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凉《风流小阿霸》

第十七章 皇帝当大哥

作者:李凉  来源:李凉全集 
  苏光光又对一名持刀大汉道:“那你们呢?”
  一名持刀大汉怒道:“二个月前你在苍山所做之事,你不承认?”
  苏光光道:“这就奇哉怪哉!我这半年都在孵蛋,怎么又去华山,又到点苍山了。”
  “师兄,别跟他废话,先把他擒下交结联盟会处置!”一名持刀大汉吼道。
  刹时三刀。三剑同时出鞘,将速光光等人围住。
  “借光,借光,这是他的事,你们找他别找我!”朱承戒抱着刀走到一名持刀大汉身前道。
  那名持刀大汉愣了一愣,随即侧身让朱承戒等人走了过去。
  此时小臭头在外头叫道:“老大!他们都是名门正派,你可别玩真的。”
  “不公干嘛,我要玩假的,他们却要我的猪哥命呢!”苏光光笑道。
  “哼!无耻之徒!“一名持刀大汉口中叫着,手中大刀刷!刷!三声,往苏光光下三路攻去。
  “嗯!”了一声。
  只见那持刀大汉与苏光光身子交错而过,人却中喝醉酒般大退三四步,还稳住身子,一屁股坐在地上。
  在场中人就连衰尾仔等人也看不出苏光光用什么手法夺下那人的大刀,只见小猪哥屁股一跷,就把那名持刀大汉撞得退了出去。
  苏光光拿着手中大刀往地上一甩,叫道:“要上就快点上,我还有话要问你们。”
  众人见苏光光随手一甩,就把大刀刺入地下没至把柄之处,不禁人都寒了。
  “各位!对付这种无耻之徒不必跟他讲什么道义,大家一起上!”那名先前丢剑的大汉大吼道。
  刹时刀剑齐扬,刀光剑影应着众人大喝声一同攻了上去。
  “嘭!膨!嘭!”连声,六名大汉全都手空空,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六名大汉只觉眼一花,手腕一麻,身子被人一推,便身不由已地直飞而去。
  原来苏光不使出了蝴蝶散手配合着蝶燕身法,只是他化繁为筒,以迅人不及掩耳方式夺刀推人。
  六名大汉摸摸自己身体,发觉没内伤忙都跃了起来。
  当六名人正要有所行动,苏光光却吼道:“统统给我站住!”
  这一吼可把六名人给吼住了,更让他们寒心的,苏光光双手拿着刀剑一甩,只见他们自己佩刀佩剑全都钉入自己脚前的地下没入至柄处。
  “你过来!”苏光光指着一名大汉道。
  “师兄,不要过去,我们跟他拚了!”一名大汉叫道。
  苏光光笑道:“来!过来我不会对你怎样,要怎样我早就下手了.不会让你们只摔一摔就了事。”
  此言说着,六名大汉面红耳赤,哑口无言,那被指的大汉一挺胸走了上前。
  那名大汉道:“只怪我学艺不精,要杀要剐我华山弟子绝不含糊。”
  苏光光笑道:“别背江湖台词了,我只想问你,你们画山画水派,如何咬定我小猪哥,猪哥到你们掌门千金身上去了。”
  那名大汉恨声道:“我小师抹死时从你身上抓了一块玉佩,临终前道出是你所为。”
  苏光光忙道:“那她有没有形容我这英俊的脸或身上特别记号?”
  一名点苍派弟子怒道:“我师妹死前曾说,你左胸乳下有颗长毛的黑痣。”
  苏光光闻言,虽面不改色,心中却惊跳不已,暗道:“惨了!这下我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苏光光道:“你们全回去,我小猪哥一月一定到你们联盟会与你们了结此事。”
  六名大汉见打也打不过人家,只好撂下一句狠话,的匆匆而走,连刀剑也不要了。
  不是他们不要,而有人偷偷拔了又拔,硬拔不出来,只好摸摸鼻子走人。
  六人一走后,在旁的衰尾仔欢叫道:“哇,老大,你现在是有三步七仔,不是只有二步七仔了。”
  小臭头道:“所谓人上有人,天外有天,一山还比一山高,打了小的,老的就会出面.七大门振,少林、武当、华山、峨嵋、点苍、昆仑、崆峒可不是好惹的。”
  苏光光苦笑道:“看来有人存心陷害,要我抓狂起来,狂扬江湖一番!”
  此时孙丽丽道:“除了我们之外,还有谁知道你左胸有一颗长毛黑痣。”
  “哎呀!原来早就被你看光光了,你还看到什么?”苏光光嘻笑道。
  孙丽丽气极败坏地敲了他一记响头道:“你小猪哥,你快翅蛋了,还有心情说笑!”
  苏光光笑道:“不然你要我怎样?回去躲起来孵蛋不成?”
  衰尾仔促狭道:“说不定在你孵蛋之时,偷偷跑去歪哥也说不定。”
  “妈的姑隆!改天我一定让你试试孵蛋的滋味。”苏光光叫道。
  朱承戒忙道:“咱们跑路族现在可风光过头了,白道的有七大联盟追寻,黑道的有冷血门、花燕子这帮厉害的角色放暗箭,现在连官府也插上一脚,咱们三面受敌,臭头军师,你说咱们现在要何去何从?”
  苏光光嘻笑道:“这还不简单,咱们四面还剩一面,不如混个破碗公,当乞丐公、乞丐婆!”
  “去你的!要去你自己去!”寒雨霜笑骂道。
  小臭头沉思了一会儿,道:“现在表面上看起来官府的力量最弱,但被老大这一闹,咱们可就寸步难行,到处有人要抓猪哥拿赏金,所以咱们不如改容貌混入杭州府,一来先把避水珠、铁莲花送还颜大侠,二来潜入杭州府衙看看钱太守看了绍兴县令的的公文后有什么行动。”
  朱承戒那超级吨位的身形,如今已变成标准身材,勿需怎样改扮便让人认不出来。
  他带着长毛的小臭头,村妇打扮的寒雨霜很轻松地就混进杭州,住进厂一家客栈中。
  三更时光。
  三条人影从高有五丈的城墙翻了过来。
  苏光光不小心蹋到城墙道上一只倚在墙上的大刀,发出了声响。
  “谁?”
  只见暗底有人喊道:“刹时七八名卫兵拿着火把围了过来。
  “报告班长,没人,可能是风大吹得大刀掉落!”一名士兵道。
  “你们给我睁眼守着,不准打嗑睡,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不但你们没命,连你们九族也有事。”
  “是!”
  只见苏光光身穿夜行衣,手指插进城墙硬石,紧贴着墙面,等到脚步声远离才又翻上来。
  “妈的姑隆!这城墙怎么守得如此严,莫非绍兴县令公文已快马加鞭送到了,不对!他们决不比我快,我看是有大官虎要求才是。”苏光光暗道。
  这个小猪爷好似唯恐人不知他到来似的,潜进钟、鼓楼大敲特敲后一走了之。
  害得全城兵士衣衫不整地冲了出来,看来这一夜他们休想睡了。
  一条人影无声无息地跃到二条蹲伏在黑暗角落的身后。
  只听孙丽丽低声骂道:“小猪哥!你正经点好不好?”
  苏光光趁机摸了孙丽丽脸蛋,身子挨过去道:“我是很正经啊,这招叫声东击西,把守在钱太守身边的护卫调开一些,才好办事。”
  衰尾仔忙道:“好了,别打情骂俏了,咱们快走了。”
  以三人武功很容易就摸进了杭州大守的官第。
  但见太守府灯火通明,士兵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地将整个太守府严密地守住。
  而那年近花甲的二品大官钱佑草,钱太守正坐在右厅前桌上批阅公文。
  苏光交三人就贴在大厅的屋顶上挖了一片瓦片,往里面望去。
  此时一名士兵从大门口奔进前院来到大厅前.对着钱太守一礼道:“启嘉大人,绍兴县令彭够本大人派人送来公文。”
  钱太守闻言,忙抬起头来道:“叫他进来!”
  不多时,一名捕快随着兵士来到钱太守面前一跪,呈上一个公文。
  只见钱太守从随从手中拿过公文封拆开一看,不禁怒道:“荒廖!荒廖!这简直太荒廖了!”
  此是绍兴的捕快一礼道:“启禀大人,此事千真万确,绍兴镇镇民全都看到光天化日之下,突起一阵妖风,刹时飞沙走石……”
  “住口!”钱太守吼道。
  那名捕快吓了一跳,忙把嘴塞住。
  此时钱太守身旁一名军爷,在他耳边细语了几句。
  孙画画用蚊音问道:“小猪哥,那个军爷说些什么?”
  苏光光传音道:“那军爷说那是江湖人耍的把戏,不足为奇。”
  只听钱太守道:“这事老夫知道了,你回去叫彭县令备妥三牲四果搭起祭坛,拜祭一翻便平安无事。”
  那名捕快闻言之后,便随一名兵出了大厅,苏光光暗道:“这个钱太守真不简单,知道跟这些驴讲也讲不清,干脆让他们打牙祭一番。”
  只见钱太守坐了下来,道:“现在叛军正派出刺客想行刺皇上,偏偏皇上自恃武功高强而不听微臣谏言,宜诏出示,要来此处坐镇指挥大军。”
  此是身旁那名军爷道:“不知皇上今晚落脚何处?”
  钱太守瞪了那将领一眼,道:“这事你不用知道!”
  那军爷眼色闪过一丝狠色,忙道:“是!小的不该问!”
  此是府外突传来了两声猫叫。
  苏光光忙拍了身旁的衰尾仔及孙丽丽,传言道:“有人来了快躲。”
  苏光光等人躲好后,便见一条影翻过院墙,依着院中榕树假山潜形进入后院。
  此时太守从大厅走出,独自一人走进后院。
  苏光光忙低声道:“钉鞋!你去客栈叫朱承戒,冰块他们俩快来,说有大搞头。”
  孙丽丽跃出院墙钻人暗巷后,一条黑影也从后院翻了出来在屋顶上静伏一阵后,往东则去。
  这条黑影一走,便有一只信鸽从侧院飞出,随之一条黑影也随后跟上前面那神秘人物。
  苏光光一声:“追!”
  人便从屋角跃了出来,有如一只燕子般已飞出了院墙,衰尾仔从怀中拿出飞镡在屋顶上做暗记,也随后跟了出来。
  苏光光的蝶燕轻功有如幽灵般飘忽,先前那条影被他近身一丈都浑然未觉,苏光光停在一株树干上借力之时,听到暗处低声道:“谁?”赶忙住了身形。
  “是我!林汉。”
  只见一株树干转出一条身形.对那发声之人一礼道:“林统领!一切都还属利吧?”
  “嘿!萧梁,小心防守,可能今晚会有事。”那林汉笑道。
  林汉走近一家农庄后,苏光光吁了口气道:“妈的姑隆!
  你这死人没事躲在树干,也不出声,害我差点穿帮。”
  此时刚好有只老鼠从苏光光脚下走过,只见苏光光脚一挑小老鼠“咻!”了一声,射了出去。
  “谁?”躲在树干后的萧粱,凝神向射在左方的小黑物,手中了射出一把细针。
  苏光光就趁这时候,身形一翻,已翻上十丈外农庄屋顶贴着,耳朵还听到萧梁骂道:“他妈的!原来是只小老鼠。”
  苏光光运起天视地听,便听到那从杭州府回来的林汉道:“皇上,据钱太守说绍兴镇出现江湖人物,属下六人担心皇上安危,请皇上下旨容属下带军队前来接驾。”
  只听一沉重声道:“不必了!这儿不安全,到那儿也不安全。”
  “妈的姑隆!我倒要看看天下第一人是不是头上长角来着!”苏光光暗道。
  苏光光不怕死地贴在屋顶上一寸寸地窥探,终于从一片破瓦中看到了坐在椅上的一名中年汉子。
  只见他身穿金黄色儒袍,白净脸上看不到出是年近五十的皱纹,胡子修得很好看,就连指甲也修得光亮。
  苏光光看了,心中笑道:“还好长得不像驴蛋,而像鸡.蛋。”
  只听坐在椅上那人道:“林汉,钱大人可有说军情如何?”
  林汉拱手一礼道:“叛军宋仁赐集结两广一闽五万大军已攻破宣平城往杭州进逼。”
  椅上那人又道:“杭州有多少军力?”
  “启禀皇上,杭州目前集结一万大军。“林汉忙道。
  椅上那人忙道:“林汉!跟你说过多少次,出门在外要叫寡人什么?”
  林汉忙一礼道:“是!皇……章公子!”
  此时在章公子左方一名白色劲服带刀的中年汉子道:“公子,陈将军十万大军要二天急行军才能赶到,不如咱们退到吉安,等大军一到,咱们再一举进军杭州剿灭叛军。”
  章公子道:“不行!朕要亲临杭州与将士死守杭州,等大军来到。“那名中年汉子忙道:“杭州城守住十天半个月是不成问题,但最让属下担心是叛将宋仁赐买通江湖黑道高手要行刺公子,属下是担心依我们六人之力,恐怕无法保护公子安全。”
  “请公子三思。”只见厅内五名劲服侍从全跪了下去。
  章公子哼声道:“宋仁赐!寡待你不薄,就因你那无恶不作的爱子被朱太守抓进猪哥庄,竟敢拥立三皇兄叛变!”
  此时五名侍卫又齐声道:“公子,请速下旨。”
  章公子叹了一声道:“好吧,朕就听你们的话,退守吉安。”
  苏光光闻言,心中笑道:“太慢了!”
  突然“!咻!咻!”两声呼啸声传来,继而整个农庄全烧了起来,变成一片火海。
  章公子在五名侍从保护下冲出火海,便见有十二名黑衣蒙面人站在广场前头,而在他们身前躺着一名被袖箭从左耳射人,右耳穿出之人。
  林汉惊叫一声:“萧梁!”
  只见那白色劲服中年汉子冲了过去.喝道:“保护公子要紧!”
  此时那名中年汉子上前一步,道:“敢问几位是哪个道上的朋友?”
  只见一名蒙面大汉手持日月双轮走出,哈哈大笑道:“没想到堂堂地堂刀主伍昆山混到宫中当起奴才!”
  伍昆山闻方,不怒反笑道:“能认得伍某,想必各位也是老相好的?”
  “哼!别人怕你地趟三十六路刀法,我可不怕!”一名持棍蒙面汉道。
  伍昆山忙道:“伍某个人生死事小,但你们可知此举已犯了满门抄斩连诛九族之罪!”
  “哈哈哈!少来这套,咱们既敢来就不怕什么!”一名持剑大汉笑道。
  “哼!不怕,那你们为何不敢露出真面目?”伍昆山道。
  “这儿风大,怕着凉,这总可以了吧!”一名大汉笑道。
  此时一名灰色劲服的大汉忙道:“各位大侠,咱们速战决,否则士兵一到可就不妙了。”
  “大伙上!”那名持日月轮大汉手一挥,十—名刺客便攻了一去。
  但见章公子这方迎出二名持刀大汉,挡住来人四人,其他人围住主子,持兵器拒抗。
  “喂!小猪哥,咱们还不上来帮忙!”衰尾仔道。
  “急什么,让他们多运动运动!”苏光光躲在树干上笑着道。
  “哎呀!倒了一个了!”寒雨霜叫道。
  朱承戒亦道:“小猪哥!皇上只剩下三名护卫了。”
  “嗯!根据小说上写的咱们可以过去了。”苏光光笑着跃下树与尾仔一同走出。
  只见广场上二个死人及一位蒙面大汉折腿在地上惨叫。
  “这种菜武功,还敢出来一玩,真耍笑死人了!”苏光光笑道。
  孙丽丽笑道:“跟你一样,只是半吊子偏偏喜欢出风头。”
  “嗯!你们打过了没?”
  苏光光这一声震得众人耳膜生疼,六七名大汉耐不住已塞住了耳朵。
  此时浑身是血的地趟刀伍昆山与一名断臂侍从护住左肩受伤的主子,退到一边喘息。
  苏光光五人蒙着面从旁边到中央时,那名持日月轮大汉已怒道:“小子!你们查是来找喳!”
  “找茶!我还找饭找菜呢广苏光光笑道。
  “哼!你们是何方道上的?”那名大汉道。
  “我们是通缉犯道上的,本一是来找他算帐的,但今日你们以多欺少,我们看不过去,所以来找你们的茶看好不好喝!”
  “小子!你找死。”一名持棍大汉狂吼一声,一支百斤重的铁棍呼啸而起,带着雷霆万钩之势砸向苏光光头顶。
  “嘭!”一声。
  铁棍砸到地上出了一个大洞,尘土飞扬。
  “喂!你拿铁棍在打苍蝇是不是?”苏光光拉下他的面巾,且往他屁股上踏了一脚,只见那名大汉,一棍砸下却失去人影,正当持棍反扫,却屁股被人蹦了一脚,刚好他肚子丹田穴抵在铁棍上,被自个铁棍支着翻了过去,嘭!”了一声,整个背后掉重重在地下,痛得扭曲着爬不起来。
  此时伍昆山见那名持棍大汉,叫道:“原来你们是江南六恶!”
  此时被人认出的十名蒙面大汉,便也二话不说地持着兵器冲了过去。
  苏光不光叫道:“大浪来了小兵们上啊,喂!跟他们多玩一会儿,别太早结束啊!”
  只见那名衰到家持着日月双轮的大汉自己单挑苏光光,只见他日月双轮舞得头头是道,招招必杀,却连人家一丝衣角也沾不上,且整个脸被人掴得肿得像面龟一样。
  “老大你玩够了没?”衰尾仔叫道。
  那名持日月双轮大汉闻言,攻出一招,人却往后跃,口中骂道:“他妈的,你们还不过来帮忙!”
  那名大汉发觉投人过来帮忙,转身过去,大骂不已。
  衰尾仔还跟他们行个礼,笑道:“对不起!我是叫我们的老大不是叫你。”
  这会儿那大汉可软脚了,只见自己带来的人,全被一个个吊在二丈外一株树上,此时那名大汉可不笨,身形一跃,人已在三丈开外,来个溜之大吉。
  “锵!啊!”一声。
  只见那逃之天天的大汉,日月双轮双双掉在地上,头上发譬被苏光光拖着走。
  “啊!轻点,轻点!”那大汉抱着苏光光的手臂哀哀叫道。
  “妈的姑隆!你杀人时怎么不知道轻点。”苏光光叫道。
  苏光光拖着那名大汉来到伍昆山等人面前,道:“喂!
  连这种三流角色,就打你们爽歪歪的,我看你们还是回家享福,不要出来到处乱跑。”
  “!嘭!嗯!”了一声。
  苏光光一脚踏在那名大汉肚子,只见那名大汉双跟翻白,跪在地下发着抖。
  此是那名章公子走上前一礼道:“多谢壮士相救!”
  苏光光哼声道:“我一见你就有气,我们的账还没算,你就叫我撞死。”
  章公子一愣之际,那伍昆山及一名侍卫忙上前上步护住公子.怒吼道:“不得无礼!”
  苏光光哼声道:“你叫他不可乱来才对。”
  章公子笑道:“这位壮士,可认得寡……在下?”
  苏光光笑道:“别假了啦!寡人就寡人,干嘛转得那么硬,你说是不是,圣菜、剩饭的。
  此时孙丽丽众人走了过来,拉着苏光光道:“你别乱来。”
  章公子见他并无恶童,使个眼色叫伍昆山两人退下,才笑道:“这位壮士真是幽默!”
  苏光光忙道:“不敢当哦.我被你的幽默搞得三魂幽幽,七魄墨墨如黑。”
  章公子“哦”了一声笑道:“寡人何是得罪了壮士?”
  苏光光拉开面巾,拍着自己脸道:“你看我这么英俊傻傻的脸,会是江湖大盗名列十大要凶的榜首。”
  此时伍昆山又吼道:“不得无礼!”
  苏光光道:“你给我殿殿,不然我把你倒吊起来!”
  章公子笑道:“原来你就是开封朱太守的义子,小猪哥苏光光。”
  苏光光笑道:“不错!”
  章公子道:“你也太调皮了,竟敢偷取一口带刀护卫令牌,害得失了令牌之人如今还关在天牢中。”
  苏光光道:“不好章思啦!记得当时年纪纪小,所以手痒痒的。”
  章公子哈哈笑道:“这通缉令也是你义父朱大守请求发布的,我是不记的已盖下这个章,不然论真你剿匪匪有功,理当封赏哪有追缉之理。”
  苏光光道:“这么说来是我倒会你了?”
  “倒会?”章公子脱口道。
  “不是啦,我们老大是说误会你了,”衰尾仔笑道。
  “你就是他们口中的衰尾仔吧?“章公子道。
  衰尾仔讶异道:“你……不!皇上认得我?”
  章公于笑道:“你们调皮捣蛋的事,朕早已冬知道,只是朱太守可拿你们头痛得要命,硬把你们画像送入宫中,要寡人用官府力量,将你们赶回猪哥庄。”
  “哇!原来是我义父搞的鬼.”苏光光叫道。
  章公子长叹一声,道:“寡人要是年轻个三四十岁,一定与你们一起做个快乐游侠。”
  此刻苏光光才恭恭敬敬地跪了下来,道:“草民苏光光叩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衰尾仔等人也都跪了下去叩拜。
  皇上龙心大喜道:“各位少快救驾有功,朕就封你们为一品带刀护卫。”
  “多谢圣上思典!”
  “怎么这下不是剩莱、剩饭了!”皇上哈哈大笑道。
  苏光光傻笑之际,皇上从腰带拿出一块白玉龙形玉佩塞在苏光光手上,道:“苏少侠如不嫌弃老夫年弱体衰,我们就来个忘年之交如何?”
  “这……这……”苏光光惊容满面道。
  此时伍昆山忙道:“苏少侠!你就勉为其难吧!”
  苏光光听褥皇上以江湖话自称老夫只好双手收下玉佩,低声道:“大哥!”
  皇上哈哈大笑,叫了声:“老弟!”便把苏光光扶了起来。
  此时伍昆山两人双双跪下道:“正等一晶带刀护卫伍昆山、林汉,叩见王爷!”
  苏光光忙道:“我是布衣王爷.请诸位起来以江湖礼数便可。”
  “好个布衣王爷!”皇上大笑道:“看来老弟不想与大哥进宫了。”
  苏光光笑道:“身为江湖人,住不惯皇家大宅,否则会闷出病来。”。
  皇点点头道:“好吧,我也不勉强你们。”
  此时苏光光道:“大哥,我们这就到杭州府吧。”
  皇上哈哈笑道:“有你们保护!我还有什么地方不能去的,走吧!”
  皇上终于尝到一次飞天术的刺激又过瘾的滋味。
  苏光光带着皇帝大哥翻过城墙摸到了钱太守的住所。
  伍昆山、林汉及衰尾仔就押着这批废武功的刺客,一行人浩浩荡荡走进了杭州府。
  钱太守秘室中就坐着八个人。
  只见钱太守道:“皇上御驾亲征,鼓舞全城将士,誓死守城直待大军来到。”
  苏光光道:“大哥,这样打来打去都是自己人,不知要造成多少生灵涂炭,孤儿寡母的。”
  钱太守叹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牺牲小我,势必会引起内战,到时异族入侵,可就伤害更多的人,更多的悲剧。”
  苏光光道:“我倒有一个办法。”
  皇上忙道:“什么么办法?”
  苏光光笑道:“所谓树倒猢猕散.咱们就来个以其人之法,还治其人之身。”
  钱太守道:“王爷是说刺杀宋仁赐?”
  苏光光笑道:“对!活捉那个专门送人死而自己却躲在后头享乐的人。”
  钱太守道:“这万万使不得。”
  裒尾仔道:“为什么?”
  钱太守道:“二十年前宋仁赐还是一名江洋大盗,在江湖湖上人称笑中刀,只因他救过先皇,所以被封为衙团将军,兵权在握,镇守两广一带,他可不是一般武将,身旁养了不少江湖高手,想刺杀他谈何容易!”
  苏光光笑道:“刺杀不成,扰乱军心也好,我就是喜欢这刺激的调调。”
  此时朱承戒突然冲进来道:“不好了,小臭头失踪了!”
  苏光光叫道:“有设有线索?”
  朱承戒从怀中拿出一块乌铁令牌道:“是七大搌联盟的联盟会。”
  苏光光吁了口气道:“好哩佳在,还是落入那一帮人手里。”
  孙丽丽道:“什么好哩佳在,人在他们手上生死未卜,可会急死人了。”
  寒雨霜道:“是啊!小臭头又不会武功,身体不好,要是他们下狠手逼供,小臭头会受不了!”
  苏光光道:“我想他一大门派,对一位不会武功的人不敢怎样,反正他们要挟持人质逼我出面而已。”
  朱承戒道:“还有江湖上传言你杀了七大派弟子,黑道数名绿林头头,现在我们可是黑白两道追杀对象。”
  苏光光笑道:“这下有人帮我搞成大肚了。”
  衰尾仔吃吃笑道:“这样才合你小猪哥的胃口。”
  钱大守茫然问道:“什么大肚又胃口的?”
  衰尾仔嘻笑道:“就是未婚妈妈大肚,见不得人嘛!
  而这胃口,就是我们老大做事都喜欢搞头大的。”
  钱太守笑着点头之际,苏光光道:“你们两个查某保护圣上安全,可别跑去睡懒觉,让大哥变成剩汤了。”
  孙丽丽啐口道:“开口就没好话,什么查…多难听!”
  寒雨霜忙道:“那你们呢?”
  苏光光笑道:“古有荆轲刺秦王……”
  朱承戒抢道:“今有猪哥刺将军。”
  衰尾仔笑:“把送人死的拖去死。”
  苏光光哈哈大笑道:“对!对,咱们去把送人死的倒吊抓回来。”
  此时皇上笑得开怀,再也不管会多几条皱纹了。
  -----------------------------
  幻剑书盟 扫描,指东闪西风 OC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