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千手御魔》

七十四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这突然暴起奇袭,随着指风弹出的,正是闻名天下的“七里闻香断魂散”。
  “独脚阎王”神态虽狂,但内心丝毫不懈地严密戒备着。尤其对“百毒尊者”及“毒手人魔”,这南北双毒,他更加不肯忽视。
  “毒手人魔”刚才趁他说话时,脚下稍稍移动,他早就注意到,此刻眼见对方十指飞弹,一声冷笑,左手倏然伸出一个卵管粗的黑棒,迎着指风,叮的一声轻响,立刻喷出一股绿色火焰。
  这“七里闻香断魂散”,虽是一种无色无嗅的晶色粉末,却是最怕火,指风一触这蓬绿火,立刻响起一丝滋滋之声,化作一丝丝浓烟消散。
  此刻,厅中群魔纷纷晃身退避,要知道这一毒一火,皆非功力所能抵敌,在这刹那,独脚阎王一声厉叱:“谷老匹夫,鬼鬼祟祟,先吃我一掌。”
  左掌一招,竟向右手喷出的绿火上拍出,砰地一声,一道绿火,如电向“毒手人魔”烧去。
  这正是黎乙休为防毒物,精心设计的“硫璜喷火棒”。
  凭着这掌劲全力,可达十丈之远。
  “毒手人魔”阴谋未逞,眼见绿火烧到,心中大骇,脚尖一垫,双掌连环拍出三掌,才算挡住这股火势!
  这时,厅中群魔,及厅外“铁血秘盟”的高手一阵慌乱,纷纷抽出兵器,向“独脚阎王”包围。
  在这杀机刚起刹那,黎乙休“叮”地一声,关了火棒机钮,铁棒立刻缩进袖内藏好,嘿嘿冷笑道:“谁要再出手暗袭,老夫今天说不得就先烧掉这座古堡!”
  “影子血令”倏然冷冷喝道:“未得本令主谕令,谁要先出手,休怪一律以戒律严惩。”
  “毒手人魔”独处厅壁,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神色尴尬已极。
  他一生得意,从未遇上真正敌手,但是今天,虽未败落,却被“独脚阎王”二番抢去先机,落得一个灰头土脸,使他内心觉得“天外有天,人上有人。”
  这时“灵狐”秦嵩走上几步,哈哈一笑道:“黎堡主,刚才谷兄一时冲动,秦嵩先向你道歉,不过说起堡主失踪的奇书,我想堡主是误会了。”
  黎乙休淡淡一笑道:“误会?阁卜不妨先解释听听!”
  秦嵩神色一整道:“堡主可是以为陆无忌下手所盗?”
  黎乙休不屑地道:“老夫当然如此猜测,不过无论是谁,都是一样,反正除了你们‘铁血秘盟’之外,没有旁人!”
  秦嵩嘻嘻一笑道:“堡主实在太抬举我们,但这份抬举,我秦某可以代表令主说,不大敢承当。”
  他所以这么低声下气,却是另有缘由,同时怕真的对方纵火,结局不论如何,这对“铁血秘盟”来说,未始不是打击。
  要知道“铁血秘盟”所以至今未公开于江湖,实是有一个周详的计划及阴谋,只因目前尚来到成熟时间,故仍采取神秘行动。
  秦嵩身为河洛坛坛主,自然清楚其中道理,可是他表面虽然不落丝毫火气,内心却恨不得能一掌劈死眼前的“独脚阎王”。
  他语声至此一顿,接着神色肃然道“在下不敢伪言,‘灵天残篇’最后四篇,正是神君欲得之物,但却并非是我们下手,假如堡主认为可以相信我秦嵩的话,在下可以告知那失踪之物的所在。”
  黎乙休心中一怔,旋即冷笑一声道:“那你以为是何人下手?现在何处?”
  “灵狐”秦嵩心中一声冷笑,暗暗忖道:“任你老奸巨滑,也要叫你中我一石二鸟之计!”
  口中却平静地道:“堡主可曾听说过最近江湖上出现了一个神秘人物?”
  黎乙休在“地灵神乞”到少林以前离开,立刻一路赶程,到这秦家古堡,自然对八骏宝车之事,毫无所闻,闻言皱眉道:“是谁?”
  秦嵩郑重地道:“是谁至今还是一个谜,此人不但气派豪华,而且举止惊世,还有一辆特制的马车,到处招摇奔驰,行纵飘忽..”
  黎乙休微感不耐,截口道:“阁下不必兜着圈子说话,老夫对这些丝毫不感兴趣。”
  秦嵩哈哈一笑道:“堡主感兴趣的在后面哩,最使人莫测高深的,却是在那辆马车后面,张着一幅与车一样大的布告,布告明白地写着挟奇书邀游天下,会晤有缘之人..”
  “独脚阎王”心中一愕,道:“老夫怎么没有听说过?”
  秦嵩道:“此车出现江湖,不过仅三四日,堡主或许心急赶路,未曾探听最近江湖风声。”
  黎乙休暗想道:“看他不像说谎,但这八骏马车主人是谁?”
  心中转念着,口中冷冷道:“此事确实惊奇,但对老夫此来之意,似乎没有关连,难道说那神秘人物真也有灵天残篇不成?”
  秦嵩点点头道:“当然!”
  黎乙休冷笑一声道:“阁下亲眼见到过?”
  秦嵩一指“毒手人魔”道:“这事谷兄亲眼见到,怎会有假。”
  黎乙休哼一声,转对“毒手人魔”道:“阁下既看到那本奇书,请问是什么模样?”
  “毒手人魔”冷笑一声,仰首不置言词,秦嵩忙道:“谷兄,此刻不是逞意气之时,回答堡主,也撇清本帮嫌疑,嘿嘿,以后本坛要借重黎堡主之处良多。”
  这时,“毒手人魔”才缓缓道:“那时我谷某也不信,当今江湖上,皆知道‘灵天残篇’除了黎乙休有八篇抄本外,尚有四篇正册,至于神君则有八篇正册,但我追到那辆八骏宝车后,以言相激,却见车中那人伸出一根金仗,杖上系着一张薄薄绢书,封面写着‘天门武谱’四个朱砂大字,字作篆体。”
  黎乙休心中砰然一震!
  此刻,他相信了,因为“天门武谱”四字,正是他亲笔所提。
  他暗忖:“难道是那八骏宝车中的神秘人物到自己居处下手盗取不成?”
  他心中一片谜雾,觉得真的有些莫测高深起来。
  念头千转下,心中又是一动,对秦嵩冷冷道:“刚刚阁下既已说亟欲得到那四篇残书,何以知道东西下落,却不下手?”
  秦嵩哈哈一笑道:“堡主问得好,这点我秦某可以代令主保证,决不弃权,目前本盟已派出三批高手追踪,不过至今还没有回音而已,所以说,鹿死谁手,尚在未定之天!”
  语声甫落,厅外倏然奔进一个壮汉,行色匆匆,向秦嵩低声道:“属下有重要消息报告!”
  秦嵩道:“什么事快说!”
  壮汉目光扫及神威凛凛的“独脚阎王”黎乙休,迟疑片刻,才道:“那辆八骏宝军,已闯入本堡三里之内,急驰而至,来意不明,如何处置,请示定夺!”
  这突然的消息,使黎乙休一阵错愕!
  他目光一扫;见厅中群魔神色间也是一片惊疑。
  倏然,秦嵩畅声一笑道:“说到曹操,曹操就到,倒使秦某想不到..”
  接着一转身,向“影子血令”道:“令主有何吩咐!”
  “影子血令”目光一闪,道:“此事在秦兄职权之内,本令主交你处理!”
  秦嵩躬身道:“恭领谕命!”
  接着向庄汉一挥手,沉声道:“下令外围伏桩,一律静待勿动,任马车到堡前,暗中紧密包围,并传谕那车辆一到,立刻大开堡门迎接!”
  壮汉一声应诺,躬身而退。
  “百毒尊者”神色疑惑地道:“秦坛主,这是什么意思?”
  秦嵩抱拳一笑道:“尊者稍安勿燥,属下自有主见。”
  接着向“独脚阎王”一笑,道:“幸好堡主正在,秦某刚才是否谎言,等下自可分晓,那八骏车既然已到,稍待在下与堡主一齐看看那神秘车主,究竟是怎样一位人物!”
  黎乙休鼻中一哼,冷冷道:“谅你不敢欺骗老夫,现在少陪了!”
  语声中,咚地一声,身形一飘,竟掠出厅外,超过院中群立的高手头顶,落入院中。
  在院中屹立的一批“铁血秘盟”中帮徒,神色一怔,然未得命令谁也不敢擅动。
  黎乙休身落院中,见无阻拦,正欲越墙而出,蓦然耳闻堡外远处响起一片急骤的马蹄声,如雷鼓一般,急遽接近。
  也在同时,只听厅中“灵狐”秦嵩大声喝道:“大开堡门,戒备侍候!”
  呼地一声,紧闭的古老木板,迎风大开,一批灰衣人物,灰衣晃动,潮涌而出。
  此刻,黎乙休不敢待慢,身形一长,陡升八丈,如秋风落叶一般,跃墙而过。
  身形刚出一丈,已见一点白影,带着一圈广达三四丈的毫光,一点点扩大,从荒道远处,如飞驰而来,正是那辆充满神秘的八骏豪华马车。
  他此刻心念一转,立刻改变了中途截拦的企图,暗忖:“秦嵩所以肯让自己安然而退,显系一石二鸟之计,要我先作冲锋,出手试试这车中神秘人物的功力!我何不在此静以待变,要他心计落空!”
  这点,的确正好猜中“灵狐”狡计,但黎乙休与秦嵩怎会想到这马车中的神秘人物来意完全出于人的意料之外呢?
  且说车中的黄衫老者,自与三掌震天地陆无忌互相约定好后,一直闭目养神,再也不言不语。
  而那驾车老者也始终面对车窗,驾御马匹奔驰,从不回首向陆无忌望上一眼,仿佛他座后没有人一样!
  而陆无忌在迷茫中,一直摸不透心中的谜雾,见二人一背对自己,一闭目静望,心中一动,立刻暗暗运气冲穴起来。
  他自负内功精湛,区区麻穴被点,只要半个时辰,就可以冲开。那时再出其不意猝下杀手,谅对方功力再高,决难防范。
  岂知费了半天功夫,丝毫没有效果,这时,他才恍悟对方所以如此大方,却是下了独门点穴法,不怕自己暗中异动。
  于是陆无忌暗暗叹了一口气,也死了这条心,同时闭目瞌睡起来。
  不知经过多少次,身躯一动,倏然惊醒,却见黄衫老者嘻嘻一笑,道:“陆大侠睡得舒服否?”
  陆无忌脸色一红,却听得那驾车的锦衣老者道:“秦家古堡快到了!”
  陆无忌心中砰然一跳,暗暗道:“好快!”
  只见黄衫老者脸色倏然一沉道:“陆大侠,老夫现在相信你了,等下尚请你能引见一下‘影子血令’及‘绝天魔君’,而且老夫对你决不加丝毫损伤。”
  说到这里,一顿又道:“但你到时不要认为血穴已解,功力恢复,就可异动,要知道老夫既能放你,就有制你死命把握。”
  最后一番话说得其寒无比,听得陆无忌心中一凛!
  但他生性傲桀不驯,平生未说怕过谁过,黄衫老者虽已事先警告,他心念一动,肚中冷笑道:“我就暂且答应你,到时奇书既在我手中,就由不得你了!”
  心中这样想,口中却益发郑重地道:“老夫理会得!”
  黄衫老者脸色立刻和缓,哈哈一笑道:“理会就好!”
  这时,车辆嘎然而止,黄衫老者一拨重幕,已见到了一座古堡门口三丈远处。
  陆无忌转首向外一瞥,只见堡门大开,二三十名灰衣人,个个手执兵刃静静屹立。
  门口中央站着五六个人,正是“影子血令”以及“极乐仙子”“灵狐秦嵩”等人。
  因为视线角度关系,黄衫老者及陆无忌却没有看到侧站一旁的“独脚阎王”黎乙休。
  这时锦衣老者已离座,首先推开车门,下车目光一扫,一见“独脚阎王”,目光一顿,微微一怔,似乎颇感到意外。
  这瞬眼之间,秦嵩已朗声道:“耳闻尊驾崛起江湖,今晚突然光临,在下秦嵩恭候大驾,不知有何指教?”
  锦衣老者哈哈一声大笑道:“敝上耳闻‘绝天魔君’及‘影子血令’一代人杰,故特邀贵盟陆无忌大侠同车而来,想一亲睹尊颜,尚请秦大侠能赐予容纳!”
  “毒手人魔”嘿嘿一笑,低声道:“我谷某之言如何,陆老匹夫果然与对方沆瀣一气。”
  秦嵩心中一怔!
  他惊愕的却不是“毒手人魔”的话,而是对方出于意料之外的客气。
  在这刹那,他倒有些对这车中人物,莫测高深起来!
  但秦嵩智机深沉,表面依然笑容可亲,哈哈一笑,道:“老丈太客气了,不知贵主人及阁下如何称呼?”
  锦衣老者答道:“敝上宇内神君,至于老朽嘛,呃呃,贱名不值一提,不过昔年江湖上也给老老朽一个绰号‘黄山追云叟’。”
  秦嵩暗暗苦思,觉得江湖从没有听说过有这一号人物。
  其实其余人,包括“独脚阎王”在内,也深深奇怪,觉得这“宇内神君”
  及“黄山追云叟”的名号颇为陌生。
  但秦嵩认为对方名号,并不关重要,心中一转念,立刻敝声道:“原来是宇内神君阁下及追云叟老丈,请问陆大侠现在何处?”
  锦袍老者一拉车门道:“就在车内,为表示仰慕贵盟魔君令主之意,敝上宇内神君借陆大侠之手,奉上一本“灵天秘笈”作为见面之礼,希望贵盟笑纳。
  此言一出,群魔一阵错愕,以秦嵩这等智谋,也感到大为意外。
  尤其一旁的“独脚阎王”双目一亮,脸上立刻泛起一股煞机,但在尚未见诸行动以前,他稳住不动。
  因为他要看看这宇内神君的话,倒底是真是假?在一片错愕之中,只见“黄山追云叟”一撩重幕,车中一人跨出车厢,赫然就是“三掌震天地”陆无忌。
  只见“黄山追云叟”伸手向车内,缩手时,手中已多了一本黄绢薄册,交给陆无忌道:“陆大侠陪伴而来,一路辛苦,老朽先谢过啦!”
  说完一揖,侧身后退二步,状若恭敬。
  在旁人看来,觉得这“黄山追云叟”执礼甚恭,但谁知道他却借这一揖之间,小指微弹,一缕指风,已解开陆无忌身上被制的脉穴。
  陆无忌在车中被黄衫老者解开麻穴,点断了真气,此刻指风触体,陡觉体内真元舒畅,一怔之下,心头大喜!他伸手接过“天门武谱”。施礼道:“承二位恭送,陆某也敬谢了!”
  但他暗中却藉此些微时间,暗运真元,循运全身要穴,发觉果无丝毫异样,精神立刻一振!
  同时,他手中拿着这当今武林,人人触目的奇书,心中砰然乱跳,目光一扫,脑中念头千转,想伺机而逸。不过,这时他表面仍无异样,举步向堡门走去。口中道:“在下幸不辱令主使命,得书而回。”
  这番话,谁也没有听下去,因为此刻站在堡门口的群魔,人人见露出奇书,目注奇光。
  其中只有“毒手人魔”的神色是一片惊愕及茫然,因为他刚才尚在诋毁陆无忌,想不到现在竟是这样的结果。
  但他怎知道陆无忌步履缓慢,是想到中间距离后,遁身逸走。
  陆无忌此刻心中已存下独占这册奇书之意,脚下走着,暗暗已提足周身真元,准备来个措手不及。
  但当他倏然见到“独脚阎王”时,心中倏然一动,忖道:“黎乙休此来,不用说,必是为了这本秘笈,欲不露痕迹,正好待他出手..”
  果然,此刻“独脚阎王”一声暴叱,身形一晃,双掌一圈,竟向陆无忌扑去,口中叱道:“陆老匹夫,留下老夫书来!”
  本来,他也打算静以观变,但是出乎意外情形,使他不得不改变方式,抢先出手。
  因为书既到了对方手中,黎乙休觉得如不抢先劫下,再也没有机会。
  这一掠身而起,犹如电光石火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