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风流小阿霸》

第二十五章 天龙禅唱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十二金钗见苏光光那副嘴脸打从心里冒起寒意,全往师父望去,吓得花容失色,脸色苍白,哪敢有所行动,不管消魂仙子命令。
  就这半刻时光,消魂仙子娇艳迷死人的脸庞爬出一条条足可夹死苍蝇的皱纹,冰雪肌肤也现出红点的老人斑。
  乌黑头发全变成银白色,变成又老又丑的老巫婆。
  苏光光望着消魂仙子笑道:“老女人想活命你就给我掂掂,要不然哼!哼!”
  消魂仙子恨声道:“你有什么条件?”
  苏光光哈哈笑道:“对嘛!有话好说,条件很简单,第一叫你徒弟把手中乐器毁了,第二拿出解药来让我朋友舒服一下!”
  消魂仙子道:“那你呢?”
  苏光光笑道:“我跑路族在江湖上一向信用可靠,童叟无欺,你给我好处相对的我会给你解药!”
  消魂仙子哼声道:“你还有人格吗?”
  小猪哥笑道:“比你好上那么一点点,最少我有猪格!现在我占优势,你最好赌上一赌!”
  消魂仙子闻言怒气一冲,下体又流出了一滩血水,眼见肚子一直涨大,再不医治可要涨破肚皮!
  “你们听到他的话没有!”消魂仙子对着十二金钗吼道。
  顿时“篷”声脆响声连连不断,十二金钗自毁手中乐器,为首那一名妖女拿出一包解药递给苏光光时,手还是发抖着,怕惹了小猪哥弄得她如师父般。
  苏光光笑道:“别紧张的直发抖,我对你没什么胃口,麻烦你拿给我的朋友吃!”
  那名女子狠狠瞪了他一眼,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到衰尾仔等人旁,像分糖果般一人一颗药丸让孙丽丽等人服下。
  此时消魂仙子道:“小猪哥你该交出解药了吧!”
  苏光光笑道:“要消除这种怪胎大肚子有两种方法!”
  消魂仙子截口道:“哪两种方法?”
  苏光光笑道:“我这飞沫传毒,所传的并不是一般的毒,而是一种肉眼看不见的吸血虫!”
  “吸血虫!”消魂仙子叫道。
  苏光光道:“不错,我就是把这吸血虫放入浴桶中才把你肚子弄大,要是从口鼻进入肺部那我也没办法救了!”
  苏光光盖人的本事真高,他如道出实在的情形,跑路族全体同仁不被消魂仙子剁成肉酱才怪!”
  此时消魂仙子道:“我设功夫听你的废话,你到底要用什么方法除去我肚子里的吸血虫?”
  苏光光道:“第一种方法是眼下毒药让你血液中全是毒,先毒死你腹中的吸血虫,再服下堕胎药将涨大的吸血虫排出!”
  消魂仙子忙道:“这要用多少时间才能排除腹中的吸血虫?”
  苏光光摇头道:“来不及了,这种方法如在肚子未涨起时马上服下解药,只需三天时光就能除去体中吸血虫,如今你想活命却只有用第二种方法!”
  消魂仙子道:“什么方法?”
  苏光光右手做成手刀样道:“有如孕妇难产来个剖腹产,取出已涨大的吸血虫!”
  消魂仙子闻言,心都冷了一半,这可是用生命来当赌注的豪赌,尤其是眼前这个鬼灵精的苏光光。
  “你会不会搞鬼?”消魂仙子道。
  苏光光笑道:“我敢吗?你那十二名母夜叉个个好似要吃我们的肉啃我们的骨头,你死了我们都要与你一起陪葬,这六命换抵一命,我们可吃亏了,再说如此死法传出江湖,我们跑路族多没面子!”
  “好,你就动手吧?”
  消魂仙子有气无力地躺在大床上,只有从命的份儿了。
  苏光光变成十二金钗的首领般,一会她们加火、拿酒、烤匕首、提水的。
  苏光光等十二金钗拿着烈酒灌得消魂仙子烂醉如泥后,才拉着风倩倩走上床操刀子。
  小猪哥哪知道怪水蛭所分泌出来的毒液,早使消魂仙子全身失去了知觉,这烈酒可是多此一举。
  苏光光在风倩倩的指导下,一刀划下将消魂仙子腹部三层皮割开,露出了已肿胀的包包。
  原来只要在那伸缩自如的包包上划一刀,便能将包包中涨大的怪水蛭夹出,小猪哥却一刀下去将那包包全部割下来,丢人大床旁那烧得很旺的炭炉中。
  “滋!”一声,青烟立时带着焦臭之味。
  众人都看见在不断扇风的炉火中那血淋淋包包裂开,四五条涨成碗般粗细半尺长的怪水蛭痛苦地挣扎着。
  约莫一刻时光,炉火已将可怖的水蛭烧得一干二净。
  而此时苏光光、风倩倩两人也将消魂仙子的肚子缝合起来。只见消魂仙子肚子上有一条大蜈蚣似的伤口。
  此时消魂仙子也醒了过来,就见苏光光那副嘴脸对她笑道:“恭喜你没死翘翘,也是我的不幸!咱们总有一天会碰面大车拚个你死我活的!”
  此刻消魂仙子可是五味杂陈在一起,哼声道:“小猪哥,我会永远记住你加在我身上的一切。”
  苏光光笑道:“那也是一个月后的事了,你现在有如坐月子般好好地补一补吧!”
  苏光光一说完“哇!”了一声,胸口中的瘀血再也压抑不住,全喷在躺在大床上的消魂仙子身上。
  “我太高估你了,原来人在抵抗天魔音时功力已消耗不少,再加上刚才与我硬对一掌已是伤的不轻!”消魂仙子惨笑道。
  苏光光抹去嘴角上的血水道:“不错,你的天魔音的确有够厉害,使我损失了将近六成功力。”
  消魂仙子大叹道:“早知你已受伤,刚才那一掌我真该使出‘桃红掌’,让大家欣赏你的现场春色无边的表演!”
  苏光光笑道:“好在你还留下一手,要不然我们同时也可看到有人来个肚子开花!”
  也许是消魂仙子命不该绝,由于没使出“桃红掌”,才有机会让小猪哥为她开刀,不然淫毒一侵,苏光光一抓狂她可就没命了!
  此刻在苏光光一旁闭口不言的风情倩闻言之后,不禁涨红了脸,如今又多了一位杀千刀知晓“桃红掌”的秘密。
  突然楼下传出许多人的吆喝声,把广场上那些受了天魔音所制的统一教徒绑了起来。
  三名白发苍苍老者,手中提着宝剑跃上了二楼,冲进了大房中。
  这三名老者正是万剑门十二名长老中仅存的三位,被囚在另一石牢中,不知被谁放出来了。
  三人同时冲入大房中,一见不觉愣了一下,只见大房中除了十二名穿了“不达不染”
  (衣衫露骨)的妖女,呆若木鸡地站着外,房内大大小小的都跌坐在地上。
  突然“咚!”了一声。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为爱失去理智的欺师叛徒钱青,在地上留了一滩尿水昏了过去。
  苏光光坐在大床上笑谑道:“无胆英雄敢做不敢当,吓得大小便失禁,真没卫生!”
  “锵”声不断!
  只见十二名妖女见到消魂仙子的手势,全都抢到大床上,拾起宝剑出鞘,护着大床上的消魂仙子,围住苏光光与风倩倩。
  “喂!我们不同道的,让我过去!”苏光光叫道。
  苏光光一叫,马上有两把宝剑架在他颈上,扶持他俩当人质。
  “你们是干嘛?”苏光光叫道。
  消魂仙子支撑起身子道:“当然是拿你们两人的命,换我们安然离开此地!”
  苏光光道:“我不是答应你了吗,日后保证定让你们有机会和我车拚一下!”
  消魂仙子惨笑道:“你的话要是能听,我看连狗屎都是香的。”
  苏光光道:“你们女人真是难搞定,也不想想刚才我要对你怎么样,你现在还能喘气吧?”
  “哼!此一时彼一时,我有人质在手才有点本钱!”消魂仙子哼声道。
  “好!等一下你们各个肚子都大了起来可不要怪我哦!”苏光光嘿嘿地笑道。
  此言一出,只见十二金钗有的打冷颤,有的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就连将剑架在苏光光光脖子上的两名妖女也有如触电缩回了长剑。
  说也奇怪,苏光光拉着风倩倩从大床上走了下来,再也没有人敢拦阻。
  苏光光坐在房间旁大椅上时,走廊上传来了脚步声、七名身穿银白劲服蒙面人进入了大厅。
  “嗨!各位你们来了!”苏张光对七位蒙面人道。
  消魂仙子等人一见这七位蒙面人心都冷了一截,心知大事已去,这一年来处心积虑夺得的万剑门又要双手奉还,且连她的活命都成问题。
  原来那七名银色劲服的蒙面人全都只蒙住脸,露出眼部以上的部位。
  其中有五名皆是眉发俱白,双眼隐射精光,不用猜也知是武功高强的大人物。还有一人是半秃头,颈上挂着鸡蛋般大的佛珠,手中拿着几百斤重的方便铲,有一名则是身材最瘦小的光头,单从头上戒疤也知此人不好惹。
  这七名蒙面人只要是识字的人都知是小猪哥苏光光的死党。
  原来这七名蒙面人银色劲服胸前上用金红色丝线横绣三个斗大的字“跑路族”,而在路字下面又绣着一行小字“外族兵团”。
  七个蒙面人如此装扮实在可笑,唯独飘仙门众妖女笑不出来。
  此时只听那名半秃头的蒙面人发出情心悦耳的禅唱声。
  消魂仙子闻听那禅唱经文不禁脸色大变,忆起数十年前她自居天下第一媚功,却被少林达摩祖师所破,要不是达摩祖师心存慈悲放过她,她早已骨头可当棒槌了。
  这正是怫门上乘心法的“天龙禅”,以浑厚内力弹唱就是天下最残忍之人听闻多时,亦会放下屠刀,痛哭流涕深海自己的罪孽。
  如今此人正以“天龙禅唱”帮助受天魔音所伤衰尾仔等人恢复功力。
  此刻那名身材矮小的光头蒙面人在一名万剑门长者耳边低语几句,便见那名长老转身走到大房门口一招手。
  顿时便有六七名大汉奔入内拖走钱青和鹰杖追魂等人。
  只听屋外走廊上传来“蓬蓬”及惨叫声,不看也知钱青等人做人多失败,武功被废了,别人还不饶他们,赏他们一顿粗饱。
  “天龙禅喝”果然不同凡响,短短的一刻钟,袁尾仔、孙丽丽等人已恢复了原有功力,从地上站了起来。
  反观学得邪魔媚功的十二金钗却有如大病一场,手中长剑当当响的掉在地上,全成了软骨头跌坐在大床上。
  只有消魂仙子因失去功力,未运起邪功相抗而安然无恙。
  “看来你们这些老女人要回老窝去坐月子,这儿没人可服侍你们了!”
  此时一名蒙面人惊道:“小猪哥你想放虎归山?”
  苏光光道:“是啊!我用我的猪格保证,给这老女人一次公平决战的机会,不知三位长老是否能给我这个面子,将她们轰出去不加追杀!”
  万剑门三位长老道:“万剑门百年的基业全是苏少侠所救,对她们的处置全凭苏少侠!”
  苏光光转身望着消魂仙子道:“老女人听到没有,你们可以跑路了!”
  消魂仙子惨笑道:“小猪哥咱们后会有期。”
  苏光光笑道:“最好是后会无期!”
  消魂仙子被三名徒弟架着,狠狠瞪了苏光光一眼才随万剑门三位长老离开。
  消魂仙子等人走后,一名蒙面人叫道:“真不爽!没想到外族兵团本要来此大干一场,却落得捡垃圾!”
  “妈的姑隆!你这小臭头军师可是当假的,到现在才来,要不是我搞得消魂仙子大肚,我们可要命丧的此!”苏光光叫骂道。
  “还说你没时间观念没到约定地点会合,要不是我料定你们全在万剑门吃瘪才即刻赶来!”那光头蒙面人道。
  此时一名蒙面人吃吃笑道:“我看不是吃瘪而是吃老龟肉!”
  苏光光笑道:“你要不要插一脚?”
  此时风倩倩走向一名蒙面人身前一礼道:“曾孙女向老太爷爷请安 !”
  “咦!你怎么一下就认出我?”一名蒙面人叫道。
  苏光光笑着走到那蒙面人身边道:“单看你手持金龙角剑,她当然知道你是谁了!还有你!”
  苏光光指着半秃头陀笑道:“顶着正字标记的半秃头,胸前挂念珠手持方便铲,任谁也知是佛门之人,你呀更不用说了!”
  苏光光指着光头笑道。
  “苏公子,那老夫呢?”一名蒙面人走向前笑道。
  苏光光笑道:“咱们下了一次黑白走棋的岳老前辈!”
  那蒙面人拉下蒙面巾笑吟吟道:“小猪哥的确有一套,一眼就认出我来。”
  果然那白苍苍老者正是棋痴岳毅。
  苏光光笑道:“至于三位老前辈在下虽未谋面,但在下猜可能是琴、书、画三位老前辈!”
  三位老者哈哈大笑拉下蒙面巾道:“苏少侠可是会算命!”
  苏光光笑道:“琴老前辈手指长茧,那是终年抚琴的特征,而书老前辈腰上插了一支毛笔,我是从毛笔上所猜,而画老前辈指甲中沾了一点点彩色颜料,所以在下就大胆猜测。”
  三人正是名满江湖,天下四痴的乐痴吉雄、书法痴孟昶、画痴韶光萧。
  小臭头受命组成外族兵团,第一个人选就想到棋痴岳毅。
  小臭头好说歹说就是劝不出棋痴岳前辈重出江湖,最后只好投其所好下盘古谱棋将岳的养老金赢光光。再叫老帅哥放一把火烧了他的老窝。
  落得岳毅孓然一身,他只好出来混了。
  棋痴岳毅也真好心,来个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竟与小臭头联合起来设计他那些死党,把琴、书、画三痴硬给挖出来当佣兵。
  此时老帅哥哈哈笑道:“小猪哥你看我们这身打扮够洋了吧,绝对配合得上咱们跑路族的格调。”
  苏光光故意装出一副苦瓜脸道:“我就知道老帅哥一向花别人的银子不会心痛,看来我在钱庄的老本快光溜溜了!”
  小臭头嘻笑道:“我给他们安家费、车马费、伙食费还有薪水,放在钱庄中所剩的大概只能维持半年的薪水。”
  苏光光哇哇大叫道:“哇!看来佣兵是吸血鬼,请不得!”
  “阿弥陀佛”半秃头陀口呼佛号凑趣道:“只有洒家最倒霉了,一毛钱也没拿到就来个自投罗网!”
  “对!对!对!像这种货色多多益善!”苏光光笑道。
  众人哈哈大笑之际,突然苏光光嘴唇紧闭,脸色瞬间转为铁青色,众人笑声未歇,他便“怦”一声;软脚地跌在地上。
  衰尾仔在他身旁措手不及,还来不及扶住他,笑道:“要倒也不通知一声,你以为你骨头比石板还硬是吧?”
  孙丽丽瞪了衰尾仔一眼,在众人面前不敢表示太关切之情,只好道:“你还在说风凉话,快将他扶到床上去!”
  “是!老大嫂!我替你抱他上床!”衰尾仔行了个举手礼,抱起苏光光又道:“喂!老大要不要我帮你一下!”
  苏光光苦笑道:“你拿钱倒贴我,我还要考虑考虑!”
  “真是低路师(差劲),每回看到他就没有一次好好的。”老帅哥叹道。
  苏光光苦笑道:“也许咱们跑路族的笔画不好犯冲,所以每次大拚一场不留点记号好像不行!”
  “哇!”一声,苏光光说完一口鲜血又喷了出来。
  此刻风倩倩本碍于孙丽丽站在苏光光身旁,不敢走过去,如今见心爱的人口吐鲜血再也耐不住,用冲的冲上来!
  风倩倩一脸关切之情看在孙丽丽眼里怪不是味道的,只怪自己没点医学常识,只好不露声色看着风倩倩为苏光光把脉。
  “太老爷快来!苏公子受了很重的伤,情况不妙!”风倩倩急道。
  她虽然急切说着,但她那天生独特的嗲声,让别人听了还有点茫酥酥的。
  “你的医术比太爷爷还高明,你叫我干嘛!”老帅哥口中说着,人却快步走过去。
  “嗳呀!苏公子的病情人家不会说嘛!”
  “别嗳!再嗳下去太爷爷这把老骨头要散掉了!”老帅哥边笑着,手已搭在小猪哥脉搏上。
  老帅哥反反覆覆交替把着小猪哥的脉门,每把一次眉头皱得更深,房中之人全都围着大床上看着。
  老帅哥抬头对风倩倩道:“我看不是你不会说,而是你不敢说!”
  风倩倩闻言,整个脸红到脖子根,低下头去,看得众人莫名其妙。
  此时孙丽丽忙问道:“老帅哥,你说小猪哥到底伤在哪儿!”
  老帅哥叹道:“依他的脉看,好似受了伤后又被烈火熏过而毒火攻心,他没运功疗伤却又来个胡搞瞎搞的,元精尽失,而伤了肾经脉,尔后再强行运动抵抗消魂仙子的天魔音,以致于双耳出血伤到脑,这伤上加伤可说是整个身子坏了!”
  衰尾仔忙道:“这要怎么医?”
  老帅哥摇头道:“这种伤很棘手,连我也没把握!”
  孙丽丽心中想着老帅哥所说元精尽失,却又不敢问,此刻听得小猪哥伤得如此重,忙望向小臭头、半秃头陀:“小臭头你还有没有大还丹?”
  小臭头摇头道:“早就没有了,也许少林寺还有那么一二颗!”
  朱承戒道:“少林寺离此太远,恐怕远水救不了近火!”
  风倩倩忙将头上的发钗取了下来,又向孙丽丽、寒雨霜要来头钗道:“衰大哥,麻烦你将苏公子扶坐起来!”
  衰尾仔扶起苏光光后,只见风倩倩两行热泪流下,一咬牙,三支三寸长的尖发钗刺入苏光光胸口、丹田穴及背后的命门穴。
  但见昏迷的苏光光“啊”了一声,眼睛睁得大大的口未及台又昏了过去。
  心口、丹田、命门三穴是人的生死穴,三穴只要一穴被刺中,那只有到苏州卖鸭蛋去了。
  孙丽丽推了风倩倩道:“你想弄死他!”
  孙丽丽口中骂着伸手要去拔三支发钗,却被老帅哥用掌力逼了回去。
  孙丽丽受阻,惊愕地望着老帅哥,想从他口中得到解答之际,风倩倩已道:“孙姐姐,你误会了!”
  老帅哥亦忙道:“是啊!小钉鞋,这保命三针是我老茶北救人,最后绝招,你不懂拔针要领,这一拔小猪哥可真变成死猪哥了!”
  风倩倩道:“小妹是用老奶奶的保命三针护住苏公子的一口真气,再想办法医治他的伤!”
  孙丽丽闻言歉然道:“对不起,风姑娘,是我太鲁莽了!”
  老帅哥道:“别说这些废话,咱们快回我的老窝,叫我那老茶北想办法医治!”
  水龙宫。
  江湖上混的,多少都知道水龙宫位于黄海五百里外一坐岛上。至于正确的地点却一问三不知。
  因水龙宫有一特产,岛上住的全是女人,是一座出产美女的美人国,所以水龙宫的人很少在江湖上走动,却是江湖上人乐于谈论的话题。
  这座有如一座火山的孤岛,不仅寸草不生、怪石林立,而陡直山坡上面,面积只有十丈的石岛却是捕鱼船只口中有去无回的“死亡岛”。
  这座孤岛还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美人鱼岛”,听说有人在浓雾中听到女人悦耳的歌声,及在雾中看到有鱼尾的女人坐在礁石上梳理头发。
  这传说当然是一些不怕死的人驶着海船靠近孤岛,却被海水中的礁石刺破船舱,加上岛外杀人暗潮一卷,十个中有那么一个,却莫名其妙地活的好好地飘回黄海海岸被人救起。
  这被救起的人斩钉截铁发誓地道是被几名长鱼尾巴的美女所救,且告诫他以后不要让他们族人来这神仙岛。
  二辆马车跑得车轮一歪一歪的,好似随时会脱出车轴而翻车,马车奔到黄河与黄海交界口一座卖特产的店前停下。
  这是水龙宫一处秘密联络处,风倩倩一进入店后,便见店中众多人忙碌起来。
  三更半夜在雷电闪起,随之下起大雨中,一艘停靠黄河口的大帆船,扬起风帆在这恶劣气候下悄然驶出外海。
  大船驶在黄河中还算平稳,只苏光光被倒吊于船舱新上横梁上,随着船只的摆动而摇晃着。
  衰尾仔等人则靠在船桅壁上,八对眼睛看着摇来摇去的苏光光。
  此时舱门打开,进入一名全身都被雨水淋湿的中年女子对老帅哥、风倩倩一礼道:“禀老太爷、少宫主,我们船只将要驶出黄河口了,请少宫主将油灯关掉,用这夜明珠照亮!”
  这名中年女子不愧是驶船高手,为了以防大海中船只失火早已传令下去,熄灭船上所有灯火,拿着一颗鸡蛋般大的夜明珠给少宫主照亮船舱。
  风倩倩熄了挂于船舱桌上的煤油灯,顿时整个大船舱黑暗无比,那颗夜明珠的光芒好似一支蜡烛般。
  那名中年女子巡视四周一下,手上提着两口木箱子道:“各位贵宾,等一下请抓好壁上的拉环以免受伤!”
  袁尾仔等人心中暗道:“安啦!这点小风浪算什么?”
  中年女子提着木箱走出关上船舱门,一刻钟之后,整只船已摇晃得很厉害,桌上那颗夜明珠亦从凹洞中跳了出来,在船板上有如流星般闪着光芒滚来滚去。
  不知船只在海上航行了多久。
  那名中年女子又打船舱,便闻到一股又酸又臭的气味,她笑了笑道:“老太爷、少宫主水龙宫快到了,请各位准备换船!”
  老帅哥笑道:“你们这些低路师(差劲),咱们换小船了,决出来吧!”
  袁尾仔等人大吐特吐的连胆汁都吐出来了,全身软巴巴地奄奄一息地点着头。
  但见老帅哥与风倩倩还“老神在在”地从底部船舱走了出来,后者与四痴等人用爬的爬出船舱躺坐在甲板上喘息。
  一阵凉沁海风吹来,使众入的精神清醒了许多。
  但见一轮血红旭日正自那一端升起,海水被染上一抹红晕,煞是美丽。
  此刻它有如一位娇羞柔顺的姑娘般,谁会想到它却有如母夜叉一般,想吞噬这艘小船!
  棋痴岳毅对着三痴笑道:“咱们天下四痴一辈子在江湖上大风大浪闯过来,如今却栽在真正的大风大浪中!”
  风倩倩闻言,忙笑道:“为了医苏公子的病争取时间,晚辇只好冒着恶劣天气起航,还请各位前辈见谅!”
  老帅哥笑道:“昨晚大风雨还算是小意思,要是碰上台风,你们如到甲板上驶船,可就知生死一线的恐怖,你们只要多乘几次,包准你们也会老神在在!”
  “哇塞乌龙咚!再一次我可受不了,到现在我还头晕目眩,连苦汁都吐光了!”衰尾仔叫道。
  老帅哥嘻嘻笑道:“除非你身上长翅膀能飞,或一生不想回中原,就可以不必再乘船了,咱们回中原时我一定选个台风天让你们尝尝个中滋味!”
  此时几名水龙宫宫女拿了热汤及清凉药水服侍众人服下提神药。
  甲板上另一端许多宫女正忙着用风箱灌入一个不知用什么兽皮制成的气船。
  只见那气船涨成一丈宽六尺高,外围全被充气兽皮圈住,足可坐下十人之多,在吆喝声中,四五名宫女已将充好气的小船抛入大海中浮在海面上。
  那名中年船长一礼道:“老太爷、少宫主请启程!”
  这也是衰尾仔等人,堂堂男子汉大豆腐最漏气的一次,只因手软脚软的提不起真气,还得姑娘们服侍从梯绳攀到气船上。
  苏光光最后一个被人抬入气船后,突然间从海水中冒出十几名女子围在气船周围,齐声对老帅哥、风倩倩行礼。
  风倩倩点了点头道:“咱们快回水龙宫!”
  只见十几名水龙宫的宫女手臂拉着气船外的拉环往二里外石岛游去。
  这回众人已知这座人人畏途的“死亡岛”,另一传说“美人鱼岛”的美人鱼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水龙宫历代掌门人常为岛上暗礁、暗流所恼,不管多精通水性之人在这海中暗礁,暗流中或多或少都会受伤,功力差的在力气一衰时甚至还会送命。
  然而这岛在每逢一固定时期,都会涌来庞然大物的海象,它们不畏环岛中险恶的潮流,依然在海中追逐嬉戏。
  于是水龙宫主人猎杀了几头海象,用它们厚韧的皮包装起来,学着海象的游姿穿梭于暗礁凶潮。
  经过多少次的改进,水龙宫上上下下终于能像海象般穿梭自如,用鱼尾及身体内的感应,避过暗流而安然无恙。
  这也就是“美人鱼岛”中传说的美人鱼。
  众人在清澈海水下亦可看见高低起伏尖锐异常的暗礁,难怪船只不敢靠近。
  一刻钟后。
  气船已到岛岸边,但见水中十几名拉着船的女子也累得喘气如牛,坐船之人哪能体会到除了暗礁外她们还要与暗流相抗,才能护住气船平稳地到达彼岸。
  衰尾仔道:“哇!海边五彩游鱼真是美丽极了!”风倩倩笑道:“到了水龙宫,你们就可以看清海中一切生物的生态!”
  众人下了船,双脚终于踏上了实地,心中感觉踏实了许多。
  此时对面奔来三名美艳的妙龄姑娘,对众人一礼道:“老太君很欢迎各位到水龙宫来,请各位随小婢到帐篷内沐浴用膳!”
  众人已感到肚子空空,且身上沾满了吐出的秽物,这身脏衣拜访主人实在不太礼貌。
  一行人便随三名宫女来到怪石林立中一块小空地上的帐篷中。
  众人沐浴换衣后,口中吃着清粥小菜都觉得口感十足,比山珍还更可口。
  老太君不愧是医术高手,深知衰尾仔等人经过海上的颠簸,吐得苦水尽出,在饥饿中如吃下大鱼大肉可要伤到胃肠。
  众人得到这阵子的调息,体力与功力恢复不少,最可怜的是小猪哥苏光光,还是被人吊在竹竿上摇晃着,有如被杀的猪般。
  老帅哥眼见众人精神饱满,便对宫女道:“你们去打开地道,咱们进入水龙宫!”
  为首一名宫女面有难色道:“老宫主有令,只准我们三人抬着苏公子从秘道进入!”
  “哼,这老茶北可是老番颠了,这岂是水龙宫待客之道。”老帅哥哼声道。
  风倩倩忙道:“老宫主还说了什么?”
  那名宫女看了老帅哥一眼道:“小的不敢说!”
  老帅哥哇哇大叫道:“有什么不敢说的,这七八年来什么难听的话我都听过了,我倒要听听这老没良心的这回说的话有多毒!”
  三名宫女闻言,脸上表情想笑又不敢笑,为首那名宫女才道:“老宫主……说一个老不修的带着一个小猪哥来,两人一搭一档玩得不想回宫,受了重伤才想到老太君,这算什么!
  还有……还有……少宫主不吭一声,来个离家出走,简直想造反,所以老宫主罚你们绕过山顶,从山顶跃上水龙宫!”
  老帅哥呵呵笑道:“这话一点不毒嘛!”
  风倩倩笑道:“太爷爷先别乐得太早,老太君的话越是不毒,后头的杀招可就更厉害了!”
  老帅哥哈哈大笑,扬着手中的金龙角剑道:“管她多毒,先让老茶北替我洗洗脚,再毒的话我也听得爽歪歪!”
  三名宫女闻言一笑之际,老帅哥已道:“你们回去覆命,我这些伙伴又不是普普又草草(三流货色),那点天然屏障算得了什么,我们自己抬猪进入水龙宫!”
  三名宫女好似得到老宫主指示,如他们自己要抬小猪哥进入水龙宫更好,所以三名宫女一闻言,便对众人一礼走出帐篷,消失于怪石中。
  “她妈的!那老茶北可真毒,我只是随便说说,这三个女人一句话也没说,一溜烟就跑了!”老帅哥哇哇大叫道。
  风倩倩笑道:“太爷爷肚子里有几条蛔虫,老太君还会不知道吗?早就料到太爷爷脾气使个激将法,这下好了,咱们可有苦头吃了!”
  老帅哥哼声道:“到时候我看她为我洗脚的那张苦瓜脸就什么都值得了!”
  老帅哥拍了拍衰尾仔、杀千刀道:“你们俩先扛猪踉在我们后头,咱们上山去!”
  衰尾仔、杀千刀两人一人一端拉起倒吊昏迷不醒的小猪哥,随着众人从帐篷后门走出,一看不禁叫道:“啊!我苦了!”
  原来刚才从海岸走到此地,还有一条小山径可走,那知帐篷后方已全无小路,而眼前那块山石足有五丈之高,且有棱有角,一个失手跌下来可就惨歪歪了!
  要是一个人背着苏光光施展轻功,跃于高低不平的山岩上可算是轻松。
  如今苏光光三大穴上的头钗极有分寸,不能随便震动到,所以不能用背的,这一来两人不仅要功力相当,且进退同时,不能有所闪失。
  否则可就前功尽弃,小猪哥变成死猪哥了。
  衰尾仔心中叫苦也只好硬着头拚了,来个一个口令一个动作,两人同心合力飞跃于山石顶上,往陡直山坡跃进。
  四十丈高的陡直山坡,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才到山顶上,同时也替换了三次人手,哪两人扛着都叫苦连天的,尤其是老帅哥不用别人骂;,自己已把自己骂得恰恰臭头了。
  跑路族中以孙丽丽、寒雨霜、风倩倩最轻松了,不必扛猪哥,但三人那颗心之苦可比用劳力的还苦。
  -------------
  幻剑书盟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