等他们察觉有异,实力已削弱了一半!”苏光光道。
  小臭头忙道:“所以我们凡事要跑在他们前头,让他们一见面就打,没有说话的余地!”
  老帅哥点了点头道:“那你们四个要去哪儿?”
  苏光光笑道:“我们会去赚钱养你们,不会在这儿吃喝玩乐!”
  孙丽丽瞪了他一眼道:“我们要即刻起程赶往华山派,挑统一教的前腿,你们才不会马上碰到阻力。”
  老帅哥他们都深知,表面上看起来他们工作比小猪哥繁重,但依他们的武功及小臭头的智慧,又处身于暗处,可就轻而易举!”
  反观小猪哥他们明目张胆与统一教作对,统一教哪会不除掉这个眼中钉?因此可知苏光光四人必会遭遇到统一教的主力,这可要拚命了!
  二日后。
  苏光光四人已来到九华山的山脚下,在华山的势力范围内,只见华山派门人全部集合总部,一副应付大敌之势。
  夜深人静,华山派门人四人一组地不时巡视于排排的房屋。
  华山派掌门人自从接到统一教第二次的恐吓书及点苍派降伏的消息,这三天来没吃没睡地愁眉深锁,自己躲在房中哀声叹息。
  “人家当掌门都是一帆风顺的,我怎么这么倒霉,接掌华山二十年来,八位长老仙逝四位,近日又在途中被统一教杀了两名闻讯赶回来的长老,如今华山派只剩二名长老,七十名武功还可以的人,叫我如何与统一教抗衡,祖师爷你说我秋傲峰当真要当华山派的末代掌门人!”
  只见秋傲峰立在墙边一幅画像前喃喃自语着。
  “笃!笃!笃!”敲门声。
  随后一名华山弟子托着有饭菜的木盘走进来,对掌门人一礼道:“师父!你老人家三天两夜未曾进食,众弟子非常担心师父的健康!”
  秋傲峰叹了一口气,挥挥手道:“放下吧,师父我等会儿再吃!”
  “咚”的一声,那名年轻的汉子突然跪了下去,道:“师父你如再不吃,弟子永跪不起!”
  秋傲峰转身看了看那年轻人,叹了一口气,才往椅子上坐下,只见那年轻人欢喜地立了起来,忙将饭菜一一摆到桌上去。
  秋傲峰道:“你退下!师父一定吃完,等会儿你再来收拾!”
  那年轻汉子口称是,转身正待走出房外之际。
  秋傲峰忙道:“对了,我要你们师兄弟七人收拾行李,你们收拾好了没!”
  那年轻汉子低声嚅嚅道:“没有!”
  “叭!”一声。
  秋傲峰立了起来,怒道:“师父的话,你们竟当成耳边风!”
  那年轻汉子闻言忙又跪了下去道:“六名师兄与劣徒都是师父一手栽培养大,如今华山有难,我们想与众师兄弟共进退与华山同生死!”
  秋傲峰怒道:“你们七人各有所长,尽得华山派绝学,为师要你们隐居练功,目的就是为华山派留人,难道你们读书读到后背去了,不懂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句话的含意!”
  那年轻汉子抹了抹脸上两行热泪,点了点头,呜咽着说不出话来。
  秋傲峰罢了一声,不忍再加以责训,忙道:“限你们二个时辰后,提着行李到我这儿来!”
  那年轻汉子点了点头,便退出房外关起房门奔行而去。
  只见秋傲峰端起桌上白饭吃了一口,叹了一声又发起愣来。
  “秋前辈晚安,你是不是在算口中有多少颗饭粒!”
  窗外传来细如蚊蝇之声,却字字清晰地钻入秋傲峰耳中,吓得秋傲峰差点将手中的白饭落于地上。
  只见秋傲峰一个闪身,身手干净利落地将床边长剑拔出,一下往发声的窗子刺去。
  “哎唷!秋掌门,上回被你刺了一剑还不够,今天想再补我一剑是不是?”
  “活该,谁叫你老是喜欢恶作剧!”
  此时一声娇声骂向先前发话之人。
  就在秋傲峰一剑刺空缩回长剑之际,房中四个窗子齐打一开,四条人影已钻进房中。
  “啊!秋前辈在吃宵夜啊!”苏光光嘻笑道。
  “小猪哥,你没死?”秋傲峰见苏光光喜极而道。
  “呸!呸!呸!秋掌门你别咒我好不好?要不要我再到仙霞岭表演一次我为什么没死!”苏光光笑道。
  秋掌门自觉失礼忙歉然一笑道:“对不起老夫一时失言了!”
  孙丽丽忙道:“秋前辈他是跟你开玩笑的,别当真!”
  “是嘛!做人总要幽默点不然日子不好过!”苏光光笑道。
  秋掌门苦笑道:“华山派百年基业就要毁在老夫手中,我脸早就乌黑如墨了!”
  苏光光道:“这回我们来可不是报平安,而是要帮华山退敌的。”
  秋掌门道:“小猪哥你的好意老夫心领了,只是这回统一教攻上来老夫早已准备与门人共存亡了。”
  苏光光跷起大姆指道:“有够气魄!”
  秋掌门苦笑道:“老夫也知胜算机会不大,崆峒、点苍、峨嵋相继陷入魔掌,少林、武当多次遭受统一教攻击,元气大伤,已无法派人支援华山派了。”
  苏光光道:“我们在路上已听过了,所以我们特地赶来助阵!”
  秋掌门叹道:“不是老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统一教此次前来约有七八百人之数,而华山派武功还可以的只不过一百之数,多加四位也是于事无补。”
  苏光光笑道:“那是你们的想法,我有一套办法退敌!”
  秋掌门忙道:“小猪哥少侠有何好办法?”
  衰尾仔笑道:“我们在九华山已绕了一圈后才到这儿来,看到你们九华山的特产可以一用!”
  秋掌门愣了一愣道:“九华山除了百年古木外哪还有什么特产?”
  苏光光道:“秋掌门你是不是不希望过了明日,九华山上面换上统一教的旗号?”
  秋掌门点了点头道:“废话!”
  苏光光道:“既是如此,秋掌门就不能跟他们讲什么江湖道义,来个一对一所杀,咱们一对五的只有稳输不赢,所以只好用计了。”
  秋掌门面有难色道:“这样不太好吧,此事传出江湖会被人耻笑!”
  苏光光忙道:“现在整个武林叫出名号的帮派十之八九都在统一教手中,你们自不量力顽抗早被人耻笑了!”
  秋掌门脸露愠色道:“哼!我华山派乃天下皆知的名门正派,哪像他们墙头草风吹两边倒!”
  苏光光忙抢道:“话也不能这么说,我们为何不说他们忍辱负重保存一点精华,等有人灭了统一教,我们总得有后继之人来光大门户,如帮毁人亡后继无人,统一教邪不胜正灭亡之后,我们门派岂不变成历史名词,到了地狱也是愧对开宗立祖之师。”
  秋掌门闻言,“这”了一声,就是“这”不出所以然来,心中深感惶恐。
  苏光光忙道:“只要秋掌门肯听我的,跟统一教来个昆虫大战,我保证华山依然屹立于九华山,成为对抗统一教的大本营,日后自有正义之士暗中前来投靠,如统一教因此而去,华山派在江湖声望可超过少林、武当了,秋老前辈可变成华山派最杰出的掌门人。”
  秋傲峰细细地想着苏光光的话,道:“事关重大,老夫得仔细考虑考虑!”
  苏光光道:“别考虑了,说句难听的,左一个也是死,右一个也是完,掌门人多考虑一刻钟,我可减少一刻钟的胜算!”
  秋掌门问道:“什么是昆虫大战?”
  苏光光笑道:“就是一个很卑鄙、无耻、下流的大战,却用不上华山派之人去跟统一教拚命!”
  秋掌门叹了口气道:“如今之计,我华山派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
  杀千刀笑道:“有小猪哥在,我看统一教可要活马当死马医了。”
  此时走廊传来多人的脚步声,正是华山派年轻精英提着行李来到师父房中。
  七人一打开房门,见到四名生面孔围着师父,心中一惊纷纷撤出手中长剑,一副如临大敌般。
  “喂!你们不认识我了?”苏光光指着自个鼻子道。
  “哼!你是什么东西,干嘛我们要认识你,快放了我师父!”一名年轻汉子发话怒道。
  “很好!这下你可糗大了!”孙丽丽拍手笑道。
  正当秋傲峰想出言制止之际,只见苏光光身形一闪,在斗室之中居然幻出七条人影穿梭于七人之中。
  那七名年轻汉子一惊之际,手一挥却发觉长剑不翼而飞,他还坐在床上将夺来的七支长剑抛来抛去,有如马戏团耍宝一般。
  苏光光有意露一手,让他们惊服,以后才好办事。
  秋傲峰心中暗道:“这小猪哥年纪轻轻,武功却深不可测,连老夫也不能一口气夺得他七人手中长剑。”
  秋傲峰忙道:“你们七人快见过跑路旅四位少侠,他们是专程来帮我们华山派退敌的!”
  这七名华山派弟子先前曾跟师父去过仙霞岭,也见过跑路族五人,今经师父一提倒也记起来了。
  正当那七名年轻汉子手中拿着剑鞘想对四人一礼之际,众人眼睛一花,低头一看,只见各人长剑都已归鞘。
  “哇!华山派的长剑有够厉害,居然还绑着松紧带,来个自动归鞘!”苏光光坐在床上笑道。
  秋傲峰与七名弟子真是有些哭笑不得,平常他们自负武功高强,如今一看可真是差人一大截,人家一夺一送全在谈笑之间。
  此时秋掌门道:“老夫这七名弟子足可信赖,不知苏少侠合不合用!”
  此时衰尾仔忙道:“请各位大哥将行李放回去,顺便一人带六个大布袋来。”
  一名年轻汉子道:“带布袋干嘛?”
  苏光光笑道:“我要带你们到山上采集昆虫标本!”
  有人还想发问之际,秋傲峰已道:“勿需多问,你们快去准备!”
  七名汉子点了点头,便奔出师父房外依言行动。
  次日清晨。
  华山派掌门人发出号令将九华山下的人手,全部撤回山上防守。
  而在上山入口处不知何时横挂起一条一丈长的红布条,上头贴着金色纸字道:“欢迎统一教入山观光。”
  众人从山下便可见到一行队伍,有七八百人之数,有如蚂蚁般来到九华山下。
  这次带领统一教八百名人员的正是统一教的四教主狂风剑伍卜齐及五教主香香书生赫发。
  狂风剑乃当今黑道上一代枭雄,手下四五百名强盗游窜于长江流域专干抢钱劫货黑吃黑的买卖,手中一套狂风剑法及水上功夫堪称一绝。
  伍卜齐白道也抢,黑道也吃,故人缘跌落谷底,只因他们全生活在船上,行踪难以捉摸才能让他逍遥至今。
  香香书生赫发,可说猪哥庄十大通缉要犯中的漏网之鱼。
  这名采花大盗被天下四飙中捕追得无容身之地,便捉了一名消魂仙子的徒弟躲入深山中度过了十六个年头。
  哪知他抓来的艳女却是不会生蛋的臭娘们,连半只蟑螂、蚊子也没有,只好跑出来,劫碰上了霸王刀君,才结束了隐居的生活,如今他有人撑腰,可就更加胡做非为。
  “伍教主,看来华山秋老儿倒有点自知之明,打起布条欢迎咱们,看来今天咱们不费—
  兵一卒就可收服华山派!”一名手摇着香气四溢的大扇,身穿淡黄色儒袍的老书生道。
  只见那名身材又黑又短,一脸鼠样的五旬汉子摇头道:“赫教主,老夫看情形好像不太对,华山派怎么没派人下山迎接咱们!”
  香香书生笑道:“要是换成伍教主,你会来迎接在下吗?”
  伍卜齐道:“老夫总觉得心里毛毛的,有什么不祥的预兆发生!”
  香香书生笑道:“伍教主多虑了,就凭咱们统一教八百名战将,还怕一个小小的华山派!”
  伍卜齐虽是狡猾如狐狸之人,但在香香书生面前怎能丢这个面子,便笑道:“赫教主说的是,咱们就出发吧!”
  只见香香书生手一挥,后头便有人传声出发的令号。随在二位教主的后头拾阶而上。
  八百名统一教徒走在只容四人一排走的石阶上,便把队伍拉得长长的,从上往下看好似一排红蚂蚁般拖得长长一条。
  伍卜齐与赫发走在前头,同时一脚踏上一块松动的石阶,赶忙往两旁跃开跃到了石道旁的大树上。
  两个胆小如鼠的教主,以为路上了设有杀人机关的踏板而向一旁闪开,此举惊动了后头众教徒,莫名其妙地惊叫连连,纷纷拿出兵器,顿时整个山峰尽是惊叫声及林中的惊鸟拍翅声响。
  这下两位教主可糗大了,只见四周没什么动静,忙跃了下来,此时传来了耻笑声。
  伍卜齐恼羞成怒,扳起面孔道:“传令下去,刚才谁发惊叫声,全给我自掴嘴五十下!”
  刹时又传来许多巴掌声,统一教众教徒可真是“哭在心里,口难开!”
  队伍又继续前进,伍卜齐、赫发两人如覆薄冰般小心翼翼地拾阶而上,又走过三处松动的石阶。
  两人对视一笑,交换同样的心意:“这些松动石阶只是年久失修而已,并没有什么机关埋伏!”
  于是两人便不怀戒心同时大步而上,又走过二处石阶。
  就在两人同时又踏上一处松动石阶时,突然从上四级石阶缝中射出三道水箭。
  饶是伍卜齐、赫发应变得快往旁闪去,下半身却也沾上一大片,顿时四周充满了尿骚味,臭得令人作呕。
  偷笑声在人多之际,可就成了宏声,伍卜齐与赫发可气得满睑通红却作声不得。
  “教主你看!”一名教徒指着前方叫道。
  两名臭味薰天的教主往那手指方向望去,只五丈之外石阶旁一棵两人合抱的参天古木上,不知何时飘垂下一条二丈长的红布条。
  只见红布条上写道:“前半段风景免费欣赏,后半段风景收费如下,大人一两,小孩半两,你们全是小人收三两,本派酌收三千两,少要补,多不退,如不缴费后果自行负或滚蛋!”
  “来人啊!把布条撕下!”香香书生大怒道。
  但见一条身形跑了过去,还在空中翻了个筋斗,才拔出腰间大刀向布条上的结砍去。
  就在布要被砍断飘落之际,众人闻得“篷”声惨叫,那飞去的大汉又飞回来,掉落于人群中,只见他五官血肉模糊已分辨不出了!
  众人亦见到布条后的机关是个握拳形状之木手,正垂在一条强力弹簧上摇晃着。
  此时伍卜齐道:“沈统领你先带队上山,老夫到后头换件衣服随后赶来!”
  香香书生哪会不知伍卜齐这只老狐狸心里打什么主意,想溜到后头才不会当人家的机关靶子。
  只是伍卜齐想得虽美,却有人替他想得到。只见那名被唤沈统领的中年汉子,双手已捧着一个包袱衣物笑道:“两位教主随身衣物小的无时无刻不带在身边。小的只要把布篷拉起,两位教主便可更衣。”
  伍卜齐闻言,可就鸡嘴鸭嘴,暗骂在心中,不得开口。
  伍卜齐哼声道:“这满身臭味不洗洗,光换衣服有用吗?”
  沈统领无言以对,只好口中称是。
  伍卜齐拿过他手中衣物便与赫发往回走,命沈统领继续前进。
  沈统领口中称是,心中暗骂道:“你们两个贪生怕死,他妈的让我去垫背!”
  当两位教主走过,沈统领可不会傻到拿自己生命开玩笑,指着七名大汉道:“你们七人一组先去探路!”
  所谓锄头当簸箕,被指派七人深知教规中临阵胆怯不前,只有死路一条,只好硬着头皮抬阶而上。
  就在众人注视下,走上三丈处转过一个弯道,消失于阶上。
  -------------
  幻剑书盟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