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一刀斩》

第二十章 反邪归正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西门玉霜道:“将堡主的行踪消息传告给‘幽灵门’!”
  江阿郎道:“有证据么?”
  西门玉霜双眉微微一扬,道:“事实俱在,还要有什么证据?”
  江阿郎道:“什么事实俱在?”
  西门王霜道:“刚才大哥和纪老人家谈的那难道不是事实?难道还不够?”
  江阿郎摇头道:“当然不够!”
  西门玉霜一怔,道:“不够?”
  江阿郎道:“我请问姑娘,这事实他承认了没有?”
  西门玉霜道:“只要是事实,他承认不承认,还不都是一样?”
  江阿郎摇头道:“这不但不一样,并且差别很大。”
  西门玉霜愕然一怔,诧异地道:“差别很大?”
  “嗯!”
  江阿郎点头道:“姑娘,刚才我和纪老人家所谈的事实,不足以作为证据,‘第一堡’属众数百,没有证据便予诛杀,何能服众?”
  这话不错,是理,也是实情!
  西门玉霜双眉微蹙,沉吟地道:“那么……江大哥,我该怎么办呢?”
  江阿郎淡然一笑道:“我认为应该让他亲口招供,好让他死而无怨,死得心服口服!”
  西门玉霜凝目道:“江大哥认为他会招供吗?”
  江阿郎笑笑道:“姑娘可相信我?”
  西门玉霜点头说道:“江大哥,我怎么会不相信你!”
  江阿郎道:“姑娘既然相信我,便请听我的!”
  西门玉霜道:“江大哥请说,我当洗耳恭听!”
  江阿郎一笑道:“姑娘请先坐下,等我替庞老大兄弟迫出体内剧毒之后,我们一起回去,徐理仁的事情你交给我来办,我负责让他自己供出一切!”
  西门玉霜点了点头,双目倏又一凝道:“你要以内功来替庞老大兄弟迫出所中剧毒?”
  江阿郎点头道:“这是我先前对他兄弟许下的诺言!”
  西门玉霜忽地一摇头道:“不行!”
  江阿郎正容说道:“姑娘,人无信而不立,这是我自己许下的诺言,并不是他兄弟要求我的,我岂可毁诺言!”
  西门玉霜黛眉微蹙道:“江大哥,你可曾想到以内功替他兄弟迫出剧毒,你要损耗多少真力,要多久的时间才能恢复?”
  江阿郎道:“我知道。”
  西门玉霜道:“你既然知道,为何还要这么做,他兄弟所中之毒,难道就没药可解?”
  江阿郎道:“虽有药可解,但是我们何来那解毒灵药!”
  西门玉霜眨眨美目道:“江大哥,那‘回春丸’如何?可用么?”
  江阿郎双目倏地一睁,惊喜道:“姑娘愿将‘回春丸’给他兄弟解毒?”
  西门玉霜微微一笑道:“凭良心说我心里实在有些儿舍不得,可是为了你的信诺,为了不愿损耗真力,我就不得不大方了!”
  这话,出自一位姑娘之口,其所表露的情意够明白了,纵然是个木头人,也能体会得到,何况是才智高绝聪明盖代的江阿郎?
  江阿郎心里不由暗暗震动了一下,说道:“姑娘这番心意,实在令我感激,不过……”
  语声略顿了顿,淡然摇头道:“这恐怕没有用!”
  西门玉霜一怔!凝目道:“为什么?难道‘回春丸’解不得他兄弟之毒?”
  江阿郎摇头道:“那倒不是,‘回春丸’虽是能解百毒的灵药,虽然可用,但数量只有两颗!”
  西门玉霜道:“大哥是说两颗‘回春丸’的数量不够?”
  江阿郎点点头道:“数量确实是嫌少了些!”
  西门玉霜眨动了一下美目道:“如果用水和开呢?”
  江阿郎道:“用水和开虽然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是药效却要差了许多!”
  西门玉霜道:“还能解净剧毒吗?”
  江阿郎想了想道:“能,但是需要一段时日才能解净!”
  西门玉霜道:“大概要多少时日?”
  江阿郎道:“十天左右。”
  庞老大突然轻咳了声,说道:“江大侠,我兄弟目前反正已不便在江湖上露面,十天又有何妨!”
  庞老大这么说了,江阿郎自然也就不再多说什么的点头道:“如此,你兄弟就快谢谢西门姑娘吧!”于是,庞老大即与六个兄弟齐朝西门玉霜躬身抱拳拱手说道:“谢谢姑娘赐药大恩,咱兄弟……”
  西门玉霜抬手一摆,截口说道:“你兄弟别谢了,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兄弟从此改过向善,比说上一万句‘谢谢’都强!”
  庞老大正容说道:“姑娘请放一万个心,咱兄弟今后如再作一件坏事定遭天打雷劈。”
  江阿郎听得双目不由异采一闪,暗暗为之点头!
  他放心了,庞老大既然发了这个重誓,“辽东七雄”从此定会成为辽东武林中的一股正义力量!
  西门玉霜没再说话,抬手由怀内取出那盛放“回春丸”的小玉瓶交给庞老大。
  庞老大恭敬地躬身双手接过。
  江阿郎说道:“庞老大,将药丸和水服下之后,立即调息运功,躯行药力,气走百脉,血行心经,周而复始,功行三匝,以后,每天早晚各行一次,如此十天之后,体内剧毒自然能净除!”
  庞老大躬身肃容恭敬地说道:“谢谢江大侠指教!”
  西门玉霜说道:“江大哥,现在可以回去了吧?”
  江阿郎点了点头,望着陈飞虹含笑说道:“陈兄弟,你跟我一起去和西门堡主大家见见吧!”
  陈飞虹略一犹豫地瞥视了西门玉霜一眼,道:“江大哥,这……”
  江阿郎即从他神色上已明白了他的心意,不由一笑,说道:“陈兄弟,你放心好了,西门姑娘刚才是故意逗你的,她绝不会给你难堪的!”
  西门玉霜倏然噗嗤一笑道:“昂藏躯,须眉汉,真没用!”
  话未说完,人巳当先快步跑了出去!
  江阿郎笑说道:“陈兄弟,你要是不去,她更会笑你没有用了,走吧!”
  江飞虹俊脸不由微微一红道:“小弟遵命!”
  江阿郎哈哈一笑,抬手抱拳向‘地煞’纪昆一拱,说了声‘告辞’,和陈飞虹大步走向屋外。
  大门口,西门玉霜已经开了大门在等着二人。
  大客厅中。
  陈飞虹在江阿郎的介绍下,拜见西门天豪、吴博智。又与谷亚男和“金银双鞭”分别见礼后,全都落了座。
  坐定,吴博智首先笑问道:“江兄弟,此行如何?有收获么?”
  江阿郎笑了笑,望着西门天豪问道:“堡主,徐理仁呢?”
  西门天豪道:“我要他到店里去结束生意去了,大概就快回来了!”
  江阿郎又问道:“项君彦呢?”
  西门天豪道:“他说有事情出去一下就回来!”
  江阿郎眨眨眼睛,望着吴博智笑说道:“老哥哥,大概是你要他去的吧?”
  吴博智点头一笑道:“兄弟,我就知道事情绝瞒不过你,不错,正是我要他去暗暗监视的!”
  西门天豪不禁诧异的问道:“吴兄,你们在说什么,你要项少侠监视谁去了?”
  吴博智笑说道:“这问题,江兄弟比我清楚,你还是问他吧!”
  西门天豪目光望向江阿郎,虽然没有开口发问,双目中却含着询问之色。
  江阿郎略微犹豫了一下,说道:“监视徐理仁!”
  西门天豪神色一怔!说道:“徐理仁怎么了?”
  西门玉霜接说道:“爹,他就是泻露您此来洛阳行踪消息的内奸!”
  西门天豪脸色一变!道:“真的?”
  西门玉霜道:“江大哥刚才说出去走走,就是为查证这件事去的!”
  西门天豪望着江阿郎问道:“查证出来了么?江少侠!”
  江阿郎未点头表示什么,只将向“辽东七雄”查问所得及与“地煞”纪昆所谈的情形,摘要告诉了西门天豪!
  西门天豪听后,双眉不禁连连轩动,威态凛人地说道:“他好大的胆,我待他不薄,他竟敢出卖我,等他回来,我非亲手毙了他不可!”
  江阿郎暗暗一皱眉道:“堡主且请息怒,可否先听晚辈一言?”西门天豪威态一敛,说道:“少侠请别客气,只管请说!”
  江阿郎道:“此事我们虽已掌握了非常明显的事实,但并无凭证,俗语说得好,‘捉贼要脏’,无凭无证,堡主怎可杀他?”
  西门天豪微一扬眉道:“那‘辽东七雄’与‘地煞’纪昆都是凭证,只要他们之当面一对质,他便无所遁形!”
  江阿郎微微一笑道:“堡主说的虽然甚是,只要‘辽东七雄’当面一对证,他便可能无所遁形,但是由于‘辽东七雄’的家小人质,目前还在‘幽灵门’手里,别说他兄弟不宜出面对证,何况他兄弟根本未见到他的面貌,纵然出面对证,他只来个矢口否认,还不是等于零,拿他无可奈何!”
  这话不错,是理。
  “辽东七雄”既然未见过他的面貌,他就可以来个矢口否认!
  西门天豪眉一蹙说道:“那么,依少侠的意思应该如何?……”
  江阿郎道:“先设法让他亲口招供,然后再将他正以堡规!”
  西门玉霜接口说道:“爹,这件事情您就用不再操心了,交给江大哥办,准没差错!”
  西门天豪沉吟地深望了爱女一眼,随即点头一笑,朝江阿郎抱拳一拱道:“江少侠,你不会拒绝吧?”
  江阿郎肃容说道:“只要堡主信得过晚辈,晚辈当效绵力!”
  西门天豪一笑道:“如此,我就交给少侠了!”
  吴博智忽然嘻嘻一笑,说道:“霜姑娘,你真偏心呵!”
  西门玉霜一怔!说道:“我什么事情偏心了?”
  吴博智眨动着两只小眼睛道:“这种大事,你怎么不向你爹说交给我办,却交给我江兄弟办,让他一个人出尽风头,这还不偏心么?”
  这话,乍听起来,似是他人老雄心犹在,争着出风头!
  但是,他真正的用意何在?
  其所谓“偏心”的弦外之音是什么?
  西门玉霜那会听不出来,那会不懂?
  娇魇儿立时不由微微一红,嗔道:“吴博智,你少惹我,当心我把你轰出去。”
  吴博智忽地一伸舌头道:“霜姑娘,这可千万使不得,我老头儿只一被轰出去,死人复活的消息马上便会传遍武林,‘幽灵门’的那些个‘幽灵’知道了,我老头儿这条命准定得完蛋!”
  话,虽是玩笑话,可也是实情!
  西门玉霜似笑非笑的说道:“你既然明白,那你最好和我放正经些少惹我!”
  吴博智不住连连点头道:“是!是!我老头儿下次再不敢了!”
  他嘴里这么说着,两只小眼睛却直朝江阿郎连眨带挤的说道:“江兄弟,看来老哥哥是非得请你做靠山不行了!”
  他为什么非得请江阿郎做“靠山”不行?
  这又是什么意思?
  众人都不是糊涂人,也都明白!
  西门玉霜倏然一瞪美目,娇声叱说道:“吴博智,你还敢乱说话,当真要把你轰出去么?”
  吴博智神情故意一怔,道:“霜姑娘,我又哪里说错话,惹了你?”
  西门玉霜道;“我问你,你请江大哥做‘靠山’是什么意思?”
  “这……”
  吴博智嘻嘻一笑道:“我老头儿这是防患未然,万一‘幽灵门’的那些个‘幽灵’再找上我老头儿时,有江兄弟做‘靠山’,好替我老头儿挡呀1”
  这倒也是个理由。
  西门玉霜虽然明知他不是这个意思,却拿他无可奈何,不禁气得一跺脚,转向西门天豪撒娇说道;“爹,他老没正经欺负女儿,你也不管么?”
  西门天豪淡然一笑道:“这种话,你要爹怎么个管法?他说他的,你不理他不就完了,你理他,岂不是愈描愈黑,自找麻烦!”
  西门玉霜连连跺脚道:“爹,你怎么也说这种话,帮着他欺负女儿,女儿不再理你们了!”
  话落,娇躯一转,像一阵风似地往厅后奔了进去!厅内众人全都不禁笑了。
  至此,“阎王笔”陈飞虹才了解这名震武林的“飘雨剑”,原来是这么个个性之人,是在骄纵宠爱环境中生长的骄女!
  夜,三更刚过。
  整座宅子里,黑沉沉地,每一间屋里都熄了灯,显然,整座宅子上上下下的人都已入睡了!
  真的都入睡了么?
  不!没有!
  突然,后院的一间屋子里蹑手蹑脚的走出了个人,是个年约五十多岁,身材肥胖的黑衣人。
  他走出屋外,目光灼灼如电地四下里张望了一下,突然腾身电射飞掠出墙外而去!
  这黑衣人是谁?
  他为何行动如此鬼鬼祟祟?这时,另一间屋子里,正有两双眼睛隔着窗户,从四个小窟洞中注视着黑衣人的行动!
  他两人,一个是“闪电刀”项君彦,一个是“万事通”吴博智。
  项君彦说道:“吴老,江兄弟实在高明得令人心折!”
  吴博智轻声一笑道:“小子,这就是你为什么名列第二,不如他的地方!”
  项君彦笑了笑道:“吴老,我们要不要跟去看看?”
  吴博智摇头道:“不用了,我们且休息一会儿,天亮以前起来等候佳音吧!”
  杨庄。
  在洛阳城南五里地方,看起来只是小小的庄子,总共不过二三十户人家。
  在庄子的西头,有一座占地颇大的宅院,是杨庄的首富,也是杨庄的庄主!
  杨庄的庄主名叫杨立福,是透近闻名的善人!
  说他是善人,一点也不夸张,附近的居民,包括杨庄以外的穷苦人家,只要有了困难,只要找上了杨立福,他没有个不慷慨解囊帮助的!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事,其实暗地里,他却是个坐地分赃,江湖上的黑道高手,也是“幽灵门”洛阳分舵的负责人!
  三更一刻。
  杨庄的东头出现了一个黑衣人影,略显肥胖的身形,快如电射地掠进了杨庄,直扑大宅院!
  这黑衣人的头脸都用黑布包蒙着,他刚一掠进杨庄,一座茅屋暗影处突然冒出了一个也是用黑布包蒙着头脸的黑衣人,拦住了身材肥胖的黑衣人,冷声喝道:“站住!”
  身材肥胖的黑衣人脚步一停,正要开口说话。
  拦路的黑衣人又冷声说道:“你怎么到这时候才来?”
  身材肥胖的黑衣人微微犹豫了一下,道:“你……”
  拦路的黑衣人冷声叱道:“什么你呀我呀的,这是你和我说话的口气?连杨庄主他也不敢!”
  身材肥胖的黑衣人的心头不由暗暗一凛!道:“那么……请问你是那一位?我该如何称呼你?”
  拦路的黑衣人冷冷道:“我是哪一位,等会儿自会让你知道,现在不妨对我用您,自称属下好了,明白么?”
  身材肥胖的黑衣人躬身说道,“属下明白了!”
  “嗯,现在答我的问话,为何迟来?”
  “是。属下遵命!”
  话声微顿了顿,说道:“你知道,眼下西门天豪和‘万事通’,还有‘一刀斩’、‘闪电刀’等人他们都在那儿,属下不得不小心些,不得不等他们全都休息了才敢出来!”
  “哼,那‘万事通’老儿,不是已经死了吗?”
  “本来他是必死的,却被‘一刀斩’伸手救了他,并且还替他解了毒!”
  “那‘一刀斩’他能解毒?”
  “您大概还不知道‘一刀斩’的出身来历吧?”
  “他是个什么出身来历?”
  “他是昔年武林第一奇客,‘圣刀’的唯一传人!”
  “哦!我问你,今天下午,传出‘万事通’老儿的死讯,并还买了棺材去,那是怎么回事?”
  “那是‘一刀斩’所出的鬼主意,要‘万事通’就此诈死,以另一个身份面目,出现在江湖!”
  “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没把消息传报过来?”
  “属下当时没有机会!”
  “那‘辽东七雄’,现在还在陈家巨宅中么?”
  “还在,属下另有重要消息禀告!”
  “说!”
  ----------------------------------------------------
  月之吻扫描  月之吻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