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二十四章 施毒暗算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莫秋风翻了翻眼珠子说道:“少年人,你要毁去老夫那些心血结晶的目的,可是在阻止‘幽灵门主’称霸武林的图谋野心?”
  “不错!”江阿郎说道:“在下添为武林一派,自是不能容忍他残杀武林同道,为害江湖!”
  莫秋风忽然一笑道:“这就简单了,你用不着要蓝图,也用不着去毁掉老夫的心血结晶了!”
  江阿郎道:“请老人家指教!”
  莫秋风道:“事情非常简单,你只须见到‘幽灵门’属下就杀,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如此‘幽灵门’就永远称霸不了江湖!”
  江阿郎浓眉不由又是一皱,道:“老人家知道‘幽灵门’属下有多少人么?”
  “可能有千属之众!”
  “老人家说来虽然非常简单,做起来可是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
  “为什么?”
  “老人家请想想看,那会要杀多少人,多狠毒的心肠!”
  “你杀不下手?”
  “在下实在杀不下手,心肠也没有那么狠毒,而且,如此一来,江湖岂不依然遍处血腥,血流千里!”
  “少年人,你可懂得‘无毒不丈夫’这句俗话的意义?”
  “在下不但懂,而且懂得该在什么时候,什么环境下使用!”
  “你说来听听看!”
  “遇上穷凶恶极,十恶不赦的恶徒时,在正义必须伸张迫不得已的环境下方该使用!”
  莫秋风忽然哈哈一笑,抬手一挥,道:“少年人,既如此,你现在来找老夫未免太早了些,你走吧!”
  江阿郎神情愕然一怔!道:“老人家这话怎么说?”
  莫秋风道:“老夫问你‘幽灵门主’是谁?你知道吗?”
  江阿郎道:“在下不知,请老人家指教,他是当今武林中哪位?”
  “幽灵门主”是谁,莫秋风没有作答,又道:“老夫再问你,他是个穷凶极恶十恶不赦的恶徒吗?”
  “这个……”
  江阿郎既还不知‘幽灵门主’是谁,他怎能妄言‘幽灵门主’是个穷凶极恶十恶不赦的恶徒?
  因此,他心中不禁微窒了窒,深声说道:“在下虽然还不知道他是不是那样的人,不过,他……”
  “他”字甫才出口,心头突生巨震,脸色倏变,双目威棱暴射,深声说道:“莫秋风,我以礼对你,你竟敢向我施毒暗算我!”
  莫秋风嘿嘿一笑道:“小子,老夫本来是不想向你施毒的,奈何你罗罗嗦嗦纠缠个不清,老夫烦了!”
  江阿郎一面暗暗调气运功迫毒一面问道:“你什么时候施的毒?”
  莫秋风道:“就是刚才老夫挥手要你走的那一刹那间!”
  江阿郎道:“你所施之毒无色无味,可是那誉称毒中之最的‘无影之毒’?”
  莫秋风的脸上微现惊容地道:“你也知道‘无影之毒’?”
  江阿郎冷声说道:“答我问话,是不是‘无影之毒’?”
  莫秋风嘿嘿一笑道:“不错,正是‘无影之毒’,怎么样?”
  江阿郎淡淡道:“无影毒乃是‘毒圣’欧阳兆亭的不传之秘,你怎会怀有此毒的?”
  莫秋风道:“告诉你也无妨,老夫的一身毒艺,乃是他老人家亲传!”
  江阿郎道:“这么说,你已经背叛师门,改投‘毒圣’门下了?”
  莫秋风冷冷道:“小子,你这‘背叛师门’之说太难听,也十分不通,俗话说的好,人往高处爬,水往低处流,老夫师门的那些玩艺儿虽然称绝武林,但并不足以创建武林大业,‘毒圣’的一身武学艺,两皆比老夫原来所学高明强胜多了,老夫改投其门下多学点绝艺,这又有什么不对?”
  江阿郎冷笑道:“这也许没有什么不对,不过我请问,如今你创建武林大业没有,你目前的情况又如何?”
  莫秋风道:“老夫目前的情况怎么样?双目失明,是老夫一时大意,不小心所致。小子,你别和老夫废话了,应该想想你自已目前的情况,你将会落个什么样的遭遇下场?”
  江阿郎淡淡道:“你以为呢?”
  莫秋风嘿嘿一声阴笑道:“小子,你虽然警觉性很高,发觉中毒也很够快的,可惜还是慢了一步,现在你只有两条路好走!”
  “那两条路?”
  “一条路是随我终身为奴为仆!”
  “另一条路呢?”
  “死!”
  “别无选择么?”
  “你既知‘无影之毒’为毒中之最,就该知道它的厉害,非独门解药无解!”
  “真的?”
  “老夫所言不但绝对不是恐吓之言,而且,一个对时以后,虽有独门解药也无效,纵是大罗神仙也将束手无策!”
  “哦!难道也不能以内功炼化么?”
  “那当然能,不过,只有一个人能,也是宇内武林唯一的—位!”
  “莫秋风,恰巧我就是宇内武林唯一的一位,你信不信?”
  “你就是那位?”
  莫秋风倏然哈哈一声大笑道:“小子,你说话可真是不打草稿,信口开河!”
  江阿郎道:“这么说你不信了!”
  莫秋风冷笑道:“小子,你知道那人是谁?有多大年纪了么?”
  江阿郎道:“我请教?”
  莫秋风说道:“那人乃是八十年前的武林第一奇客,他如果还活着的话,最少也有一百多岁了!”
  “哦!如果我说我是他老人家的弟子传人,你信是不信?”
  “可能吗?”
  “为什么不可能?”
  莫秋风摇摇头道:“老夫不信!”
  他嘴里说着不信,其实心里已经有点害怕了,身子也从躺椅上站了起来,脸阴笑地朝江阿郎缓步逼了过去!
  江阿郎见状,心中不由微惊的问道:“莫秋风,你想干什么?”
  莫秋风嘿嘿一笑道:“老夫此刻突然改变了心意,要打铁趁热,帮帮你的忙,让你早点儿安息,免得你罗嗦个没有完!”
  江阿郎心神不禁凛然一震!
  陡地沉声喝道:“莫秋风,你站住!”
  莫秋风脚下微顿了顿,依然直朝江阿郎身前逼去!
  江阿朗双目寒电激射地喝道:“莫秋风你再要不站住,可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他相貌虽然生得一副忠厚老实的样子,但是一发起火来,那威态实在吓人胆颤!
  莫秋风双目若是能见的话,他一定会被江阿郎此刻那凛人的威态镇慑住!可惜他看不见!
  莫秋风冷笑一声道:“不客气又怎样?小子,你一身功力虽然不俗,可能比老夫只高不低,但是在目前你身中‘无影之毒’未解的情形下,老夫不相信你能如何得了老夫!”
  话声中,他已逼近江阿郎身前六尺之处!
  眼见这等情形,江阿郎心中明白再要不出手就来不及了!
  于是他暗暗一咬牙,抬起了右手,两缕指风电射弹出!
  莫秋风双目虽盲,而听觉未失,乍闻指风袭到,连忙闪身避让,却已无及,身躯一震如中雷击,真气立泻,双腿一软,浑身软弱无力地一屁股跌坐地上!
  两只灰白的眼珠子像是要突出般地鼓瞪着他,声音颤抖凄厉的说道:“小子,你好狠毒的心肠!”
  人,就是这样矛盾,自私,待已宽,责人严!
  江阿郎身中剧毒,他竟要“打铁趁热”要江阿郎的命,不说他自己的心肠有多狠毒。江阿郎在为了保命的情形下,只出指点破了他的“气海”穴,废了他的一身功力,他反说江阿郎的心肠狠毒!
  江阿郎在运功迫毒之际,根本不可提聚真力出手,他这两指点出,完全是为了保命,也是迫不得已!
  因此,他两指点出之后,那黑里透红的脸孔,立刻现出—片苍白之色,忍不住张口喷出了一口热血,身躯摇晃着就地缓缓坐了下去,闭起了双目,垂帘运功调息,继续迫毒炼化!
  这时,莫秋风如果还能够站起来的话,只要轻轻一指,就能要了江阿郎的命!
  可惜,他不但功力被废,而且还被封了麻穴,根本无法动弹!
  “项大哥,看见了么?”
  “看见什么?”
  “江大哥他怎么了?”
  项君彦道:“我猜想的如果不错,他可能是中了暗算!”
  这说话的两人,前者是“飘雨剑”西门玉霜,后者不用说,自然是“闪电刀”项君彦!
  他二人站立在山坡下面,一直凝目注视着茅屋的情形,对江阿郎与“黑心秀士”莫秋风二人的一举一动,自是看的十分清楚。
  西门玉霜一听说江阿郎可能是中了暗算,她芳心立刻急了:“那我们快上去吧!”
  项君彦摇头道:“不行!”
  西门玉霜一怔!道:“为什么?”
  项君彦道:“你上去得了么?”
  西门玉霜眨眨美目道:“项大哥,你想那些花树真会是什么阵法吗?”
  项君彦沉吟地说道:“如果不是,以江兄弟的才智,他早该探出了‘黑心秀士’的口气,招呼我们上去了!”
  西门玉霜眼珠儿转了转,说道:“那我就去砍掉那些花树再上去!”
  话落,娇躯一拧,就要朝山坡上花树前掠去!
  项君彦连忙伸手一拦,道:“霜姑娘,你先别急好不好!”
  西门玉霜黛眉一蹙道:“项大哥,你没看到江大哥的情形么,还不该急么?”
  项君彦微微一笑道:“霜姑娘,你也该看到那‘黑心秀士’坐在地上连动也不动,我敢说他一定已被江兄弟封制了穴道,江兄弟绝不会碍事的!”
  这情形,西门玉霜也看得十分清楚、心中虽然明白项君彦说的可能不会有什么差错,但是,她就是不放心!
  当然,这是因为她心里对江阿郎已经生了情爱,要不然,她怎么那么关心?
  “那么心急?”
  因此,项君彦话音一落。她立刻接着说道:“那只是你的猜想,我不放心!”
  话未落,娇躯一拧,闪身让开项君彦的阻拦,身形飞掠落花树,探手撤剑,寒光电闪,那些花树立刻被她一剑削断了十多株!
  项君彦与西门玉霜短短十数日相处,已了解她那任性骄纵的个性,也知道她现在的心目中只有一个人,那个人也就是江阿郎!
  此时此刻,要想拦住她,除江阿郎以外,就是她爹西门堡主恐怕也是不行!
  因此,他望着西门玉霜那飞掠上山坡的婀娜背影,不禁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只好跟着纵身掠落花树前,长刀出鞘!
  “住手!”
  突地,山坡下面传起一声娇喝!
  项君彦与西门玉霜闻声同时停手,回身望去,只见一个年约十六七岁,明眸皓齿,模样儿十分娇俏的绿衣少女,身形如电,飞掠上山坡来。
  绿衣少女身形站定,寒着一张微黑的俏脸儿,明眸一扫二人,喝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何要砍断这些花树?”
  西门玉霜黛眉微扬道:“你是什么人?凭什么管?”
  绿衣少女道:“我叫芸姑,这儿是我的家,难道我不该管?”
  西门玉霜美目一亮,道:“你是莫秋风的女儿?”
  芸姑道:“你们是来找我爹的?”
  “嗯。”西门玉霜道:“我问你,这些花树可是一种阵法?”
  芸姑点点头,说道:“不错,这是九宫八卦阵法!”明眸一眨,心中突然有所悟的说道:“呵!我明白了!”
  西门玉霜道:“你明白什么了?”
  芸姑道:“你们必是来找我爹的麻烦的,因为不知如何通过这片花树阵法,所以便要砍断这些花树,砍出一条路来,是不是?”
  西门玉霜点头笑道:“你说的不错,不过现在我们已不需要费力气再砍这些花树了!”
  芸姑眨眨明眸道:“为什么?”
  西门玉霜说道:“因为有你可以替我们带路!”
  芸姑道:“你想我会带你们通过!”
  西门玉霜说道:“你必须带引我们通过不可!”
  芸姑道:“如果我不呢?”
  西门玉霜淡淡道:“我们就照原来的方法砍出一条路来!”
  这话,甚出项君彦意外。
  在项君彦认为,以西门玉霜那骄纵任性的个性,在眼前她心急江阿郎的安危的心情下,一定会对这位虽是心机恶毒的“黑衣秀士”的女儿,看来还是个不知江湖险恶,十分天真的芸姑娘用强胁迫的,那知竟仍是砍断花树的方法,未说一句狠话!
  至此,对西门玉霜的为人,项君彦又多了一层了解,西门玉霜个性虽然骄纵任性刁蛮,但心地非常善良,如果要她杀某人时,那人必然是个十分奸恶之徒!
  芸姑一听说仍要砍断花树开路,两遭柳眉儿不由一扬,道:“你们敢!”
  西门玉霜微微一笑道:“事实上我们已经砍断了不少,你想我还会不敢么?”
  芸姑明眸一眨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西门玉霜道:“你不必问我是什么人,反正绝不是坏人就是!”
  芸姑道:“不是坏人只是你自己说的,我怎能相信你!”
  西门玉霜声调倏地一冷,说道:“你不相信也非得相信我不可!”
  芸姑声调也跟着一冷,说道:“你好像很不讲理!”
  西门玉霜黛眉陡地一扬,项君彦突然接口说道:“芸姑姑娘,我们真不是坏人,你只管安心带我们去见令尊好了!”
  芸姑微一沉吟,问道:“你们是不是‘幽灵门’的人?”
  项君彦摇头道:“我们不是!”
  芸姑道:“我爹曾对我说过,除‘幽灵门’的人以外,任何江湖朋友都一概不见!”
  项君彦眼珠忽然一转,问道:“芸姑姑娘‘幽灵门’的人常来么?”
  芸姑摇头道:“我从未见过!”
  语声一顿,明眸眨动地问道:“你们可是来找我爹的麻烦的?”
  项君彦摇头道:“不是!”
  西门玉霜在旁说道:“我们要是来找麻烦的,就不会得对你这么多的废话了!”
  芸姑心中暗想了想,觉得这话似乎有点道理,忖道:“这一男一女,女的说话虽然好像有点蛮横不讲理,但是男的说话是很客气,看样子倒真不像是来找什么麻烦……”
  她心中这样一想,立即望着项君彦问道:“你来找我爹什么事?”
  项君彦道:“向他讨取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
  “一张机关消息设计建造的蓝图!”
  “你知道那蓝图确实在我爹手上?”
  “必定在,那机关消息乃是令尊设计建造的!”
  “我爹会给你们吗?”
  “这就很难说了!”
  “你这话的意思是说我爹不一定会答应给你们了?”
  项君彦点头道:“是的,令尊如能体念天心,便一定会给我们,要不然……”
  语声倏然一顿,以下的话没有接说下去!
  他没有接说下去,芸姑当然不会不问,明眸一眨,接着问道:“要不然你们可是便要用强?”
  项君彦道:“芸姑姑娘,为了天下武林安危,为了挽救江湖杀劫血腥,我们无可奈何,只好得罪令尊了!”
  芸姑明眸微凝道:“这么说,我爹不把蓝图给你们,你们是绝不罢休了?”
  项君彦道:“是的!”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