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归元神掌》

一十七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大厅中,折手残龙坐在太师椅上,低头默思。
  断指童站在左边,望着折手残龙。
  相思女罗秋立于右侧。
  “卡卡”与“库库”守在厅门两旁。
  一片沉寂,紧抓住每个人的心灵。
  折手残龙慢慢抬起头来,环顾一周,始开言道:“从今夜起,断指童正式拜入断肠门下,做我折手残龙的第四弟子。”
  断指童连忙跪下一拜,谢道:“孩儿叩见师父。”
  折手残龙铁掌一伸,一股潜力硬将断指童扶起。
  又对罗秋道:“子时即至,闭关后,此地一切由你作主,有事情和两位师兄好好商量。”
  “知道了,师父。”
  罗秋回头看了一眼,“卡卡”与“库库”也向她点了点头。
  折手残龙对“卡卡”与“库库”道:“我走后,你们两个要确保断肠山的安全,照顾师妹的生活,练功习武,不可懈怠。”
  “卡卡”望望“库库”,“库库”走到罗秋身旁,一只长臂扶在罗秋肩上,现出极其亲切关怀的样子。
  罗秋见师父一件一件地交代后事,忽然一种不祥的念头涌起,像是今生从此永别,心中万分难过。
  “师父!”
  她怀着一腔激动的情绪,看看肃立一边的断指童,又对折手残龙道:“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问题,同时引起了断指童的注意,他把视线移向师父,静待回音。
  折手残龙慢条斯理地言道:“天下没有速成的武功,等你师弟可以傲视江湖,翻覆武林的时候,我们自然会回来。”
  “那不是要很久吗?”
  罗秋明知故问,断指童想开口,忽然看了师父一眼又把话缩了回去。
  折手残龙又道:“三两年的时间,总是要的,没有特殊事故,不必来打扰我们。”
  “是,师父。”
  罗秋默默地垂下了头。
  短暂的谈话,构成了一个离别的场面。
  为了调教断指童,折手残龙居然准备花费两三年的时间。
  罗秋从小跟师父长大,朝夕相处,一旦离别,自是不舍,何况又要这样长久的时间。
  她慢慢走到折手残龙跟前,伏在折手残龙怀里,偷偷地哭了!
  折手残龙见状,老心一阵凄楚,婉转地劝道:“傻孩子,难道你不愿你师弟练好武功,报仇雪恨吗?”
  罗秋没有答话,只是一味的悲泣。
  厅内顿形沉静,沉静之中,罗秋的哭声,更令人伤感。
  折手残龙思朝起伏,他知道太多的情感,会动摇一个人的信念,于是用一种冰冷的声调道:“时间到了,老四,我们走吧!”
  “弟子遵命!”
  断指童向后退了两步,让出路来。
  罗秋手扶太师椅,泪痕斑斑。
  折手残龙强忍一眶眼泪,头一摆,人先纵出厅外。
  断指童望了罗秋一眼,说了一声:“秋妹保重,两位师兄保重!”
  身形随话落而起,眨眼向师父追去。
  罗秋刚想再送一程,耳际又响起了师父的传音:“秋儿,不用送了。”
  “师父!”
  “韩哥!”
  “唉!”
  罗秋有气无力地坐到师父的太师椅上,抬头看到站在门口的两位师兄,不觉悲从中来,可怕的寂寞,紧紧地包围着她,如今,她更孤独的可怕。
  她轻轻地用衣袖擦拭着眼角的泪水,然而,伤心的眼泪,竟像一串断了线的珠子……
  却说断指童跟着折手残龙,来到一处悬崖绝壁。
  千丈断崖,下临海面——
  黑暗中,但闻怒涛惊浪。
  断指童正想问师父到哪里去修练,折手残龙突然道:“子时刚到,快跟我跳下去!”
  断指童一惊!跳下去?下面是什么地方?跳下去还会有命?
  “师父!”
  他不由惶恐地叫了一声。
  山顶寂寂,风吹草动,折手残龙已经失去踪影。
  “师父!”
  “师父!”
  断指童惊魂未定,一时慌了手脚,游目四望,急忙喊道:“师父,您在哪儿?”
  “快一点,再晚了就下不来啦!”
  一个焦躁的声音,发自山下。
  断指童探首下望,心里不觉暗叫一声:“妈!”
  这怎么下去?
  刚才由于过度紧张.以致没有注意师父是用什么手法下去的,如今——
  就这样跳下去?
  “没出息的东西,这点事情都办不到,还想什么出人头地!”
  山下的折手残龙,已经生气了,断指童更慌得没有主张。
  “再不下来,我要上去啦!”
  声音越来越暴躁,显然已经怒不可遏。
  断指童恐惧之中,突然想到:“师父是个无手无脚的人,他都下去,我怕什么?”
  又想道:“如此不成材,将来还有什么希望?”
  “万一师父真的上来,那不是一切都完了吗?”
  思前想后,越想越觉得自己太过无用,当下心头一狠,叫道:“师父,我下来啦!”
  断指童双眼一闭,生死置之度外,往下猛跳!
  但觉耳边呼呼生风,身形每况愈下。
  眼前越来越黑,浪声越来越大。
  海水已经溅上他的身体,转眼即将葬身海底。
  倏而——
  一股无形的力量,把他吸向旁边。
  “好孩子,快进来吧!”
  听到话声,断指童睁眼一看,折手残龙一只铁臂,在他前胸往后猛撤。
  随着后撤之势,断指童跌坐在一块潮湿的平地上。
  折手残龙不顾断指童,铁掌一推,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眼前顿呈黑暗。
  断指童正自奇异,忽听折手残龙冷言道:“不能出生入死,算什么江湖好汉!”
  这声音太过冷酷,断指童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黑暗中,他看不到折手残龙的样子,更不晓得如何和他对话。
  “子时一过,海水涨潮,封闭洞口,又得等一个月。”
  折手残龙自言自语。
  断指童开始了遐思——
  子时一过?海水涨潮?封闭洞口?再等一月,敢情这是个位于海底的山洞?涨潮时,没入水中,退潮时,现出水面?
  断指童越想越奇,忍不住问道:“师父,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一个普通人不大容易进来的山洞,十年前,我发现了它。”
  折手残龙用一种豪迈的声调,继续言道:“后来,趁退潮的时候,我把洞中积水推出,给洞口装上一扇石门,做为修练之地。”
  “您常来?”
  “没有特殊事情,几乎每天都来。你现今功夫尚不行,故只能趁此时进入。”
  言谈之中,断指童对折手残龙产生了敬畏之心。
  这奇怪的老者!他有什么身世呢?他有什么仇恨呢?他为什么带着两只猩猩,一个徒弟,居住在这海外的荒岛上呢?
  他为什么要劈“团圆岛”成“断肠山”呢?
  他为什么不准罗秋进狭谷,上高峰呢?
  罗秋和他还有什么关系吗?
  那两个猩猩——“卡卡”与“库库”,又是怎么回事呢?
  断指童一味分析自己的师父,折手残龙沉默了半天,突然道:“练功并不是一件困难的工作,可是,要想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那就不容易了。”
  “这个孩儿知道。”
  “你有这份雄心吗?”
  “不知道师父指的是哪一方面?”
  “震山撼河之功,呼风唤雨之技,扭转乾坤之能,吞吐天下之志。”
  “只怕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一点你尽管放心,我既然肯收你为徒,自然有我的办法。”
  “谢谢师父。”
  断指童摸不清折手残龙的心意,呆立在黑暗之中。
  折手残龙道:“来吧,我们可以开始啦!”
  断指童精神一振,突然问道:“这么黑,怎么练呀?”
  “你到我这边来。”
  “您在哪里?师父。”
  断指童睁大了眼睛,也看不到折手残龙在什么地方。
  黑暗中,折手残龙不知使的什么手法,硬把断指童整个身体吸了过去。
  “你坐下。”
  “是,师父。”
  断指童依言坐下地来。
  折手残龙一只铁掌搭上断指童后背,对准断指童双目,猛力一吹,断指童但觉眼球之内,有若针刺,连忙闭紧眼睛,喊道:“师父,我的眼睛……”
  “不要怕,在这里,你得先克服视觉的困难!”
  折手残龙郑重地道:“赶快两手合十,五心归一,未得许可,不能乱动!”
  “是。”
  断指童静心洗虑,正襟危坐,闭目调息。
  起初,被许多奇怪的念头,搅得心神不定,后来,渐渐地,百元从一,双耳生风。
  不久——
  断指童像一座石像,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这是佛家修身养性的至高境界!
  四大皆空之后,步入浑然忘我的阶段。
  折手残龙缓缓地,把一只铁掌从断指童背上撤下,伸腰喘了一口粗气。
  他望了断指童一眼,将身形移向洞壁,闭目养神。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以后,折手残龙声调凄怆地道:“孩子,看你的造化了,我在你身上已经下了最大的赌注,千万别让我失望!”
  言毕,突然失去了踪影……
  断指童此刻已入绝尘净界,对师父的话,根本充耳未闻。
  不知过了多少时日,断指童还回自我,从睡梦中悠悠醒来。
  睁眼一望,洞中情景,豁然开朗,只觉得黑暗消逝,一切光明如昼。
  他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看到了山洞的入口处——入口被一块巨石封闭,巨石处上,清清楚楚地刻着“试功石”三个大字。
  地面乱草堆积,潮湿不堪。
  他坐的地方,面对入口,约有三丈之远。
  这山洞是个丁字形,断指童坐处,刚好是丁字的尽头,左右两边,皆有去路,只是无法看清远处有什么东西。
  断指童望望对面的试功石,又望望左右两边的通路。
  他奇怪这光线是从哪里进来的!
  看起来,好像身体附近近有盏灯,因为距离越远,越显得昏暗。
  可是找来找去,始终找不到光源出自何处。
  其实,黑暗的山洞中,根本没有半点光线。
  而是折手残龙一开始就给他练了一双夜光眼,再黑的地方,也能视同白昼。
  这些事情,断指童哪里会晓得呢?
  “师父!”
  断指童轻轻地叫了一声,山洞寂寂,毫无回音。
  “师父,师父。”
  断指童又用力叫了两声,依然得不到答案。
  师父呢?折手残龙突然失踪,这倒是件怪事,难道他又出去了?
  断指童叫不到师父,心里有点焦急,他想到里边去找一找,可是,师父是不准他随便乱动的。
  闲着无事可做,他又闭上了眼睛。
  “师父没有回来,我干脆在这里行功打坐好了。”
  这样想着,两手再度慢慢合拢。
  他试着畅通经脉,试着运行周天,试着直达十二重楼。
  结果。使他惊奇不已——
  隐约之中,似乎觉得体内藏有无穷的潜力,无处发泄,好像冥冥之中,增加了许多功力。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断指童试着缓缓推出一掌。啊!
  不得了!这一掌推出,震得山河摇撼动荡,土石崩裂。
  奇迹!真是奇迹!
  断指童虽然武功已经恢复,虽然曾跟天地二煞习艺八年,但,在掌功上,从来没有如此惊人过。
  三个月前,如能有这等火候,恐怕就不会伤在遁世一狂龙天仇的掌下了!
  他不知道自己在洞中已经坐了多久,只是一时豪性大发,运足八成功力,又往对面的试功石上推去——
  这一推,不免有些失望。
  那试功石,连理都没理他,依然故我地屹立不动。
  “咦?”
  断指童一惊。
  他不服气,照准试功石,功力运足十成,狠命又推出一掌。
  这一掌可说是穷全身精力而发,几乎连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
  你猜怎么样?
  掌力击到试功石上,“碰”的一声,掌风突然倒流,震得断指童气血一阵翻腾,眼睛一阵昏花,肺腑隐隐作痛。
  这表示说,断指童的功力,虽然增加得令人不可思议,不过,对于试功石,他却没有法度!
  不然,哪里会叫试功石呢?
  断指童重新闭上眼睛,知道自己的武功,离炉火纯青的境界,尚有一段相当的距离。
  由此,使他越发对折手残龙感到敬佩。
  他怎么能够趁潮水张落之际,把这块试功石搬动自如呢?
  就凭着一只假的铁臂,会有这样厉害?
  武功之道,深不可测,这一回,他更相信了!
  想着,想着,心一提,脑一空,断指童摒除一切杂念。
  一阵邪风吹来,他又浑然无我。
  折手残龙哪里去了呢?
  失踪以后,一直没有再出现过。
  把断指童丢在这里,也不教他武功,为什么呢?
  是不是山顶上发生了事故?
  倏而——
  一条人影飘落断指童身前。
  “孩子,一个月的时间,你能有这样快的进展,看来我的希望,不会落空了!”
  折手残龙将一只铁掌,再度搭上断指童后背。
  断指童没有感觉,随着铁掌的魔力,额角滚出颗颗的汗珠来。
  他哪里知道,自己的师父,在拼着消耗本身的真元,为他打通生死玄关,暗地输送功力呢?
  折手残龙第二次撤掌的时候,口中已经发出微微喘息声。
  这是一种罕见的传功方法。
  让自己浑厚的真力,在他体中慢慢滋长,经过岁月的磨练,与自己体内的元气,合而为一,将来如果成功,任何拳掌刀剑的招式,都能发挥意想不到的威力。
  “老夫到此为止,一年以后,完全要看你的了!”
  折手残龙喟然叹道:“好孩子,来日成功之时,报仇之后,别忘了还有师父的一份啊!”
  说完,又走了。
  这一次,动作缓慢得多……
  洞中有天无日。难以判断星月循环。
  断指童悠悠醒来之后,折手残龙赫然坐在他对面的试功石下。
  “师父!”
  断指童兴奋地叫道:“师父,这些日子您到哪里去了?”
  折手残龙站起身来,缓步走到断指童跟前,微笑不语。
  断指童节节后退,口中惊道:“师父,您……”
  折手残龙双臂外张,笑道:“怎么啦?孩子。”
  断指童指着他道:“您……您的手,您的脚?”
  “哈哈……”折手残龙一阵大笑。
  原来,此刻断指童所看到的折手残龙,已经四肢俱全!
  难怪断指童惊奇,难道断指童发慌!失去多年的手脚,会突然再生?
  天地之大,虽然无奇不有,可是,也不能有这种事情啊!
  “你感到奇怪是不是?”
  折手残龙见断指童六神无主的样子,不由脸色微变,言道:“你愿意师父永远残废吗?”
  “不,不!”
  断指童躲到一边,嚷道:“你不是我师父!”
  “哈哈……”折手残龙又是一阵狂笑。
  断指童怒容满面,喊道:“我师父没有手脚,你是谁?我师父哪里去了?”
  “唉!”
  折手残龙正色道:“我是断肠山的主人,‘卡卡’与‘库库’的师父,相思女罗秋是我的徒弟,你断指童在此复功,也是我的徒弟,难道天下还有第二个折手残龙不成?”
  断指童听得疑云尽散,不再猜忌折手残龙的身份,只是对眼前事情,悬念难释。
  “师父,您的手脚怎么会……”
  “我吃了一种奇药,才使四肢得以复全。”
  折手残龙情绪变幻不定,一会儿,又对断指童道:“一年之中,你的内力已有明显的进步,你再打一掌给师父看看。”
  “是。”断指童一眼看到那块试功石,心里颇不服气,举手一掌砍去——
  那牢不可破的试功石,居然也被他砍出一条缝来。
  海水从裂缝中直射进来,像一条湍急的小瀑布。
  断指童像出了一口怨气,得意地道:“我以为你有多结实呢,哼!”
  “哎,别得意!”
  折手残龙不悦地道:“这算什么本事,要把试功石轻轻移开,不损分毫,才是真功夫。”
  断指童无言以对,作势又待发掌,忽被师父制止,乃悻悻地道:“师父,我到什么时候,才能把它移开呢?”
  折手残龙悠闲地道:“急什么?两年后放你闯江湖以前,这是你的第一件工作。”
  “两年?”
  “怎么?嫌长啦?”
  “不,不是。”
  断指童忙解释道:“师父是说,我的武功再练两年,才能把它移开?”
  “嗯。”
  折手残龙见断指童心神不定,当下训诫道:“你现在虽然经你师父以毕生精力相输,不过,你所有的,只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真元之气。”
  “我师父?”断指童一惊。
  折手残龙连忙改口道:“我是说在这一年之中,我已经帮你练好了夜光眼,打通了生死玄关,把我的一切都给了你。”
  “噢,谢谢师父!”
  断指童一脸感激神色,望着折手残龙。
  折手残龙举手封闭了试功石的裂缝,又道:“你现在像是一个未经开发的金矿,能够细心采掘,便是无价之宝。”
  “一切但凭师父栽培。”
  “当然啦,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折手残龙话未说完,被断指童奇异的眼光盯住,没有再往下说。
  断指童瞪着折手残龙看了半天。
  奇怪!他怎么说起话来,忽然怪里怪气的?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些话……
  “怎么啦?又在怀疑我不是你的师父啦?傻孩子!”
  折手残龙何等机智,一眼看出断指童心事,忙补充道:“我是说,既然收你为徒弟,答应传你武功,就要好好尽心调教你,不对吗?”
  “谢谢师父。”断指童心里非常奇怪。
  为什么自己会突然会有这许多奇怪的念头?
  岂知有这个海底山洞的,不是师父还有谁呢?
  真是庸人自忧!
  折手残龙沉思良久,忽然对断指童道:“我们该开始练功了,孩儿,跟我来!”
  他沿着左首的通路,一直向前走去。
  断指童在后面跟着,通路两旁,没有什么东西,洞壁是平滑的,上面刻了些奇形怪状的图画。
  走了约有半个时辰,虽然他们走得很慢,但断指童暗地估计,这通路至少也有一里多长。
  走到尽头,向左一拐,一块方形的地面,出现在眼前。
  像一间房子,比普通房子,又大了一些,大概总有三丈多宽。
  里面放着一张石床,床前一张石几,几上放着文房四宝,另外还有几本破书。
  壁上,像通道两旁一样,满满的,都是图画。
  断指童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虽然房中陈设简陋,但是,壁上的东西,已使他眼花缭乱。
  折手残龙坐在石床上,脸上浮出一片阴沉之气,缓缓言道:“我要在两年之内,传授你三件武功,分别载在这在三本书里。”
  断指童的视线,慢慢移向几边,兴奋之余,他居然忘了说话。
  折手残龙又道:“你自己先研究一下,有什么疑问,可以随时问我。”
  “您不教我?”
  “半年以后,我再教你。”
  “噢。”
  断指童伸手取过第一本书来,上面写道:“混元气功”。
  第二本是“残龙七式”。
  第三本是“折手一招”。
  三本书摆在石几之上,翻来翻去,不知先看哪一本好。
  折手残龙看到这种情形,深沉地道:“为武之道,首在驭气,气能伸缩自如以后,才能谈到拆招过式。”
  “那我先看,‘混元气功’吧!”
  “气功乃一切武功之始,这一本‘混元气功’能练到八成,就可以天下无敌了。”
  “师父。”断指童莫明其妙地叫了一声,想了半天,始道:“这气功可以练到什么地步?”
  “练到你能飞上山顶,练到你能走出东海,进入中原找到仇家,就勉强可以了。”
  “啊!”断指童像做梦似的,突然感到一身轻。
  当下拿起“混元气功”来,捧在胸前,闭目默祷:“能飞上山顶?能走出东海?”
  山顶何止数百丈!东海何止数千里!
  果真能有那么一天,断指童岂不成为天之骄子了吗?果真能有那么一天——
  遁世一狂算得了什么?无耳道长算得了什么?烟斗老人、天外一邪又算得了什么?
  幻想着,幻想着——
  突然一个严肃的声音道:“不务实际,空想有什么用!”
  断指童从幻想中惊醒,一看折手残龙,神色十分难看,于是,连忙正襟就坐于地,打开了“混元气功”的第一页。
  第一页,只有两行,十个大字:
  气为万功源,驭之可撑天。
  接着,断指童又翻到第二页。
  第二页是正文,里面词句,并不艰涩,口诀也不难懂,于是,断指童正式用心修练,以期能有成果。
  起初几天,都是“两手合十,双目紧闭,眼观鼻,鼻观心”
  之类的方法,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奥妙,断指童有些失望。
  然而,一月之后,情形就大不相同了。
  按照书中的口诀,练来练去,突然觉得身子有些飘飘然。
  再一使劲,整个人竟悠悠上升。
  这一下断指童紧张了!
  一切都像做梦似的,开始时,可以升高一尺,后来,一尺、两尺、三尺……
  只是每次在升到顶点以后,下降之势,十分猛烈,有时,跌得屁股有些疼痛。
  断指童乃一武人之子,聪明才智,皆有超人之处,他不断地推敲,仔细地揣摩。
  有一次,当身形上升之际,他慢慢地,试着转变方向,结果,他成功了。
  本来,是直线升降的,如今,他可以提住一口真气,把身形从方室移向通路,升到某一限度时,能够凌空平移而去。
  这一点发现,使断指童大为高兴,从此更加勤奋,不分昼夜地练习着。
  三个月以后,他已经能够在通路中,升高三尺,来往凌空横行两次。
  折手残龙见到这种情形,自是得到不少安慰,鼓励之余,并以经验所得,亲加指点,大有一日千里之势。
  一日,折手残龙忽对断指童道:“上气你练得差不多了,还应该再来练练下气。”
  “下气?”
  断指童惊道:“书中并没有谈到,气有上下之分呀!”
  “练武有若为学,要能够举一反三,触类旁通。”
  折手残龙伸手拿过断指童手中的“混元气功”,又道:“在地上,你已经可以凌空飞行自如,不过,要是在水里呢?”
  一句话激起了断指童的雄心,兴致勃勃地道:“师父,我们现在就去练,好不好?”
  “呵呵……”
  折手残龙不觉欣然一笑,继续言道:“你能出得这山洞吗?”
  断指童一怔,恍然大悟道:“您是说那试功石?”
  “不错,你能吗?”
  “走,师父,我再去试试!”
  “好吧!”
  师徒二人,走到山洞口处,试功石依然如故。
  断指童跑到前面,自负地道:“看你有多厉害,哼!”
  说完,双掌平胸,缓缓向前推去。
  掌力缓缓而出,真推得试功石摇晃不定。
  断指童一阵高兴,忙又加足两成功力,运于双掌。
  可是——
  那试功石摇了两摇,晃了两晃以后,又停住了。
  断指童大眼一瞪,折手残龙心情一变,笑道:“随我来吧!”
  折手残龙向后退了几步,像断指童一样,也缓缓地举起双掌,缓缓地向前推去。
  缓缓地,缓缓缓地——
  试功石被掌力推动,缓缓地移开了。
  断指童怔在当地,折手残龙急道:“提口气,冲出去!”
  “是!”
  “是”字出口,断指童已从试功石旁边,钻进海中。
  折手残龙抓住时机,双掌顿收,在试功石被雄厚的海水压力推回之前,人亦猛纵而出,“当”的一声,试功石又封住了山洞的入口。
  水底——
  折手残龙找到断指童,作了个手势,两人直线上升,转眼浮出水面。
  一年多不见天日了。
  此刻,高空万里,繁星闪烁,正是子夜时分。
  “来,我们试试水上功夫。”
  折手残龙现身说法,断指童随机应变,一老一小,来回追逐于海面,如履平地。
  流光似水,转眼间,东方已经大白。
  两人靠悬崖边,停了下来。
  断指童抬头望着山顶,引起无限感慨,转脸对折手残龙道:“一年多没回家了,我们回去看看好不好?”
  折手残龙闻言一怔,沉思半晌,脸色突变,故作气愤道:“一事无成,竟如此三心二意,回去看什么?”
  断指童见状,不敢多作言语,可是因为他太想念罗秋了,所以明知师父反对,他仍不死心,总想有个机会能上山看看。
  回山洞后,他每天都抽空跑到试功石前,偷偷地试着推动试功石,幻想着奇迹能够出现。
  终于有一天,那牢固的试功石,被他推开了!
  断指童把握时机,趁着折手残龙在石床打坐之际,他提心吊胆地从山洞中溜了出来,怀着紧张与兴奋的心情,凭着修练深厚纯熟的“混元气功”,跃上了离别一年多的断肠山顶……
  豆豆书库扫描 风云潜龙OCR 豆豆书库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