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五回 武林之秀
 
2020-02-1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辛捷满心焦急地匆匆赶路,他心中暗想:“闯上崆峒山后给他大闹一场,那厉鹗总不能不露面了吧,哼,只要他一露面,我不但要讨回宝剑,还要清一清咱们之间的旧账。”
  所谓旧账,自然是揭厉鹗暗算梅山民的老案,此刻,辛捷根本不把“天下第一剑”的崆峒掌门放在眼内。
  这一段路甚是荒僻,辛捷可以毫无忌惮地施展轻功绝技奔驰,他只觉自与勾漏一怪一场激战,自己功力似乎又增加了不少,这时他只写意轻松地跑着,但速度却极为惊人——
  忽然呼的一声,一只鸽子从低空掠过,辛捷眼尖,早瞥见那鸽子足上绑了一根红带子,显然是送信的鸽子。那年头用鸽子传信也甚普通,辛捷并不以为意。
  迎面凉风吹来,带来一丝湿味,辛捷暗道:“前面必有河水。”
  奔了不到半盏茶辰光,结果听见浩浩荡荡的水声,辛捷不禁微微一笑,心想自己在外面跑了这些日子,见识经验着实也增长了不少。
  走得近来,果然见一条小河横在前面,河面不宽,但水流却十分湍急,只见河水浩荡,怒涛澎湃,俯视令人晕眩。
  却也凑巧,正当辛捷走到河边,上游冲下一只船来,只见船中空空,除了一个梢公没有一个客人,那梢公正用长篙反撑,减低船的速度,似乎打算停将下来。
  那船行甚速,似乎不可能立刻停位,但见那梢公不慌不忙从舱中取出一条大缆,头上圈成一个圈套,只见他在头上转了两圈,呼的一声抛了过来,那圈儿恰巧套在岸边一个大木桩上,辛捷不禁驻足叫了一声好。
  那梢公双足钉立船板上,双手加劲一拉,船儿就缓缓靠岸。
  辛捷上前问道:“敢问大哥往崆峒山怎么走?”
  那梢公道:“顺这条水到了成家镇再往西走。”
  辛捷道:“梢公你这船可是要到成家镇?载我一趟怎样?”
  那梢公人倒不错,笑道:“俺这船正是到成家镇的,客官要搭只管上来就是,咱们路上也好多一个聊天的伙伴。”
  辛捷谢了一声,步上船头,那梢公手上一抖,绳套呼的又飞回,那船立刻顺流而下。
  船顺水势,甚是迅速,两岸景物向后飞倒,更显出船的轻快,梢公对辛捷道:“客官不是本地人吧?”
  辛捷应了一声,反问道:“我看你也不是本地人吧?”
  梢公道:“俺原籍山东。”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
  过了半晌他才继续道:“俺家里本是种田的,那贼厮鸟的县太爷要时俺的妹子做小老婆,俺妹子不从,结果俺爹娘都被捉进了衙门,恰巧河水泛滥,淹家里田园被淹得一丝不剩,唉,俺就流落到异乡来啦——”
  辛捷也不禁长叹一声,他见那梢公默坐舱头,正在怀念北方的老家,心中不禁暗叹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看来世上快活的人固然不少,但是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忧愁的……”
  辛捷想到自己的身世,无端端那些可爱的倩影又一一飘入脑海,一时下好像天下不如意的事都浮现在眼前,他直想放声大哭一场。
  忽然他想到那疯疯癫癫的毒君金一鹏,他想:“像他那样长歌狂笑,想怎样就怎样,大概总没有烦恼了吧。”
  他脑海中充满着金一鹏癫狂的影子,耳朵中全是狂放的笑声,不知过了多久,那笑声忽然已变成了凄厉而阴森的冷笑,这是杀父母大仇“海天双煞”的笑声啊!
  他游目四望,并无海天双煞的影子,他知道是自己的幻觉所致,但是这么一来,那些凄惨的往事一幕一幕地浮过眼前……
  这些日子来,他不想这些,不是不想,而是不敢想,其实在他内心最深处那一分钟那一秒钟不在想着这些?只是一当他静下来,他就胡思乱想一些其他的事物来冲淡这些愁思,现在,这些愁思如泉水一般汹涌而出——
  他想到母亲在双煞侮辱下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情景,那一切一切他仍清清楚楚地记着,一丝一毫也没有忘怀,他每觉得如果忘了一丝,他就是对不起父母……
  往事飞快地在他眼前移动,突然他想到在小戢岛上豪放一歌的情景,他陡然惊醒,不禁浑身出了一阵冷汗,那豪放的歌词他还记得:
  “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他不禁力贯双足,从盘坐一跃而起,抬眼望时,江流汹涌,白浪滔滔,奔流遇到岸石阻路时,张牙舞爪地狂吼,前仆后继地卷拍,他忘却一切顾忌,振声长啸——
  嘹亮的啸声震得山谷齐鸣,梢公的耳膜险些被震裂,好半天以后还在嗡嗡作声,他暗道:“这客官好大嗓子。”
  两岸丛林中一阵乱动,群鸟被啸声惊起,齐飞而出,张翼宽达数尺的秃鹰数千只同时而起,登时蔽遮满空,壮观已极。
  辛捷望着这巍然奇景,顿时荣辱皆忘,满心充满着快意,洋洋自得——
  忽然梢公叫道:“客官,成家镇到了!”

×      ×      ×

  天方破晓,金云甫现——
  辛捷已经离开了成家镇,这一带人烟稠密,辛捷只好缓缓以常人的步伐走着,尽管他的心中焦急万分。
  就这样缓缓地行着,成家镇到集庆县不过两百里,辛捷却足足走了三日半才到。
  一进集庆县城门,他就觉得情形有点异样,这小县镇里竟来来往往有许多江湖人物,等到他从正门大路一转弯时,他就恍然大悟了。
  原来由正门大路一转弯,第一个入眼的就是一块丈长的直条招牌金色的字有斗大:
  “呈祥镖局”。
  敢情那些江湖打扮的人全是跟这镖局有关的。
  辛捷走到一家酒楼中,拣了一个较清静的座位,准备叫份客饭。
  忽然楼梯登登响处,上来四五个镖师之类的大汉,正好坐在辛捷的对面,大声吆喝地要了五斤老酒、十斤牛肉就开始高谈阔论起来。
  左首那个大胡子道:“这次咱们兄弟算是栽到家了,幸好咱们镖头有先见之明,不然暗镖也给搜去的话,咱们哥儿们也不要混了。”
  右边一个矮小的汉子咽了一口牛肉道:“谁叫咱们碰上山左双豪呢,凭人家双豪的名头咱们大伙儿一起上也不成啊,听说他们最近加入了关中九豪呢!”
  辛捷一听山左双豪,立刻注意听下去——
  左首旁边的一个胖老道:“还说哩,咱们要是有‘梅香神剑’辛捷的一半本事,可就不怕什么山左双豪啦。”
  辛捷一听“梅香神剑”辛捷几字不禁大惊,心想自己那来什么“梅香神剑”的外号?莫非另有一人也叫做辛捷?
  只听那首先发话的胡子汉哈哈笑道:“老李真没羞,凭你这块料再练一百年也及不上人家辛大侠一半哩,你想想勾漏一怪翁正是何等人物,在神霆塔顶和辛大侠赌斗时,讲明一场拳脚一场剑术,结果大名鼎鼎的勾漏一怪竟硬接不下辛大侠十拳——”
  胡子汉说得绘声绘形,口涎乱飞,仿佛他自己变成辛大侠一般。
  辛捷听得大吃一惊,心道:“这可正是说我啊,怎么我和勾漏一怪拼斗的消息这么快就传开了,可笑这些人加油加醋地不知要把我说成什么人物了。”
  只见那胡子仍得意地继续说:
  “嘿嘿,第二场翁正要比剑术,他那‘剑法’可真是武林一绝,结果,嘿嘿,辛大侠用那个……那个剑法三招就将他剑子挑飞,才扬长而去,这份功力才真算得上大侠名头呢!”
  辛捷心中虽然骂这些人渲染得太不成话,但心深处仍免不了一阵窃喜。
  只听那矮子又道:“钱大哥你说这位‘梅香神剑’辛大侠强些还是‘武林之秀’强些?”
  胡子汉道:“你是说‘武林之秀’孙倚重么?”
  矮子点了点头道:“不是他是谁。”
  胡子汉道:“这两位大侠都是一般年轻,也都有一身了不起的功夫,据我看辛大侠虽然厉害,恐怕还是孙大侠强些儿。”
  那胖子老气横秋地道:“何以见得?”
  胡子汉道:“我说一个人你就知道了,那北君金老爷子的高徒天魔金欹你们总晓得吧,他那手功夫真是尽得北君之传,可是半年前曾被孙倚重大侠一掌震退哩,你想想这份功夫怎么样?”
  矮子点了点头道:“对也罢不对也罢,咱们还是喝酒的是。”
  几个人哈哈一笑,狼吞虎咽地大吃起来。
  辛捷听他们说什么“武林之秀”孙倚重,心中一怔道:“怎么出了这样一个青年高手我都不知道?啊,对了,一定是我在小戢岛的那一段时间才扬起来的,嗯,能把金欹一掌震退,那功夫着实了得。”
  想到金欹,他立刻想到那张被毁容了的丑脸,抱着吴凌风大哥一起滚落悬崖,他不禁长叹一声,难道金欹也像他师父金一鹏一样的发疯了吗?
  辛捷听那几个镖局的汉子酒酣之余,开始言不及义起来,他皱了皱眉头,会账出店。
  一走出酒店,他心中有一点慌乱的感觉,他定了定神暗道:“先找崆峒要回宝剑再说。”
  离开集庆城,已是黄昏的时候了。
  西天红云如火,霞光四射,辛捷在官道上缓缓行着,他心想:“与其晚上在客栈里投宿倒不如乘夜里施展轻功赶一程。”
  忽然,他眼角瞥见一物,一只鸽子从头上飞过,他仔细一瞧,只见鸽腿上又绑着一段红带儿,在夕阳下红得异常夺目。
  辛捷心中不禁一动,难道仍是上次碰到的那只鸽子?
  这时辛捷身后树上忽然一阵微响,辛捷身子有如一阵旋风般转了过来,却没有看见什么。
  但是辛捷从经验中判断那声响必是一个人所弄出的,辛捷装着自言自语道:“我真是疑神疑鬼,树叶动一下也大惊小怪。”
  装着继续赶路,他原以为那树上有人的话,必会跟着他,哪知他走了十余丈远突然一转,背面仍是没有人。
  辛捷一赌气,展开轻身功夫,身躯有如脱弦之箭,霎时已去了数十丈。
  这下辛捷可发觉背后着实是有人跟踪的了,而且那人轻功竟也十分了得,似乎若即若离地跟在辛捷后面。
  辛捷暗中冷笑,脚下渐渐加劲,速度也随着增快,哪知跑了数十丈那人仍旧在相当距离外紧跟着。
  辛捷不禁有点不忿,猛提一口真气,脚尖微点,身形飘落七八丈外,敢情他已施出了“暗香掠影”的绝顶轻功。
  “暗香掠影”乃是七妙神君的轻功绝技,辛捷此时何等功力,施将出来真称得上疾如奔雷,当今武林人士能及得上的,简直是寥寥无几。
  哪里知道当辛捷用足了十成脚程,人家还是没有被落下来。辛捷心中一动,突然足尖用力一蹬,身子已至七八丈以外,双足刚一触,立刻打了一个转儿,反过身来。
  后面跟踪的人不虞正在比赛脚程之际,辛捷还会反过身来,不由一愕,身体却一时煞不住,向前飘了一段才停下身来,呆在当地。
  辛捷见对方收不住势,但一飘却超过五丈,这等轻身工夫,实在不在自己之下,忽然心中一动,脱口而呼道:“阁下可是号称‘武林之秀’?”
  那来人年约二十七八,眉清目秀,相貌甚是滑稽可亲。见辛捷如此一问,讷讷道:“这不过只是江湖上抬举在下所送的号头,在下哪里敢当,在下姓孙,草字倚重。”
  辛捷微微点头道:“孙大侠一路跟随,可有什么见教?”
  孙倚重呆了一呆,一时答不出话来?半晌才道:“若是小可眼光不差,阁下可是‘梅香神剑’辛捷——”
  辛捷点首作答,孙倚重顿一顿才道:“小可跟随尊驾,是想讨教——”
  辛捷自失梅香剑以来,心情便不太愉快,而且加上一种好胜的心理,听见孙倚重口气好像有点不把自己放入眼内,心中微怒,冷笑道:“原来尊驾步步紧迫乃为的是讨教一二,这个在下倒也有此意——”
  孙倚重不料二三句便说僵要动手,也不便再解释,怔在一旁,倒是辛捷最后一句话,暗示好像要和他争胜,激发他的豪性,微微跨前一步.道:“辛兄既是如此,小弟献丑了!”
  说着缓缓抽出背上长剑。
  辛捷冷然不语,见对方已抽出佩剑,不再怠慢,只见他右手一抬,虹光起处,长剑已跳入手中。单看他拔剑的动作,便有一派宗师之风!
  这柄剑乃是他梅香剑失落后随手买的,这时长剑到手,豪气益发,随手一振——
  辛捷自出道以来,大小战斗已不下半百,尤其是最近一连数次都是和一些功夫和自己不相上下的人拼─斗,对于拼斗已有了相当的经验。
  目前面对的乃是声名鼎盛的“武林之秀”孙倚重,不敢丝毫大意,微微拈起长衫,以便打斗时比较俐落一点!他抽剑,打整长衫一气呵成,再加上极自然的一振手中长剑,自然发出“嗡”的一声,这一切对他已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他心中暗笑,下意识的还想用左手去弹动剑身,使剑身跳动成七朵梅花,当然,这个动作在不久以前——那时他还是以七妙神君的身分出现时,是十分熟悉的。
  蓦然,他忽然感到一股剑风袭面,耳边听到孙倚重的声音道:“注意了!”
  辛捷脚步一滑,同时间长剑一挥。
  孙倚重一招走空,不待招用老,反手一削,又是一招二式攻了过来。辛捷被人家抢了先机,只好先行固守,然后待机而动,以便夺回主势。
  孙倚重一连几剑完全落空,不是被辛捷架回,便是避开。但见两支剑连连闪动,两个武林后起之秀互相拼斗,一时间不分上下,甚是激烈。
  辛捷凝神守了几剑,却始终找不着对方破绽,但却发觉对方乃是正宗少林嫡传的“达摩神剑”,心中微惊,守得更紧。也有好几次,辛捷想用内力去硬封对方剑枝,以争回主动,这个念头出于他以为他的内力修为必较孙倚重为深,但他凝神注意那孙倚重每一剑劈出,则隐带风雷之声,这表示对方的内力造诣也已达上上之选了!
  辛捷猛然想起那失落的梅香剑,心中焦急,不愿再耽搁下去,奋力削出一剑,但见剑影有如春蚕吐丝,铺涌而上,而且剑式中真力溢注,威力甚是强大。
  孙倚重一时封架不住,手上招式一缓,已经给与辛捷最佳良机——
  辛捷打算速战速决,不再拖滞,吼道:“且接我这招!”
  同时间手中长剑突然使出不久前在神霆塔顶挫败勾漏一怪的“大衍神剑”来,当然,这一式是起手式“方生不息”。
  孙倚重一惊,好不容易才封住,辛捷已是奇招叠出。
  “武林之秀”孙倚重猛然后退半步,避开辛捷的“大衍神剑”中的第四式“物换星移”,高声道:“且住!”
  辛捷一怔,用力收回再攻之势,那孙倚重似乎想要说什么话,却迟迟不开口。
  辛捷正奇怪间,孙倚重忽道:“打扰!咱们后会有期!”
  孙倚重已腾空而起,不消数点,便落在十数丈外。
  辛捷怔在一边,他可真不明白孙倚重这是什么意思,其实他哪里知道孙倚重此行的使命是如何的重大,几乎要影响整个武林的前途哩,这是后话不提。
  辛捷不解的摇了摇头,自语道:“管他的!还是赶路要紧!”
  心念一动,不再呆立,背上佩剑,飞也似地走去。
  平白又被耽搁了将近一个时辰,只好放腿猛赶,好在顺路道儿笔直下去,便是崆峒山区。
  又是一只绑着红缎带的鸽子飞了过去,辛捷再也忍不住,扬拳遥遥击去,“噗”地将鸽子打了下来,他取下红带一看,只见上面绘着两个骷髅,他不禁大吃一惊道:“海天双煞!”
  敢情这正是海天双煞的记号,他心道:“不知双煞召集伙伴又要干什么坏事?”
  蓦然,道边人影又是一闪,有一个和尚打扮的人站在道路中间,高声叫道:“来者可是辛捷辛大侠吗?”
  辛捷不料在如此荒区,竟还有出家人找自己,心中大奇,身躯一挫,定下身来,点首作答。
  那和尚十分年轻,年约三十左右。
  只见他手上已握了一柄长剑,施了一礼道:“望辛施主多多指正——”
  说着长剑已是分心刺到。
  辛捷心中真是又好气又好笑,糊里糊涂又有出家人找自己讨教,听他的口气好像是因自己是新近成名的高手才来领教的,也懒得和他计较,右手一带,“呛啷”长剑出鞘。挥动之间,一招“闲云潭影”,仍然用大衍十式出击。
  那年轻和尚功夫也甚是高明,连挑带削,把辛捷这招封出门外。
  而辛捷也不由一惊,敢情这和尚的剑路完全和刚才和自己交手的“武林之秀”孙倚重一样,都是正宗少林寺嫡传的“达摩剑术”!
  那年轻和尚对辛捷招式时十分留神,简直可以说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辛捷的一招一式,辛捷心念一动,突然改变招式,变“大衍神剑”为“虬枝剑法”,刷刷刷刷一连四五招攻出。
  那年轻和尚先是凝神注视两招,接着脸上露出失望之色,蓦地收剑道:“暂停!”
  辛捷见对手又是不要打了,好在自己正有事在身,反倒希望他快点停手,自己好赶路。
  那年轻和尚认真地沉思了好一会,才释然道:“是了!是了!”
  转目瞥见辛捷还站在身旁,不由露出尴尬之色,支吾了一下,蓦然转身飞奔而去。
  辛捷哈哈长笑,心中虽是不解,但总模糊知道少林寺必是很注意这“大衍十式”,这倒是甚不平凡的事呢。
  心中一静,自然又想到那失落的“梅香剑”,心中焦急如焚,不敢多停一分钟,再行赶路。
  山道越来越崎岖,也越来越荒僻。
  天色渐渐黑暗了,黄昏已然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月儿已出来高高挂在空中。
  辛捷一心一意在于那“梅香剑”,步法虽是从容不迫,但每一腾挪,便在四五丈以外,在银色的月光下,好像一条淡淡的黄线,在地面上飞快地移动着。
  前面就是一个不高也不矮的山坡,辛捷猛提一口真气,决定一口气奔上山坡顶处。
  但闻衣袂飘飘,带起阵阵风声,辛捷已一闪而过……

相关热词搜索:剑毒梅香

上一篇:第廿四回 峰回路转
下一篇:第廿六回 十面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