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双龙劫 正文

三 身世难隐瞒 刺客找上门
2023-08-14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杜记老店中老杜、燕北也正在用膳,老杜喝着酒,一面看着那剑胚,剑胚与画轴上所画的龙形剑竟然有些相似。
  燕北双手已恢复正常,一面吃饭,一面奇怪的望着老杜。
  老杜没有在意,聚精会神看着那剑胚,间中呷一口酒。
  燕北从未见过老杜这样的认真,都是看不透到底什么原因。

×      ×      ×

  秦独秀浅斟低酌,好像一心一意的品味,那三个江湖人都是一面喝酒一面欣赏姓张的那柄新买来的剑。
  姓张的爱不释手,老钱老赵连声大赞:“好剑,好剑——”这两个人,绝无疑问就不是姓张的跟班,也都是以姓张的为首。
  他们就在秦独秀身旁不远,秦独秀听着双眉不由皱起来。
  剑奴一直到秦独秀摇头才问:“大爷,这儿的东西怎样?”
  秦独秀淡应道:“食的倒真不错,不像剑,中看不中用。”
  姓张的三个语声立时停下,一齐向这边望,也好像现在才发觉秦独秀的存在,露出了怒意。
  姓张的随即沉声道:“你说谁的剑中看不中用?”
  秦独秀悠然道:“剑街里卖的剑都不中用。”
  姓张的冷笑。“你若是懂剑的,就该看得出这是柄好剑。”
  他的剑随即出鞘,指着秦独秀,秦独秀若无其事,反问:“剑?在那里?”
  姓张的怒道:“你瞎了眼睛,看不到我手中拿着的剑?”
  秦独秀不屑的道:“我只看见一个傻瓜拿着一根废铁。”
  姓张的大怒,长身而起仗剑走向秦独秀,剑奴忙上前阻止:“这位朋友……”
  姓张的却道:“你是什么东西,配跟我们做朋友。”
  秦独秀即时挥手。“站开!”
  剑奴看看姓张的,摇摇头,无可奈何的走开去,姓张的看也不看他,剑再伸前,存心要吓唬秦独秀。
  老赵怂恿道:“老大,你就先拿他一试手中宝剑!”
  姓张的大笑道:“我正是这个意思。”接一声叱喝,一剑向秦独秀刺去。
  秦独秀仍然坐着,只一偏便将剑让开,接以指代剑,一出手,便点了姓张的六处穴道,姓张的一柄剑再也忍不住,脱手堕地,却随着秦独秀一指弹回,姓张的不由自主将剑倒握着,反刺向自己的肩膀,一穿而过。
  他惊叫,倒退了三步,看看肩头插的剑,又看看秦独秀,一脸不相信的神色。
  老钱老赵不由自主上前扶住,姓张的喘着气,语声急速而颤抖。“你……你到底是谁?”
  秦独秀淡应一声:“秦独秀!”
  姓张的一呆,双眼反白,几乎昏过去,老钱老赵亦大惊失色,各自松身,逃了出去。
  姓张的冷不提防失去扶持,摔翻在地上,连滚带爬,忙亦逃跑。
  剑奴看着直叹气,秦独秀只是一声:“年轻人——”继续喝他的酒。

×      ×      ×

  用过午膳,剑奴引着秦独秀终于来到剑街偏僻的一截。
  秦独秀走走停停,忽然问:“还要走多远?”
  “那就是——”剑奴手指那边的杜记老店。
  “杜记老店,果然老得很。”秦独秀打量了一遍,接问:“这间老店的剑又怎样?”
  “大爷此前用的剑,大都是在这间店子买的。”
  “哦?”秦独秀有些诧异,只打量起来。
  剑奴接道:“老杜铸的剑外表虽然不好看,但每一柄都是好剑。”
  “这个人不简单。”秦独秀笑了笑,这种笑容确实令人不寒而栗。

×      ×      ×

  老杜仍然在全神贯注火炉中的剑胚,那已经逐渐成形,犹如一条飞龙。
  燕北继续在推动风箱,风箱的木柄上涂满了油,滑不留手,但燕北仍然把持得住。
  秦独秀随剑奴走进来,目光落在风箱的木柄上,倏地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燕北没有在意,也没有理会秦独秀,向剑奴打了一个招呼,道:“怎么又买剑来了?”
  剑奴摇头说道:“我只是带秦爷来看看。”
  燕北目光一亮,落在秦独秀面上,脱口道:“这位就是秦爷?秦独秀?”
  剑奴没有再理会燕北,转向老杜道:“老杜……”
  老杜头也不回,冷然道:“剑都挂在墙上。”
  剑奴笑笑,只过去摘下一柄,捧到秦独秀面前,秦独秀接过拔出来看了看,道:“好剑——”目光转回老杜面上。
  老杜若无其事,自顾看着火炉中的剑胚,秦独秀将剑交回剑奴,随即绕着老杜踱步。
  燕北看见奇怪,目光不由凝结在秦独秀身上。
  “秦爷——”剑奴一样奇怪。
  秦独秀踱来一个半弧,在老杜身旁停下,目光落在火炉中,忽然叫道:“剑奴,你来看。”
  剑奴移步上前,目光落下,一怔,秦独秀接问:“是不是很相似?”
  老杜不为所动,仿佛没有入耳,秦独秀跟着身手:“拿画着剑的卷轴看看。”
  剑奴忙将画轴送上,揭开,秦独秀目光一转,笑问:“你可以看清楚。”
  这句话似乎并不是对剑奴说,老杜也在这时候回过头来,若无其事的道:“我只看到这卷画轴才铸出这样一支剑。”
  秦独秀微一颔首,接问:“这样的一柄剑有什么妙用?”
  老杜摇头,秦独秀追问:“你真的不知道?”
  剑奴插口道:“老杜是看见图样特别,‘兴之所至’,也铸出一柄……”
  “也许——”秦独秀冷截。将画轴卷回,目光移到那边挂剑的墙上。“这里的剑怎样卖?”
  燕北抢着答:“老顾客,老价钱。”
  “好——”秦独秀目光一转,手指向火炉。“我就要这一柄。”
  老杜眼角肌肉一跳。“这柄剑还未铸好。”
  秦独秀追问:“还要多少天?”
  老杜道:“我不能肯定。”
  秦独秀一笑,说道:“不管多少天,我都等。”
  老杜一咬牙。“这柄剑我不卖。”
  秦独秀冷冷道:“三天之后,我来拿剑。”
  老杜脱口叫出来:“三天不够。”
  “十天!”秦独秀一字一顿。
  老杜仍摇头,秦独秀看来有些怒意,剑奴看着忙叫道:“老杜,你究竟想怎样了?”
  “这柄剑,我决定不卖!”老杜缓缓站起来。
  秦独秀冷傲的道:“不卖给别人,连我也不卖?”
  “谁都不卖!这柄剑……这柄剑……”老杜说着神情有些激动,但很快恢复常态。“这柄剑,我留给自己!”
  秦独秀立即问道:“你懂剑?”
  “不懂。”老杜回答得很快。
  “不懂留着干什么?”
  老杜哑口无言,秦独秀接道:“十天之后,我再来。”
  燕北忍不住道:“秦爷,我义父说过这柄剑他不卖!”
  秦独秀道:“剑铺不卖剑,铸剑的又不懂剑,留着剑有什么用?”
  燕北道:“也许他是要留给我。”胸膛一挺。“我立志要成为一个剑客!”
  秦独秀目光转向燕北,神情极轻视的笑起来,燕北瞧得出,有些狼狈又有些懊恼,双手不由握拳。
  秦独秀笑着转身指老杜。“记着,十天!”也不再多说,转身往外走。
  燕北待他们去远了,才走到老杜身旁。“义父——”
  老杜摇头道:“别管他,这柄剑,我就是不卖。”

×      ×      ×

  剑奴终于在街上追上秦独秀,忍不住的问:“秦爷,那柄剑……”
  秦独秀截道:“很奇怪是不?”脚步不停。
  剑奴一时走到秦独秀左面,一时走到右面,虽然奇怪,却没有追问,他清楚秦独秀的性格,要说一定会说,不说问也没有用。
  秦独秀果然接道:“剑奴,你也是一个懂得用剑的,应该看得出老杜不是普通人。”
  剑奴道:“老杜今天的态度的确有些反常。”
  “你没有留意那柄铲煤的长柄铲子和那个娃儿推动风箱的长柄?”
  剑奴道:“有的,还有那个娃儿推风箱的姿势都是与一般不同。”
  秦独秀道:“那个娃儿是在锻炼腕力臂力。”
  剑奴惊讶的望着秦独秀。
  “你小心监视这间杜记老店,查一查老杜本来叫做什么,是不是就叫杜云亭!”秦独秀跟着这样吩咐。
  剑奴怔在那里,秦独秀也没有再说什么,脚步再起,抛下剑奴,走向前去。

×      ×      ×

  入夜,燕北又在后院墙前,将那些浸了油的铁枝一根根拔出来,放进去。
  他的动作比以前更加迅速,拔着突然停下手,目露疑惑之色,脱口一声:“奇怪!”
  一个声音即时从墙后传出来。“你以为真的是你自己将铁枝拔出来?”
  那个人跟着爬坐到墙头上,竟然是秦独秀的剑奴,燕北一见诧异的道:“原来是你?”
  剑奴道:“是我在墙后将铁枝推出来的。”
  燕北道:“其实要将它们拔出来,真还不容易。”
  “腕指力并用就可以了。”
  燕北疑惑的望着剑奴,剑奴接问道:“这些铁枝是拿来什么用的?”
  “铸剑。”
  “不可能,剑不可能这么简单用这些铁枝铸成,这些铁枝的长度重量却是跟真的剑差不多。”
  燕北心头灵光一闪,沉默下去。
  剑奴笨手笨脚的接从墙上爬下来,燕北看着摇头道:“别装模作样了,你跟得秦独秀,应该也有一身本领,说不定也是一个用剑的高手。”
  剑奴一怔,望着燕北苦笑了一下,道:“我……什么也不是,只是一个奴才。”他一个身子颤抖着,神情也变得有些怪异。
  燕北更加诧异,不觉追问:“你到底是……”
  剑奴摇头截道:“没有人喜欢做剑奴,我本来……”语声一顿,他苦笑一下,转口:“那已无关重要,我也算得是一个剑客,也想和高手比剑,想先击败秦独秀,再击败神龙门,扬名天下!”
  燕北道:“这没有什么不好?”
  剑奴道:“可是我连秦独秀也打不过,他本来要杀我,因为我完全放弃剑客的尊严,跪地向他求饶,令他觉得杀我反而污了他的剑,才饶我一命。”
  燕北有点不相信的道:“你真的这样做?”
  剑奴垂下头。“也从此我变成了他的剑奴。”
  燕北不以为然地道:“你战败之后,应该再去苦练,看如何击败他。”
  剑奴沉声道:“剑客没有失败,只有死,我现在与死人并没有分别。”随即转身,往外走去。
  燕北追上一步,忽然问:“剑奴,秦独秀是不是肯收徒弟?”
  剑奴转回来:“你要跟他学剑?”
  燕北点头,剑奴笑了起来。
  “学剑有什么好笑,我只是要做一个剑客。”燕北有些着恼。
  剑奴反问:“你姓什么?”
  “姓杜。”
  “姓杜的怎会跟旁人学剑?”
  “我不明白。”燕北是真的不明白。
  剑奴接问:“你可知道被成为天下第一剑派的神龙门,本来的主人姓什么?”
  燕北摇头问:“姓什么?”
  剑奴道:“问你义父,他应该什么都知道。”话说完已爬回墙头上。
  燕北追着道:“剑奴,你可否答应我一件事?”
  剑奴回头看看燕北。“你说——”
  “听说秦独秀每杀一人,便弃一剑,而你替秦独秀拾剑的,一定存了很多,可否送我一柄?”
  剑奴诧异道:“你义父……”
  燕北苦笑,说道:“他从来都不许我有碰一碰。”
  剑奴深注了燕北一眼,点点头,终于跳了下去,燕北也不禁露出兴奋的表情来。

×      ×      ×

  第二天,燕北在店堂像往日一样铲煤,拉风箱!
  炉中的剑胚已成形,老杜的神态也变得更加凝重,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剑胚。
  燕北等了好一会,终于忍不住大声叫道:“义父——”
  老杜目光一转,看看燕北,又回到剑胚上,燕北接问:“神龙门本来的主人姓什么?”
  老杜浑身一震,再转过头来,神态那刹那显得很激动。燕北不由得倒退了一步。老杜随即移步走到墙前,拔出了挂在那之上的一柄剑,转向燕北走去。
  燕北反而怔在那里,老杜手起剑落,把风箱把手的横柄砍去,只留下一条长柄,接将剑抛过一旁,喝一声:“火!”
  燕北如梦初觉,只有去拉风箱,没有了那条横柄,只抓着一条直柄,要拉动风箱当然不容易,燕北将直柄向前送倒还勉强,后拉便非常吃力。
  老杜看也不看,连声:“火!火!”
  燕北紧咬牙龈,指力腕力并用,抓稳直柄推拉,指节骨都突起来。
  火焰一下一下的冒起,寒水从燕北的脸上不住淌下,滴下。
  老杜终于用钳子将剑胚拔出来,淬着火打着,全神贯注,燕北总算有机会歇下,擦去汗水正要上前,老杜突然探手,拿起旁边的油灯,将油都倒在风箱的柄上。
  燕北看着苦笑,道:“义父,我知道你讨厌我提及学剑的事,可是我一定要做剑客,不想在这间店子里呆上一辈子,不想像你这样。”
  老杜置若罔闻,将剑胚放回炉火中,喝一声:“火!”
  燕北只有用手抓着风箱柄推拉,那之上倒了油当然滑得很,他向前推,一个不小心便滑前,风箱柄便撞在肋骨上,向后拉也是,不用力,拉不动,一用力,手滑脱,人便踉跄向后跌倒狼狈不甚。
  他面上不由露出苦痛的神色,但始终紧咬牙龈一声也不发,看来是那么倔强。
  这一天,当然不好过,也问不出什么来,唯一令燕北开心的就是入夜后,剑奴果然送来了一柄剑。

相关热词搜索:双龙劫

下一章:四 杀手崖下丧 剑奴传武功

上一章:二 重金聘杀手 目的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