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二十五章 孤陋寡闻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芸姑柳眉儿轻蹙地想了想,道:“那张蓝图,当真关系着天下武林安危,江湖血腥杀劫?”
  项君彦点头道:“如不是当真关系着天下武林江湖的浩劫,我们就不会得数千里迢迢跋涉,来找令尊了!”
  芸姑道:“你们从什么地方来?”
  项君彦道:“河南洛阳。”
  芸姑点头道:“呵!那的确离这里很远,不过……”语声微微一顿,又道:“我却有点怀疑不信!”
  项君彦倏然正容说道:“芸姑姑娘,我说的全是事实,决未说一句谎话!”
  芸姑眨动着明眸,沉吟地说道:“我爹是个心肠十分慈爱的好人,只要你说的确是真话,我爹一定会答应把蓝图给你们的!”
  “哼!”
  西门玉霜的娇颜儿上满是一副不屑之色!
  “黑心秀士”莫秋风是个心机深沉狠毒,作恶多端之人,江湖上可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然而芸姑竟说他是个‘心肠十分慈爱的好人!’
  西门玉霜入耳这话,怎会不立刻忍不住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
  其实,这话芸姑说的绝对不假,“黑心秀士”莫秋风在芸姑的心目中也确实是这么个人,只不过这只是对芸姑一个而言,至于他在江湖上的一切恶行,芸姑既从未踏入江湖,又从未听人谈说过,她根本丝毫无知!
  芸姑闻听冷哼,立时明眸一瞪,道:“你冷哼的什么?”
  西门玉霜淡淡道:“我冷哼的是你毕竟是莫秋风的女儿,才会说他是好人!”
  芸姑俏脸儿色一变,道:“难道你说我爹不是好人?”
  西门玉霜冷声一笑,说道:“莫秋风如果能算是好人的话,普天之下,就不会有一个坏人了!”
  芸姑柳眉儿陡地一扬,说道:“事实上我爹确实是个大好人,而且这附近百里方圆之内妇孺皆知!”
  西门玉霜冷笑道:“恶名满江湖‘黑心秀士’竟然是个大好人,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奇闻!”
  芸姑俏脸儿寒如冰霜地叱道:“你敢信口胡说侮辱我爹,我会……”
  西门玉霜道:“我有没有信口胡说侮辱他,你问他就明白了!”
  “好!”
  芸姑点头道:“我这就问他老人家去,要是你侮辱了他老人家,我会找你算账的!”
  项君彦突然横跨一步抬手拦住芸姑说道:“芸姑姑娘,现在你该带我们去见令尊了!”
  芸姑微一摇头说道:“在未得我爹允许之前,我不能随便带你们通过花树阵,不过,我可以把你说的告诉他老人家,请他老人家把那蓝图给我送出来给你!”
  项君彦道:“行不通!”
  芸姑道:“为什么行不通?”
  项君彦道:“令尊他绝不会答应把蓝图给你送出来给我们的!”
  芸姑忽地嫣然一笑,说道:“这你放心好了,我爹不但人好心肠好,而且最疼爱我,只要我一求他,他老人家一定会答应的!”
  项君彦微一沉吟说道:“芸姑姑娘令尊虽然很疼爱你,以我看,别的事情他也许会答应你,唯独这件事情,他定不会答应你的!”
  芸姑明眸眨动地道:“为什么?”
  “因为……”
  项君彦目光一瞥茅屋前面的情形,见江阿郎与莫秋风仍都坐在当地未移动过,略一犹豫,说道:“姑娘看见上面茅屋前的情形了么?”
  芸姑点点头道:“我看见了,我爹他老人家怎么样了?”
  西门玉霜冷冷说道:“我们猜想,他多半是被制住了穴道!”
  芸姑俏脸上神色微变,道:“那个人是谁?他是你们的同伴吗?”
  西门玉霜傲然地道:“他是我大哥。”
  “他懂得这花树阵的通行之法?”
  “他要是懂得。我们就不会得还待在这儿了!”
  “那他是怎么过去的!”
  “他是从花树上空飞越过去的!”
  “呵!”
  芸姑脸露惊容地说道:“他能凌空飞越过五丈五尺远!”
  西门玉霜道:“不止五丈五尺远!”
  芸姑道:“但是这片花树只有五丈五尺宽。”
  西门玉霜道:“事实上他却是由山坡下面直接飞过去的!”
  “那他岂不是一口气凌空飞越过了十多丈远了么?”
  “哼!事实一点不假!”
  “他是谁?有这么高的功力?”
  “他姓江名阿郎,是当世武林‘少年六俊’之首的‘一刀斩’!”
  “我一点也没有听说过!”
  “你实在孤陋寡闻得很!”
  这实在难怪,她虽是莫秋风的女儿,但她从未踏入过江湖一步,莫秋风也从不和她谈说江湖中的人与事,她怎能不“孤陋寡闻”,要不然她也就决不会不知道她爹在江湖上号称“黑心秀士”的恶名了!
  对于这句“孤陋寡闻”,芸姑没有表示什么,眨眨眼道:“他的武学功力难道比我爹还高么?”
  西门玉霜道:“岂止是比你爹还高,你爹绝难是他手下一招之敌!”
  芸姑怀疑不信地道:“真的?”
  西门玉霜一声冷哼,倏然抬手一指项君彦,说道:“凭你爹的武功,在他手下也绝难走得过三招!”
  芸姑目射惊异之色地转望着项君彦问道:“她说的都是真的么?”
  对于西门玉霜,项君彦已知她那骄纵刁蛮的个性,对她可说是无可奈何,一点办法也没有!
  好几次,他想阻止西门玉霜不要多说话,可是又怕适得其反,阻止不成,反而招来一顿抢白娇嗔。
  因此,也就只好由她!
  芸姑目光转望着他问他,他不由剑眉微皱了皱,点头说道:“芸姑姑娘,她说的一点不假,令尊确难是‘一刀斩’手下一招之敌!”
  芸姑凝眸道:“还有你呢?”
  项君彦淡然一笑道:“我不否认,我确实也强过令尊一些,但是如说三招之内胜过令尊,这希望并不大!”
  芸姑似乎已知道项君彦这是谦虚客气之言,明眸眨动地笑了笑,话题一转,问道:“什么叫做‘少年六俊’?”
  项君彦道:“是六个少年人!”
  芸姑道:“武功都很高么?”
  项君彦点头道:“都很高。”
  芸姑惊奇地道:“另外的五个都是什么样的人?”
  项君彦道:“是四男一女。”
  芸姑惊奇地道:“有一个是女的?”
  项君彦道:“她名列第四。”
  芸姑道:“她长得很漂亮吗?”
  项君彦目光一瞥西门玉霜,说道:“和她一样。”
  芸姑望了望西门玉霜,说道:“这么说,她长得很漂亮了。”
  人,总是爱听赞美的,芸姑赞美的虽然不是她,但事实上就是她西门玉霜。
  因此,她芳心里感觉到很舒服,很高兴,娇颜儿上立刻泛现起被赞美的笑意。
  芸姑话声一顿又起,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项君彦道:“姑娘想不想见见她?”
  芸姑明眸不由一亮,道:“她也来了这儿么?”
  项君彦含笑地点了点头。
  芸姑道:“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项君彦微笑着点头,说道:“她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啊……”
  芸姑双目倏然大睁地道:“原来她就是……”
  项君彦点头道:“不错,她就是名列‘少年六俊’第四的‘飘雨剑’,当世武林‘第一堡’的千金,西门玉霜姑娘!”
  芸姑天真地说:“武林‘第一堡’我偶然听说过,在武林中很有名,是么?”
  项君彦点点头道:“武林中有‘三庄一堡’,一堡就是第一堡,第一堡名震武林,凌驾‘三庄’之上,与少林、武当两大门派齐名,高过其它五大门派之上。”
  芸姑好奇地问道:“三庄是那三庄,其他五大门派又是哪五大门派?”
  至此,项君彦与西门玉霜二人全都明白了,敢情芸姑虽然是“黑心秀士”的女儿虽然练了武功,对武林中的一切却是什么也不知道。
  项君彦剑眉微蹙了蹙,道:“姑娘,这些事情,一时也说不清楚,说了你也不能全部了解,以后有机会我再慢慢的告诉你吧!”
  芸姑点点头,眸光忽地一凝,又问道:“你呢?”
  项君彦微微一怔,道:“我什么?”
  芸姑说道:“你大概也是六个人中的一个吧?”
  西门玉霜忽然轻笑一笑说道:“芸姑娘,你完全猜对了,他名叫项君彦,外号‘闪电刀’名列第二。”
  芸姑对于西门玉霜的突然改变态度,改口叫她“芸姑娘”,神情不由甚感意外地转脸望着西门玉霜发怔。
  西门玉霜娇颜儿含笑地说道:“芸姑姑娘,你怎么了,发什么怔?”
  芸姑眨眨明眸道:“我很感奇怪。”
  西门玉霜笑问道:“你奇怪什么?”
  芸姑道:“你对我一直不很客气,怎么突然客气起来了?”
  西门玉霜微微一笑道:“先前因为不知你的性情为人,所以才对你不客气,现在既已明白你天真纯洁,对武林中的一切人与事完全一窍不通,所以……”
  芸姑接口笑说道:“所以你就对我改变观念,对我好起来了!”
  西门玉霜点头道:“正是这样!”
  芸姑道:“可是你刚才曾经侮辱我爹,随便你对我怎么客气,我也会记着这笔账的!”
  西门玉霜黛眉一扬又垂,说道:“我并未侮辱令尊,我说的也全是实话。”
  芸姑道:“不管如何,只要我发觉我爹不是你说的‘恶名满江湖’之人,我虽然打不过你,我也要找你算账的!”
  西门玉霜淡笑了笑说道:“好吧,日后你可以到江湖上查问,如果真是我侮辱了令尊,用不着你找我算账,我会自己打破嘴巴,向你道歉!”
  这话,听得项君彦的双目不由异采飞闪,对西门玉霜的个性为人,又了解更深了一层。
  芸姑点头道:“好,日后我一定到江湖上查问个清楚。”
  项君彦忽然轻咳了一声道:“芸姑姑娘,如今话既然已经说开了,你总该带我们通过花树阵去见令尊了吧!”
  芸姑犹豫地沉吟了刹那,终于点点头说道:“好吧,你们跟在我身后走吧,千万小心跟着我的脚步,不能大意错走一步!”
  项君彦说道:“芸姑姑娘放心,我们会很小心的!”
  芸姑点了点头,举步往花树阵中走去,项君彦与西门玉霜二人连忙一步一趋的跟在芸姑身后,丝毫不敢大意。
  茅屋前,江阿郎趺坐地上,仍在运功调息,头顶冒着蒸蒸热气,脸色红润,浑身衣眼像刚掉进过河里一样,全部湿透,看样子,运功正在紧张关头。另一边,‘黑心秀士’莫秋风也坐在地上,不言不动,脸色苍白。
  三人刚走出花树阵,‘黑心秀士’,立刻冷声问道:“谁?”
  芸姑连忙娇声回答道:“爹,是芸儿回来了!”
  “哦!”
  莫秋风道:“芸儿,你快过来替爹拍开穴道!”
  芸娘连忙快步走到莫秋风身旁问道:“爹,你那儿的穴道被制住了?”
  莫秋风道:“软麻穴。”
  芸姑听后便没再开口说话,柔荑一抬,出掌便要替莫秋风拍开穴道。
  项君彦突然扬声说道:“芸姑姑娘,赶快住手,千万拍解不得!”
  芸姑一怔,停住下拍的柔荑,问道:“为什么?”
  项君彦道:“他的制穴手法誉称独门武林无人能解,芸姑娘这一掌拍下,非但不能够解开令尊的穴道,只怕还要给令尊带来极大的痛苦!”
  芸姑眸光一凝,道:“真的?”
  项君彦道:“姑娘应该相信我,我绝不会说谎欺骗姑娘!”
  芸姑眨眨明眸道:“你能解吗?”
  项君彦摇头道:“我不能!”
  莫秋风翻了翻两只灰白的眼珠子,问道:“芸儿,他们是什么人?”
  芸姑道:“爹,他们一个名叫项君彦,外号叫‘闪电刀’!”
  莫秋风脸色一变,道:“是武林‘少年六俊’第二的‘闪电刀’?”
  项君彦接口说道:“正是在下!”
  莫秋风道:“那位姑娘呢?”
  芸姑道:“她名列第四位。”
  莫秋风那瘦削苍白的脸上忽然掠过一片‘诧异之色,道:“是‘飘雨剑’!”
  西门玉霜点头说,“不错,我正是‘飘雨剑’!”
  莫秋风倏地摇头道:“不对,你不是!”
  芸姑神色微微一呆;道:“爹,她怎么不是了?”
  莫秋风没有回答芸姑的问题,翻动着灰白的眼珠子,问道:“姑娘贵姓?”
  西门玉霜道,“我双姓西门。”
  莫秋风沉吟地道:“当世武林中姓西门的人不多,只有……”
  芸姑接口说道:“爹,她是‘第一堡’的千金!”
  “哦!”
  莫秋风又问道:“西门姑娘,是么?”
  西门玉霜说:“不错!”
  莫秋风突然一声冷笑,道:“西门姑娘,武林‘第一堡’的千金,这身份名头已经足够江湖道上的朋友不敢轻视了,姑娘何必还要冒充那‘飘雨剑’之名,是欺老夫双目不能视物么?”
  西门玉霜淡淡道:“但是我却是货真价实的‘飘雨剑’!”
  莫秋风冷笑道:“老夫虽然未见过‘飘雨剑’,江湖上却无人不知‘飘雨剑’是个青衫美少年!”
  芸姑明白了,敢情“飘雨剑”是个男的,不是女的。
  西门玉霜轻声一笑道:“可惜你没有见过他,可惜你现在双目已盲,要不然你仔细的看看我,就能看出我就是那个青衫美少年!”
  莫秋风道,“这么说,江湖上所周知的‘飘雨剑’,乃是你扮男装的?”
  西门玉霜道:“事实本来就是。”
  莫秋风神色忽现冷漠,淡笑了笑,说道:“你是真也好,是假也好,如今已与老夫无关了?”
  这语气,是无奈,是颓丧,也含有悲哀凄凉的成分。
  项君彦与西门玉霜听得心中全都不由微微一怔,暗忖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二人这里暗忖间,莫秋风那里又说道:“项君彦,老夫问你,你们三个人,是一路的吗?”
  项君彦道:“不错。”
  莫秋风道:“他叫什么名字?”
  项君彦道:“江阿郎,‘少年六俊’之首,外号人称‘一刀斩’!”
  “哦!”
  莫秋风道:“原来他就是‘一刀斩’,怪不得他所学功力那么高绝惊人,怪不得他中了剧毒竟怡然无惧,毫不惊惶!”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