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毒眼龙》

第十四章 玄门屠龙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就在这时,空际突然遥遥传来一阵刺耳惊魂的怪啸之声!
  那啸声,似鬼哭,如狼嗥,凄厉而怪诞!
  一入台上群豪的耳鼓,连黄布蒙面人在内,俱都面色一变!
  那些凶猛冲向彩台的怪人奇兽,听到这种怪诞的啸声,都停步不前,侧耳倾听,似被那怪诞奇异的啸声所控制。
  黄布蒙面人忙刹住身形,转身向传来的啸声方向,凝目望去。
  并没有看见什么人,只听到那怪啸之声,如远在云端,一会儿,又似近在眼前!
  黄布蒙面人,心头顿时紧张起来,他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蓦然,啸声,愈来愈近了,一道灰色人影,从空际遥遥地向三元观广场上飞来。
  智尘上人突然睁开双目,道:“啊!好快的身法呀!”
  就在这时,怪啸倏然停止了。
  一道宽大的灰影,挟着呼呼的风声,电掣飞来!
  顿时,广场上,台上所有的人,都传出一片惊讶尖呼声,敢情是他们都已看到了宽大的灰袍人的奇丑面孔!
  接着,便听到黄布蒙面人及三个褛衫的娇小人,同时发出一声惊叫:“毒眼龙!”
  灰袍丑面人立在广场的中央,不禁仰面发出一阵狂笑。
  笑声沙哑悲壮,震慑人心,充满了愤怒和杀机……
  灰袍丑面人突收笑容,冷冷地说:“不错!算你们‘冥谷’里几个恶徒有眼力,老夫今天要来算一算五十年前一笔血债!”
  说着,紧闭双唇,两眼射出两道怨毒的冷芒,竟缓缓向着台前走去!
  黄布蒙面人,双目如电,一声暴喝:“裴云海,你来找死!”
  说罢,右手一挥,原先站在广场上那些怪人奇兽,都转向朝着灰袍丑面人面前冲去!
  灰袍丑面人嘿嘿一声长笑,右手在“龙眼”上一按,只听到“咔嚓”一声,那只又圆又大的“龙眼”,立即射出一道绿色闪闪的光芒!
  那些怪人奇兽,突然看见灰袍丑面人两眉之间,那只大眼睛,射出一道强烈的绿光,均震骇得不敢前进。
  灰袍丑面人面上的“龙眼”绿光,向那些怪人奇兽身上,反复地扫了几次,口中又发出的怪笑之声。
  智尘上人见状微微一笑,对群豪道:“我们得救了。”
  坐在他身旁的少林因果大师忙问道:“上人之言,老衲还不甚明白。”
  智尘上人笑道:“裴云海的‘龙眼’所射出来的绿光,不论扫中任何人兽,对方不论功力如何深厚,便立刻消失,而且难活过三个时辰……”
  他顿了一顿又道:“而且‘毒眼龙’反面另外射出来一种白光。制成的药丸,经白光一扫,这些药丸可解天下任何剧毒,想不到裴云海五十年来未履江湖,此番一出,挽救了武林一场浩劫,善行不浅……”
  因果大师低沉地宣了一声佛号道:“我佛慈悲,裴老侠功德无量!”
  黄布蒙面人,耳目极为灵活,他早已听清智尘上人和因果大师交谈的话,不禁心中暗暗大吃一惊!
  他凝目向广场上站的那些怪人奇兽望去,果然,看见它们面色俱变,深信智尘上人之言非虚。
  他忙高声叫道:“你们快不要接近‘毒眼龙’,那道绿光含有剧毒!”
  叫声未毕,灰袍丑面人仰天纵声又是一阵长笑。
  笑声直冲云霄,震撼了山岳,震慑了在场所有的人,武功高深莫测的黄布蒙面人,身上不断地打着寒颤。
  灰袍丑面人突收笑声,冷哼一声道:“它们都身中剧毒,今天别想离开武当山的三元观广场!”
  说罢,双手向前一抡,狂涛般的掌力,立即涌出……
  紧接着,便是一阵怪叫狼嗥,那些怪人奇兽,均纷纷倒地惨死当场!
  突然,黄布蒙面人纵身闪入广场之中,原先那垢面、黑面、黄面的三个褛衫娇小人都跟在黄布蒙面人身后,也闪入场中。
  黄布蒙面人暴喝一声道:“裴云海,任手!”
  灰袍丑面人略略一怔,停手问道:“恶徒,你在死前还有遗言交待么?”
  黄布蒙面人冷冷道:“本教这些怪人奇兽,与你何怨何仇?为什么要对它们下此毒手,传到江湖上,难道不怕武林之人冷齿么?”
  灰袍丑面人厉喝一声道:“闭住你的脏嘴,你暗中对台上群豪施下剧毒,难道是光明正大的行为吗?”
  黄布蒙面人怔了一怔,忖道:“他怎么知道我暗藏台顶梁上,对群豪施下剧毒,难道他早已来过台上么?”
  黄布蒙面人心念未毕,骤见灰袍丑面人,双手对广场中的怪人奇兽又是一扫,登时又有一批怪人奇兽倒了下去。
  智尘上人见状,白眉一皱,低声对因果道:“此人出手的招式,虽然酷似当年的‘毒眼龙’,可是火候不够,而且听说话,似已早来过台上,这一点颇使贫道百思不解……”
  因果大师接道:“老衲虽未见过昔年的‘毒眼龙’,据敝派掌门人从前告诉老衲,裴云海早已死在荒山,此人莫非是假冒……”
  因果大师话声未落,突闻黄布蒙面人转面对黄面褛衫的娇小人道:“二师妹,快些施放暗器!”
  黄面褛衫的娇小人迅速从袖中取出一个银色的筒来,举手对准灰袍丑面人,正要施放时,智尘上人突高声道:“暗中算人,难道是你们‘冥谷’里的人,看家本领么?”
  原来,智尘上人看见灰袍丑面人,正在赶杀广场中那些怪人奇兽,没有注意身后,经智尘上人这一声高叫,忙转身一看,说时迟,那时快,银光闪闪的暗器,已经向灰袍丑面人射来。
  灰袍丑面人长啸一声,身形拔三丈多高,闪避黄面褛衫的娇小人射来的一把暗器。
  灰袍丑面人闪身落地以后,怒喝道:“恶徒,你们专门暗中施下毒手,老夫决不留你一个全尸!”
  说着,一步步向黄布蒙面人欺近。
  黄布蒙面人忽然仰面发出一阵阴恻恻的长笑。
  灰袍丑面人怒骂道:“恶徒,你死在眼前,还有什么值得你这样怪声怪气的笑?”
  黄布蒙面人,收敛笑声,冷冷地扫了对方一眼,然后哼了一声道:“裴云海,你不过仰仗奇宝‘龙眼’,才如此狂傲,如果你不施放毒光,以你的一点薄技,无法在我们几人中,任何一个手上走上十招!”
  灰袍丑面人重重地哼了几声,接口道:“恶徒,你以为老夫不放毒光,便杀不了你们么?”
  黄布蒙面人见计得逞,忙又哈哈大笑道:“裴云海,如果你不放毒光,老夫叫你十步以内,便血溅广场!”
  灰袍丑面人冷嘿地几声,道:“老夫就不放毒光,一样可以杀死你们!”
  说着右手在毒眼上一按,只听“咔嚓”一声,便关上了“龙眼”中的绿光。
  智尘上人闭目一叹道:“裴云海已中了那‘冥谷’恶徒的奸计了,唉……”
  因果大师焦念地忙问道:“裴云海的武功,会不会强过那‘冥谷’四人?”
  智尘上人摇头答道:“这很难说,眼前这‘冥谷’四人,武功诡奇博杂都是顶尖高手,如果联手对付他一人,恐怕……”
  因果大师微微一叹,接道:“我们都身中剧毒,功力大半已失,无能去帮助裴云海,难道我们真难逃这次浩劫么?”
  智尘上人突用手指着广场道:“快看!他们打起来了。”
  因果大师抬头向广场望去,只见那灰袍丑面人和黄面褛衫的娇小人,已开始对起掌来。
  灰袍丑面人双掌疾挥,立时幻起满天掌影,直向黄面褛衫的娇小人头上罩去。
  黄面褛衫的娇小人,揉身一步,娇叱一声,双臂一圈,两掌同时推出……
  蓬然一响,黄面褛衫的娇小人,向后暴退了三四步,才稳住桩。
  灰袍丑面人则衣服飘动,屹立原地未动。
  因果大师微笑对智尘上人道:“裴云海的掌力不错,你看二人只对了一掌,便把那个黄面褛衫的娇小人,打得退了好几步。”
  智尘上人,面色凝重,答道:“话虽不错,贫道所虑者‘冥谷’那些恶徒,会用车轮战法去对付裴云海,他便无法取胜了。”
  二人正说间,突见灰袍丑面人大喝一声道:“再接老夫一掌试试!”
  说掌,向前跨了三大步,斜斜地一掌,向黄面褛衫的娇小人击去!
  黄面褛衫的娇小人,陡然拔起一丈多高,闪避对方后来的掌风。
  灰袍丑面人冷笑一声:“恶徒,你想逃,别作梦吧!”
  紧追而上,又是一掌扫了过去!掌风如涛,打得黄面褛衫的娇小人,一直向后暴退。
  智尘上人,面色渐渐开朗起来,轻轻地对因果大师道:“奇怪!怎么裴云海的招式,一招比一招凌厉,看他的功力,似比刚才出手时,又增进了不少,这一点颇使人费解……”
  因果大师接道:“贫僧也有此感觉,难道裴云海五十年来,隐居荒山大泽之中,服了一种增强功力的奇果不成?……”
  因果大师后面的活,被场中的喝声所淹没。
  这时,灰袍丑面人,在暴喝声中,突然推出一式奇掌……
  此刻,台上的群豪,都一齐纵目在看场中二人打斗,突见灰袍丑面人奇掌陡出,不禁同声惊呼:“追魂掌!”
  巨响声中,紧接着,一声闷哼,黄面褛衫的娇小人身子横飞而起,直向广场另一端飞去。
  一声暴叱,人影闪动,黄布蒙面人飞身而起,将快到地上的黄面褛衫的娇小人身子接住。
  黄布蒙面人向黄面褛衫的娇小人面上一看,只见她双目紧闭,突然张口喷出一道血箭。
  黄布蒙面人忙从怀中取出一颗药丸,纳入黄面褛衫的娇小人口中。
  潘贞坐在潘可人的身旁,低声对他父亲道:“爸爸,你看那灰袍丑面人的招式,酷似保坤,尤其刚才这一招‘追魂掌’,更像保坤的招式。”
  潘可人道:“孩子你那个坤哥哥也会武功吗?”
  “不但会武功,而且身怀绝技,在孩儿上武当山时,七个武当山的高手,都没有把他困住,他曾施展出一招‘追魂掌’,和刚才这个灰袍丑面人一模一样。”
  潘可人笑道:“孩子你已经爱上了他?”
  “不来了,爸爸光取笑孩儿,孩儿现在的身份是……”
  潘贞话声未落,潘可人手指着广场上,说:“你看,那个黑面褛衫的娇小人,已经和灰袍丑面人动起手来了,打得好紧张呀!”
  潘贞抬头向广场上望去,果然看见灰袍丑面人与黑面褛衫的娇小人,正展开猛烈的搏斗。
  突然,广场中响起娇叱之声:“丑鬼纳命来!”
  喝声中,黑面褛衫的娇小人,两臂倏举,十指箕张如钩,凌厉的指风,已将抓到灰袍丑面人面上。
  台上智尘上人见状大惊,忙高叫道:“裴大侠,小心对方的‘遥空鬼爪’!”
  灰袍丑面人忽然听到智尘上人高叫之声,猛然一惊,不敢硬接,忙展开“云海幻踪”身法,身形一晃,便飘移了位置。
  黑面褛衫的娇小人,突然不见眼前的灰袍丑面人,心中暗吃一惊,忙转身一看,只见灰袍丑面人一招“后山打虎”的掌风,已接近她咫尺了。
  她面色一变,忙向一侧闪避。
  灰袍丑面人一掌未击中,心中也惊异对方身法的灵敏,哪敢怠慢,紧追而去,又是一掌,扫了过去。
  黑面褛衫的娇小人,哪敢硬接,连向一侧又是一个闪身。
  灰袍丑面人见两击未中,不禁勃然大怒,连声暴喝,左掌倏然往后一引,身躯奇突的一个旋转,右掌心倏然一吐,一道劲风急卷,宛如迅雷骤发,威不可当的卷向那黑面褛衫的娇小人。
  这道掌力,像是大海中层层涌来的波涛,永远无绝无尽,永不停止。
  敢情是灰袍丑面人,已动了真火,想一掌把对方毁了。智尘上人闭目微微一叹道:“好一招‘云卷西风’,裴云海不愧隐居深山五十年。”
  黑面褛衫的娇小人,也非泛泛之辈,只见她星目射出一道煞光,双掌疾推而出,一股掌力宛如惊涛拍岸,巨浪排空,卷涌过去!
  顿时两股劲力一碰,激荡起来,旋风成涡,在锐风厉啸中,黑面褛衫的娇小人,脚步疾颤,蹬!蹬!……后退六七步,长发散乱,面容惨厉已极!
  灰袍丑面人则屹立原地,面不改色。
  黑面褛衫的娇小人,微闭双目,运功调息。
  灰袍丑面人冷笑一声道:“老夫让尔调息复元,决不乘汝之危下手,叫你死得心服口服。”
  智尘上人在台上摇头叹息一声,对身旁的因果大师道:“裴云海不乘人之危,果不失为一代风尘豪侠,可是对付这些恶徒仁慈,便是对自己残酷。”
  蓦在此刻,突见黑面褛衫的娇小人,右手在面上一抹,登时现出一副青面獠牙的面孔来。
  灰袍丑面人冷笑一声道:“老夫到底看你面上戴了多少面具?”
  说着长臂一探,向对方的面上抓去。他这抓去的一招,奇快绝伦,闪电而至。
  可是对方似早在预料之中,格格地一阵魅笑,身形几闪,已经闪避他抓去的一招。
  由黑面变成青面獠牙的面孔,更显得吓人恐怖。
  青面獠牙的娇小人,忙从怀中取出一根红色彩带,在手中一抖,一阵阴恻恻的长笑道:“丑鬼的掌力不错,接在下‘捆魔彩带’试试!”
  说着,红色彩带,脱手飞出,立时幻起许多红小圈,向灰袍丑面人头上罩了下来。
  这时,台上的智尘上人朗声道,“裴云海,注意那条红色彩带!”
  原来,智尘上人在台上曾对此人交过手,深知红色彩带的厉害,此刻,他特别提醒灰袍丑面人不要大意。
  灰袍丑面人闻言,微微一怔,忙向上打出一掌,用强烈的掌风,托起将要罩下来的红色彩带。
  可是青面獠牙的娇小人,手中又加了几成真力,红色彩带,渐渐地向下罩去……
  灰袍丑面人一掌接一掌打出,才能托起那条红色彩带,这样大耗他的真元之气。
  二人相持约五分钟之久,完全是用内力在硬拼。
  黄布蒙面人站在一旁,口角挂着一丝得意的奸笑。
  那另一旁站的垢面褛衫的娇小人,不时注意灰袍丑面人的一双眸子,面上显出各种不同的表情。
  敢情是她已认出灰袍丑面人是谁了。
  灰袍丑面人被红色彩带罩困得有些不耐,突然,他大喝一声,右手打出一记强烈的掌风,左手反手从背上“唰”的一声,撤出了长剑。长剑在手,抖动了一下,幻起了一道银虹,口中长啸一声,一剑往红色彩带上削去!
  青面獠牙的娇小人,口中发出一声惊呼:“云海星幻!”
  青面獠牙的娇小人,立时暴退了五六步,手中的红色彩带,被剑斩断了数节。
  灰袍丑面人,阴森森的一笑道:“不错!正是‘云海星幻’第一式‘暴风卷残叶’!你还识货,难得!难得!”
  台上的群豪看了,人人露出笑容。
  溜贞口中不由自主地轻念道:“云海星幻,坤哥不是也会这一招吗?奇怪!他到底是不是坤哥?”
  潘可人笑道:“人家裴云海,已经年登古稀了,哪里是你的坤哥!”
  潘贞面上一红,低头不语。
  这时,灰袍丑面人一剑得手后,口中发出连声厉喝之声,挥剑再向青面獠牙的娇小人击去!
  青面獠牙的娇小人惊叫声中,玉掌纷飞,展开辛辣、凌厉已极的招式,挡住灰袍丑面人的剑气。
  站在一旁的黄布蒙面人冷笑道:“裴云海,你用剑去对付一个没有兵刃的人,算得英雄好汉么?”
  灰袍丑面人哈哈大笑,接道:“老夫不用剑,用一双肉掌,一样可以超度你们这几个恶徒!”说着,反手将剑插入背上。
  此刻,青面獠牙的娇小人,乘灰袍丑面人撤剑的一瞬间,叱喝一声,十指箕张,射出十缕锐利的劲风,已呼啸抓到。来势奇诡绝奥,竟将灰袍丑面人,上盘十二大要穴,全然圈入劲风之内!
  灰袍丑面人,那双眸子,突射出两道骇人的寒光,身上灰袍一阵拂动,无数的劲气锐啸激荡,排气成涡,刚猛无俦,拂向青面獠牙的娇小人那十缕劲风。
  双方的劲力一碰,发出丝丝响声,青面獠牙的娇小人,哼了一声,飘向一侧。
  灰袍丑面人厉叱一声,右掌直劈,左掌带起无比的劲风,击向青面獠牙的娇小人胸前。
  青面獠牙的娇小人冷笑一声,双臂一圈,上格下劈,两脚已同时飞起,踢向灰袍丑面人的丹田。
  灰袍丑面人,身形一闪,避过对方踢来的双脚,右掌倏然一翻,由掌变抓,疾速地抓向对方的双脚。
  他这抓去之势,奇快无比,青面獠牙的娇小人,速想收脚,已经晚了一步,右脚的靴子,突被灰袍丑面人抓脱,登时现出三寸金莲洁白如玉的小脚来。
  灰袍丑面人,看看手中的小靴,原来靴中还套有一只绣花小鞋,不禁哈哈大笑道:“你果然是个女儿之身,哈……哈哈……”
  青面獠牙的娇小人,青面激动异常,“呸”地一声,玉掌纷纷攻向灰袍丑面人,辛辣、狠绝兼而有之。
  在那时候的人,如果女子一双三寸金莲被男人看见,她一定便要嫁给这个男子。
  这个念头,在青面獠牙的娇小人脑海中,一闪而过,可是面对这个人,一方面是她的仇人,另一方面,他长得那样奇丑,她如何能嫁给她?所以,她拼命要将这个人杀死!
  灰袍丑面人,见对方的打法,突然形同拼命,也不禁微微吃了一惊,忙向一侧闪避!
  青面獠牙的娇小人,一声冷叱,身形紧迫而上,掌指脚踢,奇诡绝招,如奔雷电闪般,涌向灰袍丑面人。
  灰袍丑面人暗忖道:“眼前这个少女,不知是‘冥谷’三个女子中哪一个?但愿她是那个白衣少女……”
  他心念一动,突欺身而上,闪电似的,向青面獠牙的娇小人面上抓去!
  灰袍丑面人这种不退反进的行动,出乎对方意料之外,青面獠牙的娇小人,前冲的身形,突刹已来不及,猛见对方向面上抓来,忙将头一偏,可是,灰袍丑面人是何等身手,倏见五指一闪而至!
  青面獠牙的娇小人躲避已经来不及了,一声闷哼,灰袍丑面人手中便多了一个青面獠牙的面具。
  灰袍丑面人放目向对方一看,心中怔了一怔!
  原来站在他面前的,正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灰袍丑面人惊呼一声道:“你是‘冥谷’的红衣少女?”
  红衣少女冷笑一声接道:“不错!丑鬼你怎么认识姑奶奶,难道你不是五十年前的‘毒眼龙’裴云海吗?”
  灰袍丑面人认清是红衣少女,大失所望,满面不悦之色,冷冷地回答道:“是与不是,你不配问,现在老夫有两个问题要问你。”
  红衣少女阴森森地笑道:“丑鬼说吧,哪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你们把云仙姑娘弄到哪里去了?快说!”
  红衣少女怔了一怔,暗忖:他莫非是在黄山碰见的少年,如果是他……
  一时之间,她呆呆地望着对方,没有说话。
  灰袍丑面人见对方呆呆地望着自己,没有回答自己所问的话,不禁怒道:“我问你的活,听到没有?”
  红衣少女仰面冷笑一声道:“阁下所提的问题,恕你姑奶奶无法奉告!”
  她略顿了一顿又道:“你说出第二个问题来听听。”
  灰袍丑面人怒道:“没有回答第一个问题,老大不愿说出第二个问题。”
  红衣少女突然面带肃穆之色,缓缓地说道:“那姑娘已经死了……”
  此语一出,灰袍丑面人如雷击顶,登时便愣住了。
  红衣少女笑道:“怎么啦!你心痛了吗?她是你什么人?老老实实的告诉我,好叫你去收尸。”
  灰袍丑面人突然想起自己与云仙姑娘在“天魔洞”中那一段恩爱,不禁心痛如绞,勃然大怒道:“你们好狠的心呀!我不杀光你们‘冥谷’里的人,誓不为人!”
  说着,向前跨了一大步,厉声问道:“是谁杀死她?快说!”
  红衣少女娇笑一声道:“干嘛那么凶,你急什么呀?”
  这时,站在一旁的垢面褛衫的娇小人,突然发出格格的笑声,灰袍丑面人回头一看,怒道:“你笑什么?”
  垢面褛衫的娇小人一收笑容,冷冷地说:“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我爱怎么笑便怎么笑,你管得着吗?”
  灰袍丑面人紧握双拳,嘿嘿几声:“老夫这双拳头不准你笑!”
  垢面褛衫的娇小人正要发作,站在一侧的黄布蒙面人突然冷冷他说:“合你二人之力,杀了他!”
  灰袍丑面人仰面大笑道:“最好是你们三人一齐上,免得老夫多费些手脚!”
  垢面褛衫的娇小人道:“我一人足够了,匹夫不要卖狂,接找一招!”
  说着,两只衣袖一摆,似两条灵蛇,一盘一卷,迅速伸缩间,尖锐如削,卷向灰袍丑面人双腕脉门。
  灰袍丑面人身形倏然有如狂涛般,奇诡绝伦的闪转着。
  就在这种诡谲,奇妙的闪转中,圈起奇异的劲力,绵绵不绝地涌向垢面褛衫的娇小人。
  红衣少女突然一声冷叱,身形一飘欺近,掌指脚踢,奇诡绝招,击向灰袍丑面人。
  智尘上人在台上看了大惊,忖道:“灰袍丑面人的武功虽然高绝,可是对付二人,便没有制胜的把握。”
  他心念一动,高声冷笑道:“你们先用车轮战法,现在又用群殴去对付一人,算得上‘冥谷’的英雄好汉么?”
  黄布蒙面人冷哼一声道:“老道士,你不要再在台上狂吠,最多还能活几个小时……”
  灰袍丑面人见红衣少女,招招狠辣,制人要害,不禁勃然大怒,口中发出怪啸之声功贯双臂,奇掌陡出!
  红衣少女蓦然看见满天巨掌,向她劈来,不禁大惊失色,连忙向后暴退……
  紧接着,一声惨叫,红衣少女,被掌风卷起一丈多高,黄布蒙面人弹身而起,飞去接住红衣少女的身子。
  红衣少女口角渗出血丝,显然被强烈的掌风,震伤了内脏。
  黄布蒙面人忙把她平放在地上,取了一颗药丸,纳入她的口中。
  这时,灰袍丑面人,挥掌攻向垢面褛衫的娇小人,垢面褛衫的娇小人,连续向后暴退,灰袍丑面人,紧追而上。
  二人由广场的这一端,追打到另一端。垢面褛衫的娇小人,突然手中的招式一缓,用传音入密之法,问灰袍丑面人道:“你不是坤哥哥么?”
  灰袍丑面人闻言暗吃一惊,反问道:“你是谁?”
  垢面褛衫的娇小人,嫣然一笑道:“你猜我是谁?”
  说着,凤目含情脉脉,又妩媚地对灰袍丑面人一笑。
  她这一笑,百媚俱生,看得灰袍丑面人心中一动,忖道:“这人分明是个女人,为何面貌如此难看,可是她的笑容却如此娇媚?”
  垢面褛衫的娇小人又浅浅一笑道:“坤哥哥,你猜不出我是谁吗?我就是……”
  “你是‘冥谷’的白衣少女么?怎么面貌如此难看。”
  “我的面貌经过一番化妆,你当然看起来觉得难看。自从黄山别后,我一直念着你……”
  她没有说完,面上一红,娇羞得低下了头去。
  灰袍丑面人微微一叹道:“我也时时在念着你,可是你身在‘冥谷’,已经是我的仇敌,我们怎能相爱?”
  垢面褛衫的娇小人笑道:“我虽为‘冥谷’中的弟子,但早已看不惯那老妖妇的残暴胡为……”
  灰袍丑面人,见此女有弃暗投明之意,忙道:“你既厌恶‘冥谷’,为何不速弃暗投明?”
  垢面褛衫的娇小人幽幽一叹道:“老妖妇爪牙遍地都是,而且那老妖妇武功高深莫测,我目前如果离开‘冥谷’,必立遭他们的杀害。”
  灰袍丑面人大失所望,道:“如此说来,你永远也无法脱离‘冥谷’了!”
  垢面褛衫的娇小人摇头笑道:“等你们把‘冥谷’恶徒完全消灭了,我不是可以投向你的怀抱……”
  她说到后面,娇羞得便倏然住口。
  垢面褛衫的娇小人歇了一歇,又道:“不过,目前你们尚无法胜过那老妖妇,因为她五十年来,练了一种‘玄虚阴阳掌’,此种掌力,伤人于无形,放目今日武林,无人可敌,但是,能取得‘血潭’中的‘长生果’吃了以后,便可以挡得住她的‘玄虚阴阳掌’,现在这老妖妇正在寻找‘血潭图’,想进入‘血潭’取得那颗‘长生果’……”
  灰袍丑面人吃了一惊,道:“如果老妖妇真能取得‘血潭’中的‘长生果’,那时,她的‘玄虚阴阳掌’,便无法破了吗?”
  垢面褛衫的娇小人叹道:“真到那时,武林便永沦浩劫不复之地了。”
  灰袍丑面人正想说话,突听垢面褛衫的娇小人手一指,慌张地说:“坤哥,他过来了,你速出掌,把我打伤倒地,然后去对付他,那人武功高绝,坤哥须要小心才好。”
  灰袍丑面人转头一看,果然见那黄布蒙面人飞奔而来,眨眼间便到二人面前。
  灰袍丑面人厉喝一声,手往前虚晃一下,立即听到垢面褛衫的娇小人一声惨叫,便栽倒在地上。
  黄布蒙面人大吃一惊,冷冷道:“裴云海,你好狠的心,老夫今日决不饶你!”
  灰袍丑面人怒道:“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少说废话,接掌!”
  说着,双臂一圈,狂涛般的掌劲,绵绵涌出,撞向黄布蒙面人。
  黄布蒙面人冷嘿一声,身形陡起,掌脚齐出!上劈下踢,势若迅雷奔电。
  灰袍丑面人,气愤异常,“嘿”地一声,身躯一闪,避过对方踢来的一脚,右掌倏然一翻,由掌变抓,疾速扣拿对方脉门,左掌五指轻弹,直点黄布蒙面人右颊:“沉香”、“未胶”、“扶突”三穴。
  灰袍丑面人闪身变招出招,捷速绝伦,手法也毒辣异常。黄布蒙面人,侧身疾旋,双掌圈起一道绵绵劲力,消去对方发出的凌厉暗劲。
  同时,两只宽大的黄袖,一盘一卷,迅速地伸缩之间,尖锐似刀,削向灰袍丑面人双腕脉门。
  灰袍丑面人暴喝一声,道:“恶徒的武功果非泛泛之辈,再接老夫几招试试!”
  喝声甫落,身形陡起,双手向下一抡,奇招闪电般地陡出……
  掌风如飙,刮得四周砂石飞旋,黄布蒙面人心中骇然,连连闪避。
  灰袍丑面人功力深奥,怪异无常,出手之间,招术之奇,更是千变万化,令人防不胜防。
  黄布蒙面人此刻出手的招式,也是怪异辛辣,掌影纵横如山,层层叠叠,宛如狂风暴雨,山崩海啸,威势夺人魂魄。
  这两位武林高手,各展绝技,直斗得天翻地覆,日色无光……
  两人因功力悉敌,所以斗了百余招,仍然平分秋色,两人心里,各自惊奇对方武功之高绝。
  渐渐地,二人由一阵快打,变成缓斗。
  二人每发一招,均是制人要害,而且威猛绝伦,罕闻罕见。
  台上群豪,人人都希望灰袍丑面人迅速击毙黄布蒙面人,以便去解救他们腹中的剧毒,可是黄布蒙面人武功高奇,一时无法取胜。
  要知,灰袍丑面人已连续斗了三个高手,真力耗去不少,这是他一时不能取胜的原因之一。
  智尘上人越看越心寒,心中忖道:“他二人再斗下去,台上的群豪身上的剧毒,越来越剧烈,恐怕没有救了。”
  他心忖至此,不禁闭目幽幽一叹。
  因果大师低声问道:“裴云海在此紧急关头,为什么还不使用‘龙眼’?”
  智尘上人叹道:“这便是裴云海的个性,也是白道侠士光明正大的风格,白道侠士与黑道人物分别便是这一点。”
  因果大师喟然一叹道:“可是为了争取时间,抢救群豪垂危的生命,便不能不作权宜之计……”
  坐在因果大师身边的慧云大师,对二人的谈话,听得非常清晰,他突然高叫道:“裴大侠,请速用大侠的‘龙眼’,去制服那个‘冥谷’恶徒吧!”
  黄布蒙面人冷笑一声道:“裴云海,听到没有,你的武功不过尔尔,再打下去还会惨死在在下手中,不如早点使用你的血腥‘龙眼’吧!”
  灰袍丑面人冷哼一声,接道:“老夫说过不使用‘龙眼’,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老夫今天用这双肉掌,如果不超度你这个恶徒,誓不再踏江湖……”
  他长啸一声,身形陡起,右手五指如钩,向黄布蒙面人胸前抓去!
  黄布蒙面人见计得逞,嘿嘿几声,双眸射出两道辣毒的棱光,身形一闪,便避过抓来的一招,双手十指,倏然弹出“嗤嗤”之声,尖锐犀利的劲风,已疾袭灰袍丑面人六处要穴。
  此刻,一轮红日,已正当中,灰袍丑面人与黄布蒙面人,这时已斗到至极惨烈的阶段,胜负即可分晓,但他俩已渐渐的步向生死边缘!
  灰袍丑面人闪避对方一招,怒火陡起,面含杀机,暴喝一声,杀着突出,只见他双掌奇异地挥动起来,同时身形倏然飞起,人在空中,全身蓦然一缩,双肩突然张开,那灰袍颤成阵阵的波浪形……
  倏然,灰袍丑面人双臂突然合并伸直,整个身躯,疾若一只锐利的弩箭,雷奔电闪般,射向黄布蒙面人。
  在他指尖离黄布蒙面人三四尺之时,身躯一颤,突然下降,就在他身形一落的当儿,双臂奇诡已极,复大大地张开起来。
  惊人的威力,立刻呈现眼前!
  呼!呼!一阵惊人的劲风涌出,黄布蒙面人骤然大惊失色,惊呼道:“玄门屠龙!吾命休矣!”
  紧接着一声惨叫,便暴滚一丈开外,口中喷出一道血箭!
  灰袍丑面人轻轻地吁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玄门屠龙!好一招诡奇霸道的掌法,师父!他老人家只教会徒儿十分之三!”
  他缓缓地一步步向栽倒在地上的黄布蒙面人走近。
  蓦在此刻,突然他听到背后飒飒风声,一声娇叱,他忙转身一看,忽见眼前红影一晃,一股排山倒海似的劲力袭到,他忙想出掌时,但已经晚了,只听到闷哼一声,灰袍丑面人,便栽倒五尺开外。
  那条红影,身形一晃,便挟起地上受伤的人,闪电似的,往三元观峰下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