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鹰《吸血蛾》

第六章 暗室杀机重 刀箭慑心寒

作者:黄鹰  点击:  版权:黄鹰全集

  杜笑天惊讶道:“你是说这面墙中空的地方有四五尺那么宽阔?”
  常护花道:“只怕还不止。”
  杜笑天不由问道:“你凭什么这样肯定?”
  常护花道:“方才我在这书斋之内踱步之时,这书斋之内的长短宽阔已经心中有数,所以其后在书斋之外走了那一圈,就发觉了一件事。”
  杜笑天追问道:“什么事?”
  常护花道:“书斋内外的宽阔虽然相差无几,长短却未免相差太大,书斋之内比书斋之外竟最少短了七八尺那么多,即使书斋前后的墙壁都是原是尺多两尺,还有那四五尺的地方,又去了什么地方?”
  杜笑天恍然大悟。
  常护花道:“我原以为书斋的后面,可能向内凹入了好几尺,可是转过去一看,并没有这回事,那只有一个可能,失去的那四五尺地方,就是隐藏在这面墙壁之后。”
  他以指轻叩那面墙壁,又说道:“除非是一个疯子,否则以一个正常的人来说,绝对没有理由将一面墙壁弄的七八尺那么厚,是以这面墙壁必然中空,有得四五尺空隙,应该可以有一番作为的了。”
  杨迅听到这里,不觉脱口问道:“暗室在这面墙壁的后面,暗门又是在这面墙壁的什么地方?”
  常护花方待回答,杜笑天道:“以我推测,可能在壁上这两幅木刻之后。”
  常护花点头,道:“我也是这意思。”
  他按着那幅弥勒佛的木刻,道:“一开始我便已怀疑这两幅木刻。”
  杜笑天道:“是不是这两幅木刻与墙上挂着的书画并不调和?”
  常护花回头望着杜笑天,道:“墙上挂着书画根本就已经不调和。”
  杜笑天道:“我不懂书画。”
  常护花听说反而奇怪起来,道:“然则你何以有那种不调和的感觉?”
  杜笑天道:“这种木刻我并不是第一次看见……”
  常护花道:“你通常在什么地方看见这种木刻?”
  杜笑天道:“庙宇。”
  常护花道:“信佛的人家大概也会买来供奉。”
  杜笑天道:“但也很少会放在书斋,而据我所知,他并不信佛。”
  常护花点头。
  杜笑天接道:“我虽然早就已经有不调和的感觉,并没有进一步怀疑,因为这墙壁后面就是院子,那边的墙壁上既没有缝隙,更长满青苔,绝不像有一扇暗门在上面,附近地面也没有人走动过的痕迹。”一顿,他又道:“何况这些日子以来,他一脑子的妖魔鬼怪,改变了初衷,特别搬来这幅佛像的木刻,以镇压妖魔鬼怪亦不无可能。”
  常护花道:“这两幅木刻看来并不像最近才钉嵌在这上面。”
  杜笑天道:“不清楚,在十五天之前,我从未进过这个书斋。”
  他的目光又落在那面墙壁之上,道:“那些书画又如何不调和?”
  常护花抬手指着其中的一幅画,道:“你看这幅画值多少?”
  杜笑天苦笑。
  完全不懂书画的人,又如何看得出书画的价值?
  常护花道:“这幅画不管拿到什么地方,随便都可以卖上二三千两银子。”
  杜笑天脱口问道:“这到底出自谁的手笔?”
  常护花道:“唐伯虎。”
  杜笑天道:“怪不得。”
  虽然不懂书画,唐伯虎这个人他却是知道的。
  他左右望了一眼,道:“这里一共有二十多幅书画,就打个对折,每幅只卖它千来两银子,加起来已经三万两银子过外,他却是随随便便挂在墙上,莫非他的脑袋真有些问题?”
  常护花淡淡道:“除了这幅唐伯虎的之外,其它的加起来你能够卖上一百两银子,已经是你的本领。”
  杜笑天道:“你是说其它的任何一幅最多值三四两银子。”
  常护花道:“有四幅也许连一两银子都不值。”
  杜笑天奇怪地望着常护花。
  常护花道:“因为那四幅都是出自他自己的手笔。”
  杜笑天道:“看来你们果然是很好的朋友,所以才会对他的手笔这么熟悉,一眼便看出来。”
  常护花道:“这么说,成为他的好朋友似乎并不困难。”
  杜笑天不懂常护花这句话的意思。
  常护花仿佛已知道他不懂,接着解释道:“那四幅画上他都留下了名字,稍为留意一下,就可以发现。”
  杜笑天不禁一声轻叹,心中实在有些佩服了。
  好像常护花心思这样精细的人的确罕见。
  常护花在这个书斋前后不过短短的片刻,这片刻的收获竟然比他们整日的搜查还要多。
  他们一群人整日搜索也根本就无收获。
  常护花随即又道:“你既然对书画全无兴趣,没有在意也不奇怪。”
  杜笑天忽然笑道:“他的画真的连一两银子都不值?”
  常护花道:“这是我定的价钱,在我的眼中,他的画的确不值一两银子。”他笑笑,又道:“他的剑用得很好,画可糟透了。”
  杜笑天道:“据我所知他并不是一个不肯藏拙的人。”
  常护花点头,道:“不单止珠宝,在书画方面,他同样很有研究,好像他这种识货大行家,又岂会看不出这幅画是唐伯虎的真迹。”
  他的目光又落在唐伯虎那幅画之上,道:“我还没有见过有人肯将这样的一幅名画随便的挂在墙上,如果说目的在弦耀自己的财富,没有理由只挂出这幅画,不说其它,就唐伯虎的画,早在三年前,他便已拥有三幅之多,那最低限度,便该将它们全都挂出来,但现在却是挂出那些,岂非就绝不调和?”
  杜笑天道:“价值相差那么大,他这样做,是另有用意。”
  常护花道:“暗门的开关倘若不是在那两幅木刻之上,也许就是在这幅唐伯虎的古画之后。”
  话音未完,旁边杨迅便两步上前,掀起了那幅唐伯虎的古画。
  他非常小心,动作显得缓慢而吃力,就像是捧着二三千两银子在手上。
  常护花由得杨迅,目光随着杨迅的举动,落在那幅画的后面的墙壁上。
  墙壁上并无凹凸,也不见任何缝隙。
  杨迅一怔,道:“开关在哪里?”
  常护花上前两步,上下打量了一眼,突然抬手在墙上曲指扣了几下。
  他的面上又露出了笑容,道:“果然在这里。”
  杨迅听得清楚,忙问:“发现了,在哪里?”
  常护花道:“墙壁之内。”
  杨迅道:“我这就着人来毁了这方墙壁。”
  常护花道:“不必。”他一笑,又道:“难得有这个机会,你们就见识一下玄机子秘传机关的巧妙。”
  他的手旋即一翻一拍,拍在那方墙壁的正中。
  那一掌似乎并未用力,可是一掌拍下去,声音却异常沉实,他显然是用内家掌力。
  “叮”一声异响,立时从墙壁之内传出。
  这一声非常微弱,杨迅、杜笑天却都听得非常清楚。
  常护花一掌拍出之时,他们已屏息静气。
  整个书斋陷入一片静寂之中,是以“叮”的那一下异响之后的“格格”之声,也分外显得响亮!
  千手观音和弥勒佛两幅木刻连同两方墙壁应声左右缓缓打了开来,这两幅木刻竟就是两扇门。
  门内阴阴沉沉,看来就真的只有四五尺深浅。
  四五尺之后果然又是墙壁,漆黑的墙壁。
  门内之所以如此阴沉,显然也就是因为墙壁漆黑的关系。
  两旁更显阴沉,逐渐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常护花左看看,右看看,怔在当场。
  两道暗门同时打开实在大出他意料之外。
  一个暗室实在没有必要在同一个方向装设两扇暗门。
  难道这墙壁之后,竟然有两个暗室?
  如果不是,哪一扇门是真正的入口?还有的一扇门又有什么作用?
  常护花不禁沉吟起来,杜笑天亦是一脸诧异之色。
  杨迅的目光却转到常护花脸上,忽问道:“这些机关你怎么这样熟悉?”
  常护花淡应道:“我与他既然是好朋友,当然很多时走在一起,他懂的,我就算也懂多少,亦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杨迅放软了声音道:“依你说,我们应该从哪一扇门进入?”
  常护花道:“我还未能确定。”
  杨迅道:“其实,这也简单,入错了,我们尽可退回出来,转由另一扇门进去。”
  语声甫落,杨迅就一步越过那幅千年观音的木刻,跨进暗门之内。
  常护花一眼瞥见,猛一声暴喝:“小心!”
  “飕”一个箭步趋前,一手抓住了杨迅的肩膀。
  杨迅那一步还未踏实,就听到了常护花那一声暴喝,他一惊回头,整个身子就已经被常护花拉得从一旁飞了开去。
  几乎同时,二三十支弩箭“嗤嗤嗤”疾从暗门之内射出!
  他们退得虽然迅速,并未能够完全脱离弩箭所笼罩的范围,旁来的三箭,“品”字形齐向杨迅的胸腹射到。
  常护花右手抓着杨迅,左手却空着,他眼快手急,左手一抓再抓,抓住了射来的其中两箭!
  还有一箭!
  那一箭,“哧”的射穿了杨迅腋下的衣服。
  杜笑天看在眼内,大吃一惊,常护花亦不由捏了一把冷汗。
  杨迅却给吓惨了,一张脸刹那苍白如纸,一双脚亦已发软,常护花一将手放开,他几乎就跪倒地上。
  杜笑天赶紧伸手将他扶住,道:“头儿,伤得怎样?”
  杨迅捏着腋下衣服的箭孔,口张着,好一会才出得声道:“只是射穿腋下的衣服。”
  他随即倒转头,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常护花一眼,道:“常兄有没有受伤?”
  常护花道:“没有。”
  杨迅吁了一口气,道:“好在没有,否则叫我如何过意得去。”
  他缓慢站直身子,目光落在暗门前面的地上。
  几支箭插在地上,箭镞竟完全没入砖中!
  箭镞的锐利,力道的强劲可想而知,二三十支这样的弩箭一齐射在身上,又是什么结果?
  杨迅机伶伶打了一个冷颤,回顾常护花,道:“幸亏你拉我一把……”
  他实在很想说两句多谢的话,可是一时间又不知道如何说才好。
  那些多谢的话他虽然还未完全忘记,也已差不多了。
  常护花并不在乎,目光转向杜笑天。
  杜笑天缓缓蹲下半身,拔起了插在地上的一支箭。
  这一拔相当吃力。
  杜笑天拔箭在手,不由变了面色。
  常护花笑道:“你以为地上铺着的是什么砖?”
  杜笑天轻叹一声,道:“我看得出那是水磨青砖,所以才奇怪这些箭竟能够射入砖中那么深。”
  他的目光又落在手中那支箭上。
  箭长不过一尺,箭镞闪亮,箭身隐现乌光,异常沉重,整支箭,赫然还是铁打的。
  他反复看了两眼,才将箭放下,站起身子,又一声轻叹,道:“想不到他居然能够造出这么厉害的机关。”
  常护花道:“我想得到。”
  杜笑天道:“这因为你们是老朋友,你早就知道他是玄机子的关门弟子。”
  常护花道:“我所以也还知道玄机子一派的习惯。”
  杜笑天道:“什么习惯?”
  常护花道:“无论什么机关设计,必然附带厉害的杀人机关,不先将机关关闭就进入,九死一生。”
  杜笑天连连点头,并不怀疑常护花的话。
  杨迅更加相信,方才若不是常护花及时将他拉过一旁,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死在机关的乱箭之下。
  他心中犹有余悸,嘟喃地道:“好好的一个书斋,竟然布置得机关重重,这小子不是心中有鬼的话,那脑袋只怕就真的成问题了。”
  常护花笑道:“他的脑袋就真的有毛病,也只是一般人的通病。”
  杨迅道:“哦?”
  常护花道:“一般人不都是尽可能的将珍贵的东西收藏在一个既秘密,又安全的地方?”
  杨迅点头。
  常护花道:“他只是在书斋之内弄一个既秘密、又安全的地方,以便收藏他那些珍贵的东西。”
  杨迅道:“这小子有什么东西需要这样……”
  “这样”两个字出口,他突然闭上了口。
  他总算没有忘记聚宝斋名符其实,崔北海所做的又是什么生意。
  杜笑天即问道:“常兄有没有办法关闭那些机关?”
  常护花道:“我试试能否找到控制的机钮……”
  杨迅截口道:“不必找了,机关已经发动过,箭已经射光,我们现在大可以放心进去。”
  他说得爽快,一双脚却稳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常护花瞟着他,道:“你以为就只有那一道机关?”
  杨迅道:“难道还有其它的?”
  常护花道:“我看就有了。”
  杨迅不觉倒退半步,目光一闪,又道:“机关在这道暗门之内,那边的一道暗门想必才是真正的入口,看来,我们应该从那道暗门进入。”
  常护花道:“你肯定那道暗门之内就没有机关?”
  杨迅没有作声。
  常护花也不多说什么,忽然走过去,抓起了一张椅子,用力掷了过去!
  “呼”一声那张椅子一飞半丈,飞过暗门,重重落在暗门之内的地上。
  那张椅一落下,那扇门就如同被人推动,“飒”地猛关上!
  也就在那刹那,他们看见了刀光。
  无数把飞刀斜曳刀光,飞鱼般在暗门之内交错飞射!
  暗门一关上,刀光亦消失,破空声,金属着地声,隐约仍可以听到。
  杨迅一张脸立时又白了。
  杜笑天的脸色也不怎样好,道:“这道机关比方才那道还要厉害,暗门一关上,阻断了去路,也就只有挨刀子了。”
  常护花点头,道:“暗门之内不过四五尺地方,即使兵器在手,也施展不开。”
  杜笑天道:“即使施展得开,也难以抵挡四面八方射来的飞刀。”
  常护花点头,目光仍然在那扇关上了的暗门之上。
  暗门之上那幅弥勒佛的木刻还是老样子。
  常护花到现在才看清楚那个弥勒佛的表情。
  那个弥勒佛张开大口,正在笑,笑得既慈祥,又开心。
  杜笑天似乎是在看着那个弥勒佛,忽地一摇头,道:“这个机关想必就是叫做笑里藏刀!”
  常护花笑道:“幸好这只是一个木刻,如果是一个活人,我们就没有进去,一样有机会挨刀子。”
  一个人若是弥勒佛一样,一脸的笑容,想给人一刀,的确很容易。
  机关是死的,人却是活的。
  你不去触动机关,机关绝不会走来杀你。
  人就不同了,无论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都一样能够杀你。
  机关也本来就是人设计出来的东西。
  杜笑天明白常护花的说话,笑笑,道:“人本来就比机关更难防范。”
  杨迅却笑不出来,他左右望了一眼,目光落在常护花脸上,叹息,道:“两道暗门内都有机关,你说,哪一道暗门才是真正的入口?”
  常护花道:“当然是这一道。”
  他抬手指着钉嵌千手观音的那一道暗门,道:“弥勒佛既然露出本来面目,封闭了他那一道暗门,我们也就只有这一道暗门可走了。”
  杨迅苦笑,道:“这位千手观音虽然不是笑里藏刀,却会使人变成刺猬。”
  常护花道:“我们不去触怒它,也就成了。”
  杨迅道:“你有没有办法,不去触怒它?”
  常护花道:“现在没有。”
  他突然蹲下身子,仔细一再打量那幅千手观音的木刻。
  杜笑天的目光不觉亦落下。
  杨迅也没有例外,他仔细看了几眼,什么都瞧不出来,忍不住说道:“你在干什么?”
  常护花没有回头,淡应道:“找寻控制的机扭。”
  杨迅道:“横栓也许在里面。”
  常护花道:“如果在里面,他自己如何进去。”
  杨迅不由地脸庞一红,没有再作声。
  常护花接道:“玄机子无疑是一代巧匠,崔北海这个徒弟亦可谓青出于蓝,早在多年前,他已能够将门户的栓子连接在壁内的机扭之上,只要击在壁上的力量足以震动壁内的机扭,机扭将栓子一缩,门户就可以开启,但在外仍要用手将门关上,要将控制机关的机扭关闭,就非用手推动不可,暗门附近的墙壁平滑一片,地面也是一样,惟一可以藏下机扭的,也就只有这扇门。”
  他说着双手开始在那幅千手观音的木刻之上移动起来。
  一开始移动他就生出一种被人狠狠盯着的感觉。
  他也不知道怎会生出这种感觉,一双手却不由自主地停下。
  在他的面前亦没有任何人,只有一幅木刻。
  千手观音的木刻。

×      ×      ×

  千手观音全名其实是千手千眼观音。
  根据加梵达摩千手经所记载,这个观音左右各具二十手,手中各一眼,合共四十手四十眼,配三界二十五相,遂成为千手千眼,以示广度众生,有无限之大用。
  现在这个千手观音的木刻,手眼居然也各有四十,一如千手经上的记载,不多也不少。
  就连坐的姿势亦是千手经上的记载一样,其中的三十八手日轮般身后张开,本来的两手却成母陀罗臂,结印在膝上。
  常护花那双手现在也正就按在这个木刻千手观音的膝上。
  他怔怔地瞪着这个千手观音的木刻,仿佛在想着什么。
  杜笑天正想问,常护花那双手已经又开始移动。
  他的手顺着千手观音那双母陀罗臂上移,眼却死盯在千手观音上那双清净宝目之上。
  他立时发觉千手观音那双清净宝目之中的瞳仁,竟在他的手移动同时,起了颤动,就像是怪责他的亵慢,不住地朝他瞪眼。
  “原来是你这双眼在盯着我!”他一声轻笑,就拿着那双母陀罗臂左右上下摇动起来。
  那双母陀罗臂也竟是活动的。
  左、右、下都没有反应,但到他将那双母陀罗臂由下往上一托,“格”一声,千手观音那双清净宝目之中的瞳仁便从眼眶内弹出。
  瞳仁并没有飞弹,只是弹出了半尺,在瞳仁之后,赫然相连着是半尺长短的木条。
  常护花松开那双母陀罗臂,握住了那双瞳仁。
  着手冰凉,那看来像木,事实全都是铁打。
  常护花也就推动那双瞳仁。
  当他将那瞳仁由左方推到右方,暗门之内,暗室之中传出一阵异常奇怪的声响。
  那种声响就像是一群老鼠正在用爪牙撕噬着死尸。
  静寂中那种声响分外清楚。
  本来已经恐怖的声响静寂中却也是更觉恐怖,就连常护花,听着亦不禁打了一个寒噤。
  他的面上,却露出笑容,一拍双手,缓缓站起身子,道:“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
  杨迅问道:“你是否已经将里面的机关完全关闭?”
  常护花道:“也许在里面他另外还有安排,但走进这道暗门,以我看,应该不成问题。”
  他虽说不成问题,杨迅还是没有举步走前去。
  常护花自己其实也不敢太肯定,退后了几步,又抓起一张椅子,使劲掷进暗门内。
  “砰”一声,整张椅子碎裂在暗门的地上。
  杨迅如惊弓之鸟,应声一旁跳开。
  这一次暗门之内没有弩箭射出,什么反应都没有。
  常护花这才真的放下心,一笑举步,一直走过去。
  崔义第一个跟在他身后。
  杜笑天亦自举步,但两步走过,便已给杨迅抢在前头。
  杨迅却不敢继续越前,就跟在常护花、崔义的后面。
  这个人虽然好大喜功,毕竟也是一个聪明人。
  暗门内依旧阴阴沉沉。
  常护花才一步跨入,突然停下。
  杨迅一眼瞥见,只当常护花突然又发现危险,赶紧一旁跳开。
  他这个动作,倒吓了杜笑天一跳,脱口一声轻叱:“小心!”
  杜笑天也是杨迅那么想。
  无论谁看见杨迅那样子,都不难那么想。
  常护花却丝毫不见慌,他缓缓回头,道:“杜兄,劳烦你替我将那边桌上的油灯拿来。”
  他突然停步,原来是这个原因。
  杜笑天“哦”的一声,回身走向桌那边。
  他没有任何话,也不作任何表示,对于方才发生的事情,仿佛已完全忘记。
  常护花亦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并没有有理会杨迅,似乎根本就不知道杨迅方才在他后面做什么。
  杨迅所以才没有那么难受。
  他缓步走向原来立足的地方,腼腆道:“我还以为你又发现了机关。”
  常护花一笑未答,杜笑天已然将灯送来。
  他也就索性将话省回,燃着灯火,手掌油灯走入暗室。

×      ×      ×

  明亮的灯光之下,常护花看得非常清楚。
  暗室果然就只有四五尺深浅,宽阔都足足有两丈。
  左转六尺不到,是一面墙壁,隔断弥勒佛那边的暗室,右转的尽头也是墙壁,墙壁前大半丈的地面却下陷,一道石级,斜斜往下伸展。
  石级的下面隐现灯光。
  四面的墙壁完全漆黑,墙壁之上一个个小洞,洞口露着半截箭头,映着灯光,寒芒闪烁。
  机关若不是先行关闭,一跳入暗室,触动了机关,弩箭是必就从那些小洞中射出。
  那么狭窄的地方,自然放不开手脚,即使有一身本领,亦难以抗拒四面射来的弩箭。
  除了那些箭洞之外,四面的墙壁并没有任何陈设。
  这个暗室原来不过是一条暗道。
  杨迅一步踏入,看见那些箭洞,箭洞中寒芒闪烁的弩箭,一双脚不由就开始软了,连忙又问道:“常兄,那些机关是否已经完全关闭?”
  常护花人已在石级前,头也不回,道:“我现在是不是很好?”这句话说完,他就踩下了石级。
  杨迅这才放心走前去,一切的机关看来真的已经完全停顿。
  杜笑天跟在杨迅后面,一脸的不耐之色,但还是忍住。
  早在多年前,他便已懂得忍耐。
  也就因为懂得忍耐所以他才能够成为一个出色的捕快。
  石级并不长,才不过三十级。
  石级的尽头,有一道石门,赫然已左右打开,灯光就是从暗门之内透出。
  ──莫非,这道石门亦是由机关控制,机关关闭,这道石门就开启?
  常护花在石门之前停留了片刻,才举步跨入灯光之内。
  灯光淡泊如晓月。

×      ×      ×

  入门是一个石室,宽敞的石室。这个石室,几乎有上面的书斋那么大小。
  石室的陈设异常美丽,四壁张着织锦的帜幕,地上厚厚地铺着殷红如鲜血、轻柔如柳絮的绒毯,走在上面,完全听不到脚步声。
  灯在石室的中央,八盏长明灯,七星伴月般嵌在一个环形的铜架上。
  铜架却是钩悬在石屋的顶壁下,七星无光,一月独明。
  八盏灯只是燃着了正中的一盏。
  灯环下正放着桌椅,一桌七椅,亦是七星伴月排列。
  这套桌椅显然就是精品之中挑选出来的精品。
  石室四壁锦帜下都是几子。
  二三十张几子摆放在石室的周围,形状各异,上面摆放着的珠宝玉石,同样是没有一样相同,但显然都是价值非常的珍品。
  鸡蛋一样大小的明珠,烈焰一样辉煌的宝石……一室的珠光宝气。
  八盏长明灯若是一齐大放光明,这宝气珠光必然更辉煌,更夺目。
  就现在这般宝气珠光,杨迅、杜笑天、崔义三人已经难以抗拒。
  三个人一时间全都目定口呆,怔住在当场。
  只有常护花例外。
  他掌灯继续前行,那副表情简直就像是完全不将那些珠宝玉石放在眼内。
  绕着石室走一圈,他忽然在桌旁的一张椅子上坐下来,手中灯“笃”一声随即在桌上放下。
  这个石室更静寂,“笃”的这一声也因此分外响亮。
  杨迅、杜笑天、崔义三人也就被这一声惊醒,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一齐落在常护花的脸上。
  常护花却只是望着崔义,忽问道:“你以前有没有到过这里?”
  崔义摇头,道:“没有,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书斋的下面有这样的一个密室,否则我虽然不懂得如何控制那些机关,也不至于只懂得袖手旁观。”
  常护花凝目颔首,沉吟道:“连你都不让知道,对于其他人,我看他更加不会透露的了,再加上重重机关,这个地方可谓既秘密,又安全,用来收藏这些珍贵的珠宝玉石,倒是最适当不过。”
  杨迅插口道:“应该是的。”
  杨迅道:“也许当夜他突然失踪就是躲进这里。”
  杜笑天接道:“当时我们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杨迅道:“他仓惶逃进这里,自然是屏息静气,不敢再弄出任何声响。”
  杜笑天道:“我与傅标、姚坤冲进书斋之时,他总该知道,总该出来。”
  杨迅道:“也许,他当时已经在这个石室之中,已经将石门关上,他根本听不到。”不等杜笑天表示意见,他随即又道:“也许他当时已经昏迷过去。”
  杜笑天道:“就算昏迷,也有醒来的时候。”
  杨迅道:“这个还用说。”
  杜笑天道:“由事发之时开始,到第二日的黄昏,书斋内,都有我们的人留守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