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千手御魔》

七十二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那老者杖上鲜血犹存,只见他手执金杖,拉开车门,进入车厢,一见陆无忌瘫在车上,不由一怔!
  旋即哈哈大笑起来,坐上前面座位,把挂在壁上的缰绳一抖,八马三十二只铁蹄翻动,车声辚辚,立刻向荒凉的官道上驰去。
  这时,他仰首道:“快下来吧!还躲在车顶上干什么?”话声一落,只见车顶上那粒夜明珠,又恢复了原状,露出车顶,撒出一片柔和的光辉。
  接着车顶上木板移动,衣声索索,竟钻出一人。那人下了车厢,把车顶木板恢复原状,哈哈一笑道:“车把式,我的推测如何!”
  锦衣老者,连连点头道:“高明,高明!不过,现在应该把他怎么办!”
  这时,可以看清楚,这从车顶钻下来的人,一身黄衣,长须拂胸,竟也是一位年约七旬的老者。
  只见他微笑道:“我自有道理。”
  说着,指风直戳,已解开了陆无忌的晕穴,与他面面相对。
  陆无忌晕迷中只觉得浑身一震,耳中已听到辚辚车声。
  这时,刚才的经过,迅速涌回他的脑中,心中一惊,睁目一看,正是那黄衫老者的眼光,炯炯对自己直瞪!
  他心中油然一怔,暗一运气,想挣扎而起,倏然觉得周身发软,真元不能凝聚,四脚竟不能动弹分毫。
  这时,陆无忌才知道已中了别人的圈套,暗暗一叹,自思生平谨慎,城府不能算不深,今天却是阴沟里翻了船!
  但是,有一点,他至今尚搞不清楚,为什么明明看到一个人,现在怎又会多出一个老者来?
  还有刚才光线一暗,究竟怎么回事?
  他目光向上一扫,倏然恍悟。
  敢情车顶由外看来高耸如塔盖,里面平顶,其中空隙,藏一个人,的确使人无法看出来。
  他刚才想到车底是活板,却没有料到车顶也是活板。
  在这刹那,陆无忌也不禁暗暗佩服对方心智之巧,及这座车厢之妙。
  只见黄衫老者倏然伸手插入陆无忌腰囊,摸索半天取出那册“天门武谱”
  看了一眼仍揣入怀中,嘻嘻一笑道:“尊驾也太天真了,请想车中既藏有这本奇书,岂能丝毫无备。”
  陆无忌鼻中一哼,道:“朋友计策果然高明,请问现在要把老夫如何?”
  黄衫老者脸色不动,仍旧嘻嘻笑道:“请问你姓陆,又与‘毒手人魔’相识,可是‘铁血盟’中的人物?”
  陆无忌冷冷道:“老夫陆无忌,正是‘铁血盟’中的总坛总监,请问二位是谁?”
  这陆无忌一报出名号,正坐车前的老者,周身一震,也禁不住回首望了他一眼,口中嘿嘿笑道:“原来是‘三掌震天地’陆大侠,怪不得如此胆大包天。”
  黄衫老者语气一沉,冷笑道:“这么说来,你是为了‘绝天魔君’与‘影子血令’来盗此‘灵天残篇’啰?”
  语气中充满了杀机,使陆无忌心中一颤。
  但他不愧也是一号人物,神色仍然不动,也冷笑一声道“放眼当今江湖,谁也无法支使老夫,老夫所以加入‘铁血盟’却是为了这册奇书,否则,嘿嘿,老夫一生独来独往,何必看别人词色。”
  黄衫老者“哦”了一声,道:“原来你另怀私心,哈哈,不过你是否知道是老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自阎王堡中盗来的。”
  语气已缓和了不少,但仍有一丝寒意。
  忌心中一动,道:“尊驾既然盗来,就该遁迹自珍,如此招摇过市,老夫不知你用心何在?”
  黄衫老者哈哈一笑,道:“你想知道?”
  陆无忌好奇之心大起,但表面神色不动,依然冷冷道:“老夫身在你掌握之中,知道不知道已不关紧要,不过是叹你迟早会招杀身之祸。”
  黄衫老者又是一声大笑道:“老夫既然如此做,当然不怕。不过,老夫自知绝不会死于他人之手,因为此本奇书,老夫知道是只烫手山竽,故早已要想送人了。”
  这话说得过于离奇,陆无忌再是老练,神色之间,也不禁一怔!
  他心念数转,口中已问道:“尊驾要送给谁?”黄衫老者冷冷道:“尊驾也想知道?”
  陆无忌道:“老夫生平未见有尊驾这般呆子,不世琼宝,却去一路宣扬宁愿奉手送人,不知你究竟发的哪门子疯!”黄衫老者鼻中一哼道:“你没有看到车后那张布告,遨游天下,会晤有缘之人!”
  陆无忌道:“老夫当然看到。”
  黄衫老者道:“既然看到,你就应该想到,只要老夫认为对方有缘,就立刻奉送,以免绝技失传。”
  说到这里,冷冷一笑,又道:“不过,对你陆大侠来说,你与老夫却是无缘!”
  陆无忌心中一片谜雾,怎么也弄不懂这黄衫老者脑中的想法,口中怔怔道:“尊驾现时心中,是否已找到了有缘之人?”黄衫老者道:“刚才我才把奉送对象想好。”
  陆无忌道:“是谁?”
  黄衫老者缓缓道:“就是你的顶头上司,‘影子血令’!”陆无忌心中一跳,茫然道:“尊驾与‘影子血令’有什么关系?”
  黄衫老者“哼”了一声道:“没有关系,老夫初出江湖,连他长像都不清楚。”
  陆无忌更加弄不懂,怔然道:“那是为什么?”黄衫老者哈哈一笑,道:“自古英雄相惜,老夫认为当今武林中,他是一个人杰!”
  “人杰?你既未与他谋面,又怎么能知道他是一个人杰?”黄衫老者沉声道:“就凭你陆大侠,与‘毒手人魔’这等高手,竟然自甘附从,就可见得‘影子血令’是个非常之人。”陆无忌闷声不语,但心中却一片错愕!
  在他认为内情决不会如此简单,但是,细察对方容貌,江湖中竟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位高手,那末,他与“铁血盟”的关系,是善是恶呢!这番话的用意又是何在呢?
  以三掌震天地陆无忌的智谋,却恁地也想不通其中关节。
  只见黄衫老者倏然语声一寒,道:“现在谈谈你的问题,以老夫手段,凭你胆敢闯入宝车之中下手盗书,按理就该一掌毙命!”
  陆无忌心中一颤,黄衫老者又接下去道:“不过你既是‘铁血盟’中人物,老夫倒改变心思了,你知道为什么?”
  陆无忌一愕,脑中光旋电转,摇摇头道:“尊驾语意高深莫测,我陆某难以推测!”
  黄衫老者嘿嘿一笑,道:“老夫虽欲将‘灵天残篇’赠给‘影子血令’,却苦于无法与他会面,故想请你陆大侠做一个媒介!”
  陆无忌神色一动,冷冷道:“你是想往老夫口中探出‘铁血盟’的总坛所在?”
  黄衫老者颔首道:“不错。”
  陆无忌冷笑道:“原来朋友是想探听一些秘密!”
  黄衫老者冷冷道:“你切勿错会老夫意思,须知就是没有你陆大侠,老夫不过是多化上一番功夫而已,但是你陆大侠利用价值一失,要想保存性命,那就难了。”
  陆无忌心中微一转念,觉得处在这种境地,不说也是白饶,说了或许还有一丝求生希望。
  尤其使他暗暗吃惊的,这黄衫老者,无论语气如何阴沉变化,但脸色却始终如铁一样,毫无变化。这种神色,仿佛是天下再也没有任何事物可以打动他心坎一样。
  这种深湛的城府,陆无忌暗捏一把冷汗,自愧不如。口中忙道:“假如老夫说出来,尊驾又把老夫如何?”
  黄衫老者哈哈一笑,反问道:“你想讨价还价?”
  陆无忌冷冷道:“生则生,死则死,老夫只想对自己未来命运预知一点征兆而已!”
  黄衫老者冷讥道:“以你境况,身为俎上之肉,既不能对自己命运有所安排,知道了又有何用?”
  陆无忌长长一叹,默然无语。
  黄衫老者倏然问道:“看你似有无穷心思,敢情还有什么隐衷,不妨说来听听,老夫念在武林同道,或可代你解决。”
  陆无忌迟疑半晌,呐呐道:“老夫生死无足惜,只是阁下如决心要杀老夫,就请在老夫死后,到老夫居处中条山五云峰下,向老夫妻女通知一声,免得她们日夜倚闾悬望,那末老夫感德不尽了!”
  这“三掌震天地”,昔年掌下血肉横飞,对别人生死从不关心,此刻临到自己生死关头,却忍不住有些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了。
  黄衫老者对他的话不置一词,蹩过话锋,冷冷道:“这些都是其次的问题,,现在你应该先说出‘铁血盟’的总坛所在!”
  陆无忌暗暗一叹,恢复冷冰冰地神色道:“总坛就在齐鲁道上的‘秦家古堡’!也是昔日的河洛分坛。”
  黄衫老者怔然:“秦家古堡?”
  陆无忌“嗯!”了一声,解释道:“秦家古堡就是以智闻声江湖的‘灵狐’秦嵩居住之处,最近‘绝天魔君’为了躲避一人,所以才从崤山绝魂谷迁移过去。”
  黄衫老者好奇地道:“耳闻‘绝天魔君’身手超绝,有什么人竟使他这等畏惧?”
  陆无忌摇摇头道:“这点老朽也不清楚,现在老夫知道的完全告诉你了,其实老夫对‘铁血盟’中其他隐密,知道得并不多,因为我完全是想一睹奇书,其他的也懒得理会。”
  黄衫老者点点头,轻笑一声道:“陆大侠既然如此坦白,老夫现在可以告诉你的生与死了。”
  陆无忌神色立刻紧张起来,呐呐道:“你还是杀老夫?”
  黄衫老者敞声大笑道:“当然该杀!”
  接着回首对锦衣老者道:“车把式,现在立刻转道齐鲁,直趋秦家古堡。”
  锦衣老者漫应了一声,在这刹那,身躯被制的三掌震天地陆无忌脸色变得异常惨白,倏然狂笑一声,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老夫死何足惜,希望阁下对老夫刚才遗嘱,能够答应,老夫则死无遗憾了。”
  说这几句话时,他神色之间,也慢慢恢复正常。
  因为他现在情势如此,生死已经注定,心情倒反而平静起来。
  黄衫老者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冷冷问道:“陆大侠,你知道为何该死么?”
  陆无忌冷冷道:“利用价值已经没有,当然应该死,假如老夫是你,也会有这种做法!”
  语气中充满一代枭雄之气概。
  黄衫老者暗忖道:“这三掌震天地陆无忌,果然是盛名不虚,脑中想法与语气,果与常人不同..”
  他心中不禁起了一丝钦佩的感觉,但口中却道:“陆无忌,你的想法完全错了!”
  “错了?”陆无忌不禁一怔。
  黄衫老者道:“嗯!你知道老夫认为你该杀,却并非为你是否有利用价值。”
  陆无忌好奇之心大起,接口道:“那是为什么理由?”
  黄衫老者冷冷一笑,道“是为你贪心无厌,想将‘灵天残篇’占为己有。”
  陆无忌抗声道:“但是老夫如今并没有得到。”
  黄衫老者鼻中一嗤道:“你当然无法得到,但假如你能消除这种贪厌心理,老夫容许不杀你,而且对你丝毫无损,放你回‘铁血盟’!你的意思如何!”
  陆无忌怀疑地望望黄衫老者始终无动于衷的脸孔,心中觉得天下不会有这种人,难道他甘心放一个强敌脱手?
  但是黄衫老者的话中,似乎并没有什么诡谋,而且以目前来说,对方一举掌,自己丝毫没有反抗能力,似乎也不必要多费口舌。
  他心念犹疑不定,但求生之欲大炽,口中迟迟问道:“假如老夫口中答应你不再想要这本奇书,但心中完全是两回事,你如何知道呢?”
  黄衫老者哈哈一笑道:“问得好,问得好,关于这点,老夫可以相信你的话,而且可以立刻求证,以辨别你是否口是心非。”
  陆无忌又是一怔,道:“如何辨别?”
  黄衫老者道:“老夫想把这本书交给你,托你转送给‘影子血令’,如你心无异端,自然能安然送达,如果你三心二意,那么老夫那时再下杀手不迟。”
  说到这里语气一顿,又道:“你应该明白,奇珍随缘而得,不可强求,强求了也没有用。”
  陆无忌张目茫然道:“你真要送给‘影子血令’?”
  黄衫老者淡淡道:“老夫从不二言,难道是假的不成?”
  陆无忌一声长叹,心中念头千转,忖道:“老匹夫啊老匹夫!不论你如何诡计多端,老夫反正这条命等于捡回来一次,这次就耍你一次花枪,只要有机会,老夫还是不肯放过这本奇书,看你如何应付!”
  他心念一决,口中故意叹息一声,道:“老夫生平从来不听别人指挥,今天是难得一次,好,老夫就答应了。”
  黄衫老者语声一沉道:“没有口是心非?”
  陆无忌心中冷笑:“鬼知道。”口中却道:“当然。”
  黄衫老者哈哈一笑道:“好,咱们就此决定,到时尚希望陆大侠能引荐引荐。”
  说完立刻闭目静坐起来。
  陆无忌此刻反倒满腔迷雾,心潮翻涌,他不知道这神秘老者是谁?更不知道为什么一本人人瞩目的奇书,一定要送给“影子血令”?
  说这黄衫老者心智不凡嘛?他偏偏像一个疯子!
  说他是疯子呢?但说话语气都与常人无异!陆无忌立刻陷入迷茫的沉思中。在他沉思中,车声辚辚,八骏马车,在原野上飞驰而奔,渐渐向“秦家古堡”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