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拳头 正文

第十二章 杀人者死
 
2019-08-02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剑已拔下,剑锋还在滴着血。
  拳头也已握紧。
  常无意的脸色铁青,全无表情。
  小马道:“快擦干你剑上的血。”
  常无意道:“为什么?”
  小马道:“因为我若杀不了你,你就会杀了我。我不愿让一柄上面还带着狗血的剑刺入我喉咙里去,我连狗肉都不吃。”
  常无意道:“有理。”
  他就在那张铺着虎皮的交椅上擦干了他剑锋上的血。
  小马却已转过身,面对珠帘,道:“不行,绝对不行。”
  朱五太爷道:“什么事不行?”
  小马道:“我不能杀他。”
  朱五太爷道:“为什么?”
  小马道:“因为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朱五太爷道:“什么事?”
  小马道:“你这里的规矩,是杀人者死。”
  朱五太爷道:“不错。”
  小马道:“他杀的却不是人,是狗。”
  一个人若连自己都承认是条狗,别人为什么还要把他当作人?
  小马道:“我想你这里总不会有‘杀狗者死’这条规矩。”
  无论什么地方都不会有这条规矩。
  朱五太爷忽然大笑,笑声振动珠帘,珠帘摇荡间,锣声又响起。
  门大开。
  四个人抬着两顶轿子大步走进来,还有两个走在后面。
  后面的两个人是香香和张聋子,轿子里的当然无疑就是蓝家兄妹。
  朱五太爷道:“你们果然都不愧是好朋友,不管怎么样,我总得让你们先见上一面。”
  小马很想问:“见过这一面之后又如何?”
  但是他没有问。
  他已经感觉到这次事件很不单纯,其中有很多关键,都是他上山时没有想到的,而且随时随刻都可能有变化,每个变化也会都出他意料之外。
  现在他既然已上了山,凭一口气上了山,就好像一个人已经骑上了虎背。
  这是他自己心甘情愿的,他只有骑在虎背上,等着看以后的变化。
  就算他被这头老虎吃下去,连皮带骨都吃下去,他也只有认命。
  可是他绝不能看着被他拖上虎背的这些朋友也被吞下去,尸骨无存。
  幸好他现在还有一条命。
  不管以后的事还有什么变化,他都已准备将这条命送给他的朋友,送给他心爱的人。
  ——只要死得有代价,死又何憾!
  ——可是为了自己的朋友,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就算自己只能多活一天,就绝不能死。
  ——所以他现在绝不能死,他还要活着为他们的生存奋斗下去。

  (二)

  香香走得很慢,显得很软弱。
  张聋子一步不离,一直跟随在她身旁,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她。
  她却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就好像自己身旁根本没有这么样一个人。
  他不在乎。
  他关心的是她,不是自己。
  世上有很多种感情都很难解释,他这种情感无疑就是其中之一。
  他落拓江湖,潦倒一生,现在年纪已老大,自知配不上香香。
  只不过他也是人,在度过了空虚孤独的半生之后,他也想找一个精神上的安慰和寄托。
  他对香香的感情,并不完全是男女间的爱,更不是占有,而是一种奉献和牺牲。
  小马不但了解这种感情,而且尊敬。
  因为他知道这是真的,无论那种感情,只要是真的,就值得尊敬。

×      ×      ×

  抬轿子进来的四条大汉,黑衣白刃,彪悍矫健,已不是他们上山时带的轿夫。
  轿子停下。
  香香赶过去掀起第一顶轿的垂帘,蓝兰就扶着她的手走下来。
  经过了这么多天的危难劳顿后,她后然完全没有一点疲倦憔悴之色,反而显得更容光焕发、明艳照人。
  她来的时候,一定已经在轿子里着意修饰过。
  因为她不但美丽,而且聪明,她知道一个女人最大的武器,就是她的容貌和风姿。
  小马一向很佩服她。
  他从未在任何时候看见她有一点令人不愉快的样子。
  蓝兰只用眼角瞟了他一眼,就面对珠帘,盈盈一拜,道:“我叫蓝兰,特地来拜见朱五太爷!”
  她的声音柔媚,风姿优美。
  朱五太爷纵然已老了,毕竟是个男人,她相信只要是男人,就无法抗拒她的魅力,
  这就是她唯一可以用来对付朱五太爷的武器。
  朱五太爷却完全没有反应。
  蓝兰又道:“我虽然是个平凡无用的女人,但有时说不定也有能替你老人家效力的地方,只要你老人家盼咐,不管什么事,我都遵命。”
  这句话说得并不露骨,可是其中的风情,只要是男人,都应该明白。
  她相信朱五太爷也一定不会拒绝的,她已经准备用最优美的姿态走过去。
  只要能接近珠帘中的这个人,不管什么事都有希望了。
  想不到这一次她的武器居然完全失效
  朱五太爷只冷冷地说了两个字:“站住!”
  蓝兰只有站住,却还想再作一次努力,柔声道:“我只不过想看看你老人家的风采,难道连这一点你老人家都不准?”
  朱五太爷道:“你看见了你面前的石级?”
  蓝兰当然看见了。
  入门两丈外,就有几层石阶,光可鉴人。
  朱五太爷道:“无论谁只要上了这石级一步,格杀勿论!”
  石级还离珠帘至少有二十丈。他为什么一定要和别人保持这么远的距离?
  蓝兰没有问,也不敢问。
  她使出的武器已无效,这一战她已败了。
  朱五太爷道:“你的兄弟有病?”
  蓝兰轻轻叹息,道:“他病得很重,所以只求你老人家……”
  她说话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张聋子正在悄悄往前走,几乎已接近了石阶。
  这句话她没有说完,因为朱五太爷忽然又大喝一声:“站住!”
  喝声振动了珠帘,也震住了人的心。
  张聋子却忽然一个箭步往前面行过去,大声道:“你骗不到我的,你……”
  他平时行动虽然蹒跚迟钝,轻功却不弱,说出这七个字,他已冲出十余丈。
  就在这时,摇曳的珠帘后,也有个人窜了出来,身法快如鬼魅,出手更快。
  大家还没有看清他的人,他身子还在半空,已一脚踢在张聋子胸膛上。
  张聋子武功本不差,昔年也是身经百战的好手,却没有避开这一脚。
  他的人竟被踢得飞起来,再落下,滚了几滚,滚下石阶。
  香香立刻扑过去,扑在他身上,失声道:“你这是为了什么?”
  张聋子本来紧咬着牙,现在想开口说两句话,一开口,鲜血就箭雨般喷出,落在脸上。
  香香立刻用衣袖去擦,一面擦,一面流泪,他脸上的血擦干了,她已流泪满面。
  张聋子看着她,不停地咳嗽,居然还勉强笑了笑,挣扎着说出两句话:“我实在想不到……想不到我死的时候,居然还有人为我流泪。”
  小马也走过来,压低声音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张聋子不停地咳嗽喘息,又说出了两个字:“因为……”
  这就是他说出的最后两个字。

×      ×      ×

  香香痛哭失声。
  她了解他对她的感情,可是她不敢表露,因为他只不过是个落拓的老人,垂老的皮匠。
  现在她才明白,一个人的爱是否值得接受,并不在他的身份和年纪,而在于那份感情是不是真的。
  可惜现在已太迟了。

相关热词搜索:拳头

上一篇:第十一章 别无去路
下一篇:第十三章 轿中人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