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二十一章 恩施格外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那陈家巨宅的少主人,男的是武林‘六俊之末’的‘阎王笔’,是‘金笔书生’的弟子,女的是‘五凤帮’‘五凤’中的幺凤!”
  “嗯!还有那个弯腰弓背,老态龙钟看守巨宅的老仆,就是二十年前威震江湖的‘天地双煞’的老二‘地煞’纪昆,对么?”
  “这……您已经知道了!”
  “哼,现在你仔细听着,杨庄主那儿你不必去了,你回去以后,一切行动千万小心,听候令谕行事,没有令谕不得擅自行动,‘辽东七雄’从现在开始由我直接指挥,你不用管了,你听明白了么!”
  “是!属下听明白了!”
  “明白就好,你可以回去了!”
  身材肥胖的黑衣人没有立刻应命移身,没动。
  拦路的黑衣人道:“你可是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身材肥胖的黑衣人犹豫了一下,嗫蠕地说道:“属下想请求您的身份?”
  “不必了,你回去吧,过几天你问杨庄主就知道了!”
  “属下告辞!”
  语落转身,腾身电射,直奔洛阳城飞掠而去。
  拦路的黑衣人立刻也腾身而起,电射划空,直奔洛阳城方向!
  好快的身法,比那身材肥胖的黑衣人起码要快了一倍!
  奇怪!
  他既然是“幽灵门”的人,这时为何不立刻去杨庄主大宅院,反而扑奔洛阳城呢?
  这三更半夜,他去洛阳城干什么?
  四更刚过。
  那个肥胖的黑衣人回到了洛阳城内的大宅院里,他刚一掠过围墙,落入后院。
  突然,一个熟悉冰冷的声音冷喝道:“站住!”
  身材肥胖的黑衣人心中陡地一惊!
  眼前人影一闪,面前已站着一个人,是刚才杨庄拦路的那个黑衣人!
  身材肥胖的黑衣人惊魂略定的吸了口气,上前一步,压低声音说道:您……您怎么来这里了?”
  拦路的黑衣人冷冷说道:“我突然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必须立刻告诉你,所以不得不冒险来这里一趟!”
  “你请谕示!”
  拦路的黑衣人声调倏然一变!沉声喝道:“徐理仁,你的行踪败露了!”这身材肥胖的黑衣人敢情就是那表现得很懂礼,很恭顺的“铁算盘”徐理仁!
  徐理仁一听这语气不对,惊魂刚定的心神不由又是猛地一惊,懔声说:“你……你是谁?”
  “江阿郎,你明白了么?”
  话声中,一抬手,扯落了头脸上包蒙着的黑布,不是‘一刀斩’是谁!
  徐理仁不禁惊魂出了窍,身形一长,就要腾起,他要逃!
  江阿郎突然一声冷笑道:“在我的面前,你就是长了翅膀也逃不了!”
  闪电抬手,一指点出!
  徐理仁身躯一震,穴道一麻,真力立泻,刚腾起的身形,立时下坠,“叭”的一声摔落地上。
  以他的一身功力而言,这一摔,应该毫不在乎,应该能够立刻挺身站起才对!可是,不知怎地,他身子一摔落地以后,不但未能立刻挺身站起,而且,身体竟犹如虚脱了般地软弱无力,被摔的疼澈心肺!
  这是怎么回事?
  他心里明白了,一身功力已废在江阿郎那一指之下!
  “江阿郎,你好狠毒的心肠!”
  江阿郎冷冷地道:“对你这种不忠不义之人,这也算狠毒?”
  徐理仁道:“你何不干脆杀了我!”
  江阿郎淡淡道:“杀你这种人污我双手,你是‘第一堡’的属下,应该由西门堡主亲自处你,以正堡规!”
  语落,抬手一击掌,后院子倏然灯火齐明,西门天豪众人纷纷从暗处现身走了出来。
  徐理仁虽然已知自己这条命绝对活不成了,一见西门天豪,仍不禁心颤胆寒,已经煞白的脸色更形煞白,有如一片死灰!
  西门天豪脸寒似冰的缓步走到徐理仁身旁,目射煞芒的沉声说道:“徐理仁,我哪里薄待你了,你为何吃里扒外,出卖我?说!”
  徐理仁闭口不言!他能说什么?事实上西门天豪待他实在不薄,视他犹如兄弟!
  西门天豪道:“你有何话可说?”
  徐理仁道:我想明白一件事。”
  西门天豪道:“什么事?”
  徐理仁道:“我想明白让我前往杨庄的那张令谕,是怎么回事?”
  江阿郎道:“那是我伪造的!”
  西门天豪又道:“你认罪么?”
  徐理仁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西门玉霜倏然一探手,“呛!”的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寒光电闪,就要斩下!
  西门天豪闪电抬手,托住了西门玉霜的左腕,摇头说道:“玉霜,收起你的剑来!”
  西门玉霜愕然一怔,道:“爹,他已经认罪了,还留着他干什么?”
  西门天豪淡然一笑,说道:“此事爹自有道理!”
  西门玉霜黛唐皱了皱,没再说话,一反手,收起了长剑!
  西门天豪目光即转望着江阿郎,含笑问道:“江少侠,你看应该如何处置他?”
  江阿郎双目眨了眨说道:“他是堡主属下,堡主可按堡规处置他。”语声微傲一顿,接说道:“不过,堡主如能大度宽容,恩施格外,何妨饶他一命!”
  西门天豪双目异采飞闪,点头一笑,说道:“少侠说的是!”话锋一顿,转向徐理仁说道:“徐理仁,你走吧!”
  徐理仁原以为这条命是死定了。闻言不禁大感意外地一怔!道:“堡主为何不杀我?”
  西门玉霜在旁也极感意外地睁大着一双美目,道:“爹……”
  西门天豪倏然招手一摆,阻止住西门玉霜的话锋,说道:“玉霜,你别开口!”
  一顿,随即望着徐理仁淡淡说道:“徐理仁,论罪行,我应该杀你以正堡规,但是,念在你追随我多年的情份上,我不忍心杀你,你走吧!”
  徐理仁忽地惨然一笑,缓缓站起身子,费力地迈动脚步,默默朝后门走去!
  西门天豪等众人望着他的背影,都站立在原地没动!
  突然,徐理仁脚步微停,暗吸了口气,身子忽地向前一冲,直朝围墙上撞去!
  他已走近围墙三尺距离之处,与西门天豪等众人相隔三丈多远!
  江阿郎一见这情形,已知徐理仁要做什么,心头不禁陡然一惊!
  身形电闪,疾朝徐理仁扑去,伸掌直抓徐理仁的背后衣服,口中同时急喝道:“不可……”
  但是,慢了!
  江阿郎身手虽然快如闪电,奇快绝伦,仍嫌稍慢了丝毫!
  “砰!”
  徐理仁一头撞在围墙上,脑袋开了花,红的鲜血,白的脑浆,溅在地上!
  尸身“砰”然落地,伸了伸腿,立时断了气!
  江阿郎那厚道的脸上流露出一片不忍之色,两道浓眉深蹙地说道:“真想不到,他竟是这么个人!”
  这时,众人已都走了过来。
  西门天豪不由轻声一叹,摇了摇头说道:“这倒是我也没有想到的结果!”
  吴博智突然轻咳一声,说道:“江兄弟和堡主二位都别为他难过了,其实,他这么一死,反而比活着要好得多!”
  西门天豪听得不由微微一怔!问道:“为什么?”
  吴博智淡然一笑,道:“堡主难道没看出来江兄弟那一指?”
  西门天豪恍然若悟地,明白了,点点头,说道:“吴兄说的不错,他活着确实不如死了的好!”
  西门天豪虽然明白了,但是,除项君彦也明白外,西门玉霜、谷亚男与‘金银双鞭’四人却一点都不明白!
  西门玉霜眨眨美目,问道:“爹,是怎么回事?”
  西门天豪一笑道:“你请你江大哥告诉你吧!”
  西门玉霜美目立刻凝视着江阿郎,含笑说道:“江大哥,好么?”
  江阿郎道:“是我刚才那一指点破他的真气,废了他的一身功力!”
  “呵!原来是这么回事!”
  至此,西门玉霜这才明白,刚才她爹为何阻止她杀徐理仁,江阿郎为何要她爹大度宽容,恩施格外,饶过徐理仁一命!
  夜,二更时分。
  杨庄庄主杨立福正高坐大厅中的太师椅子上,厅门外两边,站立着四个挺着胸脯,把着胳膊的黑衣大汉!
  这时,厅中央正躬身肃立着两个精干的少年黑衣汉子!
  看样子,两个少年汉子似乎向杨立福报告了些什么消息使杨立福感觉困惑,双眉纠结在一起的沉思不语。
  片刻沉默之后。
  杨立福忽然凝目问道:“你两个在那儿守候了多久时刻。
  一名少年黑衣汉子说道:“从未时刚过开始,直到回来前!”
  杨立福道:“一直没见到他?”
  那黑衣汉子摇头道:“没有!”
  杨立福道:“你两个没向人探问?”
  那黑衣汉子答道:“属下等,未敢冒失!”
  杨立福的双眉又纠结了起来,沉思不语。
  蓦地,厅外来了不速之客。是二男一女三个人。
  男的是“一刀斩”江阿郎和“闪电刀”项君彦,女的是“飘雨剑”西门玉霜。
  江阿郎轻声一笑道:“杨庄主,你是想知道‘辽东七雄’的消息?还是要知道徐理仁的下落?”
  杨立福脸色勃变!
  身子刚才站起,厅门口人影一闪,来人已经全部进入厅内!
  厅门口两边站立着四个黑衣大汉,仍然站在那儿没动,四个似乎根本没有出手拦阻过来人!
  不过,明眼人一眼即知,他四个已全部被制了穴道,纵然有心出手拦阻来人也办不到!
  杨立福脸色连变了两变,心中虽然惊骇无比,但却强自镇定问道:“阁下何人?”
  江阿郎淡淡道:“我们是何等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杨庄主想不想知道‘辽东七雄’和徐理仁的消息?”
  杨立福吸了口气,道:“想知道便怎么样?”
  江阿郎道:“我可以奉告。”
  杨立福道:“如此我请问?”
  江阿郎淡淡一笑道:“庄主这是待客之道么?”
  杨立福脸孔不禁一红,抬手肃容说道:“请恕我失礼,三位请坐!” 
  江阿郎微微一笑,和项君彦、西门玉霜三人各自落了坐。
  这时,那两个少年精干汉,已退立在一边。
  杨立福目视三个落坐之后,他自己随即也坐了下去,双手抱拳一拱,说道:“请恕我眼拙,请教三位尊姓大名?”
  江阿郎淡淡道:“在下等姓名稍时自当奉告,现在我要请庄主先实答我一问,庄主愿意么?”
  杨立福眉锋微微一皱,说道:“必须实答么?”
  江阿郎点头道:“不错!”
  杨立福道:“如果我不愿意呢?”
  江阿郎道:“我不勉强你!”
  杨立福微一沉吟道:“如此,这问题请留待稍后再谈如何?”
  江阿郎笑道:“庄主可是怕上当?”
  杨立福坦然一摇头,说道:“那倒不是,在未明了三位的身份来历之前,我不愿作任何承诺!”话锋倏地一转,说道:“请阁下先赐告‘辽东七雄’与徐理
  仁的消息下落?”
  江阿郎淡淡道:“死了!”
  杨立福心头陡地一震,双目倏睁,道:“你说什么?谁死了?”
  西门玉霜冷冷道:“你耳朵聋了么,是‘辽东七雄’和徐理仁八个都死了!”
  杨立福止不住震抖无比地问道:“他八个是怎么死的?”
  江阿郎淡淡道:“徐理仁是自绝的,‘辽东七雄’是我杀的!”
  杨立福道:“所谓是你杀的,那‘辽东七雄’都是阁下杀的?”
  “不错”
  江阿郎道:“他七个都是我杀的。”
  杨立福有点怀疑不信的道:“阁下一个能杀得了他兄弟七个?”
  西门玉霜道:“你可是不信?”
  杨立福道:“七雄兄弟功力身手不弱,个个皆称当今江湖高手,不是容易杀得之人!”
  “哼!”
  西门玉霜刚自一声冷哼,才要接话。
  江阿郎已淡淡说道:“话是我说的,但相信不相信,那皆凭庄主!”
  杨立福略一沉思,忽然凝目问道:“阁下,那徐理仁是因何自绝的?”
  讲阿郎道:“是我揭露了他的身份,又废了他的一身功力,虽然西门堡主大度宽容,念在他相随多年的情分上,不忍将他正以堡规,饶他一条命,但他因为一身功力已经被废,感觉生不如死,自绝了!”
  “哦!”
  杨立福眨眨眼睛道:“阁下是怎么揭露他的身份的?”
  江阿郎淡淡一笑道:“我写了张字条通知他,要他昨晚三更时分,前来杨庄主这儿!”
  “事情就这么简单?”
  “当然不,我事先来了这儿,化装成‘幽灵门’中人的装束,守候在庄头上,他一到,我就现身拦住他,叱斥听谕了他一番,然后令他回去!”
  “他没问你是谁?”
  “问了,并且还问了我的身份!”
  “你怎么说的?”
  “我说你杨庄主和我说话时都得恭敬听命,自称属下,并说如想知道我的身份,过两天见到你时,问你就明白了!”
  “他相信了?”
  “他被我先发制人的镇慑住了,他心里纵然有所不信,也不敢多说!”
  “哦!”阁下倒是很会讹人,看采阁下该是位当今江湖上心智高明的高人了!”
  语声一顿,忽然嘿嘿一笑,说道:“阁下以为我会相信阁下这些前言不对后语的矛盾话?”
  江阿郎淡淡道:“我这些话那里前言不对后语,哪里矛盾了?”
  杨立福道:“你说废了他一身功力,我问你,你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和他动手的?”
  江阿郎淡笑了笑道:“我在这儿令他回去之后,我立刻赶在他前头赶了回去,在后院中拦住了他,我仍是那一身装束,揭露了他的身份,当他明白是上了当,中了计,身份败露惊怕欲逃时,我出手一指点破了他的真气,废了他的功力,如此,你明白了么?”
  杨立福微一沉吟道:“这么说,阁下的一身所学功力,必然高出他甚多了?”
  江阿郎道:“事实也确比他高过甚多!”
  杨立福目光倏然一凝,道:“阁下是‘第一堡’的人么?”
  “不是”
  江阿郎摇了摇头,抬手一指西门玉霜说道:“她双姓西门玉霜,是西门堡主的千金,也是名震武林的‘飘雨剑’!”
  杨立福心头不禁又是一震,道:“她就是名列武林‘少年六俊’第四的‘飘雨剑’?”
  西门玉霜冷冷道:“哼!过去江湖上只知‘飘雨剑’是个少年书生,无人知道姓名,今后‘飘雨剑’将以女装真实身份行走江湖!”
  杨立福深望了西门玉霜一眼,又望着江阿郎问道:“那么阁下尊姓大名!”
  江阿郎微一摇头道:“现在还不是你杨庄主知道的时候!”
  杨立福双目一眨道:“为什么?”
  江阿郎淡然一笑,话锋一转,说道:“我想现在我该说明我的来意了!”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