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顺流而下,无极岛去;逆流而上,十沙客来
 
2020-02-1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辛捷知觉虽未失,但口不能言,四肢已不能动弹,被缪七娘挟持飞行,只觉得风声飒然。
  他知道此时的速度,更远在他自己施展“暗影浮香”到了极处时那种速度之上,于是他不禁暗叹武功的永无止境。
  他随即想到自己的安危,暗忖:“我又在什么地方得罪了这几个奇人,为何他要苦苦逼着我?”
  他想叹气,但竟连气都无法叹出来,四肢也渐麻木,感觉到非任何言语所能形容的难受。
  辛捷第一次尝到被人点穴的滋味,慌急之中,还带有气愤,他愤恨道:“这次我若能逃出性命,日后我一定苦练武功,要此人好看。”他被人点中穴道,竟连人家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但是他鼻端闻到一种甜美的香味,正是缪七娘身上散出的,他深深吸一口,暗忖:“这香味竟和龄妹妹身上的差不多。”又吸进一口,突然想到金梅龄:“她现在一定难受死了。”
  他心思杂乱,忽然耳边的风声顿住,忙收摄心神,朝四周一打量,见处身之地又是一间船舱。
  他心中不禁暗暗叫苦:“怎地又回到水上来了。”
  缪七娘将辛捷往地上一抛,辛捷动也不能动,只得任她“噗”地丢在地上,跌得身上隐隐发痛。
  原来他连运气都不能,此刻除了尚未失去知觉之外,简直就跟个废人一样,最难受的是他此刻四肢僵硬,方才他是在奔跑时被点中穴道,此刻四肢仍然弯曲着的,躺在地上,形状极为难看。
  无恨生空白花了许多力气,在长江江面上跑了两转,将江水击得漫天飞舞,但是连人影都没有找着一个,又气又怒,带着张菁回到自己的船上,却见自己要抓的人已经躺在地上了。
  缪七娘朝他笑道:“平常你总说我笨,这次总该轮到我说你了吧!”
  无恨生苦笑道:“这厮倒狡猾得很。”
  张菁看到这眼睛大大的年轻人又被母亲捉了回来,心里又惊又喜,惊的是不知自己的父母要怎么对付他,喜的是又见着他了。
  缪七娘道:“你刚才问清楚了没有?”
  无恨生道:“那手帕果然是他的,他自己也承认了。”
  缪七娘恨声道:“我想将他带回岛上,到九妹墓前,再杀了他祭九妹,让他知道负心的结果。”
  张菁急道:“怎样我们又要回岛上去呀。”她撒着娇道:“我不来了,爹爹不是答应我到这来玩个痛快吗?现在人家什么都没有玩到,怎么就要回去了呢?岛上那么小,烦死人了。”
  无恨生笑道:“你说我们无极岛不好玩,天下武林中想到无极岛上来的人,不知有几千几万个呢!”
  辛捷突然一惊,暗忖:“原来此人就是无极岛主,可是天晓得,我又哪点得罪了东海三仙呀。”
  张菁嘟起嘴,娇声说道:“他们要来是他们的事,我……”
  无恨生眉头一皱道:“不要多讲了,你要到中原来玩,以后多的是机会,这次我们先回去。”
  张菁眼圈一红,眼泪打着转。
  缪七娘一把将她搂在怀里,温语道:“傻孩子,你急什么,爹爹妈妈总不能一辈子将你留在岛上呀。”笑了笑,又道:“你以后总要嫁人的,嫁了人,你就可以到处去玩了,你说是不是?”
  张菁羞得红了脸,不知怎地,她总记着这躺在地上眼睛大大的年轻人。她想:“要是以后他能陪着我玩,那有多好。”再一想到回到岛上,他就要被爹爹妈妈杀死了,又不禁难受。
  缪七娘轻轻抚着她的秀发,指着辛捷道:“可是呀!你以后可千万不能嫁给这种人,他姓梅,叫梅山民,你的阿姨就是给他气死的,妈妈也要杀死他,给你九阿姨报仇。”
  辛捷始终莫名其妙,这一下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梅叔叔的事,现在都算到我账上来了,唉!我真倒霉。”
  转念又忖道:“可是我没有梅叔叔,又哪里有今天呀,可能早死在五华山了,现在我就是替他死,又有什么关系。”
  “可是我这样死得太不值得呀,梅叔叔到底对他们那个‘九阿姨’怎么样呀,什么‘负心’,难道梅叔叔将她遗弃了吗?”
  他突然想到那天梅山民带他自五华山回到家的第一天,在前厅里“侯二叔”对梅山民所说的话,那时他完全不懂,此刻却全明白了,暗忖:“这个‘九阿姨’想必也是在听了梅叔叔已经死掉的消息时走的,后来她大概不知怎的死了,而这位无极岛主武功虽高,人大概很糊涂,没问个清楚,就以为是梅叔叔害了她的,唉!这岂不是天大的冤枉?”
  他心里在想,嘴里却说不出来,急得额上的汗珠直冒。
  缪七娘冲着他冷笑道:“你也怕死了呀。”击了两下掌,舱外便走进两个身体精壮的水手。
  缪七娘吩咐道:“转舵向东,我们要回去了。”
  那两个水手恭敬的称是,缪七娘又道:“将这个人抬到后面堆东西的舱里去,每天给他灌一点稀饭,不要让他在路上饿死。”
  辛捷气得七窍生烟,他恩怨分明,无论恩仇都看得极重,对他好的人,他一定想着方法报答,对他坏的人,他也要千方百计地来报复,此刻他对缪七娘怀了极大的怨恨,暗忖:“只要我不死,我一定要好好整整你这个婆娘。”他下了决心,要报复这个仇恨。
  随即,他觉得自己像是一块木板,被人直挺挺地抬出舱去,临出舱前,他看到那绝美的白衣少女的一双明眸,也在望着自己,脸上满是关怀、怜悯的神色,心中又不禁觉得感动已极。
  但是这一眼是短暂的,他很快的被抬出舱,那两个水手粗手笨脚,根本像是没有把他当做人看,只当做是一件货物。
  他看到天光一闪,接着又被抛进一间漆暗的船舱,他便像一具已经发硬了的死尸,卧在船板上。
  这一抛他被抛得更远、更重,身上的骨节都痛起来了,船舱还有一股腐蚀的臭气,熏得他头脑发涨。
  辛捷再也想不到自己会落到这种地步,气得要吐血,试着想自己解开穴道,但无极岛的独门点穴手法,使被点的人连运气都不能够,这种手法,竟还远在点苍派的“七绝重手”之上。
  他已知道自己的企图失败了,到了这时候,他反而平心静气,绝不多作无益的举动。
  也不知过了许久,有个粗汉跑了进来,用大碗盛了一大碗稀饭,拉开他的嘴就往喉咙里到。
  稀饭又烫,烫得他喉咙都起了泡,他也逆来顺受,因为即便他不愿顺受,也根本别无他法。
  那灌稀饭的人似乎对这差事极感兴趣,过了没有多久,他又来灌,这样每隔一段很短的时间,他就来替辛捷灌上一大碗稀饭。
  到后来辛捷只觉得肚皮发涨,但他也没有办法阻止。
  灌了六七次稀饭之后,他已实在忍受不住,这比任何酷刑都厉害,尤其是当滚热的稀饭灌进那已烫得起泡的喉咙时,那种痛苦简直是难以忍受的,这些,都更加深了辛捷对缪七娘的怨毒。
  忽地,又有脚步声传来,辛捷叫苦不迭,以为灌稀饭的又来了,只得紧紧闭起眼睛。
  哪知这次抚摸到他脸上时,竟不是毛茸茸的粗手,是一双光滑的胜过白玉的手,还带着一种甜美的香气。
  辛捷睁开眼来,在石室中的十年苦练,他在黑暗中视物依然宛如白昼,这时在他眼前的,是一张无比娇美的面庞。
  那面庞一笑,从两颊浮起两朵百合,笑容像是百合的花瓣,一瓣瓣铺满了她的娇美的脸。
  辛捷心中一甜,与生俱来的,他对于“美”,总有着极深的情感和祟拜,梅山民的薰陶,更加深了他这种倾向。
  这种不是每个人都能了解的情感,使得他以后在情感上受了不少折磨,但只要能了解到,尝试过美的真谛,这代价是值得的,他此刻见了这绝美的面庞,心中绝无邪念,但却有亲近的念头。
  风流和邪恶,原是有着极大的区别的。
  问题是世人对这区别,了解得太少了。
  张菁见辛捷出神地望着自己,甜甜的一笑,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那就是:“放他逃去。”
  虽然她的心情是矛盾的,她知道只要她放了这眼睛大大的年轻人逃走,那么她此后恐怕将永远见不着他了。
  可是她也不忍让他被自己爹爹、妈妈杀死,纵然他也许犯过许多过失,她觉得那也是值得原谅的。
  纯洁的少女,对“爱”与“憎”的分别,远比对“对”与“错”的区别来得强烈,张菁也正是这样的。
  她悄悄说道:“我放你逃走,这里离岸很近,你一定可以跳过去的,可是你要赶快。”
  她右手的拇指按着辛捷鼻下的“闻香穴”,左手极快地在辛捷前胸和胁下拍了两掌。
  辛捷只觉得束缚自己身体的锢制,突然松开了,被禁逆着的真气,也猛然在四肢流畅。
  于是他微一作势,站了起来,面对面地站在张菁前面,鼻端里,甚至可以闻到张菁身上幽兰的香气。
  此刻天地间,仿佛都被这香气充满了,万物也仿佛只剩下他面前这张绝美的面庞。
  他们彼此都可以听到对方心跳的声音,辛捷木然站着,脑海一片空洞,口中也不知该说什么。
  良久,张菁催促道:“你快走呀!被我爹爹知道了,可不得了。”其实她又何尝愿意他走呢?
  辛捷一咬牙,轻轻在这张绝美的面庞上亲了一下,真气急迫地注满四股,身形动处,掠出舱外。
  张菁缓缓伸手抚在自己的颊上,那温暖嘴唇接触到的一刹那,此刻仍然在她心中弥漫着。
  外面是黑夜,船是停泊着的,正如张菁所说,离岸并不甚远,但也约莫有七八丈远近。
  辛捷窜出舱外,身形绝未停留,这七八丈的距离,对他来说,越过去并非十分困难。
  他双臂一抖,身形斜斜向上一掠了出去。
  这一纵已有五丈远近,他双腿又猛纵,平着身子向下掠去,这曼妙的转折,在中原武林中,的确是已到绝顶了。
  四野清寒,水声细碎,寂静中突然有人冷冷地说了个“好”字,余音袅袅,四散飘荡。
  在辛捷身躯接触到地面的那一刻,他眼光动处,面前又悄然站着一条白生生的人影。
  就在这刹那时,他心中一荡:“莫非她舍不得我走,又追来了?”脚尖点到地面,定睛一看,不禁魂飞天外。
  原来此刻站在他面前冷笑着的,却是那白衣书生,无极岛主,哪里是他心中所想的人。
  无恨生冷然道:“你想走?”
  辛捷估量自己,知道绝对逃不过去,也难动得了人家,便道:“阁下有许多事误会了,我……”
  无恨生尖锐的冷笑,打断了他的话,他突起侥幸之心,双掌挥出,十指箕张,右手的食指、中指、拇指,点向无恨生“天宗”、“肩贞”、“玉枕”三穴,小指微回,横划“神封”。
  左手的五指,却点向无恨生脸上的“四白”、“下关”、“地仓”、“沉香”、“井玄”五穴。膝盖微曲,撞向下阴。
  他毕尽功力,这一击正是十年来苦练的精华。
  无恨生冷笑未停,身形向后暴缩,辛捷如形附影,跟了上去,他此招抢尽先机,但是无恨生的轻功,已到了驭气而行的地步,他的身躯,总和辛捷保持着一段距离,辛捷永远无法将招使满。
  瞬息之间,两人已向后移动了十数丈,辛捷真气已自不继,无极岛主身形微微一转,袍袖拂处,拂中辛捷掌缘正中的“后溪”穴。
  他这一拂快如闪电,用的是武林中久已失传的“拂穴”法,转身中袍袖已挥出,根本不用出招。
  是以便也省去了出招的时间,辛捷全式未动,被定在地上,宛如一座泥塑的神像。
  无恨生武功虽然超凡入圣,但也不能在一招中点中辛捷的穴道,此刻却是因为辛捷心先已馁,力又不继,无恨生所用之手法,也是辛捷从来没有听到过的,根本料不到会有此一招。
  种种原因,使得辛捷一招之下,就被制住,他心中的慌急、自责,不可言喻,难以描述。
  他暗忖:“想不到我自以为已经可以走遍天下的武功,连人家轻描淡写的一招都挡不住。”
  无极岛主笑声顿住,右臂一抄,将辛捷挟在胁下。
  张菁带着悲哀的温馨,踱到船舷旁,江水漫漫,星月满天,远处是一片静寂的黑暗。
  “伊人已去,情思怅怅。”张菁望着这一片朦胧烟水,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出人生的寂寞。
  突地,她望见岸边白影微闪,比电光还快,一条纯白色的人影掠了过来,望见这种惊人的身法,她不用思考,已经知道一定是她的爹爹,“爹爹上岸去干什么,难道他发现了他吗?”
  这念头方自闪过,已经有事实来回答她了。
  无极岛主挟着辛捷,回到船上,朝站在船侧发着怔的张菁望了一眼,右臂起处,又将辛捷抛在舱里。
  张菁的一颗心,几乎跳到嗓眼了,她惊惧交集。
  无极岛主缓缓走到她面前,道:“你做的好事,快跟我回舱去。”面寒如冰,显见得是已动了真怒。
  辛捷像第一次一样,被掷入暗舱里,更惨的是他这次被点中穴道时,是两臂前伸,五指箕张,右腿弓曲的姿势,是以他此刻也只能保持着这个姿势,丑恶而滑稽地仰卧在地上。
  送稀饭的粗汉依然没有限制地灌他稀饭,每天他唯一能见到阳光的机会,就是那粗汉挟他到舱外排泄的时候。
  他也只能借着这唯一的途径,来计算时日。
  这样过了五六天,辛捷已被折磨得不成样子,他身体四肢虽不能动,但脑筋思想却更活跃了。
  因此,他对他所怨恨的人怨毒更深,对他所爱的人,关怀忆念也更强,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才知道“爱”的力量,更远比“恨”强烈。
  因为在他脑海中盘旋着,他所爱的人远比他所恨的人为多,而他对于世事的看法,也在此时有了很大的转变。
  金梅龄,当然是他想念最深的人,他时时刻刻,脑海中都会泛起她那柔媚的影子。
  每忆念及他和她在寂寞的旷野,所度过的那一个白天和一个晚上,对于金梅龄为他所奉献的一切,他也更感到珍惜。
  方少坤,他也不能忘怀。
  然而此刻在他脑海中印象最鲜明的,却是张菁的绝美的面庞。
  “她此时不知怎么样啦,这么多天,我没有看到她的影子,我想,大概她已被她那可恨的父母深深的责骂了吧。”
  辛捷暗为他所爱的人们祝福。
  他甚至忘却了自己的安危,更忘却了仇恨的存在。
  张菁的确是被无极岛主夫妇痛责过了,她被她的父母软禁在舱里,可是,她也不能忘记这眼睛大大的年轻人。
  船由崇明岛南侧岸行,拟由长江南口出海。
  无极岛主凭窗远眺,前面就是水天无际、浩瀚壮观的东海,不禁心胸畅然,笑语缪七娘道:“我们又快到家了。”
  缪七娘笑了笑,无恨生突皱眉道:“这次回到岛上,真该好好管教菁儿了。”缪七娘又一笑。
  无极岛主诧然问道:“你笑什么?”
  “我笑有些活得不太耐烦的海盗,要来抢我们的船了。”缪七娘指着窗外道:“这两天我们也真枯燥得很,今天倒可以拿他们来解解闷。”
  无极岛主顺着她的手指朝外看去,果然远处有三个黑点,方才他心中有所感怀,是以没有注意。
  于是他诧异地说道:“这倒奇怪了,东海上居然还有不认识我们这艘船的海盗帮。”
  “不过也许不是呢!”缪七娘笑着说。
  海风强劲,那三艘船看着像是没有移动,其实来势极快,不到一个时辰,已可看到船的形状了。
  那三艘船成“品”字形朝他们驶了过来,无极岛主笑道:“看样子果真是有点意思了。”
  他武功通玄,自然没有将这些海盗放在心上。
  是以他仍然安详地凭窗而坐,任那三艘海盗船将他所乘的船包围着,没有动一丝声色。
  接着,那三艘船每一艘船的船头,走出一个全身穿着紧身水靠的大汉,每人取出一只牛角制成的号角,放在口中吹了起来,发出一种“呜呜”刺耳的声音,在海面广阔地吹散着。
  缪七娘笑道:“这帮海盗排场到不小,不知道是那一帮的?”语气中满带不屑和轻蔑。
  吹了一阵号角,那三个大汉便退在一旁,接着舱内陆续走出许多也穿着紧身水靠的汉子。
  一走出舱,他们便分成两排,雁翅似地沿着船舷站着,这么许多人,居然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此时无极岛主夫妇也不免觉得奇怪,缪七娘道:“我还没有看到有海盗这样抢人家东西的。”
  话还没有说完,每艘船的舱中又走出十余个穿着黄色长衫的汉子,缪七娘道:“你看,他们怎么穿着这种衣服?”
  海盗穿长衫的,的确是绝无仅有。
  无极岛主抚额道:“这些人莫非是黄海‘沿海十沙’的海盗,可是……”他微一思索,接着道:“绝对是了,若是东海的海盗,也不会有人来打我们这艘船的主意的。”
  缪七娘道:“你说他们是‘金字沙’、‘黄子沙’、‘冷家沙’还有那些什么‘大沙’、‘北沙’的一大群海盗吗?听说那些海盗全被‘玉骨魔’收服了,不大出黄海做案的呀,怎么会巴巴地跑到东海来呢?”
  他语气虽然还是满不在乎,但其中已确乎没有了轻蔑的成分。
  话还没有说完,那三艘船又传来丝竹吹弄的声音,一面黑底上绣着两段白色枯骨的旗子,冉冉升上船桅。
  无极岛主朝缪七娘笑道:“这帮家伙的排场倒真不小。”
  缪七娘道:“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强盗,现在却全都一个个规规矩矩,想来一定是被那‘玉骨魔’制得服服贴贴的。”
  她一回头,望着无极岛主道:“喂,你知不知道这个‘玉骨魔’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呀?”
  无极岛主笑道:“你还指望我知道这些妖魔小丑的来历呀。”他又朝当中那艘船看了一眼道:“不过这个‘玉骨魔’倒是像真有两下子的。”能够让无极岛主说“真有两下子。”此人也差可慰了。
  “喂,你这些年又没有在外走动过,怎么会知道他真有两下呢?”缪七娘怀疑地问道。
  “我起先也不知道,前些年我们岛上管花木的老刘,到如皋城去买桃花的花籽,回来时告诉我说:黄海十沙的海盗,全都被一个叫‘玉骨魔’的收服了,连当年勿南沙的混海金鳌庞士湛,全都被他制得服服贴贴。我当时听了,虽然觉得奇怪,但实在也没有在意,想不到今天人家却找到我头上来了。”
  缪七娘笑道:“这么说来,这家伙好像真的不知道我们的底细。”她眼光乱扫,又道:“他从黄海辛苦地跑到东海来,难道是专来对付我们这条船的吗?那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怎样厉害。”
  无极岛主笑道:“他比你一定差远了,你要是想做强盗,怕不连南海的人都收罗了来才怪。”
  他们夫妇两人,仍在说笑着,根本将海盗来袭的事,看得太平淡了。

相关热词搜索:剑毒梅香

上一篇:第十三回 晨钟暮鼓,心事了了;春色晚霞,误会重重
下一篇:第十五回 岛上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