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拳头 正文

第十三章 轿中人的秘密
 
2019-08-02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杀!”
  这个字说出口,抬轿子进来的那四条黑衣白刃大汉,刀已拔出。
  四把刀、两柄剑,同时刺入了那顶轿子,分别由四面刺了进去。
  无论轿子里的人往哪边去躲,都躲不开的,就算他是条生龙活虎般的好汉,也避不开。
  何况轿子里这个人已病重垂危,命如游丝,连手都抬不起?
  蓝兰整个人都软了,用手蒙住了眼睛。
  轿中人是她的兄弟,这四把刀、四柄剑刺入,她兄弟的血立刻就要将这顶轿子染红。
  她当然不忍看,也不敢看。
  奇怪的是,她的手指间居然还留着一条缝,居然还在指缝间偷看。
  她没有看见血,也没有听见惨呼。
  刀剑刺入,轿子里居然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轿子外面的六个人的脸色却变了,手足也已僵硬。
  只听“格,格,格”几声响,四个人同时后退,刀剑又从轿子里抽出。
  四把百炼精钢打成的快刀,刀头竟已被折断,玲珑双剑的剑也已只剩下半截。
  朱五太爷冷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果然好功夫!”
  他突又大喝:“看箭!”

×      ×      ×

  弓弦声响,乱箭齐发,暴雨飞蝗般射了过来,射入了轿子。
  轿子里还是全无反应,几十根箭忽然又从里面抛出,却已只剩下箭杆。
  箭头呢?
  只听“嗤”的一声响,十道寒光自轿子里飞出,打入了珠帘左边的第一排窗口。
  窗口里立刻响起了惨呼,溅出了血珠。
  这变化每个人都看得见,小马也看见了,心里却不知是什么滋味。
  现在他才知道,他们流血流汗,拼命保护的这个人,才是真正的高手,武功远比任何人想像中都要高得多。
  但他却实在想不通这个人为什么要装成病重垂危的样子?为什么要躲在轿子里?
  他故意要小马他们保护他过山,究竟为的是什么?
  朱五太爷忽又大喝:“住手!”
  小马立刻住手。
  他本就不愿再糊里糊涂地为这个人拼命了。
  他忽然发现自己这几天做的事,简直就像是条被人戴上罩眼去拉磨的驴子。
  常无意也已住手。
  他的心情当然也跟小马差不多。
  朱五太爷说的话就是命令,他的属下当然更不敢不住手。
  大厅里立刻又变得一片死寂。过了很久,才听见蓝兰轻轻叹了口气,道:“我早就劝过你们,不要去惹他的,你们为什么不听?”
  轿子里的人在咳嗽。
  朱五太爷冷笑道:“神龙已现首,阁下又何必再装病?”
  蓝兰道:“他本来就有病!”
  朱五太爷道:“什么病?”
  蓝兰道:“心病。”
  朱五太爷道:“他病得很重?”
  蓝兰点点头,叹息着道:“幸好他的病还有药可治!”
  朱五太爷道:“哦?”
  蓝兰道:“治他病的药,并不在山那边!”
  朱五太爷道:“在哪里?”
  蓝兰道:“就在这里,我们就是上山来求药的,所以我们故意要让你把我们逼入绝路、故意要让你认为我们已不能不到这里来!”
  朱五太爷道:“你们千方百计,为的就是要来见我?”
  蓝兰不否认。
  朱五太爷道:“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躲在轿子里?”
  蓝兰道:“我问问他。”
  她转过身,靠近轿子,轻轻问道:“朱五太爷想请你出来见见面,你看怎么样?”
  轿子里的人“嗯”了一声,蓝兰立刻掀起了垂帘,一个人扶着她的手,慢慢地走下轿,正是小马在太平客栈里见过的那个年轻人。
  他脸色还是那么苍白。完全没有血色,在这还没有寒意的九月天气,他身上居然穿件貂裘,居然没有流汗。
  貂袭的皮毛丰盛,掩住了他半边脸,却还是可以看出他的眉目很清秀。
  蓝兰看着他,眼睛里流露出无限温柔,道:“你走不走得动?”
  这年轻人点点头,面对着珠帘,道:“现在你已看见了我?”
  朱五太爷道:“看来阁下好像真的有病。”
  他脸上的表情别人虽然看不见,但是每个人都能听得出他的声音很激动,只不过正故作镇定而已。
  年轻人叹了口气,道:“只可惜你虽然看得见我,我却看不见你。”
  朱五太爷道:“你为何不过来看看?”
  年轻人道:“我正想过去!”
  他居然真的走了过去。走得虽然很慢,脚步却没有停。
  走过石阶时,他的脚步也没有停。
  ——无论谁只要走上这石阶一步,格杀勿论!
  这句话他好像根本没听见。
  珠帘旁的窗口里,箭又上弦,闪闪发光的箭头,都在对着他。
  他好像根本没看见。
  卜战、无舌、夜狼、玲珑双剑,这些绝顶高手,在他眼中也好像全都是死人!
  卜战他们也没有动,因为朱五太爷还没有发出命令!
  这是不是因为他故意要留下这个人,由自己来出手对付?
  因为他才是狼山上的第一高手,只有他才能对付这年轻人。
  他那惊人的气功,江湖中的确已很少有人能比得上。
  这年轻人深藏不露,武功更深不可测。
  他们这一战是谁胜谁负?
  没有人能预料,可是每个人手里都捏着把冷汗,不管他们是谁胜负,这一战的激烈与险恶,都必将是前所未见的。

  (二)

  年轻人已走近了珠帘,朱五太爷居然还是端坐在珠帘里,动也不动。
  他是不是已有成竹在胸?
  小马的拳头又握紧,心里在问自己。
  “别人敢过去,我为什么不敢?难道我真是条被人牵着拉磨的驴子?”
  别的事他都可以忍受,挨穷、挨饿、挨刀子,他都不在乎。
  可是这口气他实在忍不下去。
  这世上本就有种人是宁死也不能受气的,小马就是这种人。
  他忽然冲了过去,用尽全身力气冲了过去,冲过了石阶。
  没有人拦阻他,因为大家的注意力本都集中在那年轻人的身上。
  等到大家注意到他时,他已箭一般冲入了珠帘,冲到朱五太爷面前。
  一个人年纪渐渐大了,通常都会变得比较孤僻古怪。
  朱五太爷变得更多。
  近年来除了他的贴身心腹无舌童子外,连群狼中和他相处最久的卜战,都不敢妄入珠帘一步。
  ——妄入一步,乱剑分尸。
  以他脾气的暴烈,当然绝不会放过小马的。
  小马是不是能撑得住他的出手一击?
  常无意也已准备冲过去,要死也得和朋友死在一起。
  谁知朱五太爷还是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动也没有动。
  小马居然也没有动。
  一冲进去,他就笔笔直直地站在朱五太爷面前,就好像突然被某种神奇的魔法制住,变成了个木头人。

×      ×      ×

  难道这个珠帘后真的有种神秘的魔力存在?可以将有血有肉的人化为木石?
  还是因为朱五太爷已练成了某种神奇的武功,用不着出手,就可以将人置之于死地?
  这世上岂非本就有很多令人无法思议、也无法解释的事?
  对这些事,无论任何人都会觉得有种不可抗拒的恐惧。
  常无意紧握着他的剑,一步步走过去。
  他心里也在怕,他的衣衫已被冷汗湿透,但是他已下定决心,绝不退缩。
  想不到他还没有走入珠帘,小马就已动了。

相关热词搜索:拳头

上一篇:第十二章 杀人者死
下一篇:第十四章 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