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多情环 正文

第九章 仇恨
 
2019-07-27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没有敲门,门已被推开。
  葛停香慢慢走进来,走到郭玉娘面前。
  他的双拳握紧,目光就像是一双出了鞘的刀,盯着郭玉娘的脸。
  郭玉娘轻轻叹了口气,道:“你总算来了,快叫他放开我的手。”
  葛停香没有开口。
  他看着她凌乱的衣襟,凌乱的头发,眼睛里忽然充满了悲哀和愤怒。
  他慢慢地伸出手,推开,他干燥坚定的手也已变得潮湿而颤抖了。
  他的掌心捏着一团已揉皱了的纸,忽然问,“这是不是你写的?”
  郭玉娘咬紧了牙,道:“是他强迫我写的,每个字都是。”
  葛停香道:“当然是。”
  郭玉娘道:“你知道?”
  葛停香冷冷道:“谁也不会甘心情愿的写出自己的罪状来的。”
  郭玉娘道:“可是上面写的那些话,也不是我自己的意思。”
  葛停香道:“我只问你这是不是你自己的笔迹?”
  郭玉娘只有承认:“是的。”
  葛停香忽然冷笑,道:“你自己去看,这是不是一个人的笔迹。”
  他抛出那团揉皱了的纸,抛在郭玉娘面前。
  郭玉娘摊开,才发现纸有两张,一张是刚才那首诗,另一张却是一封信。
  ——九月初九日,不归顺,就得死!
  这是青龙会的最后通牒,看笔迹也是用左手写出来的。
  两张纸上的笔,果然是完全一样的,只不过……
  郭玉娘忽然叫了起来,道:“这……这不是我写的。”
  葛停香冷笑道:“你刚才也没有承认。”
  郭玉娘道:“我刚才没有看出来,这不是我刚才写的那张纸。”
  “本属青龙会,来作卧底奸……”
  纸上的诗句虽然完全一样,可是笔迹却已不一样了。
  她当然认得出自己的笔迹。
  是谁写了这么样完全相同的一首诗来害她?
  葛停香道:“这张纸是不是这里的?”
  郭玉娘点点头,桌上还有一叠同样的纸。
  葛停香道:“写这首诗用的笔墨,是不是这里的笔墨?”
  郭玉娘也只有承认。
  葛停香道:“我已问过葛成,他也知道这是萧少英强迫你写的,他接过之后,就立刻赶去送给我,就算有人想再仿造一张,也万万来不及,何况别人也没有这样的笔墨、这样的纸。”
  郭玉娘道:“可是我……”
  葛停香打断了她的话,冷冷道:“你现在总该已明白。萧少英故意要你用左手写这首诗,为的只不过要骗出你的笔迹来。”
  郭玉娘的心已沉了下去。
  她忽然发现这件事的确一点也不滑稽,却真的能要命!
  萧少英叹了口气,苦笑道:“我本来也想不到她会是青龙会的人,更想不到她忽然下毒手来暗算我,幸好我没有醉,否则这一刀就已要了我的命了。”
  郭玉娘又叫了起来,大声道:“你疯了吗……”
  葛停香答道:“他没有疯,疯的是你,你本不该做这种蠢事的。”
  郭玉娘道:“可是我并没有暗算他,我根本没有动过手!”
  葛停香道:“这一刀不是你刺的?”
  郭玉娘道:“绝不是。”
  葛停香冷笑道:“若不是你,难道是他自己?”
  没有人会自己对自己下这种毒手的!
  无论谁都看得出,萧少英绝不是个疯子。
  葛停香道:“他杀了王桐,他知道的秘密太多,又太聪明,现在距离九月初九不远,你绝不能让他活到那一天。”
  郭玉娘道:“可是我明明知道他的武功,我为什么要自己下手?”
  葛停香道:“因为你知道他已对你动了心,而且已受了伤,这正是你最好的机会。”
  他眼睛里又充满了悲哀和愤怒,徐徐地道:“只可惜你不但低估了你,也看错了他,他并不是那种会为女人去死的男人,世上绝没有任何女人能骗过他的,连你也不能。”
  郭玉娘道:“可是……?”
  葛停香握紧双拳道:“可是你却几乎骗过了我。”
  郭玉娘道:“难道你……你宁愿相信他,不相信我?”
  葛停香道:“我本来也宁愿相信你的……”
  要一个老人承认自己被一个自己心爱的女人欺骗,那的确是种令人很难忍受的痛苦。
  他坚毅严肃的脸色已因痛苦而扭曲,黯然道:“我也宁愿杀了他,说他是骗子,在冤枉你。”
  郭玉娘突然冷笑,道:“可是你不能这么样做,因为你是葛停香,是个了不起的大英雄,你当然不能为了一个女人毁了你的威望。”
  葛停香道:“绝不能的。”
  郭玉娘道:“为了表现你自己是个多么有勇气,多么有决心的人,你只有杀了我?”
  葛停香道:“天香堂能有今天,并不是我一个人造成的,天香堂的基业下,也不知已埋葬了多少人的尸骨,就算我不惜让你毁了它,那些死后的英魂也不会答应。”
  他慢慢地转过身,沉声呼唤着:“葛新!”

×      ×      ×

  葛新就站在门外。
  在夜色中看来,他显得更冷酷镇定,就像是变成了第二个王桐。
  王桐的任务通常只有一种:杀人!
  萧少英放开了郭玉娘的手,他知道现在她无异是个死人!
  葛停香已连看都不再看她一眼,紧握的双拳,青筋凸出。
  他已下决心!
  葛停香的决心,是不是真的没有人能动摇?
  郭玉娘忽然冲过来,拉住了他的衣襟,嘶声道:“你为什么要叫别人来杀我,你为什么不敢自己动手?”
  葛停香手掌一划,衣襟割断。
  这就是他的答复,他们之间的恩情,也正如这衣襟同样被划断!
  郭玉娘咬紧了牙,冷笑道:“不管怎么样,我总是你的女人,你若真的是个男子汉,要杀我,就应该自己动手!”
  她忽然撕开自己的衣襟,露出了雪白的胸膛。
  “只要你忍心下手,随时都可以拔出你的刀,把我的心挖出来。”
  她知道他绝不忍心下手的,她了解他对她的感情和欲望。
  只可惜她这次想错了。
  葛停香的眼睛里,并没有欲望,只有愤怒。
  这双晶莹无瑕的乳房,本是他所珍爱的,现在他才知道,曾经抚摸占有过的,并不止他一个人。
  这妒嫉的火焰,甚至远比怒火更强烈。
  他已是老人。
  她却还年青。
  只要她活着,迟早总有一天要属于别人。
  “你真的要我杀人?”
  郭玉娘挺起了胸,道:“只要你忍心,我情愿死在你的手上。”
  葛停香道:“好。”
  “好”字出口,刀已出手。
  刀光一闪,闪电般刺入了她的胸膛。
  郭玉娘吃惊地看着他,一双美丽的眼睛渐渐凸出,充满了惊慌和恐惧。
  她死也不信他真的能下得了手。
  “你……你好狠……”
  这就是她最后说出的三个字。

相关热词搜索:多情环

上一篇:第八章 厮杀
下一篇:最后一页