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三回 以毒攻毒
 
2020-02-1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再拆得数招,无恨生心中思潮起伏,再也忍耐不住了,大声叫道:“暂且住手,我有一事相请。”
  梅山民微微一怔,停下手道:“好说!老夫不敢当!”
  无恨生脸色一沉,厉声道:“你知道缪九娘吗?”
  梅山民陡然大吃一惊,全身有若电击,怔在一边不知所措,活像是受着什么很大的打击似的!
  无恨生怒气勃勃的道:“你这老贼,万死不得赎其罪,你有没有天良?害得她活活疯癫而死!”
  梅山民有若不闻不问,脸上现出一种茫然的表情,只是听到“她疯癫而死”几个字,他皱纹密布的脸上抽搐了一下——
  真的,他像是痴了,那张温柔的俏脸在他脑海中印得多么深刻啊!但是,她死了,死得异常凄惨,这是谁的罪过?
  当他稍微醒觉,他立刻想到为什么无恨生要如此恶狠狠地对自己?聪明的他立刻想到这是一个误会。
  无恨生始终冷冷地看着他,这时轻轻哼了一声,哪知梅山民也冷哼了一声——
  梅山民暗道:“九娘之死,就算是由我梅山民起,又岂能责怪于我?这显然是误会,但是我何必要和他解释,哼,这厮分明是目睹九娘身死的,以他那么高的功力竟然坐视不救,哼,说不得——”
  偏激的思想在他脑海中奔放着,他愈想愈气,似乎真看到九娘辗转癫狂,而无恨生坐视袖手的情形,不禁又重重哼了一声。
  无恨生心头正是火起,正待发话,突然又见梅山民哼了一声,厉吼道:“狂贼啊狂贼,亏你满腹奇才,竟不自检点,我无恨生说不得今日要替天行道!”说着举掌下劈——
  梅山民却冷笑一声,缓缓睁开双目,瞪着无恨生。
  无恨生正待劈下的一掌竟自没敢立刻劈下——
  就在此时,忽然背后一人高呼:“什么人敢伤吾师?”
  声音尚在十丈之外,但霎时无恨生已感劲力逼背,心中不禁大惊,赶紧收住下劈之势,回身一袖拂出——
  想是来人是急切发掌,双方都无法躲闪,只听得砰然一响,世外三仙的无恨生竟被震得双肩一晃——
  来人却被震得倒退两步。虽说无恨生匆促发招,力道没有用足,但是这一袖既是出自世外三仙之手,一举手之间已足以致人死命,但来人却只被震出两步,当然令他大吃一惊。
  双方一朝相见之下,更是大惊,原来这人竟是辛捷!
  无恨生在惊震之余,还有少许庆幸,本来他以为辛捷是葬身海底了的,每当他平心静气想着时,总觉有一份内疚,现在见辛捷不仅没有葬身鲸波,而且似乎功力大增,正待发话,辛捷已怒道:“你干么要暗算我梅叔叔?”
  辛捷性情本就偏激,恩怨之心十分强烈,他本对无恨生就十分怀恨,这时见他举掌欲劈梅叔叔,不禁更怒,当他想到梅叔叔全身武功废去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了——
  “哼,堂堂世外三仙,竟对一个没有武功的人暗算,你这种人,简直,简直——我倒说不上来了——”
  无恨生也不禁勃然大怒,喝道:“简直怎地?”
  辛捷冷笑一声:“简直畜生不如!”他自己也不知怎么会骂出这种话来。
  无恨生气得口结,猛吸一口气才冷静下来,他俊秀的脸上又恢复了惯常冷峻,嘴角上带着不屑的冷笑,缓缓道:“无知小辈,岂可口吐狂言!”
  哪知辛捷已红了眼,仍大喝道:“你这狠毒老鬼,根本没有资格为人尊长,我只替世外三仙的名头可惜——”
  无恨生仍然冷冷道:“小子不知好歹,说不得我无恨生要管教你了!”
  话未说完,身形有如滑鱼般一幌而至,双袖齐拂,化成一片袖影当头向辛捷盖下——
  辛捷嘿的一声,凝目一望,只觉无恨生双袖就像有几百只袖子一般,自己前半面要穴无一不在敌势之内,而且袖口之间透出阵阵寒风——
  若是几个月前,辛捷又将一招也躲不过地束手就擒,但是此时辛捷大非昔日,竟迎面前跨半步——
  梅山民功力虽失,武学仍在,大叫一声:
  “捷儿,用‘梅占先春’攻他下盘。”
  梅山民的意思是以攻为守,但是眼前一花,辛捷竟从两只挟带锐劲之风的袖子之中闪了过去,而且一晃已到了无恨生背后——
  这一下梅山民、无恨生双双大骇,梅山民惊的是辛捷所用招式竟非自己所授,而巧妙则尤有过之。无恨生惊的是辛捷那一步之间,暗含玄机,似乎是那小戢岛主慧大师的不传之秘——“诘摩步法”!
  但他仍不能置信,当下喝了一声:“你再接一招试试!”
  当下手中劲道又加了两成,单掌一飘之间,宛如大印掌的式子一般盖了下来——
  辛捷此时功力虽然大非昔比,但是无恨生这招已用出了八成以上真力,辛捷不禁心中一怯,手中双掌一圈,半招“梅吐奇香”尚未施足,脚下已如行云流水般退了开去——
  正在此时,忽然呼的一阵怪啸,一条白影从坪上飞跃而来,远看过去,依稀可辨出正是一个白衣人以上乘轻功疾驰而至。
  那人脚程极快,而姿态美妙之极,远看宛若一只白蝶飞翔,无恨生、辛捷、梅山民都不禁引目注视。那人走得近时,忽然哈哈长笑,那笑声有如夜枭长啼,十分刺耳。
  辛捷看他两腋下还夹着两个人,看来两人都已昏迷,软绵绵地任他夹着,心中不禁佩服这人功力,带着两人还有这份轻灵功夫。
  那人忽然停住笑声,朗声道:“无极岛主,还识得我吗?”
  那声音真比方才的笑声还要难听几分。
  无恨生凝目一看,心中猛省,这白衣汉子正是和自己曾有一面之缘的东海盗主——玉骨魔。
  无恨生立刻想到玉骨魔手下在海上玩的一手毁船勾当,心中虽然大怒,但表面上仍保持那一份冷冷的态度,不屑地哼了一声道:“玉骨魔你手下那什么姓成的舵主真差劲啊,我本来还道东海海盗自从你老兄接管之后,一定威势大非昔比,哪里知道却是每况愈下,我做兄弟的看了真是失望得很,一气之下把三条船都送进了海龙王宫。”
  他本以为玉骨魔听了之后必定惊怒交加,哪知玉骨魔只微微点头,似乎早已知道了一般,一直等他说完,才缓缓道:“就是因为我玉骨魔承海上兄弟瞧得起,尊称俺一声头儿,所以今日才来有一事求你老——”
  无恨生心想:“你派人暗算于我,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你又有什么花样?”
  只见玉骨魔继续道:“你老也知道,咱们吃这行饭最重要的就是地盘,以前往来东海的船舶都得经过咱们十沙群岛,但是最近由于新发现航路,商人都绕道无极岛而行,这样咱们兄弟可就没有饭吃啦,所以在下斗胆敢请求无极岛主一桩事——”
  无恨生愈听愈不是味道,心中不禁勃然大怒,冷冷道:“你可是要我无极岛作为你的地盘?”
  玉骨魔干笑了一声道:“不敢,不敢,在下只是请岛主赏咱们兄弟一口饭吃。”
  这不啻是承认了无恨生的话,无恨生怒极反笑,笑声愈来愈高,宛如老龙清吟。
  玉骨魔又道:“咱们在黄子沙群岛另布置了一个小岛,一切住宅用具尽如无极岛原有的并无两样!如果岛主愿意的话,就请岛主屈住那里——”
  无恨生笑声突停,脸色一沉,对玉骨魔不理不睬,一副完全不放眼内的样子,似乎回答反而有辱颜面一般。
  玉骨魔见无恨生不理不睬,当下又干笑一声道:“无恨生,你且看一桩事物——”
  无恨生回首一看,只见玉骨魔将夹在腋下的两人面孔抬了上来,无恨生一看之下,惊得叫了起来——
  辛捷一看,也险些叫出了声,原来那昏迷中的两人竟是以为身葬海底了的缪七娘和菁儿!
  无恨生叫声未泯,已如劲矢一般扑向玉骨魔,他身躯完全水平横在空中,就像飞过去一般,左手一招“雷动万物”全力拖出,右手却待机抢救昏迷的爱妻爱女。
  辛捷见无恨生这一招“雷动万物”攻势凌厉无比,真是绝世高人身手,心中大为赞叹,却不知玉骨魔如何的化解?
  哪知无恨生的“雷动万物”正待使足发劲,忽然大喝一声,又硬生生将攻势收了回来,身体刷地落地。
  原来玉骨魔待无恨生招式将到时,双手陡然紧叩缪七娘及菁儿的脉门,作势待发,无恨生知道只要他手上内劲一发,自己爱妻爱女就是神仙也难救,于是只好硬收回了招式!
  玉骨魔也甚顾忌,手带两人也不见作势用劲,身体陡然拔起飘落丈外。
  梅山民及辛捷对玉骨魔的名头也有所闻,这时见他轻功佳妙,心中都暗赞一声,只有辛捷一颗心完全系挂在那昏迷不醒的菁儿身上。
  无恨生被他这样一搅,当真有点发慌,但心深处仍有一丝高兴,到底证明缪七娘和菁儿并没有葬身鲸波了。
  但他不敢妄动,于是,周遭静下来了。
  沙龙坪上暮霭绕袅,银白的大地反映出一片紫红的晚霞来,寒风依然肆劲——
  这周遭空气是如此的紧张,玉骨魔一袭古怪的白衫松散地垂着,但是却丝毫没有因劲风而被带动,显然的,他正全身运着功——
  无极岛主无恨生睁着赤红的双眼,但是他不敢稍微妄动,尤其是当他的目光触及地下昏迷不醒的缪七娘和爱女菁儿时,他更是又急又乱,竟然不知所措起来。
  玉骨魔冷冷地看着他,依然全神戒备着,久久不见无恨生回答,他又加了一句:“这条件可说简单极了,只要岛主颔一下首,在下立即释放——”
  无恨生根本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任他武功盖世,聪明绝顶,但在这种情况下也急得手心淌汗,不知怎么办才好。
  蓦地,无恨生大喝一声:“狂贼见招!”手抖处,一截枯枝已流星般打出。
  那一小截又轻又脆的枯枝飞出,竟挟着呜呜破空的怪响,无恨生的手劲可想而知了。
  玉骨魔身体一晃,一片白影中身躯已转了三百六十度,回到原状时,那小枯枝飞擦而过——
  但是坐在地上的梅山民却发觉无恨生打出枯枝时,抖手之状有异,他轻咦了一声——
  玉骨魔哈哈笑道:“无恨生大名久仰,何必再使这手功夫,只是这一截枯枝,算是答应还是不答——”
  “应”字还没有出口,果然不出梅山民所料的,那截飞越而过的枯枝竟又呼的一声转回了头,成一段弧线地袭向玉骨魔的背心——
  玉骨魔只知道是背后有人暗算,一旋身间呼呼劈出两掌——
  “噗”的一声,那截枯枝竟然被他凌厉的掌风卷飞而去,撞在丈外的梅树上,而且深深地插了进去。
  站在梅山民身旁的辛捷正方赞叹无恨生的神妙发镖手法,只见无恨生已趁玉骨魔转身出掌的一刹那间,有如一缕轻烟般向地上的缪七娘及菁儿扑了上去——
  无极岛主这一扑乃是全力施为,那快虽快到无以复加,但举止之轻灵也到了极点,似乎整个人在空中突然间失去了重量。
  玉骨魔发觉被自己扫出的乃是无恨生先前打出的一截枯枝,立刻知道不对,一招“背封龙宫”施出,身体如闪电般转回,但是,无恨生的手指离缪七娘领口已不及半寸——
  玉骨魔急得大叫一声,白袖一拂,右掌挟着毕生功力,势比奔雷地砍向无恨生小臂——
  无恨生虽然被救爱妻、爱女之情急昏了头,但是经验告诉他,只要一让玉骨魔碰上小臂,不管内功怎样高强,这只手就算废了。
  电光石火间,他只得暂缓抓缪七娘领口,匆促地将下抓之掌变为上拍——
  “啪”的一声,尽管无恨生匆促变招,力道没有施全,但是玉骨魔已被震得肩窝发麻。不过无恨生到底无法碰上缪七娘的领子。
  但是无恨生何等人物,一手应敌,另一手却仍腾出去提缪七娘的衣襟——
  只听玉骨魔冷冷一哼,白袖一挥一卷,一股无臭无味的彩色烟雾从袖口中喷出!
  无恨生心中一凛,想到玉骨魔是有名的老毒物,这彩色烟雾必是什么毒恶之雾,也顾不得再抓缪七娘衣襟,单掌在地上一按,身体暴退,同时摒住呼吸——
  辛捷一看玉骨魔袖中飞出彩色烟雾,心中立知不妙,立时抱起梅叔叔一同退后,只觉眼前一花,无恨生已到了眼前,大喝一声:“快退!”
  同时伸手抓住七妙神君,足下不停地飞跃而起。
  辛捷也感头上忽然一昏,连忙摒住呼吸使出“暗香浮影”的轻功绝技,倒飞出去。
  辛捷此时功力非同小可,这一招“暗香浮影”足足飞出七八丈才落了下来,脚尖才碰地,耳边“呼”的一声,无恨生挟着七妙神君梅山民从旁边超过。
  辛捷不禁大大叹服,再看那玉骨魔时,又是一惊——
  原来这一会儿功夫,玉骨魔竟在所立之地一丈周围迅速地走了一圈,两袖挥处,似乎有一些极细的粉末落了下来,霎时他所立的地面上的白雪从外面开始变色,渐渐蔓延到中心,而玉骨魔迅速地在缪七娘及菁儿口中塞入了一粒丸儿。
  不消片刻,就变成了一个直径一丈的灰色雪圈,而玉骨魔等三人则在圆圈中心,衬着四周的白雪,这灰黑色的圆圈就如在白纸上画上去一般清晰,而玉骨魔那一袭雪白的衣衫也就益发显得古怪而刺目。
  雪花仍然飘着,但一触及那灰色圆圈,就化成了水。
  无恨生经过一次冒险失败,心中反而静下来,凝目思索抢救妻女的办法。
  梅山民忽然缓缓道:“老夫识得那玉骨魔所施之毒乃是名叫‘透骨断魂砂’,所布之地,三个时辰之内,人畜走过,不论穿了多厚的鞋靴,必然立刻中毒身亡,只是这种毒物极难配制,据说配制之方已失了传,不知这玉骨魔怎么会的?”
  辛捷本对无恨生及缪七娘恶感重极,但这时被玉骨魔擒住的,有一个正是那美丽的菁儿,这就不同了,是以他仍十分急于救人。
  这时一听梅叔叔说出这毒砂之名,心中忽然一动。
  只见他一声长啸,忽然一跃而起,身形有如一只大鸟般飞进了灰圈,人在空中,右手一翻,锵然一声,长剑已到了手中,霎时化成一片光影,向骄立圈中的玉骨魔头顶盖而下。
  玉骨魔见那青年一晃身,已是连人带剑到了头顶,心中不由一惊,鼓足真力,呼呼两只白袖扫出,左刚右柔,刚者直击辛捷前胸,柔者则暗含韧劲,卷向辛捷手中长剑——
  辛捷暗嘿一声,猛提真气,呼的一声,一缕剑气从剑尖透出,剑光一匝宛如长蛇出洞,正是“虬枝剑法”的精妙绝学“梅占先春”。
  玉骨魔虽觉这青年剑招之诡奇大出意外,但自忖功力深厚,两袖上真力贯注,依然有如一双白色的长鞭般卷将上来。
  呼的一声暴响,辛捷一侧身之间,竟从玉骨魔左袖劲道中滑了过来,长剑一领,“梅占先春”已使到极处,发出更强的剑气,同时左手更乘一落一势之闪电般抓向地上缪七娘及菁儿,敢情他打算以剑气硬迫玉骨魔退后而乘隙救地上之人。
  哪知玉骨魔内劲深厚得很,辛捷的剑气刺入他的右手袖袍竟似刺入一段极厚的朽木之中,辛捷暗叫一声不妙,腕中劲道一发,玉骨魔的衣袖竟也突然化柔为刚,柔软的布袖立刻挺直如棍,而辛捷剑尖竟然如碰金属,发出叮叮咚咚的跳动之声——
  说时迟,那时快,辛捷一剑没能震退玉骨魔,下落之势已至极处,双足立刻就要碰地,而这一碰地,立刻就要中那“透骨断魂砂”的剧毒——
  辛捷一急之下,双眼发赤,左手忽然并指如戟画了一道半弧,点至玉骨魔眼前——
  玉骨魔只觉这一指好不飘忽,似乎自己无论从那个方位都难躲过,换句话说,也就是自己每一个要穴都似在辛捷这一指威胁之下。
  玉骨魔既惊又怒,想不到这后生小子竟有如此神妙招式,急切中只得一松袖劲,倒退半步——
  而辛捷就乘这一刹那间抽出受困的长剑,波的一声插入了灰色的地中——
  手上却一借劲,立刻一个将即碰地的身子纵起了丈余,他也顾不得还插在地上的长剑,全力一拔双臂,身子如一支箭矢一般跃出了毒圈——
  玉骨魔虽然震惊于辛捷的武功,但是嘴角上仍露出一个似得意似阴险的微笑。
  除了失去功力的七妙神君,无恨生和辛捷都堪称当今天下第一流高手,但因玉骨魔一身是毒,竟然奈何他不得。
  三人都冷静地思索着除毒之策,尤其是无极岛主——因为只要除了毒,他自信在两百招之内必能取玉骨魔之性命,此外昏迷太久的妻女对他也是一大心理之威胁。
  雪花仍然纷飞——
  蓦地,坪缘坡下传来一阵震天狂笑声——
  漫天大雪下,一个老汉歪歪斜斜地走了上来,他披头散发,蓬头垢面,那一身绿色长袍已脏得有三分油垢了,不过如果你仔细观察,必能发现那袍乃是极上乘的丝棉袍,不过被弄得太脏罢了。
  这老汉一路走,一路仰天狂笑,口中高声吟道:“‘爱钓鱼老翁堪笑,子犹冻将回去了,寒江怎生独钓!’哈哈哈哈,真好笑,好笑,哈哈……”声带铿锵之音。
  这时他又歪歪斜斜走了几步,放眼一望,天色向晚,大地昏昏,不知怎地,似被触动心怀一般,呜呜哭了起来。
  那哭声随着寒风时高时低,呜呜咽咽,显见他哭得甚为悲切。
  又走了几步,老汉渐渐止住了哭声,痴痴走了几步,忽然咦了一声,停在一棵大梅树前面——
  只见那奇脏的脸上现出惊讶的神情,接着他呆立着沉思起来——
  渐渐他似乎想起来了,这地方,这坡儿,这树,是多么熟悉啊,对了,正是他童年曾游玩的地方,这梅树还是他亲手栽的哩……
  他像是突然记忆起来,发狂似地向大树扑了上去,他栽种时尚只有寸粗的幼苗,现在竟合围了,树干上盘错交加的虬枝,更增加了一种力的美——
  他抱住大树,像是从那错杂的盘枝上找到了失去的青春岁月,忽然,他又嚎啕大哭起来。
  他断断续续地嘶着:“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那哭声如杜鹃泣血,又如巫峡猿啼,在浑然雪天中,时高时低传出去——
  坪上的无极岛主、梅山民、辛捷,甚至玉骨魔,都忍不住回首一看,但只能见远处一个人又哭又笑,歪歪倒倒地走上坪来,心中都暗哼一声:“疯子!”又各自潜心思索如何来打破这危险的僵局。
  玉骨魔见自己略施毒器,就把两个高手难住,其中甚至包括世外三仙的无恨生,心中不禁一阵得意,扬声道:“无恨生,我看你还是答允了吧!嘿嘿,论武功,我玉骨魔比你世外三仙差一筹,论毒,哈哈,我玉骨魔不客气要称一声举世无双——”
  无恨生哼了一声,敢情他心中对玉骨魔这几句话倒也真以为然。
  哪知玉骨魔举世无双“双”字才出口,突然一声极为铿锵的声音传了过来:
  “什么人敢夸如此大口?”
  所有的人一起回首看去,只见来人正是那个疯子!
  大家心中都想:“这厮方才又哭又闹,完全是个疯子,但此刻却又不像个疯子!”
  辛捷和梅山民都觉此人好面熟,但距离甚远,又黑又暗,都没有看出真面目。
  玉骨魔正在自鸣得意,突然被人喝断,自然大怒,喝道:“何方村夫竟到这里来撒野,快报上你猪名狗姓——”
  那老汉蓦然昂首,昏暗中可见一双眸子精光暴射,辛捷心中一动,正待开口,那人突然舌绽春雷大喝一声:
  “老夫姓金,草字一鹏!”
  此时周遭静极,此铿锵如金钹之声在寒冻的空气中传出老远。
  辛捷和梅山民一听,心中恍然大悟,玉骨魔和无恨生却无动于衷,显然他们久居海外,不知金一鹏之名。
  这时金一鹏似乎神智清醒,丝毫不疯,缓步走了过去,那油垢累累的脸上,依然可以看出在嘴角上带着一个不屑的冷笑。
  他经过辛捷面前,眼光向辛捷瞟了一眼,似乎在说:“小子你也来了!”
  众人倒都被他的奇异举动弄得糊涂,只见他缓缓步向玉骨魔,神情甚是倨傲。
  玉骨魔倒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历,不禁倒吸一口真气,凝神以待。
  金一鹏走到“透骨断魂砂”的灰圈旁,瞧都不瞧一眼,坦然走了进去——
  众人这才发现他一路走来,雪地上连一个足迹都没有留下,连无恨生也不禁暗惊道:“此厮看来功力又自不弱,以前以为中原无能人,看来与事实不符的了。”
  金一鹏直走到距玉骨魔不及三步,才停下来冷冷问道:“听你自夸毒器天下无双,哈哈,俺老儿第一个不服气——”
  玉骨魔先还以为他别有的来头,这时见他竟似要与自己一较毒术,心中不禁一安,暗道:“你这是找死。”
  于是玉骨魔也还以冷笑道:“我玉骨魔不错说了这句话,你不服么?”
  金一鹏仰天狂笑,双眼向天,根本不理会他。
  玉骨魔不禁勃然大怒,叱道:“我玉骨魔足迹行遍海外穷岛僻野,那一种奇毒异草没有见过,你们中原这等井底之蛙懂得些什么?”
  金一鹏闻言一怔,没有答话。
  玉骨魔以为他被自己报出名儿吓得呆了,不禁大为得意。
  哪知金一鹏道:“我正奇怪怎么还有人敢在我金一鹏面前班门弄斧,原来阁下是蛮夷之族,那就难怪了,哈哈——”
  玉骨魔怒喝一声,白袖挥处,一片彩色烟雾向金一鹏面上喷来——
  金一鹏立地距他不及三步,这一片毒雾将周围五尺的空间完全罩入,金一鹏绝难逃出,连无恨生都不禁哼了一声——
  哪知金一鹏昂然挺立,忽然仰首对空深吸,将一片彩色奇毒的烟雾尽量吸入腹中!
  玉骨魔又惊又怒,但一种争胜之心油然而起,他白袖一挥,嗔然喝道:“好小子,算你有几分功夫,你可敢与我玉骨魔再赌命一次?”
  金一鹏哈哈狂笑,并不回答。忽然向圈外的辛捷道:“娃儿,你与我把那壶酒拿来——”说着指着梅山民沽来的那一壶“梅子香”。
  辛捷不知他要做什么,但仍起身将那壶酒拿起,只见壶下之火虽然早熄,但壶底尚温,他叫了一声:
  “金老前辈,酒来了!”
  单手一送,酒壶平平稳稳地从七丈开外飞了过来,敢情他是不敢走近那毒圈。
  金一鹏头都不回,一招就将酒壶接住,而且就像背后生眼一样,正好握住酒壶的壶柄,一滴都没有滴出。
  金一鹏尚未开口,玉骨魔已先抢着说:
  “正合我心意,老匹夫敢饮我一杯酒么?”
  金一鹏道:“有何不敢?”伸手将酒壶递了过去。
  玉骨魔接过,将壶盖取下,反过来就像一只酒盏一般,举壶倒了一些酒,却将左手指甲一弹,依稀可见一些粉末弹入酒中。他冷笑一声道:“告诉你也不妨,我在这酒中下有‘立步断肠’,你若不敢喝下,现在求饶还来得及——”
  场外的梅山民和无恨生一听几乎惊起,暗道:“这‘立步断肠’乃是世上最毒的一种药物,饮后不消一眨眼工夫,立刻穿肠而亡,不知玉骨魔何处弄来的,那金一鹏岂能服下——”
  哪知金一鹏更不答话,接过一口就饮了下去。
  接着忽然须眉具张地喝道:“你也敢饮我一杯么?”说着接过壶也在壶盖中注了一盏。
  玉骨魔仔细观察他手指连酒都没有碰一下,根本没有下毒的动作,心想就算有毒,我预服下的“百毒龙涎”什么毒不能解,喝之何妨?
  当下接过壶盖,也一口饮下,哈哈笑道:“我劝老匹夫还是快去办后事——”
  话未说完,忽然狂叫一声,竟自倒地,双脚一阵乱踢,便停下不动了!
  金一鹏却冷冷一哂,缓步走出,头也不回地去了。
  事出突然,无恨生惊得口呆目瞪,他素信精通百毒的玉骨魔,竟被人家以毒制毒地毙了,“中原无人”这句狂话再也说不出嘴了。
  辛捷和梅山民却是深知金一鹏乃是弄毒的祖宗,玉骨魔自要逞强,当然不是对手了。
  要知毒君金一鹏乃是千年难遇的大怪物,对各种“毒”的研究造诣,虽不是绝后,但至少是空前了,正因为他终日与毒为伍,性情也更变得古怪,所以才得了“毒君”的名号。近年他神智失常,虽然一方面是心情遭变,但主要还是因为终日置身毒中,身体已被毒素深深浸入,仗着各种毒的相克相生之理,生命虽保无虞,但神经中浸入毒素,就显得神经失常了,但也正因为如此,他血液中自然生出了抗拒百毒的特性,对一些外来的毒素已做到不侵不败的地步了。
  玉骨魔的“立步断肠”虽是罕世奇毒,但岂能奈何这位毒君?而金一鹏略使“无影之毒”,就令他糊里糊涂地送了老命。
  无恨生心中又惊又喜,身形一晃,已飞身进入毒圈,大袖一拂,已把地上两个身躯挟在腋下,眼看身体即将下落,忽地双足一荡,身躯竟借这一荡之力倒飞出圈。
  此时他身上还挟有两人,居然不用以足借地,并且是改变方向倒飞出来,这种轻功,真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了!
  辛捷也不禁跃上前去,细看那菁儿及缪七娘时,虽则面色稍带憔悴,但气态安详,宛如熟睡一般,心知玉骨魔并不曾折磨她们。
  无恨生伸手在两人胁下一拍一揉,两人立刻转醒,而且并无中毒现象,显然玉骨魔先将解药放入二人口中,是以虽然躺在毒圈内,并未受到侵害。
  菁儿一转醒,睁开一对美目,大眼珠转了两转,首先看见的是父亲慈祥地俯视着自己,她叫了一声:“爹!”就扑在无恨生怀中痛哭起来。
  笔者至此且将无恨生海上遇难后的经过补叙一笔——
  当日无恨生被巨浪冲入茫茫大海,虽然不停地下沉,但是仍被无恨生以绝顶轻功抓住一块船板,随着漂流,等到暴风雨过去之后,他竟被漂到大陆沿海的沙滩——
  无恨生拼着余力爬上一座小峰,极目远眺,只见海上已是一片风平浪静,明媚的日光照耀着,闪闪的光点在波尖儿上跳跃,但是,哪里还有那毁船的踪影,不消说,缪七娘、菁儿,都葬身了海底——
  无恨生已练到不坏的境界,仍偷偷洒下了几滴眼泪,泪珠儿滴在本来就湿透的衣襟上,丝毫没有感觉,突然他瞪着眼,勒腕高歌:“杜鹃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
  终于,他迁怒那个“七妙神君”,可惜,“七妙神君”也已葬身浪涛了!
  他是绝望了,活在世上空有一身绝世神功又有什么用处?他不饮不食,在山峰上躺了两天两夜。
  第三天,一个念头忽然闪过他的脑海,他想到如果他死了,那么这一身武技岂不是要绝了吗?于是他想到要找一个传人——
  就这样,他到了中原……
  现在爱女竟好好地在自己怀中,妻子也好好地在自己身旁,他默默感谢上苍,上天对他真太关注了。
  至于那“害死”缪九娘的梅山民,他又偷偷瞥了一眼,那丝丝白发在寒风中飘动,巍巍然的龙钟老态,他的气全消了,是以他不再对缪七娘说明,仅缓缓回身向梅山民略一点首,拉着妻女一纵身,如一只鸟般腾空而起——
  菁儿一抬头,陡然看见了辛捷,心中大喜,但是只惊叫了声:
  “啊!你——你——”
  就被无恨生带出十丈之外,两个起落就失去踪迹。
  旷野中仍传出了辛捷的叫声:
  “菁儿——等一等。”
  梅山民望了望怅若所失的辛捷,问道:“捷儿,你认得她?”
  辛捷默默点了点头。
  梅叔叔在辛捷的脸上找到了答案,历经沧桑的他只心中轻叹一声,口中却以一种振奋的声音道:“捷儿,我看那‘梅香剑’今夜就可大功告成了。”
  辛捷陡然惊起,想起自己曾豪气干云地立誓,不禁感到惭愧,转身答道:“梅叔叔,咱们先回家罢——”
  声音显然已恢复昔日的豪气,梅叔叔掀髯微笑了一笑道:“啊——对了,那玉骨魔曾下过什么‘透骨断魂砂’,那一块土地三个时辰不可有人走动,现在捷儿你最好在这儿停一会儿吧,等那毒儿失效,千万不要使人误过!”
  说着微微一笑,提起地上的酒壶,转身走去——
  辛捷也自微笑,瞧着梅叔叔走远了,才自言自语道:“这玉骨魔的尸身,我还是把他埋了吧!”
  心念一定,不再迟疑,于是在路旁挖了一个洞穴,想去抱起玉骨魔的尸身放进洞里,心中凛然一惊,忖道:“玉骨魔一身是毒,我还是不要接触的好。”
  想了一下,猛吸一口真气,虚空向那死去的玉骨魔抓去。只见一股劲风过去竟将尸身推了起来。
  辛捷不加迟疑,陡然变抓为推,虚虚一击,玉骨魔的身子活生生的好像有人托着似的,平平飞了过去。
  辛捷相了相距离,“嘿”地吐出了真气,垂手而下。
  玉骨魔身子却不偏不斜落入穴中。
  辛捷心想索性用一会内功,省去麻烦,随即举掌一拂,掌风绵绵响起,呼地把堆积在穴边的泥土扫入穴内,覆盖在玉骨魔身子上。
  眨眼功夫,一代名人就长眠地下,辛捷不觉微微感叹,上前打紧泥土,心中也有一丝喜慰,敢情是自己一口真气又可以维持得更久了!
  埋好玉骨魔,不再有事,抬头一望天色,只见已是破晓时分,而且云霾渐散,太阳即有出来的趋势!
  折腾一夜,虽然是五月无星,但遍地白皑皑的全是雪,映射出来的光辉,倒也不弱。
  辛捷心中略有所感,想到刚才那一场毒战,也不由心惊,忽生奇感,忖道:“江湖上鬼魅太多,自己假如有一点儿‘毒’的知识,以后行道倒比较方便。”随着想到那金一鹏着的“毒经”正是随身所带,只是没有时间研究罢了,以后如有空闲,必定要好好研读才是。
  须知辛捷为人旷达,并没有拘谨的观念,想到便做,这样却造成一个仗“梅香剑”和“毒”扬名天下的奇侠,此是后话不提。
  想到毒经,不由暗悔自己刚才没有把它还给原着者毒君,但即转念,既然此书在自己这儿,倒也不必送还,心中不觉坦然。
  正胡思乱想间,天色早明,果然雪止天晴,天气比较暖些。
  云淡风清,大雪方止,阳光露出云霾,放射出那和暖的光线,映射在白皑皑的雪地上,发出刺目的光辉。
  大地几乎完全笼罩在皑皑白雪之下,一望无垠,就只那夹道的梅儿,随风抖动披在身上的雪花,挺立在这动人的雪景之中,令人看来心神不由为之一畅。
  辛捷目送那盖代奇人世外三仙之一的无恨生如飞走后,不觉心中思潮起伏,长吁一口气。
  梅占先春,寒梅早放——
  蓦地里白地上人影一晃,在刚露出的太阳下,拖下两条修长的影子,敢情是有二个人踏雪而来。
  辛捷负手而立,沉醉在这劲秀的风光中。
  恁地风儿如此劲急,但却提不起一丝一毫他的袍角。
  信步走动,瞥见那梅叔叔的屋子,不禁又触及心怀,微叹一声,但立刻却又感到一种莫名的振奋——
  心中忖道:“只要梅香剑一冶好,不再怕那厉鹗的‘倚虹’神剑,必可一扬七妙神君的名头,而且也一定可以寻着那海天双煞,报却不共戴天之仇!”
  想到这里,不由神采飞扬,但转念想到和自己共生死的吴凌风时,心中又是一痛。
  正沉吟间,并没有发现那急奔过来的人影,等到发现有衣袂破风时,急一反首,只见两条人影已如飞而至,无巧不巧正直奔而来,距那有毒的雪圈已仅有五丈左右了!
  心中一急,不及呼喊,身体立刻腾起——
  猛吸一口真气,布满全身,虚空一掌劈去,道:“前进不得!”
  那二个来人陡觉掌风袭面,大吃一惊,百忙中不暇闪躲,也硬生拍出二掌。
  三股掌风一冲,辛捷陡觉对方劲道好大,立足不稳,踉跄退后数步,而那两个来人也被辛捷一掌震得从半空落在地上。辛捷不待身体立稳便道:“且慢,那块地走不得——”
  那两个人愕然立定,不解地道:“阁下是说,这块土地咱们不可以行走么?”
  辛捷站的地方是梅树下面,光线不好,是以来人并看不清楚,辛捷倒清楚地打量了二人,惊道:“啊,原来是金氏兄弟,是的,这土地上附有奇毒,饶是功夫高绝,也挡不住此透骨断魂砂。”
  原来来者却是辛捷曾经逢着的丐帮护法金氏兄弟——金元伯和金元仲。
  金氏兄弟还没有发现挡着他们的人正是辛捷,只徐徐的俯首注视着地面,又不解地颔首瞧着那站在梅树下的人儿——辛捷。
  辛捷迅速地说出原委,金氏昆仲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但当他们发现拦路者是他们曾经相识的辛捷,倒生出一种释然于怀的心情。
  敢情以他们兄弟二人的掌力之和,才能和对方一击,这种人物,江湖上有多少哩?
  金氏兄弟绕过那可厌的圈儿,走向辛捷一拱手,用着一种很焦急的声音说道:“多谢辛老弟指示,不过敝兄弟此刻尚有急事,此恩只有后会才报。”说着两人已凌空而去。
  辛捷对二人生有极大好感,这时见二人好像立刻便要继续赶路,不由急忙说道:“手足之劳,何足挂齿,二人有何等重要事?竟要如此赶路,小弟倒愿能微效其劳哩!”
  金氏兄弟身形一挫,金元伯回答道:“敝帮帮主有难,不暇多留——”说着微微一顿。
  站在一旁的金元仲微拉他一下,身躯急纵,似是迫不及待的样子。
  辛捷心中知道那帮主必然就是那可爱的孩子,见他有难,不觉心中一惊,脱口道:“在什么地方呵?”
  金氏昆仲已去得远了,长声答道:“在湖南境内,不敢有劳大侠,后会有期。”
  话声方落,身形已渺在白皑的雪地中。
  辛捷望着二人仍旧和早先见面时一样的打扮——高高的红帽和麻布衣服——心中也微微一动,忖道:“刚才金老大分明有请我助拳的样子,但他弟弟却拉跑他,看来丐帮这次受的难倒是不小哩。”
  转念忖道:“丐帮的人物好像都是神秘不过的,但心肠却非常好,反正现在无事,不如顺江去湖南看看,相机行事!”
  主意即定,不再呆立,望望天色,已知大概是三个时辰的限期了,随即上前检视,只见那圈儿已由粉灰色而转成白色,想是毒性已过。
  于是缓步而行,走向梅叔叔所居的茅屋。
  路程并不遥远,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便进入屋子。
  梅叔叔的家,辛捷已离别年余,此时重游,心中不觉生出一种旧地重游的重温旧梦之感。
  梅山民早已待在中堂,见辛捷进来,说道:“捷儿,快将一年来的事儿说来听听。”
  辛捷恭声从命,将一年来的事儿一件件用不很简略的说法说出来,梅山民一一留神倾听,当辛捷说到侯叔叔惨遭毒手时,梅山民不由咬牙切齿十分悲痛的哭着。
  尤其是说到小戢岛奇遇时,梅山民更是急诸于色,但等到他说到以他一人的功力竟能和“海天双煞”力战上千招,却反而露出释然的样子。
  敢情是他曾目睹辛捷和无恨生对掌的情形。
  但当辛捷说到泰山大会的时候,梅山民却仅不屑的一笑。
  年余的事,倒也不算少,整整说了一二个时辰,梅山民听完后,不出一声,好似陷入沉思。
  辛捷道:“那厉老贼的“倚虹”剑实是先天神兵,锋利无比,不知梅香剑能否胜过——”
  说到这里,见梅山民仍在沉思中,不像在凝听,刚一住口,梅山民却道:“那慧大师传你的是什么神奇的步法,你再演一遍——”
  辛捷微微点头道:“这诘摩步法是慧大师毕生心血——”
  说着起身试了一遍。
  梅山民微微沉吟,道:“果然是古怪已极,那大衍神剑也使一遍,让我开开眼界。”辛捷不假思索,从起手式“方生不息”到收式“回峰转折”,一共十式,五十个变化。
  梅山民在辛捷演这二套世外高人的绝艺时,都全神贯注,沉思了好一会,才道:“你有没有试过把二门绝艺合而为一,那就是踏着诘摩步法,挥动大衍剑式——”
  果然是一代宗师,一言方出,已惊醒辛捷,陡觉茅塞顿开,欢然道:“我明白了!”说着便潜心思索配合之方。
  梅山民见他悟心如此之高,心中也自欢然,不再打扰,走入内室,去看那正在炉中冶炼的“梅香剑”。
  梅香剑本已是盖世奇剑,再加上那“千年朱竹”,重冶后必定犀利异常。
  七妙神君梅山民一直守候在炉旁,一直到傍晚,梅香剑才出炉,走出炉室,只见辛捷已站立室中,一招一式,缓缓比画着,梅山民心中了然,知道辛捷果然已渐领悟。
  再过片刻,辛捷忽然不动,梅山民知他必是遇着什么难题。
  辛捷一连试了九次,才霍然而悟,抬头一望,梅叔叔已站在一旁,正欲见礼,梅山民陡然拔出长剑,向辛捷掷去。
  辛捷不假思索,接剑在手,便在这不大不小的厅内比划着刚才顿悟的剑招。
  但见剑气纷纷,步法飘忽,果然倍觉威势。
  辛捷连演数遍,越练越熟悉,剑光陡转,剑风溢劲,连梅山民此等功力,也不由大加喝采!
  舞到第四遍,才停下手来,见梅叔叔在一旁微笑,面带赞仰之色,忙道:“梅叔叔,这二门绝艺合在一起,果然是威力大增,再加上无坚不摧的神剑,那五大宗派的剑阵又算得了什么呢?”
  梅山民微微颔首,说道:“练了一天啦,快来吃饭。”
  餐罢,梅山民问起辛捷今后行迹,辛捷便把自己又二度逢着金氏昆仲的事说出来,并告诉梅山民自己决定先到湖南一行。
  梅山民自然赞成,宿得一晚,次日清晨,便预备动身。
  辛捷才回家一天,又要远行,不由心生依依之感,梅山民微笑着,把梅香剑系在辛捷背上说道:“这剑子随我梅山民飘荡大江南北二十余年,不知诛过多少恶人,今日你重仗剑行道江湖,一定要保全‘七妙神君’的声名,报却那大仇,想那‘海天双煞’也必会在梅香剑下伏诛的——”
  七妙神君的一番话,不但引起自己的豪兴,就是连辛捷也觉自己使命重大,雄心万丈哩!
  拜受过宝剑后,梅山民又道:“那单剑断魂的儿子,或许未死也未可知,你有机会最好去打听一下子,再者你这会功夫大大进步,或已超出当年我行道时的功夫,可以不用再借我的声名,以七妙神君的姿态出现,想你必能保持不失吧!”
  辛捷雄心奋发地说道:“梅叔叔请放心,捷儿必能如你所愿。”
  二人一再殷殷话别,辛捷才告别走去。
  这时雪已停下,晴空一碧,太阳高照,辛捷在这绝无人迹的荒道上,用上乘轻功驰向泯江,在尚未溶尽的雪地上,拖着一个修长的影儿,紧随着身体,如一条黑带划过雪地,如飞而过!

相关热词搜索:剑毒梅香

上一篇:第廿二回 煮酒论剑
下一篇:第廿四回 峰回路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