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回 咫尺天涯
 
2020-02-1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凌风见那老僧拖着辛捷,身形微微数纵,便在几十丈外,他竭力赶了几步,自知赶不上,心下正自无奈,忽闻背后风声呼呼,一条人影和他擦身而过,身形疾如流星,正是刚才在大厅上硬接那番邦汉子一掌的少年——武林之秀,凌风内心暗惊:“我吃了血果,轻身功夫才突飞猛进,我知道除了捷弟外,很难再有人能与我并驾齐驱,想不到这少年,年龄也不过大我几岁,不但内功深湛,轻功竟也如此了得。”
  他内心不服,当时也提气飞奔,追了一会,只见那少年颓然而回。
  那少年见了凌风突然又追来,他没追上平凡上人,正生一肚子闷气,沉脸喝道:“你跑来干么?”
  凌风见他长得嫩皮细肉,甚是滑稽可亲,虽拉面皱眉,但脸上仍然笑意,毫无威严,不由对他颇有好感。
  凌风是少年心性,他对那少年虽有结纳之心,但口头上却毫不示弱,当下轻松道:“我原以为你追上了那老和尚和我捷弟哩!”
  那少年听他出言讥讽,怒道:“怎样,你想怎样?”
  凌风恼他出言无状,故作悠闲道:“也没怎样。”
  那少年大怒道:“好狂的小子,在下倒要领教。”
  凌风笑道:“领教!”
  那少年双手一握拳,从胸前平推出来,凌风识得这是少林绝学百步神拳,当时不敢怠慢,施展开山三式中“六丁开山”一式迎击上去,二人原本无意伤害对方,所以均未施出全力,拳掌相碰,各自退后两步。
  凌风赞道:“好功夫。”
  那少年心里也自暗佩凌风功力深厚,他见凌风赞他,敌意不由大减,当下便说道:“在下身有急事,无暇逗留,他日有缘,再领教阁下高招。”
  他说完话,也不等凌风回答,径向原路疾奔而去。
  凌风对他原无恶意,当下也不拦阻,忽然想到杀父仇人还在厅上,立刻飞奔而回。
  他窜进大厅,只见空空的只有几个无名之辈,原来他刚才这一逗留,中原诸好汉都走得差不多了,他扫了两眼,不见仇人踪迹,心想:
  “我的仇人都是赫赫有名之辈,他日我登门问罪,他们必然不致躲匿,还怕找不着吗?”
  转念又想道:“刚才那老僧武功深不可测,与捷弟又似相识,只怕多半是捷弟常讲的海外三仙之一平凡上人,照他对捷弟甚是欣赏,这一去不知又要传授捷弟多少绝学哩!”
  “我答应过苏姑娘要去看她,倒也不能失信于她。”
  他盘算已定,便启程赴约。
  当他走到山东境内,只见沿路都是扶老携幼,背负重物的人,一脸疲乏神色,像是逃难避兵的模样,内心很奇怪,心想当今天下清平,怎会有兵莩之灾?终究找到一个长者询问原因。
  那老者听凌风也是本地口声,知他才从他乡返乡,叹息道:“月前几场急雨,黄河水量大是增涨,终在方家村冲破河堤,淹没了全村,俺家乡离方家村不过百十里,这才带着家小……”
  凌风不待他说完,焦急问道:“老伯,那林村怎样了?”
  老者道:“客官是问高家村西五十里的林村么?如今只怕已是汪洋一片了。”
  凌风向老者道了谢,足不稍停向东赶去。
  他想到大娘母女的娇弱,遇到这凶猛天灾,只怕凶多吉少,内心有如火焚,也顾不得白日之下引入注目,施展轻功,发足飞奔。
  他从早跑到傍晚,中午也不及吃饭,只见路上难民愈来愈多,心内愈觉懊怒,待他赶到距林村仅有百余里,一问难民,才知林村周围十里于昨夜淹没。
  凌风一听,有如焦雷轰顶,他呆呆的什么也不能想,他强制自己的伤痛,想着援救阿兰母女的法子。
  他寻思道:“那小茅房本是依着山坡建筑的,地势甚是高亢,如果爬在屋顶上,大半日之间,水怕也淹不到。林村既已淹水,陆路是走不通了,不如就在此雇船。”
  他出高价雇了一个梢公,划了一只小船,溯水而上。
  此时水势甚是湍急,那梢公费尽力气划去,船行仍然甚慢,凌风内心大急,当时向梢公讨了一只桨,运起内力,划了起来,那小船吃他这只桨不停的拨水,果然前进神速。
  行了三个时辰,已是午夜时分,那梢公精疲力竭,再也支持不住,坚持靠岸休息,凌风也不理会他,一个人操桨催舟续进。
  又行了一会,水面突然大宽,原来水道也分不出来,只是茫茫的一片汪洋,凌风心知到了洪水为患的区域,距离林村已是不远,奋起神力,运桨如飞。
  他见沿途村落,都已淹没,很多村民都爬到树梢或屋顶上,手中点着火把。众人见凌风小船经过,纷纷摇动火把,嘶声求救。
  凌风想到阿兰母女身处危境,当时硬起心肠,只作没有听见。
  愈来愈近林村了,他心中也越来越是紧张,手心上出了一阵冷汗,他想:
  “只要……只要爬上屋顶,那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小船驶进林村了!
  凌风一颗心几乎要跳出口腔,他举目四望,那是一片无际的水面,整个林村的建筑物,都被淹在水下,只有小溪旁几株梧桐树,还在水面露出了树尖。
  他内心深处突感冰凉,他狂奔操舟一日一夜,内力消耗已尽,此时支持他身体的“希望”,又告幻灭,只觉全身软弱,再也提不动大木桨,“碰!”的一声,木桨落到木板上,人也委顿倒地。
  凌风自幼失去父母,一直视大娘如慈母。那阿兰,更是他心目中最完整、最美丽的女孩,他们两虽然并没有说过一句爱慕对方的话,可是,彼此间亲切的体贴,深情的微笑,那不胜过千盟万誓吗?
  他天性甚是淡泊,一生最大的希望就是手刃父仇,寻求血果,使阿兰重见光明,然后……然后带着阿兰母女,住在一个风景如画的地方……可是,如今呢?一生的美梦,算是完全破裂粉碎了……
  凌风只觉胸中一阵火热,接着一阵冰凉,他仿佛听到了流血声,那是心房在流血吧,他仿佛听到了破裂声,那是心房在碎裂吧!
  他深深吸了口气,反覆吟道:“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
  是的,在这个世上真是苦多乐少,除了生离、死别、绝望、痛苦,那还有什么?
  他只觉得在这一瞬间,世上一切都与他不再有关连了,他的思想进到另外一个世界……。
  “那儿没有愁苦,没有离别,只有欢乐——永恒的欢乐,遍地都是鲜花。那白栏杆上靠着一个美丽的姑娘,她托着头,正在想念我,相思的眼泪,一颗颗像珍珠,滴在鲜艳的花朵上,那花开得更娇艳了。”
  凌风口中喃喃道:“阿兰,阿兰,你别哭,大哥就来陪你啦!”
  他正在如痴如醉,突然,背后有人推他一把,才惊破他的幻境,回头一看,正是那梢公。
  原来适才他木桨落地,梢公已被惊醒,点了一个火把,爬到甲板上,只见凌风神色大变,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痴痴呆呆地坐在船头,正想上前招呼,忽又见他脸露惨笑,脸色怪异之极,口中又是自言自语,再也按捺不住,是以推了凌风一把。
  凌风一惊之下,思潮顿去,回到现实,他苦思今后的行止,但是心痛如绞,再也想不出什么。
  天色已明,他吩咐梢公顺水划回。
  这顺水行舟,确实快捷无比,不消两个时辰,便到达岸边。
  凌风茫然下了船,在难民群中,看遍每张面孔,也不见大娘母女,当时更肯定她们已遭大水冲走。
  他万念俱灰,不愿混在乱糟糟的难民中,他只想一个人清静、孤独的回忆,咀嚼昔日每一个小动作、每一句话。
  凌风避开大道,专拣荒凉的山路,翻山越岭漫无目的地走着,饿了便采几根野菜充饥,渴了就捧一捧泉水解渴。那山路连绵不绝,似乎没有一个尽头,凌风心想:“让这山路的尽头也就作我生命的尽头吧!”
  他自暴自弃,行了几日,形容已是大为枯槁,这天翻过山头,只见前面就是一条官道,通到济宁,心中一惊道:“苏姑娘就住在济宁,我去看她一趟,再去找那几个老贼报仇,然后……”他自己也不知道今后的归依。
  凌风进了城。
  他走过两条街,见到一家黑漆镶金的大门,门口站着两个兵丁,知是知府公馆。趋前问道:“这可是知府公馆么?在下吴凌风请问苏蕙芷姑娘可在?”
  那兵丁见他形容憔悴,衣着甚是褴褛,但挺鼻俊目,仍是一表人才,又听他问知府义女,知是大有来历之人,当下不敢怠慢,跑进去通报了。
  过了半晌,出来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向凌风恭恭敬敬一揖道:“吴公子请进,小姐在厅上相待。”
  凌风还了一揖,跟着那管家,走了进去,只见哪知府甚是气派,一条大路直通客厅,两旁植满了牡丹,红花绿叶,开得非常娇艳。
  他才走了一半,苏蕙芷已推开门迎了上来,凌风见她笑靥如花,神色高兴已极,数月不见,虽然略见清瘦,但脸上稚气大消,落得更为明丽。
  凌风一揖道:“苏姑娘近来可好?我那捷弟本和我一起来看你,但在路上被一位老前辈叫去,他叫我代向你致意。”
  苏蕙芷忙一裣衽,柔声道:“吴公子快请进屋,那日一别,我内心牵挂,日日盼您早来看我……”她说到这儿发觉语病,脸一红,住口不说了。
  凌风瞧着她那双清澈如水的大眼,不由又想起阿兰,心中叹道:“唉!多么像啊!可是一个这么幸运,另一个却是那么悲惨,老天!老天!你太不公平了。”
  蕙芷见他忽然呆痴,觉得很奇怪,又见他脸色憔悴,不觉又爱又怜。
  她柔声道:“吴相公,您是从淹水地方来的吗?”
  凌风点点头。蕙芷接着道:“那黄河确是年年泛滥,治河的官儿,平日只知搜括民脂民膏,一旦大水临头,跑得比谁都快,这次大水,如果事先防范周详,总不至于如此,我义父为此事大为震怒,已上省城去请示了。”
  凌风心念一动,正欲开口相问,但苏蕙芷却是欢愉已极,口中不断的说别后之事。
  原来那天苏蕙芷投奔她父亲旧部永济知府,哪知府姓金,原是苏蕙芷父亲一手提拔,见了苏姑娘,自是爱护尊敬,他知苏侍郎一生正直,赤胆忠心为国事忧,竟然命丧贼子之手,不禁喟然。
  这金知府,虽已年过五旬,膝下仍是虚虚,苏蕙芷见她对待自己亲切慈祥,又听他时时叹息自己命中无子,便拜他为义父,金知府只乐得如得瑰宝。
  凌风原意逗留一刻,便要告辞,但见苏蕙芷情意殷殷,竟不忍开口。
  苏蕙芷说了一阵,看到凌风听得很专心,心中暗喜。
  她忽察觉道:“吴相公,你瞧我高兴得糊涂啦!您一路上赶来,定是疲倦了,我还唠唠嘈嘈的罗嗦。您先换换衣,休息一会吧!”
  她立刻吩咐婢子备水,凌风只得依她。
  凌风沐浴一番,换了一身衣襟觉得身心轻快多了,但那只是转瞬间的轻松,在他心灵的深处,负担是多么沉重啊!
  蕙芷待他沐浴出来,引他到了卧室道:“您先睡一会休息休息,等吃晚饭,我再来喊您。”
  到了掌灯时分,凌风跟着婢女,穿过两道,只见前面是一圆门,那婢女道:“这是我们小姐住的地方。”
  凌风走进圆门,阵阵清香扑鼻,原来遍地都是茉莉,假山后是喷水泉,月光照在水珠上,闪闪发光,景色甚是宜人。
  凌风见蕙芷坐在桌边相侍,桌上放了几样菜肴,急忙坐了下来。
  他歉然道:“让你久等了。”
  蕙芷笑道:“吴相公,您礼仪真重,来咱们先喝酒。”他说到“咱们”,不觉有些羞涩。
  凌风也没有注意,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那酒甚是清冽。蕙芷却只略一沾唇。
  她殷殷相劝,凌风心内愁絮重重,正想借酒浇愁,一杯杯只管往下倒。
  她自己也喝下一杯,脸上微晕,灯光下,只见她雪白嫩得出水的双颊,透出浅浅的红色,直如奇花初放,晨露初凝。
  她突然道:“那日我见辛——辛相公喊您大哥,真是羡慕得很,我……我想,有一天我也能喊你大哥,那才好哩!”
  凌风见她喝了一些酒,神态大是活泼,实是娇憨可爱,只恐拂她之意,便道:“我也很想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妹子。”
  蕙芷喜道:“大哥,真的么?你也别再叫我苏姑娘长、苏姑娘短的了,我妈叫我小蕙,你就这样叫我吧!”
  她又接着说道:“大哥,你走了后,我真想念你,我天天算着日子,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看我的,今早儿,我听喜鹊儿在树枝上呱呱地叫,我便知大哥会来了。”
  凌风道:“小蕙妹子,我……我。”
  蕙芷接口道:“大哥你不用讲,我知道你也在想念我。”
  “我义父,他见我整天不乐,以为我生病了,大哥,我心里担忧,饭也吃不下,大哥,你不再离开我吧!”
  “大哥,我知道你不愿住在这儿,你要行侠江湖,难道我还会不愿跟着你吗?”
  凌风听她说得一往情深,心中很是感动。那蕙芷坐得离他很近,只觉她吐气如兰,美秀绝伦。
  他本不善于喝酒,此时借酒消愁,醉意已是甚深,他抬头一见蕙芷正望着他,那目光中包含着千怜万爱。
  凌风觉得那眼光非常熟悉,他酒醉之下,定力大为减低,凝目看了一阵,再也忍耐不住,伸手捉住蕙芷小手,颤声道:“妹子,你真好看。”
  蕙芷挣了一下便停止挣扎,任他握着,一股热流从凌风手掌,传到她全身,她心中甜蜜无比。
  她自幼丧母,父亲对她虽然无微不至,可是近一年来,每当一个人,对着春花秋月时,在心灵深处,会感到莫名的空虚。此时,那空虚被充实了,世界突然变得美丽了,一切都是那么可爱呀!
  凌风喃喃道:“妹子!”
  蕙芷柔声道:“大哥,什么事?”
  凌风断断续续说道:“我……我……想……亲亲你的眼睛……”
  蕙芷大为羞急,但她天性极是温柔,眼见凌风满面期待之色,她不忍拒绝,也不想拒绝。
  她闭上了眼,领受这初吻的滋味,在这一瞬间,她不再要世上任何东西——一切都像白云那样飘渺,那样不重要了。
  她觉得凌风只是一次一次亲她的眼睛,心中想道:“他确是至诚君子,但未免太古板了些。”
  她睁开了眼,只见凌风如醉如痴,心想:“大哥只怕乐昏了。”
  突然,窗外一声凄凉的叹息。
  凌风沉思在昔日的情景中,是以以他这高功力,竟会没有听见,蕙芷沉醉在温馨中,只愿宇宙永远停留在此刻,世世不变,那还会留意窗外的叹息呢?

×      ×      ×

  世上的事,在冥冥中似早有安排,如果凌风刚才听到叹息,赶快出去,那么,他这一生便完全改变了。

×      ×      ×

  假石山后,坐着一个纤弱的姑娘,在不停地抽泣着,无情的风吹过她挂着泪珠的脸,她不禁打了个寒战——那是从心底透出的寒意。
  她抽泣了一阵,心中愤恨渐消,一种从未有的自卑感袭上了心头。
  “人家是知府千金,我只是一个……一个瞎了眼的乡村姑娘,怎能和人家比啊!”她心想:
  “大哥,我不恨你,我也不怪你了,我原是配不上你呀!大哥,你不要再记着我这个傻姑娘了,你和苏姑娘好吧!”她是多么纤弱呀!一个生长在诚朴的乡下,从未受到欺骗险恶的滋味,此时陡然之间,发觉自己一心相爱,认为最完美的人,竟然骗了她,移情别恋,心下悲苦,真如毒蛇在点点啃噬她的心房。
  爱情,终于战胜了一切妒恨,她心想道:“我还是爱着大哥的,只要大哥好,我还要求什么呢?大哥和苏姑娘,原是一对佳偶,我又何必参夹其中,使大哥为难呢?走吧!走吧!把这身子就葬送在那茫茫的世上算了吧!”
  她站起来,缓步走了,月光照着她的影子,拖得长长的。
  她虽看不见自己的影子,但她心想:“从今以后,我是一个孤独的人了,影子,影子,只有你陪我了。”
  她渐渐走远了,一个高贵的灵魂,消失在无边的黑暗中……

×      ×      ×

  次晨,吴凌风向苏蕙芷告辞。
  蕙芷知他要报复父仇,也不敢拦阻,凌风正要动身,忽然心念一动,想道:“苏姑娘干爹是这鲁西八县知府,我何不托他打听打听阿兰母女的下落?”
  当下,他向蕙芷说了,蕙芷听他说到阿兰,满脸深情,爱怜,心中很不好受。
  她沉吟了一会,一个念头闪过,她几次想开口说,但是自私的心理,却阻止了她。
  世界上只有嫉妒自私,才能使一个温柔仁慈的姑娘,突然之间变作一个残忍的女孩。
  蕙芷内心交战,她到底出身名门,自幼受父亲薰陶,正义感极强,她聪明绝顶,昨夜见凌风后来神色突变漠然,似有无限心事,心下已猜到一两分,此刻听他如此一说,更是恍然大悟,她明知这一说出,自己一生的幸福便溜走了,可是父亲谆谆的教诲,又飞到耳边,这一刻,使她真比十年还要难度,心中也不知转了几百次念头。
  最后,她决定了,高贵的情操战胜了。
  她颤声问道:“那阿兰姑娘,可是长得非常小巧标致吗?”
  凌风见她久久不言,似乎在沉思一难解的问题,此时突听出语相问,只道她是问明阿兰特徵,好替自己寻找,不由好生感激道:“小蕙妹子,阿兰正是像你讲的那模样,请你特别留心一点,她双目是瞎的。”
  蕙芷转身对婢女道:“你去叫阿兰姑娘来见吴相公吧!”
  她此言一出,大出凌风意料之外,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忙问道:“妹子,你……你说什么?”
  那婢女似也不懂蕙芷的话,睁大一双眼睛,呆呆地看着蕙芷。
  蕙芷道:“我是叫你去把小兰请来。”
  那婢女恍然大悟,啊了一声,飞步赶出,凌风再也忍耐不住,跟了出去。
  蕙芷见凌风神色欢愉,关注之情溢于仪表,心中觉得一阵绝望,掩脸奔回卧房。
  “她是……什么……时候……时候走的?”凌风急问道。
  小芙道:“昨天晚上。”
  凌风问道:“她为什么突然要走?”
  小芙道:“我也不知道,她临走时央求我递给吴相公一封信,那管家因他并非丫环使女,只是老太爷出巡时救回的孤女,所以也不能阻止,就让她走了。”
  凌风急道:“你快把那封信拿来。”
  他得知阿兰还在人间,心中惊喜欲狂,也不暇细想她为什么要离开自己——他完全忘了昨日酒醉之事哩!
  他接过信,正想拆开来看,忽然背后一声温柔声音道:“大哥,你可要好好保重。”
  凌风转身一看,只见蕙芷泪痕满面,不觉甚感歉意,但他急于追赶阿兰,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法子安慰她。
  他道:“妹子,你待我好,我心里知道,待我追到阿兰,再来找你。”
  苏蕙芷凄然点点头。
  凌风向她一招手,头也不回,迳自飞步离去。
  她站在门口,看见凌风的影子渐渐模糊了,内心一片空虚。
  “我已满足了,那深情的一吻——虽然他心中在想另外一个人,可是,我却完全满足了。”
  “在日后悠长的日子里,我也不再孤苦了,那真值得我回忆一生哩!我,我……要继续活下去,生命的路途,原来就是这样的啊!”
  两行清泪,慢慢流到颊边。

相关热词搜索:剑毒梅香

上一篇:第廿九回 天竺怪客
下一篇:第卅一回 恒河三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