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风云际会
 
2020-02-1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长江流至武汉一带,向东北方分出一条支流,称作汉水,和长江成之字形隔开武昌、汉口、汉阳三地,自古为江鄂一带重镇,行人熙攘热闹之至。
  自从七妙神君再现江湖,在武汉一带办过几件惊动武林的事后,武汉更是群英毕集,各派高手相继赶到,都想察知七妙神君重现江湖之传是否属真。
  尤其是当年参加围击七妙神君的五大派更是急欲侦知事实,故此武汉一带空气登时紧张起来。
  时正夏末,武汉一带天气虽仍不能算得上凉爽,但却有金风送爽的气氛了。
  这天,江上驶来一只小舟,这小舟似是要向岸头行拢过来,是以行速甚慢,加之江水逆流,看起来好像小舟根本行不动的模样。
  这时江上帆船何止数十条,这小舟在穿梭般的船林中缓缓靠到岸边,船上却走下来一个年约二十左右的青年文士,身着灰青色布衣,缓缓走上岸边,行动十分端庄。
  这青年似不愿被那往来不绝的行人所阻,上得岸来,急步穿过马道,沿着道儿向汉口城门走去。
  如果仔细观察一下,便可看出这青年神色间,似乎充满着一种莫名的神采,但气色却又焕发的出奇,一张秀俊的脸儿配上高度适中的身材,再加上行动潇洒,确是一表人才。
  唯一的就是他脸儿上微微有点显得苍白。
  这青年步行确是甚快,不消片刻便来城中。
  这时正是午后时分,天气微微显得闷人,尤其是风儿刮得甚大,城中还好,城外马道上却是尘沙漫天。那青年走进城来,却见他一身衣服清洁异常,似是一尘未染,实在有些儿出奇。
  迎面便是东街,那青年不假思索打横里儿走向东街,朝新近才开铺不久的山梅珠宝店走去。
  走到近处,那青年似乎面微带惊奇之色,脚步微微加快,口中唤道:“张大哥——”
  珠宝店中人影一晃,迎门走出一个年约四十左右精干的汉子欢然对那青年道:“辛老板,你回来啦,小的望你回来都等到眼穿啦——”
  说着,神色间似乎甚是悲忿。
  那姓辛的青年诧然问道:“什么?张大哥——”
  那姓张的汉子黯然道:“侯老他……他死去了——”
  那辛姓青年似乎吃了一惊,身形一动,已来至那张姓汉子的身前,这一手极上乘的移位轻功,如果有识货的人看到,不知会吃惊到什么地步了。
  那青年来到张某身前,一手抓住张某的衣领,颤声问道:“什么!你是说——你是说侯二叔已经去世……”
  那姓张的汉子冷不防被那姓辛的抓住,一时挣不脱,听他如此问,忙答道:“此话说来甚长,容小的进店再告——”
  那辛姓少年似乎甚急,厉声打断插嘴道:“侯二叔到底怎么样啦!”
  那张某吃了一惊,颤声答道:“他死——”
  话声方落,那辛姓青年放手便向后倒下,登时昏迷过去。
  姓张的汉子大吃一惊,急忙扶起那青年,半拖半拉走进店中,急忙唤两个伙计抬那青年,自己急忙去烧一碗姜汤,准备叫辛姓少年吃下去。
  一阵忙乱,姜汤尚未煎好,那青年反倒悠悠醒来,爬起身来,厉声问旁边的伙计道:“侯二叔是怎样死的?”
  书中交代,这青年当然便是山梅珠宝店的店东辛捷,他自离小戢岛后,急忙赶回武汉,不料闻到自小待他甚好的侯二叔竟已死去,一时急哀攻心,昏迷过去。
  且说辛捷问那伙计,那伙计道:“十余天前,张大哥凌晨时在厢房天井中发现侯老躺在地上,已然死去,原先还以为是一时中风致死,但后来见他背上似乎受有内伤伤痕,这才知是受人击毙,张大哥急得要死,以为辛老板和武林人物交往而招致大祸,又怕匪徒再度来临,当时人心惶惶,曾一度准备解散店务,昨日才送了侯老的丧,好在今日老板回来了!”
  辛捷听后,心中微微一怔,悲愤地一踩脚,站起身来,问张姓的汉子道:“侯二叔葬在什么地方呢?”
  张某微叹一声,答道:“小的平日素知辛老板甚敬重侯老,所以擅自主张动用厚金葬了侯老,墓地就在城外不远的西方一个山岗上。”
  辛捷微微点头,走出厢房,张掌柜急走向前想阻拦,怕他尚未复原不能行动,辛捷对他投以感激的一瞥,缓缓走去。
  不消片刻,他便来到城外,依张掌柜的指示,找到山岗,果见一个大墓就在不远处,忙一转身子,扑在墓前。
  须知辛捷幼年丧父亡母,唯一的亲人便是梅山民梅叔叔和侯二叔,及长,稍通人事,对梅、侯二人视若父叔辈,尊敬之极,这时突闻噩耗,哪能不伤心欲绝,刚才还努力克制住不流泪水,这时见墓碑在前,触景生情,哪能不痛哭流涕,悲伤欲绝?
  但他到底是身怀绝技的人,虽然极重感情,倒也能及时收泪,呆立墓前。
  这时辛捷的心情可说是一生中最悲哀的时候了,在幼时辛捷夜遭惨变,但年纪究竟尚幼,只被惊吓至呆,哪有此时的如此伤心断肠!
  辛捷呆立墓前,仰首望天,目光痴呆,脸上泪痕依稀斑斑,此时他一切警觉都已有如全失,如果有人陡施暗算,他必不能逃过。
  他喃喃自语,心中念头不断闪过,却始终想不通是何人下的毒手,更不解何以侯二叔如此功夫竟也会被击毙!有好几次他都想掘出侯二叔的尸身查看究竟是谁下的毒手,但却迟迟不动。倏地,他冷哼一声,伸手拍在石碑上,仰首喃喃说道:“我若不把杀侯叔叔的凶手碎尸万段,誓不为人!”
  誓罢,反身便向山下走去。
  突然他眼角瞥见约在左方十余丈一个林中好像人影在动,这时他满怀悲愤,对每一个人都抱有怀疑之念,于是冷哼一声,闪身飘过林中。
  人得林来,只见前方约五六丈开外有两个汉子正在拼斗,辛捷轻功何等高明,这一进来,二人一方面也打得出神,竟没有被发现。
  于是隐身一株老树后,闪眼望去,只见迎面一人生得好不魁梧,满面虬髯,正手持一柄长剑攻向对方,对方那人背对着辛捷,看不真切面容,但见他左手仅持着一支长约一尺半的树枝,和那大汉搏斗。
  那手持树枝的人似乎周身转动有些不便,尤其是右手,有若虚设,脚步也有些儿仓促。
  反观他的剑法却精妙绝伦,二人一瞬间便对拆了约有二十余招,但却未闻兵刃相触过一次。
  无怪这便是辛捷刚才并未发现有人搏斗的原因了。
  二人缄口苦斗,那手持短枝的汉子因身手不灵便吃了极大的亏,此时已被逼到林边。
  那虬髯大汉蓦的大喊一声:
  “呔,看你再想逃——”
  说着一剑点向那手持短枝人的眉际。
  辛捷观战至此,尚未闻二人开过口,这时听那大汉狂吼,口气充沛之极,不由暗吃一惊,再看那背对着自己的人时,只见他身子一矮,也不见他着力,身子突然一滑,竟自摆脱出那大汉致命的一击。
  他掉过头来,准备再接那大汉的攻击。
  辛捷这时才可见清他的面容,只见他年约二十一二,相貌英挺之极,不觉对他心存好感,尤其对他这种带伤奋斗的坚毅精神更感心折。
  那青年饶是闪过此招,但脸上再也忍不住作出一种痛苦的表情,辛捷何等人物,已知他是被点了穴道,半身周转不灵,是以用左手持剑。心中更惊他竟能用内功勉强封住穴道为时至久,心中一动,随手折下一段枯枝。
  却见那虬髯大汉仗剑回首又是一剑刺来。
  那少年突然左手一挥,但见漫天枝影一匝,竟自在身前布出一道树网,尤其用的是左手剑,更显得古怪之极。
  他使出这招,那大汉一击数剑都被封回,就是连辛捷也大吃一惊。
  说时迟那时快,辛捷张手一弹,一截枯枝已闪电般弹出。
  辛捷用的手法,劲道巧妙之极,只听得“噗”的一声,击中那少年的右胁下第十一根筋骨——“章门穴”上。
  那少年突然觉得身上一阵轻松,左手一挥,绝技已然使出,但见漫天剑影中,一点黑突突的树影飘忽不定地击向那虬髯大汉,那大汉急切间挥出剑划出一道圆弧,哪知青年这一剑乃是平生绝技,只见树尖微微一沉,微带一丝劲风竟在森森剑气中寻隙而入!
  眼看那大汉不免要挡不住树枝——别看这一枝树枝,如点到了身上,照样是洞穿!辛捷在一旁本不欲出手,突然一个念头闪过脑际,他如飞般闪出林中,洪声道:“兄台请住手。”说着抖手劈出一掌。
  那少年陡见有人窜出,且攻出一掌,不求伤人,但求自保,身形一错,退后寻丈!
  辛捷拱手对那虬髯大汉道:“兄台可是号称中州一剑的孟非?”
  那虬髯大汉死里逃生,怔怔地点了点头。
  辛捷微微一笑道:“久闻大名,如雷贯耳——”
  那中州一剑长叹一声,打断他的话头,答道:“罢了,罢了,自此——唉!”
  说着抖手掷出长剑,向那青年掷去,转身如飞而去。
  辛捷望着他背影微微一笑,回过头来望着那少年——
  这时那长剑正掷向那少年,那少年待剑近了,突然身子一拔,头下脚上,俯身一掠,便将长剑接着。
  辛捷微微一笑,开口赞道:“兄台好俊的轻功——”接口又道:“呵,对了,兄台可是姓吴?口天吴?”
  那少年微微一惊,随即答道:“在下正是姓吴,兄台怎么得知?”
  辛捷答道:“不知兄台可是威震中原的单剑断魂吴诏云的后辈?”
  那吴姓少年大吃一惊,答道:“正是——”
  辛捷道:“果然是吴兄,在下姓辛名捷,家师梅山民和吴老前辈以前要好得很哩!”
  那姓吴的少年脸上突然一喜,欣然道:“原来辛兄竟是梅叔叔的高弟——”敢情他也叫梅山民作叔叔。
  原来这少年正是早年死在五大剑派围攻之下的吴诏云的儿子吴凌风。他自家逢惨变,被一异人收留,教他武艺,但所教的却全是吴氏留下来的“武功秘笈”,是以吴凌风的功夫和乃父仍出一辙。
  最近吴凌风出道行侠,风闻武汉一带七妙神君再度出现,梅山民乃是他父至友,他登时赶来察看,但巧逢侯二叔出丧,他自小便和侯二叔交往甚好,当下来墓前祭拜,正伤心间,不防身后一个虬髯汉子,也就是中州一剑孟非,突施暗算,点了他右肩的“肩胛穴”且拔去他的佩剑,吴凌风陡逢惨变,正悲哀欲绝,哪防有人暗算?
  他只有急气闭住穴道,勉强折一根树枝和那孟非搏斗,想是孟非自己也觉得自己行动太过卑劣,便将他逼至林中动手,他先还有力招架,后来到辛捷上岗,那孟非想是不愿外人得知,于是缄口默斗,而吴凌风也是一口真气闭住伤穴,更不能开口出声,于是二人默默苦斗,若不是辛捷眼快,必不会发现二人。
  吴凌风真气越来越微弱,被那孟非逼得只有招架之力,突被辛捷用暗器撞开穴道,是以奋力使出单剑断魂吴诏云的绝招“鬼王把火”。吴凌风功夫本远在孟非之上,此时含忿出手,孟非一时招架不了,倒是辛捷出手解了危。孟非本于心有虚,此时见另有人参与此事,不好再停留片刻,是以掉头提剑便走。
  吴凌风草草说完自己的遭遇,辛捷听了微微点头,开口说道:“这孟非乃是天下五大宗派中峨嵋苦庵上人门下,想当年五大宗派谋害令尊之事,必也告知他们的后辈了。这孟非大概是路见你身后的‘断魂剑’而突下毒手。”
  吴凌风听到这里,早已泪如雨下,恨声道:“刚才实在不应放那小子离去,只怪小弟不知他是峨嵋门人,否则必让他碎尸万段。”
  辛捷点了点头,说道:“小弟不过是让他逃去,借他口告知天下武林,单剑断魂和七妙神君的后人要找他们偿还十年前的血债!”
  二人再讲了几句,彼此都心折对方的风度、功艺,立成莫逆,十分投机。吴凌风笑道:“呵!对了,刚才用枯枝撞开小弟穴道的必是辛兄吧?”
  辛捷微微点头,阻住吴凌风拜谢之礼,口中却道:“小弟今年二十岁,不知吴兄——”
  吴凌风答道:“小弟二十有一,如不嫌弃,称你一声贤弟好吗?”
  辛捷本有此意,欢声答应,登时二人感情又加深一步。吴凌风突然想起什么,开口道:“贤弟,江湖上盛传梅叔叔出现在武汉一带,此事是真是假?梅叔叔好吗?快带我去拜见!”
  辛捷黯然答道:“小弟这就告诉大哥——”
  说着将七妙神君在五华山受伤的经过一一说出,且连自己的任务也说了一遍,吴凌风听梅叔叔竟为自己父亲而受创残废,心中更是一阵难过,二人相对恨声发誓定要为梅、吴二人复仇。这样一来,后来果然使得江湖上遭临一次浩劫,此是后话不提。
  二人再谈了一会,一同走下山去,临行时一起又对侯二叔的墓碑哭拜一番。
  二人商量之下,觉得目前首先应查出杀侯二叔的凶手是谁。吴凌风猜测必是五大宗派所干,以便引出梅山民后代哭祭,是以派孟非在墓旁等候施以暗算,辛捷则知自己行藏并没有被武林人物探知,知侯二叔必不会是五大宗派门人所杀,况且以侯二叔的功力,就是五大宗派任一掌门人亲自来临,也未必能够将之击毙。
  二人边走边谈,一时便来到了山梅珠宝店前。
  张掌柜早已迎至店外,见辛捷伴着另一个英俊的少年,且背上一柄长剑,以为又是些武林人物,忙道:“辛老板回来了。”他绝口不提侯二叔的事,乃是怕辛捷再度伤心。
  辛捷微微摆了摆手,便招呼伙计安顿吴凌风住处。一边问张掌柜道:“这几天来,江汉一带有否什么重大的消息?”
  张掌柜急点了点头道:“有,多得很哩,小的刚才一时心急还不曾说。”顿了一下又道:“据说是什么七妙神君再现江湖引起许多人物注意,最轰动的还是三天以前,银枪孟伯起老爷子的镖店被人掀啦,孟老爷子当场身死,而凶手在临走以前却留言讲是‘海天双煞’所干,当下全城震惊——”
  辛捷听到这里已是神色大变,开口道:“好!难道这两个魔头竟千里迢迢入关了,难道想东山再起吗?”
  张掌柜接口道:“这个小的不懂,倒是江汉一带的武师都谈虎色变,一些五大宗派的人物也有的噤不敢言,也有的豪言要教训这两个败类——”
  辛捷此时心中大乱,微微摆手道:“知道了,这样江湖上有得大乱了!”
  说着便嘱人叫吴凌风出来一同用晚餐,并告诉他此一消息。吴凌风想是久居深山,并不知“海天双煞”是何等人物,也不十分注意,辛捷不再多言,心中却想定了另一个计谋。
  次日清晨,辛、吴二人起身后,辛捷建议道:“大哥最好是扮作一个文人,这样也好行动。”
  吴凌风颇觉有理,于是改换装束,藏起惹目的“断魂剑”,和辛捷一同出去。
  辛捷一连月余离开江汉,一些相熟朋友都不免起疑,是以决定去拜访一下,随便编一个理由去圆谎。
  走到城东,但见成名最久的“信阳镖局”已是一片凄凉,大概是出丧不久,门前仍挂着一些儿白布白灯,更觉凄苍。
  转过道儿,打横里预备到“武威镖局”去拜访金弓神弹范治成。来到门前,但见镖局内忙忙碌碌,走入局中,问二个伙计道:“范镖头可在么?”
  那伙计点了点头,随手一指,辛捷、吴凌风二人随着他所指的地方一看,果然范治成正和二个年约四十左右的人物站在一起,这时范治成也已看见辛、吴二人,微微点了点头,走了过来。
  辛捷见他满脸疲倦,嘴角上虽带着笑容,但神色却显得充满着忧虑。辛捷心中了然,却故作不解问道:“范兄好久不见?小弟昨晚才从四川回来。”
  说着故意顿了一顿,看那范治成似神不守舍,心中暗笑,改口道:“真是天大不幸,孟兄竟遭奸人毒杀而去世,小弟不曾参加葬礼,心中好生过意不去。”
  范治成微微一叹道:“那海天双煞也恁地太狠,他们想再扬名,竟找上咱们这两家镖局,想能杀一以儆百,唉,说不得,今明二晚愚兄性命不保啦!”
  辛捷故意诧声道:“什么?海天双煞竟还要施暗算于范兄?”
  范治成微微点了点头,伸手入怀,摸索一阵,摸出一张白色的帖子对辛捷说道:“天残地缺的追魂令已送到,这两个魔星不出二十个时辰必然赶到——”
  说着将贴儿递给辛捷。辛捷一看,只见帖上画着一只令箭,下端署名处却画着一对老叟,两个都是残废不全的,不用说定是“海天双煞”了。
  辛捷看了心中一阵激动,神色微微一变,口中却说道:“这就是所谓追魂令?”
  范治成点了点头,答道:“这追魂令既到,愚兄特地请了二位高手来,想请他们助拳,他们倒是爽快得很,立刻答应下来了。辛老板,来,我替你们引见一下。”
  说着指着那身材略高的中年汉子道:“这位是点苍高手卓之仲卓英雄,这位是新近成名的生死判陆行空。”说着,又将辛捷介绍一下,倒是辛捷先将吴凌风介绍大家。
  寒暄一阵,辛捷再胡诌一番,便和吴凌风离去。
  一路上辛捷对吴凌风道:“大哥,你现在才知那“海天双煞”不是好惹的人物吧,小弟倒有一个计谋——”
  说着便将计谋说了出来,吴凌风连声说道:“好计较!”
  于是二人沿街随意逛了一会,便回到“山梅”。
  吃过晚饭,二人挑灯闲谈一会,齐入房准备。
  时入深夜,山梅珠宝店中突然响了一声拍掌声,倏地二人影如狸猫般窜上房屋,两人略一张望,便会合在一起。
  这时天上月亮虽渺,苍穹却明,借着星光一看,只见二人脸上均包以布巾,只露出两只眼睛。
  倏地二人身形一动,一起窜落在黑暗之中。
  时已深夜,汉口全城灯光全黑,只有东街上“武威镖局”中灯光辉煌,在黑夜中益发显得光明。
  蓦地,“武威镖局”房上一阵怪啸,一个奇异已极的声音喝道:“范治成——”
  语音方落,倏见西边房上一阵响,一条人影冲天而起,直上升至三四丈劲道才失,在空中微微一停,滴溜溜一转,斜掠而下。
  这一手露得高明之至,无论是身法、姿态,均曼妙已极。说时迟,那时快,那人影儿已落在屋面上。
  那人才到屋上,便向左方喝道:“焦兄弟,大名鼎鼎,竟是见不得人的东西么?”
  话音方落,左面一阵怪笑,“刷”地纵出二人。
  当先一人喝道:“好小子,你就是范治成请来的高手么?”
  声音怪异之极,且夹带着金属铿锵之声,刺耳已极,且二人似是有意卖弄,中气充沛,宛如平地焦雷。
  哪知对面那人不理不睬,仅冷冷答道:“凭金弓神弹就能请得动我?”
  那人再度怪声说道:“小子既非范老儿帮手,还不速退,待我们兄弟处置他以后——”
  话未说完,那对面的人却沉声喝道:“废话少说!”
  那二人似乎怔了一下,蓦的为首一人哈哈一笑道:“看不出!哈——”
  笑声有如鬼叫,更是刺耳已极!敢情他动了怒,想用“摄魂鬼音”来伤倒对手。
  笑音越来越高,对面那人身子微微一动,显然是忍受不住!
  蓦地黑暗中又有人断喝一声道:“住口!”
  虽只仅有二字,出口后,却清晰已极,有若老龙清吟,平和之极,那发笑的怪人微微一怔,停下口来。

相关热词搜索:剑毒梅香

上一篇:第十六回 归元古阵
下一篇:第十八回 扑朔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