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三十二章 心服口服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你是红凤的?”
  “是的。”
  陈虹虹接口问道:“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你?”
  巫士英道:“除红凤和紫凤外,‘五凤帮’中大概再未有人见过我!”
  江阿郎问道:“你和她们两个交往有多久了?”
  巫士英道:“一年左右。”
  江阿郎道:“你和她二人,交往一年,对她二人了解必很多,你对她二人的看法如何?”
  巫士英微一沉吟,道:“红凤虽然淫荡,心性却较为善良,紫凤心地太邪恶狠毒,而且性情易变,和她交往,令人有时时心惊肉跳之感!”
  江阿郎点了点头,转向陈虹虹说道:“姑娘听见了么?”
  陈虹虹美目眨动地道:“您的意思可是要妾身对红凤稍稍留情?”
  江阿郎道:“姑娘,有道是‘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妨予她一条自新之路!”
  陈虹虹嫣然一笑道:“您说的总是有道理,妾身敢不遵命!”
  江阿郎笑了笑,转向小佩说道:“小佩姑娘,麻烦去招呼一位店伙计上来一下。”
  恰巧有一名店伙计在楼梯口探首向楼上张望,闻言连忙急步走过来,朝江阿郎哈腰诌笑地说道:“公子爷,您有什么吩咐?”
  江阿郎道:“小二哥,劳驾到街上看看有当地的要饭化子替我找个来!”
  店伙计已知这几位男女都是江湖中人,闻言那敢多问,连忙点头道:“是,小的这就给您找来!”
  说罢,立刻转身快步下楼而去。
  店伙计下楼去后,江阿郎手一抬,把刀递给巫士英说道:“巫兄,请将刀收起来吧!”
  巫士英默默地接过刀,纳入鞘内。
  江阿郎突然抬手飞点出两指,巫士英身子微微一震!双目倏睁,说道:“江阿郎,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说过不难为我的!”
  江阿郎淡淡说道:“我并未难为巫兄,我只是暂时封住巫兄的穴道,免得巫兄在丐帮作客期间发生意外,巫兄但请放心,巫兄自由时,我一定替巫兄解开这两处穴道,决不失信!”
  巫士英深深望了江阿郎一眼,默然低头不语!
  店伙计上来了,身后跟着个中年要饭化子。
  江阿郎望了那中年化子一眼,朝店伙计摆手说道:“小二哥,谢谢你,你去忙你的吧,有事儿,我们再招呼你!”
  店伙计哈哈腰,转身退下楼去。
  江阿郎探手怀中取出一物,朝中年化子一摊手掌道:“兄台请先看看此物!”
  江阿郎手中托着的是一块三寸长,两寸宽的紫竹牌,也正是丐帮长老身份的权威令符。
  中年化子一见紫竹牌,立时神色一肃,双腿一弯,跪下叩行大礼,说道:“弟子拜见长老!”
  江阿郎收起紫竹令符,伸手相扶他说道:“兄台请勿行此大礼,我有事相烦,请站起来说话!”
  中年化子神色恭谨地站起身子垂手肃立。
  江阿郎问道:“兄台尊姓大名?”
  中年化子答道:“弟子名叫朱成。”
  江阿郎道:“朱兄请不要自称弟子,我姓江名阿郎,外号人称‘一刀斩’,朱兄听说过么?”
  朱成肃容点头说道:“总坛已有令谕传知各地分舵弟子随时听候少侠吩咐!”
  江阿郎含笑问道:“朱兄在此分舵是何身份?”
  朱成道:“朱成承蒙帮主的恩泽提拔,职司本地分舵监舵!”
  江阿郎道:“我有点事情耍麻烦贵分舵,朱兄能帮忙么?”
  朱成道:“少侠请勿客气,能替少侠办事,这是敝分舵的光荣,您请吩咐!”
  江阿郎用手一指巫士英说道:“这位是‘断魂刀’巫老前辈的公子巫士英,我想让他在贵分舵暂住一段时日,不知方不方便?”
  朱成目光一瞥旁侧的巫士英,点头说道:“方便。”
  江阿郎又道:“有关他的住处最好能秘密一些,同时请别让任何外人与他接触,以免发生意外,到了该放他的时候,我自会派人通知朱兄,朱兄明白么?”
  朱成如不是个精明能干之人,焉能职司丐帮酒泉分舵监舵,江阿郎这么一说,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连忙又点头说道:“少侠您请放心,朱成保证不会有差错!”
  江阿郎抬手抱拳微微一拱,说道,“朱兄现在请带他走吧!”
  朱成恭敬地说道:“朱成遵命!”
  朝江阿郎躬身一礼,转向巫士英一抬手道:“巫朋友,请吧!”
  巫士英没说话,站起身子默默地往楼下走去,朱成随后而行!
  目送巫朱二人下楼去后,江阿郎立即望着陈虹虹一笑说道:“陈姑娘,你和邓兄返回帮中之前,请先往眉山高老人家那里一行,就说是我说的烦请他老人家师徒相助!”
  陈虹虹道:“只凭口说,他相信?”
  江阿郎道:“他会相信的,再说这是伸张武林正义,卫道之事,纵然或有不信,也会帮忙相助的!”
  陈虹虹眨眨美目道:“万一他不帮忙相助呢?”
  江阿郎微一沉吟道:“姑娘就说‘一刀斩’江阿郎,就是‘长生峰’上的那小黑娃儿就行了。”
  语声一顿又起,说道:“好了,姑娘,我们该分手再见了!”
  话落,长身站起,杜心蘅、陈虹虹和邓天杰也立即跟着站起身子。
  邓天杰环眼忽然一眨,说道:“老大,咱们事情办好后,到什么地方找您?”
  一声“老大”,喊得江阿郎神情不禁愕然一怔!
  杜心蘅在旁立刻解释地说道:“江兄弟,他是‘六俊’第三,你是第一,所以他喊你‘老大’!”
  “哦!”
  江阿郎恍然一笑道:“邓兄和陈姑娘事情办完后,请到第一堡找我好了。”
  “好。”
  邓天杰一点头道:“咱们事情一办完后,就立刻前往第一堡找您!”
  江阿郎含笑地点了点头,双手抱拳朝陈虹虹和邓天杰一拱作别后,和杜心蘅迈步下楼而去。
  析城山,又名析津山。
  位于山西省用城县西南,山势高大险峻,四面山峰围绕如城。
  初更刚过,浮云掩月,夜色正浓,析城山外来了七个人。
  七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老的是两个五十多岁,一个六十开外年纪的老者,少的是两男两女。
  这一行人,他们是“一刀斩”江阿郎,“闪电刀”项君彦,“飘雨剑”西门玉霜与谷亚男姑娘,“金石巧匠”杜心蘅,“金银双鞭”宋功耀与朱重哲。
  江阿郎为首在前。项君彦与西门玉霜等人紧随其后,由一处杂草丛生的小山道入山,一路疾行,来到一座黑黝黝的山洞前。
  山洞左边的石壁上,刻着九个十分显眼,入目心惊的九个大字:“止步!入洞者必遭横死!”
  江阿郎望了望石壁上的大字,淡笑地自语道:“这几个字倒是怪吓人的!”
  “金石巧匠”杜心蘅跨前一步,低声说道:“江兄弟,大概是这里了!”
  江阿郎微微点了点头,回首朝项君彦低声说道:“项兄与诸位请随在兄弟后保持五尺距离,留神戒备,留心随时可能发生的意外,如遇上情况时,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先由兄弟应付!”
  项君彦点头低声答道:“兄弟你只管放心,我们会自己小心的!”
  江阿郎没再说话,默默运功凝神查听四周的情况,于确定附近十丈以内没有椿卡埋伏之后,这才缓缓迈步当先领着往山洞内趟去!
  山洞洞口虽然不大,洞里倒很宽阔,只是却很黑!
  黑,当然难不住内功深厚的江阿郎等众人,除江阿郎目力 可及三丈以外处,其余人目力最差的也能看到一丈开外的事物!
  江阿郎虽然已查听过近十丈以内并无椿卡埋伏,但他行动仍然十分小心,一进入洞内立即招呼众人侧身贴壁而行!因为他是此行之首,项君彦等六个人的性命可说全操在他的手里,稍一疏忽大意,便可能遭至意外的暗算或是突袭!虽然,凭他一身高绝罕世的武学,足可应付任何情况的突袭与暗算,自保可能没有问题,但是项君彦等人便就难说了!为顾及项君彦等六人的安全,他行动不能不特别小心谨慎!
  六人中只要有一遭到意外不测,他这位武林第一奇客“圣习”的传人,将拿什么面见人!
  固然,他们此来之前,全都明知前途十分艰险,伤亡也将 在所难免!
  不过,那必须是在深入敌方中心地区,发生激斗以后的事情,如在此时此刻,刚踏进敌方大门,便有人受到意外伤亡,就显得他江阿郎也太无能,太不足令人信赖了!
  山洞全长约三十多丈,弯弯曲曲。
  江阿郎行动十分小心谨慎地领着众人贴壁而行,随着弯道缓缓前进!
  渐渐,前面有了微弱的光亮。
  江阿郎知道,前面再转弯,可能便是出口了。
  突然,江阿郎心头忽生警兆,他听见两个人极低的谈话声音,正传自前方可能是洞口外面!
  江阿郎连忙传声通知项君彦等众人,都贴壁站立不要动!
  洞口外面谈话的声音虽然很低,但江阿郎在运功凝听下,仍然听的十分清楚!
  只听一人说道:“老刘,门主那一招还真灵,谷老儿竟信以为真,把小娟那丫头真当做他的女儿了!”
  老刘说道:“小崔,门主向来是计无虚出,小娟那丫头若不是极像谷老儿的女儿,焉会要她冒充,这一来,谷老儿再倔,绝倔不过三天,一定会乖乖的说出那藏宝图上的地点!”
  小崔说道:“老刘,这一下子,小娟那丫头可爬上了高枝儿,你我再也别梦想能够亲近挨着她的边儿了!”
  老刘道:“小崔,你上次说那丫头奇浪无比,可是真的?”
  小崔道:“我要骗你我就不是人,上次她和施小虎那个的时候,我正巧打窗子外面经过,她那股劲儿,只听得我他妈的连牙齿都咬痛了,当时真恨不得冲进去……”
  老刘笑说道:“你小崔大概还没有那个胆吧!”
  小崔道:“要是你老刘会能有那个胆?你敢煞风景去惹施小虎那小子么?”
  老刘道:“说实在的,我老刘可没那个胆,也惹不起施小虎那小子……”
  江阿郎听到这里,心中已经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幽灵门主”已利用一个名叫小娟的姑娘冒充了谷亚男,胁迫谷振非屈服就范,说出藏宝图的地点!
  他听到这里,便就不再多听下去的传声对项君彦等众人说道:“诸位请在这里稍待片刻,洞口有两个明椿,等我先去制住了他两个再招呼诸位行动!”
  话落,身形一闪,已奇快绝伦地转过弯。
  项君彦连忙飘身前移,至转弯角处探望去,就这电闪之间,江阿郎已经到洞口。
  “谁?”
  是老刘首先发现了江阿郎,发声喝问。
  “我!”
  江阿郎冷冷的声音。
  小崔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你都不认识,小崔,你眼睛瞎了!”
  这话还真能诈人,小崔与老刘两个全都被诈得神情不禁一愣!
  他两个这里刚自一愣,江阿郎那里已然抬手,两缕指风飞射而出!
  两声闷哼发自小崔老刘之口,他两个全都瞪大着双眼,木立当地,身不能动,口也不能言了!
  当然,他两个心里也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只是,明白虽然明白了,奈何明白得已经晚了!
  江阿郎制住小崔老刘二人的穴道之后,立即抬眼朝前望去,眼前十丈开外,是一片长达十多丈宽广的树林,树林过去是一形似城堡般五六丈高的围墙,里面是什么地方,不用说那就是江湖上极少人知道的“幽灵门”的总坛所在了!
  目光再一扫四周的山形地势,只见四面都是高峰削壁,看情形,山洞可能便是整座山谷的唯一出口,如将山洞一堵,这座山谷便成了座‘死谷’了!
  情形看来虽是如此,不过江阿郎心中可十分明白“幽灵门主”不是个糊涂人,既在这等谷中建立总坛,这儿便决不可能只有这么一条出口!
  换句话说,城堡内必定另有不为外知的秘道,说不定还不止一条!
  江阿郎看清楚谷中的形势以后,便即传声招呼项君彦等六人走了过来。
  六人目光一掠围墙中的树林,全都不由皱起了眉头!
  西门玉霜轻声说道:“大哥,这地方好像不对!”
  江阿郎道:“你可是说多了这片树林和那道围墙?”
  西门玉霜点头道:“根据莫老所言,应该没有树林和围墙才对!”
  江阿郎沉吟地说道:“这很可能在他离开之后才有的!”
  西门玉霜眨眨美目道:“围墙或有可能,但是这片树林……”
  江阿郎含笑接口道:“如从别处地方移植来,也并非决不可能!”
  语声一顿,转向“金石巧匠”杜心蘅说道:“老人家请仔细看看,如我猜想的不错,这片树林恐怕不止是一座树林!”
  “老朽已经仔细的看过了!”
  杜心蘅点头说道:“江兄弟猜的一点不错,这片树林乃是按五行方位排植,名为‘五行迷踪阵’!”
  江阿郎道:“老人家既看出这是‘五行迷踪阵’,想来通过是绝无问题了!”
  杜心蘅笑道:“这是最简单的阵法,不过,只恐怕……”
  江阿郎道:“老人家可是担心树林中可能另有什么埋伏?”
  杜心蘅点头道:“衡情度理,树林中无另外埋伏,这儿应不会只有这么两个椿卡!”
  江阿郎点头一笑,说道:“老人家推测有道理!”
  语声一顿,目光倏然转向小崔说道:“小崔,我拍开你的穴道,希望你老老实实的答我问话,别妄想有任何举动,否则,你这条命就算完了!你懂?”
  小崔虽然身不能动,口不能言,但听觉未失,眼睛也能转动,闻言,眼光中立刻表示出“懂”的意思!
  江阿郎抬手扬掌虚拍开了小崔的穴道,小崔轻吁了口气,他倒先开了口,眨着眼睛道:“朋友,我可以先请问件事吗?”
  江阿郎点头道:“你问吧!”
  小崔道:“朋友究竟是谁?怎知我叫小崔的?”
  江阿郎淡然下笑道:“知道你叫小崔,那是我适才在洞中还未现身之前,先听见了你和老刘的谈话!”
  “哦!”
  小崔说道:“那么朋友你尊姓大名?”
  江阿郎道:“我名叫江阿郎,外号人称‘一刀斩’,你听说过么?”
  “一刀斩”三字实在够吓心胆颤的,小崔老刘的脸上立刻全都变了色!
  小崔目露骇光,语音有点打颤的问道:“你真是‘一刀斩’?”
  江阿郎点头道:“如假包换,不过,你只管放心,只要你老老实实的答我问话,我保证绝对不难为你们两个!”
  语声一顿又起,他双目灼灼如电地逼视着小崔,说道:“我问你,树林中有埋伏没有?”
  小崔神色间掠过一丝犹豫之色,终于点头说道:“有!”
  江阿郎道:“什么埋伏?”
  小崔道:“地串锦,只要一踏上地串锦,宫内的警铃立刻会响!”
  杜心蘅问道:“还有其他埋伏么?”
  小崔摇头道:“没有了!”
  江阿郎道:“宫中眼下有多少人?”
  小崔道:“大概有五六十人。”
  江阿郎道:“门主现在宫中么?”
  小崔道:“这就不清楚了!”
  江阿郎双目倏射威厉地道:“小崔,你敢不说实话!”
  小崔道:“我确实不清楚,所答也绝无一句不实!”
  江阿郎目中威厉微敛,道:“那么我问你,你和老刘两个守在这儿,贵门主如是出去了,你会不清楚么?”
  小崔摇头道:“你要是认为这样,那就错了!”
  江阿郎道:“怎么错了?”
  小崔道:“门主进出向来不经此处,我如何能够知道!”
  江阿郎道:“另外的进出口共有几处,都在什么地方?”
  小崔道:“共有三处,我只知道后圆中假山荷池旁的一处,另外两处,我就不知道!”
  江阿郎知道以小崔和老刘这等角色的身份,所知有限,答的有限,答的可能确是实话,于是也就不再多问的倏然抬手一指,又封了小崔的穴,说道:“我虽已说过不难为你们,但目前也不便放你们,只好暂时委屈你们,被制穴道,天明时自解!”
  话落,目光一掠附近,他伸手抓起二人,将二人提到一处隐秘地方放好后,回到众人一起,望着杜心蘅说道:“我听说那‘地串锦’乃是一种奇妙的连环结扣,脚踩上捆脚,手碰上捆手,是么?”
  杜心蘅点头道:“不错,‘地串锦’的妙用除此外,还具有传警作用,只要触动一处,绳上所系者的警铃,立时会全部大响!”
  江阿郎道:“有办法能使那些警铃不发生效用么?”
  杜心蘅一沉吟道:“有,一个就是避免碰触它,一个是砍断它!”
  西门玉霜道:“那就砍断它好了!”
  杜心蘅微微一笑道:“砍断它固然是最好的办法,但是事实恐怕行不通!”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