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归元神掌》

一十八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断肠山顶,景色一如往昔。
  断指童怀着兴奋与激动的心情,身形轻展,直向住处纵去。
  一年多没见面了。
  山顶的一草一木,似乎都对他充满了新奇之感……
  “秋妹!”
  “秋妹!”
  断指童一心想念久别的罗秋,嘴巴喊着,几个起落,人已来到门前。
  门口失去了“卡卡”与“库库”的影子,显得有些冷清。
  “奇怪……”
  在平时,他们是很少同时离开大门的。
  哪里去了呢?
  “秋妹!”
  断指童满心狐疑,急忙进入大厅。
  大厅上,断指童止步拿桩。
  身子一仰,眼睛一瞪,嘴巴一张,“啊”地一声,人差点儿昏了过去,心差点儿跳了出来。
  这算干什么?
  大厅里,罗秋不在。
  他却猛然发抖地叫了一声。
  “师父!”这一声师父,简直像晴天霹雳。
  震惊的,并不只是断指童一个。
  因为那坐在太师椅上的人,比他还震惊。
  “师父!”断指童战战兢兢地,又喊了一声。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以致使他顿时慌了手脚。
  离开山洞时,折手残龙明明坐在石床之上闭目行功,怎么眨眼之间,竟比他先回来了呢?
  难道那海底的山洞,还有另外的出路?
  奇怪!
  真是太奇怪了。
  可是……
  断指童所奇怪的,并不仅如此。
  因为他清清楚楚的看到,坐在太师椅上的,赫然是一个无手无脚的残废老人。
  这怎能不令断指童感到震惊,感到诧异呢?
  折手残龙利用神出鬼没的奇功,使用错影幻形的手法,在他不注意的时候,比他早一步回山,虽然不太合乎情理,如果马虎一点儿,也勉强可以说得过去。
  那么,他的手脚为什么又没有了呢?
  记得在海底山洞之中,当断指童第二次清醒时,折手残龙突然手脚俱全,曾经觉得怀疑,岂知一年后,面前的折手残龙,竟再度恢复残废,这是怎么搞的?
  “师父!”
  断指童硬生生地望着太师椅发怔。
  折手残龙一脸惊愕化为暴怒,愤然喝道:“谁叫你回来的!”
  可怕的神色,断指童不敢直视。
  僵持良久,两人始终沉默不语。
  这沉默令人窒息。
  这沉默令人惶恐。
  断指童实在忍耐不住了,“扑通”一声,跪倒于地,悚然言道:“师父,在山洞里,您的四肢不是已经复元了吗?怎么又……”
  折手残龙虎目锐张,不予理会。
  “师父!”
  断指童望着失常的折手残龙,不安地道:“为什么?师父!”
  一边喊着,一边竟跪在地上,磕起头来,撞得地面“砰砰”直响。
  “请您告诉徒儿吧!师父,到底为了什么?”
  铁石的心肠,禁不起至情的感动,折手残龙千变万化的脸上,突然一阵抽搐,终于流出两无声的泪来。
  “孩子。”折手残龙颓丧地道:“为师的,太对不起你了。”
  断指童乍闻折手残龙开口讲话,心里感到无比安慰,当他看到自己师父那副老泪纵横的哀伤神情以后,禁不住也跟着流下泪来。
  他不知道此刻该说些什么,只是莫名其妙地叫了一声:“师父……”
  “唉!”
  折手残龙无法拭去脸上的泪痕,只是喃喃地言道:“太对不起你了,孩子。”
  断指童听折手残龙这些不着边际的话,如坠五里雾中,越想越弄不出头绪。
  沉思片刻,婉言问道:“师父,您的手脚怎么突然又坏了呢?”
  “没有,没有!”折手残龙神色茫然,痛苦地道:“我的手脚,根本就没有过。”
  “那……”
  断指童闻言不由一惊,狐疑地道:“一年以来,在山洞里面,天天陪着徒儿练功,您不都是四肢俱全的吗?”
  “不是,不是。”
  折手残龙泪如泉涌,黯然地垂下了头。
  断指童忙道:“师父,您怎么啦?明明……”
  话说到一半,断指童忽然停了下来。
  一个早就深埋心底的问题,重新浮现脑际。
  未及思索,但见折手残龙长叹一声,继续言道:“在山洞里,天天陪你练功的,那个四肢俱全的人,并不是我。”
  “师父!”
  断指童懵然一怔!
  不是他?
  那个口口声声以师父自居的人!
  不是折手残龙?
  除了手脚以外,其他一切,都和折手残龙一模一样,怎么说不是他呢?
  断指童这回糊涂了。
  看看折手残龙,还是那个样子,从表情上,无法找出一点线索来。
  连说话的声音,都一模一样,连一举一动,都一模一样,怎么说不是他呢?
  断指童并不是个如何愚笨的人,然而这件事,他却摸不着边际。
  “那么,那个人是谁呢?”
  折手残龙慢慢抬起头来,狠狠地道:“那是为师的——第一个仇人!”
  “啊?”
  断指童倒抽一口冷气,惶恐不已地道:“仇人!”
  “说起来,应该是你的大师兄。”
  折手残龙默默地,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弄得断指童不明所以,愕然疑道:“是师父的徒弟?”
  “嗯!”
  “师父。”
  断指童又叫了一声师父。
  世间居然有这等怪事。
  山上山下,居然有两个折手残龙。
  两个折手残龙,居然都是他的师父。
  山上的折手残龙,居然说山下的折手残龙是假的,居然说是自己的第一个仇人,居然又说是自己的徒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既然是折手残龙的仇人,为什么会在折手残龙的山洞?
  既然要离开山洞,为什么不把断指童一起带走?
  是带不走?
  还是故意不带走?
  难道这山洞不是折手残龙的?
  难道这断肠山不是折手残龙的?难道这被折手残龙称为仇人的人,本来就在这断肠山下的海底山洞里?
  难道折手残龙当初带断指童进山洞的时候,不晓得里面已经有人?
  难道这人后进山洞.赶走折手残龙,留下断指童?
  留下断指童,为什么还要冒充折手残龙?
  赶走折手残龙,为什么不赶走断指童?
  莫非——
  是一个阴谋?
  是一个交易?
  不然——
  折手残龙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徒弟,送给自己的仇人做徒弟呢?
  没有人晓得!
  除了折手残龙以外,恐怕没有什么人会晓得了。
  数不清的问号,挤在断指童的小脑袋里,他做梦也没想到,江湖上的事情,会复杂到这种地步。
  望着折手残龙,断指童心里烦到极点,当下面色微愠道:“师父,徒儿已经发誓听您老人家的话,将来武功学成,替您老人家报仇。可是,您为什么又把徒儿让给您的仇人了呢?”
  这句话问得相当厉害。
  折手残龙老眼翻了半天,嘴巴动了几下,想哭,却又笑了出来。
  笑声不大好听,震得断指童双耳隐隐作痛。
  断指童见折手残龙没有答话,好似受了莫大委曲,因之,情绪渐渐激动,顾不了师徒礼义,勃然作色道:“难道您老人家把徒儿给卖了吗?”
  折手残龙默然。
  断指童又道:“凭您老人家的功力,会打不过那人?即使打不过,您能逃离山洞,为什么不把徒儿也带出来?”
  折手残龙欲言又止。
  断指童越说越冲动,自尊之心,不分老幼,此刻,他似乎觉得已经受不了折手残龙的骗,跪在折手残龙面前,哭着、闹着、喊着、叫着。
  “师父,您是不是把徒儿卖了?”
  “唉!天意,真是天意。”折手残龙仰天叹道:“事到如今,瞒也瞒不住了。”
  “师父,请您告诉徒儿吧!”
  “好吧……”
  于是,一段凄惨的遭遇,终于从折手残龙口中,赤裸裸地倾诉而出:
  四十年前,江湖上突然出现了两个响叮当的人物。
  一个是风流倜傥的美男子。
  一个是色艺超凡的绝代佳人。
  他们俩是一对恩爱得出奇的夫妻,举案齐眉,相敬如宾,自然不在话下,两人终日形影不离,游踪万里,比翼双飞,不知羡煞了天下多少有情男女。
  云游之暇,有时颇乐于插手管些打抱不平的琐事,夫妻俩人手一剑,蓝绿相映,剑光闪处,狂夫恶徒,闻而丧胆,善良之辈,油然起敬,因而,在武林中赢得了“痴情双剑”的称号。
  “痴情双剑”当时只不过二、三十岁的年纪,得异人绝学,习成一身精湛绝伦的无上剑法,使剑的人,大江南北,尚无出其左右者,俨然有“剑仙”之尊。两夫妻曾生三子,可惜三子皆先后不幸夭折,于是他们共同收了一个徒弟,共同传授他武功。
  这徒弟倒也相当聪明,在“痴情双剑”的共同调教之下,几年之内,竟然学到不少的东西。
  “痴情双剑”得到这样一个可造之才,正在庆幸后继有人,没想到生活之中,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原来,好心的老天爷,居然让他们于知命之年,生下了一个白白嫩嫩的女儿。女儿长到十七、八,亭亭玉立像朵花。
  爹喜欢她,娘喜欢她,爹娘的徒弟更是喜欢她。
  她?
  她喜欢爹,喜欢娘,而且还喜欢那个特别喜欢她的,爹娘的徒弟。
  世间事往往这样。
  一连串的相互交错的喜欢,终于惹起了许多毛病。年轻人朝夕在一起,只要一个有心,就会弄出些伤脑筋的事情来,何况这一对男女,又是彼此共同地喜欢。
  于是——
  “痴情双剑”的徒弟,开始神不守舍,开始疏于练功,开始做出一些令人不大满意的事情来。
  娘急了。
  爹气了。
  一日,女儿来到房中,突然望着娘问道:“娘,当初您为什么要和爹成亲?”
  听到这个新鲜的问题,娘一惊,接着笑了,道:“傻孩子,你问这些干什么?”
  “我要问嘛!娘。”
  女儿任性地在娘怀里撒娇,逼着娘问道:“您为什么要嫁给爹?”
  “嫁给爹不好吗?”
  “好,我只是问您,为什么要嫁给他?”
  “因为……”
  娘在自己女儿面前,居然也害起臊来,只见她犹豫半晌,她抬头浅笑道:“因为娘喜欢他、爱他。”
  “真的?”
  女儿闻言,禁不住惊喜地道:“喜欢他、爱他,就可以和他成亲?”
  “当然可以。”
  娘笑了。
  女儿粉腮一红,叫道:“娘!”
  “怎么啦?”
  “我……”
  女儿偷偷看看娘,脸红得更加厉害,听她轻声低道:“我要成亲。”
  娘霍然一怔,扶起女儿头来,愕然问道:“你要成亲?”
  “嗯!”
  “和谁?”
  “和春哥。”
  “他?”
  娘虽然不愿相信,可是,事实确实如此,因为春哥正是他们调教多年的徒弟。
  “痴情双剑”对这个徒弟,和对自己已经夭折的儿子,并没有两样,他们对他的期望很高,一心想在武功方面,能够让他得到他们夫妻俩的真传,然而他们并没有打算,把自己的女儿也嫁给他。
  女儿见娘不再言语,又道:“我喜欢他,爱……他,和当年您对爹的情形,是完全一样的。”
  “不要胡说,孩子,给爹听到会生气的。”
  “为什么?”
  “不为什么。”
  “娘!”
  “好孩子,听娘的话。”
  “我不管,我一定要嫁给他!”
  女儿说出心中的秘密,没有得到娘的允许,一赌气,跑到外面去了。
  当天晚上,“痴情双剑”住所附近的一个山洞里,躺着一对年轻的男女,他们缠绵在一起,亲热得有些过分。
  男的紧紧地搂着女的,裸露着上半身,女的蜷伏在男的怀里,几乎一丝不挂。
  初春的天气,并不觉得闷热,可是一对男女,却有些特别,只见他们额头冒着汗珠,口中不断的喘息,两个人迫切地拥抱在一起,好像永远也分不开似的。
  山洞里,没有亮光,连明月也羞惭地躲藏起来了。
  地上的少女,显得过分的服从,她心中春情荡漾地扭动着裸露的的娇躯,一切任凭男的摆布,两颊烧得绯红,两眼泄出难熬的春光。
  那男的心怀叵测,如鱼得水,他尽情地抚着、摸着、嗅着、吻着,欲望的魔爪,像一个万恶不赦的敌人,终于贪婪地,狰狞地占领了这纯洁无邪的少女的每一个部位,兽欲薰天,渐至每况愈下……
  “不行,春哥,使不得!”
  那少女在昏沉之中,似乎警觉到了最后的一道防线,两只手下意识地一挡,想阻止侵略者的继续逞暴。
  然而,娇弱的阻力,根本无法抵得住狂涛的泛滥。
  “不,不,春哥,春哥,不……”
  喊声越来越轻,终至消失。
  代之而来的,是娇呼,是哼喘……
  夜空沉闷。
  一阵霹雳,引来了倾盆大雨。
  无情的雨点,打在虚弱的大地上。
  狂风,暴雨——
  暴雨,狂风——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
  明月无力地抬起头来,星星眨了眨多情的眼睛。
  山洞中,经过一番周折,传出阵阵私语。
  “我们的事,问过你娘没有?”
  “怎么说?”
  “不答应。”
  “有没有说为什么?”
  “没有,娘只是说恐怕爹不答应。”
  “哼!”
  “哼什么?”
  “我早就知道他不会答应的。”
  “……”
  “这两天从他的脸色上,就可以看得出来。”
  “爹对你说些什么?”
  “他说我精神恍惚,实在没有出息。”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呢?”
  “哎呀!我的好妹妹,还不都是为了你。”
  “贫嘴!”
  “真的,我爱你,已经快要发狂了。”
  “唉!”
  “好妹妹,我实在太爱你了。”
  “有什么用?爹娘都不赞成。”
  “其实,只要我们有决心,不怕他们不赞成。”
  “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呢?春哥。”
  “办法多得是,不过要看你是不是真心爱我。”
  “事实都已经摆在眼前了,还用得着问。”
  “不用,不用,我只不过实在是太爱你,所以才不大放心。”
  “真心爱你,又有什么办法?”
  “真心爱我的话,跟我走!”
  “走?”
  “不走,他们一辈子也不会答应。”
  “我们走了,爹娘怎么办?”
  “名震天下的‘痴情双剑’,难道还需要我们照顾不成?”
  “我舍不得离开他们。”
  “那我自己走。”
  “你自己走?春哥,可是我更舍不得离开你。”
  “那有什么办法?”
  “春哥,你再求求爹吧!”
  “唉!”
  一对狂恋中的爱侣,依依不舍地解脱了相互的拥抱,起身,整衣,走出山洞。
  第二天“痴情双剑”门前的树下广场上,师徒两人正在练剑。
  师父望着萎靡不振的徒弟,感叹地道:“最近你是怎么啦?越来越不成样!”
  “师父,徒儿有话向您说。”
  “不可能的事情,不要胡思乱想了。”
  “我们已经两厢情愿,为什么不能结合呢?”
  “这件事,为师的绝不同意。”
  “您一向是最关心我的,为什么对于终身大事,反而漠不关心?”
  “武功不成,仇还没报,有什么心事谈终身大事?”
  “可是,师父,假如再不成亲,我活不下去了,还学什么武功,报什么仇?”
  “没出息的东西,这种话,你都能说得出口!”
  “师父……”
  “住嘴!”
  徒弟为情所困,语无伦次。
  师父责任心重,一味望徒成龙,见此情景,气愤已极,当下不由骂道:“大事未成,居然胆敢贪恋儿女私情,你能对得起死去的父母吗?”
  “成亲以后,徒儿情绪稳定下来,一定加倍用功。”
  “没等成亲,就已经神魂颠倒了,成了亲还了得!”
  “师父,我……”
  “你什么?为师的一向看你很重,期望你能成材,不想你近来变得这样厉害。”
  “徒儿实在太爱她了。”
  “放屁,你有什么资格!”
  “师父。”
  “混蛋!”
  “师父,您……”
  “给我滚开!”
  “您太自私了,师父。”
  “什么?”
  “我说您太自私,根本不关心徒儿和女儿的幸福。”
  “该死的东西!”
  做师父的,也许因为太生气了,伸手“啪”的一声,打了徒弟一个耳光,打得嘴角鲜血直流。
  徒弟掩着血迹斑斑的嘴巴,哭喊道:“好,您打人,师父,您打死我好啦!”
  这一哭,把室内的母女给哭了出来。
  争吵、啼哭、愤怒、咒骂闹成了一片,结果,弄得不欢而散,不了了之。
  从此,女儿开始埋怨爹。
  从此,徒儿开始埋怨师父。
  从此,娘郁郁寡欢。
  从此,爹闷闷不乐。
  从此,一家四口,貌合神离,在表面平静的状态之下,过着忧虑不安的生活。
  一月之后,情况未见好转。
  徒弟突然失踪了!
  女儿也随着不知去向。
  “痴情双剑”的日子,起了急剧的变化。
  他们对于这一徒一女,曾经付出太多的感情,因之,所遭受的打击,也显得特别严重。
  本来一向恩爱的夫妻,如今逐渐时常吵闹,心情一天比一天恶劣,误会一天比一天加深,同床异梦,夫妻几至翻脸。
  “贤妻,别再伤心了。”
  “不要理我!”
  “当心自己的身体。”
  “身体有什么关系?我死了,你更开心。”
  “唉!又不是我叫他们走了,干嘛老是埋怨我?”
  “不埋怨你,那埋怨谁啊?三个儿子都死了,就剩下最后一个女儿,你还狠心把她逼出家去!”
  “你这个人,怎么一点道理都不讲?”
  “讲什么道理?冤枉你啦?”
  “女儿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她走的,难道我不难过!”
  “谁晓得你存的什么心!”
  “好夫人,别生气了,我们慢慢想想法子。”
  “反正,我养的孩子,你都看不顺眼。”
  “这话从何说起?”
  “用不着装样子,有本事的话,再娶一个回来!”
  “你……”
  “我……我怎么啦?老啦?不中用啦?”
  “唉!真是气死人。”
  “气死活该,自作自受!”
  “你说什么?”
  “还我女儿来!”
  “唉……”
  这一对曾经为天下有情男女羡慕的夫妻,为了心爱的女儿,被不长进的徒弟勾引出走,吵得如同仇家。
  做丈夫的知道自己的妻子心里痛苦,只好委曲求全,百般容忍,然而,容忍并不能减少心灵上的哀伤,更无法唤回失去的爱女。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始终得不到一点孽徒与爱女的消息。
  作娘的爱女心切,忍受不了这种打击,竟把一切怨恨,都集中到丈夫的身上。
  于是——
  她开始失常!
  她开始疯狂!
  她终于悄悄地离开了已经不再幸福的家庭。
  剩下来的,只有一个可怜的爹,只有一个可怜的丈夫,只有一个可怜的师父。
  他孤伶伶地陪伴着无情的岁月,默默地听凭命运的宰割与折磨。
  一个沉静的夜里,他独坐案前,望剑思人。
  这一对痴情的宝剑,安详地斜挂在墙上,一蓝一绿,光气逼人。
  他,望着,想着,感叹着,啜泣着。
  夜——
  一片死寂。
  蓦然间,窗外传来异样的声音……
  “什么人?”
  “嘿嘿……”
  阵阵阴森的怪笑,划破了死寂的夜空。
  他翻掌熄灯,反手取剑,惊愕中静听窗外人的说话。
  “痴情的剑客,好久不见啦!今夜我们特来跟你清笔流水帐!”
  听到这句话,他不觉心头一怔,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想要你的‘痴情双剑’和《乾坤剑谱》!”
  这一下,他真的呆了!
  这是从何说起呢?
  “痴情双剑”一蓝一绿,武林中老幼皆知,他们能生贪得之心,并不奇怪,然而——
  那本《乾坤剑谱》,是他最近才获得的,外人怎么会晓得呢?
  默思片刻,他乃试探着问道:“要‘痴情双剑’不难,谁能拿去,就是谁的,至于《乾坤剑谱》不知系指何物?”
  “哼!真人不说假话,明人不做暗事,还装什么糊涂!”
  “少跟他罗嗦,咱们一起动手。”
  一阵混战,孤掌难鸣的他,在众魔的围攻之下,终于含恨失去四肢,失去双剑,失去剑谱。
  吆喝声中,人们一呼而散。
  这时——
  场内窜进一条黑影,环顾左右,慌忙喊道:“喂,宝剑应该留给我,你们怎这样不讲信用!”
  “他妈的,去你的!”
  一道劲风,突袭而至,直奔黑影门面。
  黑影受奇异掌力所震,气血翻腾,“蹬蹬蹬”连退三步。
  “哎哟!”
  远处倏而传来一声惨叫,轻风吹处,“痴情双剑”又被掷了回来。
  剑身插在黑影面前两尺之地,黑影见剑,惊喜欲狂,伸手就要去拿,没想到一双手伸出以后,再也收不回来,原来正在紧要关头,这黑影竟被人点了穴道。
  不知过了多久,躺在地上的人,突然从昏迷中清醒,他缓缓地睁开了双眼,首先映入眼中的,是引诱他的女儿出走,纠众前来寻衅的徒弟。
  接着,他又发现了他的“痴情双剑”,他看到了自己的双脚已经折断,方才的—切,重新涌上心头。
  风云一时的人物,如今变成残废了。
  是哪个好心的人,把双剑送还回来?
  是哪个好心的人,为他敷药裹伤?
  这孽徒为什么站在那里不动?
  难道是要回来认错悔过?
  “师父,请您解开我的穴道吧,我错了。”
  “该死的东西,还有脸叫师父!”
  他见这个忘因负义,出卖自己的徒弟,气愤已到极点,骂完之后,他忽然又奇怪地想道:“解开穴?谁点中了他的穴道?”
  正思疑间,猛然一阵微响,刹时飘来两个怪物。
  ——不是怪物,只是两只身形奇大的长臂人猿,落地之后,蹲在他的身边,指手划脚地吱吱乱叫,示意他赶快离开当地。
  他茫茫不知所措,眼望二猿,喃喃道:“你们是……”
  “卡卡。”
  “库库。”
  二猿笑着又示意他快走。
  他想了半天,终于恍然大悟。
  徒弟因为恨他,想占有他的宝剑,乃联络众魔群起而攻之。
  这些人都曾吃过“痴情双剑”的苦头,当然愿意在他失意的时候,趁火打劫,乘机报仇。
  他们怕他的剑,因而狠心地去掉了他的双手与双足。
  他们抢走了他的“痴情双剑”——这两支宝剑应该归他的徒弟所有,可是众魔见宝剑变心,竟破坏了当初与他的徒弟的合约。
  于是,他的徒弟在众魔走后,慌张的叫了起来。
  “卡卡”与“库库”是两只颇有灵性的长臂人猿,以前“痴情双剑”曾救过它俩,并传了它们一身武功,恰巧今日来探望“痴情双剑”,而于紧要关头,替他夺回了双剑。
  徒弟懊丧之余,见剑被人抛回,正在喜出望外,伸手想拿,又被二猿暗中点了穴道。
  方才他与徒弟对话时,二猿得悉众魔去而复返,知道他此刻无手无脚,更非他们的对手,是以再三催促他从速离开……
  “师父,救救我,替我解开穴道吧!”
  徒弟向他苦苦地哀求着,他本来不打算理他,后来又一想,丢下他,无法打听爱女的下落,因此,他对“库库”道:“把这孽徒也给我带走!”
  二猿倒是非常听话,他一说完,“卡卡”便把他背了起来,“库库”拖着他的徒弟,二人二猿,眨眼之间,消失于茫茫黑夜之中。
  豆豆书库扫描 风云潜龙OCR 豆豆书库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