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风流小阿霸》

第十八章 阴阳双极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三个宝贝蛋穿着夜行服,神不知鬼不觉地翻过此城墙往北而去。
  苏光光三人有如滚星弹丸般赶路,只见苏光光看着天色嘻笑道:“这种天气真是当刺客的好时机。”
  朱承戒在旁笑谑道:“怎么当刺客还要专有专门知识不成。”
  苏光光笑道:“当然了!人家当刺客的都是选个夜黑风高星月无光,当然能下着大雨那就更好。”
  衰尾仔笑道:“更好的是又下雨又下雪冷进骨头,守护的人都躲在屋里喝着烧酒,窝在棉被中。”
  苏光光笑道:“衰仔!你不是常干这种勾当?”
  衰尾仔吃吃笑道:“改天我要一个衰仔刺猪哥,的确要先实习一下。”
  此时朱承戒道:“好了,别瞎掰了,咱们都到地头了。”
  苏光光三人跃到树顶,只见宣平城城中还冒出浓浓的青烟,城外一大片都是军篷,不下数千个。苏光光道:“看来这个送人死不筒单,整军有一套。”
  衰尾仔道:“这怎么说?”
  苏光光道:“没看到,他们攻破宣平城时,却不举行庆功宴,却反而马不离鞍,人不解甲的备战状态,军营四周防守得很严密。”
  衰尾仔道:“那咱们不就没搞头了?”
  苏光光道:“既然摸不进去,咱们光明正大地走进去。”
  “去送死啊。人家每人吐口痰,淹也把我们掩死。”
  苏光光笑道:“山人白有妙计、走啦!”
  三人跃下树后便贴到在地面,溜到一处柴火烧得旺盛,一班卫兵站岗的地方。
  三人拉起了面罩走了过去。
  “站住!口令“一名卫兵发现他们,持着长枪喝道。
  “他妈的!口你妈的令,你们眼睛是被蛤壳盖住是了不是,到现在才发现我们,要是我们是刺客,你们还能口你妈的令!”苏光光双手叉腰道。
  七八名士兵被他一吼得一愣一愣的。
  “他妈的!全是一群菜鸟,还不赶快通报说江南六恶又回来了。”苏光光又训道。
  那些士兵好似先前交待过了,众人哈腰陪笑腔,只见一名士兵的起弓,射出一声多孔的箭矢。
  登时“咻”声划破夜空,隔外响亮。
  不多时时远处也咻声传来,一名士兵忙笑道:“三位壮土请!”
  “请?要请去哪里拜拜?”苏光光道。
  那土兵忙笑道:“元帅有请三位壮土入篷。”
  “你妈的汉给我生屁眼是不是,没人带路你要我们在军营问路不成!”
  一名士兵官阶似乎比他们高,点了两名以后,便请苏光光进入。
  “他妈的!凶什么凶?”一名士兵放马后炮低声道。
  这个苏光光还真得了便宜又卖乖,专程又走回去,叫道:“刚才谁在骂我?”
  五六名士兵投一个应话,苏光光道:“好,没人承认,就全体受罚,全部给我伏地挺身一百下。”
  那些土兵只好全放下刀械,趴在地下做了起来,苏光光还像教头似的,这人蹋一蹋,那个骂一骂,才拍拍屁股走路,看得衰尾仔、朱承戒笑在肚中快抽肠了。
  苏光光在三名土兵带领下,很轻松过二十四个关卡盘问。
  “他妈的,是那个白痴信口开河发明的口令什么月光光,心慌慌,简直是哭爸!哭母!
  影响军心土气,下回不来个太阳光,人死光不成!”苏光光道。
  那些守着关卡的士兵,没—个不被骂得敢怒不敢言,有人又在青蛙跳、伏地挺身了。
  苏光光三有走进军营的核心,便见到扎在元帅大篷四周都是不穿军服的江湖人物。
  此时一名粗大汉坐在篷火堆旁对着苏光光三人招手,道:“兄弟.这一票干成了没?”
  苏光光笑道:“江南六恶出山.哪有不成功的?”
  “哇!那一票赏金足可以让你们吃三代了?”那大汉笑道。
  不是三代是六代,你汉看十二个出山,才三个回来,少.了九个来分饼了。”苏光光笑道。
  看来这些亡命之徒个个见钱眼开,一点也不为死去兄弟掉几滴泪,反而大笑不已。
  此是苏光光众怀中拿出一包东西丢给那名大汉,笑道:“这是我从爱吃鬼皇帝小子身上搜到的上好点心,你分给兄弟们吃。”
  “谢了,等一下可要请我们一顿。”那大汉笑道。
  “那有什么问题,等一下我拿到赏银还会让大家吃红呢!”苏光光笑道。苏光光在元帅帐篷外闹了一阵,才被请进去。只听帐篷外传来抢食的声音,也有人破口大骂道:“他妈的,皇帝享受硬是不一样,连一块糖也做得那么精致。”
  苏光光三人人帐后,见偌大的帐篷;站了老老少少十几名江湖人还很旷。
  但见帐篷尽头处一个弓形大桌后,坐着—名身材魁梧,身穿金甲的战袍的五旬威武老者。
  那名老者一脸黑紫,头大,双跟更大,一张阔嘴足可塞下一颗大苹果,就是那个鼻子太小,且又红红的正埋首看着地图。
  苏光光进入后,便笑道:“老大!人家关公是夜观春秋,你可是夜看春光。”
  此言一出,惹得寂静无声的帐篷传来笑声。
  那老者哼了一声,瞪了苏光光一眼道:“跟你说过多少次,在军营要叫老夫元帅,不准叫老大。”
  苏光光笑道:“习惯了吗,况且这儿又没有外人,叫老大比较亲嘛,你们说是不是?”
  宋仁赐“吹”了一声道:“怎么就只有你们三个回来?”
  苏光光道:“少了一个回来,不就少一个分钱嘛“宋仁赐哈哈大笑道:“这么说来,你们已经完成任务,赶回来领赏银子。”
  “没有。”
  此言一出,本来跟着老大笑的人一个个赶快把嘴巴塞住,有人心中叫道:“没有还敢跟老大打纳凉(说笑),不要命了。”
  果然不惜,只见宋仁赐翻脸比翻书还快,一双眉毛已往上翘。
  “老大,年纪大了,不要生那么大的气,我们本以为杀了那个狗皇帝,谁知咱们情报有误,连杀了三个假皇帝十名随从,我们也折损了九人剩我们人述回来了,苏光光忙道。
  “嘭!”一声。
  只见那原有三寸硬的大木桌,被宋仁赐一拳捶下,整个桌子就报销了。
  这时宋仁赐正怒气冲天,却还有人暗打着哈欠坐了下去想睡个懒觉。
  苏光光笑道:“那个药已经发作了。”
  宋仁赐闻言怒道:“住口!任务投完成还敢跟我开玩笑,真是气死我了。”
  苏光光忙道:“老大不要气,你气死了,我的赏金可就差了一半。”
  “你说什么?”宋仁赐怒道。
  苏光光笑道:“我是说我们来客串一下刺客。”
  “刺客!”宋仁赐口中喃道:“只觉一阵昏眩忙坐在椅上,指着苏光光。
  “哼!你们三人到底是谁,竟敢入军营施放无影迷香!”一名坐在椅上白发老者哼声。
  “什么?花燕子的无影迷香?”宋仁赐惊道。
  “不对,是我义父的花蝴蝶的无影迷香。”苏光光笑道。
  “咚!”一声。
  偌大的帐篷除了三名白发老者,还有老神在在外,其他的全都倒下去。
  此时只见一名老者手提一弹,只见一粒小东西往帐中火堆射去。
  “不妙!”苏光光展开轻功扑了过去,从火堆中接住了那个小东西后,退了二步才稳住身形。
  只见苏光光手中多了一颗龙眼般乌黑的药丸,这颗药丸要是被投入火中,那苏光光暗中施放的迷香可就没彩了。
  “嗅!看不出一身老骨头,力气却蛮大的!”苏光光甩着手,还不时送到嘴边吹着掌心一片红肿,口中却道。
  那老者见苏光光接住解药,跟角抽搐几下,面无表情,哼了一声。
  苏光光笑道:“你也同情我一下,费厂千辛万苦摸了进来,又好不容易迷倒一群猪。”
  只见穿白袍老者一跃,双掌已拍向苏光光面门。
  “嘭”一声。
  苏光光倒退三大步,口中叫道:“好冷!“
  不用苏光光叫,衰尾仔与朱承戒扫到掌风尾,不禁冷得打颤,帐篷中烧得旺旺的炭火也熄灭。
  衰尾仔手中剑刺向那名老者,口中却道:“小心,是双极老鬼!”
  只见衰尾仔刺出一剑,那老者侧身躲过,手指往衰尾仔背一弹。
  登时衰尾仔虎口崩裂流出鲜血,一支桃木剑穿破帐篷飞了出去。
  衰尾仔一朝丢剑门户大开,便感到一丝冷得刺骨的指劲,往心口上撞来。
  朱承戒暴喝一声,青龙宝刀出鞘及时救了衰尾仔一命。
  “嘭!”一声。
  朱承戒与那老者硬碰一掌,整个身子倒飞而出。被苏光光接住。
  只见朱承戒反手捏刀,双臂抱住胸前,发抖道:“好冷!”
  苏光光他双眉丑脸上汁汗珠结成冰了。
  “哇!叫他来制造冰棒,一定大发利市。”苏光光口中道着,手掌往朱承戒心口一贴,将一股真阳之气输入他体中。
  那老者阴森林奸笑道:“这回老夫要你们来得去不得!”
  苏光光暴喝一声,一脚踢开朱承戒,双掌吐出狂劲,按住冲开的那名老者掌劲。
  苏光光又倒退三步,只觉身子冷得进入内腑,一口真气提不上来。
  那老者退了一步,便又冲向苏光光,冷不防苏光光一个后翻,双脚一挑将地上沙土投向老者。
  苏光光趁那老者回眼时,一个懒驴打滚,进过一掌。
  苏光光忙打坐运气,衰尾仔与朱承戒忙冲向老者联手而攻。
  就在衰尾仔两人被寒掌冰得手脚不灵活时,苏光光已缓和身子又接替他俩。
  苏光光这回展开蝴蝶散手,配合蝶燕身法,再也不敢与那老者硬碰硬。
  “嘭!”一声。
  苏光光又不得自救之下又与老者掌硬对了一掌.撞上了冲来的衰尾仔两人,三人滚成一团。
  那老者阴森林奸笑着,双手负背一步一步走过来。
  “哇!这是什么武功,这下可踞到铁板了。”苏光光运气还开口问道。
  衰尾仔忙道:“没时解释了,这是一种阴至寒的掌力,另一个是至阳至热的掌力。”
  “小于!你们能死在老夫的掌下也算是够幸运了!”那老者哈哈大笑道。
  “呸!老不死的的你死在我的手下到阴间可不要哭爸、哭妈才好。”
  苏光光口中叫道:“身形却已跃起在半空中旋转不停。
  “千魔手!”
  那老者口中惊叫道:“双掌掌劲猛吐瞬间全力拍出十八掌,但见千魔手手刀一片片,一层层有如千百只快刀般,切入寒掌之中暴起如炮竹般声响。
  苏光光落地喘息时,只听那老哈哈笑道:“千魔手也不过如此,小子,去死吧!”
  衰尾仔两人见苏光光使出千魔手会内力尽失,正待扑向那老者接下那化掌为爪的一招。
  只听苏光光却吼道:“那你再试一次。”
  只见苏光光有如陀螺般转了起来,卷向那老者,千层凌厉至极的手刀已射出丝丝作响的劲气.射向那老者。
  老者暴喝一声,双掌拍劲而出,双脚也连环蹋出,砍向也转之中。
  “嘭!”一声。
  苏光光倒退了四五步,一屁股坐在一名大汉身上,大喘不已。
  苏光光但觉寒风如针刺般击来,便见那老者飞身过来,苏光光忙将一名大汉抛了过,随即喝一声双掌井拢,旋身随着被抛大汉冲了过去。
  那老者料不到苏光光拿人当挡箭牌,冷哼一声,右掌往那昏迷大汉肩上一拍,惜力一跃。
  “啊!”一声。
  那老者右掌下拍之势阻止被还未宋得及还手,便见苏光光双臂变成金银色攻来,不禁叫出来。
  “嘭!”一声。
  只见那老者白袍染满血迹,胸前一个大洞,不停喷血.口中道:“你……你竟能使出三次千魔手!”
  苏光光坐在地下大喘道:“你要是去孵一次蛋,就知道我能使上多少次。”
  那老者双拳握紧道:“我好恨,早该一掌打死你!”
  苏光光惨笑道:“谢了,你没一掌就把我冻成冰棒,我才有机会在你胸上钻个洞。”
  “嘭!”一声,那老者倒下之际,却突然一阵拍手鼓掌声响声。
  “好好!这老不死的早该入棺材了,这下没有人跟我争天下第一了。”见那名一直投出手的老者拍手笑道。
  “小子!你的千魔手已到使双臂变成金银色真不简单,再进一步就是全身金银色,到那时可就无坚不摧了。”那老者道。
  只听那老者又道:“可惜啊!可惜!”
  苏光光问道:“为什么?”
  那老笑道:“你替我杀了心腹大患这个老不死的,老夫应当感谢你,而你杀了阴老鬼在江湖可算超级的高手,只可惜这个消息永远传不出去了。”
  “妈的姑隆!你这快死不老的说了一大堆,原来是想打我们的主意!”苏光光笑道。
  “老夫给你个机会,你调息一下真气,我让你们三人联手有个杀老夫的机会。”那老者道。
  “不必了,多谢你阳老鬼的鸡婆,小猪哥我已经恢复功力了,”苏光光笑道。
  阳老鬼见苏光光真的气不喘,苍白脸色恢复了红润,不禁愣道:“这是什么武功,竟能一瞬间恢复体力。”
  苏光光笑道:“这是孵蛋神功。”
  “孵蛋神功?”阳老鬼愣道。
  苏光光笑道:“你总该不会笨到去孵蚤吧?”
  “哼!老夫最讨厌人家耍我!”阳老鬼哼声道。
  “役关系,被耍久了就会习惯了。”苏光光笑道。
  “你会付出代价的。”阳老鬼说着,遥向一丈外的苏光光拍出了一掌。
  “哇!烧水烫到。”苏光光吸了口气之际,猛觉空气热得好似要烧鼻毛似的,赶忙向旁闪出。
  苏光光拉着朱承戒冲向阳老鬼之际,口中叫道:“衰尾仔把剑拾回来。”
  当衰尾仔闪出帐外拾长剑之际,只见苏光光、朱承戒衣袖上好似被红铁手烙印般,空气散发着焦臭肉味,而朱承戒俩在地上“噗噗跳。”
  苏光光拿过朱承戒手中青龙宝刀,跳到衰尾仔身旁,对着阳老鬼道:“老鬼时间不早了,我们没时间跟你穷耗了,你试试我俩刀剑合壁的一招!”
  阳老鬼哈哈大笑道:“老夫早练得刀枪不入.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为!”
  “好!你可不要后悔!”苏光光叫道。
  阳老鬼哈哈大笑道:“只要你们能自信一招要我老命,就好,可不要怪我不给你们活命的机会。”
  苏光光道:“衰尾仔,咱们使上回在水猫洞小溴头教的那一招。”
  衰尾仔苦笑道:“我是很想,可是你看我的手。”
  衰尾仔被阴老鬼弹飞手中剑之际,虎口已裂伤,经这番打斗皮肉已裂得见骨了。
  “妈的姑隆!你还真会挑时间!”苏光光苦笑道。
  此时朱承戒拿回青龙宝刀,舞出一片刀光,道:“三体一真!”
  苏光光、衰尾仔闻言,忙排成一字形,只见苏光光以贴于衰尾仔背后将全身内力输入衰尾仔的体中,而衰尾仔双掌亦贴于朱承戒身后,将合两人之力传人朱承戒体中。
  阳老鬼看不出来三人在搞什么鬼,只以为他们将合三人之力攻出一套刀法而已。
  阳老鬼自傲地道:“你们准备好送死了吗?”
  突听杀千刀突喝一声:“青龙出关!”身形已飞跃攻出。
  “哼!我打得你变乌龙……啊……”
  阳老鬼双掌拍出赤热一掌,却发觉有及面门近尺的一刀,突然青光暴涨将自己全身罩住,一条青龙迅急地砍来。
  “帮!”一声。
  但见老鬼用手臂一挡,手臂被刀锋划过,跟他一颗老头飞了出去,到了帐篷掉了下来。
  “哎晴!被烧水烫到的滋味不好受!”朱承戒右肩中了阳老鬼一掌,痛得直跳。
  朱承戒这一叫才惊醒苏光光、衰尾仔。
  苏光光忙道:“杀千刀的,你刚才那闪电一招叫什么来着?”
  “青龙出关啊!”朱承戒道。
  衰尾仔道:“我怎么没见你使过?”
  朱承戒笑道:“这是咱们老大孵蛋的时候,我经小臭头指点,在宝刀上变出三招刀法的一招。”
  “蚂的姑隆!好俾烟火般爆开,令人防不胜防!”苏光光咋舌道。
  朱承戒道:“我的内力不够,无法使出像刚才那般的暴发力,所以才要惜力你俩的功力。”
  衰尾仔道:“现在冰冻板,红烧铁板终于蹋翻了,但这个送人死怎么运出去?”
  苏光光笑道:“这种事我最精了,看我的。”
  不多时。
  帐篷内走出四们蒙面汉,一人在前,三人并肩成一排,只听在前一人破口大骂道:“他妈的,刚回来又要出任务,真是有够衰的。”
  苏光光那又横又蛮的骂声,使那些守关卡的士兵,再也不敢多问一句,让他们一行四人通过。
  苏光光这招有够妙的,叫衰尾仔、朱承戒将昏迷的“送人死”夹在中间,用一手架住他身子不倒,然后将“送人死”双脚绑在衰尾仔、朱承戒各一脚上,当开步走时候.一个先踏出绑在一起之脚一小步,尔后另一人再大踏出一步,就变成中间人在走路,而旁边那两人可施出轻功了。
  杭州府城墙上只见两人扛着一支七尺木柱.而木柱上有一人像猪般被绑在木柱上。
  士兵飞快通知钱太守,只见钱太守及一名公子打扮中年人及两位娇滴滴的“水”姑娘奔上城墙后一看,不禁哈哈大笑,钱太守忙叫士兵传令下去,开开城门迎接。
  “一只猪要卖五千元,五千元要卖一只猪哦!”
  但见苏光光、衰尾仔、杀千刀韵三人大合唱地扛着被塞住嘴巴咿晤叫的“送人死”进入杭州城。
  当城府百姓得知活捉到那个叛将“送人死,”不禁燃放起鞭炮。
  不一会又传来捷报,送人死率领的大军听说元帅被抓,顿时乱成一团,有的逃,大部份弃械投降,驻扎于宜干城等候发落。
  最令百姓津悸乐道的是十大通缉要犯被皇令撤消,且成了杀敌英雄,这一个月数变的法令可又打响了跑路族的名号。
  “小猪哥,你不是最喜爱风光的吗,怎么三更半夜把我们拉起来落跑(逃跑)!”孙丽丽促狭道。
  “哇!杭州人实在太热情了,我落跑可是全为你们母的着想啊!”苏光光笑道。
  孙丽丽忙道:“这又跟我们搭上什么关系?”
  苏光光笑道:“人家一看也知我是英俊猪,衰尾仔是烟倒仔猪,杀千刀是潇洒猪,人家热情得直想把自己大家闺女嫁给我们当小的也愿童,你们说我要不是为这大的着想何必落跑吗!”
  寒雨霜笑道:“猪哥人说猪哥话,孙姐要不理他们。省得气坏身子。”
  衰尾仔吃吃笑道:“才不是这样,是咱们老大听钱太守向皇上说悄悄话,说朱太守带领四大名捕连夜赶来,人已经进祟明地界,咱们老大怕被抓去,才半夜抹油跑路。”
  “妈的姑隆,杀千刀的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苏光光捏着他的脖子吼道。
  此时衰尾仔道:“咱们跑了一夜够远了,相信现在朱太守在杭州府气得想撞墙。”
  孙雨丽笑道:“现在咱们该想个办法,救小臭头了。”
  “对嘛。”苏光光逮到机会又来个借提发挥道:“我要是被抓回猪哥庄,这救人大计划谁会主持啊!”
  “好了,采花贼、江洋大盗、武林公敌,快想办法吧!”孙丽丽叫道。
  苏光光道:“想什么办法,咱们往前冲.冲到七大联盟的总部不就得了!”
  朱承戒叫道:“哎晴!这样冲法,会脱层皮的。”
  “脱层皮还有得救,像双极老鬼这种角色.七大门派役一打也有八九十,要是话不投机,咱们准死无疑。”衰尾仔语重心长地道。
  苏光光叹道:“看来我要再末一次孵蛋才行!”
  衰尾仔忙道:“小臭头有没有说你要孵几次蛋才算大功告成?”
  苏光光笑道:“根据小臭头塞给我那本破书上写,我还要脱一层皮关闭七七四十九天,才算成功。”
  “小事一件嘛!我拿水银来再将你的皮豁个伤口,保证一天就剥下你的猪皮,不用七七四十九天。”孙丽丽笑道。
  “哇!怪不得人家说最毒妇人心,连我这张猪皮也不放过。”苏光光叫道。
  “别闹了,这叫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七大联盟会已在三省交界仙霞岭恭候锗哥大侠大驾光临,要给一顿粗饱。”寒雨霜道。
  “唉!我小猪哥不知为谁辛苦,为谁忙,来到杭州连玩一下也投,就连天下最闻名的西湖了没时间去.要是被猪哥庄那些脱水爸爸知道,不知几个要掉大牙,说我吃到番鸡蛋(反常)。”苏光光叹道。
  天气,又转凉了。
  对农人来说这是丰收的季节,田间不时传来爽朗的笑声与歌唱。
  也有许多吃米不知米价的人,多愁善感地写出要死不想活的诗句,歌颂他自个儿伟大失恋的恋情。
  偏偏天下又有许多失意人看了诗句,把秋季看成失灭的一切。
  苏光光一行人踏着山径的落叶拾阶而上,苏光光还大声小声地唱着山歌,自我陶醉一番。
  衰尾仔拉了拉苏光光道:“老大!前面有七大贡,已挡住去路。”
  “咦!衰尾仔,你们老相好来迎接你这衰尾仔道人了。”苏光光笑道。
  衰尾仔忙道:“那是武当派长老,江湖称武当七子!”
  苏光光呵呵笑道:“那我小猪哥面子可够大的了。”
  苏光光蹦蹦跳跳地走上前,与七名年纪都在七八十岁穿着道士服老者对看。
  苏光光见七名白发白须,仙风道骨,武当七子却各各没好脸色。
  “七子老前辈,晚辈小猪哥可是倒你们会钱了?不然各位怎么摆脸色给晚辈看。”苏光光道。
  一名细目白眉武当七子之首悟道真人,冷冷地道:“你就是江湖上无恶不作的小猪哥苏光光?”
  苏光光笑道:“没错:晚辈正是跑路族族长小猪哥苏光光!”
  武当七子排行第二的悟禅真人哼声道:“看你小小年纪,竟做出伤天害理之事。”
  苏光光笑道:“各位前辈此言差矣!要是各位前辈行情摊更(消息灵通),该知道我们跑路族都是忠贞爱国之士,哪有时间去伤天害理!”
  武当三子悟进真人哼声道:“那只是掩入耳目的障眼法。”
  苏光光耸耸肩,手一摊道:“碰到老古板的,我可要省点口水才不会口渴。”
  武当四子悟彻真人哼声道:“苏光光你无缘无故残杀武当十二名弟子做何交待?”
  苏光光道:“饭可多吃点,话可不能乱讲,你们又有又证据,证明人是我杀的?”
  武当五子悟真真人道:“自然有亲眼目睹的证人。”
  苏光光道:“那你叫他滚出来与我对质。”
  武当六于悟理真人哼声道:“你想趁此杀人灭口厂苏光光呵哥笑道:“各位前辈背上的剑,又不是背好玩的。”
  武当七子悟全真人哼声道:“是非曲直在大会上自有公断……”
  “那七位老前辈不在大会上.在此阻住我们又有何有意,是不是听得别人谄言谄语的塞弄(挑逗)特地跑来先要教训小的一顿粗饱。”
  武当七子被他说中了心事,个个苍白脸上染上一丝的红晕。
  此时武当七子悟全真人反手抽出背上长剑道:“苏光光!你很狂妄自大。”
  苏光光笑道:“我小猪哥何止狂妄,我还高一级想狂飙一下,老前辈要出手就出手,别还来个开场白!”
  只见武当七子悟全真人冷哼一声,手中三尺长剑宛若灵蛇吐信,一招化三式,刺向苏光光印堂、中膻、丹田三穴。
  衰尾仔见自个儿长辈这一招化三式的武当初级剑法使出,跟自个使出简直是天、地之差,自己不觉汗颜。
  苏光光本能地使出蝶燕身法,大出一手。
  但见悟全真人好似被蛇咬了一口,长剑一沉一合急忙退出一步。
  悟全真人冷哼一声道:“怪不得小于如此猖狂!”
  苏光光笑道:“没有三分三岂敢上梁山,要是连前辈这招都躲不过,我小猪哥早就被人大剁八块去喂猪了。”
  “那你再接我一招试试。”
  “慢着!”
  苏光光喝止悟全真人后,忙笑道:“大会好戏还没开锣,我不想太爱现,前辈要玩,晚辈要玩.晚辈就请我们老三陪你玩一招刀法。”
  朱承戒闻言惊道:“我行吗?”
  苏光光拍着杀干刀的肩道:“行!武当七子的剑术,在武林说第二,就没入敢说第一,你趁这个机会跟前辈讨教几招,此后你可曼益不浅厂苏光光用蚊术传音,说了一句话,朱承戒便走出,双手抱刀一礼道:“晚辈朱承戒,望前辈指教。”
  悟全真人道:“你手上所拿可是刀中之王青龙宝刀?”
  朱承戒道:“正是!”
  此时苏光光笑道:“老前辈是否觉得此刀太锋利,昔通刀剑难以抵挡,要他换一把?”
  悟全真人闻言,剑眉一桃,但他不愧是剑家名家,就在一瞬前又回复冷漠神情。
  只听悟全真人冷冷地道:“心中有剑,何足在乎手中之剑,只怕旷世奇刀找错主人。”
  苏光光笑道:“找错没关系,只要不搞错就好。”
  只见悟个真人冷眼似一把剑刺向苏光光。
  苏光光耸耸肩,手一掉道:“这个人一点幽默感也没再说下去可有人要翻脸了。”
  朱承戒可不想小猪哥又五四三一大堆,忙向悟全真人抱刀一礼道:“前辈请!”
  但见朱承戒手中青龙刀一舞,左臂后转其背抓住了也鞘。
  “懈!”一声龙吟青光粲闪。
  “好刀!”
  武当七真人不禁赞口道。
  只见朱承戒双脚左前右后,后中宝刀立于两眉之间,看似一招“猛龙闯关”又像“饿虎扑羊”。
  这正是青龙三刀的“青龙出关”的起手式。
  悟全真人见朱承戒刀锋吞吐不定的刀势。不禁瞪大了双眼,脸色也阴阳不定.手中剑抖起层层剑花将全身罩住,又进又退,忽左忽右,绵绵剑势,有如长虹惊天,一招快出过一招。
  衰尾仔见了师叔的剑法,不禁暗道:“吐塞乌龙咚!我以为已练得顶呱呱了,谁知还差人一大截呢!”
  此时在外围的苏光光,武当真人等人出感到杀千刀的气势如在在于军万马中,有一条青龙要像火山爆发般冲了出来。
  但见悟全真人头额上已隐现汗珠,只见他停在跳跃不定的身形.反以一招“金鸡独立”
  与朱承戒一刀遥相对,身一件道袍无风自动,猎猎有声。
  众人一见悟全真人身形有一团白气罩住.剑尖也吞吐半尺长的剑气,全身散发出一股令人屏息的慑人杀气。
  “无量寿佛!师弟,退下!”武当七子之首悟道真人气沉丹田,用真力喝道。,悟全真人好似被泼了一盆冷水般。
  蓦地
  悟全真人一声清啸直入云霄,身形已跃上半空。
  但见悟全真人手中剑有如泼风打雨,“咻咻”的剑气啸劲声,交织闪错,绕回旋翻。
  衰尾仔见了不禁打了个冷颤,心中惊道:“妈呀!这一剑如向我刺来,我可要像倒在仙人掌般被刺得密密麻麻的倒地翘蛋。”
  悟全真人气势有如满弓箭矢不得不发,在空中飞舞一阵才落雕,深深吸了一口气。
  悟全真人望了望姿势始终不变的朱承戒一眼,道:“好霸道的一招,贫道竟竟把握是否能抵住这一刀。”
  这时朱承戒也橡悟全真人发疯般,暴喝一声,一团炽盛刀光,劲气呼啸。
  “嘭!”一声。
  朱承戒使了一套六合刀法,将全身蓄劲待的真气全发泄出来后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喘息。
  “无量寿佛!好一招至极至猛刀法,有如山雨欲来风满楼,又如黄河决堤般的威势。”
  悟道真人有感而道。
  朱承戒立了起来,苦笑道:“晚辈内力不够,还不配使出这一刀。”
  苏光光笑道:“对!对!这叫雷大雨小,纸糊老虎,无啥路用。”
  “无量寿佛!”悟道真人道:“奉劝施主少用此招,以免多造杀孽!”
  朱承戒抱一礼道:“晚辈谨遵教诲。”
  悟道真从手中佛尘一拂,武当七子转身便走。
  “各位老前辈,无赢搁下坐啦!(有空再来坐)”。苏光光笑道。
  “走啦!多嘴男,全场只闻你屁话一大堆。”孙丽丽给他个卫生眼道。
  “唉!我的屁如果能说话那该有多好,我的嘴巴就可以轮流休息了。”苏光光嘻笑道。
  “小猪哥,你留点口德好不好”寒雨霜叫道。
  衰尾仔嘻笑道:“到时我会把你用透明水晶装起来,大人一百,儿童五十到各处去展览,赚外快。”
  苏光光敲了他一记响头道:“妈的姑隆!刚才殿殿的好似老鼠见到猫一般,现在猫走了老鼠又发飘了。”
  衰尾仔笑道:“没办法,我在武当没名份,刚才我还真怕你叫我出阵,那时我就声夫了!”
  此时孙丽丽忙道:“小猪哥!你可是要害死杀千刀的,明知他内力不够无法使出那招刀怯,你偏偏叫他出场,要是真打起来,后果你可想到。”
  苏光光笑道:“安啦!那些道土一来自恃身份,不会狠手杀了咱们这些小辈,二来他们剑术已练到极峰境界,用眼一看便知杀千刀那一招气势,这就叫行家伸手就知有没有,杀千刀也只是有惊无险而已!”
  这番话说得孙丽丽无法泼他一盆冷水,只好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此时苏光光忙道:“咱们快把衣衫整理整理。”
  孙丽丽脱口道:“干嘛厂
  苏光光奸笑道:“我带你去见客喽!”
  小猪哥这声“见客喽”活像在妓院口拉客的“三七仔”的声调。
  等孙画画见衰尾仔等人大笑,寒雨霜啐口大骂,才会意过来.此时苏光光早已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小猪膏!你皮又在痒了!”孙丽丽娇喝着,身子已飞跃而出,抓起地上的小石便往苏光光射去。
  “救命啊!脸人发飘想谋刹未来的老公阿!”苏光光大叫道。
  但见一条人影就在广场近百人面前的半空连翻十几个筋斗后飘然落下。
  “妈的姑隆!真不给面子,连一点安慰的掌声也吝于给。”苏光光叫道。
  此时衰尾仔等人也已奔到,只见广场上老老少少,十八般兵器,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将跃进圈内苏光光圈住。
  但见苏光光还不知死活,咧着笑嘴拉开喉道:“各位评审,各位亲爱的听众,今天我所要讲的题目是:如何分辨好人与坏人、如何分辨瞎子和睁眼瞎子的秘功法,首先……”
  “哼!苏光光你未免太狂妄,不把大联盟会看在眼里。”
  只见广场上尽头七张椅上一名生得矮小又结实的五旬汉子吼道。
  苏光光嘻笑道:“别气!别气,明天带你去看戏,牛肉场的哦,包你心凉脾吐开,降凉生火气。”
  就在那老者身旁一名三旬大汉,怒吼一声道:“竟敢对我崆蛔掌师父无礼,讨打!”
  只见那名青衣劲服大汉,一跃三丈,也学苏光光来个半空翻筋斗。
  就在众人连声喝彩声中,那我大汉“嘭!”的一声,从二丈高空好似摔死鸡般,摔了下来。
  瞧那名大汉摔得龇牙咧嘴,鼻患咻咻,一双大跟瞪得好如铜铃似的,就知他这一摔真有如摔死鸡般。
  苏光光笑道:“这位大哥!这后功夫可不能每人都会,不过你勇气可嘉,我请求你师父发个乌龙奖什么的鼓励一下,往后多掉几次,就能摔出心得来。”
  但见那名大汉要众目睽睽下,阴沟翻船.狂吼一声:“小于你敢玩阴!”人已扑了过去。
  原来就在那名大汉连空翻众人喝彩之下,苏光光也拍着手叫好不已,只不过他劲指—
  弹,一股指气弹中了那名大汉丹田穴上,使他真气一泄从半空掉了下来。
  苏光光未等那大汉扑到便已经提气轻身一丈三丈又在空中翻转起来。
  此次苏光光的筋斗翻得又急且快,有如旋转快速车轮般。
  但见苏光光横腰一转想飞出人群包围之际。
  只见一声冷哼,一条人影从椅上射出,迅如流星地挡在苏光光面前道:“小了!想逃读何容易!”
  “啪!”一声脆响。
  众人见武当掌门使出青去步一掌拍退苏光光。
  “哎晴!”一声惨叫。
  只见苏光光与武当掌门对了一掌后倒飞而出,撞向崆蛔派扑跃而来那名大汉身上,两人缠在一起,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对不起!”苏光光从地上爬了起来又是哈腰敬礼地道:“你要怪就怪那名道长,是他把我像丢死鸡般丢出去.我才不得已撞到你身上。”
  这回崆峒派那名大汉再也爬不起来,广场上有点水准的前辈,早看出苏光光撞向那名大汉之际,已封住他三拳三腿攻势,且还了他一招指法点中那名大汉丹田穴上才整个身子撞了过去。
  “哼!丢人现眼!去把他抚回来!”椅上那名崆蛔派掌门气得跺脚道。
  登时有两名大汉奔出,架住了受伤大汉扶回人群中。
  “阿弥陀佛!”一名坐在椅上的老借口呼佛号立了起来走向苏光光道:“苏施主刚才所使的是否本派的禅一指?”
  苏光光心中暗叫一声糟,口里却道:“我也不知这叫什么指.以前我师父惩罚我时就用这一招塞我屁跟,老禅师你小时候调皮时,有没有被师父用这一指塞过屁眼?”
  少林掌门智慧大师闻言摇头苦笑之际。
  苏光光把少林七十二绝技一指禅,说成塞屁眼的最佳法宝又唱作俱佳地惹不少群众偷笑,但见人群中一堆峨媚派女弟子气得跺脚,低骂不已。
  此时华山派掌门秋傲峰抽出佩剑跃了过去,恨声道:“小子!还我女儿命来!”
  顿时一片森寒剑气有如暴风雪的雪花卷袭向苏光光。
  就在没有一丝空间可容转,锋利的劲气划破苏光光左胸衣后,苏光光才利用剑式一滞之际,使出蝶燕身法飘出一丈外。
  “当!”一声响亮震耳的金铁交鸣之声。
  “秋掌门请冷静点!”
  原来苏光光栗隙选出剑式时,华山掌门正想追击,冷不防一旁少林智慧大师手中禅杖突然出手,挡住秋傲峰的一划。
  华山掌门怒道:“智慧大师,你这是什么意思?”
  “喂!山羊胡子你真不够意思,屁也不放一个就攻向我奶奶!”苏光光抚着胸前一片胸衣叫道。
  此时智慧大师忙道:“丧女之痛,老衲能了解,只不过事情总该弄出眉目,再下杀手也不迟。”
  “哈!哈!”苏光光闻言大笑道:“老祥师莫非也知丧女之痛,痛人心!”  飞此言一出,原来紧张气氛缓和了许多,但这下可“去了了”了,不用华山派掌门出手,便有一声暴喝声传到。
  只见七名少林僧人手持棍棒冲了过来。
  “住手!”
  六七名少林僧人在智慧大师喝声下,全都止住身形怒瞪着苏光光。
  只见那宝贝蛋苏光光把头伸到少林僧人面前,手指着头笑道:“打呀!怎么都不敢打了?”
  此时智慧大师口呼佛号道:“苏施主,半年来你溢杀七大派弟子,无恶不作,总该有套说词吧厂
  苏光光叫道:“如果在下说半年前我们跑路族遭冷血杀手追杀而躲到会稽山一座灵骨塔养伤,各位一定信不过,不如你们举出人证、物征,证明我不是清白的。”
  只见华山派掌门从怀中拿出一条金链玉佩道:“这可是你的东西?”
  苏光光笑道:“伪造得很像,只是我的金链是九九九九纯金,而这条只有九九九五,不相信我请我未来的老婆拿出我向她定亲之物给各位瞧瞧。”
  “喂!小美人钉鞋,该你出场了。”苏光光在叫道。
  只见一名足足称得上美而亮丽的姑娘,从人群中走到苏光光之旁。
  “晚辈万剑门女弟子孙丽丽见过诸位掌门前辈!”孙丽丽抱剑一礼道。
  智慧大师忙道:“孙施主身上是否有一条像秋掌门手中的金链玉佩?”
  孙丽丽点头道:“晚辈身上却有苏光光历赠的金链玉佩与秋掌门前辈手中金链一模一样。”
  华山掌门人秋橄峰哼声道:“可否请孙姑娘拿出来大伙看看?”
  孙丽丽气礼道:“很抱歉!她条金链玉佩此刻不在晚辈身上。”
  “什么?不在你身上,钉鞋,你在搞什么名堂,存心要我跳路不成!”苏光光哇哇大叫道。
  孙丽丽白了他一眼,忙道:“晚辈把这条金链玉佩放在当铺里。”
  苏光光吁口气笑道:“是啊!她把它放在当….”
  只见苏光光一个“铺”宇末出口,人却已跳了起来,瞠大了双眼。
  只见孙丽丽从怀中拿出一张当票,交给少林方丈智慧大师。
  智慧大师看了当票上的日期远在一年之前,且当票上也详细记载着金链玉佩的成色、重量又有当铺的商号印。
  智慧大师看完后,交给华山派掌门过目。
  秋掌门看完后,怒气似乎消了许多地道:“老夫小女临终前曾说强……杀害她之人左胸乳下有一颗大黑痣,不知少侠是否……”
  “峨!原来如此!”苏光光笑道:“我还以为前辈有怪痹,剑剑不寓我左胸上。”
  苏光光当众消遣了秋掌门一顿后,把左臂一放,只见小猪哥破裂胸衣一大片撑落连在腹下。
  但见苏光光如婴儿般的肌殷,除了几条红痕条外,左胸乳下哪有什么黑痣。
  苏光光呵呵笑道:“有看到要收费阿,男的一个一百,女的打对折,一个五十就好。”
  “阿弥陀佛!”智慧大师口呼佛号道:“看来我们都误会苏施主了。”
  华山派掌门秋傲峰,蛮有风度地,抱剑对苏光光一礼道:“老夫一时冲动,伤了苏少侠,老夫在此赔罪!”
  -----------------------------
  幻剑书盟 扫描,指东闪西风 OC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