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正文《龙凤双侠》

作者:曹正文  来源:曹正文全集 

  十一 镇山虎中计丧身

  就在石恨天、罗四海匆匆直舞虎山之际,虎山的大寨前正进行一番较量。
  这虎山原来的寨主姓孔名星,绰号镇山虎,是个忠厚长者,他自收顾昌为义子后,因自己年过七旬,也就在山后寺内静养,闭门不出。这半年来,孔星不大管山寨之事,虽然也耳闻童九天、白玉明上山后的一些劣行,但孔星一生抱着以仁教人之心,只把顾昌叫来开导一番,以为他们会改邪归正。不
  料,昨夜得知顾昌下山劫了镖银,又将一位官府小姐抢上虎山,孔星终于忍耐不住,他一清早就赶到大寨。
  童九天、白玉明与顾昌正在豪饮,见孔星气冲冲走进,顾昌慌忙起身迎接,童九天与白玉明也上前笑着打招呼:“老爷子来了,怎么不派人通个信儿?”白玉明对一个亲兵吩咐:“还不快敬酒。”
  孔星把酒杯推开,捋着银白长须,问道:“顾昌,你竟做出这等不仁不义之事,快把人放了,把银子送下山去。”
  顾昌不敢当面顶撞,斜乜了眼去看两个结义兄弟。童九天故作吃惊之状,问:“怎么,三弟把镖银劫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好吧,待会儿就把人放了!”
  一旁的白玉明急了,暗中拉拉童九天的衣袖,悄声问:“大哥,你……”
  童九天不动声色,干笑着对孔星说道:“三弟一时糊涂,也怪我与白二弟失于察觉,我们一定将人银送下山去。您老尽管放心。”
  孔星还不知道古道峡谷的一场血战,他听童九天说得这样肯定,脸上的怒意渐消,也就在桌前坐下。童九天亲自起身敬酒,先在孔星杯子里斟满,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然后举杯敬酒,白玉明,顾昌等人也一起起身说道:“我等敬老爷子一杯。”
  孔星无法推辞,见童九天一饮而尽,自己也捧杯饮了。不料,酒入肚须臾,孔星脸色骤变,七窍流血,他自知中了奸计,想用内功顶住,但只说了一句:“恶贼,我……”便倒在地下。
  白玉明与顾昌等人都惊呆了,只有童九天发出阴险的笑声。原来,那酒壶是特制的,有两个出口,壶柄有个小开关,童九天自己吃的是酒壶上层的酒,给孔星喝的是下层的毒酒。他见孔星倒下后死不瞑目,就吩咐:“把这老家伙抬下去喂狼吃!”
  那几个喽啰正要上前,寨外匆匆奔进一个小头目,对童九天耳边报禀了几句,众人都呆住了。

  十二、一条龙脚踢石碾

  九尾狐狸童九天听说罗四海和石恨天双双来到虎山,不由一愣。童九天和一条龙早有宿怨,他这次带了白玉明来到虎山,便想除去石恨天,一则报昔日之仇,二来自己想到太行山下站住脚跟,也得先搬去一条龙这个障碍,所以才命顾昌下山劫银,用一箭双雕之计,使石、罗自相残杀。想不到罗四海来得这么快,两人又一起来虎山讨还血债。“是谁走漏了风声?”童九天毕竟老奸巨猾,他踌躇片刻,立刻干笑起来,说:“罗、石两人不过带了几个亲随,想我虎山之上,兵马戎衣,能人无数,还怕他们不成!”
  顾昌等人听童九天这么一说,心中稍安,一个个抽剑出鞘。不料童九天把手一摆,说:“我们来个先扎后兵。”他一面吩咐喽啰把孔星抬去埋了,一面对报禀的小头目说:“命全寨列队,说有请罗、石两位英雄。”说完,又对白玉明、顾昌耳语几句。
  那个小头目赶下山来,对寨外的罗四海、石恨天一拱手说:“有请两位英雄在敝寨虎堂相见。”
  罗四海与石恨天交换了一个眼神,昂首阔步直上虎山。到了半山,白玉明与颇昌已躬身相迎。罗四海抬头看去,只见山路上刀枪林立,剑拔弩张,他只冷笑一声,继续往山上从容走去。
  穿过一座前寨,前面便是大寨的主厅虎堂。虎堂前的天井里,一百个彪形大泣虎视眈眈站立着。天井正中的路上,放着两只虎形石碾挡住去路。罗四海回头看了石恨天一眼,意思是说:“石大侠,他们还想试试你我的腿功。”
  一条龙石恨天神色自若,他一眼瞧见虎堂正中的虎皮椅上正坐着一个干瘦的矮老头,满脸阴笑,一手拿着一支旱烟袋,一手捋着几根山羊胡须。石恨天一想到古道上的几具惨死的尸首,不由剑眉竖起,他抢前两步,走到石碾前,两腿稍一用功,左右开弓,脚起碾飞,那两只石碾直滚出三丈之外,其中一只猛地飞到一个喽啰的脚前,他做梦也想不到二百斤重
  的石碾在一条龙的脚前,竟如踢一块小石子那么易如反掌,那个喽啰躲闪不及,被滚动的石碾压住脚背,痛得他大声叫了起来。
  童九天本想用这石碾给对方一个下马威,但第一招就遭到惨败,不得不打起笑脸,迎出虎堂,拱手说道:“罗、石两位英雄到此虎山,实在使敝寨蓬筚生辉,快请,堂上赐教!”

  十三、入虎口刀光剑影

  童九天把罗、石一行请上虎山堂,堂内早已摆好了丰盛的酒宴。
  罗四海与石恨天也不推辞,在桌前坐下,小镖王张杰等六人执剑在后站立。童九天与白玉明也在一旁坐下,说:“罗老英雄与石大侠光临敝寨,不知有何见教?”
  罗四海强压心头怒火,说“明人不必细说,尔等劫我镖银,杀我爱徒,天理难容,江湖同恨,你们有何话说?”
  童九天佯装不知,咂了一下嘴,说:“噢,有这等事?在下到虎山不久,这虎山本是石大侠的地盘,童某决不敢胡作非为,只怕有人挑拨,嫁祸于虎山。”
  罗四海见童九天还想抵赖,便把唐英英小姐刻下的诗句取出,说:“有诗为证,尔等还想狡辩?”童九天与白玉明看了,深悔做得太匆忙,以致露出破绽。可童九天却仍笑着说:“这诗也可能是有人诬陷童某,请罗老英雄明鉴。这太行山下是石大侠的地盘,除了石大侠手下的人,谁敢斗胆行劫?”
  石恨天见童九天要当面挑拨,不由冷笑一声说:“石某的黄龙小旗,想尔等必定收集了不少,今日一起拿出来,让我见识见识!”
  一旁的白玉明见童九天神色尴尬,赶紧倒了几杯酒,自己拿了一杯上前敬酒,说:“有话好说,请两位英雄息怒,来,来,来,我白玉明先敬两位一杯。”说罢,自己先把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罗四海见石恨天拿了酒杯,他怕一条龙饮下,赶紧劝阻。石恨天把酒猛地朝自己的神龙剑上一洒,立列冒起一阵青烟。剑锋上骤时变成了紫黑色。
  罗四海等人见状,一个个抽剑出鞘。石恨天将桌子推翻,眉尖一挑,说:“童九天,尔等浪迹江湖,劣行滔天,今日又冒我一条龙之名,行劫神武镖局。还想以毒酒害人,这绿林之中岂能容尔等这辈败类!”
  童九天一声吆喝,那一百个彪形大汉早已堵住虎堂前后通道,一个个执剑抡刀,将罗四海、石恨天等八人团团围住。
  童九天冷笑说道:“好,实话告诉你们,既然入了这虎山寨,就只有死路一条,请你们喝毒酒,是想赏你们一具全尸,现在只能教你们尝尝粉身碎骨的滋味了。”说罢,便让众喽啰一起上。
  罗四海等人正欲上前迎战,石恨天却又一摆手,说出一番话来。

  十四、陷重围乱箭齐飞

  石恨天说:“这虎山寨主本是镇山虎孔老英雄的,今日你我动手,不知他可知道?”
  童九天哈哈大笑,说:“孔星这个老贼,刚才已命归西天。此刻恐已成了虎狼腹中之物。”
  石恨天闻言,怒火更添,他把手一挥,亮出神龙剑。那几个上前的喽啰在白玉明指挥下,一齐朝石恨天上中下三路砍去。石恨天不慌不忙,待三件兵刃逼近,猛地一闪身,用神龙剑轻轻劈下,顿时,三件兵刃震落在地。说时迟,那时快,石恨天转手一扬宝剑,三具尸首相继倒下。
  童九天见还未交锋,就先丢了三个小头目,他把手一招,几十个彪形大汉又一齐举刀朝石、罗等人逼近。
  小镖王张杰早已技痒,他轻轻用手一扬,飞出三只镖,那三只镖不偏不倚正中三个对手的面门。罗四海也带着手下的徒弟,各挑兵器进行混战。刀来剑往,好一阵震天的厮杀。
  童九天站在虎堂口,并不动手,一旁的白玉明见片刻之间手下的弟兄已死了十余个,便催童九天亲自出马,说:“大哥,你我上吧!”童九天阴笑着摇摇头,他心中明白:这十几个喽啰自然不是石、罗两人的对手,但他舍得花去这些血本,一来可以先看看石、罗两人的武艺如何?二则这一阵厮杀,可以使罗、石两人精力疲乏,自己再动手,可以以逸待劳。对于石恨天与罗四海的武艺,他是了解的,但童九天此刻观战后,仍然十分吃惊,罗四海年过花甲,宝刀未老;而石恨天正当壮年,越战越勇,五十个彪形大汉只剩下半数了。
  童九天回头去找独额虎顾昌,却找不到。白玉明说:“三弟准是去地牢,看他喜欢的唐小姐了。”童九天听到唐小姐三字,嘴也气歪了,说了声:“上!”便和白玉明一起各执兵器,迎战石、罗二人。
  石恨天虽然占了上风,但他心中明白,这样长久厮杀,对己不利。虎山上的兵马颇多,宜速战速决,再说在虎堂中厮杀,没有施展余地,于是,向罗四海等人招呼一声,八个人一起跳出虎堂,飞身蹿到天井口,他们正欲出去,张杰猛地喊道:“不好!”
  原来,虎堂对面的屋檐上埋伏了几十个弓箭手,罗四海一个徒弟刚跳进天井,就被乱箭射中,石恨天抬头看去,果然虎堂口飞箭密集,封住了出口。他暗暗自忖:难道我等就被围于此地不成?

  十五、石恨天巧破箭阵

  石恨天见乱箭封住去路,急中生智,顶着一只圆桌,窜到天井之中。他飞旋身子。须臾之间,那圆桌的桌面已成为乱箭的垛子。因石恨天行走快如旋风,故而那屋檐上的弓箭手竟奈何他不得。
  石恨天借圆桌挡住乱箭之际,以快得不能再快的速度,先把圆桌扔上屋檐,待那些弓箭手去躲避飞来的桌子时,石恨天轻轻一跃,已纵身上了屋檐。他手中的神龙剑几扬,十几具尸体便滚下屋面,余下的也四下逃走。
  罗四海等人见箭围已解,一起杀出虎堂,与童九天、白玉明等人混战在一起。
  石恨天将屋檐上的歹徒收拾了,便跳了下来,他脚刚落地,耳后一阵风,石恨天知道有人暗算,偷眼瞧去,正是童九天举起旱烟袋,狠命朝自己当头击来。童九天的旱烟袋,并非是一只布袋,而是用纯铜打制成的兵器,长长的烟竿下有一只拳大的烟锅,这烟锅下才挂着一只小布袋,袋中是一种罕见的烟草,俗名“迷魂烟”。
  童九天的旱烟袋来势颇急,要躲已来不及了,石恨天咬咬牙,举起神龙剑迎去,两件兵器碰撞在一起,“噹”的一声,刀光一闪,火星四溅。两人都不由倒退了半步。
  童九天用力过猛,只觉得虎口发麻,他去看自己的旱烟袋,只见烟锅上被砍出一道半寸长的刀痕。石恨天也被震了一下,他明白对方果然厉害,再去看自己的神龙剑,安然无损。
  两人对视了一下,各自又举兵器厮杀。这样战了十余个回合,童九天感到力不能支,他暗中自忖:这一条龙果然剑法厉害,他想怯阵,又怕手下慌了阵脚,只得死命撑住,幸亏这时又过来几个小头目,从左右夹攻石恨天,才算勉强打了一个平手。
  石恨天不敢久战,他一边挥舞神龙剑,一边寻思对策。突然,石恨天变了一路剑法,但见剑光闪处,人影全无,只见一道闪闪的寒光,或前或后,或东或西,那几个喽啰防不胜防,一个个被寒光舞得眼花缭乱,在剑下丧了命。童九天也知不妙,想抽身逃走。石恨天岂容九尾狐狸脱身,他正想取童九天首级,但剑未到,石恨天突然大叫一声:“不好!”

  十六、神钩剑怒斩恶贼

  原来,石恨天正欲举剑取童九天的性命,他突然瞧见狼牙杵白玉明扣好一枚毒针,要暗算罗四海。
  石恨天赶紧收同神龙剑,朝白玉明迎去,一枚毒针应声落于剑下。石恨天招呼一声罗四海,再回头去寻童九天,九尾狐狸已乘机往后山逃去,石恨天大喝一声:“哪里逃!”紧追不舍。
  罗四海险遭白玉明暗算,他杀退几个小头目,返身提剑直奔白玉明。
  白玉明忙举起狼牙杵迎战,两人又是一阵恶战。战了七、八个回合,不分胜负。罗四海便施出自己一个绝招,他待白玉明的狼牙杵击来,竟不避让,猛地举起神钩剑,用力一拖。那神钩剑与寻常的宝剑不同,剑锋处有一只钩子,这钩子正好钩住狼牙杵的一节,罗四海运用神力一拉,白玉明手中的狼牙杵脱了手。他知道不妙,返身欲走。罗四海腿快手快,将剑逼去,说时迟,那时快,那神钩剑正钩住白玉明的肩头,铁钩入肉,污血满肩,白玉明不由惨叫了一声。
  罗四海将神钩剑稍稍一松,问:“白玉明,镖银与唐小姐何在?”
  白玉明自知性命不保,至死不肯招供。罗四海一时气愤,便将神钩剑送入其胸膛,白玉明顿时死于污血之中。
  众喽啰见二寨主一死,便随着九尾狐狸一起朝后山逃去。
  再说石恨天虽功夫惊人,但虎山多岩石小路,童九天仗着地形熟悉,竟然把石恨天远远地甩在后边。罗四海赶上石恨天,清点人数,六个人中只死伤各一人,小镖王张杰杀得兴起,挥剑追杀小喽啰,罗四海赶紧止住他,说:“擒贼擒王,这些小喽啰也有被迫的,饶了他们吧!”
  石恨天与罗四海一商议,镖银与唐英英小姐必在后山石牢内。于是,他们匆匆朝后山赶出,经过一条松间小路,终于找到一座石室,石、罗见九尾狐狸童九天往里逃去,也尾随追入,不料,进了石室,童九天突然把手中的烟袋一挥,顿时,石室内有一股黄色的浓烟扑面袭来。
  “不好,这是迷魂烟!”石恨天明白这是童九天的绝招,此烟入鼻即晕,任何高手也不能幸免。石恨天与罗四海几人赶紧转身朝回路退去。

  十七、迷魂烟英雄受困

  且说罗四海、石恨天一行七人退到石室洞口,但洞口早也被“迷魂烟”封住了。张杰冲了几次,都不能出去,还差点被烟晕倒。幸亏石恨天屏住气,将他救回。
  罗、石两人虽然都是盖世的英雄,但却奈何不了这迷人的烟雾。不过好在石室很大,石恨天等人退到石室的中央,那烟雾还一时要不了他们的性命。石恨天举目四顾,才发觉石室除了前后两个洞口,并无可以脱身的地方。他眼见洞外浓浓的烟雾正随风飘入,不由暗叹一声。罗四海心中也十分着急,他表面上仍很镇静,徘徊片刻,才抱着歉意对石恨天说:“石大侠,老夫已杀死了白玉明,报了爱徒之仇,死无憾也。只是今日连累了石大侠。”说罢,倒身便拜。
  石恨天赶紧屈膝扶起罗四海,说:“罗老英雄此言差矣。想恨天本与童九天这衅恶贼势不两立,今日上虎山除奸,也是为民除害。谈连累二字,未免太见外了。”
  一旁的张杰与另几个年轻的趟子手,见罗、石两人还在客套,他更沉不住气了。不由对着洞外破口大骂:“你这个千刀万剐的九尾狐狸,没有本事交手,用这种烟来作弄人,真是断了他八辈子的子孙。”
  这一骂,石室上突然有了一条缝,缝中探出九尾狐狸的脸,童九天对着洞中的石、罗等人,阴险地笑道:“石恨天,罗四海,你们快恭恭敬敬地拜我童九爷吧!不然,明年今日,便是祭奠尔等的周年。”
  张杰愤慨之极,扬手一镖。童九天老谋深算,已闪身躲过,他在上面一声令下,石室的顶上落下不少乱石。
  石恨天一行躲闪不及,一个趟子手被击中头部,倒了下去。幸得石室内有不少天然洞穴,可以藏身,石恨天、罗四海、张杰赶紧伏在洞内。这样过了一会,他们才发觉洞外的烟雾越飘越近,再过片刻,石室内将是_一个浓雾世界,而石室内的人也无以保存。
  罗四海正在叹恨之际,石恨天突然发现左侧的石壁有了松动,一声巨响,石壁处出现了一个脸盘大的窟窿。石恨天赶紧走到石壁口,往外瞧,没有一个人影,外面是悬崖峭壁。张杰正要往外探看,却性罗四海拦住了,说:“慢,这洞外可能有埋伏!”

  十八、峭壁上剑劈恶人

  石恨天上前细看一番,说:“即使外面有埋伏,我等也得出去拚一下,总比困死于石室内强些。”
  众人觉得石恨天言之有理,由他领头把洞口开大,石恨天运足内功,几拳便把窟窿开得有三个人头大,与众人一起悄悄出了石室,竟然洞外并无一人。张杰爬到悬崖上,不由放声大笑,说:“原来天助我也!”
  罗四海也觉得纳闷,这巨石突然倒塌,莫非有能人在暗中相助。他们出了石室,再返身回去,见九尾狐狸童九天还得意洋洋地率领众喽啰包围石室,指挥亲兵向洞内灌烟。
  石恨天一声大喝,冲到童九天一伙背后,张杰等人扬剑挥刀便砍。童九天大吃一惊,赶紧举起旱烟袋招架,众喽啰毫无准备,只不过片刻功夫,十几具尸首便倒下了。
  童九天被石恨天的神龙剑逼到一条小路上,他见自己独身一人,心中已着慌,且战且退,遇到一处峭壁,童九天突然变得凶狠起来,咬着牙喊道:“石恨天,你不让我活,我就与你拚了!”
  石恨天仍然不慌不忙,剑剑逼紧,他见童九天步法已乱,便问:“童九天,你把镖银与那两个女子藏于何处?”
  童九天喘着气回答:“我把银子与女人还了你,你放我一条生路。”
  石恨天笑着答道:“好是好,可惜我的一个朋友不允。”
  童九天跳出圈子,从腰里解下一根玉带,说:“这带上系着金银珠宝,价值连城,就算送给你那个朋友。”
  石恨天扬声大笑,说:“我的朋友可不要金银珠宝,他只要同你借一件东西。”
  童九天忙说:“他要什么宝贝?我都给。”
  “好,”石恨天笑着扬扬手中的神龙剑说:“我的朋友就是这把宝剑,他要的是你九尾狐狸的一颗心,看看它,是红是黑。”
  童九天才知生路已无,又狠狠上前拚命,不过三十照面,石恨天就把旱烟袋劈飞了,童九天一愣神,被石恨天一剑刺中右肩,连手一齐劈了下来。童九天惨叫一声,回身便跑,才跑几步,被后面追上来的张杰一镖击中后脑,顿时倒地毙命。石恨天不由跺跺脚,对张杰埋怨道:“你呀,太鲁莽了!”

  十九、石室疑踪谁能解

  张杰见石恨天埋怨自己,也后悔自己出手太快,他踢了一脚童九天的尸体,还不解恨,又上去补了几刀。
  这时,罗四海已把众喽啰杀散,过来对石恨天说:“那个唐小姐与银子尚在地牢中。”—个小喽啰畏畏缩缩地过来引路,不一会,便到了后山的地牢。看守地牢的喽啰早已逃得不知去向。
  石恨天为防止意外,让罗四海、张杰在外,自己先进地牢探个虚实,才跨了几步,就发觉有个人影晃动,原来,在地牢的二道门口墙前正站着一个人,石恨天定睛看去,是独额虎顾昌。
  那顾昌虽贴墙站着,却一动不动,石恨天走近细看,才知顾昌已被人点了死穴。那身打扮,分明是想去做新郎倌的。
  石恨天进了地牢内室,只听见里面有女子呻吟的声音。他心头一喜,那个唐英英小姐还未惨遭杀害,果然,石恨天借着微弱的灯光,看见地牢一角正绑着两个女子,一个是月貌花容、娇态微露的唐英英,另一个是身材高大、外貌粗陋的丫头凌梅。罗四海尾随进来,见两人活着,不由大喜,赶紧为主仆两人松了绑。
  唐英英过了半晌,眼神才活跃起来,她向罗四海道了一个万福,说:“谢谢罗总镖师救命之恩。如果你们今日不来相救,我们主仆二人恐怕凶多吉少。”
  罗四海向唐英英主仆介绍了石恨天,说:“这是石大侠,他,才是救你们的恩公。”
  唐英英眼见那个伟岸的汉子,正是威震黄河两岸的义侠一条龙,她又惊又喜,向石恨天表示谢意。
  石恨天大大方方还了礼,报以爽朗的笑声。然后走到地牢洞口,问唐英英:“唐小姐,你可知洞外之人,是怎么死的?”
  唐英英答道:“这贼正是抢我上山的歹徒,他自称是三寨主,昨晚曾来逼我当他的压寨夫人,我不允,他就用刀以死相逼。”她说到这里,眼圈微红,揉揉被松绑的小手,说:“他怎么死的,我一点儿不知道。”
  就在石恨天与唐英英交谈之际,罗四海已出了地牢,吩咐张杰点火烧了房子,然后收拾劫银,清点以后,分文不缺。他征得石恨天的同意,把寨内所得银子一起送给附近贫民。一切收拾定当,罗四海想到就要与石恨天分手,不由感到有一种惆怅之情。

  二十、镖银虚实有人知

  临行之前,众英雄在虎山饱餐一顿,罗四海、张杰都是高高兴兴,只有石恨天脸上虽挂着淡淡的笑意,但剑眉却蹙起不展。
  罗四海吩咐雇了三辆马车,第一、二辆仍装十万两镖银,第三辆给唐英英小姐主仆。张杰领命去后,却又回来说:“那个唐小姐,不肯上车。”罗四海听了,十分惊诧,上前问道:“唐小姐,今由老夫亲自押车,你为何不愿上车?”
  唐英英满脸忧愁,娇声娇气地说:“我当初曾劝罗总镖师亲自出马,您老不允,结果差点丢了我主仆的性命,此去鲁西东昌府,还要途经不少盗贼歹徒出没之处,我实在胆战心惊,不敢坐这镖车了。”
  罗四海觉得言之有理,但此刻只有自己和张杰等两个趟子手,再抽人送唐英英回去,实属困难。
  一旁的石恨天便插言问道:“依唐小姐之意,奠非就不去探亲了。”
  唐英英答道:“非也,我想倘若石大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敢坐这镖车。”
  “不知唐小姐有何见教?”石恨天坦然问道。
  “石大侠武艺高强,盗贼见黄龙小旗,必望风而逃。如能相送这镖车东行一段,我才安心。”
  罗四海听了,颇感为难。石恨天为报神武镖局之仇,已舍身相陪,大闹虎山。今日还要请他同行,这就使自己难以启口了。不料,石恨天略一踌躇,回答得很干脆:“承唐英英小姐厚望,石恨天就陪你们一阵。”
  唐英英听了,喜得满脸飞起红晕,高高兴兴上了镖车。罗四海心里过意不去,他让张杰带一个趟子手押第一辆车。自己与石恨天带另一个趟子手押第二辆车。可石恨天却不同意,坚持自己与罗四海押第一辆车,张杰押第三辆车,让唐英英小姐的车行在当中。
  不知不觉已是黄昏时候,三辆马车在暮色中启了程。因为石恨天对这一带路途熟悉,车前除了矗神武镖局的旗帜,又插了一面黄龙小旗,故而趟子手也十分放心,扬鞭催马疾驰。
  罗四海笑着观望山景,可石恨天却不时眺望来往车马。悄悄对罗四海说:“你这十万两镖银早已露了馅,这一程决不会风平浪静,虎山的厮杀只是一个前奏罢了。”
  这几句话说得罗四海变了脸色,问道:“依石大侠之见,在去东昌府的路上还有恶战?”
  石恨天默然不语,但眼神中却流露出肯定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