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千手御魔》

六十八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且说南宫亮身被挟住,却无法看清出手的人是谁,只见两旁山岭树木如飞倒向身后。
  此刻,他心中又惊又怒,口中厉声道:“你是谁?”那人脚下不停,口中却道:“小娃儿,此刻行路,最好闭口,到了地头,你自然知道我是谁了。”
  南宫亮心中气煞,他暗暗默运功力,却发觉已在不知不觉被对方点了血穴,周身真气,竟然无法凝聚。这时,他面向地面,微微抬头一瞥,竟然是往崤山方向接近。
  他心中不由大骇,怒喝道:“匹夫,你可是绝魂谷中..”
  “人物”二字尚未出口,那人左手向南宫亮喉头一拂,竟再点上哑穴,口中沉声道:“小子,这时你最好闭上嘴巴,多说话对你并没有好处!”
  南宫亮口不能言。身无法动心中又气又怒,暗暗着急忖道:“这番一定凶多吉少,但我岂能眼睁睁等死!..”心中想着,倏起一念,何不试试运气自冲穴脉,假如能够解开,或有一丝生还希望。
  于是,他索性眼睛一闭,默忆“无影叟”所传的口诀,暗自运起功来。
  这时,他只听到耳旁风声呼呼,身如腾云驾雾一般。
  但是他再也不管这挟住自己的人把自己带向什么地方。因为他知道:时间稍纵即逝,自己的生命,在这短暂的时间中,将是生与死的分际。
  哪知就在他默默按照口诀,调气纳元之际,砰地一声,身躯竟被摔在地上。
  南宫亮心头一沉,倏然睁目,发觉自己竟已在一座山洞之中。
  洞顶上悬着一颗明珠,发出一丝柔和的青光,洞中摆饰洁雅,眼前的人却是一位白发婴面老者,脸上红光润匀,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
  这时他心中又骇又惊,禁不住张口喝道:“你是谁?”
  这一发话,他才发觉,自己跌在地上刹那,哑穴已开,于是急忙默一运气,周身气脉,竟然畅通无阻,显然麻穴也已经被对方解开。
  他一跃起身,蓄势戒备,但心中倒反而迷惑起来。
  只见婴面老者,嘴角隐现一丝微笑,道:“小子,你不觉得这样问话太不恭敬么?”
  南宫亮一时猜测不出对方是友是敌,呐呐道:“这..这是什么地方?”
  老者道:“这里是离绝魂谷不到三里的太阳谷。”
  南宫亮心中一片迷雾,怔怔道:“长老究竟是谁?把在下带来此间,是什么用意!”
  老者倏然轻轻一叹道:“南宫亮,你是否听说过,四百年前江湖中有‘天门’一脉?”
  南宫亮一怔,他想起在“阎王堡”,悟业僧曾说过“天门”一脉的简短经过,于是点点头。
  老者微微一笑道:“老夫就是‘天门’一脉仅有的第四十八代掌门,‘天门居士’!”
  南宫亮大吃一惊,暗忖道:“天门一脉,不要说当今武林从未听说过,就是这自号‘天门居士’老者在江湖中也从未见到过,怎么倏然之间,又出来一位掌门人来呢?”
  他心中忖着,同时当想到对方功力身手,也不禁骇然,知道这老者必是一位不世出的奇人。自己在纵火之际,只见浓烟之中,淡影一闪,身躯已被对方挟住,从这一点看来,自己的功力身手,比起对方来实如小巫之见大巫。
  天门居士见南宫亮皱眉沉思,又轻轻一叹道:“南宫亮,你或不能相信老夫的话,但你应该相信老夫对你并没有恶意。”
  南宫亮这时渐渐散去真元,因为他知道假如这天门居士真有恶意,凭自己身手,也是有败无胜,索兴坦然道:“长者怎么能证明对在下确实没有恶意?”
  天门居士道:“如不是老夫墙上留字,教你纵火之法,少林寺那批和尚与你还不是活活等死?”
  南中亮心中恍悟,对天门居士肃然一揖道:“晚辈刚才多疑,请前辈原谅,但不知前辈将在下带来此间,有何吩咐?”
  天门居士点点头道:“说来话长,来,坐下慢慢谈!”
  话声甫落,他脸色一沉,侧耳倾听片刻,倏又对南宫亮道:“你的朋友追来了!”
  南宫亮一怔,仔细凝神察听,却没有觉察一丝声悉,目光向洞外一瞥,只见黑沉沉地什么也没有。
  天门居士见状微微一笑道:“大概是那位枯矮老者,此刻离洞约三十丈左右。”
  南宫亮心中又是一凛,暗忖道:“耳闻武学之极境,可以天视地通,这天门居士莫非已到了仙凡交施之境地。”
  只见天门居士微一凝视,又道:“太阳谷五十年来,未容人轻入一步,难得今天佳客光临,也好,南宫亮,你去把他引入洞来。”
  南宫亮连忙应诺,纵身而出,果然二十丈外,有一条矮小人影,在来回飞掠,似在搜查什么。
  他知道必是“鬼眼神偷”仇森,为了找自己而来,忙大声道:“仇老前辈,快来这里!”
  那人影闻声,嗖嗖连跃,已到南宫亮眼前,果是仇森。
  只见他胸头微喘,唉了一声,急急道:“少侠,你真把老朽急死了,待在这里干什么?”
  南宫亮一把拉着仇森,返身入洞,口中道:“仇老丈,晚辈为你引见一位高人,即是天门一派的掌门,天门居士。”
  仇森入洞,耳闻这番话,见明亮的洞中站着一个白发孩儿脸的老者,不由一愣,不知说些什么好。
  实在,这发展太使他感到意外,脑海之中,一时之间,竟转不过来。
  只见天门居士微微一笑道:“仇大侠轻功绝佳,老朽竟没有能完全摆脱你,实令人感到钦佩。”
  他因未在江湖中探听,却不知仇森就是以一身轻功,才能夜行千里盗八百。
  这时,仇森才抱拳道:“原来是天门居士前辈,老朽仇森,这次多打扰了。”
  说到这里,脸色一整,又道:“天门一脉,自老朽出生,后来只有耳闻,被人视作武林遗史,想不到还留有居士一人,但不知前辈是否知道为了贵派十二篇秘笈,江湖上展开的连绵浩劫?”
  天门居士微叹道:“最近才有所闻,老夫也是为了此事,把二位引到此地。”
  说到这里,一挥手道:“老夫独居五十余年,今天尚是第一次有客,有话慢慢再说。”
  “鬼眼神偷”此刻也不再客气,忙在厅几旁坐下,南宫亮怔然坐在一旁,口中道:“前辈此举,以晚辈想,一定与‘灵天秘笈’有关,不知晚辈猜测对是不对?”
  天门居士缓缓坐落,微微颔首道:“不错,你南宫一门的遭遇及江湖上的变化,老夫最近已打听清楚,以你智慧,老夫深庆没有看错人。”
  说着,脸上微露欣喜之色。
  仇森接口沉声道:“以尊驾身手,举世无匹,既知始末,何不出手为江湖消弭一场惨祸?”
  天门居士摇头道:“自本派第十五代掌门因门下叛离而痛心疾首不愿再出江湖,每代仅传一人,遗命永久居于太阳谷中,不得再涉江湖恩怨,上代祖师所以如此规定,其中经过之辛酸曲折,实不足为外人道,而老夫引各位来此,已是违背历代祖师的遗命,不过为了实践祖师所遗另一志愿,只能暂时折衷一下了。”
  仇森摇头一叹,南宫亮已接口道:“如晚辈猜测不错,前辈是想收回十二篇‘灵天残篇’,对也不对。”
  天门居士颔首道:“不错。”
  仇森道:“现在八篇在绝魂谷中,四篇在‘阎王堡’,阎王堡主手中的固然可以要得回来,但‘绝天魔君’手中的八篇,却无能为力了。”
  天门居士微微一笑道:“老夫自有办法,只是想借重二位,不知二位肯为老夫收回这十二篇秘笈否?”
  仇森正色道:“老丈掌门一脉,收回本门武功,自是名正言顺!能力所及,老朽自当效劳。”
  天门居士转道道:“南宫亮,你呢?”
  南宫亮沉思片刻道:“只要对武林有益,晚辈无不听候指示,但是,晚辈有一条件?”
  天门居士脸色一沉,道:“什么条件?”
  南宫亮道:“目前晚辈当务之急,是在查探外祖父及父亲下落,对前辈之事,或可能无法兼顾。”
  天门居士哈哈一笑道:“念念不忘孝悌,孺子可教,老夫对你目前环境,自当顾及,你既然愿意,老夫愿将‘灵天秘笈’中的武功,全部相授,以遂你报仇之志。”
  南宫亮头狂喜,一跃离座道:“真的?”
  天门居士道:“老夫从不轻易承诺,既已答应,自然决无反悔,至于仇老丈不妨在此陪伴南宫亮。”
  南宫亮立刻恭敬地向天门居士拜了三拜,然后起立,目光一瞥仇森,却见他脸色犹疑,不由轻声道:“仇老丈,你觉得有什么不对?”
  仇森倏然对天门居士道:“老丈此言,使老朽不解,秘笈既已失散,老丈何以相授?”
  天门居士道“灵天秘笈自然在老夫身边,这点仇大侠无须多疑。”
  南宫亮一怔失声道:“那落在‘绝天魔君’手中的,‘灵天残篇’难道是假的?”
  天门居士摇摇头道:“不,也是真的,那不过是一本副册罢了!”
  啊!南宫亮恍悟其中缘故,却听得天门居士又道:“但是,那十二篇副册老夫所以要收回,却是另有道理。”
  南宫亮一怔道:“什么道理?”
  天门居士长叹一声道:“天门秘笈十二篇,这十二篇皆是本门四百年前历代师祖心血研创的武学,而以其中第一篇最重要。”
  说到这里,倏然从怀中掏出一本黄色绢册,起身走近南宫亮与仇森,将绢册翻开一页,放在竹几上,继续道:“这就是灵天秘笈..”
  南宫亮与仇森眼见武林中人人梦寐以求的奇书,此刻竟摆在眼前,禁不住心头狂跳。
  他二人急运目光一瞥,只见这页绢纸上画着一个肉身人像,身体上同时画着许多红黑色的线条。
  南宫亮出身武学世家,仇森也非俗手,对这图画,自然一眼就可看出是一种脉胳运气图。
  只听得天门居士以手指顺着图中经线继续沉声道:“要练天门一派武功,必须先练本门别创蹊径的吐纳之法,而本门练气之法与其他各门各派截然不同,纳气所循经脉,有其一特定系统,同时有其一定时间。可是副册上所画,与这本正册,却有些微差异!”
  南宫亮禁不住好奇地问道:“什么差异?”
  天门居士手指又指着黑线道:“这是一周天后一口真气反运所经脉穴,但是副册上所注,在经过心经穴时,却差了半寸,唉!就这半寸之差,却可使练功之人,由正入邪,伦入魔道,甚至可能走火入魔,永无恢复功力之可能。”
  南宫亮听得心头一凛!
  天门居士又是一叹,继续道:“故那本副册如伦入魔道,那是天理循环,自找报应,但如正派人物取得练功,却是一番意想不到的祸害,老夫所以要收回,道理却是在此。”
  南宫亮由此不禁想起“独脚阎王”,暗暗焦急,想不到答应送去四篇秘笈,反而害了他。
  仇森心中却感到奇怪,沉思片刻道:“老朽不懂,为何正副二册竟各不同..”
  话声未落,天门居士已接口道:“这是本门四百年前师祖灵天老人深虑熟思,唯恐门下不肖弟子觑窥,故而秘藏正册,录成副册,借口述传授弟子,以老夫听亡师所述,当时门下只知有副册,却不知另有正册,想不到果有门人暗下毒手,杀师盗宝。”
  “在灵天祖师临终之时,才秘传继承人,说出隐秘..”
  仇森听得恍然大悟,南宫亮倏然起立,急急道:“糟,我们势必紧急通知黎老前辈一声!”
  天门居士一怔道:“为什么?”
  南宫亮于是把经过情形说出,哪知天门居士一笑道:“这点你不必着急,练本门心法,功力愈深者,愈难,因其必须先废除旧有练气习惯,慢慢循此参悟,谅黎乙休至少三个月,
  不克为功,但老夫只要你能留下两个月时间,即可大功告成,那时你去阻止尚来得及。”
  天门居士顿了一顿,接着道:“为了酬你代劳收回副册,老夫愿助你报仇,我已有详细计划,到你功成之日,老夫再告诉你,包你水到渠成,万无一失!”
  南宫亮想起母亲的焦急,许多人的等待,一时委决不下,但旋思仅二月时间,错过这机会,再也无法与“绝天魔君”、“影子血令”等魔头抗衡,一咬牙,毅然道:“晚辈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