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千手御魔》

六十七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崤山山麓在暮色的映照下,已一片灰黯。
  那座荒凉而狭小的土地庙前,一片焦土枯叶,仿佛被火烧过一样。
  这时,正有几个和尚在用禅杖,挖掘土坑。
  土堆旁排列着三具尸体,那不说可知是悟了、悟明、悟净三僧。
  闻名江湖的十八罗汉,自悟众僧自裁,至今只剩下十四个了。
  这时,坟堆即已挖好,百果禅师及少林掌门百智大师,单掌立胸,眼见悟业僧与两名和尚将尸体安放在土坑中,其中两具已被烧得焦头烂额。
  十六位年老得道高僧此刻满脸悲痛之色,目视三位少林弟子入殓,待土堆隆起,才同时发出一声叹息。
  百智大师缓缓抬头望了一下天色,见天际余光渐暗,沉凝悲痛的脸色,渐渐变为焦灼。
  一旁的百果禅师倏然低声道:“掌门人,天色快暗了,咱们还是起程吧!”
  百智大师道:“依老衲之见,还是再等上片刻,南宫少侠一去无影踪,仇施主又追踪下去,不论情况如何,总应该回来才对,怎么将近一个时辰,依然杳如黄鹤?”
  这位少林高僧语声中充满了惶急。
  百果禅师低沉地叹息道:“地近魔窟,万一这批魔头再来,情况实令人不堪设想,掌门师弟!少林五百年基业,尚须你主持,岂可因此..”
  说到这里,语声幽然中断,显然为了武林道义,与少林寺的利害问题,相峙不悖,也不知怎么表白才对..
  天光渐渐黑暗,四野一片静寂,焚烧过的火场,一片焦枯,衬托着三堆新坟,令人感到过多的凄清与荒凉。
  百智大师眼见南宫亮与“鬼眼神偷”仇森,还不返转,禅杖一顿,正要下谕动身,蓦见,几条黑影,在荒凉的山道上横掠而至。
  少林群僧此刻已变为惊弓之鸟,见状个个手横禅杖,凝神戒备。
  目光闪处只见这几条黑影掠空而落,人形一现,却是“绿裳仙子”崔宓,及“银鞭飞龙”等六人。
  百智大师精神一振,同时心中也有些奇怪,他不知道崔宓这些人怎会赶来此地。
  老和尚心尚在盘算,口中已道:“老衲百智,拜见各位施主,各位此来是否也是想一探‘铁血盟’的蓝旗总坛?”
  罗刹婆婆接口道:“掌门人少礼,崔仙子等与咱们赶来,是为了风闻南宫亮临身险境,却不知大和尚等也在这里,敢情也是为了‘影子血令’而来?”
  百智大师怔了一怔,长叹道:“老衲蒙仇老施主相救,脱身绝魂谷,岂知在荒庙中,竟遭强敌包围,南宫少侠与老衲等侥幸脱围,却料不到一条人影,竟将南宫少侠挟走!仇施主追踪而去,至此即均未见回转..”
  崔宓一闻此言,大惊失色,急急道:“大师看清那人是谁?”
  百智大师摇头道:“老衲昏瞶,那条人影身法太快,竟无法辨清那人面目年龄!”
  崔宓浑身一颤,急急道:“莫非是只闻名而未见面的‘绝天魔君’?”
  她话声仿佛自语,声音虽低,但在场每个人仍有听到,一提起“绝天魔君’,群侠心神猛然一震。
  这也无怪乎众人心头骇然!一个“影子血令”功力已出神入化,再加上“百毒尊者”,这等绝世高人,竟听命于“绝天魔君”,那这老魔头的武学,已不问可知,连少林掌门都未能看清那人身形,除了这魔头外还有谁呢?
  此刻群侠心头一阵黯然,尤其崔宓,心瓣如被捣碎一般,呆呆站立,泪如泉流。
  罗刹婆婆一看崔宓脸色不对,低声喝道:“崔仙子!事情尚未弄清楚以前,不必胡思乱想!”
  喝声中,已一掌轻拍崔宓背心,只见崔宓哇地一声,张口吐出一口瘀血,目光方始渐渐转动。
  罗刹婆婆轻轻一叹。
  她知道崔宓心中的感觉,但是又有什么可以安慰她的呢?
  崔宓年来遭遇太多的打击,苦难的磨练,使她心理渐渐坚强,她终于制住内心的悲愤,道:“掌门大师是否可以把经过详细情形叙述一遍?”
  百智大师又是一声长叹,随把在“绝魂谷”中经过,源源述出。
  这些事虽是已经过了三天,但在百智僧脑中,历历犹在目前。
  老和尚说到避敌荒庙,禁不住转道瞥了一眼新坟,悲痛地接下去道:“老衲与少林门下偕南宫少侠刚休息过一个时辰,想不到竟陷入‘毒手入魔’散布的‘七里闻香断魂散’包围之中..”崔宓心中一惊!
  她不知道“绝天魔君”用什么办法竟能罗网到这些在江湖上久不露面的绝世魔头?
  在她惊骇中,只见“银鞭飞龙”任不弃也矍然变色道:“想不到陆无忌及‘毒手入魔’都被‘铁血盟’请了出来,唉!看来这场浩劫,将使中原武林惨祸连绵了!”
  只听得百智大师继续述道:“老衲门下悟明等三弟子因不明敌情,在无声无息中毒死亡,那时老衲与南宫少侠尚不知这毒魔在荒庙撒下巨毒,于是皆出来查探,待发觉情有蹊跷,毒手倏然现身,却威协在十二个时辰内,要南宫少侠自动就缚..”
  崔宓失声道:“这么说,犬子一定再度陷入‘铁血盟’中了!”
  百智大师道:“不,事情的发展;并不如此,老衲与南宫亮少侠等在荒庙坐等一天,苦无对策之间,倏听庙门口有一丝异声。”
  罗刹婆婆目光一闪道:“这是在什么时候?”
  百智大师道:“在日落崦嵫之时,南宫少侠首先发觉,身形一跃,却顿在庙门口,眼光直视破垣上,一动不动。
  黎雪惊奇地道:“墙上有些什么?”
  百智轻轻一叹道:“老衲见状,也自惊疑,与仇施主晃身而出,却见墙上潦草地画着六个字。”
  任巧君紧张地娇声道:“什么字?”
  她虽然始终未插言,但对南宫亮情愫所牵,关切之状,不在崔宓之下,故而出言急切不容稍待。
  只听百智大师道:“老衲目光一闪,才知来了救星,因为墙上的六个字却正是解围的唯一妙着,六字那是‘去毒唯有火攻’!”
  “哦!”诸人此刻不由恍悟,齐都松了一口气。
  须知“七里闻香”是一种粉末,散在地上,自难发觉,如用火一烧,一切化为灰烬,其香味自然而然解除。
  百智大师喟然道:“那人虽告知了去毒解厄之法,但竟始终不见人影,于是老衲等一齐动手,先砍除林中枝叶,扎成一捆一捆,钻石取火,抛至这一散有剧毒地带,当时每人间隔颇远,岂知就在浓烟蔽空之际,只听得南宫亮一声惊呼,竟被一条淡影挟持而去。待老衲发觉,已远出三十丈,渺不可见。”
  崔宓急急问道:“是朝哪个方向?”
  百智大师语声越转低沉,道:“方向正是往‘绝魂谷’那边!唉!仇老施主首先追踪而去,老衲略一错愕,起身较迟,追出一里竟连仇施主人影都见不到了。”
  众人心中又是一沉,倏见崔宓悲声道:“我今天拚命也要看看‘影子血令’及绝天魔君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
  语声中,身形电掣而起,竟如疯狂一般,向“绝魂谷”掠去。
  诸人见状大惊,罗刹婆婆伸手一把没有拉住,急喝道:“崔仙子,你这不是去送死?”
  但是崔宓此刻心如绞割,怎还会听到别人的话,两个起落,已出十丈。
  其实任谁处在她的环境中也免不了这样!
  父亲与丈夫生死茫然,唯一的儿子,已是她心目中的仅有的寄托与命根,此刻竟然步入丈夫后尘,她又怎能不疯狂!
  “银鞭飞龙”长叹道:“情形如此,怕已拦不住她,但咱们岂能见死不救,只有跟下去了!”
  这阵语声极为急剧,话声尚未停止,也不待众人反应,身形已如淡烟一般,向崔宓急起直追。
  于是罗刹婆婆与黎雪“地灵神乞”等也提气纵身,随她急驰。
  百智大师微一犹疑,长长一叹,朗声道:“各位施主稍待,让老衲带路!”
  接着一挥手对百果禅师及十四罗汉道:“少林可亡,誉不可损,请师兄及各位师侄勉为其难。”身形一掠,已急掠而起。
  其实这位少林掌门遽下这种决定,内心是相当矛盾的。刚才尚念念畏惧“铁血盟’中的这批魔头,急欲离去,想不到此刻却明知此行凶险,却逼不得已再度闯死亡之关。
  不过,这也表示出少林一派所以能屹立武林数百年,永不坠落的原因,在死亡与道义二者之间,这位少林掌站还是选择了“道义”,不肯弃众自安。
  苍茫的夜色中,二十余条人影,如电飞驰。大家都怀着悲痛紧张的心理,默默无言。
  百智大师此刻已在先头领路,两旁十四罗汉卫护着。这批少林僧曾被胁迫居在绝魂谷中,对进出道路,自然比较熟悉。
  但是,眼见绝魂谷的峭壁,一步步的接近,然而四周却丝毫没有动静。
  刚来的群侠,对这种现象感到惊奇而匪解..但是,少林僧却更加提心吊胆的放缓脚步。
  他们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好兆,因为自己这边廿余人,声势汹汹而来,“铁血盟”中的人物,不会不知道。转过擎天峭壁,行过隘道,眼前景色,首先开朗,只见谷中黑黝黝地一片房屋。
  可是令人奇怪的,却是灯火全无。
  百智大师一声惊咦,倏然停步,一挥手,阻止众人再行前进,谨慎地目光一扫,发觉四周竟然没有半丝人影,才低声道“眼前就是绝魂谷的蓝旗总坛,此刻竟然没有一丝灯光,实使人觉得奇怪!崔仙子意见如何!”
  崔宓脸色铁青,冷笑道:“纵使他们有什么诡计,我崔宓也要搜他一搜!”
  话声一落,反腕抽出长剑,身形电掣而起,向黑沉沉的房间扑去。
  百智大师暗暗一叹,口中却急道:“老衲意见认为不必分开,以免被这批魔头各个击破。”
  他说话声中,身形已动,紧随崔宓身旁,执杖戒备。此刻,二十余人心灵陷入无比的紧张,轻蹬巧纵,逐屋搜索过去。
  打开一座座门户,走过一条条甬道,出于意外的,却不见有半丝人影。
  一个时辰后,众人走遍了绝魂谷中所有的房屋,渐渐地松弛下神经,也感到一阵失望。
  他们想不到“铁血盟”的这批魔头,竟然撤退一空。
  崔宓在回到庄外大门时,悲痛地叹出一口气,但她心中仍是谜雾丛生。
  “影子血令”及“绝天魔君”这些人为什么要放弃这一偌大的基地呢?
  是怕自己再度来袭击?未必见得,在地理人数上,强者绝对不会怕弱者的。
  崔宓继续想道:“那末,其中一定有什么缘故,迫使‘绝天魔君’甘愿撤走..”
  她转念到此,却想不出一个答案出来。
  其余众人的心中,也怀着同样的疑问。
  他们却不知道“绝天魔君”一方面为了本身某种缘故,“铁血盟”尚未到公开江湖的时间一方面却因为突然遭到一个不世出的人物威胁,忍痛放弃了“绝魂谷”的基业。
  当然,这些情形,别人都无法知悉的,知悉的却只有一人,那就是南宫亮。
  这时,黎雪倏然娇声道:“人既然跑了,放上一把火,烧掉这些狗窝,也可以出出气!”
  语声中,迅速从怀中掏出火熠,晃身再入屋中,点上灯油,返身而出。
  刹那之间,漆黑的天空中,燃起一片火光。
  少林诸僧及群侠连忙退身至隘道中。
  百智大师此刻道:“南宫少侠究竟是否落在‘影子血令’手中,事尚可疑,老衲等回返少林寺后,必驰函各门各派,尽量探听,希望崔仙子暂放宽怀,切勿过份悲伤。”
  崔宓眼望前面红光冲天,心中也似被燃烧一样,觉得一切希望皆化成灰烬。
  罗刹婆婆道:“大和尚此刻是否回返少林寺?”
  百智僧心中一动,忙道:“老衲月余未返少林,此刻正想回去,如各位施主不嫌荒山陋寺,不妨同驻敝寺,共商对策。”
  任不弃沉思道:“掌门大师之言,正合老朽之意,目前切忌力量分散,同往少林,也可互相照应。”
  其余人等在这风声鹤唳之下,也都已无安全之处可去,此刻只有茫然点点头,于是一行人离开绝魂谷,连夜动身,前往嵩山。不过大家心中念念不忘的,还是南宫亮及仇森的下落!
  却不知南宫亮已知道了一个绝大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