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青锋飞剑影,少阳扬威神鹤铩羽;软语动温情,灵犀暗通玉女倾心
 
2020-02-1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三日后,地绝剑于一飞天一入黑,就静坐房里,调息运功。
  辛捷见了,不禁暗自点头,忖道:“难怪这地绝剑于一飞名满江湖,他人虽骄狂,但遇着真正强敌,却一点也不马虎。”
  离子正还有半个时辰,于一飞收拾妥当,将长剑紧密而妥当的斜背在身后,试了试对动手毫无妨碍,才走出房间。
  辛捷正徘徊在院子里等他,月光甚明,此时月正中天,于一飞走出院子后,见辛捷仍在徘徊,问道:“辛兄何不早些安歇?小弟此去,谅不致有何差错,辛兄放心好了。”
  辛捷暗忖道:“此人倒是个直肠汉子,还在以为我关心他。”此念一生,日后于一飞真的得了不少好处,却非于一飞所能料想到的。
  辛捷笑道:“于兄难道不知小弟最是好武,有这等热闹场面,小弟焉有不去之理?”
  于一飞摇手道:“辛兄可去不得,试想辛兄手无缚鸡之力,到了那等凶杀之所,万一小弟一个照料不及,教别人伤了辛兄千金之躯,这天大的担子,小弟万万负不起。”
  辛捷道:“就是于兄不带小弟去,小弟也要随后赶去的,那些人与小弟无怨无仇,又怎会对小弟如何呢?”
  于一飞叹道:“辛兄既是执意如此,小弟也无法劝止,只是到时辛兄切记不要乱动,站在一旁看看,也并非不可。”
  辛捷道:“这个小弟理会得。”
  两人飞车赶到岸边,辛捷早已备好渡船,渡至对岸时,刚好是子正之时。
  黄鹤楼本在渡头之旁,楼下一片空地,本是日间摊贩群集之处,但此时已是子夜,空荡荡的早无人迹,于一飞奇怪道:“怎么武当门下,还无一人前来,他们的架子,也未免太大了些吧!”
  辛捷微微一笑,说道:“武当派乃居中原武林各派盟座,气派自然不同了。”
  于一飞哼了一声,心中不禁对武当派,又加深了一份芥蒂。
  两人正等得心焦,辛捷突然望见远处慢施施走来三人,脱口说道:“来了,来了。”
  于一飞随声望去,也已发现,他可并未细虑为何辛捷的目光远比他快。
  那三人想是也望见他两人,身形起处,如飞而来,他们相距原不甚远,晃眼便来到近前,于一飞一看当先一人竟是武当派后起群剑中最杰出的一人,神鹤詹平,第二人却是武当的掌门首徒凌风剑客。
  那最后一人,自是惹祸的根由九宫剑李治华了。
  于一飞心中一动,忖道:“今日却想不到是神鹤詹平和凌风剑客齐来,他二人据说是武当第二代的最杰出高手,若是动起手来,我抵挡一人,料还不至有差,若是他两人齐上,那就难说了。”
  他那里知道,这凌风剑客与神鹤詹平此来,却是立下决心要将地绝剑折辱一番的。
  近年武当派虽仍执中原武林各派的牛耳,但实际上,崆峒派自掌门人剑神厉鹗在泰山绝顶连败十一个内家名剑手而取得“天下第一剑”的名号后,声势在许多地方已凌驾武当之上。
  是以武当、崆峒两派,无形中造成一种互相忌恨的局势,崆峒自是不满武当仍处处以“内家正宗、武林各派之首”来标榜,而武当却也对崆峒近年来在江湖上日益跋扈甚为忌恨。
  两派的嫌隙由来已久,但却始终碍着面子,又无导火之线,总算未曾撕破脸。
  武当派里,尤其以神鹤詹平最是桀傲不群,他天赋颇佳,人又用功,年纪虽不大,已尽得武当真传,时时刻刻都想做一些惊天动地的事,一来替自己扬名立万,二来也是想振一振武当派的威风。
  而点苍、峨嵋、崆峒三派,各拥秘技,何尝不想做一个领袖武林的宗派,也时时都在伺机而动,只苦于时机未到而已。
  梅山民虽十年来足未出户,但武林中这种微妙的局势,怎能瞒得了他?
  他对这五大宗派,怨毒自深,辛捷技成后,他当然想辛捷替自己报那五华山里暗算之仇,但他却知道单凭辛捷一人之力,要想对付在武林中根深蒂固的“五大宗派”实不可能,他这才授计辛捷,让五大宗派自相残杀,然后再逐一击破。
  梅山民生性本就奇僻,散功后更变得对此事抱着偏激的看法,是以他绝不去想,这样一来武林中要生出何等风波,有多少人将要因此而丧命,何况辛捷幼遭孤露,对人世也抱着奇僻的看法。
  于一飞见凌风剑客、神鹤詹平及九宫剑来到近前,冷冷一笑,说道:“嗳哎,想不到,想不到,于一飞区区一个武林小卒,却劳动了凌风剑客与神鹤詹大侠两位的大驾。”
  神鹤詹平不等掌门师兄发话,反唇道:“崆峒三绝剑名满江湖,那里会将我等武当派放在眼下,在下听李师弟回来一说,虽然明知凭我们这两手三脚猫的剑法,万万不是崆峒剑客的敌手,但我詹某人自不量力,却要来讨教于大侠的高招。”
  于一飞望了在旁阴笑着的九宫剑李治华一眼,知道他说不定又在他们面上说了什么更难听的话,但他心高志傲,正想找武当派的岔子,这样一来,正中下怀,是以冷冷说道:“詹大侠真是太客气了,在下拙于言辞,真不知说什么好,只好在手底下讨教了。”
  他这番话无异说我话讲不过你,但手底下可不含糊,凌风剑客、神鹤詹平,都是久走江湖精明强干的角色,岂有听不出来的道理?
  凌风剑客冷笑道:“于大侠真是快语,这样再好不过了。”
  他侧身一望辛捷,说道:“这位是……”
  于一飞道:“这位是敝友辛捷,久仰武当剑法,特来瞻仰瞻仰的。”
  九宫剑李治华抢着道:“这位就是我曾向师兄提及的辛老板。”
  凌风剑客哦了一声,上下打量了辛捷几眼,含笑朝辛捷微一抱拳。
  辛捷也忙笑着答礼。
  神鹤詹平一掠至前,说道:“那么在下就先领教于大侠几招。”
  两人表面上虽是客客气气,但心中各含杀机,都存心将对方毁在剑下,绝不是武林中讨教过招点到为止的心理。
  是以两人不答话,神气内敛,目注对方,都怕被对方抢了先着。
  辛捷此时早已远远站开,好像生怕剑光会落到自己头上似的。
  正值此际,岸边突又飞跑来几人,脚步下也可看出功夫不弱。
  神鹤詹平变色问道:“于大侠倒请了不少帮手。”说完冷笑一声。
  地绝剑于一飞也自愕然。
  几人走到近前,便停下了,站在一边,也不过来,于一飞一看,却是金弓神弹范治成、银枪孟伯起,及几个武汉的成名人物。
  这几人于双方都是素识,却只远远一抱拳,显然是看热闹来了。
  地绝剑于一飞得理不让人,冷冷说道:“于某人虽不成才,却不会找个帮手。”
  他的意思就是说,我于一飞是单枪匹马而来,你们来的却不止一人。
  神鹤詹平冷哼一声,面色铁青,脚步一错,反手一握,剑已出匣,叱道:“有僭了。”剑随身走,突走轻灵,斜斜一剑,带起一溜青光,极快地直取于一飞的肩胛之处。
  武当本是内家剑法,并不以轻灵见长,但神鹤詹平这一剑,不过是虚招而已,并没有施展出武当剑法中的精奥。
  于一飞目注剑头,等到剑尖已堪到了面前,才猛然一撤步,脚跟半旋,剑光一闪,不知何时已将长剑撤在手里,顺势一剑,一出手便是崆峒的镇山剑法,“少阳九一式”里的第一招“飞龙初现”,剑带风雷,显见这于一飞内功颇有火候。
  这“少阳九一式”乃是剑神厉鹗,本着崆峒原有的剑法,锐化而成,剑神厉鹗十年前就以此剑法,取得“天下第一剑”的头衔,扬名天下,由此可想此剑法的威力,自是不凡。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地绝剑于一飞剑光一出,神鹤詹平就知今日确实遇到了劲敌,突地沉肘挫腕,反剑上引,去削于一飞的手腕。
  这一招连削带打,却又不露锋芒,正是武当的“九宫连环剑”里的妙招。
  于一飞沉声道:“好剑法。”剑光一撤,猛又再起,匹练般的剑影便立刻在自己四周布下一道剑圈,光芒撩乱之中,剑身突自上而下一剑削来,正是“少阳九一式”里的“神龙现尾”。
  神鹤詹平一声清啸,凌风剑客在旁已知他这师弟动了真怒,皆因詹平“神鹤”之号由来,即因他每在杀人之先,必然轻啸一声。
  果然神鹤詹平剑光如虹,按着脚下踩的方位,每剑发出,必是于一飞的要害。
  辛捷看在眼里,却正合了他的心意,他知道此两人只要有一人受伤,就是不了之局。
  两人剑法,俱是得自名家,“少阳九一式”招式精奇,于一飞内力又厚,剑剑都带着风雷之声,看来煞是惊人。
  但武当之“九宫连环剑”,称尊中原武林垂数十年,招招稳练,却又剑扣连环,招中套招,直如长江大河之水,滔滔不绝。
  两人一动手,便是数十照面,众人但觉剑光缭绕,剑气漫天。
  便是辛捷,也自点头暗赞着“武当”、“崆峒”能扬名江湖,确非幸致。
  他暗中留心看每一招的发出,觉得两人的剑法虽然严密,但却仍有空隙露出,虽然那空隙是在常人绝难发招的部位。
  他暗里微笑,恍然了解了“虬枝剑法”里有些看似无用的招式,正是专对着这些空隙而设,复知梅山民学究天人,当初创立这“虬枝剑法”的时候,早已将中原各门派的弱点了然于心。
  又是数十招过去,两人仍未分出胜负,突地天空一片乌云遮来,掩住目光,大地更形黑暗,两人的剑光也更耀目了。
  片刻,竟哗地落下雨来,夜间骤雨,雨点颇大,旁观的人都连忙躲在黄鹤楼的廊檐下,但动手中的两人,却仍在雨中激战着。
  这两人都可说是代表了“崆峒”、“武当”第二代的精华,虽然他们都不是掌门弟子,但都声望很高,两人也知道今日之战的严重性,是以俱都心神贯注,连下雨也顾不得了。
  突然,雨声中有歌唱之声传来,有人在唱着:“从前有个姜太公,到了七十还没用,担着面粉上街卖,却又撞上雨和风……”
  诸人俱都大奇,在此深夜之中,怎地会有人唱起莲花落来。
  唱声愈来愈近,只见雨中有人拖落拖落地走来,一边唱,一边还用手中两块长形的棍拍互相敲着,众人更是又惊又奇。
  那人一见有人比剑,哈哈一笑,又边打边唱道:“哈哈,真热闹,刮刮叫,两人打得真热闹,刮刮叫,刮刮叫,扬州有个雪里庙,镇江有个连环套……”边唱边走,也走到廊檐下,往辛捷身边一坐,又唱道:“从前有个好地方,名字叫做什么凤阳,凤阳出了个朱洪武,十年倒有九年荒,咚咚锵,咚咚锵……”
  他又唱又敲,闹得不可开交,像是旁若无人,金弓神弹见他衣着打扮,却像个花子,但是头脸皆净,双手洁白如玉,留着寸余长指甲,突地想起一人,低声对银枪孟伯起嘀咕了几句,皆面色大变,转脸惊异地望着此人。
  辛捷见了他两人的举动,心里一动,便也盘膝坐了下来。
  那人一转头,见辛捷坐在他身边,面色一变,仔细看了辛捷两眼,却又朝辛捷笑了笑。
  辛捷也朝那人笑了笑,金弓神弹与银枪孟伯起见了,对望了一眼,仿佛觉得甚是诧异。
  地绝剑于一飞和神鹤詹平,双双被他唱得叫苦连天,须知高手动招,心神一丝也扰乱不得,此时雨势本大,再加上此人又唱又敲,两人苦战不下,心里都开始急了起来。
  两人气力都觉得有些不济,剑招也显得不如以前的矫健,但两人却都知道在这种时候,就是分出胜负的关头了。
  凌风剑客最是关心,竟一步步地往前进,站在雨下也不自觉。
  此时神鹤詹平突走险招,侧身欺进,左手划个剑诀去点于一飞的持剑手腕,右手平飞一剑,去削于一飞的太阳穴。
  此招实是极险,高手过招,稍沾即走,那里有他这样全身欺入的,凌风剑客在旁看了,不禁失声叫了出来,就知要糟,脚尖一点,便往两人比斗之处飞去,那知却已迟了一步。
  地绝剑于一飞双足牢牢钉在地面上,身形突地后仰,右手一放,竟将长剑松了,在剑落下之际,突又反手抄着,剑把在外,疾地一点,点向神鹤詹平的“将台”重穴。
  他这一手的确是奇诡得很,手中之剑,一松一放,躲开了神鹤詹平点来的手指,却又剑把在外,向詹平点去,这种招式,任何一家剑谱都没有,不过只是于一飞情急应变之下,所想出来的而已,神鹤詹平大出意外,躲无可躲,扑地倒在地上。
  凌风剑客身形如风,但赶来时神鹤詹平已倒在地上,手中仍紧握着剑,面上已泛出青黄之色,双目也闭起来了。
  凌风剑客大惊之下,再也顾不得别的,忙俯身将神鹤詹平抱在怀里,查看他的伤势。
  旁观诸人也自一声惊呼,淋着落下来的雨点,都跑向他两人的身旁。
  辛捷见那怪人,却像根本没有将这些事看在眼里似的,仍自管唱着,于是他也坐着不走。
  凌风剑客见神鹤詹平竟被点了“将台”重穴,又急又怒,说道:“好,好,崆峒剑客果然好功夫,好手法,武当派今天算是栽在你的手里。”
  地绝剑于一飞此刻衣衫尽湿,身心俱疲,知道凌风剑客若然此刻向自己动手,自己却非敌手了,抢先说道:“阁下是否也想一试身手?”
  凌风剑客怒极道:“贫道却不会找占便宜的架打,你姓于的身手,贫道迟早总要领教的。”
  他当着武汉的这些成名英雄,话说得极为漂亮,那知他却并非不愿乘人之危,而是神鹤詹平此时命在须臾,非赶紧救治不可。
  他横抱起神鹤詹平的身躯,朝在旁发着怔的九宫剑李治华怒道:“还不走?”
  地绝剑于一飞又道:“阁下请转告令师,就说西崆峒的故人,问他十年前的旧物可曾遗落,请令师如约送还崆峒山上。”
  凌风剑客怒道:“一月之内,家师必定亲至崆峒,请阁下放心好了。”
  地绝剑于一飞仰天笑道:“好,好,今秋的泰山之会,还希望阁下也来一显身手。”
  凌风剑客叱道:“当然。”
  身形一晃,抱着神鹤詹平齐飞而去。
  辛捷听了两人所说的话,知道“武当”、“崆峒”两派,从此便成水火,他转脸望那怪人,见他声音愈唱愈小,此时竟似睡着了。
  辛捷微微一笑,站了起来,走向于一飞笑道:“于兄果然剑法绝伦,今日小弟真开了眼界。”
  他又向金弓神弹范治成等人说道:“今日小弟作东,在那凤林班里请各位喝酒为于兄庆功,各位可赞成?”
  于一飞忙道:“辛兄的好意,小弟心领了,小弟必须连夜回崆峒,向家师禀明此事。”
  他顿了顿又道:“还有那‘七妙神君’重现江湖,小弟也要立刻禀明家师作个准备。”
  辛捷道:“于兄如有正事,小弟自是不能相强,但今日一别,后会无期,小弟却难过得很。”
  于一飞笑道:“小弟孑然一身,来去自如,只待事了,小弟必再来此间,与各位尽十日之欢,今日就此别过了。”
  说罢一拱手,也自身形动处,如飞走了,霎时便无踪迹,消失在雨丝里。
  金弓神弹范治成突走了过来,悄声道:“辛兄可认识那人吗?”他用手微微指了指那仍坐在廊檐下的怪人。
  辛捷摇头道:“不认得。”
  金弓神弹正要说话,突见那人仰天打了个呵欠,忙将要说的话咽回腹里。
  银枪孟伯起也走了过来,说道:“雨中不是谈话之处,辛兄不如与小弟们一起坐船渡江吧。”
  辛捷笑道:“小弟最是好奇,还想留在此地,范兄、孟兄先请回吧!”
  金弓神弹沉吟了一会,说道:“这样也好,说不定辛兄还有奇遇,只是小弟们却要先走一步。”
  孟伯起也好像不愿在这里再多逗留一刻似的,一拱手,拉着范治成等人匆匆走了。
  辛捷伸手拭了拭面上的雨水,又踱回檐下,见那怪人又似在沉沉睡着,站在那里想了一会,他又坐在那人身侧。
  坐了一会,雨势渐住,天色也将亮了,那怪人仍无动静,辛捷渐渐不耐,忖道:“万一此时有人走来看见,岂非又是笑话?”
  晨曦微明中,辛捷看见江边果然有人来了,似还不止一人。
  他目力特强,远远望去竟然全是女子,其中四人抬着一物,像是轻轿之类的东西,另一个女子走在前面,却空着手。
  辛捷心中又暗地叫苦,试想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年,与一个衣衫褴褛的花子,在如此清晨,并肩坐在地上,被人见了,成何体统?
  他心中正自打着鼓,却见那为首少女用手向自己所坐之处一点,面上似有喜容。
  他更是奇怪,自己和这少女素昧生平,这少女怎会指着自己,难道是在笑我这种情况的滑稽,但一个少女似也不应如此呀。
  那少女穿着翠绿色的衣裙,云鬓高挽,眉目如画,在此微明的晨曦,望之直如画图中人,辛捷不觉看得痴了。
  那少女越走越近,而且根本就是冲着辛捷所坐之处而来,后面另四个少女似是奴婢,一人一角抬着一只软榻。
  辛捷实是如堕五里云中,越看越觉奇怪,那知更奇怪的是那少女竞走到他的面前,口角一扬,浅浅一笑,盈盈向他福了下去。
  辛捷被这一笑一福,弄得不知所措,慌张地站了起来,怔在那里了。
  后面那四个奴婢状的少女,也冲着他一福,但却跪在那状似丐者的怪人面前,将那怪人平平抬了起来,放在那软榻上,那怪人微一开眼,四顾了一下,又沉沉睡去了。这一来,确是使辛捷更为迷惘,他茫然望着那少女,那少女又是盈盈一笑,辛捷连忙一揖到地,说道:“姑娘……”
  但他只说了这两个字,却张口结舌地再也说不下去,皆因他根本不知道这少女是谁,也不知道这少女和怪人之间的关系,为何领着四个婢环来抬这怪人,更不知道这少女为何对自己一笑。
  那知那少女见辛捷的样子,第三次又盈盈一笑,这时阳光初升,辛捷原是苍白的面庞,此刻竟隐隐泛出一丝红色。
  那四个婢环将那怪人放在软榻上后,又一人抬着一角,抬着软榻向来路走去。
  少女美目一转,突地娇声说道:“家父多承公子照应,贱妾感激得很,今晚贱妾略备水酒,在敝舟恭候公子大驾,聊报此情。”
  说罢又深深一福,转头走了。
  辛捷更迷惘了,他再也想不透,这个风华绝代的少女,竟是那丐者的女儿,他更想不透为何这少女请自己到舟上饮酒,又说自己照顾了她的父亲,难道这丐者真是她父亲吗?即使这丐者是她父亲,自己也未照顾过这丐者呀。
  何况她的船是那一条呢?江边上有这许多船,又怎知那一艘是呢?自己即使有心赴约,但也总不能条条船都去问一问呀。
  这许多问题在辛捷心头打着转,他自语道:“奇遇,奇遇,的确是奇遇,这少女美得离奇,这番倒给范治成说中了。”
  说到这里,也怪得离奇,他猛地一拍前额,忙道:“我真是糊涂,那范治成看来知道这怪丐的底细,今日回去,我一问他,不是什么事都知道了吗?”
  于是,他暂且将这些问题抛开,整了整衣衫,向仍在江边等着自己的渡船走去。
  但船至江心,辛捷望着浩浩江水,心思仍然紊乱得很。
  在石室中的十年,他习惯了单调而枯燥的生活,习惯了除却武功之外,他不去想任何事,但是此刻他离开石室踏入江湖只寥寥四、五天,已有那么多事需要他去考虑和思索了。
  梅山民交给他的,是一件那么困难和复杂的任务。
  十年前的惨痛回忆,他也并未因时间的长久,而有所淡忘。
  再加上他自己最近才感觉到的那一种“甜蜜的烦恼”,他曾用了许多力气救回来的方姓少女那哀怨而美丽的眼睛,黄鹤楼下翠绿少女的甜甜的笑,现在都使他心湖中起着涟漪。
  就算是凤林班的那个妓女稚凤吧,虽然他鄙视她的职业,但那种成熟女子的柔情风韵,也是他从未经历过的,也使得他深深地被刺激着,虽然他分不清那是属于心灵的,还是属于肉体的。
  船靠了岸。
  那车夫正坐在车上,缩在衣领里疲倦而失神地等着他,他不禁开始对世界上一些贫苦而卑微的人们,起了一种怜悯同情。
  车夫见他来了,欣喜地跳下车来,打开车门,恭敬地问道:“老爷回家去吧?”
  辛捷点了点头,他开始想:“人们的欲望有着多大的不同呀!这车夫看到我来了,就觉得很满足和欣喜,因为他也可以回到他那并不安适的床上,不再需要在清晨的风里等我,而我的欲望呢?到现在我还不知道我的欲望究竟是什么,只知道那是一种强烈的欲望、希望,我所得到的都是无上的完美。”
  “但是我能得到吗?”他长叹了口气,走到车子上。
  车厢里寂寞而小,他望着角落,此刻他多么希望那曾在角落里惊慌的蜷伏着的女孩,现在正伴着他坐在车子里呢。
  于是他催着车夫,快些赶车,其实他本知道,从江边回家,只是一段很短的路而已。
  山梅珠宝号刚启下门,店伙们惺忪着睡眼在做着杂事。
  辛捷漠然对向他殷勤地招呼着的店伙们点了点头,笔直地走向那少女的房里。
  他并未敲门,多年来石室的独居,使他根本对世俗的一些礼仪无法遵守,虽然他读过许多书,但每当做起来,他总是常常遗忘了,而只是凭着自己心中好恶,随意地去做着。
  那少女正无聊地斜倚在床上,见得他进来了,张口想叫他,但瞬即又发觉自己的失仪,红着脸靠了回去。
  辛捷只觉得心里甜甜的,含着笑,温柔地说:“姑娘在这里可安适吗?”
  那少女睫毛一抬,明亮眼睛里的哀怨、郁忧之色,都减少了大半,而换上一种错综复杂的光芒。
  她含着羞说道:“我姓方……”
  辛捷忙应声道:“方姑娘。”
  他心中觉得突然有了一种宁静的感觉,见了这少女,他仿佛在感情上有了一种可以依靠的地方,再不要去担心自己的孤零。
  那少女已羞得又低下了头,须知一个未嫁女子,向一个陌生男子说出自己的姓氏,那其中的含义非常深远的,那表示在这女子心目中,至少已对这男子有了一份很深的情意。
  她自小所见的男子,不是村夫,便是窃盗,和那阴阳怪气的金欹,辛捷爽朗的英姿,和蔼的笑容,使得她少女神圣而严密的心扉,缓缓开了。
  虽然她并不了解辛捷,甚至根本不认得他,但人类的情感却是最奇怪的,往往你对一个初见面的人所有的情感,远比一个你朝夕相处很久的为深,尤其是男女之间的情感,更每多如此。
  辛捷当然并不知道她心中所想的,他对人类的心理,了解得远不如他自己想像得多。
  房间里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但空气中却充满了一种异常的和蔼,只要两情相悦,又岂是任何言语所能代表的。
  辛捷茫然找着话题,又问了句:“姑娘在这里可安适吗?”
  那少女竟摇了摇头,低声说道:“我寂寞得很,没有事做,又不敢出去。”
  她与辛捷之间,此时竟像有了一份深深的了解,是以她毫不隐瞒地说出自己心中所想的话。
  辛捷点了点头,也毫未觉得她说的话对一个相识数面的人来说,是太率直了些,他想了一会,恳切地说:“姑娘一定有许多心事,我不知道姑娘可不可以告诉我一些?”
  他微吁一声,感动地又说道:“而且我知道姑娘一定有着许多伤心的事,其实我和姑娘一样,往事每每都令我难受得很。”
  那少女低声啜泣了起来,这许多日子里她所受的委屈,所不能向人诉说的委屈,此时都像有了诉说的物件,她咽着说出自己的遭遇,说到她的“父亲”方老武师,说到她的“欹哥”,说到她自己的伶仃和孤苦,以及自己所受的欺凌。
  辛捷显然是被深深地感动了,他极为留心地听着,当他听到“金欹”这个名字时,他立刻地觉得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愤怒,甚至可以说得上是一种“不能两立”的愤怒。
  他温柔地劝着她,握着她的手,她也顺从地让他握着,彼此心中,都觉得这是那么自然的事,一丝也没有勉强,没有生涩。
  辛捷离开她房间的时候,心里已觉得不再空虚,他的心里,已有了一个少女的纯真的情感在充实着,两个寂寞的人,彼此解除了对方的寂寞,这是多么美好而奇妙的事呀!
  他低声念着:“方少坤,方少坤!”他笑了。这三个字,对他而言,不仅仅是三个字而已,其中所包含的意思,是难以言喻的。
  这种温馨的感觉,在他心里盘据着,但是别的问题终于来了。
  有许多事都要他去解决,最迫切的一桩,就是黄鹤楼下的怪丐和绿衣少女所订的约会。
  他的确被这件事所吸引了,好奇之外,还有种想得到些什么的欲望,是以他决定必需去赴约,他想起方少坤,于是他自己安慰着自己:“我赴约的原因只是为了好奇罢了,那少女的美貌和笑,对我已不重要了,因为我的情感,已充实得不再需要别人了。”
  这是每一个初堕情网的人全有的感觉,问题是在他这种感觉能持续多久就是了。
  于是他叫人准备好车子,他要去找金弓神弹范治成,去问问那怪丐和少女的来历,当然,他也是去问他们所坐的船,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标记?

相关热词搜索:剑毒梅香

上一篇:第五回 俯首惊神君,江面凌虚香闻十里;屈指数天魔,武林风涛浪起千里
下一篇:第七回 窗下叙惨劫,意悬神驰惊闻毒君;舱中生巨变,舟摇舷荡突来天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