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正文《龙凤双侠》

作者:曹正文  来源:曹正文全集 

  一、神武镖局来娇女

  话说明朝末年,朝政腐败。官逼民反。一些武艺高强的绿林好汉不愿助纣为虐,纷纷弃官出走。北京城里有个武官姓罗名杰,善使一对金钩,舞得神出鬼没。只因他秉性正直,得罪了上司,无奈离京奔走他乡,在太原城外开了一家“神武镖局”,专门护送良民百姓经过荒山野岭。由于罗杰有一身好武艺,威震北方,故而他的镖局也名扬黄河两岸,几十年平安无事。
  罗杰死后,其子罗四海继承父业,仍打“神武镖局”旗子。四海的武艺又在其父之上,他使的是单手金钩,内功更加了得,练就两手神掌,掌到石碎,故江湖人称“铁掌金钩”。
  “神武镖局”前后开了六十多年,倒也太平无事。转眼罗四海已年过花甲。因他平日仗义轻财,并无多少积蓄,他想再押几趟车,积蓄一点钱,就此关了镖局。
  这一日,罗四海接到一笔生意,一位皮货商人要求把十万两银子从太原押送到山东东昌府,只要平安到达,酬金从优。罗四海见那皮货商虽生得鼠眉猴腮,但举止大方。罗四海清点完银两后,一口应允。他送走客人,便把两个徒弟叫来安排押车之事。罗四海这两个徒弟,一个是轻臂猿韩恩,一个是云中燕张鹤,他们随罗四海奔走南北多年,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罗四海对两人说道:“为师支撑镖局多年,今已年迈,这次命你二人押此巨款,前往山东,途中务必小心,我在家收拾一下,也想另寻桃源,以度晚年。”韩恩敦厚,张鹤机灵,自然明白师父苦衷,一齐点头称是。
  正说着,罗四海的另一个爱徒小镖王张杰进来禀报,说有位小姐要见罗大爷。话才说完,门帘已打起,走进来一个高大的丫头。众人看去,都吃了一惊,原来那丫头身高七尺开外,容貌粗俗,皮肤黝黑,要不是女人装饰,准以为闯进来一个山东大汉。那丫头道了个万福说:“我家小姐想见罗火爷。”
  罗四海连说快请,那丫头便引进一位娇丽的少女,但见她秀眉杏眼,风韵秀逸,不仅外貌动人,而且举止落落大方,一见之下便知是大家闺女。罗四海问清情由,原来小姐名叫唐英英,是前任太原知府的千金,这次想回故乡邯郸探亲,问镖局可有顺路车捎带。
  四海还未启口,一旁的张鹤插言道:“今去东昌府,正好顺路经过邯郸。”罗四海思忖片刻,点头同意,不料唐英英小姐听说这次押车的是韩恩与张鹤,竟连连摇头。罗四海问她情由,唐英英不慌不忙,说出一番道理来。

  二、太行山下起风波

  唐英英听罗四海问起情由,便一呶小嘴说:“耳闻太行山下盗贼颇多,很不太平,罗总镖爷不亲自出马,恐怕凶多吉少。”
  罗四海闻言,莞尔一笑:“请唐小姐尽管放心,我这两个徒弟虽非武林高手,却也有降龙擒魔之技,对付几十个歹徒不在话下。”他说到这里,又扬眉大笑,指着外面的镖旗说:“我这‘神武镖局’也不是第一天打旗子,一路上有老夫之旗引路,寻常之辈岂敢挡道劫车!”
  不料唐英英仍然忧心不减,她说:“听家父在世时说,太行山附近有个大盗一条龙,武艺不凡,怕不是好对付的。”
  罗四海笑道:“达一点,唐小姐更加不必多虑。‘一条龙’是义侠石恨天的绰号,此人功夫惊人,他专打贪官污吏、奸佞歹徒,从不伤害无辜。也正因如此,在一条龙的道上押镖,更加安全,少两个人也无妨。”
  几句话说得唐小姐无言可说。彼此约定明天清早出发。
  翌日,罗四海天不亮就起身,走出镖局,见徒弟早已安排好三辆镖车,两辆车装了银两货物,另一辆留给唐小姐乘坐。
  韩恩、张鹤因唐英英小姐昨日瞧他们不起,今日故意少挑了几个趟子手,只带四个人押车。不一刻,唐英英与那个粗丫头凌梅也到了。罗四海又叮嘱一番,车子扬鞭启程,不一会便消失在尘土之中。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韩恩等人白天赶路,晚上住宿,小心翼翼,不一日已来到太行山下。那里是一个虎狼盗贼出没之地,但见古树参天,道路崎岖,走了半天路,也不见一个人影。韩恩、张鹤押惯了镖车,自然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两人骑在马上,目光四下扫视,不敢有半点怠慢。
  行至黄昏,秋风萧瑟,落叶声声,使山谷古道更增添了一种神秘的气氛。张鹤回头看去,见唐英英小姐早已吓得躲进车内,只有那个丫头凌梅时而探出头来东张西望,仿佛有什么新奇的东西吸引了她。
  韩恩不敢久留此地,扬鞭催马,到夕阳西下,终于过了这一段危险的地带。当三辆马车走出古道口时,韩恩与张鹤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但就在这时,前面突然尘土飞扬,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远而近。
  韩恩和张鹤大吃一惊,只见一支十二骑马队挡住了去路,为首的大喝一声:“留下银两!”

  三、云中燕舍命护镖

  韩恩、张鹤见惯了劫镖的歹徒,自然也不害怕。他们见为首的那人生得熊腰虎背,那张四方脸上满脸杀气,额头有一条刀痕旧伤,眼睛也只有一只,一看之下,便知对方是个亡命之徒。但他身后的马背上却有一面黄龙旗——这分明是一条龙石恨天的旗号。
  凡镖车见了黄龙旗,都会安下心来,因为石恨灭除了劫不义之财,从不伤害无辜,对于江湖上的同道、朋友,还肯倾力相助。韩恩拱手说道:“原来是石大侠的队伍,在下有礼了!”
  独眼头目也不还礼,拉长脸说:“今天我们头儿没来,请放明白一点。”
  韩恩说:“我们神武镖局罗总镖头久仰石大侠的英名义气,今日巧遇石大侠的兄弟,请代问好。”
  韩恩这几句话说得很得体,一来亮出自己是罗四海的人马,二则以“英名义气”将了对方一军。不料独眼头目蛮横地说:“神武镖局也好,狗屁镖局也罢,叫你们把银子放下,走自己的路,不然,老子便要刀下无情了。”
  张鹤早沉不住气了,举剑欲上,被韩恩拦住,又说:“石恨天是一条铁铮铮的血性汉子,我不信他会干出这种败坏名节、伤害无辜的事来!”
  独眼头目听了,哈哈大笑说:“名节,填不饱肚子。除暴安民、劫富济贫,这是我们头儿遮人耳目的。别噜苏,快闪开!”
  韩、张两人闻听此言,怒从胆生,大喝一声:“我们神武镖局的规矩:镖在人在,镖失人亡。来吧!”说罢,与四个趟子手一齐下了马,各执兵器,摆开阵势。
  独眼头目把手一招,他们十二个人便从两旁包抄上去。顿时,刀剑声,厮杀声,打破了古道峡谷的寂静。
  韩恩手执双剑,与那个独跟头目战在一块,正好打了个平手。四个趟子手挡住八个歹徒,余下三个把张鹤团团围住厮杀。张鹤外号云中燕,轻身功夫颇好,他利用自己的腾挪跳跃,
  不一刻,便接连刺死两个对手,余下一个见机不妙,拔腿便逃,不料张鹤两腿一蹲,窜出一丈多远,已飞身追到对方背后,把剑直刺进对方后颈,顿时又具尸首倒下了。
  张鹤正杀得兴起,回头一看,见一个趟子手已倒在血泊里,另个也被两个歹徒逼到大树底下,张鹤冲进重围,剑光闪处,又一个歹徒倒下了,就在张鹤猛追另一个歹徒时,他背
  后突然闪出一人,对准他后背举手一扬,张鹤大叫一声,应声倒下。

  四、轻臂猿只身却敌

  俗话说:明枪好挡,暗箭难防。张鹤料不到背后有人向他下毒手,那颗弹子击中张鹤后背,张鹤身子摇晃了一下,大叫一声:“不好!”便倒了下去,他口一张,鲜血如喷泉涌出。
  韩恩正杀得兴起。他是罗四海的大徒弟,武艺在众人之上,但今日与对方只打了一个平手,心中明白,这独眼歹徒绝非等闲之辈。此刻张鹤失手,使韩恩大吃一惊,他再回头一看,四个趟子手已死三个,余下一个也被厮杀得无招架之力。韩恩知道师父这次失策了,但他身为“神武镖局”的人,只能以死相报。
  张鹤一倒下,另两个歹徒趁机从两旁夹攻韩恩,幸亏韩恩绰号“轻臂猿”,两手特长,他招架住三个对手,连喊:“爷爷与你们拚了!”
  这样恶战了片刻,最后一个趟子手也倒在血泊中,独眼头目与余下的三个歹徒将韩恩团团围住,喊叫韩恩投降。
  韩恩手中的双剑被劈刺断了,他退到一棵大树旁,抓住两具尸体乱舞,就是不肯退走。他终于被一剑刺中后颈,韩恩对着镖车大叫一声:“师父,徒弟只能以死殉职了!”说罢倒在血泊之中。
  经过半个时辰,一场恶战结束了。那个独眼头目看着两车白银连声狞笑,一个小喽啰发现了第三辆车上被吓得昏死过去的唐小姐,还有那个神情如痴呆一般的丫头,便报告了独眼
  头目说:“三爷,那里还有个美人儿呢!”
  独眼头目拉开车帘一看,独眼笑成一条缝,说:“快,快运上虎山!”
  他们押着镖车走了,古道又恢复了宁静,只不过多了十几具尸体。晚风过处,把血泊中的韩恩吹醒了,他挣扎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的右手臂已断了。韩恩咬咬牙,爬了几步,突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了马蹄声,正是朝自己方向驰来。
  马背上跳下两个人,一个人手执旱烟袋,是个满头白发的矮老头,另一个手执狼牙杵,是个少了一只耳朵的中年汉子。两人听见韩恩的呻吟,便走了过来。
  那中年汉子扶起韩恩,说:“朋友,你怎么啦?”
  “我,我是神武镖局的人,被一条,一条龙劫了镖。”韩恩挣扎着吐出几个字。
  中年汉子听完一笑,问白发矮老头:“救他?”
  “好,我来救他。”白发矮老头猛地举起了那只铜制的旱烟袋……

  五、施毒计一石二鸟

  轻臂猿韩恩见有人来搭救,存了一丝生机。却不料那个貌似和善的白发矮老头举起旱烟袋,用那拳大的烟锅猛地朝韩恩头上砸去……
  韩恩在一刹那之间,明白了对方的身分:那个白发矮老头就是江湖上号称九尾狐狸的童九天,而缺耳中年汉子必定是童九天的二寨主狼牙杵白玉明。可惜韩恩此时已无招架之力,烟锅砸下,脑浆迸裂,一条壮烈的汉子死于非命。
  白玉明见童九天砸死了韩恩,不解地问:“大哥,他只知一条龙劫镖,留他当个活口,岂不更好?”
  童九天阴险地一笑,捋着山羊胡子说:“还是灭了口,死无对证为好,留下活人,日后是个口舌。”
  白玉明很佩服童九天老谋深算,说:“罗四海何以得知?”
  童九天从袖中取出三面黄龙小旗,插在死者身上,然后两人纵身上马。不一会,便追上了虎山三寨主独额虎顾昌。他们见了镖车上的银两,哈哈大笑。童九天拍了拍顾昌的肩说:“三弟,干得不错!”
  “大哥,这银子,我不要了。”顾昌嘻笑着指指第三辆镖车上的唐小姐,说:“她,赏给兄弟当个压寨丈人!”
  童九天与白玉明一起大笑,说:“三弟可是英雄难逃美人关呀!”白玉明笑着走到镖车前,拉开帘子,见一俊一丑两个女子都好像吓得面如土色的样子。白玉明与那个粗丫头凌梅的眼神一碰,凌梅赶紧低下了头。
  童九天一行上了虎山,虎山是太行山的一条主要支脉。群山峻岭之巅有一座山寨,这就是恶贼的巢穴。
  童九天令喽啰将镖车押入后山,然后站在寨前的一块巨石旁,对白、顾二人说道:“银子不忙分,这场戏还刚刚开场!”
  白玉明与顾昌都很满意大寨主这个嫁祸于人、一石两鸟的计谋。白玉明当年带人劫镖,被罗四海削击半只耳朵,而顾晶也因强奸民女,受过石恨天的严惩,成了独眼。如令正是报仇的时机了。顾昌扬起鬼头刀咬牙切齿说:“可惜我不能亲手宰了一条龙!”
  童九天眯起小眼睛,说:“两位莫急。铁掌金钩罗四海虽是一条好汉,但毕竟上了年纪,恐怕未必是石恨天的对手,待二人斗到两败俱伤,我们还得下山拿一条龙的脑袋祭酒!”三个人相对大笑起来。

  六、闻噩耗义愤填膺

  童九天一行走后不久,峡谷古道又来了七骑快马,为首的正是“神武镖局”总镖师罗四海。
  罗四海何以来得这幺快?其中有个原因。他送走韩恩、张鹤,料理完琐事,对这十万两镖银越想越不放心。有位朋友劝他不妨自己亲走一遭,也可惜此去会会一条龙石恨天。罗四海想想也有理,虽然自己与一条龙都是声震黄河两岸,可至今还未见过面。一年前,石恨天曾专程到太原拜访自己,可罗四海正巧押车出去了。现在罗四海赶到这里,竟意外地发现了眼前的一幕惨剧。
  两个爱徒与四个趟子手都倒在血泊中。韩恩脑袋开了花,早已丧命。罗四海赶紧扶起张鹤,连声喊道:“徒儿醒来!徒儿醒来!”
  半晌,云中燕微微睁开双眼,断断续续从嘴里吐出几个字:“师父……一条龙……劫了镖。”说完,张鹤倒在罗四海怀中断了气。
  铁掌金钩罗四海此刻心中义愤填膺,尤其当他看到爱徒背后一片黑色的浓血,便知张鹤中了毒弹。罗四海把弹子捏在手中,不由怒目圆睁说:“一条龙,你也太狠毒了!”
  原来,张鹤习武多年,身有内功,虽背上中弹,还不致于丧命。但这是一枚有毒的弹子,打中人身,毒液立刻扩散,故张鹤才送了命。在江湖上,用暗器的人不少,但很少用毒箭、毒弹伤人。罗四海愤然站起,对六个摩拳擦掌的徒弟说:“向一条龙讨还血债!”
  此刻已过了黄昏,山风袭人,秋凉入骨。可罗四海一行却是热血沸腾,催马疾驰。
  当晚,他们宿在附近一个乡镇小店,这里离石恨天的家不过三里路。罗四海命徒儿去休息,自己站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子,心中暗暗思忖:自己与石恨天平生无冤无仇,一条龙又是一个铁铮铮的江湖义侠,为何要劫这一票银子?既然劫了银子,为何又留下黄龙小旗?这说明他是故意向“神武镖局”示威,自己带了六个徒弟去恶战,恐怕不能稳操胜券。
  就在罗四海寻思之际,六个徒弟中的小镖王张杰已换好夜行衣,他是云中燕张鹤的堂弟,为报堂兄之仇,决定先探虚实。他见众人睡下了,便悄悄跃上屋檐,直奔一条龙石恨天的家。

  七、小凤有心解宿怨

  石恨天的家,在太行山下一座小镇上,一幢简朴的庭院,却住着这个大名鼎鼎的江湖义侠。
  此刻正是掌灯时分,石恨天尚未回家,家中只有他的瞎眼老母。石母年轻守寡,恨天的父亲早年与冷小凤的父亲擂台比武,死于非命,当时石恨天还不过五、六岁,石母把恨天拉扯长大。后来石恨天赴深山学艺,一去十年,石母盼子心切,朝夕流泪,竟哭瞎了双眼。
  由于多年的母子相依为命,有母明知儿子不会回来吃饭,仍守在桌前。门开了,走进来一个姑娘,石母从脚步声已猜度出是谁来了。她忙问:“是小凤姑娘吧?”
  来人正是江湖人称金凤凰的冷小凤。冷小凤是个二十挂零的姑娘,生得身材颀长,骨肉亭匀,妩媚的脸上有一对机灵的大眼睛,要不是一身武生打扮,谁知道她是一个神出鬼没的绿林侠女呢!
  “伯母,你还没吃饭?”
  石母含笑点点头,小凤便侍候老人用餐。
  石母心中自忖:“要是这丫头做了自己儿媳,该有多好?”
  其实,石母想的,也正是冷小凤所盼望的。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子,什么都敢说敢做,就是对自己的婚姻大事难于启口。小凤的父亲也是江湖上一条好汉,后米当了朝廷武官,与石恨天父亲擂台比武,失手伤了对方,自己也被打成内伤,过了三、四年后,内伤发作。他临死前对小凤说:“为父死无所憾,唯一放心不下的是还未给你订一门亲。”小凤当时才五岁,问父亲有何嘱托,小凤父亲叹口气说:“你与什么人联姻都可,只是不能嫁给姓石的人。”说完,便闭上了眼睛。小凤母亲原是冷家小妾,她有一天突然离家出走,杳无音信。小凤后来才明白自己父亲与石恨天父亲有生死大仇。但说也奇怪,像冷小凤这样一个俊美而赢得许多男子青睐的姑娘,对任何人都关上了爱的闸门,偏偏爱上了石恨天。可石恨天压根儿不睬她,幸亏石母暗中圆场,石恨天对这个与自己有杀父之仇的女子才没有以牙还牙。
  石母有一天曾劝过儿子,可石恨天斩钉截铁地回答:“娘,我什么都可依从,你让我娶这个杀父仇人的女儿,恨天宁可出家去当和尚!”小凤闻知此言,心如刀割。她想把石恨天的形象从心中抹去,可是她却办不到。小凤仍三天两天到石家,日长天久,石母也把她当成了自己的闺女。
  两人正说着,外边传来了脚步声,小凤知趣地退了出去,心想:“恨天啊恨天,你我的宿怨何日可以消去呀!”

  八、恨天无意结鸳鸯

  来人正是石恨天,他进屋后先向石母请了安,又问:“她来过了!”石母点点头,拉过儿子的手说:“恨天呵,她对你可好了。过去的事,娘也忘记了。何况你父之死是否是小凤父亲下的毒手,至令还没弄清楚。对她,你就不必耿耿于怀了。”
  “不!”石恨天猛地站起来,说:“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灯光下,可以看出石恨天是一个气概轩昂的汉子,他身高八尺开外,细条个子。长方脸庞上,秀眉凤目,鼻端口方。头戴紫酱缎鸭尾一字巾,火黄绒盖顶黄绢扎头,身穿古铜褶子,腰束青丝鸾带,足蹬薄底缎靴。石恨天这一亮相,赢得屋面上的小镖王张杰暗暗喝起采来。
  张杰从客店来到石恨天的家,怒满胸膛,他听了石恨天这一番话,心想:你要报杀父之仇,我张杰也要报杀兄之仇。张杰想到这里,欲用一镖结果一条龙的性命。他伸手到袖袋中去摸镖,不摸还罢,一摸吓了一跳,袖袋中三支银镖竟不翼而飞了。
  也就在这时,石恨天对着屋顶喊了一声:“梁上的朋友下来吧!”
  张杰又吃了一惊,他纵身跳下院子,对着石恨天骂道:“不仁不义的一条龙,还我兄长。”说罢,提剑往石恨天当胸一剑。
  石恨天淡淡一笑,即闪身让过,一面道:“何方小子,敢来放肆。”一面起两个指头捏住张杰的手腕,轻轻一提。张杰的剑已脱手,人往前直冲了三步。小镖王恼羞成怒,转身又要挥拳还击,忽听院外一声喊道:“张杰不得无礼!”
  喊话者正是铁掌金钩罗四海。原来,罗四海发现不见了徒弟,怕他有失,寻踪到此。
  石恨天听说来人正是神武镖局总镖师,赶紧抱拳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罗老英雄,请到舍下聚谈。”
  罗四海拱手还过礼,强压悲愤,把镖车被劫之事一五一十讲了,然后把三面黄龙小旗扔在地下,说:“石大侠,这六条人命、两个女子、十万镖银,你如何处置?”
  石恨天闻言,惊异不已说:“恨天早在三个月之前已散伙,这等伤害无辜之事,绝非石某兄弟所为。”
  罗四海见石恨天神情坦然,半信半疑。两人商定明天清晨同去劫镖之处察看。
  张杰随师父返回客店,进了自己屋子,把灯挑亮,不由惊叫一声:“啊!”

  九、一条龙古道释疑

  原来在张杰的桌上,正放着那三支不翼而飞的银镖。张杰暗叹一声:“耳闻一条龙神出鬼没,果然名不虚传。”
  翌日,罗四海带了六个徒弟与石恨天相逢于古道口。石恨天看了那几具劫镖者的尸首,摇摇头说:“这些人,绝非石某的兄弟,也从未见过。”他转身又对罗四海解释:“恨天素好行侠,劫富济贫,所得不义之财,全部送给附近百姓,有些事,我不愿露面,就在上面插一面黄龙小旗,对于那些为非作歹、鱼肉乡民的豪绅恶霸,恨天也常以黄龙小旗警戒之,故这种旗子,在外流失颇多,以此物为证,以咎恨天,实不足为凭。”
  罗四海觉得此话也有道理,说:“依石大侠之言,劫镖之事,乃有人冒名而为。”
  石恨天答道:“依恨天之见,冒名行劫,也并非恶徒之目的,其用意是一石二鸟,以引起恨天与神武镖局的火并。”
  “噢,这计策也太险恶了!”罗四海叹道:“只是行此恶计者,不知是谁?”
  “让我们沿着镖车的车痕追去。”
  “好。”
  原来,罗四海的镖车车轮上刻有“神武镖局”的字样。他们一行骑上马背,沿着车痕寻去。过了两条小路,镖车在三叉路口消失了。又出现了另外几辆车子,这几辆车子又朝着不同方向驰去。
  “好狡猾!”罗四海明白行劫的歹徒早有预谋,在这里换了车。由于三叉路口车来车往,你要依车痕寻踪,则是无法办到了。
  石恨天那蹙起的剑眉高高挑起,他在山道上来回徘徊片刻,对四周地形观察一番,忽然说道:“看!这深涧之下。”
  罗四海、张杰一起纵身跃上巨石,往下看去,只见涧底有三辆破碎的车子。张杰眼尖,一眼认出,说:“正是咱神武镖局的。”
  石恨天略一沉思,轻轻一跳,便到了涧底,他在破碎的镖车上细察一番,不由怒目圆睁,向上招呼:“有了!果然是这些恶贼所为!”
  罗四海、张杰听说已知劫镖者是谁,顿时来了精神,招呼那五个趟子手,说:“下去看看。”说罢,一个个跳下涧底。

  十、唐小姐留诗明踪

  罗四海一行到了涧底,石恨天引他们到一辆镖车前,说:“这里有一首诗。”
  众人一齐举目看上,果然在唐英英小姐乘坐的镖车上,留下一首五言打油诗,是这么四行:
  一管旱烟袋,
  一支狼牙杵。
  欲明贼去处,
  请向虎山行。
  石恨天解释道:“三个月前,恨天散伙不久,虎山上来了两个江湖恶贼,一个是九尾狐狸童九天,另一个是狼牙杵白玉明,这两个人到了这里,就与虎山原来的小寨主独额虎顾昌狼狈为奸,结成一伙。顾昌本来忌讳我,不敢闹事,但仗着有童九天、白玉明撑腰,招兵买马,残害百姓。我一次路见不平,已教训了白、顾二人,希望他们改邪归正,想不到这些恶贼竟使出这条毒计来。”
  罗四海听罢,也恍然大悟,他早知童九天,白玉明在江湖上的劣迹,在十年前与童九天的儿子有过一次交锋,将其击倒在地。而白玉明行劫良民,也曾在他刀下割去半个耳朵。当年之事,想必恶贼怀恨在心,这次行劫,便是一箭双雕之计。
  张杰听说行劫者在虎山,便与其他几个徒弟摩拳擦掌,对罗四海请求:“师父,快让我们杀上虎山,以报此仇。”
  罗四海点点头说:“好。”又向石恨天拱手告辞。“小徒对石大侠有冒犯之处,还请海涵。既然九尾狐狸是行劫之首,老夫当向虎山讨还血债,就此告辞了。”
  “且慢!”石恨天把手一拦,说:“虎山乃难攻易守之地。独额虎顾昌原有百余喽啰,今招兵买马,山上相附者不少于五百,童九天,白玉明、独额虎都不是好对付的。罗老英雄以少敌众,恐怕不易取胜。”
  罗四海心中不乐,竖眉说道:“去虎山讨还血债之事,我意已定,请勿劝阻。想神武镖局开张已有百年,从未有过如此失信于客商的事,况且除了十万两银子,还有两个女子被抢。我罗四海岂能愧对天下之人。”
  石恨天略一沉思,抱拳说道:“既然如此,恨天愿助罗老英雄一臂之力!”
  “此话当真?”罗四海与众人喜出望外。
  石恨天答道:“童九天一伙无恶不作,已属可诛之列,今又冒我之名行劫,石某岂能作壁上观。”
  一行八人迎着朝阳,执剑直奔虎山。而在他们的背后,时隐时现地出现了一个神秘的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