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三十章 附骨毒针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可惜的是,他碰上了一身功力武学冠宇内的江阿郎!
  江阿郎坐在那儿没动,一拾手,中指突出,迎着邓天杰抓来的掌心点去!
  邓天杰脸色大变!
  手掌电缩,两只环眼瞪得老大的惊容说道:“你好高明!”
  白衣少女见状也是脸色一变。目射惊色地说道:“江阿郎,我看走眼了,没想到你竟是位身怀绝学的武林高人!”
  江阿郎淡淡一笑道:“谢谢姑娘夸奖,高人二字我可不敢当!”
  白衣少女站起娇躯,说道:“江阁下,看到你刚才那一指,我不禁有点儿技养了,我也想试试阁下的绝学!”
  她嘴里说着,人也莲步轻移的走了过来。
  江阿郎抬手一摇,道:“算了,姑娘,你那当世武林称绝的‘兰花指’,在下可消受不起!”
  白衣少女美目倏然一睁,娇颜儿满是惊奇之色地道:“阁下也知道我?”
  江阿郎微微一笑道:“五凤帮五风中称最的么凤,名列‘少年六俊’之末‘阎王笔’陈飞虹的妹妹陈虹虹姑娘,我要是不知道,我还行走什么江湖!”
  白衣少女正是“五凤”中年纪最轻。武学功力人品均皆称最的‘么凤’陈虹虹姑娘。
  这一来陈虹虹的心中更为惊奇、骇异了,美目电射地逼视着江阿郎道:“阁下究竟是谁?”
  江阿郎淡淡一笑,说道:“姑娘刚才不是已经问过了么,我名叫江阿郎,江是‘长江’的江,阿郎是秦始皇兴建的那座‘阿房宫’的阿,郎是……”
  陈虹虹黛眉一扬,截口道:“别说那些无关的废话了,我问你,你对我怎么知道这么清楚的?”
  江阿郎眨眨眼睛道:“姑娘应该明白,江湖人知道江湖事!”
  陈虹虹道:“这话虽然不错,但是对我而言却不适用,不对!”
  江阿郎道:“为什么?”
  陈虹虹道:“第一,江湖上极少有人知道我,第二,纵然知道我是么凤,也决不会知道我是‘阎王笔’的妹妹!”
  江阿郎说道:“如果我说是令兄告诉我的呢?”
  陈虹虹美目一凝,问道:“江阁下认识我哥哥?”
  江阿郎笑笑道:“要是不认识,就不会知道姑娘是他的妹妹了!”
  “你们是好朋友么?”
  “当然是好朋友!”
  “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他提说过你这么一位姓江的好朋友?”
  “姑娘和令兄有多久没见面了?”
  “一个多月。”
  “这就是了。”
  “这么说,你和我哥哥认识的时间还不久了?”
  “二十天不到。”
  陈虹虹黛眉忽地微微一蹙,道:“这就不对了!”
  江阿郎道:“怎么不对了?”
  陈虹虹道:“你们认识才只十多天,不管好到如何的程度,我哥哥他也决不会把我的事情告诉你的!”
  江阿郎笑了笑道:“可是事实上他却告诉了我!”
  陈虹虹摇头道:“我不相信!”
  江阿郎淡淡道:“姑娘不相信,我就莫可奈何了!”
  陈虹虹美目眨动地默然沉思了刹那,说道:“你和我哥哥既然是朋友,那么我就看在哥哥的面上不与你计较,也请你别插手我邀请杜老人家的事情!”
  江阿郎摇头道:“姑娘,若是别的事情,我可以不插手不管,但这件事我办不到!”
  陈虹虹脸色—变,道:“江阁下,你应该明白,我这可是看在我哥哥的面上,并不是怕你!”
  江阿郎微微一笑,道:“姑娘,我请问,贵帮不惜以那稀世珍宝的宝玉为酬,诱请杜老人家前往贵帮工作三年,那是什么工作?”
  “这……”陈虹虹冷冷说道:“这是本帮的事情,我无可奉告!”
  江陈郎淡笑了笑,道:“其实我此问乃是多余,姑娘不说,我也知道!”
  陈虹虹美目凝注道:“你也知道?”
  江阿郎道:“姑娘可是不信?”
  陈虹虹摇头道:“我当然不信!”
  江阿郎笑了笑道:“姑娘不信,稍时我们以此为题赌个东道,不过……目前我必须先让姑娘明白,我为何要插手不让姑娘请去杜老人家的道理!”
  陈虹虹道:“你有什么道理?”
  江阿郎正容说道:“杜老人家此次离开三十多年从未离开过一步的和阗,是我请出来的!”
  “哦!”
  陈虹虹说道:“原来是这么个道理!”
  在江阿郎以为,他这么一说之后,陈虹虹定然会接着问他请杜心蘅出来做什么?
  此行何往?
  那知事实竟出于他意外地,陈虹虹竟然没问。
  江阿郎心里不禁有点儿诧异地,眨眨双目,道:“姑娘怎不问我请杜老人家出来做什么了?”
  陈虹虹淡淡道:“你要愿意告诉我,我就听,你要是不想说,那就必然有所隐私,我一个姑娘家,可不愿探听别人不愿说的隐私!”
  杜心蘅忽然哈哈一笑,说道:“江兄弟,看来你是碰上高明的对手了!”
  江阿郎点头一笑道:“老人家说的是,陈姑娘要是不高明,焉配誉称‘五凤’之最!”
  陈虹虹的嘴唇边浮现起一丝甜美的笑意,显然,她芳心里正感受着被人赞誉的舒服与喜悦!
  江阿郎语声一落又起,说道:“姑娘好不高明厉害,就凭这几句话,我纵然不想说也是不行了!……”
  陈虹虹含笑接口说道:“江阁下,你要是不想说那就别说了,对你那‘高明’二字,我虽然有些受宠若惊,但是对那‘厉害’二字,我一个姑娘家可消受不起!”
  江阿郎双目奇采飞闪地说道:“欲擒故纵,以退为进,此为兵法中之上乘者,也是攻敌心理之妙招,姑娘高智,令我佩服,并请恕我失言用词不当之过!”
  陈虹虹美目也是异采飞闪地笑说道:“江阁下,我只不过是实情实说,你这么一说,我可就惭愧极了!”
  江阿郎倏然扬声一笑道:“姑娘别客气了,有道是‘书有未曾经我读,事无不可对人言’,我江阿郎是个顶天立地,光明磊落的昂藏须眉,岂能落人个‘隐私’的话柄!”
  声调一落又起,说道:“姑娘,我请杜老人家是同往‘第一堡’办件事情!”
  此刻,陈虹虹已渐渐感觉到江阿郎不仅是个身怀奇学功力的少年,而且才智之高,实在不在她之下!
  同时,她还发觉了江阿郎的容貌看来虽是一副老实相,平庸不起眼,但细看却另有一股凛人的威义正气,与难以言喻的气质!
  因此,这位向来心高气傲,目空一切的么凤,芳心里竟突然奇特地产生了一丝怯怕的感觉,不敢再与江阿郎斗心智,眨眨美目道:“我请问,请杜老人家到第一堡办什么事情?”
  江阿郎正容说道:“姑娘原谅,此事并非我不愿告诉姑娘,因为事关重大,不过,姑娘可以去问令兄,他也知此事!”
  陈虹虹微微一怔,说道:“我哥也知此事?”
  “不错。”
  江阿郎点头道:“还有纪老人家!”
  陈虹虹略一沉吟道:“你知我哥哥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吗?”
  江阿郎道:“我来请杜老人家时,他正在第一堡中,现在可能和‘闪电刀’一起到别处去了!”
  陈虹虹美目微睁道:“是与我哥哥齐名,名列第二的‘闪电刀’?”
  江阿郎点头一笑道:“正是!”
  陈虹虹神色有点儿诧异地道:“我哥哥他什么时候和‘闪电刀’与第一堡的人认识了,你知道么?”
  江阿郎笑了笑,说道:“就是和我认识的那天。”
  陈虹虹美目凝注道:“你是怎么和我哥哥认识的?”
  江阿郎没再多说废话,便把和陈飞虹认识的经过情形,扼要的说了一遍。
  陈虹虹目射惊奇之色地道:“你身怀我哥哥的师门令符,那么你必然与老人家有着很深的渊源关系了!”
  江阿郎说道:“我尊他一声老人家,承他老人家看得起我,不以长辈自居,喊我一声小兄弟,如此而已!”
  陈虹虹美目眨动地道:“江阁下,我忽然发觉你的话说来虽然甚平淡,但却语语惊人,让人有莫测高深之感!”
  江阿郎微笑了笑,话题忽地一转,说道;“姑娘还记得适才之前,我所言那赌东之事么?”
  陈虹虹眼珠儿微一转,道:“你真知道?”
  江阿郎道:“我敢说,有九成的把握不会猜错!”
  陈虹虹略一沉思,说道:“你想赌什么东道?”
  江阿郎道:“东道有二,任凭姑娘选择其一!”
  陈虹虹道:“请说说看!”
  江阿郎道:“其一,请姑娘立刻返回贵帮,拿出决断的手腕,大刀阔斧的,整顿‘五凤帮’,去莠存良,以崭新的正义面目,出现武林!”
  “其二呢?”
  “请姑娘脱离‘五凤帮’!”
  “为什么?”
  “姑娘才智盖世,应该明白我提出这两个东道任凭姑娘选择为赌的用意!”
  陈虹虹美目凝注地道:“你对‘五凤帮’知道多少?”
  江阿郎道:“不算多也不能算少!”
  陈虹虹道:“你都知道些什么?”
  江阿郎说道:“紫凤心地邪恶,红凤行为无耻,蓝凤性情乖张,残忍狠毒,属下弟子莠多良少!”
  陈虹虹道:“还有黄凤与我呢,你怎么不说?”
  江阿郎微微一笑道:“姑娘这是考我么,黄凤本性善良,非止无恶行可言,且系被害者,紫凤不但控制了黄凤,更以黄凤的性命胁迫姑娘,姑娘与黄凤同门姊妹,为颐及黄凤的性命,无可奈何,只好暂求苟安……”
  语声微微一顿,接着又说道:“若是不如此,我也就不会得向姑娘提出这么两个东道为赌了!”
  陈虹虹听得不禁心神连连震动!
  她再也想不到江阿郎对她们五凤之间的情形,竟是知道得这么清楚!
  “风雷鞭”邓天杰在旁环眼猛睁地问道:“五妹,他说的可都是真的?”
  陈虹虹点头道:“都是事实!”
  邓天杰威态凛人的道:“五妹,那些事你为何不告诉咱?”
  陈虹虹道:“告诉你有什么用,你能把她怎么样?”
  邓天杰浓眉一轩,目射煞威的道:“咱活劈了她!”
  陈虹虹淡淡一哂,道:“大哥,我问你,活劈了她,你能解开她在我虞师姊身上下的禁制么?”
  邓天杰威态一敛,问道:“她在表妹身上下了什么禁制?”
  陈虹虹道:“歹毒绝伦的‘玄阴附骨毒针’,你能解吗?”
  邓天杰神情不禁一呆!
  摇了摇头,道:“咱不能!”
  陈虹虹道:“这就是了,你活劈了她,虞师姊便算是死定了!”
  邓天杰浓眉深蹙纠结地说道:“那便怎么办?”
  陈虹虹忽然吁声轻叹了口气,说道:“为了虞师姊,目前我们没有办法,只有暂且忍耐走一步算一步了!”
  江阿郎眨眨眼睛,目光忽然一凝,望着陈虹虹问道:“陈姑娘,紫凤在令师姊身上下的禁制确实是那‘玄阴附骨毒针’么?”
  陈虹虹点头道:“要不然,我们就不会得毫无办法了。”
  江阿郎说道:“这么说,她必然是苗疆‘玄阴鬼妪’的传人,外号‘紫蝎子’尤月娇了!”
  陈虹虹美目微睁,惊奇地说道:“你知道她?”
  江阿郎微点了点头,说道:“我虽然听说紫凤是个心地十分邪恶的女人,却没想到是她,早知是她……”
  语声一顿,目光忽然一瞥那四个绿衣少女,问道:“陈姑娘,她四位是什么身份?”
  陈虹虹道:“是我的贴身侍婢。”
  江阿郎沉吟地道:“既是姑娘的贴身侍婢,想必都是姑娘的心腹了?”
  陈虹虹点点头道:“是的,要不然我就不敢那么毫无顾忌的和你谈说这许多不该说的问题了!”
  江阿郎淡然一笑道:“姑娘说的是,不过,以我看,她四位中已有两个背叛了姑娘,姑娘只是还未能发觉而已!”
  他此语一出,四个绿衣少女,立刻有两个心神倏然一惊,脸色微变,心中“扑扑”直跳。
  陈虹虹摇头道:“不会的,她四个决不可能背叛我的!”
  她当然不相信,这四个绿衣少女都已跟随她四五年,名虽侍婢,实际情如姊妹,她们怎会背叛她呢?
  江阿郎淡笑了笑说道:“姑娘既然认为不会,那么麻烦姑娘请她四个过来一下,我想和她们四位谈谈,可以么?”
  “当然可以。”
  陈虹虹点点头,转朝四婢说道:“你们都过来一下!”
  她话声一落,立有两名绿衣少女毫不犹豫地站起娇躯走了过来
  另两个虽然也紧紧跟着站起了娇躯,却互望了一眼,竟倏然一拧柳腰,身形霍分,一个扑向了楼梯口,一个直扑楼窗!
  事现意外突然,陈虹虹与邓天杰全都不禁愕然一怔!
  陈虹虹陡地一声清叱,与邓天杰身形一动.就要分头飞身拉截,江阿郎轻声一笑说道:“二位别动,她两个跑不了的!”话声中,左手隔空弹指,两楼指风疾射那扑向楼梯口绿衣侍婢的腿弯,右手—抬,探掌虚空抓向那直扑楼窗的一个!
  两声惊叫,“卟通”两声连响中,扑向楼梯口的那个已被指力点中双腿弯穴道,跌坐在楼梯口,那扑奔楼窗的一个,娇躯也被一股强大的吸力硬拉了回来,摔跌在楼板上!
  她娇躯摔跌下,心中虽然惊骇欲绝,但仍不死心,立即一跃而起,还想跑!
  江阿郎微一扬眉道:“姑娘,你也太不识相了!”拈手一指飞点而出,封了她的穴道。
  陈虹虹美目异采飞闪的说道:“你好高绝的功力!”
  杜心蘅突然哈哈一声大笑说道:“陈姑娘,说来你也许不信,你虽然誉称,‘五凤’之最,‘兰花指’为当世武林绝学,但你纵然与‘风雷鞭’联手,也难是他手下三招之敌!”
  邓天杰两道浓眉微微一轩,不信之色已现露于形表!
  江阿郎立刻笑说道:“老人家,你别只顾替我吹嘘了,当心替我招惹麻烦!”
  陈虹虹美目深看了江阿郎一眼,笑说道:“你也别客气了,说实在的,这话要是在片刻之前,我绝对不相信,现在我可就有点不敢不信了!”
  江阿郎笑笑道:“姑娘好会说话!”
  目光一瞥站立一旁脸露惊色的两名绿衣侍婢,话锋一转,说道:“姑娘,请叫她二位把那两个弄过来吧!”
  陈虹虹心中此刻对江阿郎巳产生了无比的信服,闻言,立即朝那两名绿衣侍婢说道:“小佩、小珊,你们去把小琴、小霞她两个抓过来!”
  小佩、小珊等应了一声,分朝小琴,小霞二人走了过去。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