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毒眼龙》

第十三章 怪人奇兽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智尘上人吃了一惊,抬头一看,只见台顶横梁上,贴挂一个黄衣人,那人的衣着与横梁的木头,颜色一样,不仔细看,不容易看出来。
  那黄衣人身形一晃,便纵了下来。
  智尘上人仔细向那人一瞧,只见那人头戴黄巾,面蒙黄布,身芽黄衫,从头到脚,一身都是黄的颜色。
  那人中等身材,双目开合之间,精光闪闪,一望便知他是一位内外兼修的高手。
  智尘上人,略一定神,冷笑道:“原来你们‘冥谷’中的人,都是一些屑小之辈!”
  黄布蒙面人厉声断喝道:“住嘴!”
  他喝了一声,转身向台外,口中连续发出几声凄厉的怪啸之声!
  智尘上人冷嘿一声道:“不要装腔作势,有本领尽管使出来!”
  黄布蒙面人,对智尘上人之言,恍似充耳未闻,探手入怀,取出一颗药丸,纳入黑面褛衫的娇小人口中。
  智尘上人白眉一动,厉声道:“贫道之言,听到没有?”
  他左手护胸,右手作势欲向黄布蒙面人发掌。
  黄布蒙面人冷笑一声,转身道:“智尘道人,你不要凶,量你也难活过明天子时!”
  黄布蒙面人突然仰面一阵长笑,笑声一敛,锐厉的目光,向台上的人一扫,然后一字一字的吐出:“因为你们都身中剧毒!”
  此语一出,台上所有群豪,都大惊失色,智尘上人到底不愧是修为深厚的老道,他略一定神,便道:“你满口胡说八道,我们现在不是好好的,哪里又中了什么剧毒?”
  黄面蒙面人,面色突然严肃起来,接道:“在下决不打诳语,你们如果不信,可以卷起右手的衣袖,每人右臂上有三颗黑色的小点。”
  台上所有群豪,均惊疑起来,他们均纷纷卷起自己右手的衣袖,果然看见右上臂,有三颗发丝那么大小的小黑点。
  台上顿时不觉一阵骚动。
  智尘上人忙高声道:“请各位静一静,赶快封闭穴道,量区区微毒,侵害不了我们!”
  黄布蒙面人冷寒的一笑道:“智尘上人,你说得倒蛮轻松,在下所施出的毒,其毒无比,见血封喉,无药可解,决难活过明天子时!”
  他略顿了一顿,又道:“目前你们只有两条路可走!”
  说着,两道冷芒,又向全场扫了一周!
  智尘上人忙问道:“哪两条路可走?”
  黄布蒙面人斩钉截铁地说道:“一条是死路,一条是生路!”
  智尘上人厉声道:“生路怎样?死路如何?快说!”
  他白眉一竖,面带杀机,似动了他的怒火。
  黄布蒙面人,缓缓地接道:“生路么,从现在起,各位立下重誓,永远听我们‘冥谷’的人使唤,在下可以给你们每人一颗解药。死路很简单,你们等到明天子时,叫你们徒子徒孙来三元观台上收尸就是了。”
  智尘上人不屑的一声冷笑道:“由现在到明天子时,还有十二个时辰,我们难道都束手等死么?”
  黄布蒙面人不禁哈哈大笑道:“不错,还有十二个时辰好活,不过,你们要想动手,更别作梦!”
  “为什么?”
  黄布蒙面人浅浅一笑道:“因为你们此刻体内的剧毒,已经开始发作,功力减去三分之二,要想运气行功,出手击敌,徒使你们体内血液循环加速,剧毒提早发作……”
  他歇了一歇又道:“各位如果不信在下之言,现在可以运气行功一试,便明了在下之言不虚了。”
  台上群豪,依言运气行功。果然感觉气血循环有异,功力消失许多,全台的群豪,顿时又骚动起来。
  蓦在此刻,三元观山下,突然传来一阵怪叫之声,那声音愈来愈近……
  黄布蒙面人嘿嘿几声道:“各位现在不立即发誓听从‘冥谷’的人指挥,我不动手,各位不出一刻,也要死在‘冥谷’奇兽口里!”
  台上群豪循声望去,只见三元观峰下,突然涌出一批奇异的怪人怪兽,疯狂地向三元观峰上冲来。
  群豪顿时大惊失色,骚动得更厉害起来,有的人甚至溜向后台,一时之间,秩序大乱……
  保坤冷笑一声,乘群豪混乱之际,便滚下台去。
  智尘上人突然厉喝一声道:“各位就原位不要乱动,贫道自有处置!”
  群豪经智尘上人喊喝之声,登时便静了下来。
  华山掌门人天龙真人,突然自座位跃身而起,从背上撤下长剑,暴喝一声道:“蒙面人,先接贫道几剑再说!”
  他长剑在手中一抖,幻起一道银虹,向黄布蒙面人击去!
  黄布蒙而人冷哼一声,滑步闪身,避过天龙真人击去的一剑,然后右手一挥,一股劲力,立即向天龙真人卷去。
  天龙真人见一击未中,心中太怒,运剑如风,第二剑眨眼间又击了出去。
  天龙真人素以剑术成名武林,功力自非泛泛,不过,他此刻身中剧毒,功力已减去了许多,故击出的剑势,一招比一招缓慢。
  黄布蒙面人用一双肉掌,接了天龙真人五招剑招,只见,天龙真人面上汗如泉涌,口中气喘吁吁,手中长剑,一招比一招迟缓起来。
  显然,他体内的剧毒已经开始发作了。
  反之,黄布蒙面人手中的招式,越来越凌厉,内力似绵绵不绝地涌出……
  智尘上人本来在闭目调息,封住周身穴道,压制剧毒发作,此刻,他突然睁开双目,口中发出一声幽幽叹息道:“天龙道长快退回来,你体内剧毒已经发作,打他不过了。”
  天龙真人闻言正想撤剑退走,突听到黄布蒙面人厉喝一声:“躺下吧!”
  他手中奇招陡出,排山倒海的掌风向天龙真人卷去,天龙真人手中长剑一缓慢,寒光顿敛,惨叫一声,身子横飞而起,便摔下台去!
  台上顿时又响起一声暴喝道:“还我们掌门人的命来!”
  喝声未了,座上一条人影飞起,直向黄布蒙面人面前冲去!
  登时,听到“格叭”一声,那条人影左臂倏长七八寸,疾拍向黄布蒙面人的右边肩头上。
  群豪一看,原来是华山派的天夙真人。
  要知天夙真人的“通臂功”堪称武林绝学,全凭一口真气,使臂膀暴涨,但也极耗损真气。
  对面袭敌,又出人意料之外,即令一等高手,也非伤在掌下不可。
  但是,此刻的天夙真人,已身中剧毒,功力锐减,说时迟,那时快,天夙真人左掌堪堪拍中黄布蒙面人右臂时,黄布蒙面人忙身形一转,侧了过去,飞起一脚,刚刚扫在天夙真人胯骨之上,“咔喳”一声,天夙真人一声惨叫,便滚出一丈多远,竟无法爬起来,敢情胯骨已被扫得粉碎。
  群豪见几招之内,便打倒两个高手,都莫不动容!
  黄布蒙面人,傲然地挺立在台的中央,口中嘿嘿两声道:“谁不服气,再出来试试看!”
  此语一出,顿时激起群豪的怒火。
  峨嵋长青真人,道袍一撩,闪电离座飞出,大喝一声,向黄布蒙而人打出一记“百步神拳”。
  黄布蒙面人,似未把长青真人放在眼底下,等长青真人拳风扫到时,他右手缓缓推出一掌,身形微转,一闪而上。
  长青真人只觉眼前一花,右手脉门有如加上一道钢箍,痛彻心脾,热血逆行冲心,血管有如爆裂一般。
  黄布蒙面人长臂一抡,长青真人身形飞起一丈多高,撞向台顶横梁,然后摔了下来,正摔在智尘上人前面的桌子上。
  这一来,全场皆被镇压住,深知黄布蒙面人不但身负绝学,而且出手狠辣。
  智尘上人,乃世外高人,他面色肃然,微睁双目,看见长青真人,摔得气息奄奄,忙吩咐武当弟子,把他从桌上抬下去,双目又闭了起来,口中发出一声幽幽的长叹。
  要知,智尘上人,乃武当仅存的长老之一,不但功力高深莫测,而且涵养极好,且具有悲天悯人的情怀,他此刻身中剧毒,看见参加盛会的人,死的死,伤的伤,怎么不使他叹息。
  黄布蒙面人听智尘上人发出一声叹息,不觉心中一动,一个意念,掠过他的脑际,他口角挂着一丝冷笑,道:“在下素闻智尘道长,具有悲天悯人的情怀;你眼看数百武林高手,就要死在眼前,难道不设法拯救他们么?”
  智尘上人双目微睁,幽幽的问道:“你要贫道怎样去拯救他们,和你硬拼一扬,或者领导他们投入你们‘冥谷’?……”
  黄布蒙面人笑道:“你们都身中剧毒;和我拼命那是作梦,后者确为求生拯救他们之路……”
  他话没有说完,突听智尘上人厉声道:“要我领导他们投入你们‘冥谷’,供你们驱使,去残害人类,办不到!”
  黄布蒙面人怒道:“老道士,称至死还执迷不悟么?”
  话声方落,突听传来厉喝之声!“住嘴!”
  群豪循声望去,只见少林永光大师,从座位跃起,厉声道:“我们就是立即血溅台上,也不愿作你们的爪牙!”
  黄布蒙面人冷嘿几声接道:“永光老和尚,嵩山少林寺,是你逞威作福的地方,此时此地,你应该识时务一点!”
  永光大师怒喝道:“老衲虽变为鬼,也要作个厉鬼追汝之魂!”
  说罢,身形一晃,便向黄布蒙面人欺近,手中禅杖一挥,便横扫了过去。
  黄布蒙面人身形一闪,便避过永光大师击出的一杖。
  蓦在此刻,突然台下传来无数声怪啸怪叫之声,台上群豪一齐纵目望去。
  嘿!
  只见台下三元观广场上,站满了奇奇怪怪的人和野兽那些人都是双头多脚,野兽都是六只脚,两条尾巴,所有的人和野兽,身上都裹着火红的衣服,整个广场上,一片火红……
  群豪见状,口中一齐发出惊呼之声。
  永光大师举起禅杖又要向黄布蒙面人扫去时,突见台下蓦然地跃上来一个怪人。
  此人:双头,四眼,三只手,六条腿,敢情是个畸形人,因而走起路来,步法有点紊乱。
  紊乱尽管紊乱,但速度却快得惊人,好像一阵风似的,从广场上一闪而跃上台来。
  永光举起禅杖,正好扫到那怪人。怪人哇哇大叫几声,一探手,便抓住永光大师手中的禅杖。
  只见他用力一拉,便把永光大师手中的禅杖抢了过去。
  永光大师大吃一惊,正想运掌向怪人劈出时,那怪人咕噜一声,三只手伸出,便抱住永光大师。
  立即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之声,永光大师便坐了下去。
  台上群豪。一齐纵目望去,同时发出一声惊讶之声!
  原来,永光大师脑袋瓜子已经不见了,上半身矮了许多,却粗了不少,分明是被怪人以奇浑掌力,将永光的头按进胸腔之中,因而上身变得短而粗,活像一个大蜘蛛。
  正在这当儿,群豪中忽然站起一个白发如银,手持龙头钢拐的老妪,厉叱一声道:“妖怪,老婆婆来收拾你!”
  黄布蒙面人向那老妪一打量,便冷笑一声道:“绝命五拐,季月妮老太婆,你的命要从南海赶到这里来归天么?”
  “绝命五拐”季月妮冷冷道:“不见得就会死在这里吧?”说着,手中的龙头钢拐一挥,便向畸形怪人扫去!
  季月妮的拐劲,的确比永光大师要强得多,只见拐带呼呼风声,方圆五丈之内,幻起一片拐影,风云为之变色。
  怪人又是哇哇乱叫几声,硬去夺拐,可是拐影如涛,逼他无法接近,只有三只手乱抓起来。
  他抓出的招式,虽然看来零乱毫无招式,可是,暗藏雄浑的内力,季月妮渐渐感觉手中的龙头钢拐,愈挥压力愈来愈重,心中不由得吃了一惊。
  要知,季月妮手中的“绝命五拐”已成名四十多年,名头之高,可与各大门派掌门人并列。
  不过她此刻身已中毒,功力自然减去了许多,所以不能完全发挥她“绝命五拐”的神力。
  三十招过去了,怪人愈打愈勇,内力绵绵不绝而出……“绝命五拐”季月妮,则越打越寒心,她额上汗珠颗颗,口中气喘吁吁……
  蓦然,台上几声闷哼,座上有几个功力较差的人,无法抑住剧毒,所以剧毒提前发作,身子往后一仰,便倒在台上死去。
  “绝命五拐”季月妮,正在集中精神与怪人搏斗时,突然听到台上发出几声闷哼,转头一望,注意力分散,手中的招式,便迟缓下来。
  畸形怪人大叫一声,紧接着,便听到季月妮的惨叫,季月妮连头带发,都被畸形怪人抓了下来。
  智尘上人听到季月妮凄厉的惨叫之声,不禁微微一叹道:“绝命五拐的命休矣!”
  黄布蒙面人突然发出一阵冷嘿道:“智尘老道,你看台上诸人剧毒已经发作,再挨过半个时辰,更没有救了,望三思而行之!”
  黄布蒙面人话声甫落,台上又倒下去几人,毒发身亡。
  智尘上人突睁双目环扫台上一周以后,又闭上双目,深深地一叹,自言自语道:“想不到武林高手,俱难逃此一浩劫,老朽不该邀约他们前来,不然也不致一网打尽……”
  智尘上人正在自怨自咎时,突听到黄布蒙面人厉声暴喝道:“老夫最后告诉你一次,再不答应效忠本教,立即驱使怪人奇兽,把你们统统吞噬了!”
  智尘上人这时心中十分激动,面部非常凝重,银发无风自动……
  他沉哦一阵,突然睁大双目,扫向群豪,问道:“你们愿意投入‘冥谷’的尽管自作主张,贫道愿自绝三元观台上,以赎罪过……”
  黄布蒙面人冷笑一声道:“智尘老道士,再等一个时辰,你连自绝的功力都没有了。”
  诚然,台上所有的群豪,包括智尘上人在内,功力均已消失,他们只有等待死亡之神来攫噬他们了。
  这时,台上一片沉寂,并没有人愿意投效“冥谷”。
  潘贞(即方雨),坐在他父亲潘可人的身旁,此刻,感觉头昏目眩,气血逆流……
  她突然想起保坤,转头一看,保坤已不见了。
  她忙凝目向四周搜索,都没有发现保坤。
  她感觉非常奇怪,心想坤哥哥到哪里去了?难道他没有中毒,他走了?走到哪里去了?
  他的来历不明,他一身武功高深莫测,他是一个神秘的人物……
  潘贞正在陷入思潮中,突然,听到台上的黄布蒙面人发出一声怪啸之声。
  啸声方落,只见台下广场上,那些怪人奇兽,都发出怪啸怪叫之声,他们开始向台上冲来!
  群豪一见大惊失色,他们纷纷站起,拔下身上的兵刃来。黄布蒙面人纵声长笑道:“你们还有什么力量去抵御那些力逾千斤的怪人奇兽?哈……哈哈……”
  那笑声充满了阴森、狠毒、恐怖与杀机……
  黄布蒙面人倏收笑声,身形一纵,伸出右手,五指如钩,便向智尘上人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